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改斋漫录-宋-吴曾卷十三

卷十三 第 1a 页
钦定四库全书
 能改斋漫录卷十三
             宋 吴曾 撰
  记事
   郎中知制诰
宋景文公帅真定时漕使周浩郎中已罢李维少卿方
到宋公往见参状称运使郎中李怒曰我非郎中辞不
受典宾以情恳宋曰沿袭前官之误愿赐矜贷公题一
卷十三 第 1b 页
诗于状后以遗李末句曰若向西清遇荣显少卿只合
作郎中李诘其故宋曰国朝故事无少卿知制诰者若
当制即少卿改授前行郎中李愧谢之
   吴有方奏神宗宜检视政事
熙宁七年旱神宗遣御乐吴有方诣集禧观设醮且谕
以久旱斋心致祷庶有感应汝宜前期检视醮科有方
奏曰臣固当检视醮科陛下亦宜检视政事帝不悦翌
日帝笑曰吾昨夜三复汝言甚当足见汝之用心吾已
卷十三 第 2a 页
修政事答天戒汝更宜为吾严设有方再拜往庀事焉
   朝廷曰退宴游曰归
陆农师尝言礼记朝廷曰退宴游曰归盖在朝廷当以
退为心在宴游当以归为心然公之立朝终以此为恨
   子衿在郑诗之末
神宗御迩英阁问近臣子衿之诗何以在郑诗之末皆
莫能对帝曰此无他虐政虐世然后知圣人之为郛郭
也众再拜呼万岁
卷十三 第 2b 页
   杨震急逐鹤去
徽宗在藩邸杨震给侍左右最为周慎尝有双鹤降于
中庭左右皆贺震急逐去曰是鹤非鹤又一日芝生于
寝阁左右复称庆震急刈除曰是菌非芝由此信任弥

   大相国寺额
大相国寺旧榜太宗御书寺十绝之一政和中改为宫
御书赐额旧榜遂为高丽使乞归其后复改为寺御书
卷十三 第 3a 页
仍赐今额
   同时位太师
蔡元长语元度曰弟骨相固佳但背差薄腰差细尔元
度笑曰太师岂可有两人其后同时位太师者公与童
贯郑存道凡三人
   真宗亲为教授
张侍中耆与杨太尉崇勋夏太尉守赟俱缘藩邸致位
使相尝因侍立真宗谓曰知汝等好学文笔甚善吾当
卷十三 第 3b 页
亲为教授张耆等拜于庭下曰实臣等之幸也乃命张
耆为学长张景宗观察为副学长杨崇勋夏守赟为学
察安守中团练而下为学生帝授以孝经论语又教以
虞世南字法时以为荣
   司户受节度使节制
文潞公以使侍中留守西洛时薛适以汾州司户为京
西漕司帐官往修谒典宾请致恭薛怒谓曰适是漕属
有何统摄典宾以告移时公出据坐命典宾揖薛庭参
卷十三 第 4a 页
曰京西帐干与西京留守即无统摄然侍中是河东节
度使汾州司户合受节制遂赞谒六拜而退
   赐服带
元丰官制寄禄官四品以上服紫六品以上服绯皆准
式佩鱼未至而赐服于衔内带赐今人为文尚仍旧制
云赐三品服赐五品服非也又著令侍郎直学士以上
服御仙花金带人或误指为荔枝近年赐带者多匠者
务为新巧遂以御仙花枝叶稍繁改钑荔枝而叶极省
卷十三 第 4b 页
非故事然莫有以为非者
   王子纯免屠城而寀生
枢密王公子纯攻洮州坐于城下议欲屠城忽墙圯有
二戎虏操刀向公遽执而戮之屠城之谋遂决将及半
有小儿饮乳于亡母之侧公恻然伤悼禁戢其事仅免
屠焉是年寀生
   姚雄召故寨主子毕亲礼
姚雄初为将以女议定一寨主之子无何寨主物故妻
卷十三 第 5a 页
及子皆沦落后雄以边帅赴阙奏计呼一妪浣衣喜其
有士人家风问所从来妪云昔良人守官边寨有将姚
其姓者许以女归妾子今夫既丧无以自存子方货饼
饵以自给姚曰尔尚记姚形容否妪曰流落困苦不复
省记姚曰雄是也女自许归之后不与他族日望婿来
岂以父之存没为间耶妪泣下气咽不语者久之因留
妪并呼其子易以新衣俱载还镇遂毕其礼
   克宽畏仆郭福
卷十三 第 5b 页
宗室克宽素不蓄财唯喜绳索人呼为索子太尉虽暑
月裸袒常腋挟二繵毬身缠数铁绳稍醉则以铁绳伤人
家仆郭福眇小无艺然克宽常畏之每在外被酒掷弄
铁绳郭福必诟叱使归克宽遂拱手还舍莫测其故也
叔昌与克宽同宅言之甚详
   文正公愿为良医
范文正公微时尝诣灵祠求祷曰他时得位相乎不许
复祷之曰不然愿为良医亦不许既而叹曰夫不能利
卷十三 第 6a 页
泽生民非大丈夫平生之志他日有人谓公曰大丈夫
之志于相理则当然良医之技君何愿焉无乃失于卑
耶公曰嗟乎岂为是哉古人有云常善救人故无弃人
常善救物故无弃物且大丈夫之于学也固欲遇神圣
之君得行其道思天下匹夫匹妇有不被其泽者若已
推而内之沟中能及小大生民者固惟相为然既不可
得矣夫能行救人利物之心者莫如良医果能为良医
也上以疗君亲之疾下以救贫民之厄中以保身长全
卷十三 第 6b 页
在下而能及小大生民者舍夫良医则未之有也
   林绩毁张嗣宗妖术印
南剑尤溪林绩仁宗时为吉州安福令时有张嗣宗者
挟妖术作符箓自称汉师君三十三代孙率其徒自龙
虎山至谓能却祸邀福百姓翕然以从绩视其印文曰
嘻乃贼物耳昔张道陵再传至鲁鲁以鬼道教民自号
师君遂据汉川垂三十年方败于曹操而归阳平关此
印所以有阳平洽都公之文今有道之世讵容妖贼苗
卷十三 第 7a 页
裔公肆诬罔以害吾治耶于是收治之闻于朝毁印而
江左妖学遂息
   罢舍法卒如黄裳言
黄冕仲尚书当徽宗之初蔡元长议欲推行太学舍法
于天下裳谓宜近不宜远宜少不宜老宜富不宜贫不
若遵祖宗旧章以科举取士其后公私繁费人不以为
便罢之卒如公言
   赐藏书阁名稽古
卷十三 第 7b 页
大观三年九月乙丑御笔闻诸路州学有阁藏书皆以
经史为名方崇八行以迪多士尊六经以黜百家史何
足言应已置阁处可赐名稽古
   诏所在置教授
大观四年八月诏所在学生及五百人以上许置教授二
员其不及八十人者不置以本州现任有出身官兼领
   复曾布蒋之奇资政学士
大观四年十月圣旨曾布蒋之奇初虽异论终曾开陈
卷十三 第 8a 页
绍述可特追复资政殿学士
   乞编皇宋政典
大观四年十一月尚书右仆射张商英奏乞编集熙宁
元丰政事号曰皇宋政典为万世不刋之书奉圣旨依
   诏禁形制衣装
大观四年十二月诏京城内近日有衣装杂以四夷形
制之人以戴毡笠子著战袍系番束带之类开封府宜
严行禁止
卷十三 第 8b 页
   禁淫哇声
政和三年六月尚书省言今来已降新乐其旧来淫哇
之声如打断哨笛砑鼓十般舞之类悉行禁止
   御赐酒名清醑
政和三年六月郑绅奏以皇后弟许造酒元名坤仪欲
乞别赐酒名奉御笔赐名清醑
   御笔宫观寺院不得称主
政和三年六月御笔天下道士不得称宫主观主并改
卷十三 第 9a 页
作知宫观事女冠准此僧尼不得称寺主院主庵主供
养主之类并改院主作管干院事副作同供养主作知
事庵主作住持馀皆依此改定
   奏禁止圣名字
政和八年五月户部干当公事李宽奏欲望凡以圣为
名字者并行禁止奉圣旨依
   禁名意僭窃
政和八年七月迪功郎饶州浮梁县丞陆元佐上书窃
卷十三 第 9b 页
见吏部左选有徐大明者为曹官有陈丕显者为教官
盖大明者文王之德丕显者文王之谟又况大明者有
犯神明馆御殿臣故曰有取王者之实以寓其名窃见
饶州乐平县有名孙权者浮梁县有名刘项者臣故曰
有取霸者之迹以寓其名云云昔元祐间文彦博之子
守阳盖堂以迎彦博之来苏轼名其堂曰德威盖取书
德威惟畏之意言者以谓德威惟畏乃尧事不当以此
名其堂皇祐中御笔赐蔡襄字君谟后唱进士第日有
卷十三 第 10a 页
窃以为名者仁宗怒曰近臣之字卿何得而名之遂令
改恭睹政和二年春赐贡士第当时有吴定辟魏元勋
等十馀人名意僭窃陛下或降或革奉御笔陆元佐所
言可行下逐处并所属令改正禁止
   禁渎侮混元皇帝名
政和八年八月御笔太上混元上德皇帝名耳并字伯
阳及谥聃见今士庶多以此为名字甚为渎侮自今并
为禁止
卷十三 第 10b 页
   诏学者治御注道德经
政和八年诏有司使学者治御注道德经间于其中出
论题
   诏史记升老子传为列传首
政和八年诏史记老子传升于列传之首自为一帙前
汉古今表叙列于上圣其旧本并行改正
   诏学生添大小经及增置士名分入官品
政和八年御笔黄帝老子尧舜周孔之教偕行于今日
卷十三 第 11a 页
可令天下学校诸生于下项经添大小一经各随所愿
分治大经黄帝内经道德经小经庄子列子自今学道
之士所习经以黄帝内经道德经为大经庄子列子为
小经外兼通儒书俾合为一道大经周易小经孟子其
在学中选人增置士名分入官品元士(正五/品)高士(从五/品)
大士(正六/品)上士(从六/品)方士(正七/品)义士(从七/品)居士(正八/品)
(从八/品)隐士(正九/品)志士(从九/品)
   诏禁以天字称
卷十三 第 11b 页
政和八年闰九月给事中赵野奏陛下恢崇妙道寅奉
高真凡世俗以君王圣三字为名字悉命革而正之然
尚有以天字为称者窃虑一当禁约依奏
   讨论履制度
政和八年十二月编类御笔所礼制局奏今讨论到履
制度下项絇(履上/饰也)(饰底/也)(缘/也)(履带/也)古者舄履各随
裳之色有赤舄白舄黑舄今履用黑革为之其絇繶纯
綦并随服色用之以仿古随裳色之意奉圣旨依议定
卷十三 第 12a 页
仍令礼制局造三十副下开封府给散铺户为样制卖
礼制局奏先议定履各随服色缘武臣服色止是一等
理宜有别奉圣旨文武官大夫以上四饰全朝请武功
郎以上减去一繶并称履从义宣教郎以下至将校伎
术官减去二繶纯并称屦
   封罗汉作应士
政和八年御笔罗汉已改为无漏和尚未加封爵可封
作应士
卷十三 第 12b 页
   诏东宫讲读官罢读史专以经术
政和四年诏令东宫讲读官罢读史专一𨗳以经术迪
其初心开其正路庶遵王之道而不牵于流俗焉
   见任教授不得为人撰书启简牍乐语
政和四年臣僚上言欲望应见任教授不得为人撰书
启简牍乐语之类庶几日力有馀办举职事以副陛下
责任师儒之意奉圣旨依尝闻陈莹中初任颍昌教官
时韩持国为守开宴用乐语左右以旧例必教授为之
卷十三 第 13a 页
公因命陈陈曰朝廷师儒之官不当撰俳优之文公闻
之遂荐诸朝不以为忤
   唐元结名
尝有臣寮上殿徽宗问唐元结名之所自奏曰一元之
气融而为江河结而为山岳
   契丹之法
司马文正公言契丹之法有简要可尚者将战则选兵
为三等骑射最精者给十分衣甲处于阵后其次给五
卷十三 第 13b 页
分衣甲处于中间其下者不给衣甲处于前行故未尝
教阅而民皆习于骑射又民为盗者一犯文其腕为贼
字再犯文其臂三犯文其肘四犯文其肩五犯则斩不
须案籍而罪不可掩
   河中府浮桥
河中府河有中潬其上有舜庙及井唐明皇始为浮桥
铸铁为牛有铁席席下为铁柱埋之地中以系桥絙张
燕公为之赞自是桥未尝坏庆历以前河水数西溢浸
卷十三 第 14a 页
朝邑民苦之屡请塞堤蒋希鲁知河中府始塞之自是
每岁缮修西堤及刘元瑜知河中府河水大涨不得决
泄桥遂坏铁牛皆拔流数十步沉河中中潬亦坏自是
不能复修津济阻碍人畜数有溺死者英宗时有真定
僧怀炳请于水浅时以絙系牛于水底上以大木为桔
槔状系巨舰于其后俟水涨以土石压之稍稍出水引
置于岸每岁止于出一牛至治平四年闰三月新桥乃
成然中潬亦终不能立也赐转运使张焘等奖谕其僧
卷十三 第 14b 页
亦赐紫衣
   樊知古荐河北令簿
查道江宁人文徽之后少贫太宗时进士及第在河北
为主簿廉介与妻采野蔬杂米为薄粥以疗饥税过期
不办州召县吏悉枷之既出门他吏皆脱去道独荷之
自下乡督税乡之富民盛具酒馔以待之道不食杖其
富民于是馀民大惊逋税立办道不胜贫与妻谋欲去
官归卖药会樊知古为河漕素知道节行欲荐之道辞
卷十三 第 15a 页
以与本县令叶齐知古曰令素所不识也道曰公不荐
令道亦不敢当公荐也知古不得已两荐之齐改京官
兼馆职道改曹州节推后登制科真宗时为待制八年
知虢州卒
   刘师道解王文穆罪文穆复师道职
司马文正公太宗末民间积欠甚多真宗初王文穆公
请除之上曰先帝积年不除而朕除之彰先帝不爱民
也文穆曰先帝非不知此欠当除留之以遗陛下使结
卷十三 第 15b 页
民心耳上悦从之澶渊之役莱公欲因事诛文穆密学
刘师道力解之于上乃得免师道坐属其弟于陈尧咨
以针刺试卷为验得及第谪官久之知潭州文穆秉政
复其旧职方且进用会病卒
   李端懿端愿问卜人寿
李端懿李端愿问卜人李易简曰富贵吾不忧但问寿
几何易简曰二君大长公主之子生而富贵穷奢极欲
又求长寿当如贫者何造物者如此无乃大不均乎
卷十三 第 16a 页
   真宗书鲁宗道刚直于殿柱
鲁简肃公宗道仁宗时参政事京师富民陈子城殴杀
磨工初有诏立赏追捕数日中旨罢之鲁公争于帘前
曰陈某家豪不宜保庇章献怒曰卿安知其家豪鲁公
曰若不家豪安得关节至禁中章献默然真宗素赏鲁
之刚直书鲁宗道于殿柱故章献拔用之
   司马光近于迂阔
神宗尝谓吕正献公晦叔曰司马光方直其如迂阔何
卷十三 第 16b 页
吕曰孔子上圣子路犹谓之迂孟轲大贤时人亦谓之
迂况光岂免此名大抵虑事深远则近于迂矣愿陛下
更察之
   滕宗谅兴湖学
滕宗谅知湖州兴学费民钱数千万役未毕而去或言
钱出入不明者通判以下不肯签簿胡武平宿来继守
而言曰滕侯所为非是诸君奚不早言候其去乃非之
岂分谤之意乎皆惭签簿卒成其业
卷十三 第 17a 页
   刘沆开遗张友直珠冠书
刘贡父云张邓公当国有遗其子友直珠冠者使者不
能径通刘相沆谓曰我识学士我为汝通之因以归破
其书别录一通用已图书印之留其真本又于珠冠之角
小书己名乃复封题如旧以授使者使者自通之他日
以语友直友直大惊刘时权三司判官寻即真俄知制

   金像
卷十三 第 17b 页
天圣中为玉皇像用金三千两至和初为真宗像用金
五千两时又欲为温成像台谏上言乃止
   英宗山陵不及嘉祐十分之一
陜西之民供英宗山陵之役不比嘉祐十分之一韩子
华曰非上旨丁宁不能如是欧阳文忠公曰上云朕成
先帝之志天下必不以朕为不孝
   熙宁月俸
唐子方谓熙宁先年京师百官月俸四万馀缗诸军十
卷十三 第 18a 页
一万缗而宗室七万馀缗其生日折洗昏嫁丧葬四季
衣不在焉
   陈洪进子以白金赂改父谥
陈洪进请谥胡旦扬言宜谥忠靖忠靖乃下军之名其
子惭惧赂以白金数镒乃改之
   刘庠言鲁公之短
熙宁元年刘司諌庠将使契丹刑部覆官十馀人谒辞
庠于广坐扬言曰七十致仕礼之正也当自大臣为始
卷十三 第 18b 页
又言鲁公之短且曰俟还日当并言之庠还未至京师
一日加集贤殿修撰充河东转运使
   王荆公司马文正议省辞郊赉
熙宁元年两府辞郊赐王荆公以为两府郊赉不多减
之未足以富国今军人郊赉不能减而徒减两府失大
体两府果能益国虽增禄十倍不足辞苟为不能当辞
位不当辞禄司马文正曰方今国用窘竭非痛裁省
浮费不能复振苟裁省不自贵近始则在下不服臣非
卷十三 第 19a 页
谓今日得两府郊赉能富国也欲陛下以此为裁
省之始耳且陛下彊裁省之则伤体今大臣以河
北灾伤忧公体国自求省郊赉从其请所以成其
美何伤体之有且陪祀无功云荆公曰窘乏非今
日之急得善理财者何患不富文正曰善理财者
不过浚民之膏血耳神宗令且为不允诏会荆公
当直遂以其意为之余以为荆公之意乃唐常衮
之言
卷十三 第 19b 页
   英宗壁书师说六箴
英宗在藩邸多隐德宗妇既寡不能自存者密使人赒
之不令兄弟知也壁书韩退之师说及吴仲卿宗英六
箴以自戒
   置天下常平官
神宗熙宁二年天下常平钱榖见在一千四百万贯石
诸路各置提举常平广惠仓相度农田水利差役利害
二员以朝官为之管干一员以京官为之小路共置二
卷十三 第 20a 页
员开封府界一员凡四十一人
   赦官吏失入死罪
熙宁二年敕今后官员失入死罪一人追官勒停二人
除名三人除名编管胥吏一人千里外编管二人远恶
州军三人刺配千里外牢城自后法寖轻第不知自何
人耳
   守正不阿为贤用人当用君子
神宗尝问司马文正曰结宰相与结人主孰为贤公曰
卷十三 第 20b 页
结宰相固为奸邪然希意迎合观人主趋向而顺之者
亦奸邪也唯守正不阿乃为贤耳上曰两府孰可留孰
可去孰可用公曰此乃陛下威权所当采择小臣岂敢
预闻然居易以俟命者君子也由径求进者小人也陛
下用人当用君子不当用小人
   宋主辰晋主参
刘器之语录云太祖初为归德军节度使实在宋故国
号宋且河东乃晋地也昔高辛氏迁阏伯于商丘主辰
卷十三 第 21a 页
今应天府也迁实沈于大夏主参今大原府是也且参
辰不相能久矣物不两大故国初但曰并州不加以府
号盖有深意也以上皆刘说子按仁宗时韩魏公奏并
州宜立军名立戟置鼓角胡文恭公宿武平上言以为
宋主辰晋主参参辰不两盛不可许至嘉祐四年复为
太原府河东节度乃知器之之意本于胡武平而器之
未始知之也
   欧阳公多谈吏事
卷十三 第 21b 页
张芸叟言初游京师见欧阳文忠公多谈吏事张疑之
且曰学者之见先生莫不以道德文章为欲闻者今先
生多教人吏事所未谕也公曰不然吾子皆时才异日
临事当自知之大抵文学止于润身政事可以及物吾
昔贬官夷陵彼非人境也方壮年未厌学欲求史汉一
观公私无有也无以遣日因取架阁陈年公案反覆观
之见其枉直乖错不可胜数以无为有以枉为直违法
徇情灭亲害义无所不有且以夷陵荒远偏小尚如此
卷十三 第 22a 页
天下固可知矣当时仰天誓心自尔遇事不敢忽也迨
今三十馀年出入中外忝尘三事以此自将今日以人
望我必为翰墨致身以我自观亮是当时一言之报也
张又言自得公此语至老不忘是时老苏父子间亦在
焉尝闻此语其后子瞻亦以吏能自任或问之则答曰
我于欧公及陈公弼处学来
   潘温叟医
潘景字温叟崇宁间以医称视古无愧虞部员外郎张
卷十三 第 22b 页
咸其妻孕五岁而不育南陵尉富昌龄妻孕二岁而不
育团练使刘彝孙其妾孕十有四月而不育温叟视之
曰疾也凡医曰孕者非也于是作大剂饮之咸妻堕肉
块百馀有眉目状昌龄妻梦三童子色漆黑仓卒怖悸
悸疾走而去彝孙妾堕大蛇犹蜿蜒不毙又屯田郎中
张諲妻年四十而天癸不至温叟察其脉曰明年血溃
乃死既而果死贵江令王霁夜梦与妇人歌讴饮酒昼
不能食者已三岁温叟治之疾益平则妇人色益沮饮
卷十三 第 23a 页
酒益怠而歌讴不乐久之遂无所见温叟曰若疾虽衰
而未愈也倘梦男子青巾而白衣者则愈矣后果梦辄
能食其他所治若此甚众
   下蜀辎重百里不绝
王师下蜀时护送孟昶血属辎重之众百里不绝至京
师犹然诗人李度作平蜀诗略曰全家离锦水五月下
瞿塘绣服青娥女雕鞍白面郎累累辎重远杳杳路岐

卷十三 第 23b 页
   御亲赐带花
真宗东封命枢密使陈公尧叟为东京留守马公知节
为大内都巡检使驾未行宣入后苑亭中赐宴出宫人
为侍真宗与二公皆戴牡丹而行续有旨令陈尽去所
戴者召近御座真宗亲取头上一朵为陈簪之陈跪受
拜舞谢宴罢二公出风吹陈花一叶堕地陈急呼从者
拾来此乃官家所赐不可弃置怀袖中马乃戏陈云今
日之宴本为大内都巡检使陈云若为大内都巡检使
卷十三 第 24a 页
则上何不亲为太尉戴花也寇莱公为参政侍宴上赐
异花上曰寇准年少正是戴花饮酒时众皆荣之
   致仕文吏当养其廉耻武吏当任其功旧
仁宗时吴奎包拯建言在官年七十而不致仕者有司
以时案籍举行胡武平宿以为文吏当养其廉耻武吏
当任其功旧而欲一切以吏议从事殆非优老劝功之
意当少缓其法武吏察其任事与否勿断以年文吏使
得自言而全其节朝廷至今行之
卷十三 第 24b 页
   唐宋运漕米数
唐居长安所运米数天宝中二百五十万石大中中一
百四十万七千八百八十六石盖唐自大中以后诸侯
跋扈四方之米渐不至故耳惟本朝东南岁漕米六百
万石以此知本朝取米于东南者为多然以今日计去
诸路共计六百万石而江西居三之一则江西所出为
尤多
   铸钱费多得少
卷十三 第 25a 页
予尝为铸钱司属官凡三年其利病尤悉盖费多而得
少其后入玉牒所为检讨官见绍兴三年十一月十二
日臣僚上言九路坑冶铸钱司窃闻虔饶两州自绍兴
元年至今共起发过一十二万二千馀贯用本钱及官
兵应干请给总用二十五万八千馀贯即是费官钱盖
三之二使有利害亦当条具措画以闻岂容置一司养
官吏无益而有损哉此提点铸钱不职也以此知利害
尤分明而议者以为不可罢者恐钱少故也然大槩所
卷十三 第 25b 页
献于朝廷者新钱常少旧钱常多绍兴丙子沈相当轴
以其弟尝为使者悉其事遂罢之未及三年当己卯岁
沈去国朝廷复建司置官不知又何耶予按唐德宗纪
建中二年判度支韩洄奏请于商州红崖治洛源监置
十炉铸钱江淮七监每铸一千费二千文请皆罢从之
予然后知铸钱之弊古今同之会当有建白于朝依唐
罢之为善
  续添
卷十三 第 26a 页
   荫子法
国朝荫子法初遇郊恩止得荫子不及他亲元祐中山
谷官应任子特请于朝舍子而先侄后遂为故事
   司马文正除李公择息贪吏掊克之心
龚深之言司马文正作相除李公择为户部尚书门人
问曰公择文士恐于吏事非所长公曰天下谓朝廷急
于利久矣举此人为户部使天下知朝廷意且息贪吏
聚敛掊克之心
卷十三 第 26b 页
   以程氏礼用尹德充
待制尹德充焞幼事伊川先生初业进士应举策问议
欲诛元祐名公卿得罪于朝者尹叹息曰尚可以干禄
乎哉不终对而出且告于程氏曰焞不复应进士举矣
绍兴五年从臣有言尹宜用者遂以用程氏礼宣教郎
崇政殿说书处之且除秘书郎时年七十七矣未几除秘
书少监赐绯衣银鱼象笏求去益坚除太常少卿兼说
书又除权礼部兼侍讲进官通直郎而尹病不能朝遂
卷十三 第 27a 页
除徽猷阁待制提举万寿观兼侍讲九年以待制提举
江州太平观而去致仕进官奉议郎而卒葬会稽有奉
诏解论语行于世
   开封地谶
向文简公父为母求葬地时开封城外有地谶曰绵绵
之岗势如奔羊稍前其穴后妃之祥术者以穴在一小
民菜园中向恐民不肯与因夜葬其地民以向横诉于
府府尹令重与之价仍不费其菜次年向遂生文简公
卷十三 第 27b 页
钦圣后文简孙也
   儒冠多误身
吕居仁云元祐中诸院族人居榆林甚盛尝一日同游
西池有士子方行观叹曰纨裤不饿死儒冠多误身从
叔叔巽应声答曰秀才汝读书破万卷下笔如有神也
未士子甚惊叹
   章子厚与叔安仁令书
章申公子厚与其叔安仁令书曰弊政之后谅烦整葺
卷十三 第 28a 页
宽而不弛猛而不残待寄居游士有礼而不与之交私
一切守法而于人情从容此亦吾叔所能办也
 
 
 
 
 
 
卷十三 第 28b 页
 
 
 
 
 
 
 
 能改斋漫录卷十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