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卫公问对-唐-李靖卷中

卷中 第 1a 页
钦定四库全书
 李卫公问对卷中
太宗幸灵州回召靖赐坐曰朕命道宗及阿史那社尔
等讨薛延陀而铁勒诸部乞置汉官朕皆从其请延陀
西走恐为后患故遣李绩讨之今北荒悉平然诸部番
汉杂处以何道经久使得两全安之靖曰陛下敕自突
厥至回纥部落凡置驿六十六处以通斥堠斯已得策
矣然臣愚以谓汉戌宜自为一法番落宜自为一法教
卷中 第 1b 页
习各异勿使混同或遇寇至则密敕主将临时变号易
服出奇击之太宗曰何道也靖曰此所谓多方以误之
之术也番而示之汉汉而示之番彼不知番汉之别则
莫能测我攻守之计矣善用兵者先为不可测则敌乖
其所之也太宗曰正合朕意卿可密教边将只以此番
汉便见奇正之法矣靖再拜曰圣虑天纵闻一知十臣
安能极其说哉
太宗曰诸葛亮言有制之兵无能之将不可败也无制
卷中 第 2a 页
之兵有能之将不可胜也朕疑此谈非极致之论靖曰
武侯有所激而云尔臣按孙子有曰教道不明吏卒无
常陈兵纵横曰乱自古乱军引胜不可胜纪夫教道不
明者言教阅无古法也吏卒无常者言将臣权任无久
职也乱军引胜者言已自溃败非敌胜之也是以武侯
言兵卒有制虽庸将难败若兵卒自乱虽贤将危之又
何疑焉太宗曰教阅之法信不可忽靖曰教得其道则
士乐为用教不得法虽朝督暮责无益于事矣臣所以
卷中 第 2b 页
区区古制皆纂以图者庶乎成有制之兵也太宗曰卿
为我择古阵法悉图以上
太宗曰番兵惟劲马奔冲此奇兵欤汉兵惟强弩犄角
此正兵欤靖曰按孙子云善用兵者求之于势不责于
人故能择人而任势夫所谓择人者各随番汉所长而
战也番长于马马利乎速斗汉长于弩弩利乎缓战此
自然各任其势也然非奇正所分臣前曾述番汉必变
号易服者奇正相生之法也马亦有正弩亦有奇何常
卷中 第 3a 页
之有哉太宗曰卿更细言其术靖曰先形之使敌从之
是其术也太宗曰朕悟之矣孙子曰形兵之极至于无
形又曰因形以措胜于众众不能知其此之谓乎靖再
拜曰深乎陛下圣虑已思过半矣
太宗曰近契丹奚皆内属置松漠饶乐二都督统于安
北都护朕用薛万彻如何靖曰万彻不如阿史那社尔
及执失思力契苾何力此皆番臣之知兵者也臣尝与
之言松漠饶乐山川道路番情逆顺远至于西域部落
卷中 第 3b 页
十数种历历可信臣教之以阵法无不点头服义望陛
下任之勿疑若万彻则勇而无谋难以独任太宗笑曰
番人皆为卿役使古人云以蛮夷攻蛮夷中国之势也
卿得之矣
太宗曰朕观诸兵书无出孙武孙武十三篇无出虚实
夫用兵识虚实之势则无不胜焉今诸将中但能言备
实击虚及其临敌则鲜识虚实者盖不能致人而反为
敌所致故也如何卿悉为诸将言其要靖曰先教之以
卷中 第 4a 页
奇正相变之术然后语之以虚实之形可也诸将多不
知以奇为正以正为奇且安识虚是实实是虚哉太宗
曰策之而知得失之计作之而知动静之理形之而知
死生之地角之而知有馀不足之处此则奇正在我虚
实在敌欤靖曰奇正者所以致敌之虚实也敌实则我
必以正敌虚则我必以奇苟将不知奇正则虽知敌虚
实安能致之哉臣奉诏但教诸将以奇正然后虚实自
知焉太宗曰以奇为正者敌意其奇则吾正击之以正
卷中 第 4b 页
为奇者敌意其正则吾奇击之使敌势常虚我势常实
当以此法授诸将使易晓耳靖曰千章万句不出乎致
人而不致于人而已臣当以此教诸将
太宗曰朕置瑶池都督以𨽻安西都护番汉之兵如何
处置靖曰天之生人本无番汉之别然地远荒漠必以
射猎为生由此常习战斗若我恩信抚之衣食周之则
皆汉人矣陛下置此都护臣请收汉戍卒处之内地减
省粮馈兵家所谓治力之法也但择汉吏有熟番情者
卷中 第 5a 页
散守保障此足以经久或遇有警则汉卒出焉太宗曰
孙子所言治力如何靖曰以近待远以佚待劳以饱待
饥此略言其槩耳善用兵者推此三义而有六焉以诱
待来以静待躁以重待轻以严待懈以治待乱以守待
攻反是则力有弗逮非治力之术安能临兵哉太宗曰
今人习孙子者但诵空文鲜克推广其义治力之法宜
遍告诸将
太宗曰旧将老卒凋零殆尽诸军新置不经阵敌今教
卷中 第 5b 页
以何道为要靖曰臣尝教士分为三等必先结伍法伍
法既成授之军校此一等也军校之法以一为十以十
为百此一等也授之裨将裨将乃总诸校之队聚为阵
图此一等也大将察此三等之教于是大阅稽考制度
分别奇正誓众行罚陛下临高观之无施不可太宗曰
伍法有数家孰者为要靖曰臣按春秋左氏传云先偏
后伍又司马法曰五人为伍尉缭子有束伍令汉制有
尺籍伍符后世符籍以纸为之于是失其制矣臣酌其
卷中 第 6a 页
法自五人而变为二十五人自二十五人而变为七十
五人此则步卒七十二人甲士三人之制也舍车用骑
则二十五人当八马此则五兵五当之制也是则诸家
兵法惟伍法为要小列之五人大列之二十五人参列
之七十五人又五参其数得三百七十五人三百人为
正六十人为奇此则百五十人为分二正而三十人分
为二奇盖左右等也穰苴所谓五人为伍十伍为队至
今因之此其要也
卷中 第 6b 页
太宗曰朕与李绩论兵法多同卿说但绩不究出处尔
卿所制六花阵法出何术乎靖曰臣所制本诸葛亮八阵
法也大阵包小阵大营包小营隅落钩连曲折相对古
制如此臣为图因之故外画之方内环之圆是成六花
俗为号尔太宗曰内圆外方何谓也靖曰方生于步圆
生于奇方所以矩其步圆所以缀其旋是以步数定于
地行缀应于天步定缀齐则变化不乱八阵为六武侯
之旧法焉
卷中 第 7a 页
太宗曰画方以见步点圆以见兵步教足法兵教手法
手足便利思过半乎靖曰吴起云绝而不离却而不散
此步法也教士犹布棋于盘若无画路棋安用之孙子
曰地生度度生量量生数数生称称生胜胜兵若以镒称铢败
兵若以铢称镒皆起于度量方圆也太宗曰深乎孙武
之言不度地之远近形之广狭则何以制其节乎靖曰
庸将罕能知其节者也善战者其势险其节短势如彍
弩节如𤼵机臣修其术凡立队相去各十步驻队去师
卷中 第 7b 页
队二十步每隔一队立一战队前进以五十步为节角
一声诸队皆散立不过十步之内至第四角声笼鎗跪
坐于是鼓之三呼三击三十步至五十步以制敌之变
马军从背出亦以五十步临时节止前正后奇观敌何
如再鼓之则前奇后正复邀敌来伺隙捣虚此六花大
率皆然也
太宗曰曹公新书云作阵对敌必先立表引兵就表而
阵一部受敌馀步不进救者斩此何术乎靖曰临敌立
卷中 第 8a 页
表非也此但教战时法耳古人善用兵者教正不教奇
驱众若驱群羊与之进与之退不知所之也曹公骄而
好胜当时诸将奉新书者莫敢攻其短且临敌立表无
乃晚乎臣窃观陛下所制破阵乐舞前出四表后缀八
幡左右折旋趋步金鼓各有其节此即八阵图四头八
尾之制也人间但见乐舞之盛岂有知军容如斯焉太
宗曰昔汉高帝定天下歌云安得猛士兮守四方盖兵
法可以意授不可以语传朕为破阵乐舞惟卿已晓其
卷中 第 8b 页
表矣后世其知我不苟作也
太宗曰方色五旗为正乎幡麾折冲为奇乎分合为变
其队数曷为得宜靖曰臣参用古法凡三队合则旗相
倚而不交五队合则两旗交十队合则五旗交吹角开
五交之旗则一复散而为十开二交之旗则一复散而
为五开相倚不交之旗则一复散而为三兵散则以合
为奇合则以散为奇三令五甲三散三合复归于正四
头八尾乃可教焉此队法所宜也太宗称善
卷中 第 9a 页
太宗曰曹公有战骑陷骑游骑今马军何等比乎靖曰
臣按新书云战骑居前陷骑居中游骑居后如此则是
各立名号分为三类尔大抵骑队八马当车徒二十四
人二十四骑当车徒七十二人此古制也车徒当教以
正骑队当教以奇据曹公前后及中分为三覆不言两
厢举一端言也后人不晓三覆之义则战骑必前于陷
骑游骑如何使用臣熟用此法回军转阵则游骑当前
战骑当后陷骑临变而分皆曹公之术也太宗笑曰多
卷中 第 9b 页
少人为曹公所惑
太宗曰车步骑三者一法也其用在人乎靖曰臣按春
秋鱼丽阵先遍后伍此则车步无骑谓之左右拒言拒
禦而已非取出奇制胜也晋荀吴伐狄舍车而行此则骑
多为便惟务奇胜非拒禦而已臣均其术一马当三人
车步称之混为一法用之在人敌安知吾车果何出骑
果何来徒果何从哉或潜九地或动九天其知如神惟
陛下有焉臣何足以知之
卷中 第 10a 页
太宗曰太公书云地方六百步或六十步表十二辰其
术如何靖曰画地方一千二百步开方之形也每部占
地二十步之方横以五步立一人纵以四步立一人凡
二千五百人分五方空地四处所谓阵间容阵者也武
王伐纣虎贲各掌三千人每阵六千人共三万之众此
太公画地之法也太宗曰卿六花阵画地几何靖曰大
阅地方千二百步者其义六阵各占地四百步分为东
西两厢空地一千二百步为教战之所臣尝教士三万
卷中 第 10b 页
每阵五千人以其一为营法五为方圆曲直锐之形每
阵五变凡二十五变而止太宗曰五行阵如何靖曰本
因五方色立此名方圆曲直锐实因地形使然凡军不
素习此五者安可以临敌乎兵诡道也故强名五行焉
文之以术数相生相剋之义其实兵形象水因地制流
此其旨也
太宗曰李绩言牝牡方圆伏兵法古有是否靖曰牝牡
之法出于俗传其实阴阳二义而已臣按范蠡云后则
卷中 第 11a 页
用阴先则用阳尽敌阳节盈吾阴节而夺之此兵家阴
阳之妙也范蠡又云设右为牝益左为牡早晏以顺天
道此则左右早晏临时不同在乎奇正之变者也左右
者人之阴阳早晏者天之阴阳奇正者天人相变之阴
阳若执而不变则阴阳俱废如何守牝牡之形而已故
形之者以奇示敌非吾正也胜之者以正击敌非吾奇
也此谓奇正相变兵伏者不止山谷草木伏藏所以为
伏也其正如山其奇如雷敌虽对面莫测吾奇正所在
卷中 第 11b 页
至此夫何形之有哉
太宗曰四兽之阵又以商羽徵角象之何道也靖曰诡
道也太宗曰可废乎靖曰存之所以能废之也若废而
不用诡愈甚焉太宗曰何谓也靖曰假之以四兽之阵
及天地风云之号又加商金羽水徵火角木之配此皆
兵家自古诡道存之则馀诡不复增矣废之则使贪使
愚之术从何而施哉太宗良久曰卿宜秘之无泄于外
 李卫公问对卷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