雍录-宋-程大昌卷四

卷四 第 1a 页
钦定四库全书
 雍录卷四      宋 程大昌 撰
   延英殿
高宗初创蓬莱宫诸门殿亭皆巳立名至上元二年延
英殿当御座生玉芝则是初有大明即有延英殿顾召
对宰臣则始于代宗耳代宗以苗晋卿年老蹇甚听入
閤不趋为御延英此优礼也案六典宣政殿前西上閤
门之西即为延英门门之左即延英殿故阳城欲救陆
卷四 第 1b 页
贽约拾遗王仲舒守延英殿閤上疏伏閤不去也案朝
于宣政即名入閤而延英又便殿之在西偏者无閤可
伏也其曰守閤者西上閤之西即是延英殿门故守此
之閤乞开延英以受其对也至会要所记则直曰城等
数人守延英门上疏也史家必言伏閤者以入延英之
路言之也钱希白南部新书记唐制曰凡内有公事商
量即降宣付閤门开延英即此可见凡对延英必自閤
门而入也长安志曰延英在紫宸殿东吕图引李庚赋
卷四 第 2a 页
为据曰东则延英耽耽因谓延英当在殿东而反诋六
典谓在西者为误此失之矣予案会要元和十五年诏
于西上閤门西廊内开便门以通宰臣自閤中赴延英
路则延英不在紫宸殿东亦巳审矣六典会要皆唐人
自记唐制其为可信岂不愈于李庚之一赋也哉或者
失考六典会要致有此误也至于长安志者宋敏求自
言其书皆本诸长安图经又夲诸梁载言十道志则志
之傅信岂如六典会要之审也僖宗时尝易延英之名
卷四 第 2b 页
以为灵芝其必因上元所产之芝而制为美名也及自
蜀还仍名延英
   延英召对
代宗召苗晋卿对延英晋卿宰相也群臣初无许预之
例贞元七年诏每御延英令诸司官长奏夲司事则百
官许对延英矣八年葛洪夲正衙奏私事德宗诏今后
有陈奏宜延英门请对勿令正衙奏事则群臣亦得乞
对延英矣故宪宗时元稹为拾遗乞于延英访问也其
卷四 第 3a 页
后诸州刺史遇开延英即入延英陛辞则是外官亦得
诣延英辞也(会要开/成策)元和四年御史台奏延英开日群
臣皆不得前知遇陛下坐时方进状请对则是凡开延
英初无定日直俟御宣政紫宸临时奏请也钱希白之
言曰凡内有公事商量即降宣付閤门开延英閤门翻
宣申中书并榜正衙门则临时不可预拟其日矣至天
祐元年诏今后每月许一五九开延英如有大段公事
中书门下具榜子奏请开延英不计日数则是天祐后
卷四 第 3b 页
方定一旬三开延英之制前此未也若宰臣奏开延英
其来久矣韩皋为御史中丞常有所陈必于紫宸未尝
诣便殿上谓之曰我与卿言不尽可来延英与卿从容
则是特许其对也元和五年义武军节度使张茂昭举
族归朝故事双日不坐是日特开延英十五年十月下
元假召宰臣对于延英议边事也唐文宗纪赞曰唐制
天子以只日视朝乃命辍朝放朝皆用双日此之双日
假日皆特引对是有为为之非常制也
卷四 第 4a 页
   长生殿
二张受诛之地通监云在迎仙宫长生殿唐五王传则
言在迎仙宫集仙殿未知孰是也长安志有长生殿但
云肃宗终于此殿而不指言此殿之在大明或大极也
东宫有集仙殿后为丽正集贤是东宫一宫固在太极
宫城之内矣(详见/东宫)当高宗时大明宫巳成武后擅国不
应犹在东宫养病予故谓当在大明正宫也太子之巳
诛二张也入后所寝长生殿白之后谓之曰孺子诛可
卷四 第 4b 页
还宫夫天后既自长生殿遣太子还宫则可以见长生
殿之与东宫不同一宫矣肃宗不豫张后召越王系授
甲长生殿使讨李辅国肃宗在长生殿使使者逼张后
下殿则长生也者必寝殿也其位置与事为可想而知
也丽山别有寝殿亦名长生在华清不在大明也(详见/华清)
(宫/下)故东宫丽山之集仙殿者皆非武后寝疾之地也
   凌烟阁
南部新书曰凌烟阁在西内三清殿侧画功臣皆北面
卷四 第 5a 页
阁中有中隔内面北写功高侯王隔外面次第功臣案
西内者太极宫也太宗时建阁画功臣在宫内也画皆
北向者阁中凡设三隔以为分际三隔内一层画功高
宰辅外一层写功高侯王又外一层次第功臣此三隔
者虽分内外其所画功臣象貌皆面北者恐是在三清
殿侧故以北面为恭耶
   上阳宫
武后既巳傅位徙居上阳宫中宗率百官诣观风殿起
卷四 第 5b 页
居诸家无言上阳何在者独长安志内苑有上阳桥不
知此桥即为上阳之桥耶不敢主定也崔皎疏曰则天
在西宫人心犹有附会则上阳宫必在大明之西矣德
宗建中十二年高力士养女伪为帝母沈太后上发宫
人百馀人赍乘舆御物迎入上阳宫就供奉高氏自言
是后验视者走马入奏上受百官贺巳而事觉以牛车
载高氏还家按此既遣宫女就上阳供奉则与德宗所
御之宫自是不为一地矣验视者走马入奏又足以见
卷四 第 6a 页
其来自宫外也夫姜皎指为西宫而此又迎之宫外予
故疑其在大明之西也大明之西若不在禁苑必在西
内苑矣洛阳有上阳宫在洛城外此之所言皆长安也
不可以参论
   望贤宫
在咸阳县东数里元宗幸蜀还京肃宗至望贤宫奉迎
德宗西幸又自望贤宫出奉天也
   光范门
卷四 第 6b 页
光范门在大明宫含元殿之西而含元殿西廊有栖凤
阁阁下即朝堂有登闻鼓一如承天之制皆在承天门
(即宫城/门也)夫既有登闻鼓即外人可得而进故韩愈上
宰相书得以伏光范门外以宰相退朝路必出此也(长/安)
(志/)汉制入司马门内方是禁中凡至司马门者皆省按
有籍方得入而光范门尚在含元殿外承天门内故外
人得至也
卷四 第 7a 页

卷四 第 8a 页
   唐翰苑位置(少阳院/麟德殿) (结邻楼/三殿) (郁仪楼/九仙门)
    (金銮殿/复门) (寝殿/)
李肇记曰翰林院在少阳院南(长庆元年于门下省东/少阳院筑墙及楼观此)
(院自在宫东非/此之少阳院)其东当三院结邻楼郁仪楼即三院之
东西廊也其西北并禁军营韦执谊则曰任银台门内
麟德殿西重廊之后又曰北苑之置尤为近切左接寝
殿右瞻彤楼会此数说而求之则其方乡尚略可考也
三殿者麟德殿也一殿而有三面故名三殿也三院即
卷四 第 8b 页
三殿也李绛为中书舍人尝言为舍人踰月不得赐对
有诏明日对三殿也不独此也凡蕃臣外夷来朝率多
设宴于此至臣下亦多召对于此也结邻楼即三殿之
西廊也郁仪楼即三殿之东廊也郁仪又东即寝殿矣
郁仪结邻皆是重廊(见韦执/谊记)翰林院学士院皆在三殿
西廊之外其廊既为重廊其门必为重门也自翰苑穿
廊而趋宣召必由重门而入故谓复门之召也李肇便
以学士院胡门定为复门者误也寝殿既在翰苑之左
卷四 第 9a 页
而金銮殿又在学士院之左则金銮益近寝殿矣自有
金銮殿后宣对多在金銮则知其谨并寝殿矣以其近
也德宗既巳上仙召学士郑絪至金銮殿立宪宗为太
子当如此仓卒学士遽能入至金銮殿则可见矣翰林
院又北则近内苑其宫城垂转北处城之西北角有九
仙门文宗引入郑注即自此门也又门外即列禁军营
顺宗之为太子也德宗已上仙矣太子有疾仍紫衣麻
鞋力疾出九仙门召见诸军以示不病即此地也(通/鉴)
卷四 第 9b 页
其与寝殿相切近故可以如此也凡此所考皆大明宫
银台门翰林院及两学士院位置也若驾在大内则于
明福门置院驾在兴庆宫则于金明门内置院(在勤政/楼东北)
亦名翰林院与此大明宫制不同
卷四 第 10a 页

卷四 第 11a 页
   结邻郁仪楼
麟德殿东廊有郁仪楼西廊有结邻楼学士院即在西
楼重廊之外李肇韦执谊所记皆书结邻为结麟此恐
误也道书登真隐诀曰上真之道七郁仪奔日文为最
结邻奔月文为次盖郁仪者羲和也结邻者常娥也九
真中经曰西玄山下洞台中有郁仪结邻两书也古宫
殿皆取天象物瑞以为之名日华月华亦其义也则此
之二楼者其必取诸奔日奔月之仙也安得改邻为麟
卷四 第 11b 页
也况两楼之中有殿巳自名为麟德则结邻之名必不
赘以麟名也
   大明宫右银台门翰林院学士院说
翰林院在大明宫右银台门内稍退北有门榜曰翰林
之门其制高大重复号为胡门(或疑此/是复门)门盖东向(韦执/谊曰)
(开元学士院在翰/林之南别户东向)入门直西为学士院院有两厅南北
相呇而各自为门旁有板廊自南厅可通北厅(李肇曰/南北两)
(厅皆设铃待诏者撼铃为信若/是同为一门不必各设铃索)又皆南向院各五间北
卷四 第 12a 页
厅从东来第一间常为承旨阁馀皆学士居之厅前阶
砌花砖为道(花砖别/有说)南厅夲驸马张垍为学士时以居
公主此其画堂也后皆以居学士其东西四间皆为学
士阁中一阁不居(并李/肇记)北厅又北则为翰林院初未有
学士时凡为翰林待诏供奉者皆处其中后虽有学士
而技能杂术与夫有学可备询访之人仍亦居之故王
叔文王伾辈以书棋得入也翰林院又北则为少阳院
   南北学士
卷四 第 12b 页
唐世尝预草制而真为学士者其别有三太宗之弘文
馆玄宗之丽正集贤开元二十六年以后之翰林此三
地者皆置学士则是实任此职真践此官者也若夫乾
封间号为北门学士者第从翰林院待诏中选取能文
之士特使草制故借学士之名以为雅称其实此时翰
林未置学士未得与弘文集贤齿也故曰北门学士言
其居处在弘文集贤之北也其曰北者大明一宫皆在
太极东北而翰林院又在大明宫之北观其地位谨并
卷四 第 13a 页
北苑墙南则其入内虽自西银台入而皆在弘文集贤
之北也开元巳后虽于翰林院南别置学士院正以学
士名官而西院仍在翰林院南夲弘文集贤而求其方
亦在大明之北故言翰苑者亦以北冠之亦是因仍乾
封间所名也
   学士出入禁门
李肇记曰学士下直出门相谑谓之小三昧出银台乘
马谓之大三昧三昧者释氏语也言其去缠缚而自在
卷四 第 13b 页
也用此言之则学士自出院门而至右银台门则皆步
(夲朝名步行/学士亦夲此)直至巳出宫城银台门外乃得乘马也
然此亦学士未为承旨者体制如此耳若为承旨则有
别礼故元稹自言为承旨时得从内朝乘马扈从又有
诗自言得于太液池边乘马以行此则承旨特礼也为
学士者无之(详见罘/罳下)
   学士宣召
沈氏笔谈曰唐制自宰相而下初命无宣召之礼惟学
卷四 第 14a 页
士宣召盖学士院在禁中非内臣宣召无因得入予按
学士宣召特礼也开元前北门夲无学士亦无职守如
李白辈供奉翰林乃以其能文特许入翰林不曰以某
官供奉也俗传白衣入翰林者此也又曰上数欲命白
以官为中宫所捍而止是白在开元竟无官也后至二
十六年创置学士院乃始制为官称是为翰林学士此
时得为学士者固与前此白身供奉者不同然向来尚
以诏召之礼加乎无官之士则今之在院而明命以为
卷四 第 14b 页
学士者安得独废特召之礼也然此之宣召乃是院中
熟例而不可辄减耳非为院在禁中乃加宣召也按银
台门内直紫宸殿西固在禁中然而中书门下两省官
分居日华月华门其日华月华亦在宣政殿之东西廊
是亦同在禁中矣若谓学士体重当加宣召耶为学士
而得知制诰又满年乃迁中书舍人不应职任轻时加
宣召以为礼及其进官位望益重反无宣召也故予谓
宣召之礼自待诏无官时有之其后循袭不复减杀耳
卷四 第 15a 页
沈氏又曰唐翰林院在禁中乃人主燕居之所玉堂承
明金銮殿皆在其间此又失也承明玉堂皆汉殿耳唐
无此名也沈氏又曰学士院北扉者为其在浴堂之南便
于应召此又误也学士院在紫宸蓬莱殿之西浴堂殿
自在紫宸之东不在学士院南也(详在浴/堂下)
   北厅花塼
李肇曰学士院北厅前有花塼道冬中日及五塼为入
直之候李程性懒好晚入常过八塼乃至众呼为八塼
卷四 第 15b 页
学士(唐书语略难/晓故详具也)
   浴堂殿
唐学士多对浴堂殿李绛之极论中官柳公权之濡纸
继烛皆其地也然自六典以及吕图皆无此之一殿石
林叶氏曰学士院北扉者浴堂之南便于应召此恐未
审也学士院之北为翰林院翰林院之北为少阳院设
或浴堂在此亦为寝殿三殿之所间隔不容有北门可
以与之相属矣馆夲唐图则有浴殿而殿之位置乃在
卷四 第 16a 页
绫绮殿南也绫绮者长安志曰在蓬莱殿东也而呼学
士院者自在蓬莱正西也东西既巳相绝中间多有别
殿无由有门可以相为南北也矣长安志尝记浴堂门
浴堂殿浴堂院矣且曰文宗尝于此门召对郑注而于
浴堂殿对学士焉又别有浴堂院亦同一处可以知其
必在大明矣而不著其正在何地故予意馆图所记在
绫绮殿南者是矣而元稹承旨厅记又有可證者其说
曰乘舆奉郊庙则承旨得乘厩马自浴殿由内朝以从
卷四 第 16b 页
若外宾客进见于麟德则止直禁中以俟夫内朝也者
紫宸殿也唐之郊庙皆在都城之南人主有事郊庙若
非自丹凤门出必由承天门出决不向后迂出西银台
门也则浴堂之可趋内朝也内朝之必趋丹凤门也其
理固巳可必矣又谓殿在蓬莱殿东即与紫宸殿相属
又可必矣然则馆图位置其与元稹所记殆相发挥大
可信也至于外宾客见于麟德则麟德谨并学士院东
故不待班从而可居院以待也合二语以想事宜则浴
卷四 第 17a 页
堂也者必在紫宸殿东而不在其西也
   金銮坡(龙首山形势/太液池附)
金銮坡者龙首山之支陇隐起平地而坡陀靡迤者也
其上有殿既名之为金銮殿矣故殿旁之坡亦遂名曰
金銮坡也此在唐虽无记载而其形势可推也大明宫
自南而北为含元殿又北为宣政又北而为紫宸前后
相沓皆在山脊至紫宸又北而为蓬莱殿则殿有大池
宗楚客之诗曰太液天为水则可见其广矣若此殿地
卷四 第 17b 页
势犹高与含元紫宸同在山上则接天之水从何激导
而能如此逆上也以此推之则龙首山势至蓬莱而夷
于平地无可疑也(详见前/螭头下)金銮殿者在蓬莱山正西微
南也龙首山坡陇之北至此馀势犹高故殿西有坡德
宗即之以造东学士院而明命其实为金銮坡也韦执
谊故事曰置学士院后又置东学士院于金銮殿之西
李肇志亦曰德宗移院于金銮坡西也石林叶氏曰俗
称翰林学士为坡盖德宗时尝移学士院于金銮坡故
卷四 第 18a 页
亦称坡此其说是也而不言金銮何以名坡于事未白
予故详言也若夫诸家谓为移院者则亦失实盖德宗
造院于金銮坡上是即此之坡而别建一院耳以其在
开元学士院之东故命为东翰林院而夫开元创立之
院在右银台门内者元不曾废也即诸家谓移院者皆
误也
   复门
复门亦无的载李肇曰翰林之门重复高大号为胡门
卷四 第 18b 页
此或为复门也耶韦执谊记曰院在银台门内麟德殿
重廊之后复门也者即重廊而每廊各设一门者也此
即在院得召自西重廊复门而入对乎麟德者也石林
曰学士院在禁中非内臣宣召无因得入故院设复门
所以通禁庭也石林此语不知何出若指初入院时宣
召以为须召乃入则自是由宫城之外而得入宫城之
门耳此之宫门即右银台门矣而银台门不闻尝设复
门也若以院内自有复门须召乃得入对则凡宿直者
卷四 第 19a 页
身虽得在禁中苟无诏皆不辄见不止学士院限隔复
门也反覆求之不皆可合故予亦未敢主信也
卷四 第 20a 页

卷四 第 21a 页

卷四 第 22a 页
   兴庆宫说
大兴京城东南角有坊名隆庆中有明皇为诸王时故
宅宅有井井溢成池中宗时数有云龙之祥帝亦数幸
以厌当之后引龙首堰水注池池面益广即龙池也明
皇开元二年七月以宅为宫既取隆庆坊名以为宫名
而帝之二名其一为隆故改隆为兴是为兴庆宫也其
曰南内者在太极宫东南也宁薛诸王宅地皆并此宫
遂献入之故玄宗曰大兄逊朱邸以成花萼相辉之美
卷四 第 22b 页
(会/要)十六年始移仗于兴庆宫听政(会要/三十)诸王既献宫地
仍别建第宅环宫而居帝于宫隅为二楼西则花萼相
辉南则勤政务夲西楼以燕兄弟而南楼以修政事也
开元二十年筑夹城通芙蓉园自大明宫夹东罗城复
道由通化安兴门次经春明门延喜门又可以达曲江
芙蓉园而外人不知也玄宗自蜀回居此宫其南楼下
临通衢故李辅国云可通外人恐或有变也
   兴庆池
卷四 第 23a 页
帝王之兴悉著符瑞理固有之然而傅会者多也玄宗
之名与隆庆坊旧宅相符固可命以为瑞矣六典所记
曰宅有井忽涌为小池周袤十数丈常有云气或黄龙
出其中至景云间潜复出水其沼浸广里中人悉移居
遂鸿洞为龙池焉开元初以为离宫后又增广遂为南
内其正殿名大同殿殿之东北即有龙池殿盖主此池
以为之名也(巳上并/六典)然予详而考之长安志曰龙池在
跃龙门南夲是平地自垂拱初载后因雨水流潦成小
卷四 第 23b 页
流后又引龙首渠波分溉之日以滋广至景龙中弥亘
数顷深至数丈常有云龙之祥后因谓之龙池志又曰
龙首渠者隋城外东南角有龙首堰隋文帝自北堰分
浐水北流至长乐陂西北分为二渠其西渠自永嘉坊
西南流经兴庆宫吕图亦著浐水入兴庆池路则是兴
庆之能变平地以为龙池者实引浐之力也人力胜而
旧池改故始时数尺久乃数顷不难也至六典所纪乃
言初时井溢(通鉴云民王/纯家井溢)巳乃泉生合二水以成此池
卷四 第 24a 页
则全没导浐之实而专以归诸变化也六典者中书令
张九龄之所领撰巳上而罢令李林甫继之仍加注以
(详见六/典下)凡此掩饰增损实皆注文而夲文无之则是
謟辞皆出林甫而非九龄之得知也以其人想之则饰
虚成有自可见矣唐事诞妄固有类此者武后改新丰
县为庆山县其说曰后时尝因雷雨涌出一山故取以
为名也而其何以辄涌也者不言其以也此即在位小
人共加傅会也至两京道里志则言其详矣曰庆山踊
卷四 第 24b 页
出初时六七尺渐高至三百尺则非一旦骤为三百尺
也自六七尺日日累增至三百尺是积力为之非一夜
雷雨顿能突兀如许也此为人力所成大不难见也其
时有给事中魏叔璘者窃为戏言曰此平地生骨堆耳
后闻赐叔璘死夫近臣窃议尚且见杀则役人施工者
安敢诵言其以乎以国力之盛为人所不敢窃议之役
则虽一夜穿井至深百尺尚其可能则平地累土为山
及二十丈岂其难耶南部新书曰天后时有献三足鸡
卷四 第 25a 页
者左右或言一足伪耳天后笑曰但令史册书之安用
察其真伪鸡之多足即山之踊出者也书其事者皆唐
臣安敢明證其伪也此古今符瑞之凡也
卷四 第 26a 页

卷四 第 27a 页
   温泉
温汤在临潼县南一百五十步(新丰庆山/皆其地)在丽山西北
十道志曰泉有三所其一处即皇堂石井后周宇文护
所造隋文帝又修屋宇并植松柏千馀株贞观十八年
诏阎立德营建宫殿御汤谷汤泉宫太宗临幸制碑咸
亨三年名温泉宫(唐年小录曰开元十年置实录/与元和志则曰开元十一年置)天宝
六载改为华清宫于骊山上益治汤井为池台殿环列
山谷开元间明皇每岁十月幸岁尽乃归以新丰县去
卷四 第 27b 页
泉稍远天宝四载置会昌县即于汤所置百司及公卿
邸第焉华清宫东北向(正北门外有/左右朝真门)正门曰津阳门(宫/北)
(门之内曰津阳门门外有洪文馆以/下见津阳门诗注及今所存之迹)东面曰开阳门西
面曰望京门(此两京字/必有误)南面曰望京门津阳门之东曰
瑶光楼(南有/少阳)其南曰飞霜殿(寝殿也白少傅以/长生殿为寝非也)御汤九
龙殿(在飞霜/殿之南)亦名莲花汤(明皇杂录曰玄宗幸华清宫/新广汤制作宏丽安禄山于)
(范阳以白玉石为鱼龙凫雁仍以石梁及莲花同献彫/镌巧妙殆非人功上大悦命陈于汤中仍以石梁横亘)
(汤上而莲花才出于水际上至其所解衣将入而鱼龙/凫雁皆若奋鳞举翼状欲飞动上恐遽命撤去而莲花)
卷四 第 28a 页
(至今犹存又尝于宫中置长汤数十间屋皆周回甃以/文石为银镂漆船及白木香船寘于其中至于楫棹皆)
(饰以珠玉又于汤中累瑟瑟及沉香为山以状瀛洲方/丈津阳门诗注曰宫内除供奉两汤外内更有汤十六)
(所长汤每赐诸嫔御其修广与诸汤不侔甃以文瑶密/石中央有玉莲花捧汤泉喷以成池又缝缀锦绣为凫)
(雁寘于水中上时于其间泛钑镂小舟以嬉游焉次西/曰太子汤又次西少阳汤又次西尚食汤又次西宜春)
(汤又次西长汤十六所今/维太子少阳二汤存焉)玉女殿(今名星痕汤玉/石瓮汤所出也)七圣
殿(殿在宫中自神尧至睿宗昭成肃明皇后/皆衣礼衣立侍绕殿石榴皆太真所植)宜春亭(在/开)
(阳门/外)重明阁(今四圣殿北临高有重明阁/倚栏北瞰县境如在诸掌)四圣殿长生
殿(斋殿也有事于朝/元阁即斋沐此殿)集灵台朝元阁(天宝七载玄元皇/帝见于朝元阁即)
卷四 第 28b 页
(改名降/圣阁)老君殿(朝元阁之南玉石为/老君像制作精绝)钟楼(在朝元/阁之东)明珠
殿(长生殿之/南近东也)笋殿(殿侧有魏温泉堂碑其石莹/见人形影宫中号玻瓈碑)观风楼
(楼在宫外东北隅属夹城而达于内临池道/周视山川大历中鱼朝恩毁拆以修章敬寺)斗鸡殿(在/观)
(风楼/之南)按歌台(在斗鸡殿之南/台高临东缭墙)毬场(宜春亭之/北门外)连理朩饮
鹿槽丹霞泉(在朝元/阁之南)羯鼓楼(朝元阁东近/南缭墙之外)禄山乱后罕
复游幸唐末遂皆隳废
   温泉说
温泉在丽山与帝都密迩自秦汉隋唐人主皆尝游幸
卷四 第 29a 页
惟玄宗特侈盖即山建宫百司庶府皆行各有寓止自
十月往至岁尽乃还宫又缘杨妃之故其奢荡特为章
著大抵宫殿包裹丽山一山而缭墙周遍其外观风楼
下又有夹城可通禁中白居易追咎其事作歌以为后
监世喜传诵然诗多不得其实也华清宫者夲太宗温
泉宫也天宝六载始名华清而杨妃入宫以太真得幸
巳在三载则华清未名而妃巳先幸今曰春寒赐浴华
清池始是初承恩幸时此巳误矣而又记其款昵则曰
卷四 第 29b 页
七月七日长生殿华清宫固有长生殿矣而其地乃斋
宿礼神之所夲非寝殿帝又未尝以七月至丽山则白
歌皆不审也杜牧诗亦曰一骑红尘妃子笑无人知道
荔枝来玄宗亦未尝以六七月幸华清宫则递进荔枝
亦不在幸山时也案乐天集长恨歌不自为叙以陈鸿
所傅丽山事为叙乐天所歌谓妃得幸在赐浴华清之
时及方士傅道妃语皆夲鸿傅以为之说也歌之作也
在元和元年冬盖王质夫用鸿说劝乐天为之而鸿自
卷四 第 30a 页
言亦谓得之传闻非玄宗夲纪所载也则乐天之误出
于陈鸿也然而事有不可专执故常者观风殿有复道
可以潜通大明则微行间出亦不必正在十月矣唐志
记荔枝香曲所起曰贵妃生日燕长生殿南方适进荔
枝因以荔枝香为曲则荔枝熟时亦自可幸丽山也故
予谓不可执守故常也凡左方所录宫殿方向长安志
率取津阳诗注为据津阳诗者郑愚之所作也
   长春宫
卷四 第 30b 页
长春宫在同州朝邑县十道志曰周武帝保定五年宇
文护筑大业十三年高祖起义自河东引兵而西济河
至朝邑舍于长春宫殆三数月休甲养士仍资永丰仓
粟为用迄后此宫不废揆之商周其殆西亳偃师之类
(详见予/书谱)武德二年尝命太宗镇此
   大安宫
又有大安宫者高祖以秦王功高立宅以居之名洪义
宫至贞观三年高祖为上皇徙而居之改名大安宫在
卷四 第 31a 页
宫城外西偏而太子宫中乃有显德弘文丽正等殿皆
在太极宫城之内故马周致议以为不伦也太宗尝猎
昆明献获于大安宫盖自昆明东归之路也(详见大/明宫下)
   龙跃宫
宫在高陵县西十里店神尧旧宅也夲名通义宫武德
六年名龙跃宫以通义监为龙跃寺德宗改为修真观
内有神尧真容至朱梁其宫废
  唐宫杂名
卷四 第 31b 页
   玉华宫
在坊州宜君县贞观二十一年造
   九成宫
在凤翔府麟游县夲隋仁寿宫文帝以避暑每岁春往
冬还文帝竟终于此宫太宗欲以宫奉高祖高祖恶之
不往贞观五年太宗自修缮以备清暑改名九成宫(高/宗)
(永徽元年改/为万年宫)
   仁智宫
卷四 第 32a 页
武德七年造在宜州宜君县
   秦兰池宫
秦于兰池侧造宫至唐犹在太宗出征高祖至此宫饯
(或云/汉宫)
   兴德宫
在同州冯翊县南义旗初起尝驻此
   永安宫
贞观八年置在麟游县西
卷四 第 32b 页
   太清宫(紫微宫帝紫极宫/玄元皇 庙)
开元二十九年诏两京及诸州各置玄元皇帝庙一所
后改为太清宫东都为紫微宫诸州各为紫极宫太清
以白石为玄元皇帝真像衮冕之服当扆南向玄宗肃
宗真容立侍左右则皆朱衣朝服张巡起兵率吏哭玄
元皇帝祠者凡郡皆有紫极宫也
   庆善宫(披香殿/)
夲名武功高祖旧第也在武功县渭水北太宗诞生于
卷四 第 33a 页
此贞观六年改庆善宫上赋诗吕才被之管纮名庆善
(有披/香殿)
   翠微宫
武德八年造名太和在终南山贞观二十一年改翠微
宫寝名含风殿苏文忠诗曰植立含风广殿用此也太
宗于此宫上仙杨大年谈苑曰宫在丽山绝顶太宗常
避暑于此后为寺寺亦废有游者题云翠微寺夲翠微
宫楼阁亭台数十重天子不来僧又去樵夫时倒一株
卷四 第 33b 页

   鱼藻宫
禁苑池中有山山上建鱼藻宫王建宫词曰鱼藻宫中
锁翠娥先皇幸处不曾过而今池底休铺锦菱角鸡头
积渐多先皇德宗也池底张锦引水被之令其光艳透
见也德宗亦巳奢矣故横取厚积如大盈之类岂独为
供军之用也若非王建得之内侍外人安得而知
   十六宅(百孙院/)
卷四 第 34a 页
在安国寺东(寺在朱雀街/东第五街)附苑城为大宅分处十王谓
庆忠棣鄂荣仪台颖永济也后盛寿陈丰常凉六王又
就封入内宅是为十六宅后以诸孙成长又置百孙院
 
 
 
 
 
卷四 第 34b 页
 
 
 
 
 
 
 
 雍录卷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