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霞客游记-明-徐宏祖卷五

卷五 第 1a 页
钦定四库全书
 徐霞客游记卷五上
            明 徐宏祖 撰
  西南游日记七(贵州/)
戊寅年三月二十七日自南丹北鄙歹村易骑入重
山中渐履无人之境五里踰山界岭(南丹下/司界)又北一里
踰石隘是为艰坪岭其石极嵯峨其树极蒙密其路极
崎岖黔粤之界以此而分南北之水亦由此而别然其
卷五 第 1b 页
水亦俱下都泥则石隘之脊乃自东而西度尽于巴鹅
之境而多灵大脊犹在其东也北下一里就峡西行一
里始有田塍又半里峡转北坞始大开又北一里有村
在西坞中曰由夷此中诸坞四面皆高不知水从何出
然由夷村南石壁下有洞东向细流自畦中淙淙入透
山西而去固知大脊犹在东也至此南丹差骑辞去由
夷人始许夫骑久乃不至促久之止以二夫负担去余
独坐其栏从午至暮始得骑西北二里至山寨则寨人
卷五 第 2a 页
已送担亦前去乃由其东上岭越脊北下一里行壑中
又北一里再越岭脊下行峡中壑圆而峡长南北向皆
有脊中亘无泄水之隙而北亘之脊石齿如锯横锋竖
锷莫可投足时已昏黑跃马而下此骑堪托死生也越
脊直坠峡底踰所上数倍始知前之圆壑长峡犹在半
山也峡底有流从南脊下溢遂滔滔成流随之西向行
共里许有村在南山麓担夫已换去又骑而西半里担
夫又已去盖村人恐余止其家故亟换之行而又无骑
卷五 第 2b 页
换骑夫不肯前予强之暗行西北半里有溪自东而西
横堰其中左右渊深由堰上北度马蹄得得险甚又西
转过一村半里由村西而北向踰岭始与双担同行暗
中呼声相属不辨其为石为影也共二上二下遂行田
塍间共五里过一寨排门入居人颇盛半里复排一门
出又行田塍中一里半叩门入旧司门以内茅舍俱闭
莫为启久之守一启户者无茅无饭而卧 上下二司
者即丰宁司也濒南界者分为下司与南丹接壤二司
卷五 第 3a 页
皆杨姓兄弟也而不相睦今上司为杨柚强而有制道
路开治盗贼屏息下司为杨国贤地乱不能辖民皆摽
掠三里之内靡非贼窟其东有七榜之地地宽而渥鸳
鷔尤甚其叔杨云道聚众其中为乱首人莫敢入 旧
司者下司昔日司治也为上司所破国贤移居寨上(按/丰)
(宁二司皆贵州都匀府属其兄弟相/贼而莫问岂羁縻之道固应然耶)寨在南山之麓与
旧司南北相对中隔一坞然亦无奇险也
二十八日平明起雨霏霏下余令随夫以盐易米而炊
卷五 第 3b 页
余以刺索夫於南寨国贤避不出托言与上司不合不
敢发夫止许护送者两三人送出境余饭而待之送者
亦不至乃雇夫分肩行李从旧司北向踰岭共三里馀
下至饿鬼桥有小水自东北注西南小石梁跨其上禦
人者每每横行於此又北二里踰岭已为上司界下岭
二里有村在西坞而路东有枫木树对之又东北踰岭
二里有村在东坞其前环山为壑中洼为田村倚东峰
有石崖当村后路循西岭与村隔垄相向始敢对之息
卷五 第 4a 页
肩又西北踰岭二里转而西南于是峡大开南北相向
南山下村居甚稠北山则大路倚之西行五里路复西
北踰岭盖此地大山在东北路俱缘其西南上虽有升
降然俱上多下少逶迤以升者也又西北二里踰岭路
北有峰回亘层叠俨若天盘龙髻崖半有洞门西向数
十家倚之路乃北转又一里越其西冈北向下西冈者
大山分支西突为盘髻峰其下横冈西度者也西冈之
北山又东西排闼北望西山一圆高插峰头矗然倚天
卷五 第 4b 页
之柱其北石崖回沓即上司治所托也东界土山即路
所循而行者共北五里路与西界矗柱对又北二里忽
山雨大至担夫停担各牵笠蔽雨余持伞亦蔽一挑忽
有四人持镖负弩悬剑櫜矢自后奔突而至两人趋余
伞下一人趋顾仆伞下一人趋一夫笠下皆勇壮凶狞
似避雨又似夹持余甚恐问余何往余对以都匀问余
求烟余对以不用久之雨不止而势少杀余曰可行矣
其人亦曰可去余以为将同往而前者及予行而彼复
卷五 第 5a 页
止余益知其必非良人然入其吻而不下咽其心犹良
也更北半里转而西又一里馀有营当两界夹中阜上
壁垒新整由其下又西一里入上司南门有土垣环绕
门内即宿铺(江西人自下司至此/居舍中各半土半栏)时雨过街湿余乘湿
履遂由街北转而西有巨塘汇其内西筑堤为堰鹙为
驰道甚整又北半里直抵囤山东麓北向入一门有石
隙一缕在东麓下当其尽处凿孔如盂深尺许可贮水
一斗囤上下人俱以盎候而杓之盖其水甘冽迥异他
卷五 第 5b 页
水余杓而尝之果不虚也由此循囤麓转入北峡峡中
居人甚多皆头目之为心膂寄者又编竹架囤於峡中
由北峡西向行已入囤后有脊自西北连属于囤乃囤
之结蒂处也脊东峡中有洞倚囤麓其门北向甚隘而
深有二人将上囤余问此洞深否云其洞不深上至囤
半有大洞颇深而有水须以炬入由下仰眺囤上居舍
累累惟司官所居三四层皆以瓦覆以垩饰囤险而居
整反出南丹上也余乃随其人拾级上囤其级甚峻而
卷五 第 6a 页
甃凿开整竭蹶而上共半里折而东有楼三楹跨路间
乃囤半之隘关也洞在中之后前为楼所蔽不可见有
男妇各一炊中楹下二人指余入遂登囤去余索炬于
炊者则楹后即猪栏马栈践之下洞洞门北向洼坠而
下先是令一夫随行至脊下不敢登予乃独上然囤上
之形可以外瞭而见惟此洞为楼掩非身至不知也仍
由旧路里馀返宿舍则已薄暮矣炊饭亦熟遂餐而卧
二十九日由上司出南门仍渡门东小水溯之东北行
卷五 第 6b 页
一里蹑土山而上四里踰土山西度之脊其西石峰突
兀至此北尽踰脊西北行一里半岭头石脊复夹成隘
门两旁石骨嶙峋由隘西出转而东北下半里下抵坞
中又北一里复越土山西下脊是为上司独山州界于
是下岭循东山行又二里有村在西山坞中为苴查村
其处东西两界皆土山中开大坞有水自北来界于坞
中绕苴查之东乃西向破峡去循东界山溯水北向行
又三里水分二支来一自西北一自东北如了字会于
卷五 第 7a 页
中枝山尽处西北者较大路溯东北行一里半始渡之
于是中支山东麓得坛子窑村乃土官蒙氏之族也村
北溪中在碎石时涸时溢又东渡之东北上冈头共里
许有土环遗址名曰关上而无居舍又东北一里水尽
坞穷于是蹑岭其岭甚峻三里北踰其脊隘中砥石如
铺两旁有屼立峰是名鸡公关其脉自独山州西北绕
州治东南过此又东南度六寨之东而下蛮王峰者也
脊西南水下苴查而入都泥脊东北水由合江州下荔
卷五 第 7b 页
波而入龙江从脊东北眺则崇山蜿蜒列屏於前与此
山遥对成两界中夹大坞自西北向东南下山即转北
行一里抵坞转东即有小水东南下又东一里踰陟岗
阜忽有溪自西北注东南水于此复出为龙江上流矣
渡溪东上于是升陟坡垄东北行坞中五里有数家之
村在东北山下从其前复转入西峡北一里过一脊始
北向下岭其下甚深半里抵其麓始知前所行俱在山
上也又北行坞中一里半有大溪汪然自西峡层山中
卷五 第 8a 页
出东注而去亦由合江州而下荔波思恩者历石壑而
渡其北又缘西界支陇共里为羊角寨(乃蒙氏之砦/也在西山麓)
北三里有小水自西坡东注涉之又北二里入独山州
之南隘门其州无城一土知州一明知州土官蒙姓所
属皆土人(即苗/仲)明官多缺以经历署篆所属皆客户予
所主者江西南昌人黄南溪也其人忠厚长者家有楼
可栖盖是州虽无城而夹街楼房连属俱有瓦盖无复
茅栏牛圈之陋矣
卷五 第 8b 页
三十日平明饭出独山州北隘门西北向循西界山行
六里有小水亦自西坡东注涉之北又二里北坞渐穷
山脊自东界西度南转乃路转东北涧中小水北流渡
涧循东界山峡间东北上又二里有水溢路旁石穴间
甚冽(其侧有蒙/氏修路碑)从此扳石磴东北上岭雨大至一里半
北登岭隘是岭由东南度西北乃祖山从其东北分裂
众枝其直东而去者为黎平平崖之脊东南分支而下
者为黎波罗城之𣲖西北分支而下者度此稍北即西
卷五 第 9a 页
转南走而环於独山之西度鸡公岭而南为蛮王多灵
之𣲖(独山州南二十里有山尖起立於众/山之中是名独山州之所以得名也)又东北行山
峡间乃下共二里有涧自东谷走深崖中两崖石壁甚
逼涧嵌其间甚深架石梁其上为深河桥过桥复跻崖
而上登岭而北有小水自东北泻石崖而下涉之复升
岭共一里遂由峡中北行又二里乃下东北行下壑中
有村在东山下由其前少转西北共二里有溪自东北
来渡之溯其西岸东北踰岭二里一水自东北来一水
卷五 第 9b 页
自西北来东北者较大于西北于是涉西北水缘中支
山而上东北三里而登其岗饭於岗上乃稍下又北踰
岭而下夹坞中共三里又上有溪自南峡北向下坠深
潭中潭小而高此西北小溪之源也又北踰岭一里半
下渡深壑中有涧自西南峡中来至此南向西转此东
北小溪之源也涉之西南登岭半里而上循岭半西南
行二里过兔场西出嘉坑关随小水西下由夹中行五
里两夹山多石崖突兀路侧有泉涌穴出又西二里水
卷五 第 10a 页
坠南峡去路踰北坳上有寨在东岗之巅由其西北度
脊南北俱有洼中坠环塍为田直抵其底水皆自底西
向透石穴者也又西踰岭一里出隘口其上石骨棱峭
皆作嘘云裂萼之势又西北下峡中一里转而西半里
西出峡是为独山州与胡家司分界(胡家司即都/匀长官司)于是
山开南北洋中有大溪自北而南是为横梁循溪东转
南半里抵南崖崖下有卖粉为饷者以盐少许易而餐
之随溪南岸西行道路开整不复以蜀道为苦溪北有
卷五 第 10b 页
崇庙在高树间人家田陇屡屡从断岸而出共六里过
坞里村又西一里其水南曲乃西渡之从溪西岸南行
半里为邛母村由村前西转坞复东西开而其村重缀
岗阜瓦舍高耸想亦胡家司之族目也西二里其水北
曲复西渡之又西北一里其水西曲又北渡之从北岸
悬崖西行一里半有水自西来会乃麦冲河也即溯河
西行二里入麦冲堡南隘门而宿是晚雷雨大作彻夜
不止
卷五 第 11a 页
四月初一日平明起雨渐止饭间闻其西有桃源洞相
去五里须秉炬深入中多幡盖缨络之物觅主人𨗳之
不得曰第往关上可西往也遂北向出隘门溯溪东岸
行忽石壁涌起岸东势极危削溪漱之南路溯之北咫
尺间人倚穹崖下循迅𣲖神骨俱悚三里转入东坞其
北有小峰立路隅当麦冲河南下之冲有岩北向曰观
音洞又北半里曰麦冲关问所谓桃源洞者正在其直
西大峰之半相望不出四里外关之东有真武阁南向
卷五 第 11b 页
正与观音洞门对乃停行李于阁中觅火炬於僧将往
探之途遇一老者曰此洞相去不远但溪水方涨湍急
不可渡虽有𨗳者不能为力而况漫试乎余乃废然而
返取行李西南越而下抵河东岸溯之北共一里溪自
西北山腋来路从东北山腋上遂与麦冲河别当坡路
潦迹间有泉汎汎从下溢起孔大如指以指探之皆沙
土随指而溷指去而复溢成孔乃气机所动而水随之
非有定穴也一里转上后峡遂向东入又一里峡更东
卷五 第 12a 页
去路复从北峡上其处石峰嶙峋度脊甚隘越隘北下
坞中被垄盈坞小麦青青乔麦熟粉花翠浪从此遂不
作粤西芜态(粤西独/不蓺麦)脊东西乱水交流犹俱下麦冲者
又东一里转而北有坞南北开洋其底甚平犁而为田
(此处已用牛耕不若六/寨以南之用概橇矣)波耕水耨盈盈其间水皆从崖
坡泻下而不见有浍浚之迹二里有村颇盛倚西峰下
曰普林堡又北一里踰岭而上石峰复度峡而下转而
东平行石岭间一里东下盘窝中有小石峰圆如阜盘
卷五 第 12b 页
托而出路从之径窝东入峡一里复北向岭一里遂踰
土脊之上此脊当为老龙之干西自大小平伐来东过
谷蒙包阳之间又东过此东南抵独山州北又东为黎
平平崖之脊而东抵兴安南转分水龙王庙者也越脊
北下峡壁甚隘一里下行峡中有水透西南峡来入北
随峡去渡之傍涧西涯行有岐路溯水西南峡则包阳
道通平浪平州六洞者也随水东北行峡中又三里转
而东其峡渐开有村在南山间曰下石堡又北二里过
卷五 第 13a 页
一巨石桥涧从桥下西北坠深峡中而去路别之东北
踰岭升降二重又二里越岭下则东南山坞大开大溪
自西北破峡出汤汤东去是曰大马尾河以暴涨难渡
由溪南循山崖东行溪流直捣崖足一里东抵堡前观
诸渡者水涌平胸不胜望洋之恐坐久之乃解衣泅水
而渡从北岸东向行水从东南峡去别之乃东北踰岭
而下共三里东渡小马尾河复东北升岭一里半越岭
脊东下一里半出山峡山乃大开成南北坞东西两界
卷五 第 13b 页
列山环之大河汤汤流其间自北而南溯溪西岸循西
界山北行一里路傍即有水自西峡南向入溪涉之又
北二里有石梁跨一西来溪上度之从梁端循峡西入
是为胡家司即都匀长官司也以名同本郡故别以姓
称又北一里有村在西山崖上曰黄家司乃其副也又
北行田塍间五里度西桥又北半里入小西门是为都
匀郡城宿逆旅主人家为沈姓亦江西人
初二日晨起作书投都匀四尊张(勉行四/川人)乃散步东入
卷五 第 14a 页
郡堂堂乃西向蟒山者又东上东山麓谒圣庙见有读
书庑东者问南皋邹总宪戍都时遗迹曰有书院在东
门外内问郡志其友归取以示甚略而不详即大小马
尾之水不书其发源并不书其所注其他可知载郡八
景俱八寸三分帽子非此地确然特出之奇也此地西
门大溪上有新架石梁垒石为九门甚整横跨洪流乃
不取此何耶
都匀郡城东倚东山西瞰大溪有高冈自东山西盘而
卷五 第 14b 页
下临溪堑溪自北来西转而环其东城圆亘冈上南北
各一门西有大小二门东门偏於山之南城后环东山
之巅其上有楼可以舒眺
郡西对蟒山为一郡最高之案郡治文庙俱向之其南
峰旁耸有梵宇在其上须拾级五里而上以饭后雨作
不及登谓之蟒者以峰头有石脊蜿蜒如巨蛇今志改
为龙山
九龙洞在城东十里按一统志有都匀洞在都匀长官
卷五 第 15a 页
司东十里前门北向后门南向当即此洞今志称为仙
人洞二下注云一在城东一在城西殊觉愦愦
水府庙在城北梦遇山大溪南下横其前一小溪西自
蟒山北直东来注下有白衣阁倚崖悬危壁上凭临不
测上有梵音洞西向为门洞无他致止云其中石佛自
土中出者为异耳
初三日下午自都匀起程二十里至文德宿
初四日三十里麻哈州又十里乾溪宿
卷五 第 15b 页
初五日麻哈大堡又十里乾埧哨又十五里平越卫
初六日歇平越
初七日宿店
初八日雇贵州夫行至崖头宿
初九日新添饭至杨宝宿
初十日龙里宿
十一日二十里至鼓角三十里至贵州
十二日止贵州㳺古佛寺
卷五 第 16a 页
十三日止贵州寓吴慎所家
十四日晨饭於吴遂出司南门度西溪桥西南向行五
里有溪自西谷来东注入南大溪有石梁跨其上曰太
子桥(此桥谓建文君得名/然何以太子之也)桥下水涌流两厓石间冲突
甚急南来大溪所不及也渡桥溯南来大溪又西南三
里有一山南横如列屏於前大溪由其东腋北出路从
其西腋南进又南行峡间二里历东山之嘴曰堰塘
其西南有两峰骈起其东即屏列山之侧也又三里过
卷五 第 16b 页
双骈东麓而出其南渐闻溪声遥沸东望屏列之山南
迸成峡溪形复自南来捣峡去即出其东北腋之上流
矣第路循西界山椒溪沿东界峰麓溯行而犹未觌面
耳又南二里始见东溪汪然有村在东峰之下曰水边
寨又南三里曰大水沟有一二家在路侧前有树可憩
焉又南渐升土阜遂东与大溪隔已从岭上平行五里
北望双骈又三分成笔架形矣南行土山峡中又一里
出峡循折而东则大溪自西南峡中来至此东转抵东
卷五 第 17a 页
峰下乃折而北去有九巩巨石梁南北架溪上是为华
犵狫桥乃饭於桥南铺肆中遂南向循东峰之西而行
皆从土坡升陟路坦而宽九里见路出中冈路东水既
东北坠峡下路西水复西北注坑去心异之稍上冈头
则路东密箐回环有一家当其中其门西临大道有三
四人憩石畔因倚杖同憩则此岗已为南北分水之脊
矣盖东西两界俱层峰排闼而此岗中横其间为过脉
不峻而坦其南即水南下矣是云独木岭(或曰头目岭/昔金筑司在)
卷五 第 17b 页
(西界尖峰下而此/为头目所守处)从岭南下依东界石山行五里复升
土岭渐转东南岭头有一洼中坠从其东又南向而上
共二里乃下一里则有溪自西北峡中出至此东转有
石梁跨之是为青崖桥水从桥下东抵东界山乃东南
注壑去经定番州而南下泗城界入都泥江者也于是
又出岭南矣度桥而南半里入青崖城之北门其城新
建旧纡而东今折其东隅而西就尖峰之上城中颇有
瓦楼阛阓焉是日晴霁竟日夜月复皎
卷五 第 18a 页
青崖屯属贵州前卫而地则广顺州所辖北去省五十
里南去定番州三十五里东北去龙里六十里西南去
广顺州五十里有溪自西北老龙脊发源环城北东流
南转是贵省南鄙要害今添设总兵驻扎其内
十五日昧爽出青崖南门由岐西向入山峡(南遵大路/为定番州)
道五里折而南又西南历坡阜共五里有村在路北山
下曰蓊楼木树蒙密小水南流从西入山峡西山密树
深箐与贵阳四面童山迥异(自入贵省山皆童然/无木而贵阳尤甚)西北
卷五 第 18b 页
入峡三里遂西上陟岭一里踰岭西下半里有泉出路
旁土中其冷彻骨南下泻壑去又西下半里有涧自此
峡来横木桥於上其水南流去路西度之复北上岭一
里踰脊西有泉淙淙随现随伏西北行两山夹中夹底
平洼犁而为田而中不见水又西北半里抵西脊脊东
复有泉淙淙亦随现随隐盖此中南北两界俱穹峰而
东西各亘横脊脊中水皆中坠不见洼底故洼底反燥
而不潴越西脊而下西北二里路北有悬泉一缕自山
卷五 第 19a 页
脊界石而下路南忽有泉声淙淙成涧想透穴而出者
半里转而西行又半里得一村在北山下曰马铃寨路
由寨前西向行忽见路南涧已成大溪随之西半里又
有大溪自西峡来二溪相遇遂合而东南注壑去此水
经定番州与青崖之水合而下都泥者也于是溯西来
大溪之北岸又西向行二里为水车坝坝北有土司卢
姓者倚庐北峰下坝南有场在阜间川人结茅场侧为
居停焉坝乃自然石滩横截涧水飞突其上而上流又
卷五 第 19b 页
有巨木桥架溪南北其溪乃自西广顺来(广顺即金筑/安抚司乃万)
(历二十五年改/为州添设流官)由溪北岸溯流入为广顺州道由溪东
岸踰岭上为白云山道随溪东南下为定番州道乃饭
于川人旅肆送火钱辞不受遂西南一里踰岭又行岭
夹中一里半乃循山南转半里又东转入峡半里峡穷
乃东南扳隘上其隘萝木蒙密石骨逼仄半里踰其上
又东南下截壑而过半里复东南上其岭峻石密丛更
甚半里又踰岭南下随坞南行一里是为八垒其中东
卷五 第 20a 页
西皆山南北成壑亦有溪坎坠成眢井而南北皆高水
不旁泄者也直抵壑南则有峰横截壑口西骈隘如阈
东联脊成岭乃东向陟岭上一里踰其脊是为永丰庄
北岭即白云山西南度脊也乃南向下山又成东西坞
有村在南山下与北岭对是为永丰庄从坞中东向行
二里得石磴北崖上遂北向而登半里转而西半里又
折而北皆密树深丛石级迤逦有巨杉二株夹立磴旁
大合三人抱西一株为火伤其顶乃建文君所手植也
卷五 第 20b 页
再折而西半里为白云寺则建文君所开山也前后架
阁两重有泉一坎在后阁前楹下是为跪杓泉下北通
阁下石窍不盈不涸取者必伏而杓故曰跪云神龙所
供建文君者中通龙潭时有双金鲤出没云由阁西再
北上半里为流米洞洞悬山顶危崖间其门南向深仅
丈馀后有石龛可傍为榻其右有小穴云为米所从出
流以供帝者而今无矣左有峡高迸而上透明匆中架
横板犹云建文帝所遗者皆神其迹者所托也洞前凭
卷五 第 21a 页
临诸峰翠浪千层环拥回伏远近皆出足下洞左搆阁
祀建文帝遗像(阁名潜龙胜迹像昔/在佛阁今移置此)乃巡方使胡平所
建前瞰遥山右翼米洞而不掩洞门其后即山之绝顶
逾而北开坪甚厂皆层篁耸木亏蔽日月列径分区结
静庐数处而南京井当其中石脊平伏岭头中裂一隙
南北横不及三尺东西阔约五尺深尺许南北通窍不
可测停水其间清冽异常而不减不溢静室僧置瓢杓
之予初至见有巨鱼戏水面见人掉入窍去波涌纹激
卷五 第 21b 页
半晌乃定穴小鱼大水停峰顶亦一异也以其侧有南
京僧结庐住静故以南京名今易老僧乃北京者而泉
名犹仍其旧也是日下午抵白云庵主僧自然供餐后
即𨗳余登潜龙阁憩流米洞命阁中僧𨗳余北踰脊观
南京井北京老僧迎客坐庐前萟地种蔬有蓬蒿菜黄
花满畦莺粟花殷红千叶簇朵甚巨而密丰艳不减丹
药也四望乔木环翳如在深壑不知在众山之顶幽旷
交擅亦山中一胜绝处也对谈久之薄暮乃返自然已
卷五 第 22a 页
候於庵西复具餐啜茗移坐庵后石壁下是日自晨至
暮清朗映彻无片翳之滓至晚阴雨四合不能於群玉
峰头逄瑶池夜月为之怅然
十六日夜闻风雨声抵晓则风霏霏予为之迟起饭后
坐小匆待霁欲往探龙潭零雨不休再饭乃行仍从潜
龙阁踰岭至南京井从岐东北入深箐中耸木重崖上
下窈𣺌穿㠋透壁非复人世共五里则西崖自峰顶下
嵌深坠成峡中洼停水渊然深碧陷石脚而入不盈不
卷五 第 22b 页
涸真万古潜渊千峰閟壑也其峡南北约五丈东西约
丈五东崖低陷空下者约三丈西崖耸陷空下者十数
丈水中深不可测而南透穴弥深盖穿山透腹一峰中
涵直西南透为南京井东南透为跪杓泉者也崖上乔
干密枝漫空笼罩又东北扳崖东南度壑皆窈𣺌之极
壑东有遗茅一龛度木桥而入为两年前匡庐僧住静
处今茅空人去将度木披之而山雨大作循旧径返深
蔼问落翠纷纷衣履沾透再过南京井入北僧龛僧钥
卷五 第 23a 页
扉往白云惟雨中莺粟脉脉对人空山娇艳宛然桃花
洞口逄也还踰潜龙阁自然已来候阁旁遂下庵瀹茗
炙衣晚飧后雨少霁复令从𨗳由庵东登岭角循之而
北一里出其东隅近山皆伏其下遥山则青崖以来自
龙里南下之支也稍北下深木中度石隙而上得一静
室其室三楹东向寥廓室前就石为台缀以野花室中
编竹缭户明洁可爱其处高悬万木之上下瞰箐篁丛
叠如韭畦沓沓隔以悬崖间以坑堑可望而不可陟故
卷五 第 23b 页
取道必迂从白云盖与潜龙阁后北坪诸静室取道皆
然更无他登之捷径也此室旷而不杂幽而不閟呼吸
通帝座寤寐绝人寰洵栖真之胜处也静主号启本滇
人与一徒同栖而北坪则独一老僧也白云之后共十
静庐因安氏乱各出山去惟此两庐有栖者十二庐旁
各有坎泉供勺因知此山之顶皆中空酝水停而不流
又一奇也晚白云暮雨复至自然供茗炉旁篝灯夜话
半晌乃卧
卷五 第 24a 页
十七日晨起已霁而寒悄颇甚先是重夹犹寒余以为
阴风所致有日当解至是则日色皎然而寒气如故始
知此中夏不废炉良有以也
白云山初名螺拥山以建文君望白云而登为开山之
祖遂以白云名之一统志有螺拥之名谓山形如螺拥
而不载建文遗迹时犹讳言之也土人讹其名为罗勇
今山下有罗勇寨土人居罗勇而不知其为螺拥土人
知白云山而不知即螺拥山夷地无徵沧桑转盼如此
卷五 第 24b 页
白云山西为永丰北岭即余来所踰岭也东则自滇僧
静室而下即东隤颓然下对青崖皆为绝壑前则与南
山夹而成坞即余东北来登级处也后则从山顶穷极
窈𣺌北抵龙潭下为后坞即余来时所经岭南之八垒
者也此其近址也其远者东抵青崖四十五里西抵广
顺三十里东南由蓊贵抵定番州三十里北抵水车坝
十五里
白云山中有元色白色诸猿每六六成行轮朝寺下(据/僧)
卷五 第 25a 页
(言如此余早/晚止闻其声)又有菌甚美大者出龙潭后深箐仆木间
玉质花腴朵径尺即天花菜也(又有小者名八担紫土/人呼为茅枣云南甚多)
自青崖而西有司如之流其西又有马铃寨东溪其西
又有水车坝西溪皆南流合於定番而皆自石洞中涌
出至白云南又有蓊贵锣鼓洞水及撒崖水皆为白云
山腹下流皆合於定番州其南又有水埠龙(在白云南/三十里有)
(仙人洞其北五里又/有金银洞白牛崖)其上流亦自洞涌出而南注於都
泥江则此间水无非洞出者矣
卷五 第 25b 页
东南山脊蜿蜒自龙里西南分支南下回绕如屏直抵
泗城界此即障都泥而南趋者其山回环而东中围丹
平平州诸司即麦冲横梁诸水南透六洞而下都泥以
此支环之也
老龙之脊自广顺北东序上寨岭东过头目岭又东北
过龙里之南又东过贵定县西南又东过新添卫之桫
木寨乃东南转环蟒山之南东过为普林北岭又东抵
独山州北乃东趋黎平南境而东度沙泥北岭以抵兴
卷五 第 26a 页
安分水
贵州东三里为油凿关其水西流西十里为圣泉北岭
其水东流北十五里为老鸦关其水南流为山宅溪南
三十里为华犵狫桥其水北流四面之水南最大而西
次之北穿城中又次之东为最微俱合於城南薛家洞
东经襄阳桥东北抵望风台从其东又稍北入老黄山
东峡乃东捣重峡而去当与水桥诸水同下乌江者也
十八日辞自然师下山一里半抵山麓西一里半有数
卷五 第 26b 页
家在南麓为永丰庄皆白云寺中佃户也由其前西向
尖峰峡中去是为广顺州道由其前西去南转是为定
番州道由其前北向踰岭是为土地关道先是自然为
余策所从曰由广顺安顺西出普定其道近而两顺之
(广顺知州柏兆福欲归临清安/顺土知州近为总府禁狱中)苖蛮伏莽可虑不若
西北由东基出平坝抵普安多行四十里而地僻苖驯
可免意外余思由两顺亦须三日行走平坝路迂而行
多亦三日可达普安遂不西行而北踰岭其岭即白云
卷五 第 27a 页
山之西陲也共一里越其北有坞东北向东南界即白
北龙潭之后西北界即南岭所环转北而东属於龙潭
东峰之下者其中平坞一壑南北长二里水亦中洼下
坠两旁多犁为田是名八垒北竟坞中乃北踰石岭共
半里下北渡独木桥有坞自东北向西南是为乾沟横
度之北上半里是为土地关下关半里凿石坎停细流
一盂曰一碗水行者以口就而啜之又西向一里半出
峡由其北循山东北转为水车坝道由其西截坞直行
卷五 第 27b 页
一里半有村在北山下是为谷精从村西转又截坞而
下一里转入山峡有溪自南而北即从北峡转而东去
是水车坝之上流也其流自广顺州东北老龙南谷来
者渡之又西越山坡旋下溯西来小流入其流东注南
来大溪即同之直向南去路溯溪南山峡逼仄时扳石
上下二里馀乃西渡此水从其北西向又半里其北削
崖高穹有洞上缀其门南向遂从其下西踰坳坳间石
骨棱厉逼属南山回视前溪在其下不知从何而出即
卷五 第 28a 页
水车坝水亦流自穴中者不知即指此水抑谓南来大
溪也踰坳西稍下约一里有路交为十字其南北皆从
山岭上下有石磴逶迤乃广顺违贵省道也其东西即
踰坳而西下峡中者从峡西下半里又闻水声潺潺有
水深自坑底东注坳下信乎即坳东透穴之水矣溯之
山坞复开有村在西山下是为东基下寨从其前转而
东北则下寨山之北突也循之一里又西北转则西界
山纯削为石而东界则土脊迤逦又北二里有村当北
卷五 第 28b 页
冈之上是为东基上寨寨中悬小支尽处皆瓦房非他
苖寨所及由寨西北向半里有泉飞流注腋由寨东而
出寨当其中小支左右皆崇冈峻峡寨后复环一坞良
畴层倚焉皆此泉之所润而透於东坳之下者也蜿蜒
上跻者一里从岭上复北踰顶者半里下至坞中望北
峰夹立甚高其下有坞自西北来者即上寨后注腋之
水从水车坝而南去者也其下有坞向东北坠者即坞
中东分之水从华犵狫桥而北出者也其坞甚平中犁
卷五 第 29a 页
为田从田塍北上又东北升岭半里踰峰头而饭于是
北望遥山开伏数里外石峰屏列俱不能与此山并峻
矣北下甚坦半里路分两岐一从东北行者为野鸭塘
出平坝道遂从西北下山一里抵山下沿陂陀西行渐
有小水俱从东北去二里复溯水入峡一里复陟岭而
上又二里遂西过野鸭塘有堡数十家在南山下其前
有塘潴水直逼北山然东西皆高不知从何而泄即所
谓野鸭塘是也绕堡前西南行半里望西北山崖间有
卷五 第 29b 页
洞高穹其前陇复有洞伏於下乃呼担夫少停行李路
隅余独从西岭横陟之半里遂陟下洞之上陇不甚高
然四面皆悬削不可下复稍西下山麓东向行遂得下
洞洞门南向门下稍洼其左透崖东出另辟一门门东
北向其后旋壑下陷四面宽圆虽洼而不闇既上遂透
东门而出稍下从峡中西陟上洞洞门东向前有垒石
为垣后亦中洼而下然不甚深其上悬崖虽高中扄之
玲珑乳柱之夭矫反不若下洞也既出复从峡中下转
卷五 第 30a 页
前陇之嘴而西又经下洞前则前麓皆水草沮洳东与
野塘相连而此即其上流也忽闻水声潺潺自下洞前
石根透出历沮洳之坞而东潴於野塘者也又从西岭
下半里仍抵路隅呼担与顾奴遂西缘山坳行西望三
峰攒列外又有峰绕之心以为异又西四里有寨在南
山下又绕其前循之左转西南半里又踰一坳于是西
行峡中其峡南北两界排闼而前北即所望三峰攒列
者但在其内下望反不可见南则有崖高削上有一石
卷五 第 30b 页
侧垂石色独白而状如羊是为羊吊崖踰坳至此又一
里矣其北崖中断忽露顶上之峰盘穹矗竖是为唐帽
山盖即前望三峰至是又转形变象耳按志唐帽在省
城南八十里天生桥在金筑司北三十里今天生桥在
唐帽东北三十里是天生桥去省反近而唐帽反远不
知当时何以分界也自然言建文君先驻唐帽后往白
云志言其处可以避兵亦幽閟之区矣又西一里馀有
峡南向下是为猪槽堡路直西踰小脊而下三里则坞
卷五 第 31a 页
开南北路交十字於中乃横截之渡一小水半里有堡
在西山上曰柳家堡又北半里又有堡在北陇上于是
循其右复西上岭一里将及岭坳有泉淙淙自土穴出
其色乳白浑而不清踰岭下共二里复坞开南北仍横
截之有涧在坞中其水甚小潴而不流似亦北去者又
西一里复上岭其岭南北石峰骈夹中通一坳甚逼一
里越坳而西见西壑中堰水满陂始以为东出而实不
流之波也循之又西一里则大坞扩然西去陂堰横障
卷五 第 31b 页
而北又北循之有村在北山之嘴曰狗场堡乃汤吏部
之佃苖也村西平畴一坞为膏腴之壤欲投之宿村人
勿纳曰西去二里有村亦汤氏佃丁其中可宿乃复西
循平畴北陇行一里馀有石峰界平坞中削骨擎空亦
独秀之峭而险者透北峡而西又半里复得一村入叩
之其人闭户遁去又西得一堡强入其中茅茨陋甚而
临处与猪畜同秽盖此地皆苖熟者虽为佃丁而习甚
鄙令人反忆土蛮竹栏为上乘耳
卷五 第 32a 页
十九日昧爽促苖起作饭忽担人亦呼之余心以为异
谓从来懒不肯起今何以人呼亦呼也盖此人名王贵
为靖州太阳坪人先是三里抵蓝涧彼同数人自后尾
至告曰予侪欲往庆远苦此路不通迂路又太远闻参
府以兵送行故特来附带余怜而纳之途中即以供应
共给之及抵庆远彼已去及游南山复遇之遂日日来
候予愿随往滇中余思自庆抵南丹有夫可送至贵州
界恐无担负欲纳其一人因与之约曰予此地尚无所
卷五 第 32b 页
用汝然既随予亦每日予工价一分若遇负担处每日
予工价三分半彼欲以二人从后闻其侪在南山洞中
以絮塞牧牛童子口予心疑之而王贵来言诱童子非
伊乃同行者彼已另居於庆已请独从随至麻哈遂渐
傲慢以凳伤予足及抵贵州见予欲另觅夫复作悔过
状甚堪怜予复用之至是早起忽不见观余所藏路费
亦竟窃之去矣自予行蛮洞中以数金藏盐筒中不意
日久为彼所窥乃不失於蛮烟虺毒之区而失之就担
卷五 第 33a 页
遵涂之日徒有怅怅而已既明担夫窃赀已去无可奈
何求苖子送出平坝不及三十里索价甚遁去不肯出
盖苖习素不送客予求之他苖其人曰彼好意宿汝奈
何以担累之须自负去二三里抵九家堡即有送者遍
求之其语皆然予无可奈何饭而束担与顾仆共抬而
前行由狗场西苖堡截坞堰南过一里踰岭西下又过
一苖堡益转而南又踰一岭半里乃西向下半里有溪
汪然自南而北始为脊北第一流乃北合洛阳桥下水
卷五 第 33b 页
东经威清而下乌江者溪上旧有石桥已圯其东半涉
水而渡其西半是为九家堡乃苖之熟者也至是已近
午矣始雇得一夫担而行复西北上陇六里有村在西
山下曰二家堡从其东盘山嘴而北北界山远辟旷然
直东遥见高峰在四十里外者即志所云马鞍山威清
之山也路复循南山之北西向入峡二里出峡有村在
南山下曰江清其处山坞大开平畴中拓东有石峰离
立即与南山夹而为所从之峡者也由村东北向抵二
卷五 第 34a 页
石峰下其峰突屼南面削崖回裂而无深洞西面有洞
在峰半其门西向亟止苖子令停担峰下予先探其南
面无岩可入惟西南峰下细流汩汩向麓下窍中出遂
从其上跻入洞洞顶甚平间有乳柱下垂若帷带飘摇
其内分为三层外层即洞门之前旷若堂皇中有圆石
如堆旋而成者四五丈之内即陷空而下其下亦平整
圆拓深约丈五而大倍之从其上下瞰亦颇光明盖洞
门之光既从上倒下而其底北裂成隙亦透明於外似
卷五 第 34b 页
可挨入而未及也是为下层下层之东其上复深入成
洞与外层对第为下陷所隔不能竟达由外层南壁扳
厓而上东透入腋列柱如门颇觉幽暗而玲珑嵌空诡
态百出披窍北下遂达中层则外层之光仍中射而入
其内千柱缤纷万窍灵幻左甚深入而窈窕莫穷前临
下层如在楼阁亦贵筑中所仅见者方扳陟不能去而
苖夫在下呼促不已乃出洞而下从洞前北行升陟塍
陇二里有东溪自西而东溯之西行有桥十馀巩横跨
卷五 第 35a 页
其上是为洛阳桥乃新构而成者桥下流甚大自安顺
州北流至此曲而东注威清又北合陆广志所谓的澄
河是矣度桥北又溯流而西抵水之北来东折处遂从
岐北向溯小溪行始由溪东已涉堰由溪西已复西北
踰岗五里抵铜鼓山坞南辟北界石峰耸立皆有洞或
高或下随峰而出西界则遥山自北而南蜿蜒如屏连
裂三洞其门皆东向而南偏最高敞其前有数十家当
其下即铜鼓寨也是洞名铜鼓洞按志铜鼓山在威清
卷五 第 35b 页
西四十五里以方隅道里计之似即此山然其地去平
埧仅五里不平埧而威清何也其洞高悬峻裂内入不
甚深而前多突耸之石环牖分门反觉窈窕其右重壁
之上圆穴一规北向高穹扳崖登之其中上盘空顶下
坠深阱土人架木铺竹为垫俨然层阁顶东透明匆阱
内复有穴自下层出入土人置扉穴前晚则驱牛马数
十头藏其中正岩之后有裂窍西南入滴沥垂其内不
绝渐转渐隘而暗似向无入者乃出时有一老者候予
卷五 第 36a 页
洞前余欲并探北中洞老者曰此洞浅不足观有南洞
在高崖上且大路可由可一登之乃循洞麓西转不数
十步则峰南果有洞出崖端其门南向其下依崖而居
者犹环之为庐乃从庐后跻级上洞门悬嵌弥高前垒
石为垣若雉堞形内深五丈馀而无悬突之石扩然高
朗其后洼陷而下者一二丈然俱面阳而惨土人置廪
盈其间其左腋裂窍北下渐狭而卑土人曰与东洞通
想即垂沥不绝处也亦以黑暗不暇入时顾仆与苗子
卷五 第 36b 页
担前行已久予恐其不之待遂下山循麓西上半里踰
坳则顾仆与苗夫犹待於此其坳当西界蜿蜒屏列之
中脊不甚高而石骨棱棱两旁骈峙甚逼过隘西下坞
中洼其西复有坳环属盖南北夹起危峰而东西又两
脊如属垣洼中有小水牧者浸牛满其中度洼半里又
踰脊西下约一里有岐直下西坞者通平埧南上之道
循岭北越岭角者为往平埧道乃西北上岭者一里踰
岭角而北又北下者一里又踰岭西北一里与大道值
卷五 第 37a 页
循大道稍北遂西度田塍共半里踰小桥入平坝东门
半里转而南乃停担肆中是晚觅得安庄夫市小鲫佐
酒时方过午坐肆楼作记
平坝在东西两山夹间而城倚西山麓城不甚雄峻而
中街市人颇集鱼肉不乏出西门数里有圣泉亦时涸
时溢以迂道不及往
二十日早餐随担夫出平埧南门循西山麓南行二里
有石坊当道其南丛山横列小溪向东峡去路转西峡
卷五 第 37b 页
入三里又随峡南转又二里上石子岭踰岭为石子哨
又七里过水桥屯又五里为中火铺又二里西上坳从
坳夹行一里为杨家关又西三里为王宋堡乃东转四
里为石佛洞洞门西向不深有九石佛甚古(其处西抵/大茅河为)
(安酋界约/五十里)又南五里平坞间水分南北流是为老龙过
脊又南五里为头铺又南二里西入山坳踰之出其西
又南行三里过一堡又二里上陇入普定北门一岐自
东北来者广顺道一岐自西北者大茅河诸关隘道普
卷五 第 38a 页
定城垣峻整街衢宏阔南半里有桥又南半里有层楼
跨街市集甚盛
二十一日出南门西南行十五里为杨家桥有堡为杨
桥堡又南十里为中火铺又南一里抵龙潭山下转入
西峡西八里有哨转南七里为龙井铺又南七里过哑
泉大路从东南下山绕山南入安庄东门小路越岭西
而南下度小桥抵安庄西门安庄后倚北峰前瞰南陇
而无南门惟东西两门出入西门外多客肆余乃入憩
卷五 第 38b 页
焉遂入西门过伍徐二卫舍为言此间为安邦彦所荼
毒残害独惨人人恨不洗其穴然以天兵临之荡平甚
易而部院朱独主抚以致天讨不行而叛逆不戢今正
月终犹以众窥三㲼河以有备而退三㲼河者又安庄
西五十里一水西北自坞撒一水西南自老山中合并
东北行故曰三㲼东经大茅陆广乌江与安限为天堑
者惟此今设总兵官驻其地时朱总督已毙舆尸还越
而按君冯士晋为四川人余离贵省日亦亲临陆广巡
卷五 第 39a 页
历三坌将由安庄抵安南伍君曰按君此行亦将巡察
要害分布士卒为剿除之计非与朱为比者不识然否
普定卫城内即安顺府所驻予先闻安顺止土知州而
宦籍有知府节推至是始知所驻在普定也
安庄卫城内即镇宁州所驻其公署在南城内叚公祠
之东湫敝殊甚庭有古杉四株大合两人抱岂亦国初
之遗耶
安南卫城内即永宁州所驻考一统志三卫三州旧各
卷五 第 39b 页
有分地卫俱在北州俱在南今州卫同城欲以文辖武
实借武卫文也但各州之地俱半错卫屯半沦苖孽似
非当时旧境矣
三卫之西为水西所苦其东又诸苖杂据惟中一道通
行耳
段公名时盛天启四年任镇宁道云南普名胜叛踞阿
迷州叚统兵征之死於难故州人立祠祀之而招魂𦵏
於望水亭之西(今普名声之子/犹据阿迷州)
卷五 第 40a 页
二十二日五鼓大雨达旦予少憩逆旅下午霁独南遵
大路一里踰岭由岐东下半里入双明洞此处山皆回
环成洼水皆下透穴地将抵洞忽坞中下裂成坑阔三
尺长三丈深丈馀水从其东底溢出即从其下北去溢
穴之处其上皆环塍为田水盈而不渗亦一奇也从此
西转则北山遂南削为崖西山亦削崖北属之崖环西
北二面如城半规先抵北崖下崖根忽下嵌成洞其中
贮水一塘渊碧深泓即外自裂坑中潜透而汇之者从
卷五 第 40b 页
崖外稍西即有一石自崖顶南跨而下其顶与崖并起
而下辟为门高阔约俱丈五是为东门透门而西其内
北崖愈穹西崖之环驾而属者亦愈合西山之南复分
土山一支掉臂而前与东门外崖夹坑而峙昔有结高
垣垒石址架阁於上北与东门崖对以补东向之隙而
今废矣由东门又数十步抵西崖下其崖自南山北属
於北崖上皆削壁危合下则中辟而西通高阔俱三倍
於东门是为西门此洞外之双明也一门而中透已奇
卷五 第 41a 页
两门而交映尤异其西门之外山复四环成洼高若列
城水自东门外崖北渊泓间又透石根溢出西门之东
其声淙淙从西门北崖又透穴西出门之东西皆有小
石梁跨之以北入洞水由桥下西行环洼中又透西山
之下而去西门之下东映重门北环坠壑南倚南山石壁
氤氲结为龛牖置大士像焉由其后透穴南入石窍玲
珑小而不扩深可十馀丈而止此门下南壁之奇也北
接北崖石屏中峙与南壁夹而为门屏后则北山中空
卷五 第 41b 页
盘壑极其宏峻屏之左右皆有小石梁以分达之屏下
水环石壑盘旋如带此门下北壁之奇也北壁一屏南
界为门北界为洞洞门南临此屏中若树塞遂东西亦
分两门南向水自东门下溢穴而出漱屏根而入则循
屏东而驾为东桥而东门临之又溢穴出西门下循屏
西而架为西桥而西门临之此又洞内之双明也先从
西门度桥入洞顶高十馀丈四旁平覆如幄而当门独
旋顶一规圆盘而起俨若宝盖中穹其下有石台中高
卷五 第 42a 页
而承之上有两圆洼大如铜鼓以石击之分清浊声土
人诧为一钟一鼓云洞西北盘亘亦多垂柱裂隙俱回
环不深东南裂隙下高迥亦如西门而掩映弥深水流
其前潆洄作态崆峒清泠各极其趣遂踰东桥仍出西
门下由其前南向而上直跻崖根复有洞东向高阔俱
三丈而深十丈洞后北转遂上穹而黑然不甚深矣洞
中乾朗有僧栖之而中置金仙像乃扣僧索笔携炬同
下穷西门大士后小穴并录壁间诗返寓已暮
卷五 第 42b 页
 
 
 
 
 
 
 
 徐霞客游记卷五上
卷五 第 43a 页
钦定四库全书
 徐霞客游记卷五下
            明 徐宏祖 撰
  西南游日记八(贵州/)
二十三日雇短夫遵大道南行二里从陇头东望双明
西崖其下犹透明而东也洞中水西出流壑中从大道
下复西入山麓再透再入凡三穿岩腹而后注於大溪
盖是中洼壑皆四面山环水必透穴也又南踰阜四升
卷五 第 43b 页
降共四里有堡在南山岭头路从北岭转而西下又二
里有草坊当路路左有茅铺一家又西下升陟陇壑共
七里得聚落一坞曰白水铺已为中火铺矣又西二里
遥闻水声轰轰从陇隙北望忽有水自东北山腋泻崖
而下捣入重渊但见其上横白阔数丈翻空涌雪而不
见其下截盖为对崖所隔也复踰阜下半里遂临其下
流随之汤汤西去还望东北悬流恨不能一抵其下担
夫曰是为白水河前有悬坠处比此更深予恨不一当
卷五 第 44a 页
其境心犹歉歉随流半里有巨石桥架水上是为白虹
桥其桥南北横跨下辟三门而水流甚阔每数丈辄从
溪底翻崖喷雪满溪皆如白鹭飞白水之名不诬矣度
桥北又随溪西行半里忽陇箐亏蔽复闻声如雷余意
又奇境至矣透陇隙南顾则路左一溪悬捣万练飞空
溪上石如莲叶下覆中剜三门水由叶上漫顶而下如
蛟绡万幅横罩门外直下者不可以丈数计捣珠崩玉
飞沫反涌如烟霞腾空势甚雄厉所谓珠帘钩不捲疋
卷五 第 44b 页
练挂遥峰俱不足以拟其壮也盖余所见瀑布高峻数
倍者有之而从无此阔而大者但从其上侧身下瞰不
免神悚而担夫曰前有望水亭可憩也瞻其亭犹在对
崖之上遂从其侧西南下复度峡南上共一里馀跻西
崖之巅其亭乃覆茅所为盖昔望水亭旧址今以按君
道经恐其停眺故编茅为之耳其处正面揖飞流奔腾
喷薄之状令人可望而不可即也停憩久之从亭南西转
涧乃环山转峡东南去路乃循崖拾级西南下又升陟
卷五 第 45a 页
陇壑四里西上入坞有聚落一区在东山下曰鸡公背
土人指其东南峰上有洞西北向外门如竖而内可容
众有鸡公焉以形似名也其洞东透前山而此坞在其
后故曰背余闻之乃贾勇先登冀一入其内比登祗有
一道西南上随之迤逦扳跻竟无旁岐已一里登岭头
矣是为鸡公岭坳中有佛宇问洞何在僧指在山下村
南已越之而上矣担夫亦至遂踰岭西向下半里抵壑
中又半里有堡在南陇曰太华哨又西上踰岭而西又
卷五 第 45b 页
一里乃迤逦西南下甚深始望见西界遥峰自北而南
屏立如障与此东界为夹互相颉颃中有溪流亦自北
而南下嵌壑底望之而下一下三里从桥西度是为关
岭桥越桥即西向拾级上其上甚峻二里有观音阁当
道左阁下甃石池一方泉自其西透穴而出平流池中
溢而东下是为马跑泉乃关索公遗迹也阁南道右亦
有泉出穴中是为哑泉人不得而尝焉余勺马跑甘冽
次於惠而高山得此故自奇也但与哑泉相去不数步
卷五 第 46a 页
何良楛之异如此由阁南越一亭又西上者二里遂陟
岭脊是为关索岭索为关公子随蜀丞相诸葛南征开
辟蛮道至此有庙肇自国初而大於王靖远至今祀典
不废越岭西下一里有大堡在平坞中曰关岭铺乃关
岭守禦所所在也计其地犹在山顶虽下未及三之一
也至才过午夫辞去余憩肆中
二十四日晨起以乏夫为虑忽有驼骑至尚馀其一遂
倩之议至交水以筐囊装马上令之先行余饭而后行
卷五 第 46b 页
西南七里上北斗岭一里西踰其脊有亭跨其上西望
崇山列翠又自北屏列而南与东界复颉颃成夹夹中
亦有小水南去从岭西下二里抵夹坞中有聚落倚其
麓是为北斗铺(关岭为中界高山而北斗乃/其西陲二界高岭愈西愈高)由铺西截
坞横度二里乃西向拾级上迤逦峰头五里踰一坳东
眺关岭已在足底有坊跨道曰安普封疆是为安庄哨
(自关岭为镇宁永宁分界而安庄卫之屯/直抵盘江皆犬牙相错非截然各判者)又西上峰峡
中三里崖木渐合曰安笼铺(又永/宁属)按志有安笼箐山安
卷五 第 47a 页
笼箐关想即此问所谓安笼守禦所土人云在安南东
南三日程此属普州又非此矣按此地在昔为安氏西
南尽境故今犹有安庄安笼安顺安南诸名盖安氏之
地昔以盘江为西堑而今以三㲼为界三㲼以南盘江
以东为中国奋卫者仅此耳由铺西更南上一里踰岭
稍下有坞中洼又西半里则重峰夹坑下坠北去盘岭
侧西度坑坳又半里复拾级上二里有庵跨道是为象
鼻岭由其西度脊甚狭南北俱削壁下而成坑其上阔
卷五 第 47b 页
仅五六尺如度堵又宛转北跻再过一脊共三里陟岭
头则此界最高处也东瞰关岭西俯盘江以西两界山
俱若列屏於下如川字分行而拥之者岭西又盘坞为
坪结城其间是为查城即所谓鼎站也(有查城驿属南/安 鼎站为西)
(界高山而白云寺乃/其西陲亦愈西愈高)乃望之西北下共二里半而税驾
逆旅赵店(江西/人)时驼骑犹放牧中途予小酌肆中而返
憩肆中
其地为盘江以东老龙第一支南分之脊第二支为关
卷五 第 48a 页
岭第三支为鸡公背支南下形如川字而西支最高然
其去俱不甚长不过各尽於都泥江以北其界都泥江
北而走多灵者又从新添东南分支下都匀南环独山
州北又东南度鸡公关而下者也
其地东南为慕役长官司(李/姓)东北为营顶长官司(罗/姓)西
北为沙营长官司(沙姓时沙土官初故其妻即郎岱土/酋之妹郎岱率众攻之人民俱奔走)
(于鼎/站)沙营东北为郎岱土酋东北与水西接界与安孽
表里为乱攻掠邻境上官惟加衔饵不敢一问也
卷五 第 48b 页
按是岭最高西为查城东为安笼箐皆绝顶回环而成
犹在众山之上也一统志永宁之安笼箐关正指此普
安之安笼千户所在安南东南三日程者即与广西之
安隆长官司接界乃田州白隘所由之道在普安安笼
千户所当作安隆与广西同称不当作安笼与永宁相
溷也
鼎站之峡从东北向西南其东南即大山之脊而查城
倚其西北亦开一峡而去乃沙营土司道也其泉源亦
卷五 第 49a 页
自东北脊下穿站街而西南坠峡底西南峡脊亦环接
无隙遂从其底穿山腹西去当西注盘江者矣
二十五日自鼎站西南行一里馀有崖在路右上下各
有洞洞门俱东南向而上洞尤空阔以高不及登路左
壑泉已成涧随之南半里山回壑尽脊当其前路乃上
跻水则自其下入穴盘折二里踰坳脊是为梅子关越
关而西路左有峡复坠坑而下东西径一里而西复回
环连脊路循其上平行而西复踰脊始下陟二里又盘
卷五 第 49b 页
坞中山西南转二里复西北上一里是为黄土埧盖鼎
站之岭至此中降又与西岭对峙成峡有土山中突而
连属之其南北皆坠峡下中踞若埧然其云黄土埧者
以此有数家倚西山而当其坳设巡司以稽察焉又上
踰岭脊共五里为白云寺于是遂西南下迤逦四里途
中扛担络绎车骑相望则临安道母忠以钦取入京也
司道无钦取之例其牌如此当必有说按母川人本乡
荐岂果有卓异特达圣聪耶然闻阿迷之僭据未复而
卷五 第 50a 页
舆扛之纷纭实繁其才与操似俱可议也又至坞底西
北上一里为新铺由铺西稍踰岭头遂直垂垂下五里
过白基观观前奉真武后奉西方圣人中颇整洁时尚
未午驼骑方放牧在后余乃入后殿就净几以所携纸
墨记连日路纪盖以店肆杂沓不若此之净而幽也僧
檀波甚解人意时时以茶蔬米粥供下午有象过二大
二小停寺前久之象奴下饮濒去象辄跪后二足又跪
前二足伏而后升既而驼骑亦过予方草记甚酣不暇
卷五 第 50b 页
同往又久之雷声殷殷天色以云幕而暗辞檀波以微
礼酬之固辞不受初余以为去盘江止五里耳至是而
知驼骑所期旧城尚在盘江上五里亟为前趋乃西向
直下三里有枯涧自东而西新搆小石梁跨之曰利济
桥越桥度涧南又西下半里则盘江沸然自北南注其
峡不阔而甚深其流浑浊如黄河而甚急万山之中众
流皆清而此独浊不知何故(余三见此流一在武宣入/柳江亦甚浊一在三镇北)
(罗木渡则清一在此/复浊想清乃壑时也)循江东岸南行半里抵盘江桥桥
卷五 第 51a 页
以铁索东西属两厓上为经以木板横铺之为纬东西
两厓相距不十五丈而高且三十丈水奔腾於下其深
又不可测初以舟渡多溧溺之患垒石为桥亦多不能
成崇祯四年今布政朱(名家民/云南人)时为廉宪命普安㳺击
李芳先(四川/人)以大铁练维两厓练数十馀条铺板两重
其厚仅八寸阔八尺馀望之飘𣺌然践之则屹然不动
日过牛马千百群皆负重而趋者桥两旁又高维铁练
为栏复以细练经纬为纹两厓之端各有石狮二座高
卷五 第 51b 页
三四尺栏练俱自狮口出东西又各跨巨坊其东者题
曰天堑云航督部朱公所标也其西者题曰(四字/缺文)傅宗
龙时为监军御史所标也傅又竖穹碑题曰小葛桥谓
诸葛武侯以铁为澜沧桥数千百载乃复有此故云余
按渡澜沧为他人乃汉武故事而澜沧亦无铁桥铁桥
故址在丽江亦非诸葛所成者桥两端碑刻祠宇甚盛
时暮雨大至不及细观度桥西已入新城门内矣左转
瞰桥为大愿寺西北循崖上则新城所环也自建桥后
卷五 第 52a 页
增城置所为锁钥之要云闻旧城尚在岭头五里急冒
雨竭蹶跻级而登一里半出北门又北行半里转而西
逶迤而上者二里雨乃渐霁(新城内所上者峻/城外所上者坦)西踰坳
循右峰北转又半里则旧城悬岭后冈头矣入东门内
有总府镇焉其署与店舍无异早晚发号用喇叭声亦
不扬金鼓之声无有也(青厓总兵姓班三坌总兵姓商/此间总兵姓胡添设虽多而势)
(不尊/矣)是夜宿张斋公家军人也
二十六日驼马前发余饭而出旧城西门始俱西南行
卷五 第 52b 页
从岭坞升降五里有一二家在南陇下为保定铺从其
侧西上岭渐陟隆崇三里忽有水自岭峡下循峡而上
峡中始多田塍盖就水而成者(时已插/莳矣)又上二里是为
凉水营由营西复从山坞逶迤而上渐上渐峻又五里
遇驼马方牧余先发将踰坳坐踰坳下石间少憩望所
谓海马嶂者欲以形似求之忽有人自坳出负罂汲水
由余前走南岐去余先是望南崖回削有异而未见其
岐至是亟随之抵崖下则穹然巨洞其门北向其内陷
卷五 第 53a 页
空而下甚宏其人入汲於石隙间随处而是皆自洞顶
淙淙散空下坠土人少凿坯承之水从洞左悬顶下者
最盛下有石台承之台之侧凿以贮汲者洞从右下者
最深内可容数百人而光明不閟然俱无旁隙别窍若
堵墙而成者也出洞仍由旧路出大道登坳即海马嶂
有真武阁跨坳间余入憩阁间取笔褚记㳺则驼马前
去久之乃行其内即为海马铺去城十里矣其处北两
日半程为小米马场有堡城下临盘江隔江即水西地
卷五 第 53b 页
南两日程为乖场河水涨难渡即出鉊之所也又西循
南岭而行见其坞皆北向坠然多中洼而外横亘者连
西又稍上二平脊共三里则北度而矗者其峰甚高是
为广山其上李芳先新结浮屠为文曲星盖安南城东
最高之巅也又西二里为茶庵其北有山欹突可畏作
负隅之势者旧名歪山今改名威山余望之有异而亟
於趋城遂遵大路而西又三里复踰一阜又二里税驾
于安南城之东关外陈贡士家
卷五 第 54a 页
二十七日驼马已发余后饭问知城东五里由茶庵而
北有威山山间有洞从东透西又有水洞其中积水甚
深其前正瞰卫城遥指其处虽在山巅然甚近也乃同
顾仆循昨前道五里东抵茶庵遂由岐北向入山一里
抵山左腋则威山之脉自北突而南南耸而北伏南削
而北垂东西皆亘崖斜骞而南上从南麓复起一小峰
亦如之入东峡又一里直抵山后则与东峰过脊处也
由脊北下甚深而路芜由脊西转循山北峰之半西行
卷五 第 54b 页
路芜而磴在循之行则北坞霾雾从坞中起瀰漫北峰
咫尺不可见而南面威山之北惟行处犹朗而巅亦渐
为所笼西行半里磴乃南上拾级而登者半里则峰之
北面全为雾笼矣乃转东北上则东崖斜骞之上也石
脊甚狭由东北上西南如扳龙尾而升复见东南峰外
澄霄丽日遥山如靛余所行之西北则瀰沦如海峰上
峰下皆入混沌若以此脊为界者盖脊之东南风所从
来故夙霾净捲脊之西北风为脊障毒雾遂得以为窟
卷五 第 55a 页
穴予夙愿一北眺盘江从来处而每为峰掩至是适登
北岭而又为雾掩造化根株其不容人窥测如此扳脊
半里有洞在顶崖之下其门东向上如合掌稍洼而下
底宽四五丈中有佛龛僧榻(遗饭犹存而/僧不知何往)两旁颇有氤
氲之龛其后直透而西门乃渐狭而低亦尖如合掌其
门西径山腹而出约七丈馀前后通望而下不见者以
其高也出后门上下俱削崖叠石路缘崖西南去十馀
丈复有洞西向门高不及丈而底甚平深与阔各二丈
卷五 第 55b 页
而洞后石缕缤纷不深而幻置佛座其中而前建虚堂
已圯其前直瞰卫城若垂趾可及偶雾气一吞忽漫无
所睹不意海市蜃楼又在山阿城郭也然此特洞外者
也由洞左旁窍东向入其门渐隘而黑扳石阈上其中
坎砢欹嵌洼窦不一皆贮水满中而不外溢洞顶滴沥
下注水池如杂佩繁弦铿锵远近洞内渐转东北势似
宏深渊坠既水池高下无可著足而无火炬遥烛惟从
黑暗中听其遥响而已余所见水洞颇多而独此高悬
卷五 第 56a 页
众峰之顶又潴而不流无一滴外泄向所望以为独石
凌空而孰意其中乃函水之具耶出洞仍崖而北入明
洞后门抵前洞从僧榻之左有旁龛可登扳而上之则
有隙西透若匆而岐为两其后复有洞门西向在崖路
之上其门颇敞第透隙处双楞逼仄祇可外窥不能穿
之以出耳先是予入前洞见崖间有镌三明洞三字者
从洞中直眺但见前后而不知旁观更有此异也下洞
由旧洞三里出茶庵适按君冯以专巡至从来直指巡
卷五 第 56b 页
方不踰关岭盘江冯以特命再任故历关隘至此耳时
旌旗穿关踰坳瞻眺之空山生色第随其后抵安南不
免徒骑杂沓五里之程久乃得至乃饮於陈氏肆中遂
入东门西抵卫前转南而出南门南向行岭峡间共平
上二里有脊自西北度东南度处东平为塍西忽坠坑
深下有水自坑中唧唧出路随之西循北崖下随即所
谓乌鸣关也(乌鸣关在/安南卫)土人呼为老鸦关西向直下一
里有茶庵跨路隅飞泉夹洒道间即前唧唧细流至此
卷五 第 57a 页
而奔腾矣庵下崖环峡仄极倾陷之势又曲折下半里
泉益溢道有穹碑题曰甘泉胜迹其旁旧亦有亭已废
而遗址丰碑尚在言嘉靖间有僧施茶膳众由岭下汲
泉甚艰一日疏地得之是言泉从僧发者余忆甘泉之
名旧志有之而唧唧细流实溢於岭上或僧疏引至此
不为无功若神之如锡卓龙移则不然也又拾级西南
下一里下抵峡口循西崖之口转而西行北则石崖排
空突屼上压南则坠壑下盘丘垤纵横皆犁为田虽升
卷五 第 57b 页
降已多犹平行山半也又西半里有泉自北崖裂隙间
宛转下注路经其前为架桥横度泉落於桥内复从桥
下泻峡去坐桥上仰观之崖隙欹曲泉如从云叶间堕
出或隐或现又瀑布一变格也循崖又西迤逦平上两
过南度之脊渐转西北共五里为乌鸣铺复西北下峡
间一里馀有小水一自东峡来一自北峡来各有石梁
跨之合於路左而东南去度两石桥又西南上岭一里
从岭头过一哨有数十家夹道又从岭上循北界大山
卷五 第 58a 页
西向行其南复平坠成壑下盘错为田甚深其南遥山
与北界环列者耸如展屏而北角独尖竖而起环此壑
而东度土脊一枝遥属於北界大山所遇岭头夹哨处
正其北属之脊也余先日从海马嶂西即遥从岭隙见
西峰缭绕而此峰独方顶迥出如屏问骑夫江西坡即
此峰否对曰尚在南余望其坳入处反在北心惑之至
是始知其即东向分支之脊也路虽对之行而西坡实
在其北循北岭升降曲折皆在峰半行又西北二里西
卷五 第 58b 页
南二里直坠坡而下者二里缘岭西转者一里是为纳
溪铺盖在北崖南坠之下虽所下已多而犹然土山之
脊也由铺西望则东西山又分两界有水经其中第此
两界俱支盘陇错不若关岭之截然屏夹也复西南下
一里半有水从东崖坠坑而出悬细若马尾从其北路
亦坠崖下又二里而抵坞中巨桥三门跨两陇间水从
东一门涌而北出其西二门皆下平为田岂水涸时耶
其水自西南诸峡中各趋於桥之南坠峡而下经桥下
卷五 第 59a 页
北注而出於盘江上流岂纳溪之名以此耶度桥复西
北上岭是曰江西坡以岭在溪之西也路从夹冈中透
壁盘旋而上一里出夹复拾级上一里得茅庵在坡之
半又北上拾级半里抵岭头其北有峰夹坞尚高东望
纳溪铺之缀东崖者高下正与此等于是又西向平陟
岭间二里挟南峰转循其西又西向行半里则岭上水
多左右坠又东北下转则一深堑甚逼自西南坠东北
若划山为二者度小石梁而西又西北踰岭头共一里
卷五 第 59b 页
而入西坡城之东南门是为有嘉城
二十八日出西坡城之西北门复西向陟岭盘折而上
二里始升岭头其北岭尚崇循其南而西又二里望西
北一峰甚近而更耸有雾笼其首以为抵其下矣又西
一里稍降而下忽有脊中度左右复中坠成峡分向而
去其度脊阔仅二尺长亘二三丈而已为东西联属之
蒂始知西坡一山正如一芝侧出东西径仅十里南北
两垂亦不过二三十里而此则其根蒂所接也度脊始
卷五 第 60a 页
上云笼高峰又二里盘峰之南是为倪纳铺数十家后
倚高峰南临遥谷前所望方顶屏列之峰正亘其南指
而询之土人曰是为兔场营再南为新安二所(新为新/城所安)
(为安笼所即与广西/安笼土司为界者)由铺之西半里有脊自山前坞中
南度复起山一支绕於铺前脊东西流水俱东南入纳
溪桥之上流者第脊西之流坠峡南捣甚逼又稍北循
崇山而西半里有脊自南岭横亘而北中平而不高有
堡楼峙脊间是为保家楼(已为猓猡/哨守之处)其脊自西南屏列
卷五 第 60b 页
而来至此北度东起而为高峰即倪纳后之雾笼者西
亘而成石崖即与来脊排闼为夹坞者由脊北循石崖
直西行夹坞之上是为三条岭西四里石崖垂尽有洞
高穹崖半其门南向横拓而顶甚平又有一斜裂於西
者其门亦南向而门之中有悬柱焉其前坞中水绕入
西南峡路乃稍降复西上岭坳共三里为芭蕉关数十
家倚北山南突之坳间水绕突峰之南复北环关西而
出过关则坠峡而下复与水遇是为普安东境之要害
卷五 第 61a 页
然止铺舍夹路实无关也由其西降峡循水路北重崖
层突多赭黑之色闻有所谓吊崖观音者随崖物色之
二里见崖间一洞悬踞甚深其门南向而无路乃扳陟
而登则洞门圆仅数尺平透直北十馀丈而渐黑似曾
无行迹所入者乃返出洞口则满地白骨不知是人是
畜也仍扳崖下又西有路复北上崖间其下门多牛马
憩息之所污秽盈前其上层有垂柱空其端而置以小
石大士乃出人工非天然者复下循大路随溪又西一
卷五 第 61b 页
里溪转北向坠峡去于是复西陟坡阜共六里而至新
兴城(自芭蕉关而来所降不多而上/亦不远其坞间溪犹出山上也)入东门出西门亦
残破之馀也(有碑为天启四年都/御史乌程闵公所复)中有坐镇守备(是晚/按君)
(宿/此)又西行岭峡间二里连踰二岭脊皆自南北度者忽
西开一深壑中盘旋为田其水四面环亘不知出处路
循东峰西南降一里又转东南上半里踰岭脊而南乃
西南下一里西抵坞中闻水声淙淙甚急忽见一洞悬
北崖之下其门南向而甚高溪水自南来北向入洞平
卷五 第 62a 页
铺洞间深仅数寸而阔约二丈洞顶高穹者将十丈直
北平入者十馀丈始西辟而有层坡东坠而有重峡内
亘而有悬柱然渐昏黑不可扳陟矣此水当亦北透而
下盘江者出洞徵洞名於土人对曰观音洞徵其义以
门上崖端有置大士像於其穴者也洞前溪由东南峡
中来其峡底颇平大叶蒲丛生其间淬绿锷於风前摇
青萍于水上芃芃有光循之西南半里又西穿岭隙间
渐循坡蹑脊二里有一二家在北峰下其前陷溪纵横
卷五 第 62b 页
水由西南破壑去路由西北循岭上一里出岭头是为
蔺家坡西南骋望环山屏列甚遥其中则峰巅簇簇盘
伏深壑间皆若儿孙匍匐成行无与为抗从此乃西北
下直降者二里有庵缀峰头曰罗汉松以树名也自踰
新兴西南岭群峰翠色茸茸山始多松然无乔枝巨本
皆弱干紏缠垂风拂雾无复吾土凌霄傲风之致也其
前又西南开峡以峡中直下者三里转而西平行者一
里有城当坳间是曰板桥铺城城当峡口仰眺两界山
卷五 第 63a 页
凌空而起以为在深壑中矣不知其西犹坠坑下也路
在城外西北隅而入宿城中之西门
二十九日出板桥城之西门北折入大路遂拾级下有
小水自右峡下注踰其左随之行一里则大溪汪然自
西南转峡北注有巨石梁跨其上即所谓三板桥也今
已易之石而铺犹仍其名耳桥上下水皆阔独桥下石
峡中束流急倾涌其水西北自八纳山发流经软桥又
西南转重谷间至是北捣而去亦深山中一巨壑也越
卷五 第 63b 页
桥西溯溪北崖行溪由西南谷来路入西北峡去于是
升降陇坳屡越冈阿四里直西山皆旷然平伏独西南
一石峰耸立路乃不从西平下反转南仰跻半里盘石
峰东南有石奋起路右首锐而湾突肩齐而并耸是曰
鹦哥嘴又西转而下者一里半有铺肆夹路曰革纳铺
(土音纳俱作捺至是而始知所云/捺溪倪捺皆纳字也惟此题铺名)又从峡平行缘坡升
降五里有哨舍夹路曰软桥哨由哨西复坠峡下遥见
有巨溪从西峡中悬迅东注下峡一里即与溪遇其溪
卷五 第 64a 页
转向南峡去路从溪北溯溪循北山之麓西行二里有
巨石梁南北跨溪上即所谓软桥也余初疑冉姓者所
成及读真武庙前断碑始知为软想昔以篾为之今已
易之石而犹仍其名耳度桥而南遂从溪南西向缘南
崖而上其跻甚峻半里平眺溪北山俱纯石而绿树缘
错成文其中忽有一瀑飞坠自峰顶直挂峡底缘南崖
西上愈上愈峻而北眺翠纹玉瀑步步回首不能去上
二里峡底溪从西北而出岭头路向西南而上又一里
卷五 第 64b 页
过真武庙(按君自新兴而/来越此前去)由其西南行遂下坞中又西
南共四里两越小岭而下有峡自东南达西北又两界
山排闼而成者其中颇平远有聚落当其间曰旧普安
按君饭於铺馆予复先之而西北由坞中行东北界山
逶迤缭绕不甚雄峻西南界山蹁跹离立复露森罗峡
纵离远然两头似俱连脊中平而无泄水之隙者又西
三里有石峰中起分突坞间神宇界其下曰双山观(按/君)
(自后来复/越而前去)又西一里则西脊回环於前遂坞穷谷尽坞
卷五 第 65a 页
底有塘一方汇环坡之麓四旁皆石峰森森绕塘亦多
石片林立亦有突踞塘中者于是从塘西南上回坡一
里登其脊又宛转而行岭头岭左右水俱分泻深谷北
出者当从软桥水而入盘江上流南流者当从黄草坝
而下盘江下流又西向从岭头升陟其上多中洼之宕
大者盘壑为田小者坠穴为阱共五里为水塘铺乃饭
于庙间过铺西下岭逶迤山半又五里为高笠铺南向
行陇间踰一平岭西南下又五里有小溪自北峡来石
卷五 第 65b 页
桥南跨之度其南北门街夹峙岗上踰岗南下始成市
有街西去为云南坡大道直南又一小溪自西南峡来
石桥又南跨之桥南即为普安城州卫俱在其中(按君/已驻)
(署中/矣)其城西半倚山脊东半下临东溪南北二门正当
西脊之东麓而东门则濒溪焉南门外石桥则三溪合
於北径东门而西环城南又南去而注於水洞者北门
外石桥第一桥即云南坡之水绕城西北隅而为堑东
下而与北溪合于城东第二桥即小溪自西北来者一
卷五 第 66a 页
统志所云目前山之水也第三桥即小溪自北来者一
统志所云沙庄之水也三溪交会於城之东北合而南
去是为三一溪经城南桥而入於水洞其城自天启初
为水西叛逆诸蛮应之攻围一年而破(后云南临安安/南土官沙姓者)
(奉调统/兵来复)至今疮痍未复然是城文运为贵筑之首前有
蒋都宪今有王宫詹(名作/远)非他卫可比州昔惟土官(姓/龙)
(其居在八纳山下统十二小/土司今土官名子烈年尚少)后设流官(知州/姓黄)并治焉州
东北七十里有八纳其山高冠一州四面皆石崖崭绝
卷五 第 66b 页
非一径盘旋而上约三十里(龙土官司/在其下)其顶甚宽平有
数水塘盈贮其上软桥之水所由出也土人音以纳为
但而梵经有叭呾哆之音今老僧白云(南京/人)因称叭呾
山遂开大丛林而夷地远隔尚未證果州南三十里有
丹霞山其山当丛之上更起尖峰卓立於中西界有山
一支西南自平夷卫屏列而北迤逦为云南坡而东下
结为州治西屏之中其最高处曰睡寺山正与丹霞东
西相对其东界有山南自乐民所分支而北当丹霞山
卷五 第 67a 页
南十里西界屏列高山横出一支东与东界连属合并
而北天矫丛沓西突而起者结为丹霞山东北耸突而
去者渐东走而为兔场营方顶之山而又东北度为安
南卫脉其横属之支在丹霞山南十里者其下有洞曰
山岚洞其门北向水从洞中出北流为大溪经丹霞山
之西大水塘坞中又北过赵官屯又东转而与南板桥
之水合由洞门溯其水入南行洞腹者半里其洞划然
上透中汇巨塘深不可测土人避寇以舟渡水而进其
卷五 第 67b 页
中另辟天地可容千人而丹霞则特拔众山之上石峰
峭立东北惟八纳山与之齐抗八纳以危拥为雄此峰
以峭拔擅秀昔有𤣥帝宫天启二年毁於蛮寇四年不
昧师(徽州/人)复鼎建每正二月间四方朝者骈集日以数
百计僧又捐赀置庄田环山之麓(岁入榖/三百石)而岭间则种
豆为蔬(岁可得豆/三十石)以供四方但艰於汲水寻常汲之岭
畔往返三里皆峻级遇旱则往返十里而后得焉
五月初一日余束装寄逆旅主人符心华寓(兰溪/人)乃南
卷五 第 68a 页
抵普安北门外东向循城行(先是驼骑议定自关岭至/交水至是予欲往丹霞彼)
(不能待计程退价余仓卒收行李其物仍/为夫盗去穷途之中屡遭拐窃其何堪乎)复随溪南转
过东门又循而抵南门有石梁跨溪上越其南水从西
崖向南谷路从东坡上南岭西眺水抵南谷崖环壑绝
遂注洞南入时急於丹霞不及西下二里竟南上岭从
岭上行又二里踰岭转而西其两旁山腋多下坠之穴
盖其地当水洞东南其下中空旁透下坠处皆透穴之
通明者也又西南一里路右一峡下迸有岩西南向其
卷五 第 68b 页
上甚穹乃下探之东门有侧窦如结龛门内洼下而中
平无甚奇幻遂复上南行又一里踰岭脊遂西南渐下
行坡峡间一里过石亭垒址其南路分两岐由东南者
为新安二所黄草坝之径由西南者则向丹霞而南通
乐民所道也遂从西南下从岭峡中平下者二里东顾
峡坑坠处有水透崖南出余疑为水洞所泄之水而其
势颇小上流似不雄壮从其西遂西南坠坑而下一里
抵壑中则有溪汪然自西而东注小石梁跨其上曰南
卷五 第 69a 页
板桥(以别於北大道/之三板桥也)其下水则西自石洞出即承水洞
之下流至是而复透山腹也水从桥东又合南峡一溪
东向而去东北合软桥下流出北板桥而东与盘江合
其南峡之溪则自大水塘南山岚洞来二溪一北一南
皆透石洞而出亦奇矣越南板桥南一里溯南来溪入
南峡转而西行峡中又二里则有坝南北横截溪上其
流涌坝下注阔七八丈深丈馀绝似白水河上流之瀑
但彼出天然而此则人堰者也坝北崖有石飞架路旁
卷五 第 69b 页
若鹢首掉虚而其石分窍连枝玲珑上透嵌空凑合亦
突崖之一奇也又西三里路缘北崖而上西越之而下
共半里山回水转其水又自南向北而来者其先东西
之峡甚束至是峡之成南北者渐宽又循溪西崖南向
行一里南踰一突觜则其南峡开而盘成大坞南望有
石梁横跨溪上半里度石梁而东遂东南上坡始与南
来之溪别东上半里过一村又东半里转而南稍下共
半里踰小溪而上过赵官屯遂由屯村北畔东南入坞
卷五 第 70a 页
二里复上岭一里转峡处有水飞坠山腰循山觜又西
转而南半里随峡东入又半里峡中有水自东峡出即
飞瀑之上流也小石梁跨峡而南石碑剥落即丹霞山
建桥记文也由桥南西向盘岭为大水塘之道由桥东
向溯水而入其下峡中箐树蒙密水伏流於下惟见深
绿一道迤逦谷底又东半里内坞复开中环为田而水
流其间路循山南转半里入竹树间有一家倚山隈结
庐下瞰壑中平畴而栖予以为非登山道矣忽一人出
卷五 第 70b 页
呼予由其前稍转而东且𨗳予东南登岭乃下耕坞中
去及予跻半里复西入樵径其人自坞中更高呼稍东
遂得平道其处四山回合东北皆石山突屼而余所登
西南土山则松阴寂历松无挺拔之势而偃仆盘曲虽
小亦然遂藉松阴以手掬所携饭抟而食觉食淡之味
更长也既而循坡南上者半里又入峡西上者一里又
南踰坳脊间半里其坳两旁石峰东西涌起而坳中则
下陷成井灌木丛翳其间杳不可窥已循东峰之南又
卷五 第 71a 页
转而东南盘岭半里其两旁石峰又南北涌起而峡中
又下陷成洼又稍转东北路成两岐一由北踰峡一由
东上峰余不知所从乃从东向而上者其两旁石峰复
南北涌起半里陟其间渐南转又半里南向跻其坳则
两旁石峰又东西涌起越脊南始见西南一峰特耸形
如天柱而有殿宇冠其上乃西南下洼间半里复南上
冈脊回望所越之脊有小洞一规其门南向其西有石
峰如展旗其东冈之上复起乱峰如涌髻而南冈则环
卷五 第 71b 页
脊而西遂矗然起丹霞之柱焉其中回洼下陷底平如
镜已展土为田第无滴水不堪插莳由冈西向跻级登
峰级缘峰西石崖其上甚峻已而崖间悬树密荫无复
西日之烁直跻半里始及山门其门西北向而四周笼
罩山顶时僧方种豆陇阪间门闭莫入久之一徒自下
(号照/尘)启门入余遂以香积供既而其师影修至遂憩
余阁中而饮以茶蔬影修又不昧之徒也时不昧募缘
安南影修留予久驻且言其师在必不放余去以余乃
卷五 第 72a 页
其师之同乡也予谢其意许为暂留一日
初二日甚晴霁余时徙倚四面凭匆远眺与影修相指
点其北近山稍伏其下为赵官屯渐远为普安城极远
而一峰危突者八纳也(相去已/百里)其南稍下而横脊拥其
后为山岚洞极远而遥遥隐隔者乐民所之南与亦佐
县为界者也其西坠峡而下为大水塘坞中自南而北
山岚洞之水北出南板桥者也隔溪则巨峰排列亦自
南而北所谓睡寺山矣山西即亦资孔大道而岭障不
卷五 第 72b 页
可见其东仅为度脊上堆盘髻之峰稍远则骈岫丛沓
迤逦东北去为兔场营方顶山之脉者也山东南为归
顺土司(普安笼土司之属/与粤西土司同名)越其东南为新安二所黄草
坝诸处与泗城接界矣是日余草纪阁中影修屡设茶
候供以鸡葼菜藟浆花(藤如婆婆针线断其叶蒂辄有/白浆溢出花蕊每一二十茎成)
(一丛茎细如发长半寸缀花悬/蒂间花色如淡桃花连丛采之)黄连头皆山蔬之有风
味者也
初三日饭后辞影修影修送予以茶酱(粤西无酱贵州/间有之而甚贵)
卷五 第 73a 页
(以盐少故而是/山始有酱食)遂下山十里北过赵官屯十里东北过
南板桥七里抵普安演武场由其西横岭西度一里望
三一溪北来有崖当其南知洞在是矣遂下则洞门北
向迎溪前有巨石坊题曰碧云洞天始知是洞之名碧
云也(土人以此为水洞以/其上有佛者为乾洞)洞前一巨石界立门中门分
为二路由东下水由西入入洞之中则扩然无间水循
洞西路循洞东分道同趋南向十馀丈渐昏黑矣忽转
而东水循洞北路循洞南其东遂穹然大辟遥望其内
卷五 第 73b 页
光影陆离波响腾沸而行处犹闇闇也盖其洞可入处
已分三层其外入之门为一层则明而较低其内辟之
奥为一层则明而弥峻当内外转接处为一层则暗而
中坼稍束如门高穹如桥耸豁不如内层低垂不如外
层而独界其中内外回眺双明迥然然从暗中向瞩其
顶又有一圆穴上透其上亦光明开辟若楼阁中函而
无从腾空而上也东行暗中者五六丈而出则堂户宏
崇若阿房未央四围既拓而峻发弥甚水从东南隅下
卷五 第 74a 页
捣奥穴而去光从西北隅上透空明而入其内突水之
石皆如踞狮汎凫附壁之崖俱作垂旂矗柱盖内奥之
四隅西南为转入之桥门西北为上透之明穴东南为
入水之深窍而独东北回环迥邃深处亦有穴高悬其
前有眢窟下坠黑暗莫窥其底其上有侧石环之若井
栏然岂造物者恐人暗中失足耶由窟左循崖而南有
一石脊自洞顶附壁直垂而下㾗隆起壁者仅五六寸
而鳞甲宛然或巨或细是为悬龙脊俨有神物浮动之
卷五 第 74b 页
势其下西临流侧石畦每每是为十八龙田由窟右循
崖而东有一石㾗亦自洞顶附壁直垂而下细纹薄影
是为蛇退皮果若遗蜕粘附之形其西扳隙而上则明
匆所悬也其匆高悬二十丈峻壁峭立而多侧㾗错锷
缘之上跻则其门扩然亦北向而出纵横各三丈馀外
临危坡上倚峭壁即在水洞之东但上下悬绝耳门内
正对矗立之柱柱之西南即桥门中透之上层也余既
跻明匆旋下观悬龙蛇脱仍由䂬桥下出饭於洞门石
卷五 第 75a 页
上石乃所镌诗碑㳺人取以为台以供饮馔其诗乃张
涣沈思充者诗不甚佳而涣字极遒活可爱镌碑欲垂
久远而为供饮之具将磨漶不保矣亟出纸笔录之仍
入内洞欲一登䂬桥上层而崖壁悬峭三上三却再后
仍登明匆东南援矗柱之腋透出柱南平视䂬桥之背
甚坦而近但悬壁无㾗上下俱无扳践咫尺难度于是
复下而出洞日已下舂因解衣浴洞口溪石间半载夙
垢以胜流浣濯之甚快也既而拂拭登途忽闻崖上歌
卷五 第 75b 页
笑声疑洞中何忽有人回瞩之乃明匆外东崖峭绝处
似有人影冉冉余曰此山灵招我不可失也先是余闻
水洞之上有梵龛及至索之无有从明匆外东眺层崖
危耸心异之亦不见有扳缘之迹及出水洞觅路旁有
小径隐现伏草间又似上跻明匆者以为此间乃断崖
绝磴耳不意闻声发閟亟回杖上跻始向明匆之下旋
转而东拾级数十层复跻危崖之根则裂窍成门其门
亦北向内高二丈馀深亦如之左有旁穴前透多裂隙
卷五 第 76a 页
垂楞僧以石窒之为室右有峭峡后坼上颇氤氲盘结
而峻不可登洞中有金仙三像一僧栖其间故㳺者携
樽罍就酌於此非其声余将茫茫返城不复知水洞之
外复有此洞矣酌者仆从甚都想必王翰林子弟予过
眺而过之下山循溪溯流二里有大道即南门桥遂从
南门入蹑山坡北行城中荒敝甚草舍离离不复成行
东下为州署门廨无一完者皆安酋叛时城破鞠为丘
莽至今未复也出北门还抵逆旅是晚觅夫不得卧(按/君)
卷五 第 76b 页
(是早反/辕矣)
初四日觅夫不得候於逆旅稍散步北寺惟有空楼层
阁而寂无人焉乃搆而未就者还闷闷而卧
初五日仍不得夫平明微雨既止而云油然四布是日
为端午市多鬻蒲艾者雄黄为此中所出然亦不见巨
块市有肉而无鱼余闷坐逆旅囊中钱尽不能沽浊醪
解愁回想昔年雉山之乐已分霄壤
初六日夜雨达旦夫仍不得既午遇金重甫者麻城人
卷五 第 77a 页
也贾而儒索观予诸公手卷为予遍觅夫竟无至者
初七日囊钱日罄而夫不可得日复一日不免闷闷是
日金重甫言将往荆州余为作书寄式围叔下午彼以
酒资奉虽甚鲜而意自可歆
初八日候夫虽有至者而恶主代为掯价即符也钱为
所窃去力阻以去下午得骑亦重价定之无可奈何也
(余所遇恶人如衡阳劫盗狗场拐徒并此寓窃钱去者/共三番矣此寓所窃初疑为骑夫后乃知为符主也人)
(之无良如此夫劫盗拐徒无论如南宁梁冲宇宝檀僧矣/并此人俱有害人之心予以万里一身脱其虎口亦幸)
卷五 第 77b 页
初九日平明以行李付骑别金重甫乃行是早云气秾
郁从普安北门外第一溪桥北循西峡入过税司前渐
转西南皆溯小溪西岸行西山崇隆小瀑屡屡从山巅
悬注南五里始西南登坡是为云南坡初二里稍夷又
一里半甚峻过一脊而西复上坳共一里为马鞍岭越
而西遂循岭西向西南行于是升降在岭头盘折皆西
南俱不甚高深五里稍降坞中为坳子哨(先是每处有/打哨之苦此)
(为第一哨今才奉宪禁/并於一处过无问者)又南越一坳大雨淋漓仍前升
卷五 第 78a 页
降大峰之西冒雨又十五里而至海子铺山坞稍开颇
大中有水塘即所谓海子也有小城在其南是为中火
铺普安廿二哨俱於此并取哨钱过者苦焉(先各哨分/取今并取)
(于/此)哨目止勒索驼马担夫见余辈亦不甚阻挠余乃入
城饭於市复出南门南向登山五里遇驼马方牧於山
坡雨复大至余乃先行升降高下俱依东大山而南两
旁多眢井坠坑不辨水从何出又五里为大河铺有水
自铺东平泻坡下漫流峡中路随之而南天乃大霁忽
卷五 第 78b 页
云破峰露见西南有山甚高(土人云/为黑山)云气笼罩时露一
班直上与天齐望而趋五里大河之水已渐坠深堑似
从西北坼峡去路东南缘岭透峡东下则山环坞合间
中洼为塘水满其中而四面皆高不知出处又东透坳
下坞间又复洼而成塘与前虽有高下而潴水莫泄同
之又东缘南峰而转越其东则东坞大开深盘远错千
塍环壑於下度其地在丹霞山南山岚洞西南余谓壑
底水即北透山岚者徵之土人云西峰下有入水洞水
卷五 第 79a 页
坠穴去不知所出从西峰稍下共五里是为何郎铺越
铺南又上岭仍依东岭行回望云笼高峰已在西北时
出时没兴云酿雨皆其所为虽山中雨候不齐而众山
惟瞻其马首者循东岭南下峡中有溪自南而来溯之
行其东岸共五里路忽由水渡西岸而暴雨涨流深涌
莫能越方欲解衣赴之忽东山之上有呼者戒莫渡招
予东上岭行余从之遂从莽棘中上东岭已得微道随
之南二里得北来大道果从东岭上降者盖涉溪者乃
卷五 第 79b 页
西道从岭者乃东道水涸则从西水涨则从东也西流
之中有一线深坑涸时横板以渡兹涨没无影非其人
遥呼几不免凭河之险矣从东岭下一里则大道西濒
溪道中水漫数寸仍揭而溯之一里有石梁跨溪上其
溪自西南抵东山之麓至是横折而西从梁下抵西山
之麓乃转北去盖其源发於西南火烧铺西分水岭(按/志)
(分水岭在普安西/南百二十里即此)北流经此又北抵黑山何郎之南不
知所泄即土人亦莫能悉也石梁西麓有穴纷骈纵横
卷五 第 80a 页
如亦字故名其地曰亦字孔今讹为亦资孔乃土音之
溷也梁南半里即为亦字孔驿有城倚西山下而水绕
其东焉比至雷雨大作宿於西门内周铺
  记游太华山
出省城西南二里下舟两岸平畴夹水十里田尽萑苇
满泽舟行深绿间不复知为滇池巨流是为草海草间
舟道甚狭遥望西山绕臂东出削崖排空则罗汉寺也
又西十五里抵高峣乃舍舟登陆高峣者西山中逊处
卷五 第 80b 页
也南北山皆环而东出中独西逊水亦逼之有数百家
倚山临水为迤西大道北上有傅园西上五里为碧鸡
关即大道临安宁州者由高峣南上为杨太史祠祠南
至华亭太华尽於罗汉即碧鸡山南突为重崖者盖碧
鸡山自西北亘东南进耳诸峰由西南亘东北两山相
接即西山中逊处故大道从之上置关高峣实当水埠
焉南一里饭太史祠又南过一村乃西南上山共三里
山半得华亭寺寺东向后倚危峰草海临其前由寺南
卷五 第 81a 页
侧门出循寺南西上南踰支陇入腋共二里东南升岭
岭界华亭太华两寺中而东突者南踰岭西折入腋凑
间上为危峰下盘深谷太华则高峙谷东与行处平对
然路必穷极西腋后乃东转出腋中悬流两𣲖坠石窟
幽峭险仄不行此径不见也转峡又东盘山嘴共一里
俯瞰一寺在下壑乃太平寺也又南一里抵太华寺亦
东向殿前夹墀皆山茶南一株尤巨异前廊南穿庑入
阁东向瞰海然此处所望犹止及草海若濙濙浩荡观
卷五 第 81b 页
当更在罗汉寺南也遂出南侧门稍南下循坞西入又
东转一里半南踰岭岭自西峰最高处东垂下有大道
直上为登岭道截之东南下复南转遇石峰嶙峋南拥
辄从其北东向坠土坑下共一里又西行丛石中一里
复上蹑崖端盘崖而南见南崖上下如峰房燕窝累累
欲坠者皆罗汉寺南北庵也披石隙稍下一里抵北庵
已出文殊岩上始得正道由此南下为罗汉寺正殿由
此南上为朝天桥桥架断崖间上下皆嵌崖此复崭崖
卷五 第 82a 页
中坠桥渡而南即为灵官殿门北向临桥由殿东侧门
下扳厓蹑峻愈上愈奇而楼(供纯/阳)而殿(供元/帝)而阁(供玉/皇)
而宫(名抱/一)皆东向临海嵌悬崖间每上数十丈得斗大
平崖辄杙空驾隙成之故诸殿俱不崇巨而点云缀石
互为披映至此始扩然全收水海之胜南崖有亭前突
北崖横倚楼楼前高柏一株撑空漾翠并楼而坐如坐
桅樯上不复有崖石下藉也抱一宫南削崖上杙木栈
穿石穴栈悬崖树穴透崖隙皆极险峭度隙有小楼粘
卷五 第 82b 页
石端寝龛炊灶皆具北庵景至此而极返下朝天桥谒
罗汉正殿殿后崖高百仞崖南转折间泉一方停崖麓
乃朝天桥迸缝而下者曰勺冷泉南踰泉即东南折其
上崖更崇列中止潆坪一缕若腰带下悉隤阪崩崖直
插海底坪间梵宇仙宫(雷神庙三佛殿寿佛殿/关帝殿张仙祠真武宫)次第连
缀真武宫之上崖愈杰竦昔梁王避暑于此又名避暑
台为南庵尽处上即穴石小楼也更南则庵尽而崖不
尽穹壁覆云重崖拓而更合南绝壁下有漪兰阁址还
卷五 第 83a 页
至正殿东向出山门凡八折下二里抵山麓有村氓数
十家俱网为业村南即龙王堂前临水海由其后南循
南崖麓村尽波连崖势愈出上已过漪兰旧址南壁愈
拓削一去五里黄石㾗挂壁下土人名为挂榜山再南
则回崖突嘴巨石垒空嵌水折成壆南复分接屏壁雄
峭不若前而兀特离奇又开异境三里下瞰海涯舟出
没石隙中有结茅南涯侧者亟悬仄径下得金线泉泉
自西山透腹出外分三门大仅如盎中空洞悉巨石嵌
卷五 第 83b 页
仄不可入水由盎门出分注海海中细鱼溯流入洞是
名金线鱼鱼大不踰四寸中腴脂首尾金一缕如线为
滇池珍味泉北半里有大石洞洞门东瞰大海即在大
道下崖倾莫可坠必迂其南始得逶迤入即前所望石
中小舟出没处也门内石质玲透裂隙森柱俱当明处
南入数丈辄暗觅炬更南洞愈崇拓共一里始转而分
东西向东上三丈止西入窈窕莫极惧火炬不给乃出
上山返抱一宫问山顶黑龙池道须北向太华中乃南
卷五 第 84a 页
转然池实在山南金线泉绝顶以此地崖崇石峻非扳
援可至耳余辄从危崖历隙上壁虽峭石峰多棱悬跃
无不如意壁纹琼葩瑶茎千容万变皆目所未收素习
者惟牡丹枝叶离披布满石隙为此地绝遘乃结子垂
垂外绿中红又余地所未见土人以高远莫知采鉴第
曰山间野药不辨何物也扳跻里馀遂蹑巅则石萼鳞
鳞若出水青莲平散竟地峰端渐侧锷而南惟西南一
峰最高行峰顶四里凌其上为碧鸡绝顶顶南石萼骈
卷五 第 84b 页
丛南坠又起一突峰高少逊之乃南尽海口山也绝顶
东下二里已临金线泉之上乃于耸崖间观黑龙池而

  记滇中花木
滇中花木皆奇而山茶山鹃为最山茶花大逾碗攒合
成毬有分心卷边软枝者为第一省城推重者城外太
华寺城中张石夫所居朵红楼楼前一株挺立三丈馀
一株盘垂几及半亩垂者重枝密干下覆及地所谓柔
卷五 第 85a 页
枝也又为分心大红遂为滇城冠山鹃一花具五色花
大如山茶闻一路迤西莫盛於大理永昌境花红形与
吾地同但家食时疑色不称名至此则实有红艳果不
减花也
  记㳺颜洞
临安府颜洞凡三为典史颜姓者所开名最著余一至
滇省每饭未尝忘钜鹿也遂由省中南过通海县㳺县
南之秀山上一里半为灏穹宫宫前巨山茶二株曰红
卷五 第 85b 页
云殿宫建自万历初距今才六十年山茶树遂冠南土
又南抵临安府城南临泸江此江西自石屏州异龙湖
来东北穿出颜洞而合郡众水亦以此洞为泄水穴也
于是觅一𨗳㳺者於城东接待寺颜洞大道当循城而
南度泸江桥𨗳首从寺前隔江东北小路行遂不得渡
泸江东观三溪会合处由寺北循塘岸东行塘东皆红
莲覆地密不见水东北十五里度赛公桥水自西北来
东南入泸又五里上山为金鸡哨哨南泸江会诸水由
卷五 第 86a 页
此东入峡峡逼甚水倾东抵洞口尚里馀望洞顶石崖
双壁如门对峙洞正透其下重岗回夹之不可得见求
土人𨗳入皆曰水涨流急此非㳺时若两月前水涸可
不桥而入今即有桥亦不能况无桥耶桥非一处每洞
中水深处辄架木以渡往例按君来㳺架桥费且百金
他费亦百金土人苦之乘普酋兵变托言洞东即阿迷
境叛人尝出没此遂绝官长㳺洞者余必欲一至洞门
土人曰须渡江南岸随峡入所谓泸江桥大道也始悔
卷五 第 86b 页
为𨗳者误乃舍水洞觅南明万象二陆洞从稍东下坡
复上山登顶东瞰峡江环峡东入洞门即在东峡下予
所登山处正与其上双崖平对门犹为曲掩但见峭崖
西向涌水东倾捣穴吞流之势已无隐形矣东北三里
踰岭脊下山二里则极东石壁危耸如环半城下开洞
门北向余知有异从之直下一里抵峡中又一里半抵
东壁下稍南上洞门廓然上大书云津洞盖水洞中门
也㳺颜洞以云津为奇从前门架桥入出后门约四五
卷五 第 87a 页
里暗中傍水行中忽辟门延景其上又绝壁为环故自
奇绝余不能入其前洞而得之重崿绝巘间且但知万
象南明不复知有云津也诚出於意外遂瞰洞而下洞
底水从西南穴中来盘门内而东复入东南穴去余下
临水湄径之水阔三丈洞高五六丈而东西当门透明
处径可二十丈但水所出入直逼外壁故非桥莫行出
水西穴渐暗不可远窥东为水穴处稍旁拓隔水眺之
中垂列乳柱缤纷窈窕复上出洞外上眺东南北三面
卷五 第 87b 页
俱环壁无可上仍西出旧道北上山东一里踰岭已陟
东壁回环上岭坞中东向一里其地南北各起层峰石
崖时突万象洞即在北崖上乃𨗳者妄谓在南崖下直
下者一里抵南崖一洞东向高四丈水从中涌出两崖
角起前对为峡水出洞破峡势极雄壮盖水洞后门也
又东二里抵老鼠村问诸途人云万象洞在西北岭上
即前所从下山处洞甚深历降而下底与水洞通余欲
更至洞门晚色已合去宿馆尚十里念此三洞慕之数
卷五 第 88a 页
十年趋走万里乃至而叛夷阻之阳侯隔之太阳促之
𨗳人又误之生平㳺屐斯为最阨矣
 
 
 
 
 
 
卷五 第 88b 页
 
 
 
 
 
 
 
 徐霞客游记卷五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