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唐书-后晋-刘煦卷一三六

卷一三六 第 1a 页
钦定四库全书
 旧唐书卷一百三十六
后晋司空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刘 煦撰

 列传第八十六

窦参(从子申附) 齐映 刘滋(从兄赞附)


卢迈 崔损  齐抗

窦参字时中工部尚书诞之玄孙父审言闻喜尉以参
贵赠吏部尚书参习法令通政术性矜严强直而果断
少以门荫累官至万年尉时同僚有直官曹者将夕闻
卷一三六 第 1b 页
亲疾请参代之会狱囚亡走京兆尹按直簿将奏参遽
请曰彼以不及状谒参实代之宜当罪坐贬江夏尉人
多义之累迁奉先尉县人曹芬名隶北军芬素凶暴因
醉殴其女弟其父救之不得遂投井死参捕理芬兄弟
当死众官皆请俟免丧参曰子因父生父由子死若以
丧延罪是杀父不坐也皆正其罪而杖杀之一县畏㐲
转大理司直按狱江淮次扬州节度使陈少游骄蹇不
卷一三六 第 2a 页
郊迎令军吏传问参正辞让之少游悔惧促诣参参不
俟济江还奏合旨时婺州刺史邓珽坐赃八千贯珽与
执政有旧以会赦欲免赃诏百寮于尚书省杂议多希
执政意参独坚执正之于法竟徵赃明年除监察御史
奉使按湖南判官马彝狱时彝举属令赃罪至千贯为
得罪者之子因权幸诬奏彝参竟白彝无罪彝实能吏
后累佐曹王皋以正直强干闻参转殿中侍御史改金
部员外郎刑部郎中侍御史知杂事无几迁御史中丞
不避权贵理狱以严称数蒙召见论天下事又与执政
卷一三六 第 2b 页
多异同上深器之或参决大政时宰颇忌之多所排抑
亦无以伤参然多率情坏法初定百官俸料以尝为司
直党其官故给俸多于本寺丞又定百官班秩初令太
常少卿在左右庶子之上又恶詹事李昪遂移詹事班
退居诸府尹之下甚为有识所嗤寻兼户部侍郎时京
师人家豕生两首四足有司欲奏参曰此为豕祸安可
上闻命弃之是时郊牛生犊有六足者太仆卿周皓白
卷一三六 第 3a 页
宰相请奏李泌亦戏荅以遣之故淮南节度使陈少游
子正仪请袭封参大署尚书省门曰陈少游位兼将相
之崇节变艰危之际君上含垢未能发明愚子何心辄
求传袭正仪惧不敢求封而去时神策将军孟华有战
功为大将军所诬奏称华谋反有右龙武将军李建玉
前陷吐蕃久之自拔为部曲诬告潜通吐蕃皆当死无
以自白参悉理出之由是人皆属望明年拜中书侍郎
同平章事领度支盐铁转运使每宰相间日于延英召
对诸相皆出参必居后久之以度支为辞实专大政参
卷一三六 第 3b 页
无学术但多引用亲党使居要职以为耳目四方藩帅
皆畏惧之李纳既惮参馈遗毕至外示敬参实阴间之
上所亲信多非毁参窦中又与吴通玄通犯事觉参任
情好恶恃权贪利不知纪极终以此败贬参郴州别驾
贞元八年四月也参至郴州汴州节度使刘士宁遗参
绢五千匹湖南观察使李巽与参有隙遂具以闻又中
使逢士宁使于路亦奏其事德宗大怒欲杀参宰相陆
卷一三六 第 4a 页
贽曰窦参与臣无分因事报怨人之常情然臣参宰衡
合存公体以参罪犯置之于死恐用刑太过于是且止
寻又遣中使谓贽等曰卿等所奏于大体虽好然此人
交结中外其意难测朕寻情状其事灼然又窦参在彼
与诸戎帅交通社稷事重卿等速进文书处分贽奏曰
臣面承德音幸奉密旨皆以社稷为言又知根寻已审
敢不上同忧愤内绝狐疑岂愿迟回更贻念虑但以参
常经重任斯谓大臣进退之间犹宜有礼诛戮之际不
可无名刘晏久掌货财当时亦招怨讟及加罪责事不
卷一三六 第 4b 页
分明叛者既得以为辞众人亦为之怀悯用刑暧昧损
累不轻事例未遥所宜重慎窦参顷司钧轴颇怙恩私
贪受货财引纵亲党此则朝廷同议天下共传至于潜
怀异图将起大恶迹既未露人皆莫知臣等亲奉天颜
议加刑辟但闻凶险之意尚昧结构之由况在众流何
由备悉忽行峻罚必谓冤诬群情震惊事亦非细若不
付外推鞫则恐难定罪名乞留睿聪更少详度窦参于
卷一三六 第 5a 页
臣素亦无分陛下固已明知有何顾怀辄欲营救良以
事关国体义绝私嫌所冀典刑不滥于清时君道免亏
于圣德乃再贬为驩州司马男景伯配泉州女尼真如
隶郴州其财物婢妾传送京师参特为左右中官深怒
谤沮不已未至驩州赐死于邕州武经镇时年六十窦
申者参之族子累迁至京兆少尹转给事中参特爱之
每议除授多访于申申或泄之以招权受赂申所至人
目之为喜鹊德宗颇闻其事数诫参曰卿他日必为申
所累不如出之以掩物议参曰臣无彊子侄申虽疏属
卷一三六 第 5b 页
臣素亲之不忍远出请保无他犯帝曰卿虽自保如众
人何参固如前对申亦不悛兵部侍郎陆贽与参有隙
吴通微弟兄与贽同在翰林俱承德宗顾遇亦争宠不
协金吾大将军嗣虢王则之与申及通微通玄善遂相
与倾贽考贡举言贽考贡不实吴通玄取宗室女为外
妇德宗知其毁贽且令察视具得其奸状乃贬则之为
昭州司马吴通玄为泉州司马窦申为道州司马不旬
卷一三六 第 6a 页
日贬参郴州别驾即日以陆贽为宰相明年窦参再贬
驩州德宗谓陆贽曰窦申窦荣李则之首末同恶无所
不至又并细微不比窦参便宜商量处置所有亲密并
发遣于远恶处贽奏曰窦参罪犯诚合诛夷圣德含弘
务全事体特宽严宪俯贷馀生始终之恩实足感于庶
品仁煦之惠不独幸于斯人所议贬官谨具别状其窦
申窦荣李则之等既皆同恶固亦难容然以得罪相因
法有首从首当居重从合从轻参既蒙恩矜全申等亦
宜减降又于党与之内亦有淑慝之殊稍示区分足彰
卷一三六 第 6b 页
沮劝窦荣与参虽非近属亦甚相亲然于款密之中都
无邪僻之事仍闻激愤屡有直言因此渐搆猜嫌晚年
颇见疏忌若论今者阴事则尚未究端由如据比来所
行应不至凶险恐须差异以表详明臣等商量窦荣更
贬远官窦申则之并除名配流庶允从轻之典以洽好
生之恩夫趋势附权时俗常态苟无高节出众何能特
立不群窦参久尘钧衡特承宠渥君之所任孰敢不从
卷一三六 第 7a 页
或游于门庭或序以中表或偏被接引或骤与荐延如
此之徒十常八九若听流议皆谓党私自非甚与交亲
安可悉从贬累况窦参罢黜殆欲周星应是私党近亲
当时并已连坐人心久定不可复摇臣等商量除与窦
参阴谋邪事外一切不问诏从之由是申等得配流岭
南既赐参死乃杖杀申诸窦皆贬荣得免死
齐映瀛州高阳人父圯试太常少卿兼检校工部郎中
映登进士第应博学宏辞授河南府参军滑亳节度使
令狐彰辟为掌书记累授监察御史彰疾甚映草遗表
卷一三六 第 7b 页
因与谋后事映说彰令上表请代令子建归京师彰皆
从之因妻以女彰卒后兵乱映脱身归东都河阳三城
使马燧辟为判官奏殿中侍御史建中初卢杞为宰相
荐之迁刑部员外郎会张镒出镇凤翔奏为判官映口
辩颇更军事数以论奏合旨寻转行军司马兼御史中
丞德宗在奉天凤翔逼于贼泚镒懦缓不晓兵家事部
将有李楚琳者剽悍凶暴军中畏之乘间将谋乱先数
卷一三六 第 8a 页
日映与同列齐抗觉其谋乃言于镒请早图之镒不从
映言乃示其宽大召楚琳语之曰欲令公使于外楚琳
恐是夜作乱乃杀镒以应泚军中多为映指道故得免
因赴奉天行在除御史中丞兴元初从幸梁州每过险
映常执辔会御马遽骇奔跳颇甚帝惧伤映令舍辔映
坚执久之乃止帝问其故曰马奔蹶不过伤臣如舍之
或犯清尘虽臣万死何以塞责上嘉奖无已在梁州拜
给事中映白晰长大言音高朗上自山南还京常令映
侍左右或令前马至城邑州镇俾映宣诏令帝益亲信
卷一三六 第 8b 页
之其年冬转中书舍人贞元二年以本官与左散骑常
侍刘滋给事中崔造同拜平章事滋以端默雅重寡言
映谦和美言悦下无所是非政事多决于造无几造疾
病映当国政乘间亦敢言事时吐蕃数入寇人情摇动
且言帝欲行幸避狄映奏曰戎狄乱华臣之罪也今人
情恟惧谓陛下理装具糗粮臣闻大福不再奈何不与
臣等熟计之因俯伏流涕上亦为之感动时给事中袁
卷一三六 第 9a 页
高忤旨映连请为左丞御史大夫映于东都举进士及
宏词时张延赏为河南尹东都留守厚映及映为相延
赏罢相为左仆射数画时事令映行之及为所亲求官
映多不应延赏怒言映非宰相器三年正月贬映夔州
刺史又转衡州七年授御史中丞桂管观察使又改洪
州刺史江西观察使映常以顷为相辅无大过而罢冀
其复入用乃掊敛贡奉及大为金银器以希旨先是银
瓶高者五尺馀李兼为江西观察使乃进六尺者至是
因帝诞日端午映为瓶高八尺者以献贞元十一年七
卷一三六 第 9b 页
月卒时年四十八赠礼部尚书
刘滋字公茂左散骑常侍子玄之孙父贶开元初为左
拾遗父子仍代为史官贶依刘向说苑撰续说苑一十
卷以献玄宗嘉之滋少以门荫调授太子正字历涟水
令吏部侍郎杨绾荐滋堪为諌官拜左补阙改太常卿
复为左补阙辞官侍亲还东都河南尹李廙署奏功曹
参军无几丁母丧服除迁屯田员外郎转司勋员外郎
卷一三六 第 10a 页
判南曹勤于吏职孜孜奉法迁司勋郎中累拜给事中
从幸奉天转太常少卿掌礼仪兴元元年改吏部侍郎
往洪州知选事时京师寇盗之后天下蝗旱谷价翔贵
选人不能赴调乃命滋江南典选以便江岭之人时称
举职贞元三年迁左散骑常侍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在
相位无所启奏但多谦退廉谨畏慎而已三年正月守
本官罢知政事四年复为吏部侍郎六年迁吏部尚书
窦参以宰相为吏部尚书换刑部尚书无何御史台劾
奏滋前在吏部选人渝滥诏夺金紫阶滋有经学善持
卷一三六 第 10b 页
论性廉洁刻苦疾恶掌选多所发擿更代诈伪者尤畏
之十年十月卒时年六十六赠陜州大都督滋从兄赞
大历中左散骑常侍汇之子少以资荫补吏累授鄠县
丞宰相杜鸿渐自剑南还朝途出于鄠赞储供精办鸿
渐判官杨炎以赞名儒之子荐之累授侍御史浙江观
察判官杨炎作相擢为歙州刺史以勤干闻有老妇人
捃拾榛丛间猛兽将噬之幼女号呼搏兽而救之母子
卷一三六 第 11a 页
俱免宣歙观察使韩滉表其异行加金紫之服再迁常
州刺史韩滉入相分旧所统为三道以赞为宣州刺史
兼御史中丞宣歙池都团练观察使赞在宣州十馀年
赞祖子玄开元朝一代名儒父汇博涉经史唯赞不知
书但以强猛立威官吏畏之重足一迹宣为天下沃饶
赞久为廉察厚敛殖货务贡奉以希恩子弟皆亏庭训
虽童年稚齿便能侮易骄人人士鄙之贞元十二年卒
时年七十赠吏部尚书
卢迈字子玄范阳人少以孝友谨厚称深为叔舅崔祐
卷一三六 第 11b 页
甫所亲重两经及第历太子正字蓝田尉以书判拔萃
授河南主簿充集贤校理朝臣荐其文行迁右补阙侍
御史刑部吏部员外郎迈以叔父兄弟姊妹悉在江介
属蝗虫岁饥恳求江南上佐由是授滁州刺史入为司
门郎中迁右谏议大夫累上表言时政得失转给事中
属校定考课迈固让以授官日近未有政绩不敢当上
考时人重之迁尚书右丞将作监元亘当摄太尉享昭
卷一三六 第 12a 页
德皇后庙以私忌日不受誓诫为御史劾奏诏尚书省
与礼官法官集议迈奏状曰臣按礼记大夫士将祭于
公既视濯而父母死犹奉祭又按唐礼散斋有大功之
丧致斋有周亲丧斋中疾病即还家不奉祭事皆无忌
日不受誓诫之文虽假宁令忌日给假一日春秋之义
不以家事辞王事今直以假宁常式而违摄祭新命酌
其轻重誓诫则祀事之严校其礼式忌日乃寻常之制
详求典据事缘荐献不宜以忌日为辞由是亘坐罚俸
迈九年以本官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岁馀迁中书侍郎
卷一三六 第 12b 页
时大政决在陆贽赵憬迈谨身中立守文奉法而已而
友爱恭俭迈从父弟为剑南西川判官卒于成都归
葬于洛阳路由京师迈奏请至城东哭于其柩许之近
代宰臣多自以为崇重三服之亲或不过从而吊临而
迈独振薄俗请临弟丧士君子是之十二年九月迈于
政事堂中风肩舆而归上表请罢官不许诏宰臣就第
问疾自是凡五十表坚乞骸骨诏曰卿操履贞方器识
卷一三六 第 13a 页
淹茂自居台辅益见忠清方藉谋猷遽婴疾疹岁月滋
久章表屡闻陈请再三撝谦难夺且备养贤之礼宜遂
优闲之秩告免之诚虽为恳至俯从来奏良用怃然乃
除太子宾客贞元十四年卒时年六十赠太子太傅赙
以布帛迈再娶无子以从父弟子纪为嗣
崔损字至无博陵人高祖行功已后名位卑替损大历
末进士擢第登博学宏词科授秘书省校书郎再授咸
阳尉外舅王翃为京兆尹改大理评事累迁兵部郎中
贞元十一年迁右谏议大夫会门下侍郎平章事赵憬
卷一三六 第 13b 页
卒中书侍郎平章事卢迈风病请告户部尚书裴延龄
素与损善乃荐之于德宗十二年以本官同中书门下
平章事与给事中赵宗儒同日知政事并赐金紫初二
相有故旬日中外颙望名德损比无声实及制下之日
中外失望性龌龊谨慎每延英论事未尝有言十四年
秋转门下侍郎平章事是岁以昭陵旧宫为野火所焚
所司请修奉昭陵旧宫在山上置来岁久曾经野火烧
卷一三六 第 14a 页
爇摧毁略尽其宫寻移在瑶台寺左侧今属通年欲议
修置缘供水稍远百姓劳弊今欲于见住行宫处修创
冀久远便人又为移改旧制恐礼意未周宜令宰臣百
寮集议议者多云旧宫既焚宜移就山下上意不欲迁
移只于山上重造命损为八陵修奉使于是献昭乾定
泰五陵造屋五百七十间桥陵一百四十间元陵三十
间唯建陵仍旧但修葺而已所缘陵寝中床蓐帷幄一
事以上帝亲自阅视然后授损送于陵所损以久疾在
家赐绢二百匹以为医药南北两省清要损皆历践之
卷一三六 第 14b 页
在位无称于人者身居宰相母野殡不言展墓不议迁
袝姊为尼没于近寺终丧不临士君子罪之加以过为
恭逊接见便僻不止于容身而已自建中以后宰相罕
有久在位者数岁罪黜损用此中上意窃大任者八年
上亦知物议鄙其持禄取容然怜而厚之贞元十九年
卒赠太子太傅赙布帛五百端米粟四百石
齐抗字遐举天宝中平阳太守浣之孙父翱一命卑官
卷一三六 第 15a 页
卒以抗贵累赠国子祭酒抗少隐会稽剡中读书为文
长于笺奏大历中寿州刺史张镒辟为判官明闲吏事
敏于文学镒甚重之建中初镒为江西观察使抗亦随
在幕府三年镒自中书侍郎平章事出镇凤翔奏抗为
监察御史仍为宾佐幕中筹画多出于抗德宗在奉天
镒为李楚琳所害抗奔赴行在拜侍御史旬日改户部
员外郎宰相萧复为江淮宣慰使以抗为判官德宗还
京大盗之后天下旱蝗国用尽竭盐铁转运使元琇以
抗有才用奏授仓部郎中条理江淮盐务贞元初为水
卷一三六 第 15b 页
陆运副使督江淮漕运以给京师迁谏议大夫历处州
刺史转潭州刺史湖南都团练观察使入为给事中又
为河南尹历秘书监太常卿代郑馀庆为中书侍郎同
中书门下平章事先时每年吏部选人试判别奏官考
覆第其上下既考中书门下复奏择官覆定寖以为例
抗乃奏曰吏部尚书侍郎已是朝廷精选不宜别差考
官重覆其年他官考判讫俾吏部侍郎自覆一岁遂除
卷一三六 第 16a 页
考判官盖抗所论奏也故事礼部侍郎掌贡举其亲故
即试于考功谓之别头举人抗亦奏罢之寻奏省诸州
府别驾田曹司田官及判司之双曹者复省中书省驱
使官及诸胥吏寻加修国史抗虽读书无远智大略凡
为官必求至精末乃滋彰物论薄其隘刻遇疾上表请
罢改太子宾客竟不任朝谢贞元二十年卒时年六十
五赠户部尚书又赐其家绢二百匹
史臣曰窦参朋党不顾君上之诫斯为悖矣齐映曲贡
希用甚谬而爱君莅事往往有长者之言滋迈家行修
卷一三六 第 16b 页
谨临事可称器虽龌龊无废为君子矣而损抗之比夫
何足云遽污台槐盖时主之容易耳
赞曰物之同器贵于私通窦阿齐佞偏诐斯同滋迈之
行可以饬躬康济蒸民胡为厥中
 旧唐书卷一百三十六
卷一三六 第 17a 页
 旧唐书卷一百三十六考證
窦参传县人曹芬素凶暴因醉殴其女弟族人救之不
 得遂投井死参捕理芬兄弟当死众官皆请俟免丧
 参曰子因父生父由子死若以丧延罪是杀父不坐
 也○新书父救不止恚赴井死(臣酉)按下文众官请
 免丧者即免父丧也参曰父由子死者谓其父以子
 殴妹而恚赴井死也族人二字是其父二字之讹今
 改正
刘滋传贶从兄赞○(臣酉)按滋乃子元之孙贶与汇皆
卷一三六 第 17b 页
 子元子贶子滋汇子赞赞乃滋之从兄也贶字当是
 滋字之讹今改正
 旧唐书卷一百三十六考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