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纂春秋直解-清-傅恒卷五

卷五 第 1a 页
钦定四库全书
御纂春秋直解卷五上
(壬/戌)惠王十有八年(在位二十有五年子襄王立/)
僖公
 名申闵公之兄亦庄公庶子也
元年
春王正月
 僖于闵虽兄然既嗣其位而后之矣况闵立而僖尝
卷五 第 1b 页
 臣之公羊曰臣子一例是也故继闵之弑不书即位
 也
齐师宋师曹师次于聂北救邢
 前狄伐邢而齐救之今狄未伐而齐先救之何也前
 伐邢扰之而已齐用偏师而狄已退今狄既入卫齐
 桓策其必乘入卫之威而以全力偪邢故连三国之
 师预至聂北以为之援乃不趋所急而有次者将以
 俟邢之重困而市其德也韩非子曰鲍叔曰邢不亡
卷五 第 2a 页
 狄不敝狄不敝齐不重且救危之功小不如存亡之
 德大故次于聂北待邢亡也相持至于六月邢畏狄
 而溃于是有夷仪之迁
夏六月邢迁于夷仪
 左云师逐狄人具邢器用而迁之是齐迁之也以邢
 迁为文者邢欲迁也正月次于聂北六月迁于夷仪
 邢之忍死待救可知也而三国之师不成为救固不
 待言矣
卷五 第 2b 页
齐师宋师曹师城邢
 邢迁夷仪夷仪固邢都矣故直曰城邢邢无力自城
 而齐城之使足以守故再序三师以著其实盖与之
 也其于师之次邢之迁不相掩也桓公于鲁似治乱
 之义于邢似持危之德于卫似兴灭之仁鲁乱由庆
 父桓以始乱而即除之则其义不彰迨国嗣再绝而
 高子来盟以靖其难故鲁人至今犹望高子也邢危
 卫灭由于狄桓以将危而急拯之则其德不大方灭
卷五 第 3a 页
 而遽存之则其仁不深迨邢播迁而城邢以定其国
 卫野处而城楚邱以续其封故邢迁如归卫国忘亡
 世傅为美谈也盖有事以为利乘败以为功其心私
 其功烈卑故与之而不尽与也
秋七月戊辰夫人姜氏薨于夷齐人以归
 夷齐地夫人孙于邾曷为薨于夷盖桓公召而杀之
 也变文书人讨贼之辞也凡书以归归其国也讨之
 是也以归非也即死所而葬之可矣
卷五 第 3b 页
楚人伐郑
 郑从齐而侵许故也楚之僭王罪应讨又改楚为荆
 不可云周之建国矣春秋故用外蛮之例以绝之及
 来聘则接于鲁难言荆来聘故书人今仍从周封之
 名则可以王法正之故从王爵以正名而因事以为
 详略至治其僭王之罪而革其号不论书荆书楚一
 也傅者于来聘书人曰嘉其慕义而进之伐郑也而
 亦书人岂嘉其猾夏而进之耶
卷五 第 4a 页
八月公会齐侯宋公郑伯曹伯邾人于柽
 谋救郑也谋而不救何也前尝救郑矣不足惩楚会
 而谋之将大举焉召陵之师权舆于此矣有救而非
 救次于聂北是也有不救而深于救会于柽是也
九月公败邾师于偃
 哀姜奔邾而邾受之公请于会而讨之可矣既会于
 柽而败其师于义何居继柽之会而书之盖邀其归
 而败之曲在鲁也
卷五 第 4b 页
冬十月壬午公子友帅师败莒师于郦获莒拿
 友以赂求庆父于莒莒以兵责赂友败之而获其将
 莒贪而友诈也公赐友汶阳之田及费季氏于是始
 大仲叔之后皆立于友三桓之祸友启之也
十有二月丁巳夫人氏之丧至自齐
 哀姜之薨至是一百七十日矣而始至盖齐以其尸
 归绝之于鲁而鲁请之其丧自齐而至鲁也前书孙
 以明其当绝继书以归以明其当讨则其至非也文
卷五 第 5a 页
 姜生还庄以为孝哀姜死至僖以为礼大义之不明
 不至于禘庙致主不已其以病僖公也
二年
春王正月城楚丘
 齐桓城三国属辞各异皆以实书城邢者三国之师
 也城缘陵承咸之会诸侯即会咸之诸侯也略而不
 序者诸侯城之而齐不与也城楚邱虽与柽之会相
 次然会以谋郑非谋卫也况郑逼楚自顾不暇何能
卷五 第 5b 页
 为卫执役宋曹既同城邢而齐宋又将会江黄惟鲁
 因内难凡役不与故齐命鲁独任楚邱之役观与城
 内邑同文可见矣何以不言城卫盖邢迁夷仪邢未
 亡也城夷仪即邢矣于城可以言邢狄入卫卫已灭
 也城楚邱始有卫矣于城尚未可言卫也城邢辞繁
 不杀此则略之何也卫之亡已涉三载今始城之邢
 未亡而先城卫巳亡而后城具见桓有厚薄之私焉
 春秋以大公垂法故略以示讥乃公榖以为不与齐
卷五 第 6a 页
 之专封夫以地畀人而爵之之谓封卫虽为狄入其
 爵自若楚邱其故地耳岂齐畀之而爵之哉至齐以
 伯自居止以楚邱之城为专其说难通矣
夏五月辛巳葬我小君哀姜
 僖请哀姜之丧已非矣以小君葬之更不可也
虞师晋师灭下阳
 下阳虢邑而言灭何也虞恃虢虢恃下阳下阳虞虢
 之塞邑也无下阳则无二国矣故言灭也首谋在晋
卷五 第 6b 页
 何以使虞主兵虞贪赂假晋道以伐虢且请先伐虢
 故序晋上疾之也
秋九月齐侯宋公江人黄人盟于贯
 左云服江黄也江黄近楚楚与国也楚争衡上国则
 江黄得议其后故服江黄者伐楚之要计也北杏之
 会至此二十有四年诸侯服从迨江黄远来而攘楚
 之势成矣故盟以结之惟宋与盟不烦诸侯也
冬十月不雨
卷五 第 7a 页
 此之不雨盖自十月至夏五月每于时之首月书之
 者见僖之勤雨勤雨者勤民也自首月而巳忧之知
 所重也
楚人侵郑
 三争郑也齐师不出慎之也
三年
春王正月不雨
夏四月不雨
卷五 第 7b 页
 闵雨也历时则书之无一时而不汲汲也
徐人取舒
 从齐令也徐巳从齐矣齐伐楚必取道于徐及舒齐
 恐徐之中变也使之取舒所以绝徐于楚因以通伐
 楚之径也舒国也变灭言取何也鲁颂曰荆舒是惩
 盖舒党楚几若楚属邑矣故书取犹云取诸楚也罪
 舒而恕徐也
六月雨
卷五 第 8a 页
 喜雨也不雨屡书见公能忧民之忧雨而特书以是
 为可同民之乐教人君以谨天灾勤民事重国本也
秋齐侯宋公江人黄人会于阳榖
 左氏云谋伐楚也去岁盟江黄以定其交矣今再会
 以坚其约而始出其谋盖使为犄角之援也江居新
 息黄居弋阳皆在楚东南诸侯厚集于陉江黄屯守
 其境楚师一出腹背受敌矣其不战而来盟江黄与
 有助焉然惜其不为江黄久远计也管仲曰江黄远
卷五 第 8b 页
 齐而近楚楚伐而不能救无以宗诸侯矣不数年而
 楚伐江灭黄君子盖深为桓病之
冬公子友如齐涖盟
 按左氏齐侯为阳榖之会来寻盟公子友如齐涖盟
 涖盟犹云身亲其盟也内辞也盖齐定计伐楚恐其
 谋泄故不烦诸侯而召其大夫以戒师期定约束随
 其至之先后而命之泯众会之迹故止书鲁卿也
楚人伐郑
卷五 第 9a 页
 郑频受楚师未闻齐救而传载其臣之言曰齐方勤
 我背德不祥然则齐必有使郑足支楚以待大举之
 事而传不详耳
四年
春王正月公会齐侯宋公陈侯卫侯郑伯许男曹伯侵
蔡蔡溃遂伐楚次于陉
 楚猾夏久矣诸侯环视莫敢谁何独齐奋而谋伐之
 北威戎狄南固陈郑徐舒既服江黄受盟而后大举
卷五 第 9b 页
 其猷远矣序七国之君见从之者众也侵蔡者道所
 必经且披楚党也溃者民逃其上也军威既振直举
 伐楚伐者明正其罪壮之也蔡微国也安用八国之
 师盖远伐强楚劳师于道使楚得预为之备非计也
 故阳为怒蔡潜师袭蔡随出楚不意整师临楚楚初
 不及知后不及拒矣盖伐楚其本谋而侵蔡为先声
 也陉楚地进而据险也次止也既詟以先声复示以
 形势楚苟知惧可不战而服倘其来拒彼曲此直胜
卷五 第 10a 页
 在此矣所谓节制之师也详书之予之也
夏许男新臣卒
 诸侯在师卒则书卒于师许男止书卒盖陉近许疾
 而归也
楚屈完来盟于师盟于召陵
 屈氏完名楚大夫也伐楚为大举楚之来者亦不得
 不详之也师不出而完来楚服也书来盟于师著其
 情也楚子不出遽许完盟退之召陵而与盟焉夫以
卷五 第 10b 页
 诸侯而盟完耻也故完之来楚子使之也以自来为
 文完之盟诸侯盟之也以自盟为文讳诸侯而病桓
 也其执言也不敢责楚革僭号返侵疆恐激其怒而
 决战也其结好也不敢强楚子使来恐需之久而生
 变也师退而楚乘齐衅围许灭黄败徐凡舍楚而从
 齐者胥受荼毒焉盖量齐师之不能复大举也惟终
 桓之世不敢侵郑则攘楚之效耳王室赖以稍尊中
 夏赖以少靖一匡之功固亦未可少也
卷五 第 11a 页
齐人执陈辕涛涂
 辕氏涛涂名陈大夫也齐道陈以伐楚及其还也涛
 涂畏齐师之复道陈以重病陈也说之还师滨海而
 东大陷于沛泽之中顾而执涛涂是涛涂有误军之
 罪矣然道陈而陈忧其病民岂所谓节制之师乎不
 返已而责人故称人以执非伯讨也
秋及江人黄人伐陈
 齐命也以江黄远国故命鲁及之及不书名微者也
卷五 第 11b 页
八月公至自伐楚
 以伐楚致者侵蔡所以伐楚致其本事也
葬许穆公
冬十有二月公孙兹帅师会齐人宋人卫人郑人许人
曹人侵陈
 病齐桓也执之伐之而又侵之巳甚矣诸侯方归而
 又勤之已亟矣公孙兹叔牙之子故于其帅师谨而
 书之高闶曰书公孙兹帅师则知诸国皆大夫帅师
卷五 第 12a 页
 以会之矣皆贬而人之则公孙兹与贬可知矣而齐
 其首恶也赵鹏飞曰明年陈侯与首止之会则陈服
 也陈虽服岂心服乎
五年
春晋侯杀其世子申生
 甚晋侯也莫亲于父子莫重于世嫡而至于杀者溺
 于色而蔽于谗也有国家而杀其世子未有不乱者
 也晋侯杀申生里克杀奚齐又弑卓子夷吾获于韩
卷五 第 12b 页
 原子围死于高梁皆是故也女戎一兴骨肉不能保
 其生数世不能靖其乱抑申生之死可谓恭矣然而
 不如其行也不然则明之也隐忍而死是陷亲于不
 义也董子曰有国家者不可以不通春秋前有谗而
 不见后有贼而不知为人臣者不可以不通春秋守
 经事而不知其宜遇变事而不知其权为人君父而
 不通春秋之义者必蒙首恶之名为人臣子而不通
 春秋之义者必陷篡弑诛死之罪若献公者所谓前
卷五 第 13a 页
 有谗而不见故蒙首恶之名申生遇变事而不知权
 是以不免于死而且陷父于不义
杞伯姬来朝其子
 公羊传曰与其子俱来朝也伯姬僖公之姑也于礼
 不得归宁来巳非矣朝其子更非也父在子不当朝
 借曰朝焉不必其母之朝之也杞任其来鲁受其礼
 参讥之
夏公孙兹如牟
卷五 第 13b 页
 据左氏公孙兹如牟娶焉如牟聘也君命也卿非君
 命不越境内大夫出境则书其所往重君命也不书
 娶私事不足书也
公及齐侯宋公陈侯卫侯郑伯许男曹伯会王世子于
首止
 王世子襄王也书公及诸侯而殊王世子尊之也尊
 之者定之也世子母弟𢃄有宠于后王欲立𢃄而废
 世子然王有其意而未有其事也故齐侯有定世子
卷五 第 14a 页
 之意亦不显其事姑请于王而以会为名于是帅诸
 侯会世子示共戴之而不可易则后之谋塞而世子
 定矣齐侯之定世子义也惜其杂以权术几于要君
 也春秋书会王世子嘉其尊世子之意然以诸侯而
 会世子于外亦以见要君之实功罪不相掩也王世
 子不名别于诸侯之世子也世子无贬者非世子意
 也或谓世子无王命而会诸侯夫世子出入一制于
 王况失爱而恐惧之时乎若抗父出会则大恶矣何
卷五 第 14b 页
 得无贬齐桓公之盛烈曰尊周室尊周者莫大乎会
 王世子故公及而列序诸侯辞繁而不杀也
秋八月诸侯盟于首止
 书诸侯盟世子不与也诸侯不敢盟世子故自盟也
 诸侯不序者一事再见前目而后凡也既会以定世
 子又盟以固诸侯之心会以示义盟以立信尊周之
 义于斯为笃矣
郑伯逃归不盟
卷五 第 15a 页
 左氏传曰王使周公召郑伯曰吾抚女以从楚盖王
 恶齐定世子故命郑无盟且将引楚以抗齐也郑伯
 从王命耳何以书逃天王有命不行于诸侯而独以
 命郑乎郑之从楚旧矣迫于诸侯而在会既乃托王
 命而先归直书曰逃纪其实也逃者匹夫之行贱之
 也其从王命欤否欤非所知也故曰治春秋者不废
 经而从传
楚人灭弦弦子奔黄
卷五 第 15b 页
 楚复张也弦黄姻也江黄受盟于齐而犄楚楚今灭
 弦所以威黄而侮齐也齐不能救弦而黄又受弦子
 之奔楚之灭黄始此矣
九月戊申朔日有食之
冬晋人执虞公
 此晋灭虞而执虞公也不书灭何虞灭久矣盖自下
 阳灭而虢因以灭虞亦随之矣晋虽戎首实虞灭虢
 以自灭也且灭者亡国之善辞上下同力也虞自灭
卷五 第 16a 页
 不足书灭也虞称公天子之三公也称人以执讨晋
 也虞公不名明其为公义不系于名也不书以归若
 执之晋也虞公昧于货贿贪以自亡晋人取之如执
 一夫见虞公之愚而不能有其国也
六年
春王正月
夏公会齐侯宋公陈侯卫侯曹伯伐郑围新城
 讨郑之逃盟也郑贰于楚以楚近而齐远近易伐而
卷五 第 16b 页
 远之救难待也乃决计从楚齐率六国之师以伐之
 所以固中国诸侯之心而折强楚凭陵之气也伐而
 围邑将与宋围长葛楚围缗同欤非也伐以服郑不
 服斯围之以六国之力围一邑而不举盖志不在为
 暴也而郑罪著矣
秋楚人围许
 围许以救郑攻齐所必救也不书救郑者楚与齐争
 郑耳不足谓之救郑也且许何罪而围之乎故书以
卷五 第 17a 页
 著其背盟猾夏之罪
诸侯遂救许
 诸侯不序蒙伐郑也救许则郑围释矣舍郑以救许
 是得恤患拯急之义也凡救皆善第书人者救不力
 书次者救不勇举诸侯则力也曰遂则勇也许赖以
 存善之善也伐郑之役齐不徵兵于许盖留守其国
 以备楚也齐计周矣其不能讨楚之围许亦畏其强
 而不敢轻举也
卷五 第 17b 页
冬公至自伐郑
 致伐郑者本谋也救许因伐郑也故以伐郑致
七年
春齐人伐郑
 救许而解郑围郑犹从楚而未服也故复伐之书人
 者将卑师少也齐力足以制之不烦诸侯也
夏小邾子来朝
 周武王封帝顼之后挟于邾为鲁附庸挟之后有功
卷五 第 18a 页
 又别封其子于郳庄公四年郳黎来来朝今称子何
 休以为齐桓公白天子进之遂以爵通也称小以别
 于邾也
郑杀其大夫申侯
 申侯谮陈辕涛涂而谀齐齐赐以郑虎牢又美城其
 赐邑有取死之道矣背齐从楚则郑伯之志不反已
 而杀大夫以文过故著其专杀且明杀之不以其罪
 也
卷五 第 18b 页
秋七月公会齐侯宋公陈世子款郑世子华盟于宁母
 左云谋郑也郑世子华与盟郑将服而使来听命也
 郑伯不自来虑见执也华谋藉齐以去其父之臣而
 以郑附齐是背父而为奸也齐拒之义也而犹许华
 与盟终以怀郑也是以郑伯畏威而怀德卒至乞盟
 也陈侯盟首止从伐郑亦使世子来者陈侯在位四
 十年矣盖老而疾也
曹伯班卒
卷五 第 19a 页
公子友如齐
 自是公与友迭如齐朝聘于伯主勤矣
冬葬曹昭公
八年
春王正月公会王人齐侯宋公卫侯许男曹伯陈世子
款盟于洮
 按左氏七年闰月惠王崩襄王恶大叔带之难惧不
 立不发丧而告难于齐八年春盟于洮谋王室也定
卷五 第 19b 页
 位而后发丧考之经文冬十二月丁未天王崩则八
 年春天王尚在也秘不发丧或取权于旬月者有之
 矣不可以经年且叔带母弟更难以秘丧欺也然以
 王人受命与诸侯盟诸侯盟王人而均无讥则王室
 之有难诸侯之同奖王室可知矣王人下士也序于
 方伯诸侯之上尊王命也
郑伯乞盟
 书乞盟鄙之也有前之逃不得不出于乞也乞盟不
卷五 第 20a 页
 言使大夫亲至会也然则得与盟乎曰观次年葵邱
 得与则此盟得与可知矣乃不序而别言之者贱郑
 伯之不明大义而轻于去就也
夏狄伐晋
 乘晋乱也世子杀公子亡国内不协故狄乘之衅起
 房帷变生敌国可畏哉
秋七月禘于大庙用致夫人
 夫人左以为哀姜是也致者致其主于庙也哀姜薨
卷五 第 20b 页
 八年矣今始致何也盖以罪致讨虽殡葬如礼然疑
 而未祔于庙今因禘而卒致之非礼也
冬十有二月丁未天王崩
 志崩不志葬鲁不会也
九年
春王正月丁丑宋公御说卒
 宋桓公也辅齐以图伯凡安内攘外之事无不从也
 灭小降弱之事未尝与也亦贤君哉不书葬不往会
卷五 第 21a 页
 也
夏公会宰周公齐侯宋子卫侯郑伯许男曹伯于葵丘
 襄王初立惠后犹在叔带伺衅桓请王命而会诸侯
 王亦出重臣以临之而奸谋戢矣然桓果能帅诸侯
 以朝王而听命焉天王自尊叔带不足虑矣乃于衰
 绖之中而讲会盟非礼也远致天子之宰于葵邱非
 度也北伐山戎南伐楚西为此会名为尊王实图伯
 而巳矣宰周公以冢宰而兼三公也不殊会之者宰
卷五 第 21b 页
 周公亦人臣耳非世子储君比也宋子宋襄也丧未
 踰年故称子背殡出会非礼也君子不夺人之丧亦
 不为人夺其丧齐侯宋子皆过矣
秋七月乙酉伯姬卒
 伯姬不称子公姊妹也内女为夫人系国不系国未
 适人也何以书卒许嫁于诸侯也许嫁不为殇也
九月戊辰诸侯盟于葵丘
 书诸侯盟周公不与也陈傅良曰桓于洮之会序王
卷五 第 22a 页
 人于诸侯之上而同盟焉于葵邱序宰周公于诸侯
 之上而不敢同盟焉于首止不敢盟世子且帅诸侯
 以会世子焉桓知节矣是也夫自再盟幽而诸侯协
 治戎却狄帖楚而列国安会首止及洮而王室宁至
 葵邱而伯业盛矣经于其事而以恒辞书之不震其
 功而律以礼以王道治之也
甲子晋侯诡诸卒(公羊作甲戌/)
 晋侯外灭人国内杀其嫡身殁而乱宜哉
卷五 第 22b 页
冬晋里克杀其君之子奚齐
 嗣子遇弑虽未逾年称君齐舍是也舍正也此书君
 之子何非正也不当立而夺嫡也不书弑不成君也
十年
春王正月公如齐
 鲁始朝齐也宗国且然他国可知矣诸侯谄伯主肆
 故书之以伤王室之日微也
狄灭温温子奔卫
卷五 第 23a 页
 温在王畿狄灭之无王甚矣齐桓若不闻焉深责齐
 也
晋里克弑其君卓及其大夫荀息
 卓亦庶也书弑者正其为里克之君也里克好勇而
 不知义当申生之被谗以死也不能争而欲以中立
 苟免申生既死君立奚齐矣里克悍然不顾君臣之
 义而杀之然犹云有夺嫡之嫌也今荀息立卓则又
 弑卓其无君而怙乱也甚矣故成其君臣之名以正
卷五 第 23b 页
 其罪前书杀其君之子继书弑其君深罪里克也荀
 息从君于昏而书及书官者能守信以死君难视苟
 免者犹愈焉
夏齐侯许男伐北戎
 时狄益炽祸及王畿不此之惩而伐北戎所谓不务
 德而勤远略乎况许近楚有楚患驱之北伐非义矣
 齐桓自召陵以后其志日骄故逐小利而遗大计也
晋杀其大夫里克
卷五 第 24a 页
 里克弑君乃称国以杀而不去其官者晋惠不以贼
 讨之而祗恐其不利于已也惠公赂以求入里克实
 迎立焉惠公固幸卓之死而窃其位但见克弑二君
 易若反掌又疑其志在重耳而不在己故杀之则杀
 之私也春秋推见至隐故以专杀之罪罪之怀私以
 讨克虽死不服也
秋七月
冬大雨雪
卷五 第 24b 页
 周之冬酉戌亥月也总三月而大雨雪失时也且恒
 寒为灾故志也
十有一年
春晋杀其大夫㔻郑父
 㔻郑里克之党也晋惠公赂里㔻以有晋复以私杀
 之郤芮赞君以报私怨其滥刑也皆以行其私也故
 称国以杀而不去其官君与用事大夫同责也
夏公及夫人姜氏会齐侯于阳榖
卷五 第 25a 页
 夫人声姜也逆至不书得礼也姜为齐侯之女归宁
 可也与于会不可也书公及夫人妇从夫之辞与文
 姜异矣然礼谨于微其防一溃其流遂不可禦书之
 以明别远嫌使人知礼法之大闲也
秋八月大雩
 僖公初政勤于为民故雨不雨备书之今之夏方挟
 夫人与齐为阳榖之会志不在民矣旱至八月而雩
 亦具文耳观春秋书法而僖之始勤终怠具见矣
卷五 第 25b 页
冬楚人伐黄
 为其从齐也盟贯之初不敢伐者齐勤也召陵之后
 反伐之者齐怠也方寸之敬肆千里之外见之矣书
 曰无怠无荒四夷来王
十有二年
春王三月庚午日有食之
 不书朔官失之
夏楚人灭黄
卷五 第 26a 页
 灭不书伐此特书之者见被伐久矣告问已至而齐
 不救以至于灭也江黄小而近楚既慕义而从齐矣
 楚愤而灭之齐坐视而不之救其志荒矣书之以闵
 黄恶楚而深责齐也不书出奔亦不书以其君归胡
 安国谓国灭君死于其位得正焉而毙于礼为合于
 时为不幸者是也
秋七月
冬十有二月丁丑陈侯杵臼卒
卷五 第 26b 页
十有三年
春狄侵卫
 以卫纳温子也狄灭温矣温子奔卫狄尚欲得而甘
 心焉亦横甚矣戎乱王室楚灭弦黄狄灭温而侵卫
 复侵郑淮夷病把由桓失伯职也骄心一生戎马四
 起可畏哉
夏四月葬陈宣公
公会齐侯宋公陈侯卫侯郑伯许男曹伯于咸
卷五 第 27a 页
 左氏传云淮夷病把故且谋王室也然则为把者诸
 侯之本计其勤王祗兼及耳失重轻之衡矣故傅虽
 有致戍之事而经不书赵汸曰狄灭温而不能救也
 戎犯京师而不能斥也而相与致戍方伯所以蕃王
 室者如斯而已乎戍周不书不足书也
秋九月大雩
冬公子友如齐
 阳榖之后友如齐而伐楚宁母之后友如齐而盟
卷五 第 27b 页
 洮咸之后友如齐而城缘陵志专政也
十有四年
春诸侯城缘陵
 左云城缘陵而迁杞焉不书其人有阙也夫一事再
 见而不序者前目后凡也此即会咸之诸侯也然夏
 会而春城无三时止咸之理盖再会也非前目后凡
 之例矣桓德既衰命诸侯城之而为德不周故再会
 而不序略之也
卷五 第 28a 页
夏六月季姬及鄫子遇于防使鄫子来朝
 左氏传云鄫季姬来宁公怒止之以鄫子之不朝也
 夏遇于防而使来朝季姬不系鄫绝之于鄫也姬闻
 鄫子有事过防邀而遇之因使之朝也盖前此把伯
 姬来朝其子矣鲁以故而怒鄫子之不朝非不以礼
 自处复不以礼处人者乎以怒而绝昏于鄫鄫子本
 不朝而使于其妇皆非也恶鲁而贱鄫子也
秋八月辛卯沙鹿崩
卷五 第 28b 页
 沙鹿山名山崩变之大者故志之日食星陨山川崩
 竭系之天下有天下者之责也诸侯有土则境内山
 川守土者固亦不得辞其责沙鹿崩而天王出居其
 山在晋而晋侯见获有天下国家者在谨人事慎所
 感而已
狄侵郑
 狄在西北今侵卫而至于郑几与楚合矣郑天下之
 中也楚祸南至狄祸北来楚狄交横而齐不一救益
卷五 第 29a 页
 以见桓公之志不在诸侯也
冬蔡侯肸卒
 献舞之子也父献舞获于楚而卒肸立而坚于从楚
 齐桓公之伯也虽国溃而终无从伯之志君子深恶
 其忘父事仇下乔入谷也
十有五年
春王正月公如齐
 十年公如齐今阅五年又如齐夫五年一朝所以事
卷五 第 29b 页
 天子也鲁行之齐受之均罪也
楚人伐徐
 楚灭黄齐不救楚遂扬兵伐徐向之从齐以病楚者
 楚悉攻之无齐也有以窥齐桓公之志怠而不能救
 也
三月公会齐侯宋公陈侯卫侯郑伯许男曹伯盟于牡
丘遂次于匡公孙敖帅师及诸侯之大夫救徐
 徐近齐势不得不救会诸侯救之可矣先盟之不协
卷五 第 30a 页
 也既盟而次徒张虚声幸楚之退其救之不力可知
 也诸侯在会而使大夫救之不成为救也桓德益衰
 诸侯益离而大夫遂专政也救卫无功而王命不行
 救徐无功而伯令亦不行矣公孙敖庆父之子也友
 帅师兹帅师敖帅师三家之盛所由来矣
夏五月日有食之
 不书日与朔官失之
秋七月齐师曹师伐厉
卷五 第 30b 页
 左云伐厉以救徐也徐无罪而楚伐之厉复何罪而
 齐伐之乎同为暴也是悖乎理也形格势禁者攻其
 所必救而厉非楚所必救也是惛于势也齐悖理矣
 岂惛于势乎盖不敢当楚而无辞于徐姑分师以伐
 厉名为救徐实避楚也齐师既移诸侯之大夫无固
 志而楚益无忌也
八月螽
 频旱又螽志灾以闵民也
卷五 第 31a 页
九月公至自会
 公以九月至则知齐曹伐厉而诸侯皆归矣以会致
 者救徐无功也
季姬归于鄫
 内女初嫁曰归来宁而返亦当曰归常事不书也此
 书之明中绝也
己卯晦震夷伯之庙
 朔晦必书月之始终也震者天之威怒也夷伯鲁大
卷五 第 31b 页
 夫也刘敞曰夷氏也左以夷伯为展氏则夷为展氏
 之谥非也虽贵卿必系字于氏原仲高子皆系氏臣
 无举谥于君侧者也是也伯字也臣既卒矣举字者
 史文也夷伯之庙震而书震夷伯之庙者必人为有
 以感之而天应之也君子知天之日鉴而畏其威所
 以事天也
冬宋人伐曹
 齐伯至此三十馀年诸侯无擅以兵相加者今桓德
卷五 第 32a 页
 衰矣虽同盟之宋且叛齐伐曹以修怨焉夫曹于庄
 十四年从齐伐宋乃伯讨耳且有陈焉事又易世今
 乃修怨乎盖乘齐衰而图伯也图伯而首坏盟以虐
 与国更出齐桓下矣
楚人败徐于娄林
 以八国之众不敢敌楚卒使徐败伯业之隳怠荒乘
 之也
十有一月壬戌晋侯及秦伯战于韩获晋侯
卷五 第 32b 页
 重耳夷吾同出而夷吾弟也不当立而赂以求入篡
 也秦利其赂而纳之贪也以公言之均罪也夷吾背
 秦惠三施无报以来秦师又不以礼下之而遽与之
 战以私言之则秦直晋曲矣故以晋及战深罪晋也
 韩晋地战不言伐战于晋地伐不待言也经书战而
 君获惟此贱之也不书以归穆姬请而释之也刘敞
 曰君获不言师败绩君重于师也黄仲炎曰秦以爵
 书无吴楚之僭也
卷五 第 33a 页
钦定四库全书
御纂春秋直解卷五下
十有六年
春王正月戊申朔陨石于宋五是月六鹢退飞过宋都
 星陨至地为石庄七年书星陨本其上而言此书陨
 石据其下而言后数散辞也散陨宋境计之乃得其
 数故系以五鹢退飞风驱之也先数聚辞也群飞而
 过宋都举目即得其数故冠以六陨石不言星鹢退
卷五 第 33b 页
 飞不言风皆本其可见者而言石鹢人所共见其为
 星为风则非所见也谨物异以念庶徵也
三月壬申公子季友卒
 季氏之始也友名季其行次也大夫卒书名其兼书
 行次者季友仲遂叔肸三人而已友为僖之叔遂为
 宣之叔其行次先君之行次也肸为宣之弟其行次
 今君之行次也序行次者其君所厚丧有加礼也友
 忠也书公子肸贤也书公弟遂逆也则削其公子矣
卷五 第 34a 页
 春秋录善瘅恶故其辞异胡傅以季友仲遂为生而
 赐氏俾世为卿夫世卿多矣独友与遂乎
夏四月丙申鄫季姬卒
秋七月甲子公孙兹卒
 公子牙之子也是为叔孙氏
冬十有二月公会齐侯宋公陈侯卫侯郑伯许男邢侯
曹伯于淮
 淮夷病鄫桓为会以谋之且博东略之名也既而城
卷五 第 34b 页
 鄫不果则其志益怠而伯业益衰矣许以男而先邢
 曹邢以侯而后郑许非礼也邢未尝与齐会盟意欲
 伐卫故自请从会以求亲于齐乎
十有七年
春齐人徐人伐英氏
 报楚娄林之役也楚败徐而英氏受兵可乎
夏灭项
 内灭国讳书取此书灭何公在会也然则孰灭之执
卷五 第 35a 页
 政者灭之也友卒而公任仲遂为政后此如楚乞师
 帅师入把者皆遂也意此亦遂为之乎春秋为君讳
 尊之也不为臣讳责之也
秋夫人姜氏会齐侯于卞
 齐侯归自会道由乎鲁夫人会之于卞前此阳谷之
 会犹从公俱出今公未至而夫人独出非礼甚矣左
 云公以灭项为齐所止夫人会齐侯请而释之然考
 之于经继书公至不云自齐而云自会安在其为见
卷五 第 35b 页
 止乎如使见止虽讳其名不应没其实此传者之辞
 未足据也
九月公至自会
 会淮而返饮至于庙也公与齐会淮齐伐英氏而公
 经略淮夷鲁颂所咏其即此欤
冬十有二月乙亥齐侯小白卒
 周道陵夷齐桓创伯以尊王安攘为事一匡之绩圣
 人之所许也然五伯者三王之罪人则桓公者功之
卷五 第 36a 页
 首而亦罪之魁欤且一人之身前后顿异管仲相则
 治三竖用则乱盖桓本中才志在功利其始也屈己
 纠合以成伯业既而志得欲从遂至骄怠卒之溺于
 内嬖继嗣不定身没而乱非不幸也
十有八年
春王正月宋公曹伯卫人邾人伐齐
 伐齐以纳公子昭也桓无嫡而无亏为长齐人立无
 亏昭奔宋左云桓与管仲属昭于宋襄以为太子故
卷五 第 36b 页
 宋纳之夫桓自立其子何藉于宋盖宋襄前已伐曹
 以争伯今因昭奔宋因诬曰桓尝属之故伐齐以纳
 昭昭立则齐从宋天下孰敢不从宋是挠齐而巧于
 求伯也春秋推见至隐不书纳而书伐以为宋志非
 纳也直伐丧以乱齐而已矣故书以深恶之曹卫邾
 从宋为宋欺也
夏师救齐
 诸侯非王命不得擅兴师然用之于救犹有取焉急
卷五 第 37a 页
 邻难也况齐前使高子定鲁而可不报之乎书以善
 救而伐者之恶愈见矣
五月戊寅宋师及齐师战于甗齐师败绩
 此宋公也变文称师者用众为暴则师为重也谷梁
 曰战不言伐客不言及盖伐与战均罪也书战而伐
 可知矣今宋战矣而先书伐以恶宋也凡受伐者有
 辞宜以礼谕之无辞宜以礼下之不能谕不能下则
 战矣是战成于受伐者也故客不言及也今以宋及
卷五 第 37b 页
 何也宋既胁杀无亏而四公子与昭之长幼犹当辨
 也宋仍必欲立昭则此战宋实尸之故首宋也书败
 绩悯齐也桓公之泽斩矣曹卫邾从宋鲁救齐不序
 于战者略之也
狄救齐
 予救也苟有善虽狄必予之齐师既败狄救无及矣
 苟为善虽无功必予之劝善之心无已也
秋八月丁亥葬齐桓公
卷五 第 38a 页
 九月始克葬乱故也
冬邢人狄人伐卫
 卫从宋伐齐罪也然邢不早出师救齐乃结仇雠而
 伐同姓可乎狄称人便文尔救齐无功移师于卫是
 仍前入卫之志谷梁曰进之误矣善救齐而恶伐卫
 进退之权无成心也如此
十有九年
春王三月宋人执滕子婴齐
卷五 第 38b 页
 滕非有罪也宋图伯而首执国君以立威又不归之
 京师故称人以罪之至盂之会而已亦受执也出尔
 反尔信哉诸侯卒书名名者终事也执而不返终于
 执矣故亦书名
夏六月宋公曹人邾人盟于曹南
 曹南曹国之南也此宋约曹邾盟也乃不地而于曹
 南者曹未服也迫于宋而勉从之故方出国都而盟
 是要盟也
卷五 第 39a 页
鄫子会盟于邾己酉邾人执鄫子用之
 曹介宋邾之间既盟宋公南归邾子东返邾又东则
 鄫鄫子因盟来会后期至邾故书会盟于邾邾人执
 之者意与鄫有怨因宋憾鄫留鄫子而请于宋宋命
 执而用之耳左云用之于次睢之社以属东夷同为
 国君而用若犬豕尚有人理乎然不书宋使何宋召
 盟而邾用之邾承宋命可知且陷鄫子者实邾也杜
 预曰以邾用为文者南面之君善恶自专不得托于
卷五 第 39b 页
 他命是也鄫子不名史失之
秋宋人围曹
 曹虽与盟而犹未服宋自省德可也乃轻动干戈甚
 至围其国都乎半年之间执滕用鄫围曹暴且急矣
 伯犹假仁此则真不仁哉
卫人伐邢
 卫不反已而复怨且舍狄而伐同姓故罪之
冬会陈人蔡人楚人郑人盟于齐
卷五 第 40a 页
 会者谁公也首陈何也左云陈请修好于诸侯以无
 忘齐桓之德也夫不忘桓德请于桓之旧盟可耳何
 援楚而入之盟是知陈之请楚之谋也楚列齐盟自
 此会始蔡旧从楚郑新从楚皆楚党也齐弃先志延
 之国都而与之盟紊中外之防而为诸侯患故于此
 讳公而人诸侯谨之于始也
梁亡
 梁伯好土功轻民力虐用其民疲而内溃非有侵伐
卷五 第 40b 页
 而灭之者故以自亡为文国灭圣人之所伤惟自亡
 者虽亡有馀责焉书曰用顾畏于民碞惧自亡也
二十年
春新作南门
 南门天子五诸侯三言新有故也作则有加其度矣
 春则非时矣
夏郜子来朝
 赵鹏飞曰郜灭久矣隐十年公败宋师取郜即其地
卷五 第 41a 页
 郜文之昭也与鲁同姓意宋灭之而鲁封之乎然不
 见于经诸姬之存者仅矣书之盖伤之也
五月乙巳西宫灾
 西宫小寝也灾则书无微而不当谨也
郑人入滑
 滑尝同盟于幽又在畿内而郑入之故书以罪之
秋齐人狄人盟于邢
 于是卫病邢盖将为邢谋卫也齐桓之伯也北伐戎
卷五 第 41b 页
 而南伐楚齐孝之立也南盟楚而北盟狄不子矣邢
 屡比狄而谋卫失计矣
冬楚人伐随
 楚加兵于随屡矣不见于经者告命有缺也既引之
 同盟故假告命为恐动诸侯之计
二十有一年
春狄侵卫
 侵卫为邢也然适足速邢祸耳书以责邢结外援残
卷五 第 42a 页
 同类而卒以自残也
宋人齐人楚人盟于鹿上
 左氏曰宋人为鹿上之盟以求诸侯此盟本宋公也
 而称人者图伯而求楚与之同盟自取败辱不足为
 伯也齐与盟何也宋挟齐为重齐孝公屈于立已之
 德不得已而从之故首宋也以是知宋襄立昭之心
 矣一立昭而齐楚咸居宋下不居然伯乎不知楚盖
 姑与之而阴图之而宋不悟何其愚也
卷五 第 42b 页
夏大旱
 旱经时久也大则甚也
秋宋公楚子陈侯蔡侯郑伯许男曹伯会于盂执宋公
以伐宋
 鹿上之盟楚许宋以诸侯故会以定之宋不足主会
 而首宋者楚阳推之也诸国皆后楚名为伯宋实伯
 楚也宋与诸国皆称爵者荆蛮陵诸夏而执会主其
 变为大不得不详之也楚书子正名也宋所恃惟齐
卷五 第 43a 页
 而齐不至陈蔡郑许皆楚党曹又宋仇也见执于楚
 宜矣不书楚执者诸侯在会拱手以听分恶于诸侯
 也以伐宋甚之也非公子目夷宋不几亡乎然则宋
 公之罪愈不容掩矣与僭王之楚会盟且下求焉德
 不足怀虑不及远辱身败国宜哉
冬公伐邾
 楚执宋公诸夏之耻乃间之而伐邾乎书以病公也
楚人使宜申来献捷
卷五 第 43b 页
 楚人盖楚子也乌乎捷捷乎宋也来献者威鲁也古
 者诸侯献四夷之捷于王王以警于夷今楚乃以捷
 于中国者警中国乎鲁不能正辞拒楚故捷不言宋
 为内讳也
十有二月癸丑公会诸侯盟于薄释宋公
 此会盂之诸侯也薄宋地诸侯从楚伐宋已踰时矣
 犹在宋地复从楚盟是诸夏胥从楚矣书会诸侯而
 不书会楚者不与楚专释以存中国也会盟同日者
卷五 第 44a 页
 盟非预约公畏威而来即会即盟也盟而即释楚威
 已伸盟与释惟楚意也宋公不言归而言释自投陷
 阱赖人而释无归道也诸侯复归犹书名此不名者
 未失国也
二十有二年
春公伐邾取须句
 按左氏邾人灭须句公伐邾而反其君须句风姓太
 皞之裔也既反其君矣曷以灭国罪之盖使为鲁附
卷五 第 44b 页
 庸也则是鲁取之耳陈傅良曰春秋严义利之辨苟
 以为利虽反其君书取也
夏宋公卫侯许男滕子伐郑
 宋公释于楚当悔过自乂乃怒郑朝楚遽伐郑以致
 楚何不自量之甚也三国犹从宋者惧楚之暴而欲
 中国之有伯也
秋八月丁未及邾人战于升陉
 及者公也内战不书败书战即败也传曰邾人获公
卷五 第 45a 页
 胄悬诸鱼门是鲁败也记曰邾娄复之以矢自战于
 升陉始也邾亦败也不书公不书败为内讳也是知
 取须句非兴灭之公矣
冬十有一月己巳朔宋公及楚人战于泓宋师败绩
 以宋及战深责宋也不知义而妄战残民命以图雪
 耻其致败也宜矣汪克宽曰宋公身伤不言宋公败
 绩犹为宋讳若鄢陵之战直书楚子败绩矣楚子救
 郑不书救又称人微之也亦恶之也
卷五 第 45b 页
二十有三年
春齐侯伐宋围缗
 宋败于泓楚益张矣齐侯无志于攘楚而救宋则已
 昧于大义矣今更助楚为虐故书伐书围以重其罪
夏五月庚寅宋公兹父卒
 伤于泓故也鲁畏楚而不会故不书葬也
秋楚人伐陈
 左云讨贰于宋也自曹南之盟陈不从宋其后盟齐
卷五 第 46a 页
 会盂伐宋亦并从楚未见贰于宋也据传楚子玉城
 顿而还意顿旧属陈楚盖伐陈以争顿耳
冬十有一月把子卒
二十有四年
春王正月
夏狄伐郑
 据左氏郑伐滑王使如郑请滑郑不听而执王使王
 怒出狄师伐郑郑虽当讨用狄则非不书王命者讳
卷五 第 46b 页
 王之启寇以灭亲也不使狄之假命以猾夏也尊王
 而讳之恶狄而正之爱中国而存之意深哉
秋七月
冬天王出居于郑
 避子带之难也襄王之为世子以母后宠弟带而几
 废及带招戎奔齐王犹反之带乃搆狄攻王是不能
 制之以义早为之所畀颓叔桃子以招狄之柄而假
 之羽翼以及于难书出言自弃宗社也诸侯以非道
卷五 第 47a 页
 出曰奔天王以非道出曰居明无外也侯国皆其有
 莫非王土也于郑者图于郑也怒郑而使狄伐之怒
 狄而与郑图之比事以观失自见矣
晋侯夷吾卒
 秦纳重耳入立不书不告也
二十有五年
春王正月丙午卫侯燬灭邢
 春秋书灭国多矣灭同姓者亦不一矣卫侯何以名
卷五 第 47b 页
 尤恶其挟诈也左氏云卫将伐邢礼至曰不得其守
 国不可得也我请昆弟仕焉乃往得仕卫伐邢二礼
 从国子巡城掖以赴外杀之遂灭邢叶梦得曰灭国
 之罪不待贬而见春秋之义常致意于所难察故杀
 蔡侯名楚子恶诱杀人之君也灭邢名卫侯恶诱灭
 人之国也
夏四月癸酉卫侯燬卒
 文公再造卫诗载定之方中规模远矣齐桓之伯无
卷五 第 48a 页
 役不从晚从宋襄伐齐伐郑已又灭邢耄而荒矣
宋荡伯姬来逆妇
 荡伯姬鲁女而归荡氏者也姑逆妇非礼也何以书
 公主之也亦非礼也
宋杀其大夫
 罪专杀也不名史失之
秋楚人围陈纳顿子于顿
 顿子迫于陈而奔楚故楚纳之陈信有罪矣诸侯不
卷五 第 48b 页
 救而假楚以废置之权以围示威以纳示德楚之势
 于是成矣
葬卫文公
冬十有二月癸亥公会卫子莒庆盟于洮
 莒以季友获挐之故与鲁绝卫文公尝欲平之故卫
 为此盟莒子疑鲁未肯平乃以大夫听命卫称子未
 踰年也
二十有六年
卷五 第 49a 页
春王正月己未公会莒子卫宁速盟于向
 申洮之盟也莒子来信之也公复会勤莒也卫知鲁
 莒可平故不再出而使大夫也洮向二盟莒卫竟以
 大夫敌公非礼也然不讳公者犹以释怨许之也
齐人侵我西鄙
 孝公以争国与鲁有隙其盟于齐怨已释矣乃因卫
 莒之盟潜师为暴至夏又伐鲁北鄙比书之罪自见
 矣
卷五 第 49b 页
公追齐师至酅弗及
 侵称人举将也追称师明众也酅齐地敌至不能应
 去始追之无备也敌既出境追而至酅深入也将及
 之矣畏众而反又何怯也鲁之军政如此其谋国疏
 矣
夏齐人伐我北鄙
卫人伐齐
 洮向之盟故也然洮向以释怨顾乃报怨以结怨乎
卷五 第 50a 页
 春秋明大义不贵小谅书以罪卫也
公子遂如楚乞师
 乞重辞也又卑辞也已之师不以义动犹不可况人
 之师乎军政不修求援友邦已非立国之道况下求
 荆蛮乎齐虽无道乃引楚以残甥舅之国非义也示
 弱启侮且使楚祸远及于齐非谋也
秋楚人灭夔以夔子归
 祀不过祖夔祖熊挚楚乃以不祀祝融鬻熊责夔乎
卷五 第 50b 页
 夔以正对而楚终灭之贪其地耳灭国为大恶况同
 姓乎况无罪乎抑夔上游之国也夔灭则通于巴蜀
 楚益富强春秋所惧也夔子不名史失之
冬楚人伐宋围缗
 宋为望国楚忌之必欲剪灭而后已书伐书围著其
 横也
公以楚师伐齐取谷
 鲁乞师于楚楚利得鲁以师赴之鲁倚楚得齐邑公
卷五 第 51a 页
 自以为得计矣不知倚楚必事楚事楚者以国与楚
 也以国与楚而博齐之一邑可谓不知类矣
公至自伐齐
 不义而反以为功告至策勋危之也受德于楚结怨
 于齐楚将责报无己齐亦将报怨无己向非晋文之
 伯鲁其危哉
二十有七年
春把子来朝
卷五 第 51b 页
夏六月庚寅齐侯昭卒
 孝公乘乱争国盟楚狄而伐宋鲁虽席父威而卒不
 振宜哉
秋八月乙未葬齐孝公
乙巳公子遂帅师入把
 左氏云责无礼也伯姬托其子于鲁今嗣位来朝执
 礼恭矣而师入其国凭弱犯寡已实无礼何以责人
 遂帅师恶专也乞师伐齐帅师入把东门氏之恶兆
卷五 第 52a 页
 于此
冬楚人陈侯蔡侯郑伯许男围宋
 楚主兵故首楚此楚子也而称人抑之也四国称爵
 而列其下罪从楚也前围邑今且围国志必灭宋也
十有二月甲戌公会诸侯盟于宋
 围宋而盟约久围也围宋则宋公不与审矣何以书
 盟于宋盖盟于宋之国外不可别言地也公初不与
 围以受楚惠且畏其威故往会没楚子而书会诸侯
卷五 第 52b 页
 讳公恶也是时诸侯从楚者几半天下伐齐围宋势
 盖岌岌焉微城濮之战天下尚可问乎春秋是以不
 没桓文之功也
二十有八年
春晋侯侵曹晋侯伐卫
 晋侯者重耳也楚伐齐而围宋宋告急于晋狐偃曰
 楚得曹婚卫伐曹卫楚必救之则齐宋免矣其侵与
 伐皆以致楚也两书晋侯者侵曹既反而后伐卫盖
卷五 第 53a 页
 两事也不书救宋者据事书之谋隐而事著也
公子买戍卫不卒戍刺之
 晋伐卫而鲁戍之从楚令也公惧晋乃杀买以免而
 告楚人曰不卒戍也诬杀以说晋诡辞以说楚持两
 端以观胜负得免伯讨幸尔刺伤也讳专杀而轻其
 辞也
楚人救卫
 凡书救多善此以卫附楚而楚救之非善楚也病晋
卷五 第 53b 页
 也卫附楚可罪求盟亦可免而晋弗许以卫为楚所
 必救志在致楚也谋虽工而道则小矣
三月丙午晋侯入曹执曹伯畀宋人
 晋伐卫以致楚楚分师以救卫尚未肯释宋悉师而
 来也挫其偏师使知难而退则楚未大创未可制也
 因移师临曹入其国而执其君且以畀宋则楚不得
 不悉师一决所以成城濮之功也然入曹暴矣执曹
 伯无礼矣不归京师而畀宋人非义矣
卷五 第 54a 页
夏四月己巳晋侯齐师宋师秦师及楚人战于城濮楚
师败绩
 此战宋公在焉独爵晋而三国称师者予晋伯也苏
 辙曰春秋书始得诸侯者好会称人兵会称师是也
 晋及战晋志也书楚师败绩见其用众为晋所致也
 赵鹏飞曰晋文功与齐桓同而势则异桓难于合诸
 侯而易于制楚文难于制楚而易于宗诸侯桓之兴
 诸侯未识所谓伯必屡会屡盟而后服其时楚方张
卷五 第 54b 页
 侵伐不出蔡郑故久而后问其罪期于服而已文之
 兴诸侯习于从伯一挥而至矣然楚之强非曩时比
 师临齐宋之郊自东以南皆楚矣非大胜之无以夺
 其气而定诸侯之心文一战而伯可谓一时之伟绩
 矣
楚杀其大夫得臣
 战称人略之也恶猾夏也杀书官书名详之也恶专
 杀也得臣有罪楚又自外于王化犹不与其专杀者
卷五 第 55a 页
 天子之治无外也
卫侯出奔楚
 惧晋也使元咺奉叔武以守未有二君故不名晋败
 楚功也执曹伯出卫侯罪也功罪不相掩也
五月癸丑公会晋侯齐侯宋公蔡侯郑伯卫子莒子盟
于践土
 同奖王室也晋侯序齐侯宋公之上伯业定也齐先
 宋以强弱为次也鲁卫附楚蔡郑从楚围宋莒则与
卷五 第 55b 页
 鲁卫为好者也一胜楚而皆至矣卫子叔武也武奉
 命摄位宜书弟或书字今称子且序莒上是晋文立
 之也武不敢以成君自居降而称子子者世子嗣位
 而未成君之称非其名矣庄二十七年王命齐桓为
 伯此亦命晋文为伯皆不书者二公非实能尊王以
 尽伯职故削之也
陈侯如会
 陈服也来不及盟故书如会不再盟不渎也
卷五 第 56a 页
公朝于王所
 诸侯朝王于京师巡狩则于方岳曷为言王所非其
 所也来践土而劳晋也不书劳晋全天王之尊也公
 朝则诸侯皆朝可知第晋不能帅诸侯以朝京师伉
 也诸侯因晋召盟而始朝怠也故削之而止以公朝
 见意焉胡安国曰春秋不以就朝为非而以非其所
 为贬正其本之意也
六月卫侯郑自楚复归于卫
卷五 第 56b 页
 晋不早复卫侯惧而出奔奔不名罪晋也今名之失
 国也且以其自楚归也
卫元咺出奔晋
 为杀武而诉于晋所诉虽直然乱君臣之分矣
陈侯款卒
秋杞伯姬来
 为杞谢过也两国之好妇人通之非礼也
公子遂如齐
卷五 第 57a 页
 伯姬来入把之怨释遂如齐取谷之憾消伯权立而
 诸侯不敢私用兵也
冬公会晋侯齐侯宋公蔡侯郑伯陈子莒子邾子秦人
于温
 左云讨不服也从楚围宋者四国独许未服故谋讨
 之陈称子居丧也践土之盟使卫之臣夺君位温之
 会使陈之孤夺父丧非礼也秦始与会睦于晋也
天王狩于河阳
卷五 第 57b 页
 是晋侯召王以诸侯见也变文书狩若王之时巡焉
 尊之也温在河阳书河阳大之也讳就诸侯于温也
 春秋尊王而全其名所以明王道也果其省德修政
 安见东周不可为乎圣人尊周而欲兴之无所不致
 意焉
壬申公朝于王所
 河阳密迩周京不朝京师而于河阳亵矣是晋令也
 晋于一年之中两帅诸侯以朝虽朝礼未尽春秋犹
卷五 第 58a 页
 有取故河阳书狩尊周也亦全晋也
晋人执卫侯归之于京师
 元咺诉故也君臣无狱乃为臣执君乎归之于京师
 者缓辞也自治其狱狱定而归之专擅甚矣且卫祸
 成于晋逐卫侯立叔武使兄弟相疑彼元咺亦窥晋
 恶卫侯而诉君耳
卫元咺自晋复归于卫
 诸侯之国世守之故可言复大夫之位君命之不可
卷五 第 58b 页
 言复言复者抗辞也书自晋深罪晋也
诸侯遂围许
 诸侯不序蒙温之会也遂继事也围宋之役许实从
 楚践土会盟许复不至是其自取云尔
曹伯襄复归于曹遂会诸侯围许
 晋释之也何以名晋侯疾曹伯货筮史以复曹也刘
 敞曰卫侯以杀叔武名曹伯以赂反国名其恶不同
 其贬一也是也
卷五 第 59a 页
二十有九年
春介葛卢来
 介国名葛卢其君也名之未命也书来者不能行朝
 礼略之也
公至自围许
 围许逾年不能服以围许致者温之本谋纪实也
夏六月会王人晋人宋人齐人陈人蔡人秦人盟于翟

卷五 第 59b 页
 谋伐郑也晋文召王而朝受诉执卫因疾复曹诸侯
 其窥之矣故许不服而郑亦贰不自反而谋伐之晋
 志骄矣诸侯同盟王官莅之不与盟也洮之盟王人
 始与焉然犹敌诸侯也今则大夫敌之矣胡安国曰
 翟泉近在王城之内而王子虎下与国卿盟是谓上
 替国卿上盟王子是谓下陵故国卿贬称人而王子
 亦与焉端其本之义是也公与盟而不能正其失故
 讳不书公
卷五 第 60a 页
秋大雨雹
 雨雹以大为异且害稼而为灾也不书月日史失之
冬介葛卢来
 春来公在外故又来非修礼也盖将假道以侵萧耳
三十年
春王正月
夏狄侵齐
 晋文之为公子也在狄久狄恃其宠故敢乘间而侵
卷五 第 60b 页
 齐晋方主伯以安攘为事置狄不问非义也
秋卫杀其大夫元咺及公子瑕
 卫侯未入而杀元咺称国者卫侯赂周冶而杀之也
 咺罪当诛而书官卫侯志在入国非明正其罪也瑕
 则咺所立也书公子不予咺之立君书及见罪起元
 咺也意瑕尚幼而咺立幼以擅国乎则瑕无罪也而
 卫侯贼杀其亲之恶著矣
卫侯郑归于卫
卷五 第 61a 页
 归不言复绝之也始归而杀武再归而杀瑕是长恶
 不悛虽得国而义不可以有国也不书自京师制在
 晋也赵鹏飞曰书归于卫则命不系于王而权亦不
 归于晋使若卫侯之自归也
晋人秦人围郑
 翟泉谋讨郑讨而围国暴也不见德而惟虐是闻而
 秦助其虐故皆称人以贬之围郑不服伯业衰矣且
 约秦非计也秦虎狼之国导之使见诸夏之弱而有
卷五 第 61b 页
 雄心衅起入滑祸延数世而不已则晋文之过也
介人侵萧
 再来鲁而遂侵萧恶介且罪鲁也
冬天王使宰周公来聘
 襄王以晋文两合诸侯而朝之遂以三公下聘盖因
 聘晋而历聘朝王之诸侯非特聘鲁也礼虽有王聘
 之文然必诸侯朝而后王有聘鲁两朝王所因晋而
 就朝非能朝也王不能正王法而下聘所使者又以
卷五 第 62a 页
 冢宰而兼三公王室陵夷大臣失职亦甚矣
公子遂如京师遂如晋
 公不入觐以拜王命之辱乃使陪臣报聘且如京师
 如晋以二事出是夷周于晋也春秋书遂若大夫之
 专事者为鲁讳恶且尊王也李廉曰此与成十二年
 公如京师遂会伐秦书法相似此本以二事出春秋
 则以如晋为遂事不敢以王事同伯事也彼本以伐
 秦出春秋则以伐秦为遂事不敢以伯事先王事也
卷五 第 62b 页
三十有一年
春取济西田
 外田必系国不系国鲁故田也何以书取晋侯入曹
 班所侵地于诸侯鲁于是取济西田则是介晋力也
 郓欢龟阴田复之以礼故曰归济西田与汶阳田皆
 返之以力故曰取虽返故田而不以道与力夺人田
 者同科若曰取非其有者耳
公子遂如晋
卷五 第 63a 页
 拜取田也周以礼聘晋以利啖一如周而再如晋知
 伯不知王知利不知义矣
夏四月四卜郊不从乃免牲犹三望
 王以冬至祀上帝又以夏之孟春祈谷于上帝礼行
 于郊故曰郊鲁以周公故遂得用祈谷之郊盖僭礼
 也然岁事之常不胜书每因变而书龟违者四牛灾
 者四大非时者一盖因变以著僭为后世戒也日至
 有常期祈榖用辛则卜日于前一旬卜之不从更一
卷五 第 63b 页
 旬而再卜卜不过三四卜非礼也免纵也牛在涤三
 月曰牲不郊犹卜免牲从则免不从则系以待庀牲
 也周礼大司乐舞云门以祀天神舞咸池以祭地示
 舞大韶以祀四望舞大夏以祭山川四望附乎天山
 川附乎地鲁止三望降于王也望郊之细不郊而犹
 望好僭也
秋七月
冬把伯姬来求妇
卷五 第 64a 页
 夫人之教不施境中况与邻国缔姻乎荡伯姬逆妇
 非姑道也把伯姬求妇非母道也
狄围卫
 狄愈张也前侵齐晋不讨故又围卫晋之于卫伐而
 出之讼而执之今被围而不之救视齐之存三亡国
 何如也然则桓文乌可并称哉
十有二月卫迁于帝丘
 避狄难也国之兴亡在德不在险社稷之主不可以
卷五 第 64b 页
 轻动周有西戎之难东迁而遂衰楚有群蛮之叛不
 徙而复振唐西幸而乱宋南渡而弱书迁帝邱垂戒
 远矣
三十有二年
春王正月
夏四月己丑郑伯捷卒
卫人侵狄
秋卫人及狄盟
卷五 第 65a 页
 按左氏狄有乱卫人侵狄狄请平卫人及狄盟夫卫
 被狄患国凡再迁几不国矣今乘狄难而侵之迨其
 既屈遂即其地而盟之自是狄势稍戢盖狄情畏强
 侮弱而卫制之得其机也然制敌有机自治有道道
 之不修非本计也
冬十有二月己卯晋侯重耳卒
 晋文经历险阻发愤为雄城濮践土几轶齐桓而上
 之然急功尚诈视桓之犹以德礼属诸侯远不逮矣
卷五 第 65b 页
 乃桓没身遂衰而晋屡世伯者桓初任管仲后用三
 竖文之从者皆卿材也三军之帅让而上德故子孙
 赖之维持不替得人者昌信哉
三十有三年
春王二月秦人入滑
 秦助晋围郑乃窃与郑盟而戍郑及文公卒复听杞
 子而谋袭郑郑有备谋不遂故灭滑书入者不能有
 其地也本谋袭郑以未及而灭滑故略之也
卷五 第 66a 页
齐侯使国归父来聘
 报遂之聘也遂聘于今四年矣何报哉盖晋文既卒
 齐乘机图伯故假报聘以招鲁乎
夏四月辛巳晋人及姜戎败秦师于殽
 晋人者晋子也在殡行师宜为罪矣乃变文书人若
 晋人同欲而不以晋子尸其事者全晋子也及者殊
 之也不使戎与晋为序也夫秦罪宜讨然当请命于
 王且非明正其罪邀以败之而先君受秦大惠顿弃
卷五 第 66b 页
 不顾乃全晋子何也曰滑同姓而近晋殽又晋地是
 门庭之寇也昔背晋约今蔑晋丧过不在晋矣
癸巳葬晋文公
狄侵齐
公伐邾取訾娄
 左云报升陉之役夫升陉已阅十年矣今盖乘晋丧
 而陵小为逐利之计耳书伐书取其志见矣
秋公子遂帅师伐邾
卷五 第 67a 页
 左云邾不设备遂复伐之遂导君以不义宜其为鲁
 祸也家铉翁曰齐桓之没宋楚争伯鲁乘之伐邾岁
 至于再晋文之没秦晋交兵鲁乘之伐邾亦岁至于
 再
晋人败狄于箕
 箕晋地狄伐晋至箕其横极矣许翰曰自狄侵齐而
 晋未暇讨中国岁有狄患至败于箕而后不复犯是
 知戎狄之乱不得不震以武未易以德怀也
卷五 第 67b 页
冬十月公如齐
 晋襄初立公轻之且间晋伐邾晋交不可固矣故因
 齐聘而朝以自托岂谋国之道哉况周聘而卿往齐
 聘而公朝非礼甚矣
十有二月公至自齐
乙巳公薨于小寝
 小寝内寝也弥留之际大臣在侧所以正始终明顾
 命也即安于内非正也而妇寺得以为奸矣故书以
卷五 第 68a 页
 示戒公初政精明故鲁颂作晚怠矣且用非其人遂
 兆再世之乱
陨霜不杀草李梅实
 周十二月夏十月也霜既陨矣草犹生而木再实反
 常也盖人事之失而咎徵应之也
晋人陈人郑人伐许
 晋文之伯许独坚附楚而不至伐之宜矣然襄既覆
 秦于殽挫狄于箕不患威不立患德之不昭耳何乃
卷五 第 68b 页
 于一年之内而三出师乎郑贰于楚文公围之而未
 服今从晋者秦袭郑而晋败之故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