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书-唐-房玄龄卷三十

卷三十 第 1a 页
钦定四库全书
 晋书卷三十
唐 太 宗 文 皇 帝 御 撰
 志第二十
刑法
传曰齐之以礼有耻且格刑之不可犯不若礼之不可
踰则昊岁比于牺年宜有降矣若夫穹圆肇判肖貌攸
分流形播其喜怒禀气彰其善恶则有自然之理焉合
室后刑衢樽先惠将以屏除灾害引导休和取譬琴瑟
卷三十 第 1b 页
不忘衔策拟阳秋之成化若尧舜之为心也郊原布肃
轩皇有辔野之师雷电扬威高辛有触山之务陈乎兵
甲而肆诸市朝具严天刑以惩乱首论其本意盖有不
得已而用之者焉是以丹浦兴仁羽山咸服而世属侥
倖事关攸蠹政失礼微狱成刑起则孔子曰听讼吾犹
人也必也使无讼乎及周氏龚行却收锋刃祖述生成
宪章尧禹政有膏露威兼礼乐或观辞以明其趣或倾
卷三十 第 2a 页
耳以照其微或彰善以激其情或除恶以崇其本至夫
取威定霸一匡九合寓言成康不由凝网此所谓酌其
遗美而爱民治国者焉若乃化蔑彝伦道暌明慎则夏
癸之虔刘百姓商辛之毒痡四海卫鞅之无所自容韩
非之不胜其虐与夫甘棠流咏未或同归秦文初造参
夷始皇加之抽胁囹圄如市悲哀盈路汉王以三章之
法以吊之文帝以刑厝之道以临之于时百姓欣然将
逄交泰而犴逐情迁科随意往献琼杯于阙下徙青衣
于蜀路覆醢裁刑倾宗致狱况乃数囚于京兆之夜五
卷三十 第 2b 页
日于长安之市北阙相引中都继及者亦往往而有焉
而将亡之国典刑咸弃刋章以急其宪适意以宽其网
桓灵之季不其然欤魏明帝时宫室盛兴而期会迫急
有稽限者帝亲召问言犹在口身首已分王肃抗疏曰
陛下之所行刑皆宜死之人也然众庶不知将为仓卒
愿陛下下之于吏而暴其罪均其死也不污宫掖不为
搢绅惊惋不为远近所疑人命至重难生易杀气绝而
卷三十 第 3a 页
不续者也是以圣王重之孟轲云杀一不辜而取天下
者仁者不为也世祖武皇帝接三统之微酌千年之范
乃命有司大明刑宪于时诏书颁新法于天下海内同
轨人甚安之条纲虽设称为简惠仰昭天眷下济民心
道有法而无败德俟刑而久立及晋图南徙百有二年
仰止前规挹其流润江左无外蛮陬来格孝武时会稽
王道子倾弄朝权其所树之党货官私狱烈祖惛迷不
闻司败晋之纲纪大乱焉
传曰三皇设言而民不违五帝画象而民知禁则书所
卷三十 第 3b 页
谓象以典刑流宥五刑鞭作官刑朴作教刑者也然则
犯黥者皂其巾犯劓者丹其服犯膑者黑其体犯宫者
杂其屦大辟之罪殊刑之极布其衣𥚑而无领缘投之
于市与众弃之舜命皋陶曰五刑有服五服三就五流
有宅五宅三居方乎前载事既参倍夏后氏之王天下
也则五刑之属三千殷因于夏有所损益周人以三典
刑邦国以五听察民情左嘉右肺事均镕造而五刑之
卷三十 第 4a 页
属犹有二千五百焉乃置三刺三宥三赦之法一刺曰
讯群臣再刺曰讯群吏三刺曰讯万民一宥曰不识再
宥曰过失三宥曰遗忘一赦曰幼弱再赦曰老髦三赦
曰惷愚司马法或起甲兵以征不义废贡职则讨不朝
会则诛乱嫡庶则絷变礼刑则放
传曰殷周之质不胜其文及昭后徂征穆王斯髦爰制
刑辟以诘四方奸宄弘多乱离斯永则所谓夏有乱政
而作禹刑商有乱政而作汤刑周有乱政而作九刑者
也古者大刑用甲兵中刑用刀锯薄刑用鞭朴自兹厥
卷三十 第 4b 页
后狙诈弥繁武皇帝并以为往宪犹疑不可经国乃命
车骑将军守尚书令鲁公徵求英俊刋律定篇云尔汉
自王莽篡位之后旧章不存光武中兴留心庶狱常临
朝听讼躬决疑事是时承离乱之后法网弛纵罪名既
轻无以惩肃梁统乃上疏曰臣窃见元帝初元五年轻
殊刑三十四事哀帝建平元年尽四年轻殊死者刑八
十一事其四十二事手杀人皆减死罪一等著为常法
卷三十 第 5a 页
自是以后人轻犯法吏易杀人吏民俱失至于不羁臣
愚以为刑罚不苟务轻务其中也君人之道仁义为主
仁者爱人义者理务爱人故当为除害理务亦当为去
乱是以五帝有流殛放杀之诛三王有大辟刻肌之刑
所以为除残去乱也故孔子称仁者必有勇又曰理财
正辞禁人为非曰义高帝受命制约令定法律传之后
世可常施行文帝宽惠温克遭世康平因时施恩省去
肉刑除相坐之法他皆率由旧章天下几致升平武帝
值中国隆盛财力有馀出兵命将征伐远方军役数兴
卷三十 第 5b 页
百姓罢弊豪桀犯禁奸吏弄法故设遁匿之科著知纵
之律宣帝聪明正直履道握要以御海内臣下奉宪不
失绳墨元帝法律少所改更天下称安孝成孝哀承平
继体即位日浅听断尚寡丞相王嘉等猥以数年之间
亏除元帝旧约穿令断律凡百馀事或不便于政或不
厌人心臣谨表取其尤妨政事害善良者傅奏如左伏
惟陛下苞五常履九德推时拨乱博施济时而反因循
卷三十 第 6a 页
季世末节衰微轨迹诚非所以还初反本据元更始也
愿陛下宣诏有司悉举初元建平之所穿凿考其轻重
察其化俗足以知政教所处择其善者而从之其不善
者而改之定不易之典施之无穷天下幸甚事下三公
廷尉议以为隆刑峻法非明王急务不可开许统复上
言曰有司猥以臣所上不可施行今臣所言非曰严刑
窃谓高帝以后至于宣帝其所施行考合经传比方今
事非隆刑峻法不胜至愿愿得召见若对尚书近臣口
陈其意帝令尚书问状统又对极言政刑宜改议竟不
卷三十 第 6b 页
从及明帝即位常临听讼观录洛阳诸狱帝性既明察
能得下奸故尚书奏决罚近于苛碎至章帝时尚书陈
宠上疏曰先王之政赏不僣刑不滥与其不得已宁僣
不滥故唐尧著典曰流宥五刑青灾肆赦帝舜命皋陶
以五宅三居惟明克允文王重易六爻而列丛棘之听
周公作立政戒成王勿误乎庶狱陛下即位率由此义
而有司执事未悉奉承断狱者急于榜格酷烈之痛执
卷三十 第 7a 页
宪者繁于诈欺放滥之文违本离实箠楚为奸或因公
行私以逞威福夫为政也犹张琴瑟大弦急者小弦绝
故子贡非臧孙之猛法而美郑侨之仁政方今圣德充
塞假于上下宜因此时隆先圣之务荡涤烦苛轻薄箠
楚以济群生广至德也帝纳宠言决罪行刑务于宽厚
其后遂诏有司禁绝钻钻诸酷痛旧制解祅恶之禁除
文致请谳五十馀事定著于令是后狱法和平永元六
年宠又代郭躬为廷尉复校律令刑法溢于甫刑者奏
除之曰臣闻礼经三百威仪三千故甫刑大辟二百五
卷三十 第 7b 页
刑之属三千礼之所去刑之所取失礼即入刑相为表
里者也今律令犯罪应死刑者六百一十耐罪千六百
九十八赎罪以下二千六百八十一溢于甫刑千九百
八十九其四百一十大辟千五百耐罪七十九赎罪春
秋保乾图曰王者三百年一蠲法汉兴以来三百二年
宪令稍增科条无限又律有三家说各驳异刑法繁多
宜令三公廷尉集平律令应经合义可施行者大辟二
卷三十 第 8a 页
百耐罪赎罪二千八百合为三千与礼相应其馀千九
百八十九事悉可详除使百姓改易视听以成大化致
刑措之美传之无穷未及施行会宠抵罪遂寝宠子思
忠后复为尚书略依宠意奏上三十二条为决事比以
省请谳之弊又上除蚕室刑解赃吏三世禁锢狂易杀
人得减重论母子兄弟相代死听赦所代者事皆施行
虽时有蠲革而旧律繁芜未经纂集献帝建安元年应
劭又删定律令以为汉议表奏之曰夫国之大事莫尚
载籍载籍也者决嫌疑明是非赏刑之宜允执厥中俾
卷三十 第 8b 页
后之人永有鉴焉故胶东相董仲舒老病致仕朝廷每
有政议数遣廷尉张汤亲至陋巷问其得失于是作春
秋折狱二百三十二事动以经对言之详矣逆臣董卓
荡覆王室典宪焚燎靡有孑遗开辟以来莫或兹酷今
大驾东迈巡省许都拔出险难其命惟新臣窃不自揆
辄撰具律本章句尚书旧事廷尉板令决事比例司徒
都目五曹诏书及春秋折狱凡二百五十篇蠲去复重
卷三十 第 9a 页
为之节文又集议驳三十篇以类相从凡八十二事其
见汉书二十五汉记四皆删叙润色以全本体其二十
六博采古今瑰玮之士德义可观其二十七臣所创造
左氏云虽有姬姜不弃憔悴虽有丝麻不弃菅蒯盖所
以代匮也是用敢露顽才厕于明哲之末虽未足纲纪
国体宣洽时雍庶几观察增阐圣德惟因万几之馀暇
游意省览献帝善之于是旧事存焉是时天下将乱百
姓有土崩之势刑罚不足以惩恶于是名儒大才故辽
东太守崔实大司农郑玄大鸿胪陈纪之徒咸以为宜
卷三十 第 9b 页
复行肉刑汉朝既不议其事故无所用及魏武帝匡辅
汉室尚书令荀彧博访百官复欲申之而少府孔融议
以为古者敦庞善否区别政简刑清一无过失百姓有
罪皆自取之末世陵迟风化坏乱政挠其俗法害其教
故曰上失其道人散久矣而欲绳之以古刑投之以残
弃非所谓与时消息也纣斮朝涉之胫天下谓为无道
夫九牧之地千八百君若各刖一人是天下常有千八
卷三十 第 10a 页
百纣也求世休和弗可得已且被刑之人虑不念生志
在思死类多趋恶莫复归正夙沙乱齐伊戾祸宋赵高
英布为世大患不能止人遂为非也适足绝人还为善
耳虽忠如鬻拳信如卞和智如孙膑冤如巷伯才如史
迁达如子政一罹刀锯没世不齿是太甲之思庸穆公
之霸秦陈汤之都赖魏尚之临边无所复施也汉开改
恶之路凡为此也故明德之君远度深惟弃短就长不
苟革其政者也朝廷善之卒不改焉及魏国建陈纪子
群时为御史中丞魏武帝下令又欲复之使群申其父
卷三十 第 10b 页
论群深陈其便时钟繇为相国亦赞成之而奉常王修
不同其议魏武帝亦难以藩国改汉朝之制遂寝不行
于是乃定甲子科犯钛左右趾者易以木械是时之铁
故易以木焉又嫌汉律太重故令依律论者听得科半
使从半减也魏文帝受禅又议肉刑详议未定会有军
事复寝时有大女刘朱挝子妇酷暴前后三妇自杀论
朱减死输作尚方因是下怨毒杀人减死之令魏明帝
卷三十 第 11a 页
改士庶罚金之令男听以罚金妇人加笞还从鞭督之
例以其形体裸露故也是时承用秦汉旧律其文起自
魏文侯师李悝悝撰次诸国法著法经以为王者之政
莫急于盗贼故其律始于盗贼盗贼须劾捕故著网捕
二篇其轻狡越城博戏借假不廉淫侈踰制以为杂律
一篇又以其律具其加减是故所著六篇而已然皆罪
名之制也商君受之以相秦汉承秦制萧何定律除参
夷连坐之罪增部主见知之条益事律兴厩户三篇合
为九篇叔孙通益律所不及傍章十八篇张汤越宫律
卷三十 第 11b 页
二十七篇赵禹朝律六篇合六十篇又汉时决事集为
令甲以下三百馀篇及司徒鲍公撰嫁娶辞讼决为法
比都目凡九百六卷世有增损集类为篇结事为章一
章之中或事过数十事类虽同轻重乖异而通条连句
上下相蒙虽大体异篇实相采入盗律有贼伤之例贼
律有盗章之文兴律有上狱之法厩律有逮逋之事若
此之比错糅无常后人生意各为章句叔孙宣郭令卿
卷三十 第 12a 页
马融郑玄诸儒章句十有馀家家数十万言凡断罪所
当由用者合二万六千二百七十二条七百七十三万
二千二百馀言言数益繁览者益难天子于是下诏但
用郑氏章句不得杂用馀家卫觊又奏曰刑法者国家
之所贵重而私议之所轻贱狱吏者百姓之所悬命而
选用者之所卑下王政之弊未必不由此也请置律博
士转相教授事遂施行然而律文烦广事比众多离本
依末决狱之吏如廷尉狱吏范洪受囚绢二丈附轻法
论之狱吏刘象受属偏考囚张茂物故附重法论之洪
卷三十 第 12b 页
象虽皆弃市而轻枉者相继是时太傅钟繇又上疏求
复肉刑诏下其奏司徒王朗议又不同时议百馀人与
朗同者多帝以吴蜀未平又寝其后天子又下诏改定
刑制命司空陈群散骑常侍刘邵给事黄门侍郎韩逊
议郎庾嶷中郎黄休荀诜等删约旧科傍采汉律定为
魏法制新律十八篇州郡令四十五篇尚书官令军中
令合百八十馀篇其序略曰旧律所难知者由于六篇
卷三十 第 13a 页
篇少故也篇少则文荒文荒则事寡事寡则罪漏是以
后人稍增更与本体相离今制新律宜都总事类多其
篇 条旧律因秦法经就增三篇而具律不移因在第六
罪条例既不在始又不在终非篇章之义故集罪例以
为刑名冠于律首盗律有劫略恐猲和卖买人科有持
质皆非盗事故分以为劫略律贼律有欺谩诈伪踰封
矫制囚律有诈伪生死令景有诈自复免事类众多故
分为诈律贼律有贼伐树木杀伤人畜产及诸亡印金
布律有毁伤亡失县官财物故分为毁亡律囚律有告
卷三十 第 13b 页
劾传覆厩律有告反逮受科有登闻道辞故分为告劾
律囚律有系囚鞠狱断狱之法兴律有上狱之事科有
考事报谳宜别为篇故分为系讯断狱律盗律有受所
监受财枉法杂律有假借不廉令乙有呵人受钱科有
使者验赂其事相类故分为请赇律盗律有勃辱强贼
兴律有擅兴徭役具律有出卖呈科有擅作修舍事故
分为兴擅律兴律有乏徭稽留贼律有储峙不办厩律
卷三十 第 14a 页
有乏军之兴及旧典有奉诏不谨不承用诏书汉氏施
行有小愆之反不如令辄劾以不承用诏书乏军要斩
又减以丁酉诏书丁酉诏书汉文所下不宜复以为法
故别为之留律秦世旧有厩置乘传副车食厨汉初承
秦不改后以费广稍省故后汉但设骑置而无车马律
犹著其文则为虚设故除厩律取其可用合科者以为
邮驿令其告反逮验别入告劾律上言变事以为变事
令以惊事告急与兴律烽燧及科令者以为惊事律盗
律有还赃畀主金布律有罚赎入责以呈黄金为价科
卷三十 第 14b 页
有平庸坐赃事以为偿赃律律之初制无免坐之文张
汤赵禹始作监临部主见知故纵之例其见知而故不
举劾各与同罪失不举劾各以赎论其不见不知不坐
也是以文约而例通科之为制每条有违科不觉不知
从坐之免不复分别而免坐繁多宜总为免例以省科
文故更制定其由例以为免坐律诸律令中有其教制
本条无从坐之文者皆从此取法也凡所定增十三篇
卷三十 第 15a 页
故就五篇合十八篇于正律九篇为增于傍章科令为
省矣改汉旧律不行于魏者皆除之更依古义制为五
刑其死刑有三髡刑有四完刑作刑各三赎刑十一罚
金六杂抵罪七凡三十七名以为律首又改贼律但以
言语及犯宗庙园陵谓之大逆无道要斩家属从坐不
及祖父母孙至于谋反大逆临时捕之或汗潴或枭菹
夷其三族不在律令所以严绝恶迹也贼斗杀人以劾
而亡许依古义听子弟得追杀之会赦及过误相杀不
得报雠所以止杀害也正杀继母与亲母同防继假之
卷三十 第 15b 页
隙也除异子之科使父子无异财也欧兄姊加至五岁
刑以明教化也囚徒诬告人反罪及亲属异于善人所
以累之使省刑息诬也改投书弃市之科所以轻刑也
正篡囚弃市之罪断凶强为义之踪也二岁刑以上除
以家人乞鞠之制省所烦狱也改诸郡不得自择伏日
所以齐风俗也斯皆魏世所改其大略如是其后正始
之间天下无事于是征西将军夏侯玄河南尹李胜中
卷三十 第 16a 页
领军曹羲尚书丁谧又追议肉刑卒不能决其文甚多
不载及景帝辅政是时魏法犯大逆者诛及已出之女
毌丘俭之诛其子甸妻荀氏应坐死其族兄顗与景帝
姻通表魏帝以丐其命诏听离婚荀氏所生女芝为颍
川太守刘子元妻亦坐死以怀妊系狱荀氏辞诣司隶
校尉何曾乞恩求没为官婢以赎芝命曾哀之使主簿
程咸上议曰夫司寇作典建三等之制甫侯修刑通轻
重之法叔世多变秦立重辟汉又修之大魏承秦汉之
弊未及革制所以追戮已出之女诚欲殄丑类之族也
卷三十 第 16b 页
然则法贵得中刑慎过制臣以为女人有三从之义无
自专之道出适他族还丧父母降其服纪所以明外成
之节异在室之恩而父母有罪追刑已出之女夫党见
诛又有随姓之戮一人之身内外受辟今女既嫁则为
异姓之妻如或产育则为他族之母此为元恶之所忽
戮无辜之所重于防则不足惩奸乱之源于情则伤孝
子之心男不得罪于他族而女独婴戮于二门非所以
卷三十 第 17a 页
哀矜女弱蠲明法制之本分也臣以为在室之女从父
母之诛既醮之妇从夫家之罚宜改旧科以为永制于
是有诏改定律令文帝为晋王患前代律令本注烦杂
陈群刘邵虽经改革而科网本密又叔孙郭马杜诸儒
章句但取郑氏又为偏党未可承用于是令贾充定法
律令与太傅郑冲司徒荀觊中书监荀勖中军将军羊
祜中护军王业廷尉杜友守河南尹杜预散骑侍郎裴
楷颍川太守周权齐相郭颀都尉成公绥尚书郎柳轨
及吏部令史荣邵等十四人典其事就汉九章增十一
卷三十 第 17b 页
篇仍其族类正其体号改旧律为刑名法例辨囚律为
告劾系讯断狱分盗律为请赇诈伪水火毁亡因事类
为卫宫违制撰周官为诸侯律合二十篇六百二十条
二万七千六百五十七言蠲其苛秽存其清约事从中
典归于益时其馀未宜除者若军事田农酤酒未得皆
从人心权设其法太平当除故不入律悉以为令施行
制度以此设教违令有罪则入律其常事品式章程各
卷三十 第 18a 页
还其府为故事减枭斩族诛从坐之条除谋反适养母
出女嫁皆不复还坐父母弃市省禁固相告之条去捕
亡亡没为官奴婢之制轻过误老小女人当罚金杖罚
者皆令半之重奸伯叔母之令弃市淫寡女三岁刑崇
嫁娶之要一以下娉为正不理私约峻礼教之防准五
服以制罪也凡律令合二千九百二十六条十二万六
千三百言六十卷故事三十卷泰始三年事毕表上武
帝诏曰昔萧何以定律令受封叔孙通制仪为奉常赐
金五百斤弟子百人皆为郎中夫立功立事古今之所
卷三十 第 18b 页
重宜加禄赏其详考差叙辄如诏简异弟子百人随才
品用赏帛万馀匹武帝亲自临讲使裴楷执读四年正
月大赦天下乃班新律其后明法掾张裴又注律表上
之其要曰律始于刑名者所以定罪制也终于诸侯者
所以毕其政也王政布于上诸侯奉于下礼乐抚于中
故有三才之义焉其相须而成若一体焉刑名所以经
略罪法之轻重正加减之等差明发众篇之多义补其
卷三十 第 19a 页
章条之不足较举上下纲领其犯盗贼诈伪请赇者则
求罪于此作役水火畜养守备之细事皆求之作本名
告讯为之心舌捕系为之手足断狱为之定罪名例齐
其制自始及终往而不穷变动无常周流四极上下无
方不离于法律之中也其知而犯之谓之故意以为然
谓之失违忠欺上谓之谩背信藏巧谓之诈亏礼废节
谓之不敬两讼相趣谓之斗两和相害谓之戏无变斩
击谓之贼不意误犯谓之过失逆节绝理谓之不道陵
上僣贵谓之恶逆将害未发谓之戕唱首先言谓之造
卷三十 第 19b 页
意二人对议谓之谋制众建计谓之率不和谓之强攻
恶谓之略三人谓之群取非其物谓之盗货财之利谓
之赃凡二十者律义之较名也夫律者当慎其变审其
理若不承用诏书无故失之刑当从赎谋反之同伍实
不知情当从刑此故失之变也卑与尊斗皆为贼斗之
加兵刃水火中不得为戏戏之重也向人室庐道径射
不得为过失之禁也都城人众中走马杀人当为贼贼
卷三十 第 20a 页
之似也过失似贼戏似斗斗而杀伤傍人又似误盗伤
缚守似强盗呵人取财似受赇囚辞所连似告劾诸勿
听理似故纵持质似恐猲如此之比皆为无常之格也
五刑不简正于五罚五罚不服正于五过意善功恶以
金赎之故律制生罪不过十四等死刑不过三徒加不
过六囚加不过五累作不过十一岁累笞不过千二百
刑等不过一岁金等不过四两月赎不计日日作不拘
月岁数不疑闰不以加至死并死不复加不可累者故
有并数不可并数乃累其加以加论者但得其加与加
卷三十 第 20b 页
同者连得其本不在次者不以通论以人得罪与人同
以法得罪与法同侵生害死不可齐其防亲疏公私不
可常其教礼乐崇于上故降其刑刑法闲于下故全其
法是故尊卑叙仁义明九族亲王道平也律有事状相
似而罪名相涉者若加威势下手取财为强盗不自知
亡为縳守将中有恶言为恐猲不以罪名呵为呵人以
罪名呵为受赇劫名其财为持质此八者以威势得财
卷三十 第 21a 页
而名殊者也即不求自与为受求所监求而后取为盗
贼输入呵受为留难敛人财物积藏于官为擅赋加欧
击之为戮辱诸如此类皆为以威势得财而罪相似者
也夫刑者司理之官理者求情之机情者心神之使心
感则情动于中而形于言畅于四支发于事业是故奸
人心愧而面赤内怖而色夺论罪者务本其心审其情
精其事近取诸身远取诸物然后乃可以正刑仰手似
乞俯手似夺捧手似谢拟手似诉拱臂似自首攘臂似
格斗矜庄似威怡悦似福喜怒忧欢䫉在声色奸真猛
卷三十 第 21b 页
弱候在视息出口有言当为告下手有禁当为贼喜子
杀怒子当为戏怒子杀喜子当为贼诸如此类自非至
精不能极其理也律之名例非正文而分明也若八十
非杀伤人他皆勿论即诬告谋反者反坐十岁不得告
言人即奴婢捍主主得谒杀之贼燔人庐舍积聚盗贼
赃五匹以上弃市即燔官府积聚盗亦当与同欧人教
令者与同罪即令人欧其父母不可与行者同得重也
卷三十 第 22a 页
若得遗物强取强乞之类无还赃法随例畀之文法律
中诸不敬违仪失式及犯罪为公为私赃入身不入身
皆随事轻重取法以例求其名也夫理者精玄之妙不
可以一方行也律者幽理之奥不可以一体守也或计
过以配罪或化略不循常或随事以尽情或趣舍以从
时或推重以立防或引轻而就下公私废避之宜除削
重轻之变皆所以临时观衅使用法执诠者幽于未制
之中采其根牙之微致之于机格之上称轻重于豪铢
考辈类于参伍然后乃可以理直刑正夫奉圣典者若
卷三十 第 22b 页
操刀执绳刀妄加则伤物绳妄弹则侵直枭首者恶之
长斩刑者罪之大弃市者死之下髡作者刑之威赎罚
者误之诫王者立此五刑所以宝君子而逼小人故为
敕慎之经皆拟周易有变通之体焉欲令提纲而大道
清举略而王法齐其旨远其辞文其言曲而中其事肆
而隐通天下之志唯忠也断天下之疑唯文也切天下
之情唯远也弥天下之务唯大也变无常体唯理也非
卷三十 第 23a 页
天下之贤圣孰能与于斯夫形而上者谓之道形而下
者谓之器化而裁之谓之格刑杀者是冬震曜之象髡
罪者似秋彫落之变赎失者是春阳悔吝之疵也五刑
成章辄相依准法律之义焉是时侍中卢珽中书侍郎
张华又表抄新律诸死罪条目悬之亭传以示兆庶有
诏从之及刘颂为廷尉频表宜复肉刑不见省又上言
曰臣昔上行肉刑从来积年遂寝不论臣窃以为议者
拘孝文之小仁而轻违圣王之典刑未详之甚莫过于
此令死刑重故非命者众生刑轻故罪不禁奸所以然
卷三十 第 23b 页
者肉刑不用之所致也今为徒者类性元恶不轨之族
也去家悬远作役山谷饥寒切身志不聊生虽有廉士
介者苟虑不首死则皆为盗贼岂况本性奸凶无赖之
徒乎又令徒富者输财解曰归家乃无役之人也贫者
起为奸盗又不制之虏也不刑则罪无所禁不制则群
恶横肆为法若此近不尽善也是以徒亡日属贼盗日
烦亡之数者至有十数得辄加刑日益一岁此为终身
卷三十 第 24a 页
之徒也自顾反善无期而灾困逼身其志亡思盗势不
得息事使之然也古者用刑以止刑今反于此诸重犯
亡者发过三寸辄重髡之此以刑生刑加作一岁此以
徒生徒也亡者积多系囚猥畜议者曰囚不可不赦复
从而赦之此谓刑不制罪法不胜奸下知法之不胜相
聚而谋为不轨月异而岁不同故自顷年以来奸恶陵
暴所在充斥议者不深思此故而曰肉刑于名忤听忤
听孰与盗贼不禁圣王之制肉刑远有深理其事可得
而言非徒惩其畏剥割之痛而不为也乃去其为恶之
卷三十 第 24b 页
具使夫奸人无用复肆其志止奸绝本理之尽也亡者
刖足无所用复亡盗者截手无所用复盗淫者割其势
理亦如之除恶塞源莫善于此非徒然也此等已刑之
后便各归家父母妻子共相养恤不流离于涂路有今
之困创愈可役上准古制随宜业作虽已刑残不为虚
弃而所患都塞又生育繁阜之道自若也今宜取死刑
之限轻及三犯逃亡淫盗悉以肉刑代之其三岁刑以
卷三十 第 25a 页
下已自杖罚遣又宜制其罚数使有常限不得减此其
有宜重者又任之官长应四五岁刑者皆髡笞笞至一
百稍行使各有差悉不复居作然后刑不复生刑徒不
复生徒而残体为戮终身作诫人见其痛畏而不犯必
数倍于今且为恶者随发被刑去其为恶之具此为诸
已刑者皆良士也岂与全其为奸之手足而蹴居必死
之穷地同哉而犹曰肉刑不可用臣窃以为不识务之
甚也臣昔常侍左右数闻明诏谓肉刑宜用事便于政
愿陛下信独见之断使夫能者得奉圣虑行之于今比
卷三十 第 25b 页
填沟壑冀见太平周礼三赦三宥施于老幼悼耄黔黎
不属逮者此非为恶之所出故刑法逆舍而宥之至于
自非此族犯罪则必刑而无赦此政之理也暨至后世
以时崄多难因赦解结权以行之又不以宽罪人也至
今恒以罪积狱繁赦以散之是以赦愈数而狱愈塞如
此不已将至不胜原其所由肉刑不用之故也今行肉
刑非徒不积且为恶无具则奸息去此二端狱不得繁
卷三十 第 26a 页
故无取于数赦于政体胜矣疏上又不见省至惠帝之
世政出群下每有疑狱各立私情刑法不定狱讼繁滋
尚书裴頠表陈之曰夫天下之事多涂非一司之所管
中才之情易扰赖恒制而后定先王知其所以然也是
以辨方分职为之准局准局既立各掌其务刑赏相称
轻重无二故下听有常群吏安业也旧宫掖陵庙有水
火毁伤之变然后尚书乃躬自奔赴其非此也皆止于
郎令史而已刑罚所加各有常刑云元康四年大风之
后庙阙屋瓦有数枚倾落免太常荀㝢于时以严诏所
卷三十 第 26b 页
谴莫敢据正然内外之意佥谓事轻责重有违于常会
五年二月有大风主者惩惧前事臣新拜尚书始三日
本曹尚书有疾权令兼出按行兰台主者乃瞻望阿栋
之间求索瓦之不正者得栋上瓦小邪十五处或是始
瓦时邪盖不足言风起仓卒台官更往太常按行不及
得周文书未至之顷便竞相禁止臣以权兼暂出出还
便罢不复得穷其事而本曹据执却问无已臣时具加
卷三十 第 27a 页
解遣而主者畏咎不从臣言禁止太常复兴刑狱昔汉
氏有盗庙玉环者文帝欲族诛释之但处以死刑曰若
侵长陵一抔土何以复加文帝从之大晋垂制深惟经
远山陵不封园邑不饰墓而不坟同乎山壤是以丘坂
存其陈草使齐乎中原矣虽陵兆尊严唯毁发然后族
之此古典也若登践犯损失尽敬之道事止刑罪可也
去八年奴听教加诬周龙烧草廷尉遂奏族龙一门八
口并命会龙狱翻然后得免考之情理准之前训所处
实重今年八月陵上荆一枝围七寸二分者被斫司徒
卷三十 第 27b 页
太常奔走道路虽知事小而案劾难测搔扰驱驰各竞
免负于今太常禁止未解近日太祝署失火烧屋三间
半署在庙北隔道在重墙之内又即已灭频为诏旨所
问主者以诏旨使问频繁便责尚书不即案行辄禁止
尚书免皆在法外刑书之文有限而舛违之故无方故
有临时议处之制诚不能皆得循常也至于此辈皆为
过当每相逼迫不复以理上替圣朝画一之德下损崇
卷三十 第 28a 页
礼大臣之望臣愚以为犯陵上草木不应乃用同产异
刑之制案行奏劾应有定准相承务重体例遂亏或因
馀事得容浅深頠虽有此表曲议犹不止时刘颂为三
公尚书又上疏曰自近世以来法渐多门令甚不一臣
今备掌刑断职思其忧谨具启闻臣窃伏惟陛下为政
每思尽善故事求曲当则例不得直尽善故法不得全
何则夫法者固以尽理为法而上求尽善则诸下牵文
就意以赴主之所许是以法不得全刑书徵文徵文必
有乖于情听之断而上安于曲当故执平者因文可引
卷三十 第 28b 页
则生二端是法多门令不一则吏不知所守下不知所
避奸伪者因法之多门以售其情所欲浅深苟断不一
则居上者难以检下于是事同议异狱犴不平有伤于
法古人有言人主详其政荒人主期其事理详匪他尽
善则法伤故其政荒也期者轻重之当虽不厌情苟入
于文则很而行之故其事理也夫善用法者忍违情不
厌听之断轻重虽不允人心经于凡览若不可行法乃
卷三十 第 29a 页
得直又君臣之分各有所司法欲必奉故令主者守文
理有穷塞故使大臣释滞事有时宜故人主权断主者
守文若释之执犯跸之平也大臣释滞若公孙弘断郭
解之狱也人主权断若汉祖戮丁公之为也天下万事
自非斯格重为故不近似此类不得出以意妄议其馀
皆以律令从事然后法信于下人听不惑吏不容奸可
以言政人主轨斯格以责群下大臣小吏各守其局则
法一矣古人有言善为政者看人设教看人设教制法
之谓也又曰随时之宜当务之谓也然则看人随时在
卷三十 第 29b 页
大量也而制其法法轨既定则行之行之信如四时执
之坚如金石群吏岂得在成制之内复称随时之宜傍
引看人设教以乱政典哉何则始制之初固已看人而
随时矣今若设法未尽当则宜改之若谓已善不得尽
以为制而使奉用之司公得出入以差轻重也夫人君
所与天下共者法也已令四海不可以不信以为教方
求天下之不慢不可绳以不信之法且先识有言人至
卷三十 第 30a 页
愚而不可欺也不谓平时背法意断不胜百姓愿也上
古议事以制不为刑辟夏殷及周书法象魏三代之君
齐圣然咸弃曲当之妙鉴而任徵文之直准非圣有殊
所遇异也今论时敦弊不及中古而执平者欲适情之
所安自托于议事以制臣窃以为听言则美论理则违
然天下至大事务众杂时有不得悉循文如令故臣谓
宜立格为限使主者守文死生以之不敢错思于成制
之外以差轻重则法恒全事无正据名例不及大臣论
当以释不滞则事无阂至如非常之断出法赏罚若汉
卷三十 第 30b 页
祖戮楚臣之私已封赵氏之无功唯人主专之非奉职
之臣所得拟议然后情求傍请之迹绝似是而非之奏
塞此盖齐法之大准也主者小吏处事无常何则无情
则法徒克有情则挠法积克似无私然乃所以得其私
又恒所岨以卫其身断当恒克世谓尽公时一曲法乃
所不疑故人君不善倚深似公之断而责守文如令之
奏然后得为有检此又平法之一端也夫出法权制指
卷三十 第 31a 页
施一事厌情合听可适耳目诚有临时当意之快胜于
徵文不允人心也然起为经制终年施用恒得一而失
十故小有所得者必大有所失近有所漏者必远有所
苞故谙事识体者善权轻重不以小害大不以近妨远
忍曲当之近适以全简直之大准不牵于凡听之所安
必守徵文以正例每临其事恒御此心以决断此又法
之大槩也又律法断罪皆当以法律令正文若无正文
依附名例断之其正文名例所不及皆勿论法吏以上
所执不同得为异议如律之文守法之官唯常奉用律
卷三十 第 31b 页
令至于法律之内所见不同乃得为异议也今限法曹
郎令史意有不同为驳唯得论释法律以正所断不得
援求诸外论随时之宜以明法官守局之分诏下其事
侍中太宰汝南王亮奏以为夫礼以训世而法以整俗
理化之本事实由之若断不断常随轻重意则王宪不
一人无所错矣故观人设教在上之举守文直法臣吏
之节也臣以去太康八年随事异议周悬象魏之书汉
卷三十 第 32a 页
咏画一之法诚以法与时共义不可二令法素定而法
为义则有所开长以为宜如颂所启为永久之制于是
门下属三公曰昔先王议事以制自中古以来执法断
事既以立法诚不宜复求法外小善也若常以善夺法
则人逐善而不忌法其害甚于无法也按启事欲令法
令断一事无二门郎令史以下应复出法驳按随事以
闻也及于江左元帝为丞相时朝廷草创议断不循法
律人立异议高下无状主簿熊远奏曰礼以崇善法以
闲非故礼有常典法有常防人知恶而无邪心是以周建
卷三十 第 32b 页
象魏之制汉创画一之法故能阐弘大道以至刑厝律
令之作由来尚矣经贤智历夷险随时斟酌最为周备
自军兴以来法度陵替至于处事不用律令竞作属命
人立异议曲适物情亏伤大例府立节度复不奏用临
事改制朝作夕改至于主者不敢任法每辄关咨委之
大官非为政之体若本曹处事不合法令监司当以法
弹违不得动用开塞以坏成事按法盖粗术非妙道也
卷三十 第 33a 页
矫割物情以成法耳若每随物情辄改法制此为以情
坏法法之不一是谓多门开人事之路广私请之端非
先王立法之本意也凡为驳议者若违律令节度当合
经传及前比故事不得任情以破成法愚谓宜令录事
更立条制诸立议者皆当引律令经传不得直以情言
无所依准以亏旧典也若开塞随宜权道制物此是人
君之所得行非臣子所宜专用主者唯当徵文据法以
事为断耳是时帝以权宜从事尚未能从而河东卫展
为晋王大理考摘故事有不合情者又上书曰今施行
卷三十 第 33b 页
诏书有考子正父死刑或鞭父母问子所在近主者所
称庚寅诏书举家逃亡家长斩若长是逃亡之主斩之
虽重犹可设子孙犯事将考祖父逃亡逃亡是子孙而
父祖婴其酷伤顺破教如此者众相隐之道离则君臣
之义废君臣之义废则犯上之奸生矣秦网密文峻汉
兴扫除烦苛风移俗易几于刑厝大人革命不得不荡
其秽匿通其圯滞今诏书宜除者多有便于当今著为
卷三十 第 34a 页
正条则法差简易元帝令曰礼乐不兴则刑罚不中是
以明罚敕法先王所慎自元康以来事故荐臻法禁滋
漫大理所上宜朝堂会议蠲除诏书不可用者此孤所
虚心者也及帝即位展为廷尉又上言古者肉刑事经
前圣汉文除之增加大辟今人户彫荒百不遗一而刑
法峻重非句践养胎之义也愚谓宜复古施行以隆太
平之化诏内外通议于是骠骑将军王导太常贺循侍
中纪瞻中书郎庾亮大将军咨议参军梅陶散骑郎张
嶷等议以肉刑之典由来尚矣肇自古先以及三代圣
卷三十 第 34b 页
哲明王所未曾改也岂是汉文常主所能易者乎时萧
曹已没绛灌之徒不能正其义逮班固深论其事以为
外有轻刑之名内实杀人又死刑太重生刑太轻生刑
施于上死刑怨于下轻重失当故刑政不中也且原先
王之造刑也非以过怒也非以残人也所以救奸所以
当罪今盗者窃人之财淫者好人之色亡者避叛之役
皆无杀害也则刖之以刑刑之则止而加之斩戮戮过
卷三十 第 35a 页
其罪死不可生纵虐于此岁以巨计此乃仁人君子所
不忍闻而况行之于政乎若乃惑其名而不练其实恶
其生而趣其死此畏水投舟避坎蹈井愚夫之不若何
取于政哉今大晋中兴遵复古典率由旧章起千载之
滞义拯百残之遗黎使皇典废而复存黔首死而更生
至义畅于三代之际遗风播乎百世之后生肉枯骨惠
侔造化岂不休哉惑者乃曰死犹不惩而况于刑然人
者冥也其至愚矣虽加斩戮忽为灰土死事日往生欲
日存未以为改若刑诸市朝朝夕鉴戒刑者咏为恶之
卷三十 第 35b 页
永痛恶者睹残刖之长废故足惧也然后知先王之轻
刑以御物显诫以惩愚其理远矣尚书令刁协尚书薛
兼等议以为圣上悼残荒之遗黎伤犯死之繁众欲行
刖以代死刑使犯死之徒得存性命则率土蒙更生之
泽兆庶必怀恩以反化也今中兴祚隆大命维新诚宜
设宽法以育人然惧群小愚蔽习玩所见而忽异闻或
未能咸服愚谓行刑之时先明申法令乐刑者刖甘死
卷三十 第 36a 页
者杀则心必服矣古典刑不上大夫今士人有犯者谓
宜如旧不在刑例则进退为允尚书周顗郎曹彦中书
郎桓彝等议以为复肉刑以代死诚是圣王之至德哀
矜之弘私然窃以为刑罚轻重随时而作时人少罪而
易威则从轻而宽之时人多罪而难威则宜化刑而济
之肉刑平世所应立非救弊之宜也方今圣化草创人
有馀奸习恶之徒为非未已截头绞颈尚不能禁而乃
更断足劓鼻轻其刑罚使欲为恶者轻犯宽刑蹈罪更
众是为轻其刑以诱人于罪残其身以加楚酷也昔之
卷三十 第 36b 页
畏死刑以为善人者今皆犯轻刑而残其身畏重之常
人反为犯轻而致囚此则何异断刖常人以为恩仁邪
受刑者转广而为非者日多踊贵屦贱有鼻者丑也徒
有轻刑之名而实开长恶之源不如以杀止杀重以全
轻权小停之须圣化渐著兆庶易威之日徐施行也议
奏元帝犹欲从展所上大将军王敦以为百姓习俗日
久忽复肉刑必骇远近且逆寇未殄不宜有惨酷之声
卷三十 第 37a 页
以闻天下于是乃止咸康之世庾冰好为纠察近于繁
细后益矫违复存宽纵疏密自由律令无用矣至安帝
元兴末桓玄辅政又议欲复肉刑斩左右趾之法以轻
死刑命百官议蔡廓上议曰建邦立法弘教穆化必随
时置制德刑兼施长贞一以闲其邪教禁以检其慢洒
湛露以流润厉严霜以肃威虽复质文迭用而斯道莫
革肉刑之设肇自哲王盖由曩世风淳人多惇谨图像
既陈则机心直戢刑人在涂则不逞改操故能胜残去
杀化隆无为季末浇伪设网弥密利巧之怀日滋耻畏
卷三十 第 37b 页
之情转寡终身剧役不足止其奸况乎黥劓岂能反于
善徒有酸惨之声而无济俗之益至于弃市之条实非
不赦之罪事非手杀考律同归轻重约科减降路塞钟
陈以之抗言元皇所为留悯今英辅翼赞道邈伊周诚
宜明慎用刑爱人弘育申哀矜以革滥移大辟于支体
全性命之至重恢繁息于将来而孔琳之议不同用王
朗夏侯玄之旨时论多与琳之同故遂不行
卷三十 第 38a 页
 晋书卷三十
卷三十 第 38b 页
卷三十 第 39a 页
 晋书卷三十考證
刑法志溢于甫刑千九百八十九其四百一十大辟千
 五百耐罪七十九赎罪○监本千五百下衍七字今
 以上四百一十及下七十九核之则此当作千五百
 乃合千九百八十九之数也故删去
 晋书卷三十考證
卷三十 第 39b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