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阳伽蓝记-后魏-杨衒之卷三

卷三 第 1a 页
钦定四库全书
 洛阳伽蓝记卷三   后魏 杨衒之 撰
  城南
景明寺宣武皇帝所立也景明年中立因以为名在宣
 阳门外一里御道东其寺东西南北方五百步前望
 嵩山少室却负帝城青林垂影绿水为文形胜之地
 爽嵦独美山悬台观光盛一千馀间复殿重房交疏
 对霤青台紫阁浮道相通虽外有四时而内无寒暑
卷三 第 1b 页
 房檐之外皆是山池竹松兰芷垂列阶墀含风团露
 流香吐馥至正光年中太后始造七层浮图一所去
 地百仞是以邢子才碑文云俯闻激电旁属奔星是
 也妆饰华丽侔于永宁金盘宝铎焕烂霞表寺有三
 池萑蒲菱藕水物生焉或黄甲紫鳞出没于蘩藻或
 青凫白雁浮沈于绿水𥗇硙舂簸皆用水功伽蓝之
 妙最得称首时世宗好崇福四月七日京师诸像皆
 来此寺尚书祠曹录像凡有一千馀躯至八日以次
卷三 第 2a 页
 入宣阳门向阊阖宫前受皇帝散花于时金花映日
 宝盖浮云幡幢若林香烟似雾梵乐法音聒动天地
 百戏腾骧所在骈比名僧德众负锡为群信徒法侣
 持花成薮车骑填咽繁衍相倾时有西域胡沙门见
 此唱言佛国至永熙年中始诏国子祭酒邢子才为
 寺碑文子才河间人也志性通敏风情雅润下帷覃
 思温故知新文宗学府䠮班马而孤上英规胜范凌
 许郭而独高是以衣冠之士辐辏其门怀道之宾去
卷三 第 2b 页
 来满室升其堂者若登孔氏之门沾其赏者犹听东
 吴之句籍甚当时声驰遐迩正光中解褐为世宗挽
 郎奉朝请寻进中书侍郎黄门子才洽闻博见无所
 不通军国制度罔不访及自王室不靖虎门业废后
 迁国子祭酒谟训上庠子才罚惰赏勤专心劝诱青
 领之生竞怀雅术洙泗之风兹焉复盛永熙年末以
 母老辞帝不许之子才情辞恳至涕泪俱下帝乃许
 之诏以光禄大夫归养私庭所在之处给事力五人
卷三 第 3a 页
 岁一朝以备顾问王侯祖道若汉朝之送二疏暨皇
 居徙邺民讼殷繁前格(一作/革)后诏(一作/沿)自相予夺法
 吏疑狱簿领成山乃敕子才与散骑常侍温子升撰
 麟趾新制十五篇省府以之决疑州郡用为治本武
 定中除骠骑大将军西兖州刺史为政清静吏民安
 之后徵为中书令时戎马在郊朝廷多事国礼朝仪
 咸(一作/或)自子才出所制诗赋诏策章表碑颂赞记五
 百篇皆传于世邻国钦其模楷朝野以为美谈也
卷三 第 3b 页
大统寺在景明寺西即所谓利民里寺南有三公令史
 高显略宅每夜见赤光行于堂前如此者非一向光
 明所掘地丈馀得黄金百(一作/千)斤铭云苏秦家金得
 者为吾造功德显略遂造招福寺人谓此地是苏秦
 旧宅当时元叉秉政闻其得金就洛索之以二十斤
 与之衒之按苏秦时未有佛法功德者不必是寺应
 是碑铭之𩔖颂其声迹也东有秦太上公二寺在景
 明南一里西寺太后所立东寺皇姨所立并为父追
卷三 第 4a 页
 福因以名之时人号为双女寺并门邻洛水林木扶
 疏布叶垂阴各有五层浮图一所高五十丈素綵布
 工比于景明至于六斋常有中黄门一人监护僧舍
 衬施供具诸寺莫及焉寺东有灵台一所基趾虽颓
 犹高五丈馀即是汉武帝所立者灵台东辟雍是魏
 武所立者至我正光中造明堂于辟雍之西南上圆
 下方八窗四闼汝南王复造砖浮图于灵台之上孝
 昌初妖贼四侵州郡失据朝廷设募征格于堂之北
卷三 第 4b 页
 从戎者拜旷掖将军偏将军裨将军当时甲胄之士
 号明堂队时虎贲骆子渊者自云洛阳人昔孝昌年
 戍在彭城其同营人樊元宝得假还京子渊附书一
 封令达其家云宅在灵台南近洛河卿但是至彼家
 人自出相看元宝如其言至灵台南了无人家可问
 徙倚欲去忽见一老翁(一作公/下同)来问从何而来徬徨
 于此元宝具向道之老翁云是吾儿也取书引元宝
 入遂见馆阁崇宽屋宇佳丽坐命婢取酒须臾见婢
卷三 第 5a 页
 抱一死小儿而过元宝初甚怪之俄而酒至色甚红
 香美异常兼设珍羞海陆具备饮讫辞还老翁送元
 宝出云后会难期以为悽恨别甚殷勤老翁还入元
 宝不复见其门巷但见高岸对水渌波东倾惟见一
 童子可年十五新溺死鼻中出血方知所饮酒是其
 血也及还彭城子渊已失矣元宝与子渊同戍三年
 不知是洛水之神也
报德寺高祖孝文皇帝所立也为冯太后追福在开阳
卷三 第 5b 页
 门外三里开阳门御道东有汉国子学堂堂前有三
 种字石经二十五碑表里刻之写春秋尚书二部作
 篆科斗𨽻三种字汉右中即将蔡邕笔之遗迹也犹
 有十八碑馀皆残毁复有石碑四十八枚亦表里𨽻
 书写周易尚书公羊礼记四部又读书碑一所并在
 堂前魏文帝作典论云碑至太和十七年犹有四存
 高祖题为劝学里里内有大觉三宝宁远三寺武定
 四年大将军迁石经于邺(一作/颍)周回有园珍果出焉
卷三 第 6a 页
 有含消梨重十斤从树着地尽化为水有(一作/如)承光
 之柰承光寺亦多果木柰味甚美冠于京师劝学里
 东有延贤里里内有正觉寺尚书令王肃所立也肃
 字公懿琅琊人伪齐雍州刺史奂之子也赡学多通
 才辞美茂为齐秘书丞太和十八年背逆归顺时高
 祖新营洛邑多所造制肃博识旧事大有裨益高祖
 甚重之常呼王生延贤之名肃立之肃在江南之日
 聘谢氏女为妻及至京师复尚公主谢作五言诗赠
卷三 第 6b 页
 之其诗曰本为箔上蚕今(一作/无)作机上丝得路逐胜
 去颇忆缠绵(一作/丝)时公主代肃答谢云针自贯线物
 目中恒任丝得帛缝新去何能衲故时肃甚(一本多/有字)
 愧谢之(一本多/色字)遂造正觉寺以憩之肃忆父非理受
 祸常有子胥报楚之意毕身素服不听音乐时人以
 此称之肃初入国不食羊肉及酪浆等物常饭鲫鱼
 羹渴饮茗汁京师士子见肃一饮一斗号为漏卮经
 数年以后肃与高祖殿会食羊肉酪粥甚多高祖怪
卷三 第 7a 页
 之谓肃曰卿中国之味也羊肉何如鱼羹茗饮何如
 酪浆肃对曰羊者是陆产之最鱼者乃水族之长所
 好不同并各称珍以味言之甚是优劣羊比齐鲁大
 邦鱼比邾莒小国唯茗不中与酪作奴高祖大笑因
 举酒曰三三横两两纵谁能辨之赐金钟御史中丞
 李彪曰沽酒老妪瓮注𤬪屠儿割肉与秤同尚书右
 丞甄琛曰吴人浮水自云工妓儿掷绳在虚空彭城
 王协曰臣始解此字是习字高祖即以金钟赐彪朝
卷三 第 7b 页
 廷服彪聪明有智甄琛和之亦速彭城王谓肃曰卿
 不重齐鲁大邦而爱邾莒小国肃对曰乡曲所美不
 得不好彭城王重谓曰卿明日顾我为卿设邾莒之
 食亦有酪奴因此复号茗饮为酪奴时给事中刘缟
 慕肃之风专习茗饮彭城王谓缟曰卿不慕王侯八
 珍好苍头水厄海上有逐臭之夫里内有学颦之妇
 以卿言之即是也其彭城王家有吴奴以此言戏之
 自是朝贵宴会虽设茗饮皆耻不复食惟江表残民
卷三 第 8a 页
 远来降者好之后萧衍子西丰侯萧正德归降时元
 叉欲为之设茗先问卿于水厄多少正德不晓叉意
 答曰下官生于水乡而立身以来未遭阳侯之难元
 叉与举坐之客皆笑焉
龙华寺广陵王所立也追圣寺北海王所立也并在报
 德寺之东法事僧房比秦太上公京师寺皆种杂果
 而此二寺园林茂盛莫之与争
宣阳门外四里至洛水上作浮桥所谓永桥也神龟中
卷三 第 8b 页
 常景为汭颂其辞曰浩浩大川决决清洛导源熊耳
 控流巨壑纳谷吐伊贯周淹亳近达河宗远朝海若
 兆惟洛食实同土中上应张柳下据河嵩寒暑攸叶
 日月载融帝世光宅(阙/)函下风前临少室却负太行
 制岩东邑峭峘西疆四险之地六达之庄恃德则固
 失道则亡详观古列考见丘坟乃禅乃革或质或文
 周馀九列汉季三分魏风衰晚晋景雕曛天地发挥
 图书受命皇建有极神功无竞魏箓仰天玄符握镜
卷三 第 9a 页
 玺运会昌龙图受命乃眷书轨永怀宝定敷兹景迹
 流美洪谟袭我冠冕正我神枢水陆兼会周郑交衢
 爰勒洛汭敢告中区南北两岸有华表举高二十丈
 华表上作凤凰似欲冲天势永桥以南圜丘以北伊
 洛之间夹御道有四夷馆道东有四馆一名金陵二
 名燕然三名扶桑四名崦嵫道西有四馆一曰归正
 二曰归德三曰慕化四曰慕义吴人投国者处金陵
 馆三年已后赐宅归正里景明初伪齐建安王萧宝
卷三 第 9b 页
 寅来降封会稽公为筑宅于归正里后进爵为齐王
 尚南阳长公主宝寅耻与夷人同列令公主启世宗
 求入城内世宗从之赐宅于永安里正光四年中萧
 衍子西丰侯萧正德来降处金陵馆为筑宅归正里
 正德舍宅为归正寺北夷来附者处燕然馆三年已
 后赐宅归德里正光元年蠕蠕主郁久闾阿那□(史/作)
 (环下/同)来朝执事者莫知所处中书舍人常景议云咸
 宁中单于来朝晋世处之王公特进之下可班那□
卷三 第 10a 页
 蕃王仪同之间朝廷从其议又处之燕然馆赐宅归
 德里北夷酋长遣子入侍者常秋来春去避中国之
 热时人谓之雁臣东夷来附者处扶桑馆赐宅慕化
 里西夷来附者处崦嵫馆赐宅慕义里自葱岭已西
 至于大秦百国千城莫不欢附商胡贩客日奔塞下
 所谓尽天地之区已乐中国土风因而宅者不可胜
 数是以附化之民万有馀家门巷修整阊阖填列青
 槐荫陌绿柳垂庭天下难得之货咸悉在焉别立市
卷三 第 10b 页
 于洛水南号曰四通市民间谓永桥市伊洛之鱼多
 于此卖士庶须脍皆诣取之鱼味甚美京师语曰洛鲤
 伊鲂贵于牛羊永桥南道东有白象狮子二坊白象者
 永平二年乾罗国胡王所献皆施五綵屏风七宝坐床容
 数人真是异物常养象于乘黄曹象常坏屋败墙走
 出于外逢树即拔遇墙则倒百姓惊怖奔走交驰太
 后遂徙象于此坊狮子者波斯国胡王所献也为逆
 贼万侯丑奴所获留于寇中永安末丑奴破始达京
卷三 第 11a 页
 师庄帝谓侍中李或曰朕闻虎见狮子必伏可觅试
 之于是诏近山郡县捕虎以送巩县山阳并送二虎
 一豹帝在华林园观之于是虎豹见狮子悉皆瞑目
 不敢仰视园中素有一盲熊性甚驯帝令取试之虞
 人牵盲熊至闻狮子气惊怖跳踉曳锁而走帝大笑
 普泰元年广陵王即位诏曰禽兽囚之则违其性宜
 放还山林狮子亦令送归本国送狮子者以波斯道
 远不可送达遂在路杀狮子而返有司糺劾罪以违
卷三 第 11b 页
 旨论广陵王曰岂以狮子而罪人也遂赦之
菩提寺西域胡人所立也在慕义里沙门达多发冢取
 砖得一人以进时太后与明帝在华林都堂以为妖
 异谓黄门侍即徐纥曰上古以来颇有此事否纥曰
 昔魏时发冢得霍光女婿范明友家奴说汉朝废立
 与史书相符此不足为异也后令纥问其姓名死来
 几年何所饮食死者曰臣姓崔名涵字子洪博陵安
 平人也父名畅母姓魏家在城西准财里死时年十
卷三 第 12a 页
 五今满二十七在地十有二年常似醉卧无所食也
 时复游行或遇饭食如似梦中不甚辨了后即遣门
 下录事张秀携诣准财里访涵父母果得崔畅其妻
 魏氏秀携问畅曰卿有儿死否畅曰有息子涵年十
 五而死秀携曰为人所发今日苏活在华林园中主
 人故遣我来相问畅闻惊怖曰实无此儿向者谬言
 秀携还具以实陈闻后遣携送涵回家畅闻涵至门
 前起火手持刀魏氏把桃枝谓曰汝不须来吾非汝
卷三 第 12b 页
 父汝非吾子急手速去可得无殃涵遂舍去游于京
 师常宿寺门下汝南王赐黄衣一具涵性畏日不敢
 仰视又畏水火及刀兵之属常走于逵路遇疲则止
 不徐行也时人犹谓是鬼洛阳太市北奉终里里内
 之人多卖送死人之具及诸棺椁涵谓曰作柏木棺
 勿以桑木为欀人问其故涵曰吾在地下见人发鬼
 兵有一鬼诉称是柏棺应免主兵吏曰尔虽柏棺桑
 木为欀遂不免京师闻此柏木踊贵人疑卖棺者货
卷三 第 13a 页
 涵发此等之言也
高阳王寺高阳王雍之宅也在津阳门外三里御道西
 雍为尔朱荣所害也舍宅以为寺正光中雍为丞相
 给(一本多/一舆字)羽葆鼓吹虎贲班剑百人贵极人臣富兼
 山海居止第宅匹于帝宫白殿丹槛窈窕连亘飞檐
 仄(一作/峻)宇轇轕周通僮仆六千妓女五百隋珠照日
 罗衣从风自汉晋以来诸王豪侈未之有也出则鸣
 驺御道文物成行铙吹响发笳声哀转入则歌姫舞
卷三 第 13b 页
 女击筑吹笙丝管迭奏连宵尽日其竹林鱼池侔于
 禁苑芳草如积珍木连阴雍嗜口味厚自奉养一日
 必以数万钱为限海陆珍羞方丈于前陈留侯李崇
 谓人曰高阳一日敌我千日崇为尚书令仪同三司
 亦富倾天下僮仆千人而性多俭吝恶衣粗食常无
 肉味止有韭菹崇客李元佑语人云李令公一食十
 八种人问其故元佑曰二九一十八闻者大笑世人
 即以为讥骂雍薨后诸妓悉令入道或有嫁者美人
卷三 第 14a 页
 徐月华善弹箜篌能为明妃出塞之曲歌闻者莫不
 动容永安中与卫将军源士康为侧室宅近青阳门
 徐鼓箜篌而歌哀声入云行路听者俄而成市徐常
 语士康曰王有二美姬一名脩容二名艳姿并蛾眉
 皓齿洁䫉倾城脩容亦能为绿水歌艳姿尤善作么
 凤舞并爱倾后室宠冠诸姬士康闻此遂常令徐鼓
 绿水么凤之曲焉高阳宅北有中甘里里内颍川荀
 子文年十三幼而聪辨神情卓异虽黄琬文举无以
卷三 第 14b 页
 加之正光初广宗(一作/文)潘崇和讲服氏春秋于城东
 昭义里子文摄齐北面就和受道时赵郡李才问子
 文曰荀生住在何处子文对曰仆住在中甘里才曰
 何为住城南(一作才曰何/往日往城南)城南有四夷馆才以此讥
 之子文对曰国阳胜地子何怪也若言川涧伊洛峥
 嵘语其旧事灵台石经招提之美报德景明当世富
 贵高阳广平四方风俗万国千城若论人物有我无
 卿才无以对之崇和曰汝颍之士利如锥燕赵之士
卷三 第 15a 页
 钝如锤信非虚言也举学皆笑焉
崇虚寺在城西即汉之跃龙园也延熹九年桓帝祠老
 子于跃龙园设华盖之座用郊天之乐此其地也高
 祖迁京之始以地给民憩者多见妖怪是以人皆去
 之遂立寺焉
 
 
 
卷三 第 15b 页
 
 
 
 
 
 
 
 洛阳伽蓝记卷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