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论-汉-徐干卷二

卷二 第 1a 页
徐干中论卷之下 四明薛晨子熙校正
 考伪第十一
仲尼之没于今数百年矣其间圣人不作
唐虞之法微三代之教息大道陵迟人伦
之中不定于是惑世盗名之徒因夫民之
离圣教日久也生邪端造异术假先王之
遗训以缘饰之文同而实违貌合而情远
自谓得圣人之真也各兼说特论诬谣一
卷二 第 1b 页
世之人诱以伪成之名惧以虚至之谤使
人憧憧乎得亡惙惙而不定丧其故性而
不自知其迷也咸相与祖述其业而宠狎
之斯术之于斯民也犹内关之疾也非有
痛痒烦苛于身情志慧然不觉疾之巳深
也然而期日既至则血气暴竭故内关之
疾疾之中夭而扁鹊之所甚恶也以卢医
不能别而遘之者不能攻也昔杨朱墨翟
卷二 第 2a 页
申不害韩非田骈公孙龙汨乱乎先王之
道诪张乎战国之世然非人伦之大患也
何者术异乎圣人者易辨而从之者不多
也今为名者之异乎圣人也微视之难见
世莫之非也听之难闻世莫之举也何则
勤远以自旌托之乎疾固广求以合众托
之乎仁爱枉直以取举托之乎随时屈道
以弭谤托之乎畏爱多识流俗之故粗诵
卷二 第 2b 页
诗书之文托之乎博文饰非而言好无伦
而辞察托之乎通理居必人才游必帝都
托之乎观风然而好变易姓名求之难获
托之乎能静卑屈其体辑柔其颜托之乎
煴恭然而时有距绝击断严厉托之乎独
立奖育童蒙训之以巳术托之乎勤诲金
玉自待以神其言托之乎说道其大抵也
苟可以收名而不必获实则不去也可以
卷二 第 3a 页
获实而不必收名则不居也汲汲乎常惧
当时之不我尊也皇皇尔又惧来世之不
我尚也心疾乎内形劳于外然其智调足
以将之便巧足以庄之称托比类足以充
之文辞声气足以饰之是以欲而如让躁
而如静幽而如明跛而如正考其所由来
则非尧舜之律也核其所自出又非仲尼
之门也其回遹而不度穷涸而无源不可
卷二 第 3b 页
经方致远甄物成化斯乃巧人之雄也而
伪夫之杰也然中才之徒咸拜手而赞之
扬声以和之被死而后论其遗烈(被害而/犹恨巳)
不逮悲夫人之陷溺盖如此乎孔子曰不
患人之不已知者虽语我曰吾为善吾不
信之矣何者以其泉不自中涌而注之者
从外来也苟如此则处道之心不明而执
义之意不著虽依先王称诗书将何益哉
卷二 第 4a 页
以此毒天下之民莫不离本趣末事以伪
成纷纷扰扰驰骛不巳其流于世也至于
父盗子名兄窃弟誉骨肉相诒朋友相诈
此大乱之道也故求名者圣人至禁也昔
卫公孟多行无礼取憎于国人齐豹杀之
以为名春秋书之曰盗其传曰是故君子
动则思礼行则思义不为利回不为义疚
或求名而不得或欲盖而名章惩不义也
卷二 第 4b 页
齐豹为卫司寇守嗣大夫作而不义其书
为盗邾庶其莒牟夷邾黑肱以土地出求
食而巳不求其名贱而必书此二物者所
以惩肆而去贪也若艰难其身以险危大
人而有名章彻攻难之士将奔走之若窃
邑叛君以徼大利而无名贪冒之民将寘
力焉是以春秋书齐豹曰盗三叛人名以
惩不义数恶无礼其善志也问者曰齐豹
卷二 第 5a 页
之杀人以为巳名故仲尼恶而盗之今为
名者岂有杀之罪耶曰春秋之中其杀人
者不为少然而不盗不巳圣人之善恶也
必权轻重数众寡以定之夫为名者使真
伪相冒是非易位而民有所化此邦家之
大灾也杀人者一人之害也安可相比也
然则何取于杀人者以书盗乎荀卿亦曰
盗名不如盗货乡愿亦无杀人之罪也而
卷二 第 5b 页
仲尼恶之何也以其乱德也今伪名者之
乱德也岂徒乡愿之谓乎万事杂错变数
滋生乱德之道固非一端而巳书曰静言
庸违象恭滔天皆乱德之类也春秋外传
曰奸仁为佻奸礼为羞奸勇为贼夫仁礼
勇道之美者也然行之不以其正则不免
乎大恶故君子之于道也审其所以守之
慎其所以行之问者曰仲尼恶殁世而名
卷二 第 6a 页
不称又疾伪名然则将何执曰是安足怪
哉名者所以名实也实立而名从之非名
立而实从之也故长形立而名之曰长短
形立而名之曰短非长短之名先立而长
短之形从之也仲尼之所贵者名实之名
也贵名乃所以贵实也夫名之系于实也
犹物之系于时也物者春也吐华夏也布
叶秋也凋零冬也成实斯无为而自成者
卷二 第 6b 页
也若强为之则伤其性矣名亦如之故伪
名者皆欲伤之者也人徒知名之为善不
知伪善者为不善也惑甚矣求名有三少
而求多迟而求速无而求有此三者不僻
为幽昧离乎正道则不获也固非君子之
所能也君子者能成其心心成则内定内
定则物不能乱物不能乱则独乐其道独
乐其道则不闻为闻不显为显故礼称君
卷二 第 7a 页
子之道闇然而日彰小人之道的然而日
亡君子之道淡而不厌简而文温而理知
远之近知风之自知微之显可与入德矣
君子之不可及者其惟人之所不见乎夫
如是者岂将反侧于乱世而化庸人之未
称哉
 谴交第十二
民之好交游也不及圣王之世乎古之不
卷二 第 7b 页
交游也将以自求乎昔圣王之治其民也
任之以九职紏之以八刑导之以五礼训
之以六乐教之以三物习之以六容使民
劳而不至于困逸而不至于荒当此之时
四海之内进德脩业勤事而不暇讵敢淫
心舍力作为非务以害休功者乎自王公
至于列士莫不成正畏相厥职有恭不敢
自暇自逸故春秋外传曰天子大采朝日
卷二 第 8a 页
与三公九卿祖识地德日中考政与百官
之政事师尹惟旅牧相宣序民事少采夕
月与太史司载紏虔天刑日入监九御洁
奉禘郊之粢盛而后即安诸侯朝修天子
之业命昼考其国职夕省其典刑夜警其
百工使无慆淫而后即安卿大夫朝考其
职昼讲其庶政夕序其业夜庀其家事而
后即安士朝而受业昼而讲贯夕而习复
卷二 第 8b 页
夜而计过无憾而后即安正岁使有司令
于官府曰各修乃职考乃法备乃事以听
王命其有不恭则邦有大刑由此观之不
务交游者非政之恶也心存于职业而不
遑也且先王之教官既不以交游导民而
乡之考德又不以交游举贤是以不禁其
民而民自舍之及周之衰而交游兴矣问
者曰吾子著书称君子之有交求贤交也
卷二 第 9a 页
今称交非古也然则古之君子无贤交欤
曰异哉子之不通于大伦也若夫不出户
庭坐于空室之中虽魑魅魍魉将不吾觌
而况乎贤人乎今子不察吾所谓交游之
实而难其名名有同而实异者矣名有异
而实同者矣故君子于是伦也务于其实
而无讥其名吾称古之不交游者不谓向
屋漏而居也今之好交游者非谓长沐雨
卷二 第 9b 页
乎中路者也古之君子因王事之閒则奉
贽以见其同僚及国中之贤者其于宴乐
也言仁义而不及名利君子未命者亦因
农事之隙奉贽以见其乡党同志及夫古
之贤者亦然则何为其不获贤交哉非有
释王事废交业游远邦旷年岁者也故古
之交也近今之交也远古之交也寡今之
交也众古之交也为求贤今之交也为名
卷二 第 10a 页
利而巳矣古之立国也有四民焉执契脩
版图奉圣王之法治礼义之中谓之士竭
力以尽地利谓之农夫审曲直形势饰五
材以别民器谓之百工通四方之珍异以
资之谓之商旅各世其事毋迁其业少而
习之其心安之则若性然而功不休也故
其处之也各从其族不使相夺所以一其
耳目也不勤乎四职者谓之穷民役诸圜
卷二 第 10b 页
土凡民出入行止会聚饮食皆有其节不
得怠荒以妨生务以丽罪罚然则安有群
行方外而专治交游者乎是故五家为比
使之相保比有长五比为闾使之相忧闾
有胥四闾为族使之相葬族有师五族为
党使之相救党有正五党为州使之相赒
州有长五州为乡使之相宾乡有大夫必
有聪明慈惠之人使各掌其乡之政教禁
卷二 第 11a 页
令正月之吉受法于司徒退而颁之于其
州党族闾比之群吏使各以教其所治之
民以考其德行察其道艺以岁时登其大
夫察其众寡凡民之有德行道艺者比以
告闾闾以告族族以告党党以告州州以
告乡乡以告民有罪奇邪者比以告亦如
之有善而不以告谓之蔽贤蔽贤有罚有
恶而不以告谓之党逆党逆亦有罚故民
卷二 第 11b 页
不得有遗善亦不得有隐恶乡大夫三年
则大比而兴贤能者乡老及乡大夫群吏
献贤能之书于王王拜受之登于天府其
爵之命也各随其才之所宜不以大司小
不以轻任重故书曰百僚师师百工惟时
此先王取士官人之法也故其民莫不反
本而自求慎德而积小知福柞之来不由
于人也故无交游之事无请托之端心澄
卷二 第 12a 页
体静恬然自得咸相率以正道相厉以诚
悫奸说不兴邪陂自息矣世之衰矣上无
明天子下无贤诸侯君不识是非臣不辨
黑白取士不由于乡党考行不本于阀阅
多助者为贤才寡助者为不肖序爵听无
證之论班禄采方国之谣民见其如此者
知富贵可以从众为也知名誉可以虚哗
获也乃离其父兄去其邑里不脩道艺不
卷二 第 12b 页
治德行讲偶时之说结比周之党汲汲皇
皇无日以处更相叹扬迭为表里梼杌生
华憔悴布衣以欺人主惑宰相窃选举盗
荣宠者不可胜数也既获者贤巳而遂往
羡慕者并驱而追之悠悠皆是孰能不然
者乎桓灵之世其甚者也自公卿大夫州
牧郡守王事不恤宾客为务冠盖填门儒
服塞道饥不暇餐倦不获巳殷殷沄沄俾
卷二 第 13a 页
夜作昼下及小司列城墨绶莫不相商以
得人自矜以下士星言夙驾送往迎来亭
传常满吏卒传问炬火夜行阍寺不闭把
臂捩腕扣天矢誓推托恩好不较轻重文
书委于官曹系囚积于囹圄而不遑省也
详察其为也非欲忧国恤民谋道讲德也
徒营巳治私求势逐利而巳有策名于朝
而称门生于富贵之家者比屋有之为之
卷二 第 13b 页
师而无以教弟子亦不受业然其于事也
至乎怀丈夫之容而袭婢妾之态或奉货
而行赂以自固结求志属托规图仕进然
掷目指掌高谈大语若此之类言之犹可
羞而行之者不知耻嗟乎王教之败乃至
于斯乎且夫交游者出也或身殁于他邦
或长幼而不归父母怀茕独之思室人抱
东山之哀亲戚隔绝闺门分离无罪无辜
卷二 第 14a 页
而亡命是效古者行役过时不反犹作诗
刺怨故四月之篇称先祖匪人胡宁忍予
又况无君命而自为之者乎以此论之则
交游乎外久而不归者非仁人之情也
  历数第十三
昔者圣王之造历数也察纪律之行观运
机之动原星辰之迭中寤晷景之长短于
是管仪以准之立表以测之下漏以考之
卷二 第 14b 页
布算以追之然后元首齐乎上中朔正乎
下寒暑顺序四时不忒夫历数者先王以
宪杀生之期而诏作事之节也使万国之
民不失其业者也昔少皞氏之衰也九黎
乱德民神杂揉不可方物颛顼受之乃命
南正重司天以属神北正黎司地以属民
使复旧常毋相侵黩其后三苗复九黎之
德尧复育重黎之后不忘旧者使复典教
卷二 第 15a 页
之故书曰乃命羲和钦若昊天历象日月
星辰敬授民时于是阴阳调和灾厉不作
休徵时至嘉生蕃育民人乐康鬼神降福
舜禹受之循而勿失也及夏德之衰而羲
和湎淫废时乱日汤武革命始作历明时
敬顺天数故周礼太史之职正岁年以序
事颁之于官府及都鄙颁告朔于邦国于
是分至启闭之日人君亲登观台以望气
卷二 第 15b 页
而书云物为备者也故周德既衰百度堕
替而历数失纪故鲁文公元年闰三月春
秋讥之其传曰非礼也先王之正时也履
端于始举正于中归馀于终履端于始序
则不愆举正于中民则不惑归馀于终事
则不悖又哀公十二年十二月螽季孙问
诸仲尼仲尼曰丘闻之也火复而后蛰者
毕今火犹西流司历过也言火未伏明非
卷二 第 16a 页
立冬之日自是之后战国搆兵更相吞灭
专以争强攻取为务是以历数废而莫脩
浸用乖缪大汉之兴海内新定先王之礼
法尚多有所缺故因秦之制以十月为岁
首历用颛顼孝武皇帝恢复王度率由旧
章招五经之儒徵术数之士使议定汉历
及更用邓平所治元起太初然后分至启
闭不失其节弦望晦朔可得而验成哀之
卷二 第 16b 页
间刘歆用平术而广之以为三统历比之
众家最为备悉至孝章皇帝年历疏阔不
及天时及更用四分历旧法元起庚辰至
灵帝四分历犹复后天 半日于是会
稽都尉刘洪更造乾象历以追日月星辰
之行考之天文于今为密会宫车宴驾京
师大乱事不施行惜哉上观前化下迄于
今帝王兴作未有奉赞天时以经人事者
卷二 第 17a 页
也故孔子制春秋书人事而因以天时以
明二物相须而成也故人君不在分至启
闭则不书其时月盖刺怠慢也夫历数者
圣人之所以测灵耀之赜而穷玄妙之情
也非天下之至精孰能致思焉今粗论数
家旧法缀之于篇庶为后之达者存损益
之数云耳
  夭寿第十四
卷二 第 17b 页
或问孔子称仁者寿而颜渊早夭积善之
家必有馀庆而比干子胥身陷大祸岂圣
人之言不信而欺后人耶故司空颖川荀
爽论之以为古人有言死而不朽谓太上
有立德其次有立功其次有立言其身殁
矣其道犹存故谓之不朽夫形体者人之
精魄也德义令闻者精魄之荣华也君子
爱其形体故以成其德义也夫形体固自
卷二 第 18a 页
朽弊消亡之物寿与不寿不过数十岁德
义立与不立差数千岁岂可同日言也哉
颜渊时有百年之人今宁复知其姓名耶
诗云万有千岁眉寿无有害人岂有万寿
千岁者皆令德之谓也由此观之仁者寿
岂不信哉传曰所好有甚于生者所恶有
甚于死者比干子胥皆重义轻死者也以
其所轻获其所重求仁得仁可谓庆矣槌
卷二 第 18b 页
钟击磬所以发其声也煮鬯烧薰所以扬
其芬也贤者之穷厄戮辱此搥击之意也
其死亡陷溺此烧煮之类也北海孙翱以
为死生有命非他人之所致也若积善有
庆行仁得寿乃教化之义诱人而纳于善
之理也若曰积善不得报行仁者凶则愚
惑之民将走千恶(一作移/其性)以反天常故曰
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身体发肤受之
卷二 第 19a 页
父母不敢毁伤孝之至也若夫求名之徒
残疾厥体冒厄危戮以徇其名则曾参不
为也子胥违君而适雠国以雪其耻与父
报雠悖人臣之礼长畔弑之原又不深见
二主之异量至于悬首不化斯乃凶之大
者何庆之为干以为二论皆非其理也故
作辨夭寿云干闻先民称所恶于知者为
凿也不其然乎是以君子之为论也必原
卷二 第 19b 页
事类之宜而循理焉故曰说成而不可间
也义立而不可乱也若无二难者苟既违
本而死又不以其实夫圣人之言广矣大
矣变化云为固不可以一槩齐也今将妄
举其目以明其非夫寿有三有王泽之寿
有声闻之寿有行仁之寿书曰五福一曰
寿此王泽之寿也诗云其德不爽寿考不
忘此声闻之寿也孔子曰仁者寿此行仁
卷二 第 20a 页
之寿也孔子云尔者以仁者寿利养万物
万物亦受利矣故必寿也荀氏以死而不
朽为寿则书何故曰在昔殷王中宗严恭
寅畏天命自度治民祗惧不敢荒宁肆中
宗之享国七十有五年其在高宗寔旧劳
于外爰暨小人作其即位乃或亮阴三年
不言惟言乃雍不敢荒宁嘉靖殷国至于
小大无时或怨肆高宗之享国五十有九
卷二 第 20b 页
年其在祖甲不义惟王旧为小人作其即
位爰知小人之依能保惠庶民不侮鳏寡
肆祖甲之享国三十有三年自时厥后立
王生则逸不知稼穑之难艰不知小人之
劳苦惟耽乐是从自时厥后亦罔或克寿
或十年或七八年或五六年或三四年者
周公不知夭寿之意乎故言声闻之寿者
不可同于声闻是以达人必参之也孙氏
卷二 第 21a 页
专以王教之义也恶愚惑之民将反天常
孔子何故曰有杀身以成仁无求生以害
仁又曰自古皆有死民无信不立欲使知
去食而必死也昔者仲尼乃欲民不仁不
信乎夫圣人之教乃为明允君子岂徒为
愚惑之民哉愚惑之民威以斧钺之戮惩
以刀墨之刑迁之他邑而流于裔土犹或
不悛况以言乎故曰惟上智与下愚不移
卷二 第 21b 页
然则荀孙之义皆失其情亦可知也昔者
帝喾巳前尚矣唐虞三代厥事可得略乎
闻自尧至于武王自稷至于周召皆仁人
也君臣之数不为少矣考其年寿不为夭
矣斯非仁者寿之验耶又七十子岂残酷
者哉顾其仁有优劣耳其夭者惟颜回㨿
一颜回而多疑其馀无异以一钩之金权
于一车之羽云金轻于羽也天道迂阔闇
卷二 第 22a 页
昧难明圣人取大略以为成法亦安能委
曲不失毫芒无差跌乎且夫信无过于四
时而春或不华夏或陨霜秋或雨雪冬或
无冰岂复以为难哉所谓祸者巳欲违之
而反触之者也比干子胥巳知其必然而
乐为焉天何罪焉天虽欲福仁(一作/人)亦不
能以手臂引人而亡之非所谓无庆也荀
令以此设难而解以槌击烧薰于事无施
卷二 第 22b 页
孙氏讥比干子胥亦非其理也殷有三仁
比干居一何必启手然后为德子胥虽有
雠君之过犹有观心知仁悬首不化固臣
之节也且夫贤人之道者同归而殊途一
致而百虑或见危而授命或望善而遐举
或被发而狂歌或三黜而不去或辞聘而
山栖或忍辱而俯就岂得责以圣人也哉
于戏通节之士实关斯事其审之云耳
卷二 第 23a 页
  务本第十五
人君之大患也莫大于详于小事而略于
大道察其近物而闇于远图故自古及今
未有如此而不乱也未有如此而不亡也
夫详于小事而察于近物者谓耳听乎丝
竹歌谣之和目视乎雕琢采色之章口给
乎辩慧切对之辞心通乎短言小说之文
手习乎射御书数之巧体骛乎俯仰折旋
卷二 第 23b 页
之容凡此者观之足以尽人之心学之足
以动人之志且先王之末教也非有小才
小智则亦不能为也是故能为之者莫不
自悦乎其事而无取于人以人皆不能故
也夫居南面之尊秉生杀之权者其势固
足以胜人也而加以胜人之能怀是巳之
心谁敢犯之者乎以匹夫行之犹莫之敢
𧠺也而况人君哉故罪恶若山而巳不见
卷二 第 24a 页
也谤声若雷而巳不闻也岂不甚矣乎夫
小事者味甘而大道者醇淡近物者易验
而远数者难效非大明君子则不能兼通
者也故皆惑于所甘而不能至乎所淡眩
于所易而不能反于所难是以治君世寡
而乱君世多也故人君之所务者其在大
道远数乎大道远数者为仁足以覆帱群
生惠足以抚养百姓明足以照见四方智
卷二 第 24b 页
足以统理万物权足以变应无端义足以
阜生财用威足以禁遏奸非武足以平定
祸乱详于听受而审于官人达于兴废之
原通于安危之分如此则君道毕矣夫人
君非无治为也失所先后故也道有本末
事有轻重圣人之异乎人者无他焉盖如
此而巳矣鲁桓公容貌美丽且多技艺然
而无君才大智不能以礼防正其毋使与
卷二 第 25a 页
齐侯淫乱不绝驱驰道路故诗刺之曰猗
嗟名兮美目清兮仪既成兮终日射侯不
出正兮展我甥兮下及昭公亦善有容仪
之习以亟其朝晋也自郊劳至于赠贿礼
无违者然而不恤国政政在大夫弗能取
也子家羁贤而不能用也奸大国之明禁
凌虐小国利人之难而不知其私公室四
分民食其他思莫在于公不图其终卒有
卷二 第 25b 页
出奔之祸春秋书而绝之曰公孙于齐次
于阳州故春秋外传曰国君者服宠以为
美安民以为乐听德以为聪致远以为明
又诗陈文王之德曰惟此文王帝度其心
貊其德音其德克明克明克类克长克君
王此大邦克顺克比比于文王其德靡悔
既受帝祉施于孙子心能制义曰度德政
应和曰貊照监四方曰明施勤无私曰类
卷二 第 26a 页
教诲不倦曰长赏庆刑威曰君慈和遍服
曰顺择善而从曰比经纬天地曰文如此
则为九德之美何技艺之尚哉今使人君
视如离娄聪如师旷御如王良射如夷羿
书如史籀计如隶首走追驷马力折门键
有此六者可谓善于有司之职矣何益于
治乎无此六者可谓乏于有司之职矣何
增于乱乎必以废仁义妨道德何则小器
卷二 第 26b 页
弗能兼容治乱既不系于此而中才之人
好也昔路丰舒晋知其亡也皆怙其三才
恃其五贤而以不仁之故也故人君多技
艺好小智而不通于大伦者适足以距諌
者之说而钳忠直之口也秪足以追亡国
之迹而背安家之轨也不其然耶不其然

 审大臣第十六
卷二 第 27a 页
帝者昧旦而视朝廷南面而听天下将与
谁为之岂非群公卿士欤故大臣不可以
不得其人也大臣者君之股肱耳目也所
以视听也所以行事也先王知其如是也
故博求聪明睿哲君子措诸上位执邦之
政令焉执政则其事举其事举则百僚任
其职百僚任其职则庶事莫不致其治庶
事致其治则九牧之民莫不得其所故书
卷二 第 27b 页
曰元首明哉股肱良哉庶事康哉故大臣
者治万邦之重器也不可以众誉著也人
主所宜亲察也众誉者可以闻斯人而巳
故尧之闻舜也以众誉及其任之者则以
心之所自见又有不因众誉而获大贤其
文王乎畋于渭水边道遇姜太公皤然皓
首方秉竿而钓文王召而与之言则帝王
之佐也乃载之归以为太师姜太公当此
卷二 第 28a 页
时贫且贱矣年又老矣非有贵显之举也
其言诚当乎贤君之心其术诚合乎致平
之道文王之识也灼然若披云而见日霍
然若开雾而观天斯岂假之于众人哉非
惟圣然也霸者亦有之昔齐桓公夙出宁
戚方为旅人宿乎大车之下击牛角而歌
歌声悲激其辞有疾于世桓公知其非常
人也召而与之言乃立功之士也于是举
卷二 第 28b 页
而用之使知国政凡明君之用人也未有
不悟乎巳心而徒因众誉也用人而因众
誉焉斯不欲为治也将以为名也然则见
之不自知而以众誉为验也此所谓效众
誉也非所谓效得贤能也苟以众誉为贤
能则伯鲧无羽山之难而唐虞无九载之
费矣圣人知众誉之或是或非故其用人
也则亦或因或独不以一验为也况乎举
卷二 第 29a 页
非四岳也世非有唐虞也大道寝矣邪说
行矣臣巳诈矣民巳惑矣非有独见之明
专任众人之誉不以巳察不以事考亦何
由获大贤哉且大贤在陋巷也固非流俗
之所识也何则大贤为行也裒然不自■
儡然若无能不与时争是非不与俗辩曲
直不矜名不辞谤不求誉其味至淡其观
至拙夫如是则何以异乎人哉其异乎人
卷二 第 29b 页
者谓心统乎群理而不缪智周乎万物而
不过变故暴至而不惑真伪丛萃而不迷
故其得志则邦家治以和社稷安以固兆
民受其庆群生赖其泽八极之内同为一
斯诚非流俗之所豫知也不然安得赫赫
之誉哉其赫赫之誉者皆形乎流俗之观
而曲同乎流俗之听也君子固不然矣昔
管夷吾尝三战而皆北人皆谓之无勇与
卷二 第 30a 页
之分财取多人皆谓之不廉不死子紏之
难人皆谓之背义若时无鲍叔之举霸君
之听休功不立于世盛名不垂于后则长
为贱丈夫矣鲁人见仲尼之好让而不争
也亦谓之无能为之谣曰素鞞羔裘求之
无尤黑裘素鞞求之无戾夫以圣人之德
昭明显融高宏博厚宜其易知也且犹若
此而况贤者乎以斯论之则时俗之所不
卷二 第 30b 页
誉者未必为非也其所誉者未必为是也
故诗曰山有扶苏隰有荷华不见子都乃
见狂且言所谓好者非好丑者非丑亦由
乱之所致也治世则不然矣叔世之君生
乎乱求大臣置宰相而信流俗之说故不
免乎国风之讥也而欲与之兴天和致时
雍遏祸乱弭妖灾无异策穿蹄之乘而登
太行之险亦必颠踬矣故书曰肱股堕哉
卷二 第 31a 页
万事堕哉此之谓也然则君子不为时俗
之所称曰孝悌忠信之称也则有之矣治
国致平之称则未之有也其称也无以加
乎习训诂之儒也夫治国致平之术不两
得其人则不能相通也其人又寡矣寡不
称众将谁使辨之故君子不遇其时则不
如流俗之士声名章彻也非徒如此又为
流俗之士所裁制焉高下之分贵贱之贾
卷二 第 31b 页
一由彼口是以没齿穷年不免于匹夫昔
荀卿生乎战国之际而有睿哲之才祖述
尧舜宪章文武宗师仲尼明拨乱之道然
而列国之君以为迂阔不达时变终莫之
肯用也至于游说之士谓其邪术(一作讲/其邪僻)
率其徒党而名震乎诸侯所如之国靡不
尽礼郊迎拥彗先驱受爵赏为上客者不
可胜数也故名实之不相当也其所从来
卷二 第 32a 页
(一作/久)矣何世无之天下有道然后斯物
废矣
  慎所从第十七
夫人之所常称曰明君舍巳而从人故其
国治以安闇君违人而专巳故其国乱以
危乃一隅之偏说也非大道之至论也凡
安危之势治乱之分在乎知所从不在乎
必从人也人君莫不有从人然或危而不
卷二 第 32b 页
安者失所从也莫不有违人然或治而不
乱者得所违也若夫明君之所亲任也皆
贞良聪智其言也皆德义忠信故从之则
安不从则危闇君之所亲任也皆佞邪愚
惑其言也皆奸回謟䛕从之安得治不从
之安得乱乎昔齐桓公从管仲而安二世
从赵高而危帝舜违四凶而治殷纣违三
仁而乱故不知所从而好从人不知所违
卷二 第 33a 页
而好违人其败一也孔子曰知不可由斯
知所由矣夫言或似是而非实或似美而
败事或似顺而违道此三者非至明之君
不能察也燕昭王使乐毅伐齐取七十馀
城莒与即墨未拔昭王卒惠王为太子时
与毅不平即墨守者田单纵反间于燕使
宣言曰王巳死城之不拔者三耳乐毅与
新王有隙惧诛而不敢归外以伐齐为名
卷二 第 33b 页
实欲因齐人未附故且缓即墨以待其事
齐人所惧惟恐他将之来即墨残矣惠王
以为然使骑劫代之大为田单所破此则
似是而非实者也燕相子之有宠于王欲
专国政人为之言于燕王哙曰人谓尧贤
者以其让天下于许由也许由不受有让
天下之名而实不失天下今王以国让于
相子之子之必不敢受是尧与王同行也
卷二 第 34a 页
燕哙从之其国大乱此则似美而败事者
也齐景公欲废太子阳生而立庶子荼谓
大夫陈乞曰吾欲立荼如何乞曰所乐乎
为君者欲立则立之不欲立则不立君欲
立之则臣请立之于是立荼此则似顺而
违道者也且夫言画施于当时事效在于
后日后日迟至而当时速决也故今巧者
常胜拙者常负其势然也此谓中主之听
卷二 第 34b 页
也至于闇君则不察辞之巧拙也二策并
陈而从其■巳之欲者明君不察辞之巧
拙也二策并陈而从其致巳之福者故高
祖光武能收群策之所长弃群策之所短
以得四海之内而立皇帝之号也吴王夫
差楚怀王襄弃伍员屈平之良谋收宰嚭
上官之䛕言以失江汉之地而丧宗庙之
主此二帝三王者亦有从人亦有违人然
卷二 第 35a 页
而成败殊驰兴废异门者见策与不见策
耳不知从人甚易而见策甚难夷考其验
斯为甚矣问曰夫人莫不好生而恶死好
乐而恶忧然观其举措也或去生而就死
或去乐而就忧将好恶与人异乎曰非好
恶与人异也乃所以求生与求乐者失其
道也譬如迷者欲南而反北也今略举一
验以言之昔项羽既败为汉兵所追乃谓
卷二 第 35b 页
其馀骑曰吾起兵至今八年身经七十馀
战所击者服遂霸天下今而困于此此天
亡我非战之罪也斯皆存亡所由欲南反
北者也夫攻战王者之末事也非所以取
天下也王者之取天下也有大本有仁智
之谓也仁则万国怀之智则英雄归之御
万国总英雄以临四海其谁与争若夫攻
城必拔野战必克将帅之事也羽以小人
卷二 第 36a 页
之器闇于帝王之教谓取天下一由攻战
矜勇有力诈虐无亲贪啬专利功勤不赏
有一范增既不能用又从而疑之至令愤
气伤心疽发而死豪杰背叛谋士违离以
至困穷身为之虏然犹不知所以失之反
瞋目溃围斩将取旗以明非战之罪何其
谬之甚欤高祖数其十罪盖其大略耳若
夫纤介之失世所不闻其可数哉且乱君
卷二 第 36b 页
之未亡也人不敢谏及其亡也人莫能穷
是以至死而不寤亦何足怪哉
  亡国第十八
凡亡国之君其朝未尝无致治之臣也其
府未尝无先王之书也然而不免乎亡者
何也其贤不用其法不行也苟书法而不
行其事爵贤而不用其道则法无异乎路
说而贤无异乎木主也昔桀奔南巢纣踣
卷二 第 37a 页
于京厉流于彘幽灭于戏当是时也三后
之典尚在良谋之臣犹存也下及春秋之
世楚有伍举左史倚相右尹子革白公子
张而灵王丧师卫有太叔仪公子鱄蘧伯
玉史鳅而献公出奔晋有赵宣子范武子
太史董狐而灵公被杀鲁有子家羁叔孙
婼而昭公野死齐有晏平仲南史氏而庄
公不免虞虢有宫之奇舟之侨而二公绝
卷二 第 37b 页
祀由是观之苟不用贤虽有无益也然此
数国者皆先君旧臣世禄之士非远求也
乃有远求而不用之者昔齐桓公立稷下
之官设大夫之号招致贤人而尊宠之自
孟轲之徒皆游于齐楚春申君亦好宾客
敬待豪杰四方并集食客盈馆且聘荀卿
置诸兰陵然齐不益强黄歇遇难不用故
也夫远求贤而不用之何哉贤者之为物
卷二 第 38a 页
也非若美嫔丽妾之可观于目也非若端
冕带裳之可加于身也非若嘉肴庶羞之
可实于口也将以言策策不用虽多亦奚
以为若欲备百僚之名而不问道德之实
则莫若铸金为人而列于朝也且无食禄
之费矣然彼亦知有马必待乘之而后致
远有医必待行之而后愈疾至于有贤则
不知必待用之而后兴治者何哉贤者难
卷二 第 38b 页
知欤何以远求之易知欤何以不能用也
岂为寡不足用欲先益之欤此又惑之甚
也贤者称于人也非以力也力者必须多
而知者不待众也故王◍七万而辅佐六
卿也故舜有臣五人而天下治周有乱臣
十人而四海服此非用寡之验欤且六国
之君虽不用贤及其致人也犹脩礼尽意
不敢侮慢也至于王莽既不能用及其致
卷二 第 39a 页
也尚不能言莽之为人也内实奸邪外慕
古义亦聘求名儒徵命术士政烦教虐无
以致之于是胁之以峻刑威之以重戮贤
者恐惧莫敢不至徒张设虚名以夸海内
莽亦卒以灭亡且莽之爵人其实囚之也
囚人者非必著之桎梏而置之囹圄之谓
也拘系之愁忧之之谓也使在朝之人欲
进则不得陈其谋欲退则不得安其身是
卷二 第 39b 页
则以纶组为绳索以印佩为钳铁也(一作/以印)
(缓为钳/铁也)小人虽乐之君子则以为辱故明
王之得贤也得其心也非谓得其躯也苟
得其躯而不论其心也斯与笼鸟槛兽无
以异也则贤者之于我也亦犹怨雠也岂
为我用哉虽曰班万钟之禄将何益欤故
苟得其心万里犹近苟失其心同衾为远
今不脩所以得贤者之心而务循所以执
卷二 第 40a 页
贤者之身至于社稷颠覆宗庙废绝岂不
哀哉荀子曰人主之患不在乎言不用贤
而在乎诚不用贤言贤者口也知贤者行
也口行相反而欲贤者进不肖者退不亦
难乎夫照蝉者务明其火振其树而巳火
不明虽振其树无益也人主有能明其德
者则天下其归之若蝉之归火也善哉言
乎昔伊尹在田亩之中以乐尧舜之道闻
卷二 第 40b 页
成汤作兴而自夏如商太公避纣之恶居
于东海之滨闻文王作兴亦自商如周其
次则宁戚如齐百里奚入秦范蠡如越乐
毅游燕故人君苟脩其道义昭其德音慎
其威仪审其教令刑无颇僻狱无放残仁
爱普殷惠泽流播百官乐职万民得所则
贤者仰之如天地爱之如亲戚乐之如埙
篪歆之如兰芳故其归我也犹决壅导滞
卷二 第 41a 页
水注之大壑何不至之有苟粗秽暴虐馨
香不登谗邪在侧佞媚充朝杀戮不辜刑
罚滥害宫室崇侈妻妾无度撞钟舞女淫
乐日纵赋税繁多财力匮竭百姓冻饿死
莩盈野矜已自得谏者被诛内外震骇远
近怨悲则贤者之视我容貌也如魍魉台
殿也如狴犴采服也如衰绖弦歌也如号
哭酒醴也如滫涤肴馔也如粪土从事举
卷二 第 41b 页
错每无一善彼之恶我也如是其肯至哉
今不务明其义而徒设其禄可以获小人
难以得君子君子者行不媮合立不易方
不以天下枉道不以乐生害仁安可以禄
诱哉虽强搏执之而不获巳亦杜口佯愚
苟免不暇国之安危将何赖焉故诗曰威
仪卒迷善人载尸此之谓也
  赏罚第十九
卷二 第 42a 页
政之大纲有二二者何也赏罚之谓也人
君明乎赏罚之道则治不难矣夫赏罚者
不在乎必重而在于必行必行则虽不重
而民■不行则虽重而民怠故先王务赏
罚之必行书曰尔无不信朕不食言尔不
从誓言予则孥戮汝罔有攸赦天生烝民
其性一也刻肌亏体所同恶也被文垂藻
所同好也此二者常存而民不治其身有
卷二 第 42b 页
由然也当赏者不赏当罚者不罚夫当赏
者不赏则为善者失其本望而疑其所行
当罚者不罚则为恶者轻其国法而怙其
所守苟如是也虽日用斧钺于市而民不
去恶矣日锡爵禄于朝而民不兴善矣是
以圣人不敢以亲戚之恩而废刑罚不敢
以怨雠之忿而废庆赏夫何故哉将以有
救也故司马法曰赏罚不踰时欲使民速
卷二 第 43a 页
见善恶之报也踰时且犹不可而况废之
者乎赏罚不可以疏亦不可以数数则所
及者多疏则所漏者多赏罚不可以重亦
不可以轻赏轻则民不劝罚轻则民亡惧
赏重则民徼倖罚重则民无聊(一作不/聊生)
先王明庶以德之思中以平之而不失其
节故书曰罔非在中察辞于差夫赏罚之
于万民犹辔策之于驷马也辔策不调非
卷二 第 43b 页
徒迟速之分也至于覆车而摧辕赏罚之
不明也则非徒治乱之分也至于灭国而
丧身可不慎乎可不慎乎故诗云执辔如
组两骖如舞言善御之可以为国也
  民数第二十
治平在庶功兴庶功兴在事役均事役均
在民数周民数周为国之本也故先王周
知其万民众寡之数乃分九职焉九职既
卷二 第 44a 页
分则劬劳者可见怠惰者可闻也然而事
役不均者未之有也事役既均故民尽其
心而人竭其力然而庶功不兴者未之有
也庶功既兴故国家殷富大小不匮百姓
休和下无怨疚焉然而治不平者未之有
也故曰水(一作/泉)有源治有本道者审乎本
而巳矣周礼孟冬司寇献民数于王王拜
而受之登于天府内史司会冢宰贰之其
卷二 第 44b 页
重之如是也今之为政者未知恤已矣譬
由无田而欲树艺也虽有良农安所措其
疆力乎是以先王制六卿六遂之法所以
维持其民而为之纲目也使其邻比相保
相爱刑罚庆赏相延相及故出入存亡臧
否顺逆可得而知矣如是奸无所窜罪人
斯得迨及乱君之为政也户口漏于国版
夫家脱于联伍避役者有之(一作通逃/者有之)
卷二 第 45a 页
捐者有之浮食者有之于是奸心竞生伪
端并作矣小则盗窃大则攻劫严刑峻法
不能救也故民数者庶事之所自出也莫
不取正焉以分田里以令贡赋以造罢用
以制禄食以起田役以作军旅国以之建
典家以之立度五礼用脩九刑用措者其
惟审民数乎
卷二 第 45b 页

徐干中论卷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