雍录-宋-程大昌卷八

卷八 第 1a 页
钦定四库全书
 雍录卷八       宋 程大昌 撰
  职官
   清台
汉志武帝造太初历即上林清台课候惟太初历密是
其处也则清台也者盖在上林苑中矣黄图曰汉灵台
在长安西北八里汉始曰清台后更名曰灵台郭延生
述征记曰长安宫南有灵台者高十五仞上有张衡所制
卷八 第 1b 页
浑仪相风铜乌又有铜表题云太初四年造吕图曰汉
旧城外有灵台北与未央宫对水经亦曰城南漕渠有
汉灵台故延生书其所见亦曰在宫之南也然则汉世
城西之上林城南之漕渠皆有候景之台也或曰清台
或曰灵台名称不一耳然铜表之立既在太初即是武
帝定历之初矣至铜浑仪则云张衡所造衡之所造地
动仪在后汉顺帝阳嘉元年其时帝都不在长安或者
衡仪已成亦分置长安候台耶
卷八 第 2a 页
   西京太学
晋灼释曲台曰西京无太学故于曲台行大射礼儒林
传公孙弘举制书请置博士弟子员凡民在京师而选
补及郡国贡送来入京师皆𨽻太常夫惟选贡弟子皆
𨽻太常则灼谓西京无太学者信矣然史赞武帝明曰
作明堂兴太学则安得谓西京为无太学也若太学虽
尝建置而𨽻属太常则不可知耳儒林传载成帝时或
有言者今天子太学弟子少于孔子之三千人则是太
卷八 第 2b 页
学尝有弟子员矣弟子有员则安得全无区舍也夫班
固明以为有而晋灼乃遂云无者何也当是太学生员
送补教养奏用皆属奉常可由末以推本也汉之博士
皆𨽻太常而不以太学冠衔则可见矣儒林传又言昭
宣元帝皆增弟子员以用度不足更为设员千人既曰
用度不足则又尝给之日食矣至王莽乃始大治区舍
于城南外郭故吕图漕渠南亦有太学而非武帝时太
学矣上林别有槐市士以土物来者皆即市以鬻
卷八 第 3a 页
   藁街(都亭驿/)
武帝斩南越王傅介子斩楼兰王皆垂其首北阙北阙
未央北门也陈汤斩郅支单于上疏乞垂之藁街蛮夷
邸间诸家无言藁街之在何地者唐都亭驿即蛮夷邸
矣在朱雀街西与鸿胪寺近
   吏部选院
尚书省在朱雀门北正街之东自占一坊六部附𨽻其
旁吕图及长安志尚书省之南别有吏部选院与礼部
卷八 第 3b 页
选院皆出尚书省六曹治所之外也长安志曰以在尚
书省之南亦曰吏部南院选人看榜之所也六典吏部
员外郎掌选院谓之南曹注云其曹在选曹之南故谓
之南曹也唐世选法不似今时日日引选每遇四时当
受选时别出本曹治廨之外于南院引集焉选事正举
时却云选门闭者闭门以防请托也黜陟既定院以无
事却曰选门开者事竟而禁弛也故语有选门开闭之
异也院外别有列榜之所告以留黜也故其所亦谓之
卷八 第 4a 页
看榜
   礼部南院(贡院/)
礼部既附尚书省矣省前一坊别有礼部南院者即贡
院也长安志曰四方贡举所会其说是也今世淡墨书
进士榜首列为四字曰礼部贡院者唐世遗则也则唐
世已尝名南院以为贡院矣有试其中而赋诗曰才到
第三条烛尽南宫风月画难成则以试所为南宫也或
谓尚书省六部皆在北省之南故礼部郎为南宫舍人
卷八 第 4b 页
也唐初试进士皆属考功后因员外郎李昂为举子所
辱朝廷以考功权轻改用礼部侍郎典之即南院是其
考选之地矣若正用礼部侍郎典试其结衔则曰知贡
举或委它官为之则其结衔曰权知贡举言此本礼部
侍郎职任而它官来典者皆为摄事也有列榜之地如
吏部
   諌坡一
唐制自諌议大夫进迁始为给事中而其龙尾道上两
卷八 第 5a 页
省供奉官之立班也谏议顾在给事中上故裴吉之为
谏议也(吉本名从/人从吉)供奉班中共谑之曰饶伊上坡却须
下坡言今为諌议虽骤班给事之上及其迁为给事班
反在下也吉喻其谑则曰以我不可何不拽下拽者挽
之使居给事之下言班虽退下一等而其职位却是迁
进也(因话/录)今世通呼諌议为谏坡盖起于此坡者含元
殿前龙尾道坡陀而高者也唐制散骑常侍中书门下
侍郎谏议给舍两史遗阙通事官皆名两省而其职则
卷八 第 5b 页
供奉也此之两省供奉也者常在人主左右侍奉宣传
掌执应对不可暂阙故每御含元则宰相及两省官于
未索扇前立栏槛之内及扇开便侍立于香案之前取
其先上而备供奉于事便也此其立班所以皆在坡上
也上坡下坡即以班列高下为言也(见会要贞元二年/中书门下省奏)
   谏坡二
等之其为两省焉高下固有定序而立班之时諌议在
给事上者有为为之也会昌二年牛僧孺等奏曰六典
卷八 第 6a 页
谏议在隋从五品下今正五品上自大历间升门下中
书侍郎为正三品两省遂阙四品望升谏议为正四品
以补其阙诏从其奏则是谏议班乎给事之上者偶因
大历间四品阙官而从五品越取谏议充入四品以补
其阙也以品叙班故谏议越立给事之上也然而班虽
暂上而其进迁之序犹仍旧不改于是方为谏议则班
乎给事之上以其尝从五品而升补四品故也及其进
迁则谏议复在给事之下以其官品同在五品而位序
卷八 第 6b 页
在下故也此上坡下坡之详也至周显德五年敕谏议
依旧正五品上班在给事下其说曰諌议虽升班给事
之上及其迁拜官虽叙迁位则降等故改正焉则谏议
升班降班其首末悉昭然矣
   蛾眉班
沈括笔谈曰唐制两省供奉官东西对立谓之蛾眉班
国初供奉班于百官前横列王溥罢相为东宫一品班
在供奉班之后太祖见之以为不伦遂降命令供奉班
卷八 第 7a 页
依旧等叙立庆历贾安公为中丞以东西班对拜为非
礼复令横行至今初叙班则分立百官班定乃转班横
行参罢复分立百官班退乃出者采用旧制也予惟人
臣会朝不对黼扆拜君而东西自相对拜诚为非礼然
而究寻其初则有以矣会要曰会昌二年中书门下奏
元日御含元殿百官就列惟宰相及两省官皆未索扇
前立于栏槛之内及扇开便侍立于御前三朝大庆百
官称贺惟宰相侍臣同介胄武夫不拜至尊酌于礼意
卷八 第 7b 页
事未得中臣等请御殿日昧爽宰相两省官对班于香
案前俟扇开通事赞两省官再拜拜讫升殿侍立从之
案此则两省官为供奉者自会昌以前每朝叙班则对
立龙尾道上栏槛之内俟驾坐则遂升殿立侍元不曾
拜自会昌立仪定制之后其两班对立者乃始再拜而
其拜元不离位故班既东西对立而拜亦东西相向也
此所以不面扆坐而蛾眉其偶也世人但见己行之制
而不知立制之因故于东西自相对拜共觉其异而于
卷八 第 8a 页
东西自相对立不知䆒其本所以异也本朝距唐中隔
五代此之因革不能详传故贾安公虽讶对拜之不伦
而不能知对拜之所起故能究正拜礼而不敢全废对
立所谓不揣其本而齐其末者也宜其无据以伸折衷
也供奉官之立名以其所从执掌者(如唾壶笔橐殿上/扶掖版奏严辨)
皆人主出入起居之所首须故视朝之初它官未及接
侍而此之供奉亟上听命也故对班之初不立平地而
立乎龙尾道之上者取其升殿蚤疾也
卷八 第 8b 页
   侍从一
汉世之谓侍从者以其职掌近君也行幸则随从在宫
则陪侍故总撮凡最而以侍从名之也武帝之诏严助
曰君厌直承明之庐劳侍从之事助时为中大夫是之
谓中朝臣中朝臣者唐以来名内诸司也谓其职任得
在内朝故皆冠以中字也郭舍人愬东方朔曰朔诋天
子从官武帝谓窦太主曰但恐群臣从官多为主费司
马迁曰文史星历近乎卜祝之间固主上之所戏弄也
卷八 第 9a 页
此在汉世虽皆以侍从名之特以常在左右如前所云
耳皆非今世之谓侍从者也今世侍从汉之九卿也张
安世持橐簪笔事孝武皇帝十数年者此即今世侍从
之事也盖安世尝为光禄勋后又有大司马车骑将军
也若摘汉语以称今世侍从则笔橐正其事矣今时侍
从又名两制两制者分掌内外两制也内制为翰林学
士外制为中书舍人在元祐未置权侍郎以前自中书
舍人己上方为侍从也故率内外制而名其官所以别
卷八 第 9b 页
乎汉世之侍从而未为九卿者也今制七寺卿既为庶
官若以九卿为侍从则轻重晦杂非一见可了故别名
两制也汉语又有法从者出扬雄传曰成帝时赵昭仪
方幸每上甘泉常法从属车豹尾中故雄为赋以风师
古曰法从者言以法当从也又一说曰从法驾也二说
皆似可通言而实不然也
   侍从二
蔡邕独断曰天子出车驾次第谓之卤簿有大驾有小
卷八 第 10a 页
驾有法驾大驾则公卿奉引属车八十一乘在长安时出
祠天于甘泉备之百官有其仪注名曰甘泉卤簿中兴以
来希用之法驾公卿不在卤簿中惟河南尹执金吾洛
阳令奉引属车三十六乘小驾祠宗庙则用之案邕此
记则惟郊天甘泉乃是大驾大驾行则公卿皆从若用
法驾已下则公卿不从矣然则凡泛引汉法从语以言
今时两制侍从者似未安也盖公卿不从法驾而从大
驾故也若夫赵昭仪之谓法从者虑卤簿中有后宫焉
卷八 第 10b 页
人或非之故立为之名而曰法从也言天子在行则其
宫贵皆当以法得从也扬雄见之果设却妃之讽则其
预立此名盖以自文本非公卿扈行正语也若司马迁
谓从上上雍者九卿固多在行而九卿不尽在法驾之
内也迁与任安书曰卿者仆亦尝厕下大夫之列臣瓒
曰汉太史令千石故比下大夫然以其得在卤簿中故
武帝上雍亦得名为从上焉耳服虔曰属车八十一乘
作三行尚书御史乘之最后一乘垂豹尾已前皆为省
卷八 第 11a 页
中虔之此言即蔡邕所载汉制也扈从在豹尾以前者
得与今侍从比而他官非也唐世卤簿正用汉制其行
列先后品列在仪卫志甚详
   唐两省
东坡云元祐元年余为中书舍人时执政患本省事多
漏泄欲于舍人厅后作露篱禁同省往来余白诸公应
须简要清通何必栽篱插棘诸公笑而止明年竟作之
暇日读乐天集有云西省北院新作小亭种竹开匆东
卷八 第 11b 页
通骑省与李常侍隔匆小饮作诗乃知唐时得西掖作
匆以通东省而今日本省不得往来可叹也予按乐天
西掖诗云结托白须伴因依青竹丛题诗新壁上过酒
小匆中其谓开匆过酒者是从本省之地开匆以通本
省右常侍之直而隔匆对饮非能自西掖开匆以与东
省之左常侍对饮也按六典宣政殿前有两庑两庑各
自有门其东曰日华日华之东则门下省也以其地居
殿庑之左故又曰左省也凡两省官系衔以左者如左
卷八 第 12a 页
散骑左谏议给事中皆其属也西廊有门曰月华月华
之西即中书省也凡系衔为右者如右谏议右常侍中
书舍人则其属也故东西两省皆有骑省为其各分左
右而常侍亦分左右也乐天之为舍人也虽尝自西掖
北院开窗以通骑省而其所通者本省散骑之直非东
省常侍之直也东骑省自在日华门之东而西骑省亦
在月华门之西日华月华门内有宣政殿据间其中而
两省又遂分处日华月华之外无由止隔一匆而可以
卷八 第 12b 页
度酒对饮也其曰开匆通东骑省者当是右骑省直舍
在舍人院东其南面有户而北面无之故乐天遂于省
北创亭而凿右骑省牖以过酒卮也凡此所引皆宣政
殿下东西两省位置也别有中书门下外省者又在承
天门外两省官亦分左右各为廨舍而承天门前有朱
雀街东省则处街左西省则处街右中间正隔通衢愈
无凿壁过酒之理也老杜诗曰退朝花底散归院柳边
迷其曰散者分班而出东西各归其廨也然则东坡所
卷八 第 13a 页
谓西掖可通骑省者恐别有所见也
   政事堂
政事堂在东省属门下自中宗后徙堂于中书省则堂
在右省也按裴炎传故事宰相于门下省议事谓之政
事堂故长孙无忌为司空房玄龄为仆射魏徵为太子
太师皆知门下省事至中宗时裴炎以中书令执政事
笔故徙政事堂于中书省杜甫为左拾遗作紫宸殿退
朝诗云宫中每出归东省会送夔龙集凤池凤池者中
卷八 第 13b 页
书也左省官方自宫中退朝而出则归东省者以本省
言也已又送夔龙集于凤池者殆东省官集政事堂白
六押事耶杜之为左拾遗也在中宗后肃宗时则政事
堂已在中书矣故出东省而集于西省者就政事堂见
宰相也为其官于东省而越至西省故文昌录于此阙
疑也岑参为右补阙与杜同时故杜答参诗曰窈窕清
禁闼罢朝归不同言分东西班各退归本省也又曰君
随丞相后我往日华东则是宰相罢朝由月华门出而
卷八 第 14a 页
入中书凡西省官亦随丞相出西也若左省官仍自东
出故曰我往日华东也
   待制次对
阁本图待制有院在宣政殿之东少阳院之西盖放汉
世待诏立此官称也武后名照(音/照)故凡诏皆改为制而
待诏亦为待制也永徽六年许敬宗以洪文馆学士每
日待制于武德殿西门此之名为待制者亦追用改制
后事以为称呼耳高宗永徽时未名待制也显庆四年
卷八 第 14b 页
李巢等待诏洪文尚称待诏至文明元年以京官五品
为之则名待制(文明武/后年号)即待诏待制之分其时之先后
可考也正元七年诏每御延英令诸司长官二人奏本
司事俄又令常参官每日引见二人访以政事谓之巡
对则是待制之外又别有巡对也于是正为待制者即
诸司长官也上文以二人奏本司事者是也至其名为
巡对者未为长官而在常参之数亦得更迭引对者也
其曰次对者即巡对官许亚次待制而俟对者也则次
卷八 第 15a 页
对不得正为待制矣元和元年武元衡奏曰正衙已有
待制官两员正元七年又有次对难议两置诏今后每
坐日两人待制正衙退后于延英候对中书门下御史
台官依故事并不待制则是自正衙两人待制以外凡
德宗所置次对皆罢矣夫谓两人待制者诸司长官也
中书门下御史台官则是未为长官而预常参者也自
此两等不可混合今人作文凡言待制者皆以次对名
之则恐未审也然其称谓既熟虽唐人亦自不辨开成
卷八 第 15b 页
中敕今后遇入阁日次对官未要随班出并于东阶松
木下立侍宰臣奏事退令齐至香案前各奏本司公事
左右史待次对官奏事讫同出按此所言则尝以诸司
长官之待制者名为次对矣若䆒其始则实误以待制
为次对也
   待漏院
故事建福门(在大明宫/丹凤门东)望仙门(在丹凤/门西)昏而闭五更五
点而启至德中有吐蕃自金吾仗亡命因敕晚开宰相
卷八 第 16a 页
待漏太仆寺车坊元和元年初置百官待漏院各据班
品为次在建福门外候禁门启入朝
   郎官印匮
南部新书曰二十四司印故事悉纳直厅每郎官交印
时吏人系之于臂以相授颇觉为烦杨虞卿任吏部员
外郎始置匮加鐍以贮之人人以为便至今不改按古
者居此官即佩此印印有组常系腰垂之一日去官即
解印而上诸有司故汉语所谓丈二之组方寸之印者
卷八 第 16b 页
是也组所以系也银青金紫亦其事也后世当官不佩
印故始时付之典吏而又加匮封贮以取便逸失古远

  军制
   汉南北军及畿内军制
汉有南北军循其名而思之知其扈卫屯营决相南北
矣而史家不尝分别其地何在也按汉制有卫尉总掌
宫中卫士故百官表曰掌宫门卫屯兵也又曰长乐甘
卷八 第 17a 页
泉建章各有卫尉而不常置则知表之所叙卫尉也其
职掌官属皆指未央卫尉也表书其职既曰掌宫卫屯
兵则凡未央一宫卫士不问在南在北皆当入其统𨽻
矣然以武帝兵制考之八屯之中有中垒校尉者专掌
北军垒门内事则是卫兵之在宫北者自属中垒校尉
不属卫尉也予于是得南北分军之以而武帝以前兵
制亦可推求也吕后纪周勃以节得入北军军皆左袒
为刘氏则吕禄之军见夺于勃者是为北军矣纪又曰
卷八 第 17b 页
勃已入北军尚有南军乃使刘章监军门而别遣平阳
侯吉卫尉毋纳吕产殿门故刘章得以杀产于未央殿
门之外也夫惟未得南军而使卫尉毋纳吕产则卫尉
所掌是为南军矣又使刘章往监军门而吕产不得遂
入未央殿门则刘章所监之门亦南军之门也然则吕
后之时未有中垒校尉已有北军矣北军已为周勃所
夺而南军尚不及知足以见高祖立制之初分名南北
不使专𨽻一官其所堤防深矣特至武帝乃始明立中
卷八 第 18a 页
垒之名使为北军主帅焉耳此外都城之内别有金吾
(即中/尉)司𨽻羽林期门虎贲城门校尉皆典兵官而非宫
中卫兵也其八屯校尉(实有九屯胡/骑不常置)惟中垒(已见/上文)射声
虎贲屯骑当在城中而四屯悉在城外故步兵校尉掌
上林苑门之兵越骑校尉掌越人内附之骑长水校尉
则掌胡骑之在长水宣曲者也军骑校尉则掌胡骑之
在池阳者也总都城而言所屯之方则上林在城西南
长水宣曲在城东南胡骑在城北渭水之外是为汉家
卷八 第 18b 页
都城兵制之大略也(宣曲固在城东而城西昆明池旁/亦有宣曲然而长水校尉所掌必)
(在城东为其与/长水相附并也)
卷八 第 19a 页

卷八 第 20a 页
   唐南北军
唐制凡曰禁军者总南北衙言之也南衙即诸衙之屯
于宫南者也北衙即北军之在禁苑者也此之列屯吕
图载之甚明盖诸卫营在太极宫前朱雀门内而北军
左右两军皆在苑内左军在内东苑之东大明宫苑东
也右军在九仙门之西九仙门在内西苑东北角凡此
诸卫皆调关内府兵以供役使故府兵分为十道无事
则散处关内有急则号召为用诸卫官皆得领之故号
卷八 第 20b 页
南衙也北军之众亦从卫兵中选用其法创于太宗之
飞骑其后羽林龙武神策神威之类皆北军也此其大
略也五王之诛二张玄宗之平韦氏皆资北军为用肃
宗以后名制多所增废惟羽林龙武神策神威最盛总
号曰左右十军边将此军出戌给赐比它军皆多三倍
缘此诸将皆请遥𨽻神策上行营亦皆统诸中人矣僖
宗时田令孜为左右神策十军兼十二卫观军容使则
南北卫兵皆统故其势大盛遂至于不可制御也李揆
卷八 第 21a 页
之在贞元中尝因李辅国选羽林以为徼巡固尝预言
其祸矣曰汉以南北军相制故周勃以北军安刘氏朝
廷置南北衙以相俟今用羽林代金吾警有非常何以
制之其议遂寝呜呼此正唐末倒持之祸之所从始也
揆能先事而言揆贤也哉
   左右龙武军
睿宗时置即太宗时飞骑也衣五色袍乘六闲駮马武
皮鞯武者虎也唐祖讳虎故曰龙武龙武者龙虎也言
卷八 第 21b 页
其人材质服饰有似龙虎也初置惟以从猎其地最为
亲密固已易于宠狎矣又其军皆中官主之廪给赏赐
比他处特丰事力重伎艺多故杜甫曰龙武新军深驻
辇芙蓉别殿谩焚香言其初时拟幸芙蓉已遂留驻龙
武也甫之此言盖有讥也唐自中叶以后天下多事凡
有土木兴作多于北军取办焉而它秘戏耽乐外人不
知者尚多此其亲狎之由也
   神策军
卷八 第 22a 页
哥舒翰破吐蕃磨环川即其地置神策军禄山反神策
故地沦没其军人有寓屯陜州者号神策军后遂统于
观军容使自此迭以中官领之分左右厢大历中凡兵
屯京兆凤翔七县者皆𨽻神策正元改左右厢为左右
神策
   南牙北门
王同皎之谓南牙北门者本指南北禁军而言耳宇文
士及谓太宗曰南衙群臣面折陛下则此已云南牙盖
卷八 第 22b 页
指朝臣之预正衙朝者也德宗初张涉薛邕以赃败宦
官武将得以藉口曰南牙文臣赃动至巨万而谓我曹
浊乱天下岂非欺乎此南牙北司之分也其后北军皆
以中官典领故禁军在苑北者皆为北司也
   飞龙厩
后苑有骥德院禁马所在韦后入飞龙厩为卫士斩首
盖自玄武门出宫入厩也
  庙陵
卷八 第 23a 页
   始皇陵
关中记曰丽山之陵虽高大亦不足役七十万人积年
之功为其徙移水势本北流者皆西北之又此土无石
取大石于渭北诸山其费功由此甚也此说是矣而不
究其实也骊山阿房两役并兴未论他事且计八十里
阁道其土木之费工力之大自应广调而久役矣史记
及贾山疏皆言阿房始皇所造独黄图言阿房一名阿
城惠文已造而始皇广之此恐不然也始皇明言朝廷
卷八 第 23b 页
小不足容众故渡渭而南以营朝宫则其创意营造出
于始皇不出前人也
   汉陵庙
太上皇陵在栎阳东北二十五里
庙在长安城香街南又在酒池北
   高帝吕后
长陵在咸阳县东三十里
   高庙
卷八 第 24a 页
在长安城中安门里
   惠帝
安陵在咸阳县东北二十里
庙在高祖庙西
   文帝
霸陵在白鹿原亦名霸上也
顾成庙在长安城南又方舆志在金坞北大道南
   景帝
卷八 第 24b 页
阳陵在咸阳县东四十里
德阳宫不言庙讳言之也
   武帝
茂陵在兴平县北十七里
龙渊宫在茂陵东
   昭帝
平陵在咸阳西北二十里
庙号徘徊
卷八 第 25a 页
   宣帝
杜陵在长安东南二十里
乐游庙在杜县曲池北因苑为名
   元帝
渭陵在咸阳县西北七里
长寿宫
   成帝
延陵在咸阳县西北十三里
卷八 第 25b 页
池阳庙
   哀帝
义陵在咸阳县西北八里
   平帝
康陵在咸阳县西北九里
   高庙(复道世游衣冠/后汉 祖庙) (前汉十一帝庙/)
汉书高庙晋灼曰三辅黄图云在长安城中安门里大
道东又在桂宫北关中记在长安城中安门里三辅故
卷八 第 26a 页
事在长安城门街东太常街南长安志在西四里按此
数者世远闻见殊而各以所得言之固不齐一然其可
必者决在未央之南也何以知其然也水经载安门者
汉长安城南面之中门也既名安门亦名鼎路门也高
庙在此门内则于方固为南矣而唐长安县之西亦汉
未央之西南也高庙既在城南而高寝乃在桂宫桂宫
者未央之北也(晋灼引旧/黄图云)汉法祖宗衣冠各藏其寝每
月具威仪出而游之于庙游已复归藏之于寝是名月
卷八 第 26b 页
游衣冠也高寝在未央宫之北而高庙在城之南武库
在未央之东如当衣冠出游必经武库然后可以自北
达南故武库之道遂为游衣冠之道也惠帝之自未央
而朝长乐也亦是自西而东每行必经武库故于武库
之南筑复道以达长乐初时止欲免民间避跸之劳耳
而此之复道正临武库故孙叔通曰子孙柰何乘宗庙
道上行也夫谓宗庙道也者即指武库游衣冠之路也
亦犹言及人主而转为乘舆也惠帝既闻通语则遂别
卷八 第 27a 页
作原庙于渭北渭北既有原庙则高寝衣冠不游城南
正庙而向北以游原庙故复道不在衣冠道上也此通
之巧设曲计也若夫黄图既曰高庙在安门矣而又曰
亦在桂宫则城内遂有两庙矣是殆因桂宫之有高寝
而误认为庙焉耳游衣冠之制至元帝乃罢
   蔡邕庙寝游衣冠说
蔡邕独断曰宗庙之制古学以为人君之居前有朝后
有寝终则前制庙以象朝后制寝以象寝庙以藏主列
卷八 第 27b 页
昭穆寝有衣冠几杖象生之具总谓之宫月令曰先荐
寝庙诗云公侯之宫颂曰寝庙奕奕言相连也是皆故
制也古不墓祭至秦始皇起寝于墓侧汉因而不改(武/衡)
(儒议曰韩皋引汉仪古不墓祭臣据周礼冢人之/职凡祭墓则为之尸古亦墓祭安得无哉出会要)居西
都时高帝以下每帝各立其庙备法驾游衣冠又未定
迭毁之礼元帝时丞相匡衡御史大夫贡禹乃以经义
处正罢游衣冠毁先帝亲尽之庙高帝为太祖孝文为
太宗孝武为世宗孝宣为中宗祖宗庙皆世世奉祠其
卷八 第 28a 页
馀惠景以下皆毁五年而称殷祭犹古之禘祫也殷祭
则及诸毁庙非殷祭则祖宗而已光武中兴都洛阳乃
合高祖以下至平帝为一庙藏十一帝主于其中(或云/十二)
(帝/)元帝于光武为祢故虽非宗而不毁也后嗣承之遂
常奉祀光武有天下以再受命复汉祚更起庙称世祖
明章二帝园陵皆自起庙孝明曰显宗孝章曰肃宗是
后踵前孝和曰穆宗孝安曰恭宗孝顺曰敬宗孝桓曰
威宗唯殇冲质三少帝皆以在位不踰一年不列于宗
卷八 第 28b 页
庙四时就陵上祭寝而已(已上并蔡/邕本文)三辅旧事曰光武
之兴宗庙为墟乃聚十二庙合于高庙作十二室太常
卿一人别治长安主知高庙事则是西都十二帝始各
有庙至此合为一庙仍在长安不在洛阳也唐会要大
中三年杨发等议庙则曰光武都洛遣邓禹入关奉高
祖已下
   五陵七迁
班孟坚西都赋曰南望杜霸北眺五陵李善曰宣帝葬
卷八 第 29a 页
杜陵文帝霸陵惠帝安陵景帝阳陵武帝茂陵昭帝平
陵又曰三选七迁谓选三等之人而迁处七陵至元帝
乃始不迁凡善此之所引皆汉实也然七帝七陵亦尝
迁其人而独曰北眺五陵者刘良曰高惠景武昭五陵
在北其说是也在北者在渭之北也若霸陵则在渭南
矣杜霸则言南望而五陵皆言北眺也后世言陵邑之
盛人物之众但曰五陵者语顺也刘裕入关父老言之
曰五陵联络是君家坟墓盖从称谓便者谓之非有去
卷八 第 29b 页
取也
   七太子庙
天宝间以隐太子等七太子立庙于永崇坊
 
 
 
 
 雍录卷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