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改斋漫录-宋-吴曾卷四

卷四 第 1a 页
钦定四库全书
 能改斋漫录卷四
               宋 吴曾 撰
  辩误
   崇政殿说书
王荆公所作贾魏公神道碑云景祐元年积官至尚书
都官员外郎乃始置崇政殿说书而以公为之然予按
傅简公佳话云太祖少亲戎事性好艺文即位未几召
卷四 第 1b 页
山人郭无为于崇政殿讲书至今讲官所领阶衔犹曰
崇政殿说书云据傅简公所言则崇政殿说书不始于
仁宗景祐元年矣岂中尝罢之而至是再建耶
   桑落酒
索郎酒者桑落河出美酒讹为索郎耳见郦元水经注皮日
休诗云分明不得同君赏尽日倾心羡索郎全无理意夲朝
高若讷后史补河中桑落坊有井每至桑落时取其寒暄得
所以井水酿酒甚佳乐天诗云桑落气薰珠翠暖柘枝声引管弦
卷四 第 2a 页
高桑落酒旧京人呼为桑郎盖语讹耳高说后出恐或未然也
   唐参军簿尉不免杖
陈正敏遁斋閒览言杜子美脱身簿尉中始与箠楚辞
韩退之判司卑官不堪说未免箠楚尘埃间杜牧之参
军与簿尉尘土惊劻勷一语不中治鞭笞身满疮谓唐
时参军簿尉有过不免受杖鲍彪谓详考杜韩所言捶
有罪者也牧之亦言惊见有罪者如此非身受杖也退
之江陵途中云栖身法曹掾何处事卑陬何况亲犴狱
卷四 第 2b 页
敲搒发奸偷此岂身受杖者耶然太平广记载李逊决
包尉臀杖十下及旧唐书于頔传頔为湖州刺史改苏
州追憾湖州旧尉封杖以计强决之则鲍论亦未当
   牙郎
刘贡父诗话谓今人谓驵侩为牙谓之互郎主互市事
也唐人书互作㸦似牙字因转为牙予考肃宗实录安
禄山为互市牙郎盗羊事然以㸦为牙唐已然矣画短
为㸦画长为牙
卷四 第 3a 页
   太宗鹞死怀中
唐书白居昜传献续虞人葴曰降及宋璟亦谏元宗温
颜听纳献替从容璟趋以出鹞死怀中余考刘禹锡佳
话及资治通鉴乃是太宗与魏郑公非宋璟也其说曰
太宗尝得佳鹞自臂之望见魏郑公来匿怀中公奏事
故久不已鹞死怀中
   花惊定
鲍彪谱论杜诗戏作花卿歌云花卿旧注名惊定新史
卷四 第 3b 页
无其人予考旧史崔光远传光远为成都尹及段子璋
反东川节度李奂败走投光远率将花惊定等讨平之
将士肆剽劫妇女有金银臂钏皆断腕取之光远不能
禁肃宗按其罪光远忧恚成疾上元二年十月卒高适
傅花惊定者勇将诛子璋大掠东蜀天子怒光远不能
戢军乃罢之以适代光远为成都尹惟新史不见花惊
定名字鲍彪不读旧史故耳
   绿沉
卷四 第 4a 页
赵德麟侯鲭录云沉事人多不知老杜云雨抛金锁甲
苔卧绿沉鎗又皮日休新竹诗云一架三百夲绿沉森
冥冥始知竹名矣鲍彪云宋元嘉起居注广州刺史韦
郎作绿沉屏风亦此物也然六典鼓吹工人之服亦有
绿沉不可晓也以上彪语余尝考其详北史隋文帝赐
大渊绿沉鎗甲兽文具装武库赋曰绿沉之鎗由是言
之盖鎗用绿沉饰之耳以此得名如弩称黄间则以黄
为饰鎗称绿沉则以绿为饰何以言之王羲之笔经云
卷四 第 4b 页
有人以绿沉漆竹管及镂管见遗藏之多年实可爱玩
讵必金宝雕琢然后为贵乎盖竹以色形似绿沉鎗而
得名耳皮日休引以为竹事而德麟专以为竹则非矣
使绿沉鎗专指为竹则金锁甲竟何物哉或者拟以为
铁益谬矣刘劭赵都赋曰其用器则六弓四弩绿沉黄
间堂溪鱼肠丁令角端广志亦云绿沉古弓名古乐府
结客少年场行云绿沉明月弦金络浮云辔此以绿沉
饰弓也如屏风工人之服此以绿沉饰器服也唐杨巨
卷四 第 5a 页
源上刘侍中诗云吟诗白羽扇校猎绿沉鎗
   杜诗字不同
顾陶所编杜诗有题云倦秋夜而今本止云倦夜内一
联云飞萤自照水宿鸟竞相呼今夲乃云暗飞萤自照
水宿鸟相呼虽一字不同便觉语胜于前又陶所编杜
田舍诗云杨柳枝枝弱枇杷对对香考今夲乃云榉柳
枝枝弱枇杷树树香榉扬二字不同榉字非也枇杷止
一物攑柳则二物矣然对对亦差胜树树也
卷四 第 5b 页
   管子韩退之书不同
韩退之书云稛载而往垂橐而归今考管子乃是垂橐
而入稛载而归二字不同未知孰是
   县令为令尹非
今人以县令为令尹非也春秋左传宣公十二年莫敖
为宰注宰令尹正义曰周礼六卿太宰为长遂以宰为
上卿之号楚臣令尹为长故从他国论之谓令尹为宰
楚国仍别有太宰之官但位任卑耳传称太宰伯州犁
卷四 第 6a 页
是也楚国名上卿为令尹者释诂云令善也释名云尹
正也言用善人正此官也楚官多以尹为名皆取其正
直也
   不借
孙少魏东皋录荆公诗匆明两不借榻净一籧篨古今
注云汉文履不借以视朝齐民要术云冬月令民作不
借不借草履也余考中华古今注云不借草履也以其
轻贱昜得故人人自有不假借也然则循名以考实其
卷四 第 6b 页
义可信及观杨雄方言乃云丝作者曰不借此又何耶
   天阙云卧
杜子美诗天阙象纬逼云卧衣裳冷薛梦符续注云山
谦之丹阳记曰太兴中议者皆言汉司徒许彧墓阙可
徙之王茂宏弗欲南望牛头山两峰曰天阙也岂烦改
作杜田正谬天阙谓龙门子美龙门诗注云龙门在洛
阳之南盖伊阙也杜又云王介甫谓天阙当作天阅盖
对云卧为亲切耳余考二家之说皆非是薛得其略杜
卷四 第 7a 页
则全失之余考南史梁何彻传尝云吾在齐朝欲陈三
事一者欲正郊丘二者欲更铸九鼎三者欲树双阙晋
世欲立阙丞相王导指牛头山曰此天阙也此则未明
立阙之意阙者为之象魏悬法其上盖杜诗夲误以魏
为纬且不记南史是致纷纷耳李太白赠徵君鸿诗云
云卧留丹壑天书降紫泥此以云卧对天书
   鳣鳝皆不得真
黄朝英缃素杂记云汉书杨震传曰有冠雀衔三鳣鱼
卷四 第 7b 页
飞集讲堂前注云冠音鹳即鹳雀也鳣音善其字假借
为鳣鲔之鳣俗因谓之鳣知然反按郭璞注尔雅鳣长
二丈又魏武四时食制云鳣鱼大如五斗奁长一丈馀
安有鹳雀能致一者况三头乎鳣又纯灰色无文章鳣
鱼长不过三尺大不过三指黄地黑文故都讲云蛇鳣
者卿大夫服之象也数三者法三台也续后汉及谢承
书亦述此事皆作鳝字孙卿云鱼鳖鳅鳣韩非说苑鳣
似蛇并作鳣字盖假鳣为鳝其来久矣杜少陵云敕厨
卷四 第 8a 页
惟一味求饱或三鳣又以平声押之恐误也以上皆朝
英语余按欧阳文忠公集古录汉杨震碑云圣汉龙兴
神祇降祉乃生于公又云穷神知变与圣同符鸿渐于
门群英云集又云贻我三鱼以彰懿德观此则称鳣称
鳝皆不得其真也
   淇竹
黄朝英缃素杂记云李济翁常论诗淇澳云菉竹猗猗
按陆玑草木疏称尔雅云菉竹王刍郭璞注云菉蓐草
卷四 第 8b 页
也今呼为鸱白脚草即菉蓐草也又尔雅云竹篇蓄篇
音扁注云似小梨赤茎莭好生道旁可食亦作筑音竹
韩诗作音笃亦云篇竹则明知非笋竹矣今为辞
赋皆引猗猗入竹事大误也当时谢庄竹赞云瞻彼中
唐绿竹猗猗便袭其谬殊乖理趣苟谢赞佳何不预文
选所以为昭明之弃也陆玑字从王旁非士衡余按舒
王新传解绿竹云虚而节直而和疑当时亦指萹竹而
云非笋竹也又任昉述异记云卫有淇园出竹在淇水
卷四 第 9a 页
之上诗云瞻彼淇澳菉竹猗猗是也又云尔何耶以上
皆朝英语余按史记河渠书河决瓠子武帝令群臣从
官自将军而下皆负薪寘决河是时东郡烧草以故薪
柴少而下淇园之竹以为楗天子既临决河悼功之不
成乃作歌曰云云河伯许兮薪不属薪不属兮卫人罪
烧萧条兮噫乎何以禦水颓林竹兮楗石菑宣房塞兮
万福来晋灼注云淇园卫之苑也多筱颜师古注曰颓
林竹者即上所说下淇园之竹以为楗也今观此则淇
卷四 第 9b 页
水之澳从来产竹故武帝下之以为楗歌亦云颓林竹
兮楗石菑则淇竹无可疑者故荆公传诗为是而朝英
所证为非也梁孝元帝竹诗亦云嶰谷管新抽淇园竹
复修
   腊
孔颖达解礼记月令腊先祖五祀引后汉蔡邕云夏曰
清祀殷曰嘉平周曰蜡秦曰腊按左传云虞不腊矣是
周亦有腊名矣前辈多以此遂指左传为后人所撰盖
卷四 第 10a 页
不深考之耳余考史记秦夲纪惠王十二年初腊及始
皇夲纪二十一年十二月更名腊曰嘉平先是其邑歌
曰神仙得者茅初成帝若学之腊嘉平父老具言此神
仙之谣歌劝帝求长生之术于是有寻仙之志因改腊
曰嘉平然则腊之名古有不始于秦矣蔡邕以殷曰嘉
平今秦既改之则疑殷之祭为腊而邕等错乱其名耳
不然秦自惠王以来用腊久矣何得名改哉按应劭风
俗通引礼传云夏曰嘉平殷曰清祀周曰大蜡汉改曰
卷四 第 10b 页
腊以是知腊祭之名起于三代废于始皇而兴于汉也
惟劭以嘉平为夏祭与蔡邕不同
   仪石铭非太宗所制
太宗皇帝所制仪石铭张唐卿外史梼杌载之甚详第
大宗皇帝摘其切于事情者四句诏刋之石非太宗皇
帝御制也
   李远诗异同
北梦琐言谓李远诗云人事干杯酒流年一局棋宣宗
卷四 第 11a 页
以非牧人之才不与郡守及观唐张固幽閒鼓吹乃云
宣宗坐朝令狐相荐李远知杭州上曰远诗长日惟消
一局棋岂可临郡哉二书所载事虽同而诗则异
   景钟
徽宗崇宁四年命铸景钟钟成诏翰林张康伯为之序
铭以为景大也九九之数兆于此有万不同之所宗也
其说如此盖景福可以言大王氏之意云耳而景钟则
不可也议者又谓大晟乐书黄帝有五钟一曰景钟景
卷四 第 11b 页
大也钟四方之声以象成厥功者其钟特大盖黄钟者
乐之所自出景钟者又黄钟之夲故景钟为乐之祖此
说亦非何者按管子五行篇有曰昔黄帝以其缓急作
五声以正五钟一曰青钟大音(注曰东/方钟名)二曰赤钟重心
三曰黄钟洗光四曰景钟昧其明五曰黑钟隐其常五
声既调然后作立五行以正天时五官以正人位人与
天调然后天地之美生审此则五钟皆以五方之色言
之景非大明矣景钟既是秋之一钟而议者又以为乐
卷四 第 12a 页
之所自出与夫为黄钟之夲皆不得其说者也予又按
士昏礼姆加景注曰景明衣也禅衣也禅音单陈祥道
曰景白也然则秋之色白则景钟者亦取色之白而非
大矣此可为据
   国玺
孔经父杂说记天子八宝其一曰受命宝所以修封禅
礼神祇也徐令玉玺记玉玺者传国宝也秦始皇取蓝
田玉刻而为之面文曰受命于天既寿永昌玺上隐起
卷四 第 12b 页
蟠龙文曰受天之命皇帝寿昌方四寸纽五龙盘秦灭
传汉历王莽为元后投之于地遂一角阙后传至石季
龙季龙磨其隐然之文又刻其傍为文曰天命石氏开
皇二年改为受命玺至唐末帝从珂携以自焚石晋再
作受命宝曰受天明命惟德允昌契丹入盗而取之至
周郭威更以玉作二玺其一曰皇帝承天命之宝二曰
皇帝神宝其文冯道书今所用乃郭威所作宝也以上
皆杂说所载余以为失窃尝究其本末盖秦玺自汉以
卷四 第 13a 页
来世世传受号称国玺自秦传汉汉末为王莽所篡莽
传更始刘盆子盆子传后汉董卓之乱孙坚得之井中
坚败袁术拘坚妻得之术败徐璆得之传与汉汉传魏
魏传晋晋传刘聪刘曜曜败为石季龙所得遣赵封送
于石勒考于传记各有付授之文及传至石氏而季龙
僣号自襄国迁邺反据雍洛石遵石鉴相继篡夺而祗
在襄国石闵杀胡人公侯卿校万馀人奔襄国而史言
玺在襄国惟慕容隽传有诘石闵使常炜云玺在襄国
卷四 第 13b 页
信否炜曰实在寡君谓在闵也及考石闵送晋玺乃皇
帝寿昌玺则闵玺非秦玺也以此考之石季龙之乱石
遵石鉴相篡夺遂失所在今孔氏杂说乃以为传至五
代唐末帝从珂携以自焚盖亦不善考者也
   王谢燕
近世小说尤可笑者莫如刘斧摭遗集所载乌衣传引
刘禹锡诗朱雀桥边野草花乌衣巷口夕阳斜旧时王
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遂以唐朝金陵人姓王名
卷四 第 14a 页
谢因海舶入燕子国其意以为乌衣为燕子国也其说
甚详殊不知王者王导等人也谢者谢鲲之徒也余按
世说诸王诸谢世居乌衣巷丹阳记曰乌衣之起吴时
乌衣营处所也江左初立琅琊诸王所居审此则名营
以乌衣盖军兵所衣之服因此得名摭遗之所引抑何
谬耶
   五世九世同居
王彦辅尘史载张翁朝议为予言潞州有一农夫五世
卷四 第 14b 页
同居太宗讨并州过其舍召其长讯之曰若何道而至
此耶其长对曰臣无他惟能忍耳此与唐张公艺事同
按唐书张公艺九世同居高宗有事太山临幸其居问
其夲末书忍字百馀以对天子为流涕
   辨麈史载张曲江燕翼无似
王彦辅麈史载刘梦得有读张曲江集诗其序略曰世
称曲江为相建言放臣不宜与善地今读其文自内职
牧始安有瘴疠之叹自退相守荆门有拘囚之思嗟夫
卷四 第 15a 页
身出于遐陬一失意而不能堪矧华人士族而必致丑
地然后快意哉议者以曲江识胡邹有反相羞凡器与
同列密启庭争虽古哲人不及而燕翼无似终为馁魂
岂忮心失恕阴谪最大虽二美莫赎耶故其诗云寂寞
昭阳殿魂归不见人按唐书张曲江有子拯而不见其
他子孙有朝请张君唐辅来守安州盖曲江人也自称
九龄十世孙皇祐间侬智高乱岭南朝廷推恩凡名举
人者悉官之无虑七百人唐辅在其中后稍迁至于牧
卷四 第 15b 页
守当途诸公往往以名相之后称荐之夫以梦得去曲
江才五六十年乃言燕翼无似岂知数百年后有十世
孙耶岂梦得困于迁谪有所激而言也是皆不可得而
知也以上皆王说余考唐书宰相世系表九龄之子拯
为右赞善大夫拯之子藏器为长水丞藏器之子敦庆
为袁州司仓参军敦庆之子景新景新之子涓为岭南
观察衙推弟郧为湖南盐铁判官涓之子浩为仁化令
浩之孙文嵩监东太仓自九龄至文嵩凡八代仕宦不
卷四 第 16a 页
绝而刘梦得乃以为燕翼无似终为馁魂何耶王彦辅
不考世系表以夲朝张唐辅为证益非矣
   杨文公论千字文之失
杨文公亿以千字文敕散骑常侍员外郎周兴嗣次韵
敕字乃梁字传写之误当时命令尚未称敕至唐显庆
中始云不经凤阁鸾台不得称敕敕之名始定于此余
按敕字从束书欲切从支普卜切敕音赤说者曰诫也
固也劳也理也书也急也故古文尚书敕天之命惟时
卷四 第 16b 页
惟几敕我五典五惇哉太史公论尧舜以君臣相敕惟是
几安皆用此㩽字而后世遂以敕代之其失夲于唐明
皇诏以𨽻楷易尚书古文学者不识古文自是而始故
宋景文公亦以为敕之义与徕同洛代切后世转敕以
为敕非是故予以为流俗之失如此蔡邕汉制度天子
下书有四其四曰诫㩽故南史周兴嗣列传亦云敕兴
嗣与陆倕各制寺碑则敕出天子亦云旧矣而杨文公
乃以千字文敕周兴嗣次韵敕字乃梁字传写之误当
卷四 第 17a 页
时命令尚未称敕至唐显庆中始云不经凤阁鸾台不
得称敕敕之名始定于此且兴嗣夲传已云敕兴嗣与
陆倕各制寺碑则何独疑于千字文之敕乎此文公一
失也唐刘祎之秉政得罪武后而后遣使俾其自裁祎
之自以秉政而未见敕故祎之自云不经凤阁鸾台何
谓之敕无不得称三字此文公二失也高宗上元诏曰
诏敕比用白纸多为虫蠹自今后皆用黄纸然则书敕
用黄纸上元时已有定旨兼是汉天子四书之一敕之
卷四 第 17b 页
名不定于显庆时又明矣此文公三失也故予以为先
儒之误者如此昔者孔子祭太山七十二家字皆不同
故亥二首六身韩子八么为公子夏辨三豕渡河因知
圣贤未始不留意于此学者其可忽诸予又按魏文侯
敕仓唐以鸡鸣时至
   刘禹锡误呼沈云卿诗为宋考功诗
黄朝英缃素杂记论刘禹锡嘉话谓宋考功诗有马上
逄寒食春来不见饧以为饧字有来处取毛诗郑笺说
卷四 第 18a 页
吹箫卖饧之义朝英谓尝见沈云卿咏驩州不作寒食
诗亦云海外无寒食春来不见饧洛阳新甲子何日是
清明二诗相类恨不见宋考功全篇予见考功全篇盖
考功未尝使饧字而禹锡误呼云卿诗为考功所作尔
之问诗题是途中寒食云马上逄寒食途中属暮春可
怜江浦望不见洛阳人佺期诗题乃是岭表逄寒食云
岭外逄寒食春来不见饧洛阳新甲子何日是清明则
知使饧字者佺期所作况二韵不同春与人在十七真
卷四 第 18b 页
饧与明在十二庚题目亦异原其所以禹锡误道其名

   招提兰若
高僧传曰汉明帝于城门外立精舍以处摩腾即白马
寺是也名曰白马者相传天竺国有伽蓝名招提其处
大富有恶国王利其财将毁之有一白马绕塔悲鸣即
停毁自后改招提为白马诸处各取此名焉按此则招提
名寺亦已久矣僧史云后魏太武皇帝始光元年创立
卷四 第 19a 页
伽蓝为招提之号隋大业中改天下寺为道场至唐复
为寺然宋元嘉之间招提寺其名尚存何以见之盖褚
彦回薨褚澄以钱一万一千就招提寺赎高帝所赐彦
回白貉坐褥则招提名寺亦袭明帝之事缃素杂记尝
论招提以谓官赐额者为寺私造者为招提兰若引唐
会昌五年七月上都东都两处各留二寺节度等州各
一寺八月毁招提兰若四万馀区及引元和二年薛平
奏请赐中条山兰若额为太和寺为证如杜牧南亭记
卷四 第 19b 页
所谓山台野邑予尝以为此论未然盖招提兰若之号
自明帝以来天下之寺皆曰招提兰若无别名也故至
唐始复为寺而国自立寺名以赐之未及赐者尚仍旧
名故曰毁招提兰若四万馀区皆未尝有公私之异
   笔谈清话载庞庄敏梁适事是非
笔谈载景祐中审刑县断狱有使臣何次公具狱方进
呈上问名次公者何义主判官不能对庞庄敏为详议
官越次对曰汉黄霸字次公上颔之异日复进谳上曰
卷四 第 20a 页
前时姓庞者何故不来知院对任满已出外官上遽令
与在京差遣俄擢三司判官庆历中遂入相予考玉壶
清话因知非庄敏乃梁适也清话云梁适随判院卢南
金上殿按中有名次公者仁宗因问名次公何义南金
以明法不能对适曰汉黄霸字次公上曰卿是何人曰
详议官梁适又问那个梁家曰祖颢父固俱中甲科上
曰怪卿面貌酷似梁固他日适奏曰臣父祖顷事太宗
真宗不知陛下何以知之上曰天章阁有名臣头子朕
卷四 第 20b 页
观之甚熟适后除记注知制诰至翰林学士除目皆自
御批不十年至台辅二家所说为不同然以予观之庄
敏所见知于仁宗不专乎此以清话所载梁适为是而
笔谈为非可也
   宁馨儿
唐张谓诗家无阿堵物门有宁馨儿以宁为去声刘梦
得赠日夲僧智藏诗云为问中华学道者几人雄猛得
宁馨以宁为平声盖王衍传曰何物老妪生宁馨儿山
卷四 第 21a 页
涛叱王衍语也又南史宋王太后疾笃使呼废帝帝曰
病人间多鬼那可往大后怒谓侍者取刀来剖我腹那
得生此宁馨儿按二说知晋宋间以宁馨儿为不佳也
故山涛王太后皆以此为诋叱岂非以儿为非馨香者
耶虽平去两声皆可通用然张刘二诗义则乖矣东坡
亦作仄声平山台诗云六朝文物馀邱垄空使奸雄笑
宁馨
   纪闻非温公所为
卷四 第 21b 页
司马公纪闻载进士叶适试补监生第一王介甫爱其
所对策布衣徐禧得洪州进士黄雍所著书窃其语上
书褒美新法介甫亦赏其言皆奏除官令于中书习学
检正及介甫出知金陵吉甫荐二人皆安石素所器重
上召见适奏对不称旨徐禧无学术而口辨扬眉奋髯
足以动人意人或问以古事禧对此非臣所学臣所学
云云其说皆雍语也而蔡承禧收得雍草封上之承禧
又言禧母及妻皆非良家又言禧前居父丧而博为吏
卷四 第 22a 页
所捕因亡命诣阙上书纪闻以此事得于王熙温公著
纪闻多得于人言则有毁者或失其真之说是非特未
定也或者又以纪闻非公所为然后人不能不致疑于
其间最后予读东坡悼徐德占诗其序云余初不识德
占但闻其初为惠卿所荐以处士用元礼五年三月偶
以事至蕲水德占闻余在传舍惠然见访与之语有过
人者是岁十月闻其遇祸作诗吊之云美人种松柏欲
使低荫门栽培虽易长流恶病其根哀哉岁寒姿肮脏
卷四 第 22b 页
谁与论竟为明所误不免刀斧痕一遭儿女污始觉山
林尊从来觅栋梁未免傍篱藩南山隔秦岭千树龙蛇
奔大厦若果倾万牛何足言不然老岩壑合抱枝生孙
死者不可悔吾将遗后昆乃知纪闻所传不足信
   空梁落燕泥
唐刘餗隋唐嘉话载隋炀帝为燕歌行群臣皆以为莫
及王胄独不下帝因此被害帝诵其句云庭草无人随
意绿能复道耶又唐潘远纪闻载隋炀帝作诗有押泥
卷四 第 23a 页
字者群臣皆以为难和薛道衡后至诗成有空梁落燕
泥之句帝恶其出已上因事诛之临刑问复能道得空
梁落燕泥否予考二事相似然小说可信者少及观五
代韦縠所编唐贤才调集诗其中载刘长卿一诗别宕
子怨凡十韵有一联云暗牖悬蛛网空梁落燕泥与潘
远所载道衡诗无异何耶以隋书考之炀帝嗣位道衡
自襄州总管转潘州刺史岁馀上表求致仕帝许以秘
书监待之道衡既至上高祖颂帝览之不悦拜司𨽻大
卷四 第 23b 页
夫将置之罪道衡不悟遂因议新令事付执法勘之帝
令自尽宪司缢杀之然则道衡贻怒炀帝因献颂所致
况又才调集以为长卿诗远说甚可疑也又据道衡集
亦有此但名为昔昔盐当是道衡自作不缘和韵耳
   林藻欧阳詹相继登第
黄朝英缃素杂记云唐书欧阳詹传云闽越地肥衍有
山泉禽鱼虽能通文书吏事不肯仕宦及常衮罢宰相
为观察使始择县乡秀民能文词者与为宾主礼故其
卷四 第 24a 页
俗稍相劝仕初詹与罗山甫同隐潘湖往见衮衮奇之
辞归泛舟饮饯与韩愈李观李绛崔群王涯冯宿庾承
宣联第皆天下选时称龙虎榜闽人第进士自詹始朝
英按黄璞撰闽川名士传云江夏子田阅林蕴泉山铭
叙则谓闽川贞元以前未有文进者也因廉使李郕公
锜兴起庠序请独孤尚书为记中有辞云缦胡之缨化
为青衿其兄藻与其友欧阳詹睹此耿耿不怡十年遂
相与为誓志求名继登上第是言进士及第始于林藻
卷四 第 24b 页
也泉山铭叙又云尔何耶以上皆朝英说予家有唐赵
傪撰唐登科记尝试考之德宗贞元七年是岁辛未刑
部杜黄裳知贡举所取三十人尹枢为首林藻第十一
人是榜其后为宰相者四人令狐楚窦楚皇甫镈萧俛
赋题珠还合浦诗题青云干吕次举贞元八年是岁壬
申兵部侍郎陆贽知贡举所取二十三人贾棱为首欧
阳詹第二人是榜其后为宰相者三人王涯李绛崔群
赋题明水诗题御沟新柳然则林藻是贞元七年及第
卷四 第 25a 页
欧阳詹是贞元八年及第明矣泉山铭序云二人相继
登上第可谓得实
   闽人登第不自林藻始
唐人以闽人第进士自欧阳詹始予尝以唐登科记考
之贞元七年林藻登第贞元八年詹始登第二人皆闽
人乃知闽人第进士始于藻已具前说矣予又读唐摭
言云神龙二年闽人薛令之登第开元中为东宫侍读
时官僚清淡以诗题于公署略曰盘中何所有苜蓿长
卷四 第 25b 页
阑干云云上因幸东宫览之索笔判之曰若嫌松桂寒
任逐桑榆暖令之因此谢病东归案神龙二年乃唐中
宗时然则闽人第进士不惟不始于詹亦不始于藻当
以薛令之为始闽川名士传所载与摭言同唯唐登科
记神龙元年第五十四人有薛全之令全两字不同兼
二年与元年亦不同当以登科记为是
   辨杜子美诗
杜诗青青竹笋迎船出日日江鱼入馔来韩子苍云旧
卷四 第 26a 页
本日乃白字也予读杜放船诗云青惜峰峦过黄知橘
柚来乃知子苍之言可信然或者云此诗乃送王十三
判官扶侍还黔中故用孟宗泣笋姜诗跃鲤事后汉列
女传姜诗并妻庞氏并至孝母好饮江水嗜鱼鲙云云
每旦辄出双鲤常以供母膳其言每旦则日日之意在
焉故姑存之以俟博识者
   老拳
唐刘梦得尝读杜子美义鹘行巨颡拆老拳疑老拳无
卷四 第 26b 页
据及读石勒传勒语李阳曰孤往日厌卿老拳卿亦饱
孤毒手乃叹服之予按五代史梁太祖读李袭吉为晋
王所为通和书云毒手尊拳相交于暮夜金戈铁甲蹂
践于明时叹曰李公僻处一隅有士如此使吾得之傅
虎以翼也以石勒传考之尊拳当作老拳非指刘伶尊
拳也
   铸钱
王观国学林新编云唐三百年皆铸开元通宝无怪乎
卷四 第 27a 页
此钱之多至五代有天祐天福唐国等钱而本朝专以
年号铸钱然宋通元宝皇宋元宝非年号者宋通乃开
宝时所铸皇宋乃宝元时所铸盖钱文不可用二宝字
故变其文也以上皆王说予考后魏孝庄时用钱稍薄
高道穆曰论今据古宜改铸大钱又载年号以记其始
然则以年号铸钱久矣王说非也
   无恙
高承事物纪原论无恙云苏氏演义曰时人以无忧疾
卷四 第 27b 页
谓之无恙神异经云北方大荒中有兽食人咋人则病
罹人则疾名曰㺊㺊恙也常近人村落入人屋室皆患
之黄帝杀之由是北方人得无忧疾谓之无恙此乃始
也以上皆高承说予按颜师古破应仲远风俗通曰上
古之时草居露宿恙噬人虫也善食人心人患苦之必
相问云无恙尔雅云恙忧也楚辞九辨曰还及君之无
恙此言及君之无忧汉元帝诏贡禹云今生有恙何至
不已乃上疏乞骸骨此言病何忧不差而乞骸骨岂如
卷四 第 28a 页
被虫食心耶凡言无恙谓无忧耳战国策齐威后问使
者曰岁亦无恙耶民亦无恙耶说苑魏文侯语仓唐曰
击无恙乎又曰子之君无恙乎聘礼亦曰公问君宾对
公再拜郑注曰拜其无恙
   子规
鲍彪少陵诗谱论引陈正敏曰飞鸟之族所在名呼不
同有所谓脱了布裤东坡云北人呼为布榖误矣此鸟
昼夜鸣土人云不能自营巢寄巢生子细详其声乃是
卷四 第 28b 页
云不如归去此正所谓子规也今人往往认杜鹃为子
规杜鹃一名杜宇子美亦言其寄巢生子此盖禽鸟性
有相类者柳子厚作永州游山诗云多秭归之禽然秭
归又是蜀中地名疑其地多此禽也以上皆鲍说予按
史记历书曰昔自在古历建正作于孟春于时冰泮发
蛰百草奋兴秭鴂先滜注徐广曰秭音姊鴂音规子规
鸟也一名鷤䳏乃知子厚以子规作秭归不为无所本
矣郦道元水经注引袁崧曰楚屈原有贤姊闻原放逐
卷四 第 29a 页
亦来归喻令自宽全乡人冀其见从因名秭归县北有
原故宅宅之东北有女须庙𢷬衣石犹存秭与姊同然
则县之得名秭归政以屈原而鲍以为因禽得名非也
然晋志建平郡有秭归县注云故子国
   仲舒策之误
西汉董仲舒传对策曰曾子曰尊其所闻则高明矣行
其所知则光大矣高明光大不在乎他在乎加之意而
己愿陛下因用所闻设诚于内而致行之则三王何异
卷四 第 29b 页
哉予按曾子书疾病篇曰言不远身言之主也行不远
身行之本也言有主行有本谓之有闻君子尊其所闻
则高明矣行其所闻则广大矣高明广大不在乎他在
乎加之至而已然则既称高而以明继之矣岂可以复
言光耶兼本书首尾一以闻为主知字非是虽仲舒策
亦称因用所闻以结之则知字其误尤分明如一称加
之意与至字不同不计利害惟知字光字于义不可也
曾子书不显于世故董策无有知其误者不可不辨也
卷四 第 30a 页
   土偶人与桃梗相语
战国策孟尝君将入秦止者千数而弗听苏秦欲止之
孟尝君曰人事者吾已尽知之矣吾所未闻者独鬼事
耳苏秦曰臣之来也固不敢言人事也固且以鬼事见
君孟尝君见之谓孟尝君曰今者臣来过于淄上有土
偶人与桃梗相与语桃梗谓土偶人曰子西岑之土也
埏子以为人至岁八月降雨下淄水至则汝残矣土偶
人曰不然吾西岑之土也土则复西岑耳今子东国之
卷四 第 30b 页
桃梗也刻削子以为人降雨下淄水至流子而去则子
漂漂者将何如耳今秦四塞之国譬若虎口而君入之
则臣不知君所出矣孟尝君乃止又战国策苏秦说李
兑曰愿见于前口道天下之事李兑曰先生以鬼之言
见我则可若以人事兑尽知之矣苏秦对曰臣固以鬼
之言见君非以人之言也李兑见之苏秦曰今日臣之
来也暮后郭门藉席无所得寄宿人田中旁有大丛夜
半土梗与木梗斗曰汝不如我我者乃土也使我逢疾
卷四 第 31a 页
风淋雨坏沮乃复归土今汝非木之根则木之枝耳汝
逢疾风淋雨漂入漳河东流至海泛滥无所止臣窃以
为土梗胜也云云按二事俱载战国策俱以为苏秦以
予考之刘向学博而无统记乱而不专是以若此之驳
也方苏秦为纵时乃齐宣王在位孟尝君为相时乃齐
湣王在位湣王乃宣王子秦不及见湣王审矣安有说
孟尝君之事乎以此言之前说之妄可知矣按史记孟
尝君将入秦宾客莫欲其行谏不听苏代谓曰今旦代
卷四 第 31b 页
从外来见木偶人与土偶人相与语木偶人曰天雨子
将败矣土偶人曰我生于土败则归土今天雨流子而
行未知所止息也今秦虎狼之国也而君欲往如有不
得还君得为土偶人所笑乎孟尝君乃止以此知说孟
尝君者苏代也非秦也代袭秦说李兑之辞耳刘向失
于卤莽故也
   喻氏姓
芸阁姓苑云喻氏出汝南其先帝颛顼之苗裔周文王
卷四 第 32a 页
之胤绪左传郑公子渝弥为周司徒后立别族为渝氏
历秦汉至景帝皇后讳志字阿渝中元二年避讳改水
为口因为喻氏元和姓纂云喻见姓苑亦音树南昌姓
苑云南昌有喻氏东晋有喻归撰西河记三卷予按南
史陈庆之传云梁世寒门达者唯庆之与俞乐乐初为
武帝左右帝谓曰俞氏无先贤世人云俞贱非君子所
宜改姓喻乐曰当令姓自于臣然乐竟不知中元二年
避讳改喻耶
卷四 第 32b 页
   蔡字有四义
王观国学林新编辨蔡字有四义大蔡龟名也蔡叔国
名也左传昭公元年周公杀管叔而蔡蔡叔杜预曰蔡
放也禹贡曰二百里蔡孔安国曰蔡法也予按孔颖达
曰周公杀管叔而蔡蔡叔蔡字字耳𨽻书改作遂失
本体说文曰散之也从米杀声然则字杀下米也
为放散之义故训为放也后世字不可识写者转
而为蔡字至重为两蔡字以读之故音为素葛切尚书
卷四 第 33a 页
蔡仲之命云周公乃致辟管叔于啇囚蔡叔于郭邻孔
安国云囚谓制其出入郭邻中国之外地名是放蔡叔
之地然则王观国之见雷同以为蔡不可不辨也
   介鸡
王观国学林新编曰春秋昭公二十五年左氏传季郈
之鸡斗季氏介其鸡郈氏为之金距杜预注曰𢷬芥子
播其羽或曰以胶沙播之为介鸡观国按史记鲁世家
曰季氏与郈氏斗鸡季氏芥鸡羽郈氏金距司马迁改
卷四 第 33b 页
介为芥而杜预用其说以训左传尔观国案介与芥不
相通用介者介胄之介也其介鸡者为甲以蔽鸡之臆
则可以禦彼之金距矣司马迁误改介为芥而杜预循
其误既自以为疑又增胶沙之说夫以胶夹沙而播其
羽是自累也又乌能胜彼鸡以上皆王说予按杜预以
介为芥盖用司马迁之说贾逵亦尝取此说至于以胶
沙播羽则孔颖达以为以胶涂鸡之足爪然后以沙糁
之令其涩得伤彼鸡也然其说皆非是予按高诱注吕
卷四 第 34a 页
氏春秋云铠著鸡头郑众曰介甲也为鸡著甲盖鸡之
斗所伤者头以铠介著之是矣而观国谓为甲以蔽鸡
之臆盖不知高诱之注及不知物理夫鸡之斗其利害
不在于臆也兼亦不见郑注
   精舍
王观国学林新编曰晋书孝武帝初奉佛法立精舍于
殿内引沙门居之因此世俗谓佛寺为精舍观国按古
之儒者教授生徒其所居皆谓之精舍故后汉包咸传
卷四 第 34b 页
曰咸住东海立精舍讲授又刘淑传曰隐居立精舍讲
授又檀敷传曰立精舍教授又姜肱传曰盗就精庐求
见注曰精庐即精舍也以此观之精舍本为儒士设至
晋孝武立精舍以居沙门亦谓之精舍非有儒释之别
也以上皆王说予按三国志注引江表传曰于吉来吴
立精舍烧香读道书制作符水以疗病然则晋武以前
道士亦立精舍矣
 能改斋漫录卷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