义门读书记-清-何焯卷五

卷五 第 1a 页 WYG0860-0072a.png
钦定四库全书
 义门读书记卷五
         翰林院侍读学士何焯撰
  孟子上
梁惠王篇孟子见梁惠王章首节 史记襄王元年与
诸侯会徐州相王也追尊父惠王为王是其生也未尝
僭称
第四节 曰利则不本于理而动于欲一动于欲则凡
卷五 第 1b 页 WYG0860-0072b.png
有血气必争上下不安民志不定圜视而起矣 安溪
先生书汪青湖万取千焉二句题文云畿方千里出车
万乘是也曰采地百里出车千乘采地十里出车百乘
则谬矣采地十里只一成耳一成之地除去沟洫道路
只六十四井为一甸之数出兵车一乘安得有百乘采
地百里只当出兵车百乘所谓千乘之国者盖方三百
馀里在周礼侯伯之封是也春秋时僭制踰限故列国
多千乘大夫多百乘前辈多不理会郑康成算 四井
卷五 第 2a 页 WYG0860-0073a.png
为邑四邑为邱四邱为甸鲁作邱甲亦不过甸出四乘
耳 百乘之家一同之地天子三公王子母弟之采邑
 百乘千乘汉书刑法志甚分明
第五节 朱子于注中既下仁义未尝不利句而又恐
人误以仁义为求利之资故或问中又云仁义天理之
自然也居仁由义循天理而不敢不然者也然仁义得
于此则君臣父子之间以至于天下之事自无一物不
得其所者而初非有求利之心也一有求利之心则利
卷五 第 2b 页 WYG0860-0073b.png
不可得而其害至矣然愚意孟子虽非教惠王以仁义
求利而下二节自当更移下一层看盖王何必曰利节
乃正答以义理之本然下二节又推极事势而论之使
之必无他岐之惑故末节复缴转云云亦犹大学孟献
子曰二节上节就义理以明王者用心之公下节复举
利害以明王者择术之审也
寡人之于国也章首节 周礼廪人若食不能人二釜
则令邦移民就谷诏王杀邦用 大司徒大荒大札则
卷五 第 3a 页 WYG0860-0073c.png
令邦国移民通财注移民避灾就贱其有守不可移者
则输之榖
第四节谨庠序之教二句 庠序皆乡学教之树畜以
养其老便是孝弟根本庠序之教又所以申之也申字
合如此解则并下不负戴句皆一串矣盖此章虽与齐
宣是心足王章皆令举王政而此章对上移民移粟自
谓尽心言之尤重在养一边
七十者衣帛食肉二句 不是总束乃王道之成效
卷五 第 3b 页 WYG0860-0073d.png
注 二亩半在田按即割公田二十亩八家分之 未
五十者不得衣也未七十者不得食也按此即品节
末节 注则必能自反二句按自反即本文我字也益
修其政由荒政而王政
晋国天下莫强焉章首节 杨无咎云死者即长子也
五节 不忍其陷溺故往而正彼之罪非修怨也
齐桓晋文之事章 重保民而王句推不忍之心以行
不忍之政所以保民也故推恩足以保四海正是照应
卷五 第 4a 页 WYG0860-0074a.png
保字先说得推不忍之心一半自反其本以下又破齐
王不能推之由然后告以行不忍之政一半章末然而
不王者二句直缴保民而王
首二节 齐王以桓文之事为问其意中即是下文所
谓大欲也特以难于发问姑托之于取威定霸耳其事
必出于兴兵搆怨与保民正相反故孟子一句截断徐
发其不忍而导之不得泛作贵王贱霸门面语看注中
羞称诈力意不可泥 项羽自立为西楚霸王战国时
卷五 第 4b 页 WYG0860-0074b.png
主所谓霸功大率类此桓文不过借他名目
第五节 有是事则必有是心心之发最为肫切可以
保民则足以致王矣然百姓但习见王之行事而不察
王之用心皆以王之以羊易牛为爱也臣固知王不忍
其觳觫之言由衷而发非若百姓之言也 是心足王
句坛长云题是𦂳接有之直承王曰何由知吾可
第八节 周礼夏官羊人凡衅积共其羊牲而地官牛
人无衅积之事是衅钟本不当用牛以羊易之适得其
卷五 第 5a 页 WYG0860-0074c.png
当既得全吾不忍之心而亦不至暴殄天物乃应事之
曲当者也故谓之仁术
第十二节善推其所为而已矣 鹤滩文云明于此而
暗于彼则为之而不能推忽其易而先其难则推之而
不善
第十七节齐集有其一 赵注集会齐地可方千里譬
一州耳今欲以一州服八州犹邹欲敌楚也
第十九节 辅吾志须从夫子言之于我心有戚戚焉
卷五 第 5b 页 WYG0860-0074d.png

第二十节 注士尝学问知义理按此只照下奚暇治
礼义哉浅浅说
第二十一节 明字对上惛字能知其轻重长短而善
推者也
末节 老者衣帛食肉二句是老吾老幼吾幼四句究

庄暴见孟子曰章第三节 甚则今乐犹古乐矣
卷五 第 6a 页 WYG0860-0075a.png
第四节 此节不过引起同字推好乐之心以行仁政
方是甚处只是甚字的影子甚之实则行仁政也 注
亦人之常情也按虽人之常情然齐王意中所谓人与
众者亦谐臣媚子耳孟子则借以引之于与百姓同也
第六节 𦂳要在行仁政上但题面所无不可辞费耳
百姓至于父子离兄弟妻子散虽钟鼓管籥日闻于耳
徒使其疾首相告可谓之与人乐与众乐乎
管籥之音 诗云籥舞笙歌正义云籥虽吹器舞时与
卷五 第 6b 页 WYG0860-0075b.png
羽并执故得舞名又公羊传云其言万入去籥者何去
其有声者废其无声者吾家邵公注籥所以节舞废置
也置不去也此解尤明故凡言羽籥言籥舞皆舞则吹
籥以为节非无音而但执之也
第七节 庶几无疾病言幸不至为万民忧劳成疾方
与同乐相应
总注 二说皆未竟其旨或问中折衷精尽 杨氏说
流而为王学
卷五 第 7a 页 WYG0860-0075c.png
文王之囿章首节 周都岐山之下大约七十里之内
皆冈岭林麓为多故四时之田在其中因而名之曰囿
非规其地以养禽兽恣游观也若灵囿则在辟雍之傍
不过一射圃耳与齐之囿固名同而实异矣
交邻国有道乎章首节 注仁人之心(至/)尤不敢废按
数语字字精细 明义理识时势合两层方是智
齐宣王见孟子于雪宫章第二节 民自有当得者若
雪宫之乐不得遽至非上非也
卷五 第 7b 页 WYG0860-0075d.png
第五节 注而又巡行郊野按近郊君所自行野外都
鄙则司稼为之
人皆谓我毁明堂章首节 明堂只是坛当据觐礼公
玉带以下纷纭之说皆非是
第三节文王发政施仁五句 要看发字是政教号令
对上王者所居以出号令之所说引诗又收归心上实
实以不忍人之心行此不忍人之政也如此方界限分
明不复不赘 注世禄者先王之世按先王是文王以
卷五 第 8a 页 WYG0860-0076a.png
上先世
第四节 思戢用光聿来胥宇此两句是王业 弓矢
干戈是行者之卫非好货之主能人人有备乎 行者
有裹粮是平时出行
末节 无怨旷只是室家相保之意
王之臣章末节四境之内不治 赵注孟子以此动王
心令戒惧
王顾左右而言他 赵注王惭而左右顾视道他事无
卷五 第 8b 页 WYG0860-0076b.png
以答此言也
为巨室章 贤才大而反小之国家重而反轻之慢贤
则徒以病国此相因之理也
第二节 赵注至于治国家而令从我是为教玉人治
玉也教人治玉不得其道则玉不得美好教人治国不
以其道则何能治乎 注镒二十两也王滹南辨疑云
国语以二十四两为镒脱一四字然此句本用赵注
齐人伐燕胜之章第三节 当时畿内之民尤亲被纣
卷五 第 9a 页 WYG0860-0076c.png
之毒虐文王取之固顺民心事然六七王德泽入人者
深苟非人人弃绝则亦事过追思难免其不悦也故坚
守臣节至于匡救无所施乃听其恶稔而自毙耳
末节以迎王师 破上人力不至于此
齐人伐燕取之章第二节自葛始 葛嬴姓之国
若大旱之望云霓也 赵氏注云雨则虹见故大旱而
思见之盖至于有霓则人被雨泽旱已解矣望字总贯
云霓兼将雨及既雨言之也最为得之辨疑中引朝隮
卷五 第 9b 页 WYG0860-0076d.png
于西崇朝其雨云虹亦雨徵尚解得不分明如蒙引谓
若望云者仰其来也若望霓者又恐其不来也愿其雨
又恐其不雨故只管望看是云是霓则于经文多添曲
折仍有难通矣
后来其苏 辨疑云注中苏字既曰复生又曰苏息两
义杂出从后为长
第三节 子哙子之不闻别有虐政然名不正必致民
无所措其手足虐孰有甚于此者乎民生有欲无主乃
卷五 第 10a 页 WYG0860-0077a.png
乱下文置君而去亦惟为整顿此事便足救民水火耳
第四节 老者因兵入而播迁则招而反之小者为吾
所俘略则送而反之非特不贪其土而并安辑其民非
特不毁其庙猊而并勿移其器
邹与鲁鬨章首节 谷梁子曰韩之战晋侯失民矣以
其民未败而君获也义与此章类
鲁平公将出章末节君为来见也 为字与是以字对
即所谓使之尼之也
卷五 第 10b 页 WYG0860-0077b.png
公孙丑篇夫子当路于齐章第八节 注祖乙疑祖甲
之讹但祖甲又在武丁后耳 疏有祖乙赵注无 凡
七世元板七作九
第十二节 管仲功烈之卑政以无文王之德耳德字
不可说得狭小了孟子必要从心性做出事业故非尧
舜之道不陈然姑舍女所学而从我则宁卷怀而去但
值此时势则事半功倍不若文王之难也
末节故事半古之人 故字下须补有古人之德一层
卷五 第 11a 页 WYG0860-0077c.png
夫子加齐之卿相章首节 注亦有所恐惧疑惑按疑
对知言惧对养气
第七节 私笺云大勇只末二句见之按当总说下文
行有不慊于心则馁矣以至行一不义杀一不辜得天
下不为皆根于此此说闻之卫先生
第八节 下文说无暴其气若因守气句将气字贬坏
便节节俱碍守溪文云理主乎气气辅乎理二者相须
而曾子尤得其要便节节俱贯通照应
卷五 第 11b 页 WYG0860-0077d.png
第九节故曰持其志 儒门持志为敬以直内之功注
中所谓敬守也告子强制其心亦有似乎持志者故孟
子因而为之剖析注中先补力制其心四字正为持志
句生根万历中求其说而不得遂以持志属知言一边
谬矣
第十二节 此难字正与是不难相对注中心所独得
不是空话浩气生于集义集义本于知义心者气之宰
理又心之宰也工夫来脉至远所以难言直与上不得
卷五 第 12a 页 WYG0860-0078a.png
于言勿求于心心字反照
第十三节 直养只是事皆合义故自反常直然先夺
下文集义则急遽无序经文反前后冗复矣故本注且
但从上文说来 无害据后注气得其养而无所害矣
似与下而又害之害字相应又本注云无所作为以害
之后注云不可作为以助其长助之长者正之不得而
妄有作为者也字面皆同时解遂搀说助长细寻经文
脉络助之长者乃指告子不能集义养气而速求不动
卷五 第 12b 页 WYG0860-0078b.png
心之效故强制其心使人之神明具众理应万事者如
死灰之枯槁则无以立天下之大本其害有甚于舍之
不芸心不慊而日馁失其本体之充者所害在心若此
处无害不过行之不能皆直害吾浩然之本体两害字
及作为字相似而各有所指
注则欿然而馁知其小也知其二字元板作却甚四书
通中亦作却甚语类中引此作却甚不知何时始讹然
元板亦有作知其者
卷五 第 13a 页 WYG0860-0078c.png
第十四节 配道义正塞乎天地之实落处
第十五节 或问孟子深辟义外而曰集义又似有取
乎彼而集之于此者何曰义者心之所以制事而合宜
之谓也事物之来无不以义裁之而必合其宜焉是则
所谓集义者也岂曰取于彼而集于此哉先生云此辨
 一正一反即是集义二句释文 义者本性之固有而
具于心为气之主宰者也不能集义则不能满所性本
然之量而心且流于虚无枯槁又安能生出浩然之气
卷五 第 13b 页 WYG0860-0078d.png
来 天地生人是气然必有理在内为主宰此理即义
之根源 告子不得于言勿求于心不得于心勿求于
气其病根皆因外义惟以义理为外而非内则理有不
达遂不反求诸心既无由集义以生此浩然之气即下
文所谓不芸苗也及其气有不充此心将不免于疑惧
乃又强制以必其不动则下文所谓揠苗助长反害其
心沦于枯槁寂灭之域者也非义袭而取句朱子初不
指告子说注中总上云告子不知此理然后转云乃曰
卷五 第 14a 页 WYG0860-0079a.png
仁内义外文义甚明大全误取胡饶二氏语云峰以义
袭而取即是有所作为以害之双峰以正而助长是义
袭而取则告子自云勿求于心矣岂复求一二之偶合
于义自云勿求于气岂复求袭取此气于外乃舍不能
集义强制其心之正条实犯而旁摭义袭而取以攻之
试思揠苗之取象与袭取此气者似焉否耶 注自反
常直按此应上直养
第十六节以为无益而舍之者 舍之者即助之长者
卷五 第 14b 页 WYG0860-0079b.png
惟其见得那边有益所以不耘耳不可作两种人说故
上文以不助长者寡矣句贯下
非徒无益而又害之 此害之是害其心非害气也与
无害之害不同 注正预期也按古注正解作望字故
曰预期
第十七节 生心害政等语正对前当大任说
第十九节 上蔡语录或以知言养气为一道事先生
曰知言是智养气是仁浩然之气须于心得其正时识
卷五 第 15a 页 WYG0860-0079c.png
取按此说可以为上下关通證佐
第二十节敢问所安 安对上恶字口气不可但捻居

以力假仁者霸章 以德行仁朱子云所谓德者非止
谓有救民于水火之诚心这德字又说得阔是自己身
上事都做得是无一不备了所以行出去便是仁按以
德为诚乃周益公说也引书恭俭惟德无载尔伪为證
亦尽自好得此说乃知伊洛议论非寻常悟入者可及
卷五 第 15b 页 WYG0860-0079d.png
仁则荣章第二节 贵德尊士则知修身立政之本变
化气质可以大有为下文在位在职则贤能乐为之用
而又各当其任也閒暇亦是贤能为他支撑一番外侮
稍息粗得宁静非侥倖撞著好机会便及时大振顿一
番如政便兼养民教民交邻固圉无所不包刑则小者
刀锯大者甲兵皆得其当自然大邦畏小邦怀可以为
政于天下矣后半说到配命可知第一句全是修身尊
贤事
卷五 第 16a 页 WYG0860-0080a.png
尊贤使能章 此与发政施仁下次第不同者盖以行
于国之规模远近为序前朝后市则国中也以次而郊
关则为路以次而都鄙则为野非农之缓于商旅也第
五节乃閒民故别而最后言之又见无一人之不得其
所也
首节俊杰在位 卫云此在位谓未仕者举而立之于

第五节 独言天下之民盖閒民也 若作新附之民
卷五 第 16b 页 WYG0860-0080b.png
看更稳当以许行愿受一廛而为氓之语参观适与愿
为之氓句呼应廛字不必定指市宅说文所谓一亩半
一家之居也 布钱也闾师职曰凡无职者出夫布是
有里布有夫布守载师之单證则不能与题句肖矣
人皆有不忍人之心章 章首只说不忍之心者程子
所谓四德犹五常之仁偏言则一事专言则包四者也
然第四节注中固云因恻隐而悉数之言无此则不得
谓之人故以四端四体对举为言
卷五 第 17a 页 WYG0860-0080c.png
首节 注各得夫天地生物之心以为心按此句便是
性情之根
第二节 下三句见不忍人之心不可忽 注故不能
察识是知推之政事是扩全体此心是充
第六节 须将先王跌出人字入自谓不能方有根
张子曰害仁曰贼
末节知皆扩而充之矣 语类伊川常说如今人说力
行是浅近事惟知为上知最为要𦂳又云不能扩充者
卷五 第 17b 页 WYG0860-0080d.png
正为不知都只是冷过了按此知字极重注中尚说得
轻然如淳所录一条云南轩把知做重文势未有此意
知字只带扩充说此句与苟能充之句相应上句是方
知去充下句是真能恁地充按注中正如此解当斟酌
参看
矢人岂不仁于函人哉章末节 正已似对择字说
子路人告之以有过则喜章第一节 须著眼人字方
得总注初无彼此之间意思 注其勇于自修如此按
卷五 第 18a 页 WYG0860-0081a.png
补出迁善一层方与下二节关通
第三节 注而舍己从人按元板己作以
第四节 群辅录舜有七友并为历山雷泽之游本战
国策颜歜语
伯夷章末节 只是不肯至诚恻怛便是不恭 注中
弊字直断其如此非指其流
天时不如地利章第三节 私笺云古者甲以革为之
故函人为攻皮之工后世始用金曰铠按古人亦以革
卷五 第 18b 页 WYG0860-0081b.png
为兵左传吴用木也我用革也
孟子将朝王章首节 注孟子本将朝王按玩一本字
方不是轻世肆志
第四节 陈尧舜之道实以大有为望之即辅世长民
之术也
第五节 注在官不俟屦按宋元板官俱作宫然此语
本出玉藻郑注云官谓朝廷治事处则作官为是
末节 且犹句只可翻云管仲似乎可召不得云桓公
卷五 第 19a 页 WYG0860-0081c.png
似可召仲方与故将以下口气不背 注处宾师之位
按阎若璩曰范氏云处宾师之位非也孟子为卿于齐
孟子致为臣而归乌有所谓宾师之位哉古有可召之
臣有不可召之臣孟子盖就以不可召之臣自处非真
师也若果师则吾闻天子不召师而况诸侯乎齐王自
不敢来召又不待其召而后不往也齐王于其将归乃
就见之其不足与有为可知孟子所以终去也此关圣
贤出处大者不可以不辨 非当仕有官职按此句总
卷五 第 19b 页 WYG0860-0081d.png
论大旨若不为管仲自指生平所学言之兼此两层说
方完
孟子之平陆章末节 语录王之为都又恐是周礼都
鄙之都周礼四县为都
孟子谓蚳蛙曰章首节 注得以谏刑罚之不中者按
此兼官守
第五节 进退只作去留解承上无官守言责也 阎
若璩云田敬仲世家云宣王喜文学游说之士自如驺
卷五 第 20a 页 WYG0860-0082a.png
衍淳于髡之徒七十六人皆赐列第为上大夫不治而
议论故孟子时为客卿而曰无官守言责
孟子为卿于齐章第二节 注王驩盖摄卿以行按书
盖大夫故知是摄 不恶而严如此按不恶谓其始不
以辅行非人而辞出吊之命在途虽不假以词色亦未
始凌傲之也
孟子自齐葬于鲁章首节 木通谓棺椁言之
第二节 非直句破以美以下又明慎终之诚爱
卷五 第 20b 页 WYG0860-0082b.png
第三节 注不得谓法制所不当得按法制所不当得
非达
第四节 注快然无所恨对尽字说
沈同以其私问曰章首节 天下可禅国不可禅三代
以上之天子皆推有德者迭为之及以天下与人子孙
退守百里以承祖宗之祀未有并弃其国者也子哙则
自斩召公之血食矣故孟子尤恶之
第二节 燕人干天之命齐人干天之讨厥罪惟钧故
卷五 第 21a 页 WYG0860-0082c.png
曰以燕伐燕 赵注今齐国之政犹燕政也不能相踰
又非天吏也我何为劝齐伐燕国乎
孟子致为臣而归章第五节 欲富正对道不行说不
行其道而虚拘以禄是货之也
第六节又使其子弟为卿 子弟与前弟子对说 使
者营求之方非使令之谓以上使已例之自见
末节 字书买卖二字皆从网贱则买贵则卖皆罔之
谓也
卷五 第 21b 页 WYG0860-0082d.png
孟子去齐宿于昼章第二节 坐危坐也
第三节曰坐 并坐也与前不同
孟子去齐尹士语人曰章第四节 姑舍女所学而从
我此孟子望王改之者也
孟子去齐充虞路问曰章第三节 此节述往事思来
者不得但为伊吕铺张
滕文公篇滕文公为世子章第二节 言必称尧舜即
人皆可以为尧舜之意不可说得廓落
卷五 第 22a 页 WYG0860-0083a.png
末节 此节推说到善国亦不外此以足上不当复求
他说之意
滕定公薨章第三节 东莱解大传公子有宗道云假
如国君有兄弟四人三庶而一嫡嫡者君之同母弟公
子既不敢宗君君则命同母弟为之宗使庶兄弟宗焉
滕谓鲁为宗国亦如此
末节 周礼疏倚庐谓于路门之外东壁倚木为庐
滕文公问为国章第六节彻者彻也二句 就上文次
卷五 第 22b 页 WYG0860-0083b.png
序言之当先解助后解彻此倒言之者正为彻中已具
助法规模但计亩均分不如助之只藉其力为尤善耳
须通下节看 计亩均分便有公田不足取盈于私田
流弊故孟子不直取彻法而曰请野九一而助 注此
以下乃言制民常产二句按制民句承上恒产节取之
之制承上恭俭节 周时一夫授田百亩按一夫二字
是眼目方见均平之制 其实皆什一也(至/)是亦不过
什一也按辨疑云三代田制已无明文可考但当合经
卷五 第 23a 页 WYG0860-0083c.png
文什一之数而已南轩云夏商周皆以什一盖五十亩
者以五亩为贡七十亩者以七亩为助百亩者以十亩
为彻此说本分明 据诗中田有庐上入执宫功孟子
自言五亩之宅推之以二十亩为庐舍八家各得二亩
半以十四亩为庐舍八家各得一亩七分半
第七节又称贷而益之 称周礼疏云谓举责生子彼
此俱为称意
第十五节 语类乡遂用贡法然司稼巡野观稼以年
卷五 第 23b 页 WYG0860-0083d.png
之上中下出敛法则亦未尝拘也
第十六节 礼记王制夫圭田无征郑注既引孟子又
云此则周礼之士田以任近郊之地盖引周礼载师之
文也士读为仕既近郊之地故礼记孔疏云畿内无公
田故有圭田后来孟子疏及陈用之礼书皆仍之此鹤
滩文有或予之乡遂之田一说也然载师之士田乃谓
士大夫之子所耕有问朱子以圭田必有耕之者岂亦
有耕属可耕乎朱子答以恐只是给公田之在民者大
卷五 第 24a 页 WYG0860-0084a.png
抵古者田禄皆是助法之公田充而八家因为之属此
说不泥旧闻而于古人立制之意尤为近之此鹤滩文
有或予之都鄙之田一说也
第十七节 馀夫二十五亩对世禄看亦以泽及野人
之子弟也
第十九节 方里而井三句九一之形体以下又从分
田中缴足制禄八家二句明九一之为助法申结前分
田制禄可坐而定公事毕三句又推九一而助所以立
卷五 第 24b 页 WYG0860-0084b.png
制申结前无君子莫治野人无野人莫养君子 八家
句中须补出以公田二十亩为庐舍家得二亩半
同养公田 赵注养其苗稼 注此详言井田形体之
制也按金仁山曰以方田法计之方十里者为方一里
者百则是百井九百夫矣方五十里者为方十里者二
十五则是二千五百井二万一千五百夫矣
有为神农之言者许行章第四节 许子衣褐见无庸
于织以逃孟子之驳 奚冠句因遁而之褐故问奚冠
卷五 第 25a 页 WYG0860-0084c.png
第七节 草木禽兽妨害五谷故五谷不登则人类益
稀而禽兽偪人
决汝汉排淮泗而注之江 世得云江之受水与海同
量但怀襄之日水地无分孟子盖谓决排以后南水入
江而江以北之地可耕如北水归海而河两岸之患悉
平故综其大势言之初未尝屑屑然计汝汉淮泗之尽
入于江也按朱子但疑记者之误耳非谓后人于经文
便不当复致思也前说最精施功之多者四水而字以
卷五 第 25b 页 WYG0860-0084d.png
下略读断谓其他小水大抵皆注之江则于解经极包
括而水道自浑然无滞碍矣又书言禹平水土治水皆
所以治地也如此解则下文然后二字亦可直接
然后中国可得而食也 由是水土既平而稼穑有地
然后中国可得而食可得只有可粒食之期盖尚有待
于后稷之教也
第八节后稷教民稼穑三句 当从教字确实指陈降
播种殖嘉谷规模 育字当对鲜食艰食见非圣人能
卷五 第 26a 页 WYG0860-0085a.png
厚民生无以致此若就气化上论便似复讲然后可得
而食矣
人之有道也四句 人备五伦即完五性此则贵于物
者也苟不能复性以尽伦则违禽兽不远矣
父子有亲五句 仁智若循环有夫妇然后有父子文
理密察足以有别也既曰有别则为所性之智明矣北
溪字义曰夫妇有别便是礼长幼有序便是智然程子
谓礼只是一个序既曰有序亦当为所性之礼也故琼
卷五 第 26b 页 WYG0860-0085b.png
山程以智字贴有别说较旧说推勘愈谛
劳之来之匡之直之辅之翼之 劳来是资禀之近乎
中者匡直是资禀之过乎中者辅翼是资禀之不及乎
中者三者皆使之自得其性而已
圣人之忧民如此 当双承尧独忧之圣人有忧之两
层总束近日讲章谓独承教民者读大全陈定宇之说
而未详也 注言水土平然后得以教稼穑四句按两
然后即而暇耕乎暇字 不使其放逸怠惰而或失之
卷五 第 27a 页 WYG0860-0085c.png
按放逸怠惰从上逸居来
第九节 舜有五人而天下治错引皋陶以终得人之
盛也
第十节 以天下与人句最难安放守溪文云以天下
与人此尧舜之所易也为天下得人此尧舜之所难也
何等直截
第十一节 尧之大哉以其无名也舜之君哉以其不
与也二圣之不营心细务如此 曰无名曰不与若无
卷五 第 27b 页 WYG0860-0085d.png
所用心者然此是断章不容摭实
十三节子贡反筑室于场 赵注场冢上祭祀坛场也
 秋阳以暴之 赵注秋阳周之秋夏之五六月盛阳
也 注道德明著二句 道德明著对言行光辉洁白
对气象
十七节 同价者其道无伪则从其道之效也
陈代曰章第三节以利言也 利字专顶直字
周霄问曰章第三节 诸侯耕助四句祭义中语 惟
卷五 第 28a 页 WYG0860-0086a.png
士无田二句王制中语 无田谓无圭田
宋小国也章第三节 富天下正与宋事对
第五节绍我周王见休 私笺云昔事纣而今继事乎
武王也
孟子谓戴不胜曰章第二节 长幼谓同姓之人卑尊
谓异姓之人犹言父兄百官
不见诸侯何义章第三节 玉藻云酒食之赐弗再拜
若受于其家则不当复往拜矣 赵注豚非大牲故用
卷五 第 28b 页 WYG0860-0086b.png
熟馈
第四节 胁肩謟笑未同而言皆初见时事 曾子子
路皆刚毅无所屈挠之人稍有失色失容已深戒而亟
远之须对下文所养句看赵注夏畦于仲夏之月治畦
灌园之人也按治畦是先筑土为行水之道灌园则桔
槔俯仰引水注之北方夏月惟此为劳非若田作其旱
涝犹任之天也庄子天地篇叙汉阴丈人方为圃畦凿
隧而入井抱瓮而出灌子贡告以凿木为机后重前轻
卷五 第 29a 页 WYG0860-0086c.png
挈水若抽其名为槔日浸百畦即其事也凿隧是先治
行水之道疏云治畦曰灌园乃南宋邵武人不至北方
故误作一层解
外人皆称夫子好辩章首节 注气化盛衰二句按气
化盛天心复也人事得人心正也须有个根在
第二节 下巢避龙蛇上窟避鸟兽
第三节 掘地而注之海是大水治所谓予决九川距
四海也水由地中行是小水皆治所谓浚畎浍距川也
卷五 第 29b 页 WYG0860-0086d.png
蛇龙恃水为患故先驱之鸟兽因水患而偪人故水治
而其害渐消各有次第
第四节 私笺谓自禹而后治乱不一桀之乱汤之治
亦不及而直言及纣之身者盖举乱之尤大而拨乱之
功甚劳者言之 公羊传注云草棘曰沛渐洳曰泽
第五节咸以正无缺 无一事不出于中正无一事不
出于周密
第八节 政在大夫者春秋既治之矣此又与庶人不
卷五 第 30a 页 WYG0860-0087a.png
议相反弑逆之祸阴窜于学术之中者也春秋之作乱
臣贼子始知所惧而邪说诬民者并取爱敬之根而坏
之则自此将视君父犹路人与禽兽之无知者一矣孔
子讨乱贼之道安得而著哉 乱贼悖伦者也杨墨贼
性者也
第十二节 仁义充塞而人心不正故使人知有仁义
者所以治其本也然充塞仁义者实自为我兼爱之邪
说为之而行亦以诐辞益以淫故息之距之放之所以
卷五 第 30b 页 WYG0860-0087b.png
治其末也或问中甚分晓
匡章曰陈仲子章第四节 此节言即不为蚓廉操岂
犹有未充故下文孟子又以母兄相提而论隐然见大
伦既乱则于人道有亏所伤者大非绳之以蚓不可固
非责人无已也何伤是指不为蚓何伤非谓居食何伤

第五节 此节是不能充之案
已频蹙曰 病其所从来也 辨疑已当作已已恶之
卷五 第 31a 页 WYG0860-0087c.png
而他日偶食其肉故闻兄言而即哇之也
 
 
 
 
 
 
 
卷五 第 31b 页 WYG0860-0087d.png
 
 
 
 
 
 
 
 义门读书记卷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