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纂春秋直解-清-傅恒卷九

卷九 第 1a 页
钦定四库全书
御纂春秋直解卷九上
(己/丑)简王十有四年(在位十有四年子灵王立在位二十/有七年子景王立)
襄公
 名午成公子也
元年
春王正月公即位
 公生四年矣
卷九 第 1b 页
仲孙蔑会晋栾黡宋华元卫宁殖曹人莒人邾人滕人
薛人围宋彭城
 楚取宋彭城使鱼石据之且戍之三百乘矣犹系之
 宋者盖本先王之授土以辨名也楚以蛮猾夏石以
 臣叛君晋帅与国围之伯职脩矣书之予之也然皆
 大夫而君不与则政下逮矣李廉曰宋华元会晋围
 彭城犹卫石曼姑会齐围戚然彭城书宋戚不书卫
 者曼姑为子拒父元为君讨叛也其义审矣
卷九 第 2a 页
夏晋韩厥帅师伐郑
 晋既降彭城而执鱼石矣以郑从楚乱宋因仗义伐
 郑诸侯之师皆至独晋伐之者任其劳也劳己以逸
 人有恤诸侯之心焉故书以予之
仲孙蔑会齐崔杼曹人邾人把人次于鄫
 以备楚也楚不出则一韩厥足以制郑楚至则五国
 之师固在焉故书次谨于用诸侯而厚以禦楚且不
 轻残郑也齐把前不与围后至也宋卫莒滕薛今不
卷九 第 2b 页
 与次先归也汪克宽曰齐桓伐楚师次于陉晋悼伐
 郑师次于鄫皆不轻用兵重民命之意也
秋楚公子壬夫帅师侵宋
 鱼石之讨诸国之执言甚正楚不敢敌晋而思泄愤
 于宋故书侵以正其罪
九月辛酉天王崩
邾子来朝
冬卫侯使公孙剽来聘晋侯使荀罃来聘
卷九 第 3a 页
 左氏以诸侯即位小国朝大国聘为礼然天王方崩
 襄公在丧而列国之朝聘如故列国不丧天王鲁侯
 不丧先君也
二年
春王正月葬简王
 五月而葬速也
郑师伐宋
 郑之伐宋惟楚命是奉晋厉以力而不畏晋悼以义
卷九 第 3b 页
 而不服迷复也
夏五月庚寅夫人姜氏薨
 成公夫人襄之嫡母也
六月庚辰郑伯睔卒
 郑附楚故诸侯不会其葬夫郑成以楚子之集矢于
 目也故终附楚然楚亦自为争诸侯耳岂为郑哉乃
 怀其私恩而从恶误矣
晋师宋师卫宁殖侵郑
卷九 第 4a 页
 晋宋称师将卑师众也卫举将将尊师少也郑虽以
 党楚为罪然易世矣今因其丧而亟连二国侵之是
 欲乘机以得志耳岂礼也哉直书而罪著矣
秋七月仲孙蔑会晋荀罃宋华元卫孙林父曹人邾人
于戚
 谋郑也于是仲孙蔑倡城虎牢以偪郑之计善谋也
 不果城齐未至也以崔杼意不服晋而滕薛小邾因
 亦不至也
卷九 第 4b 页
己丑葬我小君齐姜
 三月而葬速也齐谥也别谥非礼也
叔孙豹如宋
 通嗣君也
冬仲孙蔑会晋荀罃齐崔杼宋华元卫孙林父曹人邾
人滕人薛人小邾人于戚遂城虎牢
 申前谋也齐滕薛小邾亦皆至也两会戚而始城则
 遂为继事而非生事也虎牢郑地不系郑者郑当南
卷九 第 5a 页
 北之冲而虎牢为其要害非得郑无以禦楚非城虎
 牢无以制郑既城踰年郑来盟于鸡泽而陈亦改图
 北向则是役也不残民而制胜其功为巨赵鹏飞曰
 安一国之功小安天下之功大安一国者以一国之
 辞系之围彭城系宋是也为宋治叛臣也安天下者
 以天下之辞系之城虎牢不系郑是也虎牢城而天
 下均安也
楚杀其大夫公子申
卷九 第 5b 页
 申为司马而以赂闻固为罪矣然意亦婴齐壬夫以
 其偪而谗之而楚子听之乎故书法与侧同
三年
春楚公子婴齐帅师伐吴
 晋与吴会钟离矣楚畏吴乘其后故伐之以示威焉
 晋事于秦而伯以衰楚事于吴而势遂挫
公如晋
 丧毕而朝也童子侯不朝王况同列乎
卷九 第 6a 页
夏四月壬戌公及晋侯盟于长樗
 晋悼修礼于诸侯出其国都而与公盟诸侯所以睦
 也
公至自晋
 以朝晋至也本谋如晋故不以长樗至
六月公会单子晋侯宋公卫侯郑伯莒子邾子齐世子
光己未同盟于鸡泽
 郑服也昔屡伐不至今不召自来何哉政教修明六
卷九 第 6b 页
 卿和睦内治矣围彭城义昭矣城虎牢谋得矣谋得
 则势定义昭则人服内治则外从也然始合诸侯而
 盟王臣与齐桓异矣故先会后盟止书日以别之而
 不再言鸡泽其事不足乎扬也
陈侯使袁侨如会
 陈自辰陵即楚二十有八年矣今郑服而陈亦来疾
 楚暴而慕晋义也
戊寅叔孙豹及诸侯之大夫及陈袁侨盟
卷九 第 7a 页
 郑君先至诸侯既盟之矣陈臣后来使大夫与盟焉
 慰初附之心别君臣之分晋侯其适于情而明于礼
 哉书叔孙豹及诸侯之大夫见受命于君书及陈袁
 侨盟见以是结陈也两书及所以具事实也乃榖梁
 讥之曰诸侯盟大夫又私相盟大夫张也不知此与
 十六年湨梁之盟异彼则诸侯会大夫盟大夫自为
 盟也私盟也此则诸臣之盟袁侨者即诸君之盟郑
 伯者也岂私盟哉第积习生常诸侯在而大夫可众
卷九 第 7b 页
 为盟则湨梁或亦因此启之矣是以君子慎始且晋
 文践土陈侯如会文不再盟陈服晋三世不叛今袁
 侨如会悼使复盟陈从晋五年而逃盖合诸侯在德
 与势盟何足恃哉
秋公至自会
冬晋荀罃帅师伐许
 责许不会鸡泽也许自新城以来不与诸侯之会盟
 困于郑也新迁于叶楚使之自近也岂能叛楚而远
卷九 第 8a 页
 从晋晋果服楚许将焉往乃以郑陈偶服遂侈然求
 多于许心褊欲速宜不得许并郑陈而失之也
四年
春王三月己酉陈侯午卒
夏叔孙豹如晋
 报荀罃之聘也
秋七月戊子夫人姒氏薨
 公生母也与齐姜并称夫人踵成风也
卷九 第 8b 页
葬陈成公
 弃楚即晋故诸侯会其葬
八月辛亥葬我小君定姒
 逾月而葬其礼简也据传行父不欲以小君礼葬因
 匠庆之言而勉从之然遂简其礼矣夫不欲以小君
 礼葬定姒果公心欤是守典也如私心欤是慢君也
 观齐姜葬亦简礼则行父盖因君幼而慢君耳
冬公如晋
卷九 第 9a 页
 公甫七龄复居母丧而急于朝晋乎盖行父以过礼
 媚晋耳
陈人围顿
 据传楚使顿间陈而侵伐之故陈围顿然顿虽为楚
 间陈陈且宜完守若楚来侵则请于晋以禦之乃不
 胜其忿背丧以出是致寇也
五年
春公至自晋
卷九 第 9b 页
夏郑伯使公子𤼵来聘
 郑久沦于楚矣以陈踵郑而服晋故楚不暇争郑郑
 得少宽而脩礼于诸侯盖晋伯复兴诸侯辑睦也
叔孙豹鄫世子巫如晋
 鄫介鲁与邾莒不胜三国之诛求故请专属于鲁以
 为附庸鄫本子爵弃王爵而属鲁鲁无王命而私请
 于晋晋遂专而许之皆罪也诸侯之世子不宜后于
 大夫今鄫世子直次内臣之下而不书及自比于鲁
卷九 第 10a 页
 臣也然非礼矣
仲孙蔑卫孙林父会吴于善道
 晋通吴吴再不至今使人请好晋将为之合诸侯于
 戚以鲁卫近吴且亲也故使蔑与林父先通好且告
 会期焉善道吴地往会之也晋倚吴以挠楚然求之
 过卑非礼也无远虑矣蔑与林父不言及俱受命于
 晋也
秋大雩
卷九 第 10b 页
楚杀其大夫公子壬夫
 壬夫侵欲于小国固罪然楚子亦素知之矣不禁之
 于先及陈怨已深而不服始归咎而杀之非刑也且
 叠杀三卿不亦甚乎故书法同
公会晋侯宋公陈侯卫侯郑伯曹伯莒子邾子滕子薛
伯齐世子光吴人鄫人于戚
 会吴且谋陈也前殊会往会也此列会吴来也前称
 吴其君也此书人其大夫也奔走天下以会吴非计
卷九 第 11a 页
 矣陈侯至而言楚患故命戍陈也吴人在世子下礼
 也鄫列于会者鲁人不利属鄫使鄫人听命于会也
 诸侯会戚屡矣林父不惮供亿以悦晋内专政而外
 结援也
公至自会
冬戍陈
 戍以防楚患义也孰戍之鲁也诸侯皆受命于戚何
 以独书鲁离至不可得而序也程子曰非王命而勤
卷九 第 11b 页
 民远戍罪也然助陈而拒楚与之可也
楚公子贞帅师伐陈
公会晋侯宋公卫侯郑伯曹伯莒子邾子滕子薛伯齐
世子光救陈
 戍者戍于无事之时救者救于被兵之日既戍之又
 救之其谋周矣冬伐之冬救之其赴勇矣诸侯皆至
 睦也楚不战避之也然则晋力足以济矣乃士丐不
 能将顺君美倡言有陈非吾事以致人心不恊卒至
卷九 第 12a 页
 失陈不亦谬乎
十有二月公至自救陈
 以救陈至善救陈也
辛未季孙行父卒
六年
春王三月壬午杞伯姑容卒
夏宋华弱来奔
秋葬杞桓公
卷九 第 12b 页
 杞小而远以婚姻之故会其葬也叔姬嫁于杞定姒
 乃杞女也
滕子来朝
莒人灭鄫
 鄫初求属鲁鲁复通于晋而列之会矣晋坐视其灭
 而不救何哉公榖以莒之子后鄫子而书灭非也若
 莒子以其子而乱鄫之嗣是绝世非灭国也若鄫子
 以莒之子为己之外孙而使为己嗣则罪不在莒当
卷九 第 13a 页
 如梁亡之例而书鄫亡不得言莒人灭之也况灭者
 亡国之善辞上下同力也二传不可通矣
冬叔孙豹如邾
 公初即位邾子来朝四年有狐骀之战至是往聘释
 怨以修好也
季孙宿如晋
 宿行父子也父丧未期而遽如晋嗣父执政急自托
 于晋也
卷九 第 13b 页
十有二月齐侯灭莱
 齐图莱久矣至是卒灭之会盟使世子灭国则亲之
 怠于为义而勇于为不义也
七年
春郯子来朝
夏四月三卜郊不从乃免牲
 卜不过三然卜郊止于三月四月而三卜则过时而
 不敬矣
卷九 第 14a 页
小邾子来朝
城费
 费季氏私邑也既冒丧如晋謟事伯国又城其赐邑
 将何为哉然自南遗请城南氏亦世其邑盖宿但知
 营私以弱公室不虞陪臣之拟其后也
秋季孙宿如卫
 宿甫用事如晋如卫殆无虚岁皆假公以缔私尔
八月螽
卷九 第 14b 页
冬十月卫侯使孙林父来聘壬戌及孙林父盟
楚公子贞帅师围陈
 伐未得志复罄兵围之期于必得陈也
十有二月公会晋侯宋公陈侯卫侯曹伯莒子邾子于

 谋救陈也不书救不成救也陈围三月矣陈侯盖冒
 围而来乃徐徐为会乎是不急陈徒质陈侯以要陈
 耳悼承厉乱故初年励精今诸侯睦矣故惮于敌楚
卷九 第 15a 页
 而怀安一念自足业由此隳惜哉
郑伯髡顽如会未见诸侯丙戌卒于鄵
 据传公子騑弑之也郑伯将会于鄬騑欲与楚郑伯
 不可騑弑之曷为以卒书盖郑人以疾赴鲁史以卒
 书春秋无所据而革之也特书曰如会曰未见诸侯
 以𤼵人之疑而见其实也盖如会者其事也见诸侯
 者其心也鄵郑地外诸侯卒于境内不地以如会故
 书地也然行未逾境何遽云未见诸侯因以著郑伯
卷九 第 15b 页
 之心欲见诸侯也欲见而未得见必有故也则弑之
 实彰矣其名之何榖梁曰诸侯不生名此之名卒之
 名也卒之名何为加之如会之上见以如会卒也是
 也夫郑伯弑矣而郑人俨以疾赴使晋侯不知是不
 明也知而不讨是纵贼也然则晋罪亦莫逭矣
陈侯逃归
 此与郑伯逃齐桓首止之盟同而亦有异彼书逃归
 而著其逃归之故曰不盟专罪郑伯也此书逃归而
卷九 第 16a 页
 其所以逃归者无可书也兼罪晋侯也盖陈困于楚
 陈侯亲来求救不急赴之以致陈臣内贰附楚胁君
 其逃也亦不得已焉耳郑伯既而乞盟桓之义足以
 服郑也陈侯遂不复来悼之德无以绥陈也赵鹏飞
 曰陈方受兵宜遣使告晋而自守待救乃既轻身出
 会矣晋不救宜请归以死社稷晋何辞以羁之初既
 不虑而出终乃不告而逃虽圣人以义责人而不穷
 人于义然以国君而逃庸为有礼乎与郑伯首止同
卷九 第 16b 页
 辞贱之至矣
八年
春王正月公如晋
 公嗣位八年三如晋矣
夏葬郑僖公
 贼未讨何以书葬旧史无弑文虽削其葬无以明讨
 贼之义也
郑人侵蔡获蔡公子燮
卷九 第 17a 页
 郑騑弑君欲从楚也乃伪若不欲从楚者而侵蔡蔡
 附楚久矣中国不复问其去就郑方居丧无故而亟
 侵之何为哉媚晋而逭讨也然因是即可致楚师而
 坚从楚而国人亦无辞耳騑亦狡矣哉蔡无败绩之
 文而获其公子适得之也
季孙宿会晋侯郑伯齐人宋人卫人邾人于邢丘
 会以命诸侯朝聘之数晋侯重烦诸侯而使大夫听
 命意非不美然以是优诸侯而政反出于大夫毋乃
卷九 第 17b 页
 以姑息为爱而不由德乎且是时君弱臣强伯主又
 降尊与会愈莫挽矣张洽曰大夫会诸侯必人之者
 所以严君臣之分谨上下之交而革伯者苟且之政
 也是也至以郑伯与会更非矣郑贼不讨贼臣反使
 嗣君背丧来晋以献捷为名何礼也哉因其适至使
 列于会几以蔡捷可掩失陈之耻也直书而罪著矣
公至自晋
 公在晋数月矣不列于会留之何为若谓不敢烦公
卷九 第 18a 页
 则郑伯固在会矣名曰优公而实少之以为会公不
 如其会宿也
莒人伐我东鄙
 疆鄫田也鲁主鄫以通于晋莒灭鄫晋不讨于是伐
 鲁而疆鄫田轻晋也一念之怠四国觇之矣至鲁不
 能存鄫而窃其田以兴莒师又不能禦其何以为国
秋九月大雩
冬楚公子贞帅师伐郑
卷九 第 18b 页
 得陈又争郑也向使救陈楚师焉得至郑哉救陈则
 两得也不救遂两失矣据传楚师至而郑平盖招楚
 以从楚郑之本谋也
晋侯使士丐来聘
 拜公之辱且告用师于郑也晋屡聘鲁犹知修礼诸
 侯宜乎大小辑睦伯事复兴也
九年
春宋灾
卷九 第 19a 页
 外灾来告故书
夏季孙宿如晋
 报士丐之聘也士丐来聘报公朝也又报之过恭矣
五月辛酉夫人姜氏薨
 宣公夫人公袓母也
秋八月癸未葬我小君穆姜
 四月而葬速也穆姜为行父所幽以死盖假义以逞
 其私忿而成襄两公无能变焉君弱臣强一至此哉
卷九 第 19b 页
冬公会晋侯宋公卫侯曹伯莒子邾子滕子薛伯杞伯
小邾子齐世子光伐郑
 去冬楚伐郑而不能救今已逾岁又不敢伐楚而徒
 伐郑其何以责郑幸不强要郑而用荀罃三分四军
 之计以敝楚且归谋所以省民是犹知本者故卒成
 三驾之功
十有二月己亥同盟于戏
 郑受盟也书同要之也李廉曰时诸侯皆不欲战则
卷九 第 20a 页
 内外之志咸疑怠矣盟书同虽曰同外楚而实著其
 反覆也幸悼公方明卒有成绩则此盟盖盛衰之机
 括哉
楚子伐郑
 晋楚迭伐而郑左右从大国无义小国无信也
十年
春公会晋侯宋公卫侯曹伯莒子邾子滕子薛伯杞伯
小邾子齐世子光会吴于柤
卷九 第 20b 页
 晋与楚争郑虽得郑而屡失之以不能绝楚之侵伐
 也因欲用吴以犄楚然吴强而远故晋合诸侯远会
 吴以结之柤楚地盖示楚以已得吴也与齐桓结江
 黄之意同不用其兵而藉其势也但以伯主而降尊
 远会虽曰以权济事而功烈益卑矣
夏五月甲午遂灭偪阳
 偪阳国名妘姓因会而乘便以灭之也意以偪阳为
 晋吴往来之冲故灭之以通吴乎然非义矣故书以
卷九 第 21a 页
 罪之
公至自会
楚公子贞郑公孙辄帅师伐宋
 凡内外卿专将言帅师会伐用众惟鲁卿言帅师详
 内而略外也他国会伐用众惟列序某师某师而已
 盖或同谋用众或从大国之令而用众其志不在一
 国故不言帅师也今郑从楚会伐而书帅师盖郑自
 用众以媚楚非出楚令也其恶益甚矣故书以罪之
卷九 第 21b 页
晋师伐秦
 此荀罃将也止书师者轻民命于所不当用则师为
 重也诸侯惟宋事晋最谨今宋受兵不速救而治己
 之私怨不知务也且楚通秦犄晋与晋通吴犄楚其
 计同也晋知吴楚相敝为己利乃与秦相敝以利楚
 计亦左矣
秋莒人伐我东鄙
公会晋侯宋公卫侯曹伯莒子邾子齐世子光滕子薛
卷九 第 22a 页
伯杞伯小邾子伐郑
 郑从楚伐宋故晋帅诸侯伐郑左谓晋悼三驾此其
 一也柤之会光列小邾子之下正也今会伐郑光先
 至晋悼遂进其班于滕薛杞小邾之上明年伐郑光
 又先至更进于莒邾之上盖以齐国大而紊礼以怀
 齐也光竟偃然受之伉亦甚矣故据事直书以著其
 失
冬盗杀郑公子騑公子𤼵公孙辄
卷九 第 22b 页
 两下相杀两书名氏者皆卿也卿近于君而权足乱
 国被杀者即有致杀之由而杀者之罪大矣故详其
 名氏以正其无君乱国之罪今杀者尉止等也皆非
 卿也既无列于朝而伺隙窃发则其名可略而目之
 为盗盗固当罪而被杀者亦有招之之罪且亦国君
 无政之故也凡国讨书国而目其大夫盖大夫者君
 之大夫也众杀书人而亦目其大夫众既系国则亦
 其国之大夫也贱而书盗岂可同君之例窃发者止
卷九 第 23a 页
 此数族亦岂可用众之例故不曰其大夫也然何不
 用盗杀蔡侯申之例而书盗杀郑大夫某某乎盖騑
 也坚从楚以劳中国又弑君之贼发与辄惟騑是从
 不书大夫者皆当讨之贼也然从讨贼之例当去其
 属籍何以犹书公子公孙乎盖尉止等非能以贼讨
 不可以乱易乱也此春秋之权衡也
戍郑虎牢
 诸侯伐郑师于牛首适郑有内难若乘乱攻之入郑
卷九 第 23b 页
 必矣晋不志于克郑而志于服郑故于向所城之虎
 牢以诸侯之师戍之夫虎牢非郑地矣而系以郑左
 云言将归焉得其旨矣盖求郑服而已不贪其地也
 陈宗之曰既驻师扼险以偪郑兼欲断楚之路为郑
 屏蔽郑服则将归焉德威并行以怀郑也夫城而不
 戍犹不城也戍则宿兵峙粮退可守进可战郑服则
 保郑以拒楚郑贰则南向足以禦楚反向足以临郑
楚公子贞帅师救郑
卷九 第 24a 页
 凡救多善辞而亦有异伯主之救安攘之义也诸侯
 相救恤邻之道也今郑党楚而楚救之是争诸侯耳
 岂善之哉纪其实焉耳夫晋伐郑以疲楚楚亦伐宋
 以挠晋晋不敢当楚楚亦不敢当晋故屡出师而不
 相遇今晋伐郑而楚救郑则当晋矣荀罃犹欲避楚
 是止欲劳诸侯而自完耳且以十二国而避楚之偏
 师亦懦矣于是郑复从楚
公至自伐郑
卷九 第 24b 页
十有一年
春王正月作三军
 书费誓曰鲁人三郊三遂则鲁有三军旧矣史克颂
 僖公曰公车千乘犹不失其旧也今书作三军至昭
 五年书舍中军似鲁止二军今增中军后舍中军仍
 为二军何也孔颖达曰文公以来伯主之令军多则
 贡事多鲁自减为二军理或然也然则宜书复何以
 为作盖军本属公有事诸卿更将事毕则将归于朝
卷九 第 25a 页
 车复于甸甲散于邱卒还于邑不相系也文宣以来
 政在私门襄公幼弱季氏益张假立三军因以改制
 三分公室各有其一且兹之三军亦非旧制也故特
 书作以著乱王制弱公室之罪
夏四月四卜郊不从乃不郊
 凡卜郊不从必卜免牲免牲则不郊矣卜免不吉而
 不敢免故直书不郊
郑公孙舍之帅师侵宋
卷九 第 25b 页
 方晋悼初与楚争郑也晋楚之强弱未定故騑欲惟
 强是从而舍之欲仗信待晋今騑死而诸大夫亦知
 楚弱于晋矣舍之仍复叛晋何也晋避楚也且不特
 叛晋而已又侵宋以挑衅焉欲晋骤来而楚弗能敌
 然后可固从晋也后虽卒如其计然亦行险徼幸矣
 万一事出不意国其殆哉晋以计自完郑以计致晋
 君子均无取焉
公会晋侯宋公卫侯曹伯齐世子光莒子邾子滕子薛
卷九 第 26a 页
伯杞伯小邾子伐郑
 此三驾之二也是时兵戍虎牢会伐为易故诸侯应
 时而至
秋七月己未同盟于亳城北
 郑复受盟也前盟已渝又盟何哉
公至自伐郑
楚子郑伯伐宋
 郑既同盟矣而楚又来郑伯迎服遂与之伐宋其背
卷九 第 26b 页
 盟也愈速其猾夏也愈骤岂不畏晋哉不得已也晋
 志避楚故激使当楚也夫晋力能制楚而屡避楚止
 驱诸侯而用之郑者盖劳诸侯以困郑敝楚而晋可
 全制其胜也用术不用诚计利不计义矣
公会晋侯宋公卫侯曹伯齐世子光莒子邾子滕子薛
伯杞伯小邾子伐郑会于萧鱼
 此所谓三驾而楚不能与争也一岁再出楚疲而无
 力以应也伐而会得郑之辞自是郑从晋二十馀年
卷九 第 27a 页
 中国赖以少安三驾虽劳其功曷可少哉虽然悼止
 争郑耳与桓之服楚文之胜楚有间矣况频岁兴师
 黩武已甚楚虽疲而诸侯亦道敝矣幸吴议楚后不
 暇争郑不然诸侯道敝而无成必贰恐如士丐所虑
 矣恶可与桓文比烈哉
公至自会
 郑亦与会而服则诸侯息肩矣故以会致
楚人执郑行人良霄
卷九 第 27b 页
 行人使人也兵交使在其间以通命也楚不能争郑
 忿而执行人行人何罪哉书以讥之
冬秦人伐晋
 秦与楚婚故党楚伐晋
十有二年
春王三月莒人伐我东鄙围台
 莒三伐鲁矣伐而围台愈暴矣
季孙宿帅师救台遂入郓
卷九 第 28a 页
 文十二年行父城郓盖郓本莒邑鲁又于其地城之
 则鲁亦有郓矣此之郓则莒之郓也故杜预曰郓莒
 邑也是也帅师救台应兵也遂入郓则非义矣
夏晋侯使士鲂来聘
 来聘且拜师晋悼服郑制楚而修礼于诸侯善持胜
 也
秋九月吴子乘卒
 吴既列会故以卒赴不书葬避其号也
卷九 第 28b 页
冬楚公子贞帅师侵宋
 不伐郑而侵宋不能争郑也
公如晋
 朝且拜聘也过恭矣左以为礼何哉
十有三年
春公至自晋
夏取邿
 邿微国也书取讳内灭也据传邿乱分为三师救邿
卷九 第 29a 页
 遂取之以救为名因而利之也自作三军公无兵焉
 三家灭之假公命耳臣获利而君尸名犹讳之者尊
 君而不欲尸其名也
秋九月庚辰楚子审卒
 赵鹏飞曰楚既仇中国犹赴于诸侯者卜诸侯之去
 就也
冬城防
 庄二十九年已城防矣今复城之者臧氏食采于防
卷九 第 29b 页
 盖因季氏首城其私邑而效之以崇其私邑乎鲁有
 二防一近宋隐十年伐宋取防是也一近齐隐九年
 会齐侯于防是也此盖近齐之防厥后齐高厚伐鲁
 围防意此亦假备齐而城之欤
十有四年
春王正月季孙宿叔老会晋士丐齐人宋人卫人郑公
孙虿曹人莒人邾人滕人薛人杞人小邾人会吴于向
 使举上客而叔老并书者以卿为介也以卿为介者
卷九 第 30a 页
 名为尊晋实季孙之自尊也而叔老不敢违鲁事可
 知矣晋士丐郑公孙虿以名见卿也诸国书人皆微
 者也微者而加于郑卿之上以国之强弱为序不计
 位之尊卑也非礼也前此晋藉吴犄楚故再往会之
 今晋为吴谋楚亦往会之何哉虚隆其礼而不实应
 其事也故晋吴之会止此
二月乙未朔日有食之
夏四月叔孙豹会晋荀偃齐人宋人卫北宫括郑公孙
卷九 第 30b 页
虿曹人莒人邾人滕人薛人杞人小邾人伐秦
 晋悼用十年之力帅诸侯以争郑仅乃得之又帅之
 伐秦其劳敝中国亦甚矣夫伐秦与争郑异复私怨
 耳前此伐秦多自战春秋犹恶之况用诸侯以行私
 乎
己未卫侯出奔齐
 春秋明君臣之义而亦因其事以为权衡弑君则急
 于讨贼而君之无道在所后逐君则臣固当诛而君
卷九 第 31a 页
 亦有失驭之戒故君之见逐与臣之见逐同书奔而
 逐君之名氏姑略之然观属辞而臣之恶与君之过
 亦著矣卫君夏奔林父冬会诸侯之卿于其私邑则
 林父逐君可知也据传卫侯不礼孙宁又歌诗诮之
 则失道矣而林父遂先谋乱公两使人于林父皆杀
 之及公奔又追败公徒其未至弑逆者几希视他逐
 君者罪尤甚故君奔而立君必名奔君以别之今孙
 宁立剽而卫侯不名变文也见臣之罪大君之过微
卷九 第 31b 页
 全君之尊严臣之诛也
莒人侵我东鄙
 季孙宿入郓非兵首也莒犹以为憾侵鲁以报之国
 小而竞于兵湨梁之执有由矣
秋楚公子贞帅师伐吴
 楚以吴故不得志于北方故置郑宋而伐吴传载是
 年冬贞将卒遗言必城郢则吴为楚患迫矣
冬季孙宿会晋士丐宋华阅卫孙林父郑公孙虿莒人
卷九 第 32a 页
邾人于戚
 林父逐君晋悼不讨而使大夫会之且即会于其私
 邑是成乱也故是春列国之会于向者大半不至亦
 可见人心之公而悼为荀偃邪说所误不小矣列序
 诸大夫而无贬罪归悼公讥不在大夫也
十有五年
春宋公使向戌来聘二月己亥及向戌盟于刘
 许翰曰不盟于国而盟于刘崇向戌也但鲁于晋卿
卷九 第 32b 页
 从未出国而盟何于宋卿而崇之若是乎高闶曰凡
 因聘而盟者必在国内宣十年晋侯使荀庚来聘卫
 侯使孙良夫来聘丙午及荀庚盟丁未及孙良夫盟
 成十年晋郤犨亦然襄五年卫孙林父亦然赵鹏飞
 曰鲁地无刘由经继书刘夏逆王后之事相连而误
 耳姑存二说备参
刘夏逆王后于齐
 刘采邑而即以为氏也夏名也王之上士也春秋十
卷九 第 33a 页
 三王其逆后凡两见盖太子立而妃为后者无缘而
 书王逆后而非鲁主婚即主婚而得礼者亦常事不
 书也惟祭公以遂事讥刘夏以非卿讥也齐姜归京
 师不书者归无可讥也
夏齐侯伐我北鄙围成
 鲁旧事齐后从晋而为鞍之战齐人怨焉然不敢加
 兵于鲁者三十馀年畏晋也今卫侯奔齐晋侯且释
 君助臣会戚以成其乱而季孙宿亦与焉故齐以晋
卷九 第 33b 页
 为不足畏也遂伐鲁而围成
公救成至遇
 自作三军公无军矣今公自将救成者齐师久驻三
 桓畏之故迫公使将盖避其危而以公试也迨齐师
 退而城成郛则季叔帅师属辞而观其情见矣然何
 以不至成而至遇盖军非公有岂能为公用哉军心
 畏齐故公帅之而不前也救书次军能救而已不力
 也救书至已欲救而军不前也以城之安自处且缔
卷九 第 34a 页
 其私交之固以救之危子君兼陷以无勇之讥三桓
 之罪可胜诛哉
季孙宿叔孙豹帅师城成郛
 郛郭也为齐所坏故城之然孟邑而季叔城之何也
 三家相党假备齐为名兴大役以崇私邑也其城既
 固故卒为鲁患而不可堕
秋八月丁巳日有食之
邾人伐我南鄙
卷九 第 34b 页
 邾属齐而党莒故莒伐鲁东齐伐鲁北邾伐鲁南鲁
 望国非弱也不竞一至此哉许翰曰政在君则民一
 民一则国强政在臣则民二民二则国弱鲁至四邻
 交侵者民分于三桓故也
冬十有一月癸亥晋侯周卒
 周之父曰惠伯大父曰桓叔晋襄少子也厉公蒙祸
 周以公族迎立生十四年矣乃能力修内治勤抚诸
 侯救宋围彭城制郑城虎牢诸侯翕然归之后虽失
卷九 第 35a 页
 陈而卒得郑楚不能争功亚桓文焉然不能谨大夫
 专政之渐至孙宁逐君而成其乱其恶大矣盖质美
 未学大义不明且继弑逆之后贼臣不除卒为所误
 惜哉
十有六年
春王正月葬晋悼公
 欲会诸侯而速葬其亲悖礼甚矣人伦政事之本国
 君风化之基晋平其何以宗诸侯
卷九 第 35b 页
三月公会晋侯宋公卫侯郑伯曹伯莒子邾子薛伯把
伯小邾子于湨梁戊寅大夫盟
 晋悼将为鲁讨莒邾未果而卒平以继父志为名因
 会以图伯也卫侯者谁剽也列奸于会失于悼而成
 于平也然经何以书卫侯盖篡者皆不没其实即所
 以实其篡而正其诛也齐不与者高厚逃也于是诸
 侯在而大夫盟是无君也夫平公初政大夫何遽敢
 无君平公使之也盖是时政多逮于大夫以为盟君
卷九 第 36a 页
 不若盟臣之愈也是以使大夫盟也且六卿专晋之
 势已兆意必晋臣以是误平而平遂听之耳前此大
 夫犹阴窃君权此盟之后直擅之矣平自祸其国并
 祸诸侯之国而诸侯亦皆听之均难辞咎也
晋人执莒子邾子以归
 莒邾侵鲁信有罪矣请于王执而归于京师可也擅
 执二君累囚以归是无王也故书人以著其罪
齐侯伐我北鄙
卷九 第 36b 页
 齐侯自成十七年柯陵之会遂不复出惟使世子出
 会大夫听命今晋为鲁执莒邾齐复伐鲁以报之侮
 晋也
夏公至自会
五月甲子地震
叔老会郑伯晋荀偃卫宁殖宋人伐许
 许男请迁于晋为其臣所阻故晋伐之是晋主兵也
 郑与许有怨而君来会伐曷为先郑臣不可以先君
卷九 第 37a 页
 也然郑岂能号召诸侯郑伯之下晋卿首列焉则主
 兵者亦见矣宋称人而居卫下将卑师少也夫许男
 受制于臣不以义责其臣而遽以兵临其国失恤小
 之道矣
秋齐侯伐我北鄙围成
 三伐鲁而再围成矣再围者志必得成也
大雩
冬叔孙豹如晋
卷九 第 37b 页
 鲁不能自强急而求晋亦可鄙矣
卷九 第 38a 页
钦定四库全书
御纂春秋直解卷九下
十有七年
春王二月庚午邾子牼卒
 邾子执矣不书卒于晋归之也归不书不告也不书
 葬有怨也
宋人伐陈
 宣十四年宋师伐陈为晋讨贰也此则传不见二国
卷九 第 38b 页
 致衅之由意亦晋令乎但陈侯前逃鄬之会晋之过
 也今楚弱矣绥之以德可以得陈遽使宋伐之乎且
 陈近宋宋实利之假晋以济其私耳盖参讥之书人
 将卑也
夏卫石买帅师伐曹
 孙蒯因田而被辱自取之也蒯欲伐曹而石买乃为
 孙氏役乎买石碏之后碏讨贼而买党贼愧其祖矣
秋齐侯伐我北鄙围桃齐高厚帅师伐我北鄙围防
卷九 第 39a 页
 舍成而围桃盖出鲁不意且君臣同来分围二邑更
 使鲁两不相顾也
九月大雩
宋华臣出奔陈
 华臣暴乱宗室国讨不加惧而出奔失政刑矣且陈
 为宋之仇国而臣托焉尤可诛也
冬邾人伐我南鄙
 邾之先君以伐鲁见执嗣子在丧而又伐鲁是济恶
卷九 第 39b 页
 也直书而罪著矣
十有八年
春白狄来
 春秋之时戎狄错居中国与之会盟则有讥若其慕
 义而来则容而接之亦非不可惟谨所以待之之道
 而已
夏晋人执卫行人石买
 石买伐曹罪也然当问之于卫今因使于晋而执之
卷九 第 40a 页
 失讨罪之义故书行人以著其失且买伐曹承孙氏
 之意耳孙宁又有逐君之大恶乃舍大治小庇孙宁
 而责买乎执复不归京师故斥晋人以罪之
秋齐师伐我北鄙
 六伐鲁而四围邑矣盖晋悼既殁齐思争伯故挟莒
 邾以病鲁以为鲁服则东方定可以与晋争衡矣不
 知无德礼而为暴未有能济者也
冬十月公会晋侯宋公卫侯郑伯曹伯莒子邾子滕子
卷九 第 40b 页
薛伯杞伯小邾子同围齐
 齐暴甚矣晋侯帅诸侯讨之齐禦诸平阴畏而遁遂
 进围其国书同围犹云共围也言其势甚盛而齐几
 亡也著齐之自取也杜预以为同心非也彼邾莒尝
 病鲁矣滕薛小邾亦皆属齐矣畏晋而不敢不来岂
 同心之谓哉齐围鲁邑晋围齐国是效其所为而又
 甚之也圣人恶为暴而又恶禁暴者之反为暴也莒
 子亦执于晋今会者亦晋归之也
卷九 第 41a 页
曹伯负刍卒于师
楚公子午帅师伐郑
 郑公子嘉召之也楚间郑之从晋围齐于是伐郑是
 为寇耳况从逆臣之邪谋乎
十有九年
春王正月诸侯盟于祝柯
 此围齐之诸侯也齐未服故再盟恐诸侯之贰也
晋人执邾子
卷九 第 41b 页
 邾仍伐鲁罪也然既同围齐复盟于祝柯矣又执之
 乎不书以归旋释之也何以释胁取其田也
公至自伐齐
取邾田自漷水
 田系邾安得乱先王之疆理而取之自漷水随漷水
 为界著取之多也而晋胁邾与鲁岂伯主之道
季孙宿如晋
 拜师且拜田也
卷九 第 42a 页
葬曹成公
夏卫孙林父帅师伐齐
 晋令也齐未服故也然伐齐而使逐君之贼尸其事
 乎
秋七月辛卯齐侯环卒
晋士丐帅师侵齐至榖闻齐侯卒乃还
 善士丐也晋前围齐今又侵之非义也士丐至榖闻
 丧而还得礼不伐丧之义故善之榖梁曰臣不专大
卷九 第 42b 页
 名宜坛帷而归命于介如其说不更善乎曰犹在晋
 境可也榖齐地驻师敌境遣介请命懈已军心敌苟
 乘隙是弃师也况丧必不可伐岂进退可疑而犹待
 请乎帅师以出闻丧而还是不挟众邀功而要之以
 礼也春秋书以示褒垂训远矣
八月丙辰仲孙蔑卒
齐杀其大夫高厚
 崔杼杀之也曷为书国盖齐灵废世子光而立庶子
卷九 第 43a 页
 牙高厚傅之是从君于昏也然既君命立牙矣崔杼
 乘君疾革迎光而立之执牙而夺其位杼因杀高厚
 于洒蓝而兼其室是争权相灭者杼之本谋而亦光
 之所欲也春秋书齐侯环卒继书齐杀其大夫高厚
 著光之逆固不得仅治杼之恶也由是政在杼而光
 之祸亦兆于此矣
郑杀其大夫公子嘉
 据传郑人以盗杀三卿嘉知其谋楚午之师亦嘉所
卷九 第 43b 页
 召故杀之则嘉有罪矣乃子西子展遂分其室而郑
 君亦听之非义讨矣故称国以杀而不去其官
冬葬齐灵公
 释怨也不废丧纪以修旧好礼也
城西郛
 郛不系邑国之郛也惧齐而国郛是城其守国也末
 矣
叔孙豹会晋士丐于柯
卷九 第 44a 页
 士丐曷为至柯据传齐及晋平盟于大隧盖士丐既
 返而过柯豹往会之以固晋鲁之交而察齐人之情
 也
城武城
 据传豹归曰齐犹未也不可以不惧乃城武城鲁倚
 晋挠齐今晋齐平则势去而孤立矣会晋而继以城
 武城不胜其劳且拙也庸为国有人乎
二十年
卷九 第 44b 页
春王正月辛亥仲孙速会莒人盟于向
 及莒平也莒侵鲁为齐也晋执莒为鲁也今齐将从
 晋故莒先平鲁一不伐丧而诸侯修睦祸患之兴惟
 礼可以已之矣速者蔑子也未练而出会非礼也
夏六月庚申公会晋侯齐侯宋公卫侯郑伯曹伯莒子
邾子滕子薛伯杞伯小邾子盟于澶渊
 齐服也齐之无道晋帅诸侯围之而不服以士丐不
 伐丧遂会澶渊招携以礼服远以德信哉然不伐丧
卷九 第 45a 页
 可嘉此盟究不足贵也光虽齐世子亦已废矣乘父
 病笃执牙以夺其位是篡也卫剽亦篡也会列二篡
 晋盟替矣齐桓所不为也
秋公至自会
仲孙速帅师伐邾
 晋执邾子而使鲁取其田晋于鲁厚矣鲁之报邾亦
 可已矣况晋甫为澶渊之盟鲁邾咸与焉而又伐之
 可乎
卷九 第 45b 页
蔡杀其大夫公子燮蔡公子履出奔楚
 燮尝获于郑今书蔡大夫者盖归于蔡也蔡从楚久
 矣燮欲从晋正也且先君之意也蔡乃杀之以媚楚
 乎故称国以杀而不去其官履其母弟也惧祸故奔
 但从楚为可罪耳
陈侯之弟黄出奔楚
 二庆迫之也书弟罪陈侯不保其弟也襄六年楚围
 陈陈侯在鄬二庆使楚执黄以胁陈侯今因蔡燮背
卷九 第 46a 页
 楚又诬黄同谋盖黄以亲用事二庆欲介楚力除黄
 而专陈政也黄不奔他国而即奔楚将与蔡履同乎
 曰不同履见兄燮背楚见杀而奔楚者惧累也明己
 之不敢背楚也则不与兄同心矣黄因二庆之谗而
 奔楚者辩诬也斥二庆之恶而欲楚讨之也盖犹有
 为国之心差优于履也然惧累者与辩诬者咸奔楚
 何也楚强而陈蔡世服焉倘奔他国楚以为讨陈蔡
 必灭其家以说于楚不若归命于楚其情得白庶免
卷九 第 46b 页
 于祸也因是见陈蔡之不可为也其臣非党楚即畏
 楚灭无日矣
叔老如齐
 鲁与齐至澶渊而始平今修聘欲固齐好也
冬十月丙辰朔日有食之
季孙宿如宋
 据传报向戌之聘也但戌聘于今五年矣今始报之
 哉盖季氏与邾为姻邾与宋为姻此宿之私行而托
卷九 第 47a 页
 于聘也
二十有一年
春王正月公如晋
 晋悼之世公四如晋彼时鲁国少事无求于晋而犹
 屡朝之盖以公之朝为重也平公之立已六年矣公
 始如晋鲁屡受齐与莒邾之侵伐求于晋者实多乃
 终平之世公仅一朝昭立而朝平者二其一为晋所
 辞至河而返而鲁臣之聘晋者凡十盖晋平即位湨
卷九 第 47b 页
 梁首以大夫盟政自大夫出矣故不以公之朝为重
 也而晋伯之衰世变之下比事益见矣
邾庶其以漆闾丘来奔
 庶其邾大夫也漆闾邱二邑名庶其食邑也以邑出
 为叛叛而归鲁则据其至鲁而言来奔内外异辞也
 然举地言奔则庶其之叛与鲁之纳叛两明矣天下
 之恶一也执而返之义也而遂受之是贪利而为盗
 薮也且疆场之衅多由纳叛故书以示戒
卷九 第 48a 页
夏公至自晋
 庶其春来公以夏至则受庶其者季孙耳李廉曰经
 书三叛人此年邾庶其昭五年莒牟夷三十一年黑
 肱春秋内大恶讳此皆直书不讳者皆公不在国而
 季孙受之也与僖十七年公会淮未至而直书灭项
 义同
秋晋栾盈出奔楚
 士丐逐之也然栾氏之积恶有自来矣书弑君而未
卷九 第 48b 页
 讨黡又重之以汰祸起内乱天亡之也盈虽无大恶
 而亦失于闲家又承积恶宜有馀殃矣楚晋之仇也
 盈奔楚欲因楚力以复入是无君也
九月庚戌朔日有食之
冬十月庚辰朔日有食之
 日食之变起于交推步之术皆一百七十三日始一
 交去交远则日食渐少无频食之理此年及二十四
 年则频食也然汉世亦有频食者高帝三年及文帝
卷九 第 49a 页
 三年是也或传写误欤抑天道远而难知欤
曹伯来朝
 丧毕而来见以事王者事鲁也
公会晋侯齐侯宋公卫侯郑伯曹伯莒子邾子于商任
 左云锢栾氏也士丐畏栾盈之多士也遂信谗而逐
 之又惧其为乱而锢之夫盈非有犯上可诛之罪丐
 实忌盈于国何有且逐盈而穷治其党滥及无辜虽
 叔向之贤几且不免今又使君会诸侯以锢盈而逞
卷九 第 49b 页
 其憾丐亦悖矣哉而平公听之非君道矣且此何事
 而勤诸侯乎失伯职矣卒之激盈为难几致国祸焉
二十有二年(是年十月庚子孔子生/)
春王正月公至自会
夏四月
秋七月辛酉叔老卒
 公孙婴齐子也后书叔孙者为三桓止书叔者皆肸
 之后
卷九 第 50a 页
冬公会晋侯齐侯宋公卫侯郑伯曹伯莒子邾子薛伯
杞伯小邾子于沙随
 左云复锢栾氏也栾盈以今秋去楚适齐故复为此
 会以坚其约虽诸侯在列意专在齐也晋平徇柄臣
 之意为一亡臣再勤诸侯昏庸一至此乎齐侯在会
 盖貌从而心违也明年夏盈入晋齐纳之也及秋齐
 大出师伐晋以盟主而受伐矣
公至自会
卷九 第 50b 页
楚杀其大夫公子追舒
 楚杀追舒以宠观起盖藉口之辞楚子语追舒之子
 弃疾曰令尹之不能尔所知也是谓其不能有事于
 诸侯藉宠观起以杀之耳其罪不至死且与其子谋
 非君道矣故称国以杀而不去其官
二十有三年
春王二月癸酉朔日有食之
三月己巳杞伯丐卒
卷九 第 51a 页
夏邾畀我来奔
 畀我庶其之党鲁既受庶其而宠安之故畀我继至
葬杞孝公
陈杀其大夫庆虎及庆寅陈侯之弟黄自楚归于陈
 黄奔楚诉二庆也据传陈侯亦如楚盖惑于权臣而
 为黄与二庆和解之尔楚召二庆不至遂挟陈侯以
 围陈二庆以城筑之虐自见杀于役人故不得以讨
 贼书而称国病陈侯也二庆罪有轻重故书及二庆
卷九 第 51b 页
 既杀黄归易矣自楚因楚力也又以责黄之胁君也
晋栾盈复入于晋入于曲沃
 盈既奔矣犹系晋者士丐逐之非国讨也责丐也复
 入者逆辞入晋则作乱以攻君矣罪盈也曲沃其旧
 邑也入晋后而入曲沃不克而据邑也不克而犹能
 据邑者曲沃不知有君惟知有盈也入晋盖因曲沃
 之力不先书入曲沃者志在乱晋不在据邑也继书
 入曲沃者据邑敌君犹欲乱晋也春秋备书之以正
卷九 第 52a 页
 逆臣之诛
秋齐侯伐卫遂伐晋
 盈入晋而齐伐晋传称齐阴纳盈者信矣乃盈入不
 书自齐者盈以攻其君为罪齐以乱伯国为罪而盈
 借外权与齐助臣叛犹小矣故书入书伐举重也伐
 卫遂伐晋者志本在晋而伐卫以先之欲晋之不备
 也盈乱于内齐撼于外晋盖岌岌矣书以著齐之恶
 又以见晋之失道而召侮也
卷九 第 52b 页
八月叔孙豹帅师救晋次于雍榆
 救晋义也救而次则赴义不勇矣凡直书救者成其
 救也有名为救而削其救者不成其救也次而救救
 而次则失救急之义而犹存其救也僖元年齐之于
 邢先次后救止而有俟遥为之援也然狄终去而迁
 夷仪犹赖其援也此年鲁之于晋先救后次畏而不
 前姑助之势也然齐终还而获晏氂犹资其势也此
 功罪之权衡也
卷九 第 53a 页
己卯仲孙速卒
冬十月乙亥臧孙纥出奔邾
 纥阿季氏为之废长立少乃孟氏效尤遂为纥祸其
 奔也自取之也
晋人杀栾盈
 盈尝为晋大夫杀不书大夫者既出奔楚义与君绝
 也书人者从讨贼之辞称兵为乱义当急讨也
齐侯袭莒
卷九 第 53b 页
 轻兵以掩其不备曰袭盖无名不义之甚盗贼之为
 耳自晋未返遂袭莒不书遂者间有事也
二十有四年
春叔孙豹如晋仲孙羯帅师侵齐
 豹救晋不力因假聘以观晋意倘晋憾鲁即可白已
 次于雍榆之故因再请侵齐以悦晋焉观继书侵齐
 其情见矣故侵齐虽羯帅师实豹之计也然前此当
 救而畏齐今又无名兴师以媚晋怯于为义而勇于
卷九 第 54a 页
 为不义也取轻于晋为暴于齐戕民生结国祸其计
 舛矣羯继速为卿未练从戎亦非礼也
夏楚子伐吴
 楚三伐吴矣襄三年以附晋也十四年以助晋也今
 则晋吴不交十年矣何以伐吴晋伯既衰楚将复争
 诸侯故先制吴也前之两伐皆命将此则楚子自将
 也
秋七月甲子朔日有食之既
卷九 第 54b 页
齐崔杼帅师伐莒
 齐侯袭莒身伤兵败不得不许莒成崔杼复伐之者
 从君之恶以悦君也夫杼以棠姜之故已畜逆谋犹
 从君而悦之何也盖齐祸已成于伐晋杼顺君而伐
 莒正所以重民怨启邻衅激伯主之怒倘晋来讨断
 不舍齐侯而责杼也君受其名而杼因执其兵柄则
 可制君而成其逆谋乃齐侯且悦其从己而任之不
 疑其及宜矣
卷九 第 55a 页
大水
八月癸巳朔日有食之
公会晋侯宋公卫侯郑伯曹伯莒子邾子滕子薛伯把
伯小邾子于夷仪
 谋伐齐也齐庄新立晋不伐丧故受盟于澶渊及商
 任沙随之会晋失其令齐遂轻晋甚至称兵伐晋故
 晋为此会将以伐齐然会而不伐不能伐也国势不
 竞众心不一也夫伯主将禁诸侯之擅相攻今伯国
卷九 第 55b 页
 受伐合十二诸侯而莫能令焉书之以著晋衰而失
 伯也
冬楚子蔡侯陈侯许男伐郑
 间晋之衰而争郑也三国书爵序楚子下恶从楚也
 晋平不纲诸侯解体启楚人窥伺之阶故前日同围
 齐而楚伐郑今方会夷仪而楚子又帅三国而伐郑
 晋不能正齐之罚反使楚乘隙以为郑患矣据传虽
 有救郑之文不书者不成救也
卷九 第 56a 页
公至自会
 止以会致其伐而不果救不及事可知矣
陈针宜咎出奔楚
 庆氏之党也宜咎比匪固为罪然黄之复怨亦甚矣
 赵鹏飞曰成襄以还诸侯从晋者其臣亦倚晋从楚
 者其臣亦倚楚故其出奔者宋卫多奔晋陈蔡多奔
 楚各倚其国之所畏以胁其君故春秋因其志而书
 之以见其恶
卷九 第 56b 页
叔孙豹如京师
 据传榖洛斗毁王宫齐为王城郏盖齐既背晋故求
 媚于天子且以示义于诸侯鲁与齐积怨而惧晋之
 不竞也故使豹聘王且贺城盖假宠而释齐怨尔然
 自宣七年蔑如京师后今始一见慢王甚矣
大饥
 民乏食曰饥大则异乎常矣备荒无政何以为国
二十有五年
卷九 第 57a 页
春齐崔杼帅师伐我北鄙
 杼又帅师矣齐侯袭莒而杼因之伐莒齐侯恶鲁而
 杼又因之伐鲁虽曰报羯之侵而意不在病鲁鲁人
 且知之矣而齐侯不悟则贪忿之心蔽之也赵与权
 曰兵凶器也弗戢必自焚三年之间伐卫伐晋伐莒
 伐鲁曾弗之戢而又授兵于好乱之夫宜其不免也
夏五月乙亥齐崔杼弑其君光
 齐庄乘父病笃而攘位当膺王诛然杼固导庄为篡
卷九 第 57b 页
 者也庄固杼之君也即庄侮大陵小乱杼之室亦惟
 王治其罪杼恶得而毙之故书弑其君以正其罪至
 州绰等死难而不录者盖以其死差足偿其从君于
 昏之责安得与赴义者比
公会晋侯宋公卫侯郑伯曹伯莒子邾子滕子薛伯把
伯小邾子于夷仪
 晋为会以谋报齐之伐也夫齐伐晋私怨耳齐庄死
 怨无可报矣惟是庄以弑死则人伦之大变义所当
卷九 第 58a 页
 讨晋平宜释怨以申义帅诸侯而改治焉执戮崔杼
 而置君以定齐则大伦正伯业光矣乃听杼邪说反
 以弑君为伐晋之故许其纳赂以求成天理灭矣夫
 杼以五月弑君晋以是月出会杼尚未知晋师之来
 祗以私忿弑君而欺晋以自解晋平不知其欺是许
 贼臣可弑君以与大国市也知其欺则是甘受其愚
 惟赂是贪以成其恶也故以会而不伐深著晋平之
 罪
卷九 第 58b 页
六月壬子郑公孙舍之帅师入陈
 去秋夷仪之会楚合陈蔡许伐郑当陈隧者井堙木
 刋是年复会夷仪虑楚复来先问罪于陈胜而入之
 然而非道矣郑危国也以礼息民犹惧不靖而自开
 兵衅乎虽有辞可执胜而不有然书入陈犹责郑也
 惟视无名陵小者差善耳
秋八月已已诸侯同盟于重丘
 此之同盟左云齐成故也杜预因曰伐齐而称同盟
卷九 第 59a 页
 明齐亦同盟但齐来者为崔杼欤概言诸侯可乎为
 杼所立之新君欤春秋亦何必为晋讳恶而浑言诸
 侯耶据传齐使隰锄请成庆封如师是杼与新君实
 未尝来则诸侯者盖会夷仪之诸侯也乃盟书同何
 也晋受赂纵贼诸侯不能遍有赂也晋惧失诸侯故
 同盟以要之使不叛晋耳
公至自会
卫侯入于夷仪
卷九 第 59b 页
 会夷仪之卫侯剽也入夷仪之卫侯衎也衎入夷仪
 与郑突入栎同突名而衎不名者衎正也其入也期
 复其位非篡也不书归者晋悯衎失位命卫与之一
 邑国犹剽有不可言归也
楚屈建帅师灭舒鸠
 舒先与楚俱张故曰荆舒庸蓼鸠三国皆舒也今皆
 灭矣灭国悉书著吞并之罪伤兴灭继绝之无人也
冬郑公孙夏帅师伐陈
卷九 第 60a 页
 责郑也入之伐之已甚矣
十有二月吴子遏伐楚门于巢卒
 巢小国在吴楚之介文十二年楚围巢盖久属楚矣
 吴伐楚至巢巢附楚不听其过故门于巢门者攻其
 门也卒者死于兵也诸侯伐国不名今吴子名盖以
 卒之名加之伐楚之上也自轻以死于兵责吴子也
 而巢人党楚之罪亦具矣君杀于敌曰灭吴子不言
 灭者苏辙曰死而非获也非获则卒也
卷九 第 60b 页
二十有六年
春王二月辛卯卫宁喜弑其君剽
 喜受父命使纳献公以免逐君之恶剽又以公孙非
 次而立则喜罪宜末减矣亦以弑君书何也盖以王
 法治剽则篡也宜讨也使献复国有道请于王而治
 其篡亦可也至于卫人凡立剽之朝者剽固其君也
 况宁氏亲助其篡父子臣之者哉不正其罪则权臣
 之轻议废立者有所藉口矣且献既以晋力入夷仪
卷九 第 61a 页
 喜亦惧祸之及献又以苟反政由宁氏诱之则喜弑
 剽纯为其私而已
卫孙林父入于戚以叛
 据邑背君曰叛林父首逐献公矣今剽弑而献将归
 故入于戚以叛逐君而复叛君书之所以诛也春秋
 之季大夫皆崇其私邑叛而不能讨天下之乱成矣
甲午卫侯衎复归于卫
 复归者位未绝也国本其国不幸而出有归道焉第
卷九 第 61b 页
 诱喜以恶己因为利失其道矣故斥而名之
夏晋侯使荀吴来聘
 晋为孙氏故将讨卫荀吴来聘召公也
公会晋人郑良霄宋人曹人于澶渊
 澶渊卫地近戚晋党孙氏讨卫而疆戚田取卫西鄙
 以与孙氏故会澶渊也卿例书名傅以晋为赵武宋
 为向戌贬称人也但宋果向戌肯居郑下哉盖晋宋
 皆微者故良霄居宋上耳敢先宋不敢先晋伯故也
卷九 第 62a 页
 礼以势易也然晋为会而使微者何也党孙氏不义
 也疆戚田细事也赵鹏飞曰晋平亦知此举为不义
 故不躬会而以微者主之也然何以使鲁以君亲之
 移恶于鲁也盖晋主此会则得谤林父事晋最谨卫
 逐林父晋莫之恤则愧林父晋素有德于鲁故使鲁
 主之则恩归于晋怨归于鲁所以有荀吴之聘斯有
 澶渊之会也是也然晋平何利为此其臣尸之也六
 卿专晋久矣羽翼叛人使交为乱然后已为乱而莫
卷九 第 62b 页
 之讨也晋阳朝歌之入以至韩赵魏之分晋此会启
 之矣
秋宋公杀其世子痤
 目宋公责之也世子国本而至于杀谗故也内嬖外
 奸而奄寺为之附会其祸成矣乃晋献杀申生献与
 骊姬谋之宋平虽宠芮弃本无杀痤之心而弃也连
 奄竖结权奸共造谗而杀之可畏哉献终身不悔平
 犹能徐悟而烹伊戾似与献有间矣然芮弃之宠向
卷九 第 63a 页
 戌之任不少衰嗣为世子者即弃子也虽烹伊戾奚
 益哉略造谗者而目宋公端其本之意也
晋人执卫宁喜
 孙宁之罪一也孙逐君宁弑君然衎正而剽不正不
 得谓逐轻于弑矣晋宜先执林父以正逐衎之罪次
 执喜以正弑剽之罪且返戚田而定衎位则伯职修
 矣若止治喜则已陂况不以弑剽执喜而以争戚与
 戕晋戍乎不义甚矣故书人以著其悖
卷九 第 63b 页
八月壬午许男宁卒于楚
 朝楚而请伐郑也以死要之遂以四岳之胄而卒于
 荆蛮失所矣
冬楚子蔡侯陈侯伐郑
 萧鱼之后楚三伐郑前此楚未得逞犹有诸侯之救
 焉今晋无能为矣故伐而莫救而郑亦不禦以使其
 逞盖安攘之业隳矣
葬许灵公
卷九 第 64a 页
二十有七年
春齐侯使庆封来聘
 灵庄相继齐为鲁难殆三十年景始立而通好贤于
 日寻干戈者矣
夏叔孙豹会晋赵武楚屈建蔡公孙归生卫石恶陈孔
奂郑良霄许人曹人于宋
 晋引楚为会以弭兵也春秋之季其乱极矣周有明
 王亦必用兵平乱赵武何人轻言弭乎是厝火积薪
卷九 第 64b 页
 之下也缘晋君暗臣私无志诸侯武受向戌之愚悦
 其名之美遂欲博以为功然以此约楚楚可信乎楚
 敝于晋吴又挠之其势已挫以弭兵招楚楚反张矣
 既引为会必有所要请晋楚之从交相见楚计必出
 于此晋虑不及而无以拒之紊中外之防亵王爵之
 贵假荆蛮之权重诸侯之困天下之大变也故书以
 谨之
卫杀其大夫宁喜
卷九 第 65a 页
 喜罪应讨乃卫献约以政由宁氏则其大夫耳恶其
 专而杀之则杀其大夫耳然使以弑剽讨喜将为义
 讨乎非也喜与晋里克不同也克杀奚齐与弑卓克
 自尸之惠虽以赂立可以讨克失信之过小讨贼之
 义大也喜之弑剽献实诱之喜之专亦献许之信义
 两失无一而可也惠杀克不以其罪献杀喜难言其
 罪故皆不去其官克之杀由于惠喜之杀请之于免
 馀献口未许而心许之故皆称国以杀
卷九 第 65b 页
卫侯之弟鱄出奔晋
 喜纳献与鱄有约献杀喜鱄恶其食言故奔王樵曰
 书弟责卫侯也书奔于杀喜之下见鱄为喜出亦责
 鱄也初鱄不能以大义动喜乃从献公政由宁氏之
 约则信不近义言不可复杀喜者此一言也不自咎
 始谋之不臧乃病失信而薄兄弟之恩弃君臣之义
 乎再三止之而不止决于自绝坐不向卫亦已甚矣
秋七月辛巳豹及诸侯之大夫盟于宋
卷九 第 66a 页
 楚请交相见晋许之矣又欲争长衷甲为劫盟之状
 而故使晋知之武惧而谋于叔向遂先楚夫交相见
 诸侯屈于楚盟先楚晋亦屈于楚楚主夏矣猾夏不
 足言也阅四年会虢仍先楚又阅三年楚且合十三
 国而独会申执徐子伐吴灭赖甚至灭陈灭蔡其祸
 愈烈何弭兵之有至左以盟先楚经改先晋殊未然
 盖会在夏盟在秋争长在盟不在会也盟既先楚矣
 春秋岂能先晋而乱其实故止书大夫盟而不序则
卷九 第 66b 页
 楚之陵晋之偷具见而存中国之意亦寓矣大夫系
 之诸侯者是时大夫无诸侯矣存诸侯也豹不氏前
 见也左以逆命为贬亦非也季氏欲轻贡赋之数使
 鲁视邾滕则失位矣大夫出境有可以重社稷者专
 之可也况命出季氏乎
冬十有二月乙亥朔日有食之
二十有八年
春无冰
卷九 第 67a 页
夏卫石恶出奔晋
 卫侯杀宁喜石恶其党也故奔
邾子来朝
 邾自晋执其君鲁取其田又纳其叛国益弱矣至是
 来朝赵鹏飞曰邾子匿怨而来非得已也姑忍以存
 社稷耳左以为时事误矣
秋八月大雩
仲孙羯如晋
卷九 第 67b 页
 交相见之祸见矣公将如楚先聘晋以请命弭兵其
 名疲于奔命其实也
冬齐庆封来奔
 崔杼弑君庆封党之既而杼家乱封因除杼以专齐
 今卢蒲癸王何逐庆封齐人因求崔杼之尸戮之而
 改葬庄公封来奔鲁受之齐人来让遂奔吴夫齐庄
 之弑从死者皆倖臣今为之复仇者亦倖臣也而卿
 大夫无能为君讨贼者亦卿大夫之耻也庆封历诸
卷九 第 68a 页
 侯而入吴其后楚执而讨之又中国之耻也陈傅良
 曰齐灭崔氏而尸杼于市经不书者佚贼也崔杼弑
 君偃然在位而以家祸亡其宗如是而得书臣子之
 不诚于君父者得以盗名矣
十有一月公如楚
 据传为宋之盟故公及宋公陈侯郑伯许男如楚陈
 傅良曰诸侯旅见于楚始于此举鲁以见其馀也书
 公朝于王所见王之衰书公如楚见伯之衰
卷九 第 68b 页
十有二月甲寅天王崩
乙未楚子昭卒
 甲寅至乙未为四十二日盖闰月之日不书闰者范
 宁曰闰承前月而受其馀日故闰月之日系前月之
 下史之常体也是也文六年不告月书闰讥废政也
 哀五年葬齐景公书闰讥杀恩也则特笔也
二十有九年
春王正月公在楚
卷九 第 69a 页
 正月者王朔之始诸侯有王事则从王无王事而在
 国则朝正于庙礼也前此公如齐如晋而或废朝正
 已为失礼然伯国犹以尊王为名惟先书如后书至
 即足正其失今朝僭王之楚楚无王而公亦自外于
 王朔而无王矣故特书在楚夫昭公失国居外春秋
 书所在今襄公因朝而出何与失国同辞盖国建于
 王自外于王朔而无王即与失国者等且失国书所
 在存之也此书所在责之也乃公在楚在鲁而当国
卷九 第 69b 页
 者谁乎季孙宿也宿专国自托居守使公朝楚楚外
 蛮也辱甚矣又虎狼也危甚矣且因公在外取卞尚
 为有君乎故书王正以正公之无王书公以正季氏
 之无君书在楚以著公之辱与危且明非公志也乃
 公所以在楚者何止公送葬也天王甫崩不奔王丧
 而送楚葬乎不书楚葬恶其号而削之也
夏五月公至自楚
 留楚盖七月外屈于楚内疏于臣其至危之也然自
卷九 第 70a 页
 楚告至固终不如周也
庚午卫侯衎卒
阍弑吴子馀祭
 阍守门者也书弑何以不称其君阍贱不可谓之其
 君也胡安国曰左以吴伐越获俘以为阍亦迩怨之
 失也
仲孙羯会晋荀盈齐高止宋华定卫世叔仪郑公孙段
曹人莒人滕人薛人小邾人城把
卷九 第 70b 页
 凡事有是非心有公私时之诸侯皆背公而失是即
 其是者不纯是公者不纯公然彼善于此恒录之如
 城成周关乎王室城虎牢系乎中国城邢城楚邱城
 缘陵合乎恤患是也今晋平以把出而城把则私矣
 然使把果危乱当城岂可反以亲故置之许其是恕
 其私可也乃把未闻内忧外患而欲完其城晋平止
 可自遣大夫以助役何侈然合十一国之众代任其
 劳且非时役民不亦悖乎
卷九 第 71a 页
晋侯使士鞅来聘
 拜城把且使鲁归把田也
把子来盟
 把本公爵庄二十七年始见经称伯僖二十三年二
 十七年及此年三称子馀皆称伯谷梁以为时王所
 黜近之然亦不应倏升倏降至此阙疑可也李廉曰
 此非前定之盟亦非因朝而盟盖晋命归把田非公
 义鲁归把田非诚心故把子亲来以要结之耳
卷九 第 71b 页
吴子使札来聘
 吴图伯也楚之大也使椒来聘秦之大也使术来聘
 吴之大也使札来聘其事同故其文同或以其让国
 而褒之又或以其酿乱而贬之夫褒贬各以其事让
 国之褒安得于聘褒之酿乱之贬安得于聘贬之
秋九月葬卫献公
齐高止出奔北燕
 据传齐公孙虿公孙灶放其大夫高止许翰云臣放
卷九 第 72a 页
 大夫是无君也不可以训故以奔书非也夫以不可
 训而改之将春秋所书皆可训者耶盖放者论罪之
 辞必请于君书奔则非放也传失实信经可也燕有
 二其一姞姓此则姬姓而国在北故以北别之
冬仲孙羯如晋
 报士鞅也
三十年
春王正月楚子使薳罢来聘
卷九 第 72b 页
 报公朝也小朝而大聘犹曰僭也内朝而外聘不更
 辱乎是楚以齐晋之待鲁者行于鲁也宋之盟为之
 也
夏四月蔡世子般弑其君固
 先王之法内外乱鸟兽行则灭之蔡侯淫而不父王
 法所当治也然其世子则有父之亲君之尊而敢肆
 大逆人理灭矣故书以正其罪商臣不诛般又袭迹
 矣
卷九 第 73a 页
五月甲午宋灾宋伯姬卒
 灾与卒连而贯以日见以灾卒也伯姬之室夜失火
 保傅不至不下堂逮乎火而死或疑其轻生非也夫
 子制义妇人守贞其道殊也伯姫以成九年归宋今
 已老矣而一贞自守临危不乱盖灼知礼重于生其
 心素定也然则宋平无罪欤曰迫不及待情可原也
 闻灾缓赴其罪大矣
天王杀其弟佞夫
卷九 第 73b 页
 诸侯杀大夫不论有罪无罪皆称国禁专杀也杀世
 子与弟目君甚之也今书天王杀其弟与列国目君
 者同文何欤曰天王异于诸侯者得讨有罪耳非遂
 可以杀无罪也无罪而杀则兄弟之情无贵贱一也
 据传灵王崩儋括欲立佞夫佞夫弗知景王立尹言
 多等杀佞夫则佞夫无罪也虽尹言多等杀之承王
 意耳故目天王以杀而书弟深病王也王道亲亲以
 及天下忌其弟以嫌疑杀之宜诸侯之不服而周不
卷九 第 74a 页
 复兴也
王子瑕奔晋
 瑕与儋括同奔晋意与括同谋乎儋括不书贱也
秋七月叔弓如宋葬宋共姬
 叔弓叔老子也鲁人高姬之节使卿会葬然非礼矣
 内女书葬者三纪伯姬不书谥纪侯未殁也纪叔姬
 媵也不得配君之谥此书共姬从夫谥也从夫谥礼
 也
卷九 第 74b 页
郑良霄出奔许自许入于郑
 许为郑仇奔许将以乱郑也自许有奉也不书复入
 者方奔即入也然方奔即入亦有以激之也则公孙
 黑之专伐而郑伯不能以法驭臣亦具矣
郑人杀良霄
 讨贼也如栾盈良霄而后可杀称兵也不书诛避王
 也征诛惟王行之诸侯虽伐有罪不书征虽杀有罪
 不书诛
卷九 第 75a 页
冬十月葬蔡景公
 君弑而贼不讨不书葬责臣子也今世子为贼而国
 人且奉之为君无臣子可责矣所望者邻国能申大
 义耳今不能讨反使人会葬人理灭矣故书以罪之
晋人齐人宋人卫人郑人曹人莒人邾人滕人薛人把
人小邾人会于澶渊宋灾故
 臣弑其君而诸侯定之自宋督始故稷之会直书曰
 成宋乱子弑其父而诸国定之自蔡般始然定之之
卷九 第 75b 页
 实在于会葬葬以鲁会而书他国无从而见也会葬
 之后晋合十二国于澶渊而鲁复不与是鲁党贼而
 晋与诸国反似讨贼矣即下无讨文亦似欲讨而不
 果也故特书曰宋灾故而诸国之不讨贼而党贼具
 见矣盖宋不戒于火自亡其财小事耳大合诸侯不
 讨贼而谋归宋财不亦颠乎左乃云谋归而无归故
 诸国书人而曰宋灾故尤之也不书鲁大夫讳之也
 夫谋而不归晋之失耳于鲁何讳焉且会而不践其
卷九 第 76a 页
 约者多矣他皆无尤特于归财一事揭其故以尤之
 是春秋贵惠不贵道也盖诸国书人以归财事细卿
 不行也鲁为宋姻卿共葬事相恤之事必厚故此会
 转不与也黄仲炎曰晋屡失讨贼之义使楚窃而行
 之故楚旅以讨陈乱为名而县陈楚虔以讨蔡乱为
 名而灭蔡
三十有一年
春王正月
卷九 第 76b 页
夏六月辛巳公薨于楚宫
 楚宫别宫也公辱于楚归而不𤼵愤修政反慕荆蛮
 不度之宫劳民以效之且即以楚名遂薨于此其志
 荒矣非仅小寝失正之比国势益屈强臣愈横曷怪
 焉
秋九月癸巳子野卒
 左云立胡女敬归之子子野次于季氏卒毁也赵鹏
 飞曰子野卒与子般卒子恶卒同文子般子恶传以
卷九 第 77a 页
 为弑子野独以为毁吾窃疑之于时季氏之专尤非
 庆父与遂之比愚意子野贤季氏忌而弑之以毁言
 于朝而世不察耳赵氏此言为得其情盖君贵正终
 必书地薨而不地有臣子所不忍言者矣子卒不地
 亦然先儒或谓不地不葬未成君也非也子不敢遽
 以成君自居子道也论臣民之分则子继君即君也
 安得卒而不地夫人书葬妾母书葬外诸侯书葬安
 在子不书葬况先君未葬嗣子宜次殡宫曷为次于
卷九 第 77b 页
 季氏则当于季氏是问矣且公薨阅四月如子野已
 有毁形季氏必不肯迎置其家如未有毁形安得次
 季氏而遂云毁卒盖前此襄公在楚畏季不敢归子
 野必愤襄之见欺而季氏惮之遂萌邪谋以为子之
 丧亲可以毁卒因加至美之名于君以惑群听且立
 其母亲娣之子以释群疑季之计深矣哉春秋推见
 至隐故直与见弑者同文
已亥仲孙羯卒
卷九 第 78a 页
冬十月滕子来会葬
 礼诸侯之丧大夫会葬今滕子亲来而鲁受之皆非
 礼也
癸酉葬我君襄公
十有一月莒人弑其君密州
 程子曰春秋传为案经为断以传考经之事迹以经
 别传之真伪是读春秋之法也传记密州事与庶其
 同盖皆以子弑父也安得不严其诛经于彼称国于
卷九 第 78b 页
 此称国人则罪不在其子矣赵匡谓左传载展舆因
 国人以攻莒子弑之乃立以字当作之字传文偶误
 后儒承误而不敢改是也然展舆立于国人既立之
 后不能讨贼不子之罪亦莫逭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