义门读书记-清-何焯卷九

卷九 第 1a 页 WYG0860-0127c.png
钦定四库全书
 义门读书记卷九
          翰林院侍读学士何焯撰
  左氏春秋
隐公 春秋之作曷为不托始于惠公而始于隐公曰
春秋诛乱臣贼子之书也隐公被弑之君也
三年将立州吁乃定之矣 桓公亦非适子故云
四年石碏使告于陈 拒守之策必具
卷九 第 1b 页 WYG0860-0127d.png
六年往岁郑伯请成于陈陈侯不许 周郑交恶而陈
桓公方有宠于王故不许郑成
郑伯如周始朝桓王也 郑既结怨于陈又惧王之将
讨之也故朝周
陈及郑平 陈既不失王宠又得郑援(七年/)
郑公子忽在王所(至/)乃成昏 郑既朝周陈遂复与郑
为好且结昏以固其交与忽为昏忽在王所使王知昔
之恶今之好皆为王也
卷九 第 2a 页 WYG0860-0128a.png
八年郑伯以齐人朝王礼也 犹守卿士之旧职
十年郑师入郊 注以郊为远郊吾疑之郊周邑也昭
二十三年晋人围郊意郑既伐宋复命于王且将请讨
蔡卫陈故身自入见驻师于郊也
十一年颍考叔取郑伯之旗蝥弧以先登子都自下射
之颠 子都杀颍考叔而郑庄不能讨何也岂惜其材
耶后之诅也其特以安静军心耶
乃与郑人 郑师先登故
卷九 第 2b 页 WYG0860-0128b.png
与郑人苏忿生之田温原絺樊隰郕攒茅向盟州陉隤
怀 其田去郑远甚郑即力足以服之亦不能越国以
鄙远也
为其少故也吾将授之矣 几事不密则害成授则授
之何为漏言
羽父惧反谮公于桓公而请弑之 隐之摄政已踰十
年桓公不为少矣贪权怀宠不早归政于是启羽父之
邪谋又不能明告于国执而戮之进退无据身死人手
卷九 第 3a 页 WYG0860-0128c.png
非不幸也
桓三年恶芮伯之多宠人也 似隋之独孤后
五年王夺郑伯政 至是并夺其在卿士之职
郑子元请为左拒以当蔡人卫人为右拒以当陈人
所谓攻瑕则坚者亦瑕也季梁亦曰偏败众乃携矣鄢
陵之役晋之胜楚者亦然
祝聃射王中肩 射王中肩而不书王师败绩于某不
忍言也
卷九 第 3b 页 WYG0860-0128d.png
北戎伐齐齐侯使乞师于郑以郑尝大败戎师故(六年/)
郑忽以其有功也怒 弃礼而骄宜其不终也
八年所以怒我而怠寇也 田单以是破燕
十一年君次于郊郢以禦四邑我以锐师宵加于郧
唐太 中分麾下竟擒夏王
十二年楚人坐其北门而覆诸山下 南门楚军所在
绞人既败必走北门故移军断其路
孤之罪也皆免之 莫敖既死群帅自可宥(十三年/)
卷九 第 4a 页 WYG0860-0129a.png
十五年许叔入于许 因郑乱
将纳厉公也 同盟故
庄六年请杀楚子 杀亦何益
八年姑务修德以待时乎 丧心
十三年齐人灭遂而戍之 遂虞后也陈胡公遂之小
宗齐人灭遂故篡齐者即为陈氏
十四年诸侯伐宋齐请师于周 讨背盟而挟天子以
临之
卷九 第 4b 页 WYG0860-0129b.png
厉公入遂杀傅瑕 惩祭仲也晋惠公亦杀里丕
十八年虢公晋侯郑伯使原庄公逆王后于陈(至/)实惠
后 亦郑武公娶于申曰武姜之例
公追戎于济西不言其来讳之也 鲁自隐公二年即
与戎为潜之会及齐桓始伯之明年经即书追戎济西
此五伯攘夷之明效戎以好来庄恃中国之大援绝不
与通复追而蹙之故传曰不言其来讳之也
十九年苏子奉子颓以奔卫卫师燕师伐周 卫惠公
卷九 第 5a 页 WYG0860-0129c.png
之复入也王人子突救卫以佐黔牟卫方怨王故子颓
以卫师伐周
二十年冬齐人伐戎 戎居北方议齐之后不先剪之
未可以及远也故自是年书齐人伐戎至三十年冬书
齐人伐山戎明年六月书齐人来献戎捷经营十年始
成斩孤竹刜令支之绩书齐人伟其伐也 夏书齐大
灾而冬兴伐戎之师于是知管仲之治国能宽民力矣
王子颓享五大夫乐及遍舞 有生之乐无死之心何
卷九 第 5b 页 WYG0860-0129d.png
得不败
二十五年晋侯围聚尽杀群公子 献公之子九人唯
存重耳岂非天道
赂外嬖梁五与东关嬖五 赂外嬖与东关嬖素非居
内公既不疑为姬所得使且与三公子之徒非日相接
谋不得泄也(二十八年/)
三十二年成季奔陈 观其如陈葬原仲则陈之于季
友可知
卷九 第 6a 页 WYG0860-0130a.png
闵二年齐侯使公子无亏帅车三百乘甲士三千人以
戍曹 使无亏戍曹与卫同祸福也
僖四年齐侯以诸侯之师侵蔡蔡溃遂伐楚 齐以伐
楚召诸侯楚必预为备预为备必战战则胜负未可知
也今因伐蔡而猝移师临楚楚无备必震震而后可服
也此齐之得也齐以伐楚召诸侯楚素强陵暴中夏诸
侯怀两端必有至有不至前此一再谋伐楚而不果可
验惟率之伐蔡则诸侯无所顾忌而毕至因而劫其众
卷九 第 6b 页 WYG0860-0130b.png
以伐楚诸侯在其术巾有不唯命者乎虽然非素约也
心与力之不一其何以战屈完来即与之盟而退唯用
其虚声焉耳又齐之得也
先君之好是继 见众之与已者固
五年王使周公召郑伯曰吾抚女以从楚辅之以晋可
以少安 楚方僭王猾夏而惠王反欲抚郑以从楚牵
于私故也有父子然后有君臣父子之伦不正则夷夏
上下之防裂焉辅之以晋者晋侯前年方杀其世子从
卷九 第 7a 页 WYG0860-0130c.png
君于昏者也
六年楚子围许以救郑 楚人围许惠王启之也齐桓
有志于尊周攘夷而王自沮败之于是乎周之不可复
振也定矣
七年郑伯使太子华听命于会(至/)齐侯辞焉 齐因子
华足以破郑然郑与齐非接壤破之而不能有也徒足
为楚宋之资且勤诸侯以自封于名为不顺辞子华敬
仲之善相时势也又获令名焉
卷九 第 7b 页 WYG0860-0130d.png
若总其罪人以临之郑有辞矣 齐始为首止之会本
以正父子之伦今总其罪人以临之则前后名义自相
违反故曰郑有辞郑之叛以王故也总其罪人以临之
岂惟郑有辞亦岂能定王太子哉
八年郑伯乞盟请服也 亦以襄王新立故
九年王使宰孔赐齐侯胙 赐齐侯胙者报其首止之
功也齐桓承之以恭所以为霸者之极盛
宰孔先归遇晋侯曰可无会也 首止之盟郑伯逃归
卷九 第 8a 页 WYG0860-0131a.png
惠王实使周公命之且曰辅之以晋皆不与桓同心者
也故晋侯来会周公沮之
十五年征缮以辅孺子 阴饴甥征缮以辅孺子有种
蠡之才王城对秦伯之词才智纵横卒脱其君可谓能
矣惜乎所见不远惠公之入不能辅以正谊至于内外
交怨身为敌禽使其先如外传所载狐偃之教重耳者
焉至是哉故处事当先经后权用人当先仁后智也
小人戚谓之不免君子恕以为必归 吕甥之言近于
卷九 第 8b 页 WYG0860-0131b.png
纵横独四语深温恻恻动人
十八年郑伯始朝于楚 齐桓冬死而郑伯春朝楚矣
悲夫
邢人狄人伐卫 邢人不念狄之非族类巳之尝见迫
盟主新亡背德即雠与伐同姓其取灭也宜
二十二年楚人伐宋以救郑 此楚子也称人者何不
与夷狄之胜中国也
二十四年得罪于母弟之宠子带 宋本无弟字
卷九 第 9a 页 WYG0860-0131c.png
二十五年卫侯燬灭邢同姓也故名 灭同姓者不惟
卫侯于讥贬之中独名焉者甚之也齐桓公存三亡国
创伯之功于是为大卫邢均为桓公所建盟主死而遂
倍之使齐狄共谋其难卫侯于是曾狄人之不若矣
二十八年少长有礼 蔿贾曰子玉刚而无礼晋侯观
师曰少长有礼其可用也胜败决矣
二十八年原轸将中军胥臣佐下军上德也 晋侯举
贤任人若此何可当也
卷九 第 9b 页 WYG0860-0131d.png
子犯曰子玉无礼哉(至/)既战而后图之 子犯长于治
国先轸长于用兵于此可见
胥臣蒙马以虎皮(至/)子玉收其卒而止故不败 先犯
陈蔡盖偏败则众携又知特为楚人所胁莫有斗心也
然楚人剽疾难与争锋故上军急麾下军使退勿乘胜
即攻其坚栾枝伪遁下军望见其旆整众而退也恐楚
人知之曳柴扬尘则真若不能支楚者而后楚之二师
尽锐驰之原却以中军横击楚之中军左师断而为二
卷九 第 10a 页 WYG0860-0132a.png
子玉见二师不能相救乃收其卒以自完而左师遂为
晋之上下二军悉力夹攻子西仅以身免矣楚师背酅
而舍先据形胜故必俟其动而后击之所谓致人而不
致于人也
是粪土也而可以济师 楚人信鬼故曰可以济师
大夫若入其若申息之老何 楚起蛮夷其与中国战
亦用中国攻中国而楚人不以当敌如是役则以陈蔡
为右申息为左陈蔡其所役也申息其所灭也陈蔡先
卷九 第 10b 页 WYG0860-0132b.png
溃申息为晋两军夹攻中军横击复溃子玉即收其卒
而止中军皆王族未尝肯使罹于锋镝也及成王之罪
状子玉止曰若申息之老何盖申息久为楚地犹所惜
也陈蔡之人𤏖焉则不问矣
晋侯作三行以禦狄 不许请隧而私作三行其后遂
沿之为新军晋文公所谓自踰短垣者私家势盛卒至
分晋孔子谓均无贫和无寡安无倾谅哉
文六年宣子于是乎始为国政(至/)使行诸晋国以为常
卷九 第 11a 页 WYG0860-0132c.png
法 赵宣子之治晋可谓能矣然当襄公既殁遂不免
于举棋不定之患复结秦晋数世搆兵之祸赵氏亦几
灭其族吾于是而叹田文之论相虽圣人不能以易也
十四年有星孛入于北斗周内史叔服曰不出七年宋
齐晋之君皆将死乱 是时政在诸侯三国适皆伯主
之后天变之大者非三国当之孰应其占哉
十八年公命与之邑曰今日必授季文子使司寇出诸
竟曰今日必达 借莒仆以胁宣公文子之私也辞则
卷九 第 11b 页 WYG0860-0132d.png
严矣君方授之邑臣乃出诸竟于是始政在大夫
宣元年公子遂如齐逆女 书公子遂者恶其杀嫡立
庶以其国外市也曰先君之母弟也而所为若是哉
夏季文子如齐纳赂以请会 纳赂不使遂而使行父
行父为政遂与之共其功也且姜氏归我矣其无变矣
晋人讨不用命者放胥甲父于卫 放胥甲而不问赵
穿桃园之械兆矣侵崇无功宣子若为不闻也者所以
深结穿之心也
卷九 第 12a 页 WYG0860-0133a.png
又会诸侯于扈将为鲁讨齐皆取赂而还 天方授楚
晋君又不君也而林父惟赂之求失伯宜矣是故邲之
败犹罪之小者也取赂而崇二国弑君之贼使三纲沦
而九法斁有王者作林父其服上刑哉
二年亡不越竟反不讨贼 亡不越境盖有待也不惟
不讨贼而反俾贼逆新君盾之与于弑也其何所逃哉
乃宦卿之适而为之田以为公族(至/)晋于是有公族馀
子公行 无公族之实而徒滋他族以逼君六卿分晋
卷九 第 12b 页 WYG0860-0133b.png
始兆矣抑赵盾之谋多树党以自卫也(此说子癸亥所/记后见朱子语)
(类已/云然)
正卿出走侧室在内犹能为变况公族成县馀子公行
皆强家乎
赵盾请以括为公族 盾以中军帅兼领公行则左右
之士皆归掌握伏甲嗾獒无自发矣人知其不敢以贵
加宗子而不知实据亲近之地以逼君也
四年襄公将去穆氏 欲去穆氏惩子公也
卷九 第 13a 页 WYG0860-0133c.png
八年襄仲卒而绎 襄仲卒而犹绎逐东门之渐也
盟吴越而还 吴越盟而庄王得以入陈郑围宋败晋
诸戎和而悼公得以三驾争郑未有边鄙多故可以图
伯者也反而行之则夫差方败齐长晋而勾践已入吴

九年春王使来徵聘夏孟献子聘于周王以为有礼厚
贿之 徵聘而厚贿其使明年之秋王人复报聘盖(自/)
晋襄既亡虽秉礼如鲁亦不复翌戴天子矣此孔子所
卷九 第 13b 页 WYG0860-0133d.png
以进桓文欤
十年公如齐奔丧 德惠公之定其位故奔丧
诸侯之师戍郑 宋本无此六字
十一年晋却成子求成于众狄(至/)遂服于晋 众狄服
晋而潞与甲氏留吁之势孤矣中行范氏之武功成子
之馀泽也
故书曰楚子入陈纳公孙宁仪行父于陈 庄王入陈
而县之固不可以令于诸侯乃闻申叔时之言遂并纳
卷九 第 14a 页 WYG0860-0134a.png
孔仪则亦未尽乎讨罪之道也夫宣淫于朝专戮直臣
使国亡主灭者宜与徵舒比而诛之而乃使得返其国
以从政何以惩恶而谢陈之宗社哉
十二年韩献子谓桓子曰彘子以偏师陷(至/)师遂济
厥为司马师律其所司也先縠专命厥不能请于林父
以戮之乃明知必败而唯欲分其罪于群帅趣之使济
其误林父以败国殄民者岂不尤重于縠哉后世当国
之臣由厥之邪谋求其恶有所分而祸独被于宗社者
卷九 第 14b 页 WYG0860-0134b.png
多矣呜呼悲夫
十四年楚子使申舟聘于齐曰无假道于宋亦使公子
冯聘于晋不假道于郑 求诸侯而待以无礼其谁堪
之郑之不杀冯力不赡也且邲之役欺晋而失大援故
也孙叔其既亡乎楚庄之志盈矣
十五年使解扬如宋使无降楚曰晋师悉起将至矣
晋既畏楚而弃宋又使解扬诈以误之无威而失信诸
侯其谁不解体
卷九 第 15a 页 WYG0860-0134c.png
十七年郤子至请伐齐 楚庄未死而遽谋报齐先睚
眦之忿后社稷之忧却氏之无后于晋也宜哉
十八年公薨季文子言于朝曰使我杀适立庶以失大
援者仲也夫 投鼠忌器故宣公薨而季文子乃敢逐
东门氏
 
 
 
卷九 第 15b 页 WYG0860-0134d.png
 
 
 
 
 
 
 
 义门读书记卷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