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代史补-晋-陶岳卷一

卷一 第 1a 页 WYG0407-0643c.png
钦定四库全书
 五代史补卷一
             宋 陶岳 撰
 梁(二十一条/)
  太祖应谶
太祖朱全忠黄巢之先锋巢入长安以刺史王铎围同
州太祖遂降铎承制拜同州刺史黄巢灭淮蔡间秦宗
权复盛朝廷以淮蔡与汴州相接太祖汴人必究其能
卷一 第 1b 页 WYG0407-0643d.png
否遂移授宣武军节度使以讨宗权未几灭之自是威
福由已朝廷不能制遂有天下先民间传谶曰五公符
又谓之李淳风转天歌其字有八牛之年议者以八牛
乃朱字则太祖革命之应焉
  太祖文健儿面
太祖之用兵也法令严峻每战逐队主帅或有殁而不
返者其馀皆斩之谓之拔队斩自是战无不胜然健儿
且多窜匿州郡疲于追捕因下令文面健儿文面自此
卷一 第 2a 页 WYG0407-0644a.png
始也
  景翔禆赞(本犯敬/字庙讳)
景翔应三传数举不第发愤投太祖愿备行阵太祖问
曰足下通春秋久矣令吾主盟其为战欲效春秋时可
乎翔曰不可夫礼乐犹不相沿袭况兵者诡道其变化
无穷若复如春秋时则所谓务虚名而丧其实效大王
之事去矣太祖大悦以为知兵遽延之幕府委以军事
竟至作相
卷一 第 2b 页 WYG0407-0644b.png
  王彦章入军
王彦章之应募也同时有数百人而彦章营求为长众
皆怒曰彦章何人一旦自草野中出便欲居我辈之上
是不自量之甚也彦章闻之乃对主将指数百人曰我
天与壮气自度汝等不及故求作长耳汝等咄咄得非
胜负将分之际邪且大凡健儿开口便言死死则未暇
且共汝辈赤脚入棘针地走三五遭汝等能乎众初以
为戏既而彦章果然众皆失色无敢效之者太祖闻之
卷一 第 3a 页 WYG0407-0644c.png
以为神人遽擢用之
  杨凝式佯狂
杨凝式父涉为唐宰相太祖之篡唐祚也涉当送传国
玺时凝式方冠谏曰大人为宰相而国家至此不可谓
之无过而更手持天子印绶以付他人保富贵其如千
载之后云云何其宜辞免之时太祖恐唐室大臣不利
于已往往阴使人来采访群议缙绅之士及祸甚众涉
常不自保忽闻凝式言大骇曰汝灭吾族于是神色沮
卷一 第 3b 页 WYG0407-0644d.png
丧者数日凝式恐事泄即日遂佯狂时人谓之杨风子

  杨行密钱塘侵掠
杨行密常命宣州刺史田頵领兵围钱塘钱镠危急遣
其子元璙修好于行密元璙风神俊迈行密见之甚喜
因以其女妻之遽命頵罢兵初頵之围城也尝遣使候
钱镠起居镠厚待之将行复与之小饮时罗𨼆皮日休
在坐意以頵之使无能为也且欲讥之于是日休为令
卷一 第 4a 页 WYG0407-0645a.png
取一字四面被围而不失其本音因取其字上加草为
萁菜下加石为棋子左加玉为琪玉右加月为期会罗
𨼆取于字上加雨为舞下加皿为盘盂左加玉为玗
玉右加邑为邘地使者取亡字讥钱镠必亡亡上加草
为芒下加心为忘右加邑为邙左加心为忙其令不通
合坐皆嘻笑之使大惭而去未几頵果班师先是行密
与镠势力相敌其为愤怒虽水火之不若也行密尝命
以大索为钱贯号曰穿钱眼镠闻之每岁命以大斧科
卷一 第 4b 页 WYG0407-0645b.png
柳谓之斫杨头至是以元璙通婚二境渐睦穿眼斫头
之论始止
  杨行密诈盲
杨行密据淮南以妻弟朱氏众谓之朱三郎者行密署
为泗州防禦使泗州素屯军朱氏骁勇到任恃众自负
行密虽悔度力未能制但姑息之时议以为行密事势
去矣居无何行密得目疾虽愈且诈称失明其出入皆
以人扶策不尔则触墙抵柱至于流血姬妾仆𨽻以为
卷一 第 5a 页 WYG0407-0645c.png
实然往往无礼首尾仅三年朱氏闻之信而少懈弛行
密度其计中谓妻曰吾不幸临老两目如此男女卑幼
苟不讳则国家为他人所有今昼夜思忖不如泗三舅
来使管勾军府事则吾虽死无恨妻以为然遽发使述
其意而召之朱氏大喜倍道而至及入谒行密恐其觉
坐于中堂以家人礼见朱氏颇有德色方设拜行密奋
袖中铁槌以击之正中其首然犹宛转号叫久而方毙
行密内外不测即时升厅召将吏等谓之曰吾所以两
卷一 第 5b 页 WYG0407-0645d.png
目失明者盖为朱三此贼今已击杀两目无事矣诸公
知之否于是军府大骇其仆妾尝所无礼者皆自杀初
行密之在民间也尝为合肥县手力有过县令将鞭之
行密惧且拜会有客自外入见行密每拜则厅之前檐
皆叩地而令不之觉客知其非常乃遽升厅揖令于他
处告以所见令惊遂恕之且劝事郡以自奋行密度本
郡不足依乃投高骈骈死秦彦孙儒等作乱行密连诛
之遂有淮南之地
卷一 第 6a 页 WYG0407-0646a.png
  朱瑾得战马
瑾之奔淮南也时行密方图霸其为礼待加于诸将数
等瑾感行密见知欲立奇功为报但恨无入阵马忽忽
不乐一日昼寝梦老叟眉发皓然谓瑾曰君常恨无入
阵马今马生矣乃厩𨽻报适退槽马生一驹见卧未能
起瑾惊曰何应之速也行密视之见骨目皆非常马大
喜曰事办矣其后破杜洪取钟傅未尝不得力焉初瑾
之来也徐温睹其英烈深忌之故瑾不敢预政及行密
卷一 第 6b 页 WYG0407-0646b.png
死子溥嗣位温与张镐争权袭杀镐自是事无大小皆
决于温既而温复为自安之计乃以子知训自代然后
引兵出居金陵实欲控制中外知训尤恣横瑾居常嫉
之一旦知训欲得瑾所乘马瑾怒遂击杀知训提其首
诣溥起兵诛温溥素怯懦见之掩面而走瑾曰老婢儿
不足为计亦自杀中外大骇且惧温至遽以瑾尸暴之
市中时盛暑肌肉累日不坏至青蝇无敢辄泊人有病
者或于暴尸处取土煎而服之无不愈
卷一 第 7a 页 WYG0407-0646c.png
  钱镠弭谤
钱镠封吴越国王后大兴府署版筑斤斧之声昼夜不
绝士卒怨嗟或有中夜潜用白土大书于门曰没了期
侵早起抵暮归镠一见欣然遽命书吏亦以白土书数
字于其侧曰没了期春衣才罢又冬衣时人以为神降
自是怨嗟顿息矣
  王建犯徒
王建在许下时尤不逞尝坐事遭徒但无杖痕尔及据
卷一 第 7b 页 WYG0407-0646d.png
蜀马涓为从事涓好诋讦建恐为所讥因问曰窃闻外
议以吾曾遭徒刑有之乎涓对曰有之建恃无杖痕且
欲对众因袒背以示涓曰请足下试看有遭杖责而肌
肉如是耶涓知其诈乃抚背而叹曰大奇当时何处得
此好膏药来宾佐皆失色而涓晏然
  王建礼待翰林学士
王建之僭号也惟翰林学士最承恩顾侍臣或諌其礼
过建曰盖汝辈未之见也吾昔在神策军时主内门鱼
卷一 第 8a 页 WYG0407-0647a.png
钥见唐朝诸帝待翰林学士虽交友不若也今我恩顾
比当时才有百分之一尔何谓之过当耶论者多之
  钟傅重士
钟傅虽起于商贩尤好学重士时江西士流有名第者
多因傅荐四远腾声谓之曰英明诸葛浩素有词学尝
为泗州馆驿巡官仰傅之风因择其所行之事赫赫可
称者十条列于启事以投之十启凡五千字皆文理典
赡傅览之惊叹谓宾佐曰此启事每一字可以千钱酬
卷一 第 8b 页 WYG0407-0647b.png
之遂以五千贯赠乃辟在幕下其激赏也如此
  罗隐东归
罗隐在科场恃才傲物尤为公卿所恶故六举不第时
长安有罗尊师者深于相术隐以貌陋恐为相术所弃
每于尊师接谈常自大以沮之及其累遭黜落不得已
始往问焉尊师笑曰贫道知之久矣但以吾子决在一
第未可与语今日之事贫道敢有所隐乎且吾子之于
一第也贫道观之虽首冠群英亦不过簿尉尔若能罢
卷一 第 9a 页 WYG0407-0647c.png
举东归霸国以求用则必富且贵矣两途吾子宜自择
之𨼆懵然不知所措者数日邻居有卖饭媪见隐惊曰
何辞色之沮丧如此莫有不决之事否𨼆谓知之因尽
以尊师之言告之媪叹曰秀才何自迷甚焉且天下皆
知罗隐何须一第然后为得哉不如急取富贵则老婆
之愿也隐闻之释然遂归钱塘时钱镠方得两浙置之
幕府使典军中书檄其后官给事中初𨼆之除中书之
日费窘因抵魏谒邺王罗绍威将入其境先贻书叙其家
卷一 第 9b 页 WYG0407-0647d.png
世邺王为侄幕府僚吏见其书皆怒曰罗𨼆一布衣尔
而侄视大王其可手绍威素重士且曰罗𨼆名振天下
王公大人多为所薄今惠然肯顾其何以胜得在侄行
为幸多矣敢不致恭诸公慎勿言于是拥旆郊迎一见
即拜𨼆亦不让及将行绍威赠以百万他物称是仍致
书于镠谓叔父镠首用之
  郑准作归姓表
郑准不知何许人性谅直能为文长于笺奏成汭镇荆
卷一 第 10a 页 WYG0407-0648a.png
南辟为推官汭尝雠杀人惧为吏所捕改姓郭氏及为
荆南节度使命准为表乞归本姓准援笔而成其略云
臣门非冠盖家本军戎亲朋之内盱睢为人报怨昆弟
之间点染无处求生背故国以狐疑望邻封而鼠窜名
非霸越乘舟难效于陶朱志切投秦出境遂称于张禄
又云成为本姓郭乃冒称避本犯禁之辜敢归司寇别
族受封之典诚愧诸侯伏乞圣慈许归本姓云云其表
甚为朝廷所重后因汭生辰淮南杨行密遣使致礼币
卷一 第 10b 页 WYG0407-0648b.png
之外仍贶初学记一部准忿然以为不可谓汭曰夫初
学记盖训童之书尔今敌国交聘以此书为贶得非相
轻之甚耶宜致书责让汭不纳准自叹曰若然则非敌
国足彰幕府之无人也参佐无状安可久处请解职汭
怒其去潜使人于途中杀之
  曹唐死
曹唐柳州人少好道为大小游仙诗各百篇又著紫府
玄珠一卷皆叙三清十极纪胜之事其游仙之句则有
卷一 第 11a 页 WYG0407-0648c.png
汉武帝宴西王母诗云花影暗回三殿月树声深锁九
门霜又云树底有天春寂寂人间无路月茫茫皆为士
林所称其后游信州馆于开元寺三学院一旦卧疾众
僧忽见二青衣缓步而至且四向顾视相谓曰只此便
是树底有天春寂寂人间无路月茫茫言讫直入唐之
卧室众僧惊异亦随之而入踰阈而青衣不复见但见
唐已殂矣先是唐与罗隐相遇𨼆有题牡丹诗云若教
解语应倾国任是无情亦动人唐因戏隐曰此非赋牡
卷一 第 11b 页 WYG0407-0648d.png
丹乃题女子障耳(南人以歌/姫为女子)隐应声曰犹胜足下鬼诗
唐曰其词安在隐曰只树底有天春寂寂人间无路月
茫茫得非鬼诗唐无言以对至是青衣亦援引此句而
唐寻卒则𨼆云岂偶然哉
  杜光庭入道
杜光庭长安人应九经举不第时长安有潘尊师者道
术甚高为僖宗所重光庭素所希慕数游其门当僖宗
之幸蜀也观蜀中道门牢落思得名士以主张之驾回
卷一 第 12a 页 WYG0407-0649a.png
诏潘尊师使于两街求其可者尊师奏曰臣观两街之
众道听涂说一时之俊即有之至于掌教之士恐未合
应圣旨臣于科场中识九经杜光庭其人性简而气清
量宽而识远且困于风尘思欲脱屣名利久矣以臣愚
思之非光庭不可僖宗召而问之一见大悦遂令披戴
仍赐紫衣号曰广成先生即日驰驿遣之及王建据蜀
待之愈厚又号为天师光庭尝以道德二经注者虽多
皆未能演畅其旨因著广成义八十卷他述称是识者
卷一 第 12b 页 WYG0407-0649b.png
多之
  尔朱先生上升
尔朱先生忘其名蜀人功行甚至遇异人与药一丸先
生欲服异人曰今若服必死未若见浮石而后服之则
仙道成矣先生如其教自是每一石必投之水欲其浮
如此者殆一纪人皆以为狂或聚而笑之而先生之心
愈坚居无何因游峡上将渡江有叟舣舟相待先生异
之且问曰如何姓氏对曰石氏此地何所答曰涪州先
卷一 第 13a 页 WYG0407-0649c.png
生豁然悟曰异人浮石之言斯其应乎遂服其药即轻
举矣
  上蓝遗钟傅偈
上蓝和尚失其名居于洪州上蓝院精究术数大为钟
傅所礼一旦疾笃往省之且曰老夫于和尚可谓无间
矣和尚或不讳得无一言相付耶上蓝强起索笔作偈
以授其末云但看来年二三月柳条堪作打钟槌偈终
而卒傅得之不能测洎明年春淮帅引兵奄至洪州陷
卷一 第 13b 页 WYG0407-0649d.png
江南遂为杨氏有打钟之偈人始悟焉
  僧贯休入蜀
僧贯休婺州兰溪人才长于歌诗尝游荆南时成汭为
荆南节度使生日有献歌诗颂德者仅百馀人而贯休
在焉汭不能亲览命幕史郑准定其高下准害其能辄
以贯休为第三贯休怒曰藻鉴如此其可久乎遂入蜀
及至值王建称藩因献之诗云一瓶一钵垂垂老千水
千山得得来建大悦遽加礼待洎僭大号以国师赐号
卷一 第 14a 页 WYG0407-0650a.png
曰禅月
  贯休与光庭嘲戏
贯休有机辩临事制变众人未有出其右者杜光庭欲
挫其锋每相见必伺其举措以戏调之一旦因并辔于
通衢而贯休马忽坠粪光庭连呼大师大师数珠落地
贯休曰非数珠盖大还丹耳光庭大惭贯休有文集四
十卷吴融为之序号巨岳集行于世
  陈黯善对
卷一 第 14b 页 WYG0407-0650b.png
陈黯东瓯人才思敏速时年十三袖卷谒本郡牧时面
上有斑疮新愈其痕炳然郡牧戏之曰藻才而花貌何
不咏歌黯应声曰玳瑁宁堪比斑犀讵可加天嫌未端
正敷面与装花
 
 
 
 五代史补卷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