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纂春秋直解-清-傅恒卷十

卷十 第 1a 页
钦定四库全书
御纂春秋直解卷十上
(庚/申)景王四年(在位二十有五年子王猛立是年卒弟敬/王立)
昭公
 名稠襄公庶子也
元年
春王正月公即位
 子野卒于季氏以毁告昭公子野之母敬归之娣子
卷十 第 1b 页
 也叔孙豹谓太子死有母弟则立之无则立长子野
 母非夫人不当立其娣子季氏不从盖襄公诸子有
 长而应立者季利昭幼越次立之耳昭后为季所逐
 殒身于外嗣子复为所摈不得有国擅废立君至于
 此极其亦何所不为乎然则子野之卒不得不于季
 氏是问矣
叔孙豹会晋赵武楚公子围齐国弱宋向戌卫齐恶陈
公子招蔡公孙归生郑罕虎许人曹人于虢
卷十 第 2a 页
 寻宋之盟也围专楚权欲耀上国故寻盟宋之盟楚
 因晋有晋楚匹也之言而先晋则寻盟宜迭为先矣
 今请读旧书则仍先晋盖围意不在盟在驾晋而已
 自是围遂篡位而专主夏盟中国胥被其害武之罪
 大矣春秋书会不书盟亦犹以存中国云尔
三月取郓
 前季孙宿救台遂入郓欲取而未得今诸侯方寻宋
 弭兵之盟而季以兵取郓莒人愬于会几为国祸焉
卷十 第 2b 页
夏秦伯之弟针出奔晋
 针者秦景母弟其父宠之太过使富拟于君所以奔
 也宠过而失道犹书弟者其过小非得罪宗社也而
 兄不能容亦有责焉人伦之际多兼罪之辞欲各尽
 其道也
六月丁巳邾子华卒
晋荀吴帅师败狄于大卤
 自晋悼之伯不复事于戎狄平公甘弃前绪使诸侯
卷十 第 3a 页
 南向朝楚乃复有事于群狄盖六卿日强皆有厚自
 封殖之心故弃远猷而逐近利耳
秋莒去疾自齐入于莒莒展舆出奔吴
 按左氏莒子生去疾及展舆去疾长也而未立展舆
 立矣而又废迨莒子既弑去疾奔而展舆立则立于
 贼矣然未与闻乎弑苟能因立而讨贼虽立于贼无
 伤也不能讨贼则罪人耳去疾奔而复自齐入者挟
 大国之力以争国耳亦非志于讨贼也故书入以罪
卷十 第 3b 页
 之以长而宜立故系以莒乃展舆亦系莒者已立也
 既立于贼又不能讨贼故虽逾年不称爵亦罪之也
 春秋之权衡审矣
叔弓帅师疆郓田
 春取郓而秋疆其田汲汲于利也帅师不惟备莒亦
 以劫郓以猛济贪也季孙取郓而自有之故使叔弓
 弓散卿也盖惟季是听矣
葬邾悼公
卷十 第 4a 页
冬十有一月己酉楚子麇卒
 据传麇为围所弑而经书卒胡安国曰四年围大合
 诸侯于申若正以弑君将恐天下后世以贼不必讨
 又可从之以主盟会故权轻重而略其篡弑以扶中
 国非也夫乱贼不讨如成宋乱之类春秋曷尝讳之
 哉家铉翁曰弑而书卒者如郑伯髡顽如会未见诸
 侯卒于鄵不书弑而弑之实见今经惟书楚子麇卒
 是传所载未审也盖围所弑者麇子宜为嗣者耳传
卷十 第 4b 页
 所载杀其二子幕及平夏如鲁子般子野之类而非
 弑麇也麇病革围自外急归乘君之殒戕其子而篡
 其位是亦弑也当时误传为弑麇耳
楚公子比出奔晋
 围与比兄弟也麇卒而围篡比惧出奔非其罪矣何
 以书以围之罪不著故书此之出以明变也
二年
春晋侯使韩起来聘
卷十 第 5a 页
 前此晋聘鲁者九未有以上卿将命者赵武以偷失
 诸侯今韩起嗣为政欲致诸侯故亲来聘
夏叔弓如晋
 报聘也
秋郑杀其大夫公孙黑
 黑干国纪数矣郑人畏其强不敢讨今又将作乱以
 疾不果始因其疾而杀之则所以讨罪者非其道矣
 故称国以杀而不去其官
卷十 第 5b 页
冬公如晋至河乃复季孙宿如晋
 据传公以晋少姜死而往吊为晋所辞是公动不以
 礼而晋人犹知以礼尊公也然按之情事殊未然盖
 公丧方毕似丧毕而朝即使媚晋而吊少姜公尚在
 路晋安从知为吊少姜而预辞之哉是必季孙先通
 言于晋耳季孙久结晋卿以擅鲁襄公末年君臣之
 衅已开子野又暴卒于其家虽其事甚秘国人必有
 疑焉今公如晋季孙安得不畏其诉已乎故逆阻之
卷十 第 6a 页
 左氏所传晋之饰言也盖无辞以拒公而托于少姜
 耳谷梁曰公如晋而不得入季孙宿如晋而得入恶
 季孙也是也然则昭公失国之因季氏逐君之渐晋
 人下比之迹不待贬而皆见矣
三年
春王正月丁未滕子原卒
夏叔弓如滕
五月葬滕成公
卷十 第 6b 页
秋小邾子来朝
八月大雩
冬大雨雹
北燕伯款出奔齐
 北燕伯欲去诸大夫而立其宠人固失道矣然其臣
 比而逐君罪可逭乎书奔责君也亦罪臣也国有君
 而奔无臣子矣书名者国已立君也
四年
卷十 第 7a 页
春王正月大雨雹
 去岁夏书大雩旱灾也自冬历春两书大雨雹则其
 灾尤重而为异大矣
夏楚子蔡侯陈侯郑伯许男徐子滕子顿子胡子沈子
小邾子宋世子佐淮夷会于申
 楚子欲合诸侯而问子产曰晋其许我乎又曰诸侯
 其来乎盖犹惧晋之争而忧诸侯之不从也乃晋不
 敢争诸侯遂靡然从之先书楚子伤中夏之无人也
卷十 第 7b 页
 且楚子弑贼也诸侯推为盟主天下之大变也由晋
 平不德诸侯离心势既外溃六卿专擅权复内移列
 国强家争附之以固其私咸怠于公义矣故使元恶
 肆行流毒天下耳徐书爵者楚主会而徐其与国不
 得不详之也革楚号而正以王爵故亦革徐号而正
 以王爵也淮夷列会者来会故列会也
楚人执徐子
 徐既从会矣楚子将伐吴徐子吴出也遂以为贰而
卷十 第 8a 页
 执之陈傅良曰书执徐子危会申之诸侯也
秋七月楚子蔡侯陈侯许男顿子胡子沈子淮夷伐吴
 晋楚会宋以弭兵也今楚伐吴吴固晋同姓而同盟
 之国也而晋竟若罔闻也
执齐庆封杀之
 庆封奔吴矣系以齐者以贼讨也罪在齐而讨于吴
 者义无所逃也先执后杀缓辞也楚子意夲不在封
 因伐吴而执封吴不可下而封为吴之所庇故杀之
卷十 第 8b 页
 以威吴也然杀之之心虽私而以贼讨则能正其罪
 矣不从讨贼之例而书人何也楚子亦贼贼非可以
 讨贼也然次会伐之下将公之诸侯乎亦非也诸侯
 从楚而已更不得冒是名也故会先楚子执徐子复
 书楚人者恶之也伐首楚子执杀庆封不书楚人者
 削之也然则封之为贼齐之失贼鲁与吴之容贼楚
 子非讨贼之人诸侯无讨贼之心其义皆具矣
遂灭赖
卷十 第 9a 页
 既伐国矣复灭国焉书遂甚楚暴也灭者亡国之善
 辞左氏载赖子面缚之事似失其实
九月取鄫
 鄫已灭于莒鲁乘莒乱取之莒也内灭国书取鄫已
 灭矣又罪其灭者存鄫也鄫周之建国也故曰春秋
 天子之事也
冬十有二月乙卯叔孙豹卒
五年
卷十 第 9b 页
春王正月舍中军
 舍去也去中军而并于左右二军也初作三军也三
 分公室各有其一季氏尽征之而仲叔之民尚有属
 公者今舍中军也四分公室季氏择二而独为一军
 二家各一而合为一军皆尽征之而贡于公则无一
 民属公且季氏独为一军军复择焉则季氏强矣不
 但公若缀旒即二家亦弱而制于季氏也季氏又不
 欲尸其名使毁中军于施氏成诸臧氏季氏之党盛
卷十 第 10a 页
 矣
楚杀其大夫屈申
 楚伐吴屈申克朱方执庆封而楚子犹以其不致命
 于吴而疑其贰故杀之则非其罪矣家铉翁曰楚灵
 之篡群臣从者风靡不过为保身家计耳而卒不免
 从逆者宜知所鉴矣
公如晋
 公如晋为晋所辞今复如晋者内逼于臣故忍耻以
卷十 第 10b 页
 自结于晋也公动无失礼为晋侯所重而晋臣讥之
 其言公非知礼固当但所云干盟淩小四分公室皆
 季之罪乃释臣而罪君乎昭处积衰遽责以政令在
 家不能取亦苛论也其意不过欲晋侯远公有言不
 信耳然则晋臣之党恶而酿昭见逐其罪莫逭矣
夏莒牟夷以牟娄及防兹来奔
 邾莒之大夫不书名微也今牟夷以地来故书之著
 其叛而罪鲁纳叛也及者以大及小也襄二十一年
卷十 第 11a 页
 公如晋宿纳邾叛今公如晋宿又纳莒叛季实受其
 利公虚被其恶晋且欲以是止公谬矣
秋七月公至自晋
 昭公如晋凡七止者一及河而不至者五惟此年得
 成礼而反然以受牟夷为莒所愬几见止焉历三时
 始归其至危之也
戊辰叔弓帅师败莒师于鼢泉
 既纳莒叛莒人来讨复挟诈以败其师不义甚矣叔
卷十 第 11b 页
 弓帅师为季役也郑玉曰晋方欲止公又败莒师不
 顾伯讨以成君祸比事而观其罪见矣
秦伯卒
 不名史失之也
冬楚子蔡侯陈侯许男顿子沈子徐人越人伐吴
 楚始通越也晋通吴以病楚楚效之亦通越以病吴
 徐越称人非君将也楚前伐吴犹假庆封为名今何
 名乎据傅吴伐楚而楚修怨耳围身负大恶恃强逞
卷十 第 12a 页
 暴诸侯从之皆党恶也先儒乃以为善楚而进越过
 矣
六年
春王正月把伯益姑卒
葬秦景公
夏季孙宿如晋
 前公之在晋也晋平欲止公范鞅谏之而止盖鞅以
 宿纳叛而执公公必有辞而诸侯亦不服故托师讨
卷十 第 12b 页
 为辞以归公而私于宿使来拜莒田以解其罪及宿
 如晋晋侯享之有加笾宿辞而自比于晋𨽻謟晋以
 重自托晋平不止不讨且重其好货盖晋平为臣所
 愚而助季抑公使无以自立不知祸鲁且终以自祸
 矣
葬把文公
宋华合比出奔卫
 寺人伊戾谗世子痤而向戌为之徵寺人柳谗华合
卷十 第 13a 页
 比而华亥为之徵事出一辙而平公皆不悟也杀痤
 而父子之恩绝逐合比而君臣之道睽矣夫寺人近
 君作奸为易然必与外臣合而其奸斯售故小人以
 类合而内外恒相结其始也君为所眩及其势之成
 也君且为所挟蔓不可除国且由之以倾覆者多矣
 可不戒哉
秋九月大雩
楚薳罢帅师伐吴
卷十 第 13b 页
 楚频伐吴卒不得志自是遂舍吴而肆毒于陈蔡
冬叔弓如楚
 诸侯两事晋楚既聘晋故不得不聘楚楚围暴诈不
 惟季孙养安不行即二家亦惮远役叔弓季之私人
 聘楚盖季孙之意傅者多以附楚责公失事实矣
齐侯伐北燕
 纳北燕伯而不果也不书弗克者弗克有二非义不
 可则力不足也晋纳捷菑力能而义不可也诸侯失
卷十 第 14a 页
 国诸侯纳之事义而齐力有馀安得曰弗克以受赂
 中止故削其纳而书伐见不为义而为暴也
七年
春王正月暨齐平
 春秋内鲁故鲁与他国有事多言及然有事起他国
 不得以鲁主之者多言会至于平非可以会言矣故
 变文言暨暨者意起于彼而此从之也齐鲁久相仇
 齐景立使庆封来聘鲁未尝报聘及庆封来奔而鲁
卷十 第 14b 页
 受之齐人让鲁是仇未解也今鲁既睦于晋且南连
 楚东婚吴齐实惧焉今之平盖齐求于鲁故曰暨
三月公如楚
 公屡朝晋而不礼今朝楚岂公意哉不得已也据傅
 楚子成章华之台愿与诸侯落之薳启疆自谓能得
 鲁侯盖知季孙擅国公若寄生闻楚有命必迫公以
 出而不敢违耳时公婚吴吴楚仇也楚若怒公公不
 返矣季氏之陷君于危也罪可胜诛哉幸楚不敢因
卷十 第 15a 页
 朝执公恐阻诸侯向楚之意故公得返耳然迫于强
 令而远朝楚辱亦甚矣
叔孙舍如齐涖盟
 与齐平矣故盟以结好涖者前定也盖定于平之日
 矣
夏四月甲辰朔日有食之
秋八月戊辰卫侯恶卒
九月公至自楚
卷十 第 15b 页
 凡阅七月其至危之也
冬十有一月癸未季孙宿卒
 宿相鲁擅改军政以自利而又外纳叛邑称兵取地
 襄自楚归几不敢入结晋强家昭屡被困他日意如
 逐昭宿实导之矣
十有二月癸亥葬卫襄公
八年
春陈侯之弟招杀陈世子偃师
卷十 第 16a 页
 虢之会招以陈公子书矣今曰陈侯之弟变文也罪
 招并罪陈侯也偃师既为世子矣又属少子留于招
 何为乎招为介弟以义匡君使各安其分可也乃从
 君之恶而又甚之乘君之疾遂杀偃师而立留特书
 弟者著其亲以重其恶也一事而再举国盖以世子
 系国明国夲也国夲既戕君随以陨且致大寇宗社
 以倾其祸大矣然非假招以权而私属之不至此书
 弟而系以陈侯溯祸本也
卷十 第 16b 页
夏四月辛丑陈侯溺卒
 陈侯因偃师之变恚而自缢是其宠留而畀以强辅
 不过欲厚其势以安之耳非有杀偃师之志也乃欲
 两利适以两伤且由是而身死国亡其愚甚矣
叔弓如晋
 贺虒祁也举鲁以见诸侯也
楚人执陈行人干徵师杀之
 行人以赴告为职世子之死与庶孽之立非行人能
卷十 第 17a 页
 与也而楚杀之盖因陈乱以为利故杀不辜以惧陈
 耳
陈公子留出奔郑
 留立于招不书子者立非其正不成为君则犹是公
 子也偃师曰世子留曰公子嫡庶辨矣
秋蒐于红
 周制四时之田蒐苗狝狩乃经止书蒐狩且狩止三
 蒐止五何也常事则不书也桓狩于郎讥远也庄及
卷十 第 17b 页
 齐人狩于禚讥亲仇也蒐教振旅苗教茇舍狝教治
 兵狩教大阅因田习兵也桓书大阅庄书治兵则急
 而习兵非因田也素之忘备可知也郎之远禚之亲
 仇则志在从禽不在习兵也故交讥之也自庄而后
 田不书于经者六世盖或为近礼之常或其失己见
 于前而可略者也至昭而季氏专鲁取公之军而与
 二家私分之今之蒐则私家之耀武更与前之田而
 失礼者不同故书之以著非常之变严不臣之诛也
卷十 第 18a 页
 蒐者择而取之顺春生之令不多杀也三桓意不在
 猎故非春而蒐示众以不贪于猎其实则数军实而
 已以非公所为故不书公以示异
陈人杀其大夫公子过
 据傅招与过同受陈侯之属因同杀世子今招归罪
 于过而杀之耳但经书陈人乃国乱众杀之辞傅之
 所载似未审也程端学曰孙氏谓招杀过而言陈人
 不与招杀之故以陈人自讨为文也但不与招杀正
卷十 第 18b 页
 当书招以见其罪肯为陈人自讨之文以匿招罪乎
 高氏又谓不书招杀过过亦有罪故称人以杀如是
 则过乃篡逆之党经亦不书杀其大夫矣意招以过
 同受属而诬之而国之大夫亦惧楚讨而共杀过以
 觊免故经书陈人也
大雩
冬十月壬午楚师灭陈执陈公子招放之于越杀陈孔

卷十 第 19a 页
 楚庄与围皆假讨陈乱为名然庄能正夏徵舒之罪
 故予以讨贼之辞而称人以杀即有利陈之心然旋
 取而旋舍之则其罪轻矣故止书入楚围亦贼本不
 可以讨贼且夲无讨贼之心故直揭其贪利之实而
 举师言灭虽执招而放之已失贼矣故存其公子之
 称如恒辞也然招之逆人皆知之即招杀过以自解
 楚围肯甘受其愚而末减乎家铉翁曰意招自知罪
 重郤兵开门以纳围围德之而免其死尔是也孔奂
卷十 第 19b 页
 见于宋之会亦陈卿也以为有罪则傅无其文以为
 无罪则经去其官杜预以为招之党亦意之耳阙疑
 可也陈自鄬之会逃晋从楚而卒灭于楚盖不能自
 立而失所从可责而亦可哀乃晋与诸国皆坐视而
 莫救更可责矣
葬陈哀公
 贾服以葬哀公在杀孔奂之下谓为楚葬但楚之出
 也称师既灭陈矣执与杀皆可以师言之至于葬岂
卷十 第 20a 页
 可以师言哉是葬与上不相蒙则左载舆嬖袁克葬
 之似得其实夫国灭不葬此书葬者谷梁曰不与楚
 灭是也然葬以鲁会而书陈不克赴鲁无由会何以
 书曰次年陈灾亦岂陈告乎而经复书之盖皆以存
 陈耳
九年
春叔弓会楚子于陈
 楚既灭陈于是叔弓宋华亥郑游吉卫赵黡会楚子
卷十 第 20b 页
 于陈经独书鲁者诸国畏楚各自往会之不可以众
 会书也夫诸国纵不能救陈亦当同心疾楚讵反旅
 见以媚之乎书以病诸国也尤病晋也
许迁于夷
 许逼于郑尝迁于叶矣今又不能自守欲迁以近楚
 楚从而迁之故以自迁为文程端学曰王纲不振诸
 侯吞噬不安厥居虽许男不能治其国家然亦可以
 观世变矣
卷十 第 21a 页
夏四月陈灾
 外灾告则书陈灭矣则谁告胡安国曰时叔弓会楚
 子于陈目击其事归语陈故而鲁史书之耳是也袁
 克葬陈侯据弓所闻而书陈灾据弓所见而书
秋仲孙貜如齐
冬筑郎囿
 公处积衰乃以囿为乐乎其志荒矣亦季孙以此蛊
 君也凡奸臣窃国必娱君于游观使荒于政以弃其
卷十 第 21b 页
 民而已乃逞焉公在其术中而不悟其亡也宜哉
十年
春王正月
夏齐栾施来奔
 栾高陈鲍以私憾相争至动干戈于国内皆大逆也
 乃陈鲍逐栾高陈又逐鲍而陈氏遂篡齐矣书来奔
 罪鲁纳叛也季孙为之也高彊不书非卿也
秋七月季孙意如叔弓仲孙貜帅师伐莒
卷十 第 22a 页
 鞍之战四卿并书盖由怒齐扫境兴师也自此以后
 叠书诸卿者则又以四分公室之故也不属于公而
 无所统故并书于册也但四分公室者三桓叔弓何
 与焉盖季孙得二其一自帅其一属之叔弓尔陈傅
 良曰叔弓佐意如故序于仲孙貜之上是也鲁间晋
 衰欲一举灭莒其恶甚矣
戊子晋侯彪卒
九月叔孙舍如晋葬晋平公
卷十 第 22b 页
十有二月甲子宋公成卒
十有一年
春王二月叔弓如宋葬宋平公
夏四月丁巳楚子虔诱蔡侯般杀之于申
 虔者围改名也名者诸侯之终事故般以见杀名虔
 何以名恶诱杀也般与虔皆贼贼杀贼不与以讨贼
 之辞可耳斥而名之何也盖虔非讨般般之弑十有
 三年矣虔屡与之会盟今既灭陈又谋灭蔡故诱杀
卷十 第 23a 页
 般欲乘虚以灭之也斥而名之盖以重其恶胡安国
 曰楚虔杀般贪得一时流毒后世弃疾以是杀戎蛮
 商鞅以是绐魏将秦人以是劫怀王倾危成俗天下
 大乱圣人恶而名之其虑远矣
楚公子弃疾帅师围蔡
 虔之杀般也必曰吾以贼讨之今既杀之又围蔡何
 则不得假讨为名而灭国之志见矣弃疾从昏盖自
 为也崔杼从齐光之昏而卒弑光弃疾从楚虔之昏
卷十 第 23b 页
 而卒弑虔弑逆者即从昏者为之也可不察哉陈傅
 良曰灭不言围言围以病晋也前年弃疾围陈已而
 灭陈曷不于此病晋盖蔡固守三时晋已合九国于
 厥憖而不能师甚矣
五月甲申夫人归氏薨大蒐于比蒲
 公生母也蒐曰大著僭也鲁之僭旧矣而三桓攘君
 权以乱王制其罪尤大况君母未葬乎
仲孙貜会邾子盟于祲祥
卷十 第 24a 页
 邾前倚齐以病鲁鲁因倚晋以弱邾今邾益弱大夫
 盟之卑邾也丧不贰事季讲蒐礼仲从会盟无君甚
 矣
秋季孙意如会晋韩起齐国弱宋华亥卫北宫佗郑罕
虎曹人把人于厥慭
 自宋虢会盟之后晋日偷矣楚遂主会而肆其暴荀
 吴以不恤亡国为辞故勉为此会以谋救蔡不书救
 不能救也虔顿兵于蔡诸侯共起击之义也且前以
卷十 第 24b 页
 弭兵为盟楚背盟肆暴其欲无厌诸侯惧矣则用众
 之力以遏凶燄亦晋复兴之机也乃合九国而不敢
 进仅遣使如楚又不能以义责楚而为蔡请命焉卑
 屈己甚使楚益骄有以量诸侯而卒灭之列序诸国
 大夫见晋之衰而诸大夫之无能为也不待贬而恶
 见矣
九月己亥葬我小君齐归
 据傅葬齐归公不戚恐系季孙之诬辞未可遽信以
卷十 第 25a 页
 为公罪也
冬十有一月丁酉楚师灭蔡执蔡世子有以归用之
 蔡侯般之出世子有居守虔既杀般遂以师围蔡围
 之而蔡不下历八月而始灭灭矣而有不降故执陈
 傅良曰执者弗臣之辞均之灭国也尝臣之矣书以
 归未尝臣之书执以归是也用之者怒其久拒楚也
 称世子者公羊谓不君般故不成其子非也父死国
 围穷迫捍敌未暇立乎其位则世子其本称也世子
卷十 第 25b 页
 即子也有之痛父抗仇尽命以死与民共守无忝宗
 社其于世子之道尽矣善恶各以其身岂得以般故
 累有耶书灭书执书用贤之也亦闵之也是般之馀
 殃也可为乱贼之大鉴然楚虔之恶天王不能讨方
 伯不敢问春秋伤之
十有二年
春齐高偃帅师纳北燕伯于阳
 北燕伯奔齐十年矣齐前伐燕而不果纳今复纳之
卷十 第 26a 页
 也书于阳盖拒于强臣不得归国也不名与卫侯入
 于夷仪同所以正君臣之分也而燕人之罪大矣
三月壬申郑伯嘉卒
夏宋公使华定来聘
 通嗣君且拜叔弓之辱也
公如晋至河乃复
 朝而不受为莒故也纳莒叛败莒师伐莒国皆季孙
 为之明年晋执意如亦知罪之在矣而辞公何哉盖
卷十 第 26b 页
 公至晋而不问莒故则无以服莒释季而罪公又无
 以服诸侯故辞公而曲为季氏地不使公得尽其辞
 谷梁谓季氏不使公遂乎晋得其情矣
五月葬郑简公
楚杀其大夫成熊
 熊盖成得臣之孙与斗氏同出莫敖楚子信谗托讨
 莫敖之馀而杀之则熊无罪也故称国以恶之
秋七月
卷十 第 27a 页
冬十月公子慭出奔齐
 据傅季孙不礼于南蒯蒯与公子慭谋去之以强公
 室慭以告公未几而败蒯以费叛慭遂奔齐其谋是
 而其道非也至是公与意如之衅已著其谋公益急
 矣
楚子伐徐
 楚执徐子矣又伐徐何也高闶曰徐为吴姻楚疾吴
 故迁怒于徐非也王樵曰楚已灭陈蔡将事于北方
卷十 第 27b 页
 而患吴挠其后故乘灭陈蔡之威伐徐欲以先声胁
 吴使不敢动尔其言伐徐之故是矣尚未尽虔之情
 也虔灭陈蔡遂以为天下事无不可为傅载其欲求
 周鼎为分逆志见矣不旋踵而死于乾溪天道也乱
 贼宜知惧矣
晋伐鲜虞
 鲜虞白狄别种也晋不恤陈蔡而事于狄逐利自私
 之计耳直书而罪自见不书将与师阙文也
卷十 第 28a 页
十有三年
春叔弓帅师围费
 费者季孙采邑曷为围之叛也叛者为谁季孙家臣
 南蒯也曷不书叛三桓窃国一民尺土皆非公有蒯
 叛季氏耳鲁未能治季则春秋固未暇治蒯也卿为
 帅用大众见费之固也季氏始城费岂意城之固而
 生叛哉可为营私者之戒
夏四月楚公子比自晋归于楚弑其君虔于乾溪
卷十 第 28b 页
 楚子虔之弑诸儒多沿公谷言弃疾胁比立之遂谋
 弑虔而归狱焉比贪其位不得不受其名春秋使比
 首恶明君臣之分以止乱也但果弃疾倡乱复胁比
 先立而图其后春秋岂肯使弃疾漏网况虔初篡而
 比奔晋弃疾遂臣之今谋弑之乃不以君臣之义治
 弃疾而专罪比乎又臣比而旋杀之是再乱也篡而
 终乎其位是愚者空受恶名而黠者得志又岂所以
 止乱哉今据经而考左传乃知为乱谋弑者实比首
卷十 第 29a 页
 也观从假弃疾之命召比而比即来何为乎乘衅图
 篡耳虔在乾溪比有内应故书归易辞也袭蔡而弃
 疾逃弃疾犹不知也盟邓之后始合谋矣入楚而杀
 虔之子令于乾溪而溃虔之师虔不得不缢而比遂
 立焉则弑虔非比而谁即虔亦有应讨之罪然比前
 奔晋避祸耳今归楚逐利耳非讨虔也比因亲争国
 故书公子以著其情固不得不书其君以正其罪
楚公子弃疾杀公子比
卷十 第 29b 页
 比立矣不正弃疾之弑君何也两人同志乎篡比以
 长而先立弃疾谲而杀之是贼杀贼也未可谓之其
 君也虽弃疾之阴险更甚于比然亦由比启乱而弃
 疾踵而甚之耳两书公子见其因亲争国其恶同也
秋公会刘子晋侯齐侯宋公卫侯郑伯曹伯莒子邾子
滕子薛伯把伯小邾子于平丘
 楚乱弑杀相寻晋昭一为此会王臣下临诸侯毕至
 使乘人心疾楚请王命以讨之复陈蔡以导之义声
卷十 第 30a 页
 既昭众皆用命必无楚矣不此之为而徒会虽会亦
 奚以为
八月甲戌同盟于平丘
 盟不言诸侯刘子亦与也襄二十五年重邱书同盟
 晋楚犹未成也自盟于宋诸侯两事晋楚无复同盟
 之可言今因楚乱可以同矣乃不能修德以感人心
 而耀兵甲不能辨分以服人志而盟王臣不亦悖乎
 虽强要使同而仅同矣自是人益失望故晋合诸侯
卷十 第 30b 页
 止于此
公不与盟
 晋受邾莒之愬以辞公也晋昭此盟无名不义固不
 以得与为重然鲁陵邾莒亦有罪焉拒不使盟不为
 公讳者罪在意如不在公也晋亦知罪之在而轻辱
 公故书以著其恶
晋人执季孙意如以归
 意如之执得其罪矣然其罪仅陵小已哉其尤大者
卷十 第 31a 页
 在无君而专鲁晋诚能请王命以大义废之反邾莒
 之侵疆而鲁之四分者复归之公则鲁国顺正邾莒
 感悦诸侯咸畏威怀德伯业修矣挟之以归何为哉
 盖晋君惟臣是听其臣与意如以气类相倚但外示
 威而心非行义也故书晋人以恶之
公至自会
 不得与于盟故以会致或以为公不愿盟则往会何
 为乎
卷十 第 31b 页
蔡侯庐归于蔡陈侯吴归于陈
 弃疾借陈蔡之力而有楚故复陈蔡以报其功今春
 秋所书若陈蔡之自复何也盖蔡为王室之亲陈为
 盛德之后庐者蔡世子有之子吴者陈世子偃师之
 子宜嗣其位故直曰蔡侯陈侯也书名者著其人也
 直书归而不书自楚者国其应有非楚所得制也于
 虔之灭则书之罪之也于弃疾之复则削之抑之也
 所以尊周也故曰春秋天子之事也然前灭于楚而
卷十 第 32a 页
 今归其国则制于荆蛮之实亦有不能掩者虽得复
 国之机究非复国之道卒为楚灭亦积渐之势然耳
 曷怪焉
冬十月葬蔡灵公
 国复而葬鲁会之也
公如晋至河乃复
 盟不得与复如晋何将欲免意如而请之欤晋固不
 因公而赦意如也将因晋执意如或可相机而愬之
卷十 第 32b 页
 欤晋岂因公而讨意如乎其见拒也固晋之恶亦自
 取也
吴灭州来
 州来国名吴楚之中要害处也
十有四年
春意如至自晋
 辞公晋臣为之也执意如晋君为之也执而卒释君
 不胜臣也始之执以鲁侵邾莒致乏贡于晋也此之
卷十 第 33a 页
 释以鲁之土地犹大所命能具也因邾莒以执而不
 问鲁与邾莒之是非因鲁以释而若鲁为季之鲁非
 公之鲁利不顾义也公见逐之祸成矣晋亦由此而
 卒不振利之为害大矣哉
三月曹伯滕卒
夏四月
秋葬曹武公
八月莒子去疾卒
卷十 第 33b 页
冬莒杀其公子意恢
 微国之大夫不见于经今莒子卒而书公子意恢盖
 贵戚之卿而受托孤之寄者也不言大夫以亲重也
 而杀之则莒乱可知据傅公子铎杀意恢逐嗣子郊
 公迎君之弟庚舆立之不书者盖古者敌国不废丧
 纪莒鲁虽怨而去疾之卒意恢之杀尚来告及鲁不
 会葬莒人衔之故郊公之出庚舆之入不告其后庚
 舆来奔而鲁受之嫌怨益深故郊公之入亦不告春
卷十 第 34a 页
 秋即事以明王法不必备其事也胡安国曰庚舆入
 国不书而出奔则书恶之也郊公出入皆不书微之
 也夫庚舆以叔篡侄是夺嫡也入国何以不恶之意
 恢以公子书岂郊公反以君而微之乎
十有五年
春王正月吴子夷末卒
 遏也馀祭也夷末也约兄弟相傅以致国乎季弟札
 今夷末卒札宜立矣而不立或讥其以让酿乱非也
卷十 第 34b 页
 盖札之让见于遏之初欲立札至夷末卒左氏无傅
 惟公羊云季子使而亡则夷末之失也盖夷末宜令
 札在朝以系人心乌可轻使于外迨将卒之时如可
 待季而无患则命待之如不能待宜深明季之节而
 以国授遏之子光则得嗣续之正亦愈见季之贤乃
 懵焉以殁而夷末之子僚遂冒居其位是酿乱者夷
 末岂季子哉如以季之亡为病但出使而亟归是贪
 位也其亡未可厚非也
卷十 第 35a 页
二月癸酉有事于武宫籥入叔弓卒去乐卒事
 武主之祧久矣成六年书立武宫以示讥立而有事
 相沿之失其失小矣且岁事之常不胜书此以去乐
 书也祭必有乐乐有文舞武舞籥文舞也其入也先
 文后武当籥始入叔弓暴卒故去乐盖诸乐皆去非
 独籥也庙祭事重臣卒何以去乐以弓在庙涖事而
 变礼也春秋常事不书失礼则书然变而得礼亦书
 使后世议礼者有考也胡安国曰按礼载君于祭不
卷十 第 35b 页
 得成礼者详矣而不及大臣卫太史柳庄寝疾君曰
 若疾革虽当祭必告是知祭不可告也然涖事而卒
 礼虽未有可以义起缘先祖之心见大臣之卒必闻
 乐不乐缘孝子之心视己设之馔必不忍轻彻故去
 乐卒事其可也
夏蔡朝吴出奔郑
 朝吴蔡之世臣忠于蔡亦有功于楚故楚平信之而
 使辅蔡今之奔由楚之谗人费无极倾之故蔡人忌
卷十 第 36a 页
 而逐之也则朝吴无罪矣何以书责蔡也亦闵蔡也
 盖楚平复蔡亦一时之权宜而非其心蔡虽复犹制
 于楚而蔡侯又不能御其臣下至逐其信臣其何以
 国楚平初怒无极及闻逐吴以剪蔡翼之言遂不之
 罪后更信而任之以为楚祸谗人罔极交乱四国信
 哉
六月丁巳朔日有食之
 是月傅载王太子寿卒王室之乱兆于此
卷十 第 36b 页
秋晋荀吴帅师伐鲜虞
 前伐鲜虞矣今又以卿帅大众而伐之书以见其务
 近攻以辟地而昧远图也荀吴屡帅师中行氏强也
冬公如晋
 盟而拒朝而辞不敢以为耻而又朝朝无以拒之遂
 谋止之皆晋臣党季之故也其拒也可耻其受也可
 忧
十有六年
卷十 第 37a 页
春齐侯伐徐
 齐景争伯也晋既不能远略齐果省德明政以纠合
 诸侯继桓之烈可也乃内不治而事外且徐未闻有
 罪齐师无名矣祗以徐居齐南鄙楚平继乱新立不
 能顾徐故乘衅以逐利耳其无成宜哉
楚子诱戎蛮子杀之
 诱杀凡二皆楚也书之深恶之也戎蛮书爵盖亦曾
 受王命者失名故楚子亦不名且与蔡有差矣故略
卷十 第 37b 页
 之也
夏公至自晋
 去冬如晋今夏始至傅以为见止信矣季有罪而释
 公以无故而止意如之结晋以陷公至于此极其后
 兴兵讨之固非其道然亦迫于不得已世徒见登台
 之请而责公始祸亦不察其情矣
秋八月己亥晋侯夷卒
九月大雩
卷十 第 38a 页
季孙意如如晋
冬十月葬晋昭公
 季孙居国贵重未尝会诸侯之丧今执于晋而亲往
 会葬者释前嫌而自结于新君也盖晋交不固无以
 抗其君故不惮忍耻以求媚焉
卷十 第 39a 页
钦定四库全书
御纂春秋直解卷十下
十有七年
春小邾子来朝
 鲁既卑矣小国犹有朝者晋亦衰矣诸侯犹有朝者
 然君德不修而权移于下积重莫反故同归于乱
夏六月甲戌朔日有食之
 周六月夏四月也正阳之月谴见于天灾孰大焉祝
卷十 第 39b 页
 史请用币亦应天之文耳而意如犹止之其无君而
 慢天亦甚矣
秋郯子来朝
 黄正宪曰左载叔孙舍问官于郯子有云火龙鸟之
 对孔子见而学之然删书断自唐虞至于论官惟曰
 揆岳牧伯等职而已盖中古文明渐开世变事繁故
 分职正名命以民事孔子欲立万世宜民之道故舍
 远取近乃郯子讥颛顼以来不能纪远圣人固有以
卷十 第 40a 页
 折衷之矣
八月晋荀吴帅师灭陆浑之戎
 陆浑周地其戎允姓本居瓜州在荒服之外僖二十
 三年晋惠诱而迁之陆浑不举其本号而系之陆浑
 者罪晋也请王命而驱使归其所可耳因其贰于楚
 遂贪其地袭而灭之不仁甚矣且不虑郊甸之震惊
 乎前书楚子之伐今书晋卿之灭皆以治其兵逼郊
 甸之罪
卷十 第 40b 页
冬有星孛于大辰
 孛于大辰者在大辰也大辰心也心三星中星曰明
 堂天子之象其前星太子后星庶子也又房心尾大
 火也故当时申须梓慎禆灶皆以为火灾汉董仲舒
 以为应在五年王室之乱然天道远而事应未能尽
 推也人君惟谨天戒修德以弭灾而已矣
楚人及吴战于长岸
 楚屡伐吴今吴来伐而楚又与之战故以楚及战恶
卷十 第 41a 页
 楚也不言胜败者敌也胡安国曰楚地大兵强吴非
 其敌也乃楚平以内乱费无极以谗胜囊瓦以货行
 谋臣策士为敌国用吴日强而楚削矣故为国以得
 贤为本劝贤必以去谗远色贱货为先不然虽广土
 众民不足恃也
十有八年
春王三月曹伯须卒
夏五月壬午宋卫陈郑灾
卷十 第 41b 页
 四国同日而灾异之大者自是宋臣叛而国危卫侯
 之兄杀而卫侯几失国陈师败而卿获然则孛之应
 岂可仅以灾当之哉惟郑有政故无他患天变可畏
 人事足恃有徵矣
六月邾人入鄅
 邾弱且危矣乃乘鄅不意袭而入之尽俘以归岂以
 削于鲁者偿于鄅乎不义甚矣故书以恶之
秋葬曹平公
卷十 第 42a 页
冬许迁于白羽
 许尝迁于叶又迁于夷楚平立返于叶今又自叶迁
 白羽后又迁于容城然不能修德固圉屡迁何益故
 详书以为后鉴
十有九年
春宋公伐邾
 讨其入鄅也鄅为宋姻故伐邾而尽归鄅俘视无名
 兴师者差善矣胡安国曰传载围虫取之而经不书
卷十 第 42b 页
 予其善而释其取邑之罪也
夏五月戊辰许世子止弑其君买
 据传许悼公疟饮世子止之药而卒张洽曰饮药卒
 岂非药之误以致死乎误弑亦弑也异于楚商臣蔡
 般者过与故耳春秋一以弑书以臣子之于君父不
 可过也且遏进毒以弑之萌也
己卯地震
秋齐高发帅师伐莒
卷十 第 43a 页
 据传莒郊公奔齐庚舆赂齐而入立今齐伐之者盖
 必事齐有未至也齐景不闻令政而以贪忿兴师晏
 子为之佐而无所匡正所谓以其君显者何足称哉
冬葬许悼公
 止弑君而自卒未得明正其诛是失贼也而悼公书
 葬何也盖止自责而不立乎其位以与其弟虺是为
 元公则止之弑诚过也非故也故前书弑其君见止
 有弑之事有是事而正其罪非强加之也法无可贷
卷十 第 43b 页
 也继书悼之葬明止无弑之心无是心而宽其辞非
 旋赦之也情有可原也哭泣嗌不容粒以死法可已
 矣非失贼也故得书葬不使与故弑者同科春秋之
 权衡审矣
二十年
春王正月
夏曹公孙会自鄸出奔宋
 奔言自有所要也鄸者会之邑会有罪曹人将治之
卷十 第 44a 页
 故走其邑以冀免焉不免而后奔虽未叛而实要也
 纥以防求后会自鄸出奔皆要君也要以获利亵君
 之赏要以免罪稽君之刑书自鄸罪会也
秋盗杀卫侯之兄絷
 盗者谁齐豹也豹为司寇而絷夺之其姓名不登史
 策故书盗也絷不书公子而称兄累及卫侯也絷以
 有疾而废故灵公得立乃絷遂干预国政无礼于国
 而灵亦听之自以为厚其兄而遂以招乱兄死而身
卷十 第 44b 页
 危几亡其国书之以罪卫侯之失政也
冬十月宋华亥向宁华定出奔陈
 华向三卿惧君之害己而首祸诱杀群公子且劫君
 而质太子悖乱极矣将讨而奔陈陈宋之雠欲因陈
 以为乱也书三人同奔以正强臣之诛然君以无信
 多私而兆乱亦有责焉耳
十有一月辛卯蔡侯庐卒
二十有一年
卷十 第 45a 页
春王三月葬蔡平公
夏晋侯使士鞅来聘
 晋顷即位五年始修聘于诸侯盖伯业既隳六卿争
 权相忌邦交不暇及也
宋华亥向宁华定自陈入于宋南里以叛
 华向既奔矣将乘隙为乱元公复信谗将诛华貙激
 而生变遂外召华向春秋略华貙仍书华向者诛首
 乱也凡以邑叛不系国犹其私邑南里系宋宋都之
卷十 第 45b 页
 里名也华向入宋志在覆宋倘非宋使乐大心等禦
 诸横宋其覆矣于是居卢门以南里叛宋城旧鄘及
 桑林之门以守分国相争其罪尚可逭乎书自陈兼
 罪陈也
秋七月壬午朔日有食之
 于是公问梓慎慎不告以省德消变之实而曰分至
 不为灾盖党于季氏助之匿其情矣
八月乙亥叔辄卒
卷十 第 46a 页
 辄无事见经书其卒卿卒必书也
冬蔡侯朱出奔楚
 朱者平公庐之子也朱之叔东国欲篡其位而赂费
 无极无极胁蔡人出朱朱奔楚诉于楚也楚子将讨
 东国又阻于无极而止信谗而逐其臣又废其君甚
 矣哉然蔡两世杀于楚东国结楚而谋篡朱亦赴楚
 而自诉东国之恶固甚于朱然均忘父祖之仇无人
 理矣
卷十 第 46b 页
公如晋至河乃复
二十有二年
春齐侯伐莒
宋华亥向宁华定自宋南里出奔楚
 华向结党以出称兵以入袭据南里君臣日战君惧
 将奔矣赖齐之助仅而能胜其后晋会诸国败华氏
 围南里而楚人释君助臣使薳越帅师抗诸侯之讨
 晋畏楚固请诸宋而逸贼矣故不书晋救以略晋特
卷十 第 47a 页
 书奔楚以罪楚复举宋南里者言逆臣祸及国都而
 出入自由悯宋也讥不在宋矣
大蒐于昌间
 昭公之时三书蒐著强臣之屡弄兵而危公也三纲
 军政之本故寓戎事于田以纳民于轨物今三家专
 鲁公无军行其本亡矣故屡书以著公出之由
夏四月乙丑天王崩
六月叔鞅如京师葬景王
卷十 第 47b 页
 太子寿卒八年矣猛丐皆其母弟嗣宜早定而不定
 者王宠庶子朝也后欲立朝未及而崩于是刘单立
 猛而尹氏等党朝而争立猛不书立当立也何以知
 其立以下书王知之也三月而葬非礼也乱故也
王室乱
 纪事必指其实未举事而言王室乱特笔也夫春秋
 之作以尊王也故衰周虽仅守府而恒随事以维王
 迹至失道之极存亡所系则即事不足以维之因先
卷十 第 48a 页
 揭其乱以明拨乱之道也王室犹云王家家实兆乱
 不得泛言京师也王以正天下为职而天下以家为
 本景王有弟不能容晚节则宠庶蔑嫡一身瞑目二
 子角立衅自内作党自外分刘单所守者礼律之正
 然猛无宠则威不足使下尹氏所托者先王之命而
 朝不正则义无以服人干戈相向延及五载倘非天
 眷有周正者卒胜几不祀矣彼颓带事虽类此然颓
 乱于惠王二年带乱于襄王十有六年惠襄名位久
卷十 第 48b 页
 定颓带猝发一时耳故彼尚未言乱而此特书乱也
 人君知此义必克己以修身父父子子而家道正正
 家而天下定矣
刘子单子以王猛居于皇
 能左右之曰以下而以上可乎猛不能自定不得不
 赖刘单之以也以所当以如刘单之于猛所以表夹
 辅之功以不当以如尹氏之于朝所以著助乱之罪
 美恶存乎其事也侯国之嗣称子逾年称爵嗣王未
卷十 第 49a 页
 逾年而称子与侯国奚异哉则宜以王冠子矣然值
 其常王子之称无因而见也值事之变不得不书然
 书王子又与他王子奚异哉且时有王子朝争立故
 不得不直书王以正其名惟不称天王则以未逾年
 而降尊耳既称王矣而书名所以辨其人也皇畿内
 地子朝乱作故出而避于皇不言出而言居莫非王
 土故随在言居也夫君前臣名今君且名臣何以不
 名盖王卿不名常也刘单不失职故从其常予之也
卷十 第 49b 页
 有疑君者君必名变也王猛位未定故从其变正之
 也春秋之权衡审矣
秋刘子单子以王猛入于王城
 居于皇避难也入于王城复辟也书入难辞著子朝
 及其党之罪也王自当居王城失而居于皇则变矣
 因以兵入王城变之正也不能自入有人焉以之而
 入亦变之正也
冬十月王子猛卒
卷十 第 50a 页
 猛本宜称王子其生也特称王以君道治朝之争也
 其卒也乃系子以子道正猛之终也书卒者子未逾
 年事不纪元主不列庙故不得书崩亦不可书薨说
 文云薨公侯卒也景王三月而葬此犹在七月之内
 应称名且以别子朝也倘已逾年当书天王崩而不
 名矣猛卒而弟丐立是为敬王亦刘单立之而不书
 当立也赵鹏飞曰王子猛卒其文与王子虎卒无异
 以承上王猛之文则非虎比无疑矣
卷十 第 50b 页
十有二月癸酉朔日有食之
二十有三年
春王正月叔孙舍如晋
癸丑叔鞅卒
晋人执我行人叔孙舍
 邾人诉鲁晋当以师问鲁何得执其行人书行人明
 舍之无罪也
晋人围郊
卷十 第 51a 页
 郊王畿之邑不系国者明王之无外也时郊为子朝
 所得故晋遣大夫助王围郊书人微之也晋为方伯
 不躬帅诸侯直取子朝以定王位乃徐遣大夫帅偏
 师以围其一邑是不能勤王而徒残王民也其罪著
 矣
夏六月蔡侯东国卒于楚
 因朝楚而卒也大仇未复反结楚嬖臣以逐其君而
 又朝之三纲绝矣书卒于楚明为楚所制而死非其
卷十 第 51b 页
 所也
秋七月莒子庚舆来奔
 庚舆以不义得国以不仁失位故因奔鲁以示戒
戊辰吴败顿胡沈蔡陈许之师于鸡父胡子髡沈子逞
灭获陈夏齧
 吴伐州来楚以六国禦之书师用众也先顿胡沈君
 将也后蔡陈许大夫将也不书战未陈也败不言楚
 者楚令尹死其师未与吴接吴败六国楚师自奔难
卷十 第 52a 页
 言败楚也然楚主兵其师又大奔即不言败亦当书
 溃乃没楚不见何也深罪六国也盖受役于楚本为
 不义然犹曰畏楚也今楚军无帅既未与吴接六国
 何故先驱其民为楚当吴之锋其败也自取之耳故
 凡师败必累数之此独略之者贱而恶之也胡子沈
 子书名死也君为宗社主其死与亡国等故曰灭大
 夫则轻矣虽死仅曰获胡安国曰书胡子髡沈子逞
 灭自灭也亦犹书梁亡自亡也君死曰灭胡子沈子
卷十 第 52b 页
 是也生得曰获秦获晋侯是也大夫生死皆曰获郑
 获宋华元生也吴获陈夏齧死也书其败不以国分
 而以君大夫为序书其死不以事同而以君臣为别
 皆所以辨上下定民志也
天王居于狄泉
 敬王也丧已逾年不可旷年无王故称天王也尹氏
 乘其不戒挟子朝自外入故出居狄泉以避之虽失
 位而尊号无贬明正也王猛立未逾年则犹是先王
卷十 第 53a 页
 之年以先王临之大臣宜尽夹辅之力故刘单书以
 示臣职也敬王立已逾年则当与天下正始故不书
 以成君尊也
尹氏立王子朝
 嗣子有常位不必言立立不宜立者也卫人立晋众
 立也责其无王尹氏立王子朝篡立也罪其不正晋
 之立以公子而有次及之势也彼既无王故削公子
 以示贬而明君臣之义朝之立以王子而有匹嫡之
卷十 第 53b 页
 宠也乱起于王故称王子以示讥而正父子之道乃
 书人犹公也书尹氏更罪其私矣尹世柄周政故变
 文书氏见宗强也故曰嬖子匹嫡外宠二政乱之本
 也
八月乙未地震
冬公如晋至河有疾乃复
 叔孙囚于晋故公如晋书有疾乃复明非晋辞之也
 然则不书有疾皆为晋辞可知为晋辞而犹与仲遂
卷十 第 54a 页
 之至黄乃复同文若公之自归然盖皆以全君而讳
 其辱也
二十有四年
春王二月丙戌仲孙貜卒
叔孙舍至自晋
 舍之至左榖经皆不书氏盖一事而再见者卒名之
 其常也惟公羊书氏而胡安国以为贤之义似可从
 盖舍之执非其罪且以礼自卫终不辱国固不可与
卷十 第 54b 页
 意如同也故执书行人至书叔孙
夏五月乙未朔日有食之
秋八月大雩
丁酉把伯郁釐卒
冬吴灭巢
 凡灭国皆罪而亦有异吴之先君伐楚而巢人戕之
 巢实有罪焉且巢为楚属国而吴灭之此入郢之渐
 乎
卷十 第 55a 页
葬把平公
二十有五年
春叔孙舍如宋
夏叔诣会晋赵鞅宋乐大心卫北宫喜郑游吉曹人邾
人滕人薛人小邾人于黄父
 王室之乱四年矣顺逆之势亦既明矣晋尝一出围
 郊无功而返今因郑游吉之言始惭而勉为此会且
 诸侯不出而委于大夫期以明年明年究未闻有勤
卷十 第 55b 页
 王之实也及冬而王入成周王自入也刘单之力也
 诸大夫何与焉其罪不待贬而自见
有鸲鹆来巢
 鸲鹆不踰济鲁所无也有则为异其性穴居巢则反
 常盖戾气所感也妖不胜德不知省德祸随之矣
秋七月上辛大雩季辛又雩
 大雩僭也又雩不言大蒙上文也既僭且渎也灾异
 并至区区于祷祀末矣
卷十 第 56a 页
九月己亥公孙于齐次于阳州
 因讨意如而为所逐也季擅鲁久矣至昭已若寄生
 乃不胜一朝之忿且与谋者皆左右亲昵素与季为
 仇假公报私莫知为君远虑者宜无益而反害也然
 则季遂不可讨乎非也季之恶决之固外溃养之亦
 内蚀岂得以讨乱病昭特昭不得其道耳时有子家
 羁之贤叔孙舍之忠犹为可仗公诚修德亲贤俟衅
 而动何不可之有今至见逐季罪不容诛矣亦公自
卷十 第 56b 页
 速之也书公孙正其本也罪公之失守也故曰春秋
 天子之事也乃不之晋而之齐者晋党季而数辱公
 不得已而之齐而又未知齐之必我恤也故徘徊野
 次以待齐命焉耳
齐侯唁公于野井
 吊生曰唁慰安之也齐侯来唁又取郓居公似有亲
 邻恤患之意奈明年夏将纳公嬖臣梁邱据受赂阻
 之遂不亲行使大夫帅师从公围成不克而止则为
卷十 第 57a 页
 义不终矣或以唁公取郓即为贬非也唁公礼也今
 年取郓以居公明年果伐鲁以纳公亦未为不义也
 圣人岂以已甚责人乎
冬十月戊辰叔孙舍卒
 昭之讨季氏也叔孙舍如阚其司马鬷戾首助季以
 抗公而孟氏继之是三家合力以逐公也舍虽不与
 谋然家教不行于司马亦舍之责也反自阚以正言
 动季氏而谋纳公季又始许而终背之舍不知徐为
卷十 第 57b 页
 君谋乃抱内愧忿见欺遂自残以死其忠也末矣
十有一月己亥宋公佐卒于曲棘
 曲棘宋地诸侯以境内为家故外诸侯卒于境内不
 地宋元以公故如晋行至曲棘而卒勇于义矣且意
 如妻元公之女不顾其私尤人所难故虽卒于境内
 特书地以录之
十有二月齐侯取郓
 齐三取鲁地两书人此独举齐侯者为公取也观明
卷十 第 58a 页
 年书公居郓可知矣然遂为义举乎未也季氏逐君
 其恶大矣昭公来孙其情迫矣齐强且近纳之犹反
 手也景诚能请命天子号召诸侯纳昭而戮意如伯
 政举矣不此之为而取一邑以居公其细已甚然犹
 书齐侯者小善必录盖春秋与人为善之意
二十有六年
春王正月葬宋元公
三月公至自齐居于郓
卷十 第 58b 页
 凡公行返而告庙则书至今昭失守宗庙犹书至者
 存公也自野井而云自齐得见齐侯也卫侯借晋力
 而有夷仪言入难辞也纪实也昭公假齐力而有郓
 言居正辞也尊君也郓本君之有也然居其所不言
 居言居则失所矣且周公封界尽为贼臣所据虽边
 境小邑非假人力亦不能有亦可哀已胡安国曰昭
 公失国而称居于郓存一国之防也襄王已出而称
 居于郑敬王未入而称居于狄泉存天下之防也
卷十 第 59a 页
夏公围成
 齐侯将纳公惑于嬖臣之言仅使公子锄帅师从公
 围成成孟邑也近齐盖不欲深入而于成卜其可纳
 与否也则虽有师而不为公用矣故削齐师而止言
 公围责齐也然成敢抗公是三家固一心也国人犹
 敌国也公固失民而季之首恶孟之同恶及成人之
 助恶皆不容诛矣
秋公会齐侯莒子邾子把伯盟于鄟陵
卷十 第 59b 页
 此齐景假纳公之名以纠合也夫以纳公召诸侯而
 三国从之盟可谓有行义之资矣故公虽有求入之
 志不书及而书会盖将以伯事责齐也使其志能及
 远虽北杏之业何难哉乃为善不勇虽会何益东周
 之兴不可望矣桓文之绩亦邈乎不再睹春秋所以
 终也
公至自会居于郓
 汪克宽曰曾子问云君去其国大宰取群庙之主以
卷十 第 60a 页
 从则昭之去郓而返亦或告于祖祢矣其言未得经
 旨盖郓内邑也公虽失国而犹居郓故以内为辞凡
 外出而返必书至惟围成而返不书至成亦内邑也
 不可外公于成也后郓溃而寓乾侯乾侯晋地不惟
 不可言至亦且不可言居然书在亦所以存公也皆
 特笔也若以曾子问为辞岂庙主从于郓不从于乾
 侯乎义难通矣
九月庚申楚子居卒
卷十 第 60b 页
 居者弃疾改名也
冬十月天王入于成周
 武王定鼎于郏鄏周公营以为东都是为王城洛诰
 所谓涧水东瀍水西者也营下都以迁殷顽民是谓
 成周洛诰所谓瀍水东者也曰东都盖以镐京为西
 都也曰下都盖以王城为上都也平王东迁定都王
 城时子朝据王城故王入于成周成周亦王都也故
 不言居而言入入成周乱将定矣李瑾曰晋亦与纳
卷十 第 61a 页
 王无一言及之何也晋以同姓主盟不能即逐朝而
 安王室坐视成败逾五年然后兴师纳王原情责实
 不忠之甚若以纳王之功予之则藏奸观衅者胜矣
尹氏召伯毛伯以王子朝奔楚
 子朝作乱兵败而奔且奔于僭王之楚罪也然亦党
 乱者所致故书以也前立朝止书尹氏首恶也此兼
 及召毛其从也久乱王室罪皆当治也且以见由王
 宠朝故党盛而稽乱也爱憎起于一念祸及子孙而
卷十 第 61b 页
 宗社几不祀可不戒哉
二十有七年
春公如齐公至自齐居于郓
夏四月吴弑其君僚
 此公子光使专诸弑之而称国何也胡安国曰吴大
 臣之罪也盖得致乱之由而竟云不归狱于光则非
 止乱之道夫夷末卒而季札逃光为嫡嗣而僚立篡
 也大臣与国为体事孰大于置君乃不审其序惟意
卷十 第 62a 页
 所欲非罪而何然光虽当立僚既立矣光亦臣之十
 有四年矣君臣之分久定一旦戕而代之非弑其君
 而何使当僚初立光不臣之而上诉天王言先人之
 意在札长嫡之次在已则僚当废矣罪在初臣之而
 终弑之耳然致弑之由则以大臣当国而不知道僚
 贪国而不知义也止治光之弑而不正僚之篡岂足
 服光之心故变文称国言吴有是事则行弑之人与
 致弑之由其罪皆具故曰春秋王道之权衡也
卷十 第 62b 页
楚杀其大夫郤宛
 郤宛之死由费无极谮于令尹囊瓦杀之也而称国
 者罪楚君也君无道以令其臣致擅杀大夫纪纲亡
 矣
秋晋士鞅宋乐祁犁卫北宫喜曹人邾人滕人会于扈
 据传命戍周且谋纳公也宋元为公故如晋卒于曲
 棘卫灵欲质其公子与大夫之子于诸侯以求纳公
 是宋卫犹知有君臣之义也士鞅取货于季孙而辞
卷十 第 63a 页
 之其恶甚矣家铉翁曰齐为鄟陵之盟而据入季氏
 之锦晋为扈之会而鞅纳季氏之货二君懵然以鲁
 之休戚无关于己孰知陈恒韬祸于齐六卿伏忧于
 晋使二君能为鲁讨贼亦足以詟内盗之胆也
冬十月曹伯午卒
邾快来奔
 季孙父子纳叛世济其凶且是时公孙于齐意如负
 当讨之罪略不知惧其肆无忌惮何所不至哉
卷十 第 63b 页
公如齐公至自齐居于郓
二十有八年
春王三月葬曹悼公
公如晋次于乾侯
 乾侯晋地不礼于齐而求晋也阳州之次待命而次
 也齐随有野井之唁乾侯之次不受而次也公终由
 乾侯而返赵汸曰晋人以公非见卑于齐则不来故
 不使入其国由晋臣阴党季氏故也
卷十 第 64a 页
夏四月丙戌郑伯宁卒
六月葬郑定公
秋七月癸巳滕子宁卒
冬葬滕悼公
 程端学曰滕小国鲁未尝会其葬至此会葬者见季
 氏之求悦于邻国无所不至也
二十有九年
春公至自乾侯居于郓
卷十 第 64b 页
 公朝于晋而不得入留于乾侯期岁始返则求晋犹
 不若求齐也书自乾侯深责晋也
齐侯使高张来唁公
 齐唁公二晋唁公一两书地而此不地者以公居郓
 犹在鲁邑也使大夫唁卑公也高闶曰以公如晋不
 为晋所纳故使高张来唁乃所以嗤公也是也深责
 齐也
公如晋次于乾侯
卷十 第 65a 页
 再求晋而不纳又次于乾侯详书之以存君也公既
 出矣史于公事亦不尽书盖皆圣人之特笔也
夏四月庚子叔诣卒
秋七月
冬十月郓溃
 内邑不书叛况溃者民逃其上之谓邑何以书溃公
 居焉耳孔颖达曰公如晋而郓溃使公不得更来当
 是季氏𨗳之使然是也胡安国罪公之失民似非经
卷十 第 65b 页
 旨
三十年
春王正月公在乾侯
 公失国久矣前此居于郓虽非其所而犹鲁邑也今
 贼臣诱郓使溃公失其居鲁无公矣故书在以存公
 也继此岁首必书盖以王正正季之罪也至淹晋地
 而不恤晋亦何以辞其责
夏六月庚辰晋侯去疾卒
卷十 第 66a 页
 王室乱晋不能定鲁君孙晋不能纳六卿日专晋侯
 寄生焉耳岂惟失伯殆将失国
秋八月葬晋顷公
冬十有二月吴灭徐徐子章羽奔楚
 吴以徐逸吴亡公子于楚而灭之也夫光既弑君又
 以私怨灭徐其恶大矣徐子书名盖奔君皆名其不
 名者鲁史阙也刘绚曰齐灭谭楚灭弦狄灭温君奔
 皆不名盖不胜强暴而奔义于国未绝也徐子既服
卷十 第 66b 页
 于吴而奔安有兴复之望乎故名以绝之其说亦善
 存以备参
三十有一年
春王正月公在乾侯
季孙意如会晋荀跞于适历
 据传晋侯将以师纳公是讨意如也范鞅因言曰若
 召季孙而不来则信不臣矣然后伐之若何又私于
 季孙曰必来我任其无咎是曲为之地欺晋侯而阻
卷十 第 67a 页
 其讨也晋侯遂使荀跞会之季孙诡为畏罪乞怜之
 状而晋侯讨罪之心遂已独不思当讨之贼而可以
 会礼之乎君被逐而久次乾侯不容一见臣逐君而
 列之于会使尽其辞黑白且反易矣仅名分之倒置
 乎书会责晋侯也诛晋臣也
夏四月丁巳薛伯榖卒
晋侯使荀跞唁公于乾侯
 荀跞既会意如晋侯因使唁公劝之归国夫公与意
卷十 第 67b 页
 如大义已乖季孙言以得从君为愿岂其本心哉强
 之使合势必生变故跞之劝归以试公也归则终制
 季手其后事晋不知也不归则可脱季而谢公矣故
 书唁以著其诈家铉翁曰意如身至乾侯既服其罪
 公可以归乎曰公在外固将以客死然一二大国倘
 有正乱之志犹或有讨一归则在意如掌握矣传载
 子家羁劝公归曰一惭之不忍而终身惭乎夫以一
 乘入鲁生死制于贼臣岂特一惭已乎其言未必果
卷十 第 68a 页
 出于子家
秋葬薛献公
冬黑肱以滥来奔
 滥邑名以邑叛而不系国阙文也
十有二月辛亥朔日有食之
三十有二年
春王正月公在乾侯取阚
 鲁邑也公取之志变也公无兵矣故前取郓书齐侯
卷十 第 68b 页
 今何以能取阚季氏与之也公无复之矣姑以阚与
 之使即安而不复求入也然非以地与公也阚为鲁
 群公墓之所在致其邑入以供公资粮之费耳圣人
 不以归阚之权授之季氏而特书公取以诛季孙据
 国之罪
夏吴伐越
 越从楚伐吴故吴伐之是激越与楚合也故吴入郢
 越随入吴吴亦失计矣哉是时吴楚越互为抗衡而
卷十 第 69a 页
 晋齐亦内制于权臣而莫能复有为也可以观世变
 矣
秋七月
冬仲孙何忌会晋韩不信齐高张宋仲几卫世叔申郑
国参曹人莒人薛人把人小邾人城成周
 子朝奔楚而王畏子朝馀党不敢入王城而留成周
 时欲定都成周以城小不足容众因告于晋晋帅诸
 国城之夫不都王城而都成周是乱粗定而犹有惧
卷十 第 69b 页
 也大夫会城是诸侯怠而大夫用事也然当王室危
 弱而能从王命以供王役可见周德及人者深而君
 臣之义自在人心也然何以不言京师盖京师者王
 都之名自诸侯言之曰京师自天子言之则书其地
 以纪其实故王猛书王城敬王书成周京师无定地
 因王都而名尔王城前之京师定都成周则今之京
 师故不得不目其地以别之后书晋执宋仲几于京
 师盖指成周也
卷十 第 70a 页
十有二月己未公薨于乾侯
 公八年于外卒以客死意如之罪不容诛矣亦齐晋
 之咎也齐大国也晋尤盟主也纳公易耳乃齐景不
 明嬖臣诡辞以蔽之晋定不纲强臣多方以误之既
 贪其赂亦庇其类故使公至于此极也书薨于乾侯
 志变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