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阳伽蓝记-后魏-杨衒之卷四

卷四 第 1a 页
钦定四库全书
 洛阳伽蓝记卷四   后魏 杨衒之 撰
  城西
冲觉寺太傅清河王怿舍宅所立也在西明门外一里
 御道北怿亲王之中最有名行世宗爱之特隆诸弟
 延昌四年世宗崩怿与高阳王雍广平王怀并受遗
 诏辅翼孝明时帝始年六岁太后代总万机以怿名
 德茂亲体道居正事无大小多咨询之是以熙平神
卷四 第 1b 页
 龟之际势倾人主第宅丰大踰于高阳西北有楼出
 凌云台俯临朝市目极京师古诗所谓西北有高楼
 上与浮云齐者也楼下有儒林馆退宾堂形制并如
 清暑殿土山钓台冠于当世斜峰入牖曲沼环堂树
 响飞嘤阶丛花药怿爱宾客重文藻海内才子莫不
 辐辏府僚臣佐并选隽俊至于清晨明景骋望南台
 珍羞具设琴笙并奏芳醴盈罍佳宾满席使梁王愧
 兔园之游陈思惭雀台之燕正光初元叉秉权闭太
卷四 第 2a 页
 后于后宫薨怿于下省孝昌元年太后还总万机追
 赠怿太子太师大将军都督中外诸军事假黄钺给
 九旒鸾辂黄屋左纛辒辌车前后部羽葆鼓吹虎贲
 班剑百人挽歌二部葬礼依晋安平王孚故事谥曰
 文献图怿像于建始殿拔清河国令韩子熙为黄门
 侍郎徙王国三卿为执戟者近代所无也为文献追
 福建五层浮图一所工作与瑶光寺相似也
宣忠寺侍中司州牧城阳王徽所立也在西阳门外一
卷四 第 2b 页
 里御道南永康中北海入洛庄帝北巡自馀诸王各
 怀二望惟徽独从庄帝至长子城大兵阻河雌雄未
 决徽愿入洛阳舍宅为寺及北海败散国道重晖遂
 舍宅焉永安末庄帝谋杀尔朱荣恐事不果请计于
 徽徽曰以生太子为辞荣必入朝因以毙之庄帝曰
 后怀孕于十月今始九月可尔已不徽曰妇人产子
 有延月者有少月者不足为怪帝纳其谋遂唱生太
 子遣徽特(一本作/持诏)至太原王第告云皇储诞育值荣
卷四 第 3a 页
 与上党王天穆博戏徽脱荣帽欢舞盘旋徽素大度
 量喜怒不形于色绕殿内外欢叫荣遂信之与穆并
 入朝庄帝闻荣来不觉失色中书舍人温子升曰陛
 下色变帝连索酒饮之然后行事荣穆既诛拜徽太
 师司马馀官如故典统禁兵偏被委任及尔朱兆擒
 庄帝徽投前洛阳令寇祖仁祖仁一门刺史皆是徽
 之将校以有旧恩故往投之祖仁谓子弟等曰时闻
 尔朱兆募城阳王甚重擒获者千户侯今日富贵至
卷四 第 3b 页
 矣遂斩送之徽初投祖仁家赍金一百斤马五十疋祖
 仁利其财货故行此事所得金马缌亲之内均分之
 所谓匹夫无罪怀璧其罪信矣兆得徽首亦不勋赏
 祖仁兆忽梦徽云我有黄金二百斤马一百疋在祖
 仁家卿可取之兆悟觉即自思量城阳禄位隆重未
 闻清贫常自入其家采掠本无金银此梦或真至晓
 掩祖仁徵其金马祖仁谓人密告望风款服云实得
 金一百斤马五十疋兆疑其藏隐依梦徵之诸房素
卷四 第 4a 页
 有金三十斤马五十疋尽送致兆犹不充数兆乃发
 怒捉祖仁悬首高树大石坠足鞭捶之以及于死时
 人以为交报杨衒之云崇善之家必有馀庆积恶之
 门殃所毕集祖仁负恩反噬贪货杀徽徽即托梦增
 徵金马假手于兆还以毙之使祖仁备经楚挞穷其
 涂炭虽魏侯之笞田鼢秦主之刺姚苌以此论之不
 能加也
宣忠寺东王典御寺阉官王桃汤所立也时阉官伽蓝
卷四 第 4b 页
 皆为尼寺惟桃汤所建僧寺世人称之英雄门有三
 层浮图一所工踰昭义宦者招提最为入室至于六
 斋常击鼓歌舞也
白马寺汉明帝所立也佛入中国之始寺在西阳门外
 三里御道南帝梦金神长丈六项背日月光明金神
 号曰佛遣使向西域求之乃得经像焉时白马负而
 来因以为名明帝崩起祗洹于陵上自此以后百姓
 冢上或作浮图焉寺上经函至今犹存常烧香供养
卷四 第 5a 页
 之经函时放光明耀于堂宇是以道俗礼敬之如仰
 真容浮图前柰林葡萄异于馀处枝叶繁衍子实甚
 大柰林实重七斤蒲萄实伟于枣味并殊美冠于中
 京帝至熟时常诣取之或复赐宫人宫人得之转饷
 亲戚以为奇味得者不敢辄食乃历数家京师语曰
 白马甜榴一实值牛有沙门宝公者不知何处人也
 形貌丑陋心识通达过去未来预睹三世发言似谶
 不可解事过之后始验其实胡太后闻之问以世事
卷四 第 5b 页
 宝公曰把粟与鸡呼朱朱时人莫之能解建义元年
 后为尔朱荣所害始验其言时亦有洛阳人赵法和
 请占早晚当有爵否宝公曰大竹箭不须羽东厢屋
 急手作时不晓其意经十馀日法和父丧大竹者杖
 东厢屋者倚庐造十二辰歌终其言也
宝光寺在西阳门外御道北有三层浮图一所以石为
 基形制甚古画工雕刻隐士赵逸见而叹曰晋朝石
 塔寺今为宝光寺也人问其故逸曰晋朝三十二寺
卷四 第 6a 页
 尽皆湮灭惟此寺独存指园中一处曰此是浴室前
 五步应有一井众僧掘之果得屋及井焉井虽填塞
 砖口如初浴堂下犹有石数十枚当时园池平衍果
 菜葱青莫不叹息焉园中有一海号咸池葭菼被岸
 菱荷覆水青松翠竹罗生其旁京邑士子至于良辰
 美日休沐告归徵友命朋来游此寺云车接轸羽盖
 成阴或置酒林泉题诗花圃折藕浮瓜以为兴适普
 泰末雍州刺史陇西王尔朱天光总士马于此寺寺
卷四 第 6b 页
 门无何都崩天光见而恶之其年天光战败斩于东
 市也
法云寺西域乌场国胡沙门僧摩罗所立也在宝光寺
 西隔墙并门摩罗聪慧利根学穷释氏至中国即晓
 魏言𨽻书凡所闻见无不通解是以道俗贵贱同归
 仰之作祗洹寺一所工制甚精佛殿僧房皆为胡饰
 丹青炫彩金玉垂辉摹写真容似丈六之见鹿苑神
 光壮丽若金刚之在双林伽蓝之内花果蔚茂芳草
卷四 第 7a 页
 蔓合嘉树被庭京师沙门好胡法者皆就摩罗受持
 之戒行真苦难可揄扬秘咒神验阎浮所无咒枯树
 能生枝叶咒人变为驴马见之莫不忻怖西域所赍
 舍利骨及佛牙经像皆在此寺寺北有侍中尚书令
 临淮王彧宅彧博通典籍辨慧清悟风仪详审容止
 可观至三元肇庆万国齐珍(一作/臻)金蝉曜首宝玉鸣
 腰负荷执笏逶迤复道观者忘疲莫不叹服彧性爱
 林泉又重宾客至于春风扇扬花树如锦晨食南馆
卷四 第 7b 页
 夜游后园僚寀成群俊民满席丝桐发响羽觞流行
 诗赋并陈清言乍起莫不饮其玄奥忘其褊吝焉是
 以入彧室者谓登仙也荆州秀才张裴裳为五言有
 清拔之句云异林(一作/秋)花共色别树鸟同声彧以蛟
 龙锦赐之亦有得绯紬绯绫者惟河东裴子明为诗
 不工罚酒一石子明八斗(一作/日)而醉眠时人譬之山
 涛及尔朱兆入京师彧为乱兵所害朝野痛惜焉出
 西阳门外四里御道南有洛阳大市周㢠回八里市(一/多)
卷四 第 8a 页
 (一东/字)南有皇女台汉大将军梁冀所造犹高五丈馀
 景明中比丘道恒立灵仙寺于其上台西有河阳县
 台中有侍中侯钊宅市西北有土山鱼池亦冀之所
 造即汉书所谓采土筑山十里九坂以象二崤者市
 东有通商达货二里里内之人尽皆工巧屠贩为生
 资财巨万有刘宝者最为富室州郡都会之处皆立
 一宅各养马一疋至于盐粟贵贱市价高下所在一
 例舟车所通足迹所履莫不商贩焉是以海内之货
卷四 第 8b 页
 咸萃其庭产匹铜山家藏金穴宅宇踰制楼观出云
 车马服饰拟于王者市南有调音乐律二里里内之
 人丝竹讴歌天下妙伎出焉有田僧超者善吹笳能
 为壮士歌项羽吟征西将军崔延伯甚爱之正光末
 高平失据虎(一作/虐)吏充斥贼帅万侯丑奴寇暴泾岐
 之间朝廷为之旰食延伯总步骑五万讨之延伯出
 师于洛阳城西张方桥即汉之夕阳亭也时公卿祖
 道车骑成列延伯危冠长剑耀武于前僧超吹壮士
卷四 第 9a 页
 笛歌曲于后闻之者懦夫成勇剑客思奋延伯胆略
 不群威名早著为国展力二十馀年攻无全城战无
 横阵是以朝廷倾心送之延伯每临阵令僧超为壮
 士声甲胄之士踊跃延伯单马入阵旁若无人勇冠
 三军威镇戎竖二年之间献捷相继丑奴募善射者
 射僧超亡延伯悲惜哀恸左右谓伯牙之失钟子期
 不能过也后延伯为流矢所中卒于军中于是五万
 之师一时溃散市西有退酤治觞二里里内之人多
卷四 第 9b 页
 酝酒为业河东人刘白堕善能酿酒季夏六月时暑
 赫晞以罂贮酒暴于日中经一旬其酒不动饮之香
 美醉而经月不醒京师朝贵多出郡登藩远相饷馈
 踰于千里以其远至号曰鹤觞亦名骑驴酒永熙年
 中南青州刺史毛鸿宾赍酒之蕃路逢贼盗饮之即
 醉皆被擒获因复命擒奸酒游侠语曰不畏张弓拔
 刀唯畏白堕春醪市北有慈孝奉终二里里内之人
 以卖棺椁为业赁輀车为事有挽歌孙岩娶妻三年
卷四 第 10a 页
 不脱衣而卧岩因怪之伺其睡阴解其衣有毛长三
 尺似野狐尾岩惧而出之妻临去将刀截岩发而走
 邻人逐之变成一狐追之不得其后京邑被截发者
 一百三十馀人初变妇人衣服靓妆行路之人见而
 悦近之皆被截发当时有妇人著綵衣者人皆指为
 狐魅熙平二年四月有此至秋乃止别有准财金肆
 二里富人在焉凡此十里多诸工商货殖之民千金
 比屋层楼对出重门启扇阁道交通迭相临望金银
卷四 第 10b 页
 锦绣奴婢缇衣五味八珍仆𨽻毕口神龟年中以工
 商上僣议不听金银锦绣虽立此制竟不施行准财
 里内有开善寺京兆人韦英宅也英早卒其妻梁氏
 不治丧而嫁更约河内人向子集为夫虽云改嫁仍
 居英宅英闻梁氏嫁白日来归乘马将数人至于庭
 前呼曰阿梁卿忘我也子集惊怖张弓射之应弦而
 倒即变为桃人所骑之马亦变为茅马从者数人尽
 化为蒲人梁氏惶惧舍宅为寺南阳人侯庆有铜像
卷四 第 11a 页
 一躯可高丈馀庆有牛一头拟为金色遇急事遂以
 牛他用之经二年庆妻马氏忽梦此像谓之曰卿夫
 妇负我金色久而不偿今取卿儿丑多以偿金色马
 氏悟觉心不遑安至晓丑多得病而亡庆年五十惟
 有一子悲哀之声感于行路丑多亡日像自然金色
 光照四邻一里之内咸闻香气僧俗长幼皆来观睹
 尚书右仆射元慎闻里内频有怪异遂改准财为齐
 谐里也自退酟以西张方沟以东南临洛水北达芒
卷四 第 11b 页
 山其间东西二里南北十五里并名为寿丘里皇宗
 所居也民间号为王子坊当时四海晏清八荒率职
 缥囊纪庆玉烛调辰百姓殷阜年登俗乐鳏寡不闻
 犬豕之食㷀独不见牛马之衣于是帝族王侯外戚
 公主擅山海之富居川林之饶争修园宅互相誇竞
 崇门丰室洞户连房飞馆生风重楼起雾高台芳榭
 家家而筑花林曲池园园而有莫不桃李夏绿竹柏
 冬青而河间王琛最为豪首常与高阳争衡造文柏
卷四 第 12a 页
 堂形如徽音殿置玉井金罐以五色丝续为绳妓女
 三百人尽皆国色有婢朝云善吹篪能为团扇歌垄
 上声琛为秦州刺史诸羌外叛屡讨之不降琛令朝
 云假为贫妪吹笛而乞诸羌闻之悉皆流涕迭相谓
 曰何为弃坟井在山谷为寇也即相率归降秦民语
 曰快马健儿不如老妪吹篪琛在秦州多无政绩遣
 使向西域求名马远至波斯国得千里马号曰追风
 赤骥次有七百里者十馀匹皆有名字以银为槽金
卷四 第 12b 页
 为锁镮诸王服其豪富琛语人云晋室石崇乃是庶
 姓犹能雉头狐掖画卵雕薪况我大魏天王不为华
 侈造迎风馆于后园窗户之上列钱青琐玉凤衔铃
 金龙吐佩素柰朱李枝条入檐伎女楼上坐而摘食
 琛常会宗室陈诸宝器金瓶银瓮百馀口瓯檠盘盒
 称是自馀酒器有水晶钵玛瑙杯琉璃碗赤玉卮数
 十枚作工奇妙中土所无皆从西域而来又陈女乐
 及诸名马复引诸王按行府库锦罽珠玑冰罗雾縠
卷四 第 13a 页
 充积其内绣缬油绫丝綵越葛钱绢等不可数计琛
 忽谓章武王融曰不恨我不见石崇恨石崇不见我
 融立性贪暴志欲无限见之惋叹不觉生疾还家卧
 三日不起江阳王继来省疾谓曰卿之财产应得抗
 衡何为叹羡以至于此融曰常谓高阳一人宝货多
 融谁知河间瞻之在前继笑曰卿欲作袁术之在淮
 南不知世间复有刘备也融乃蹶起置酒作乐于时
 国家殷富库藏盈溢钱绢露积于廊者不可较数及
卷四 第 13b 页
 太后赐百官负绢任意自取朝臣莫不称力而去惟
 融与陈留侯李崇负绢过性蹶倒伤踝侍中崔光止
 取两疋太后问侍中何少对曰臣有两手惟堪两疋
 所获多矣朝贵服其清廉经河阴之役诸元歼尽王
 侯第宅多题为寺寿丘里闾列刹相望祗园郁起宝
 塔高凌四月初八日京师士女多至河间寺观其廊
 庑绮丽无不叹息以为蓬莱仙室亦不是过入沟渎
 园见沟渎蹇产石磴礁峣朱荷出池绿萍浮水飞梁
卷四 第 14a 页
 跨阁高树出云咸皆唧唧虽梁王兔苑想之不如也
追光寺侍中尚书令东平王略之宅也略生而岐嶷幼
 则老成博洽群书好道不倦神龟中为黄门侍郎元
 叉秉政虐加宰辅略密与其兄相州刺史中山王熙
 欲起义兵问罪君侧雄规不就衅起同谋略兄弟四
 人并罹涂炭惟略一身逃命江左萧衍素闻略名见
 其器度宽雅文学优赡甚敬重之谓曰洛中如王者
 几人略对曰臣在本朝之日承乏摄官至于宗庙之
卷四 第 14b 页
 美百官之富鸳鸾接翼杞梓成阴如臣之比赵咨所
 云车载斗量不可数尽衍大笑乃封略为中山王食
 邑千户仪比王子又除宣城太守给鼓吹一部剑卒
 千人略为政清肃甚有治声江东朝贵侈于矜尚见
 略入朝莫不惮其进止寻迁信武将军衡州刺史孝
 昌元年明帝宥吴人江革请略归国江革者萧衍之
 大将也萧衍谓曰朕宁失江革不得无王略略曰臣
 遭家祸难白骨未收乞还本朝叙录存没因即悲泣
卷四 第 15a 页
 衍哀而遣之乃赐钱五百万金二百斤银五百斤锦
 绣宝玩之物不可称数亲帅百官送于江上作五言
 诗赠者百馀人凡见礼敬如此比略始济淮明帝拜
 略侍中义阳王食邑千户略至阙诏曰昔刘苍好善
 利建东平曹植能文大启陈国是用声彪盘石义郁
 维城侍中义阳王略体自藩华门勋夙著内润外朗
 兄弟伟如既见义亡家捐生殉国永言忠烈何日忘
 之往虽弛担为梁今便言旋阙下有志有节能始能
卷四 第 15b 页
 终方传美丹青悬诸日月略前未至之日即心立称
 故封义阳然国既边地㝢食他邑求之二三未为尽
 善宜比德均封追芳曩烈可改封东平王户数如前
 寻进尚书令仪同三司领国子祭酒侍中如故略从
 容闲雅本自天资出南入北转复高迈言论动止朝
 野师模建义元年薨于河阴赠太保谥曰文贞嗣王
 景式舍宅为此寺
融觉寺清河文献王怿所立也在阊阖门外御道南有
卷四 第 16a 页
 五层浮图一所与冲觉寺齐等佛殿僧房充溢一里
 比丘昙谟最善于禅学讲涅槃花岩僧徒千人天竺
 国胡沙门菩提流支见而礼之号为菩萨流支解佛
 义知名西土诸夷号为罗汉晓魏言及𨽻书翻十地
 楞伽及诸经论二十三部虽石室之写金言草堂之
 传真教不能过也流支读昙谟最大乘义章每弹指
 赞叹唱言微妙即为胡书写之传于西域西域沙门
 常东向遥礼之号昙谟最为东方圣人
卷四 第 16b 页
大觉寺广平王怀舍宅也在融觉寺西一里许北瞻芒
 岭南眺洛汭东望宫阙西顾旗亭禅皋显敞实为胜
 地是以温子升碑云面水背山左朝右市是也环所
 居之堂上置七佛林池飞阁比之景明至于春风动
 树则兰开紫叶秋霜降草则菊吐黄花名僧大德寂
 以遣烦永熙年中平阳王即位造砖浮图一所是土
 石之工穷精极丽诏中书舍人温子升以为文也
永明寺宣武皇帝所立也在大觉寺东时佛法经像盛
卷四 第 17a 页
 于洛阳异国沙门咸来辐辏负锡持经适兹乐土世
 宗故立此寺以憩之房庑连亘一千馀间庭列脩竹
 檐拂高松奇花异草骈阗阶砌百国沙门三千馀人
 西域远者乃至大秦国尽天地之西垂绩纺百姓野
 居邑屋相望衣服车马拟仪中国南中有歌营国去
 京师甚远风土隔绝世不与中国交通虽二汉及魏
 亦未曾至也今始有沙门菩提拔陁至焉自云北行
 一月日至勾稚国北行十一日至孙典国从孙典国
卷四 第 17b 页
 北行三十日至扶南国方五千里南夷之国最为强
 大民户殷多出明珠金玉及水晶珍异饶槟榔从扶
 南国北行一月至林邑国出林邑入萧衍国拔陀至
 扬州岁馀随扬州比丘法融来至京师京师沙门问其南方
 风俗拔陀云古有奴调国乘四轮马为车斯调国出
 火浣布以树皮为之其树入火不燃凡南方诸国皆
 因城廓而居多饶珍丽民俗淳善质直好义亦与西
 域大秦安息身毒诸国交通往来或三方四方浮浪
卷四 第 18a 页
 乘风百日便至率奉佛教好生恶杀寺西有宜牛里
 里内有陈留王景皓侍中安定公胡元吉等二宅景
 皓者河内刺史陈留庄王祚之子立性虚豁少有大
 度爱人好事待物无遗夙善玄言道家之业遂舍半
 宅安置佛徒演唱大乘数部并进京师大德超光□
 荣四法师三藏胡沙门菩提流支等咸预其席诸方
 伎术之士莫不归赴时有奉朝请孟仲晖者武城人
 也父宾金城太守晖志性聪明学兼释氏四谛之义
卷四 第 18b 页
 穷其旨归恒来造第与沙门议论时号为玄宗先生
 晖遂造人中夹贮像一躯相好端严希世所有置皓
 前厅须臾弥宝坐永安二年中此像每夜行绕其坐
 四面脚迹隐地成文于是士庶异之咸来观瞩由是
 发心者亦复无量永熙三年秋忽然自去莫知所之
 其年冬京师迁邺武定五年晖为洛州开府长史重
 加采访寥无影迹出阊阖门城外七里长分桥中朝
 时以谷水浚急注于城下多环民家立石桥以限之
卷四 第 19a 页
 长则分流入洛故名曰长分桥或云晋河间王在长
 安遣张方征长沙王营军于此因为张方桥也未知
 孰是今民间讹语号为张夫人桥朝士送迎多在此
 处长分桥西有千金堰计其水利日益千金因以为
 名昔都水使者陈协所造令备夫一千岁恒修之
 
 
 
卷四 第 19b 页
 
 
 
 
 
 
 
 洛阳伽蓝记卷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