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纂春秋直解-清-傅恒卷三

卷三 第 1a 页
钦定四库全书
御纂春秋直解卷三上
(戊/子)庄王四年(在位十有五年子僖王立在位五年子惠/王立)
庄公
 名同桓公世子也
元年
春王正月
 庄何以不书即位榖梁曰先君不以其道终则子不
卷三 第 1b 页
 忍即位是也然所谓不忍者必矢志复仇死生以之
 岂仅以不即位明不忍巳哉
三月夫人孙于齐
 夫人文姜也不言奔而言孙使若愧惧而去然婉辞
 以著其实也姜之恶大矣嗣子姜氏所出恩义𫝑难
 两全春秋不书姜氏明大义不容以恩掩也左云绝
 不为亲是也夫既与闻乎弑则子不可以为母臣不
 可以为君故于出奔时贬之以明绝不为亲之义然
卷三 第 2a 页
 终不能以礼防姜氏而复归于鲁或会或享一书再
 书而不已其灭伦废义为何如哉
夏单伯逆王姬
 单伯鲁之命大夫也姬系王而不书字尊王也下嫁
 于齐命鲁主之故逆之也齐侯之罪大矣王不致讨
 鲁先君躬受戕于齐嗣君方斩焉居丧而命主嘉礼
 何哉王命之王之失也鲁不力辞鲁之罪也
秋筑王姬之馆于外
卷三 第 2b 页
 馆者待王姬之舍以俟齐侯之逆也鲁主王姬旧矣
 前此必有其所今筑于外者知义有不可而畏齐怒
 又不敢辞王之命故改筑于外若稍变其故然者君
 子曰不如不主之为愈也
冬十月乙亥陈侯林卒
王使荣叔来锡桓公命
 春秋系王于天明王道也王以奉天为道故命曰天
 命讨曰天讨虽王不能奉天亦必称天以示训也终
卷三 第 3a 页
 春秋王不称天者止锡命桓公赗葬成风二事盖举
 重以示戒也礼诸侯丧毕入觐则锡命鲁桓篡逆终
 未入觐生则加聘死复追而锡命汨乱天伦孰甚焉
 荣氏叔字王之下大夫也
王姬归于齐
 公薨于齐夫人孙于齐王姬归于齐比而书之而忘
 亲释仇之罪著矣
齐师迁纪郱鄑郚
卷三 第 3b 页
 夺其地而民犹居其所曰取夺其地而民惟我所置
 曰迁迁则民离散而失其常居矣纪小国也三邑既
 迁其不灭者几希夫齐与纪同姓况季姜国母而王
 姬又甫归于齐乃背黄盟迁纪邑其无王亦甚矣书
 师者民有不服胁以兵而强迁之也
二年
春王二月葬陈庄公
夏公子庆父帅师伐于馀丘
卷三 第 4a 页
 庆父公庶兄于馀邱国名书帅师恶专兵也忘齐仇
 之不共戴天而淩暴无罪之小国且以长庶帅师大
 权下移卒致子般之祸故书以重讥之
秋七月齐王姬卒
 王姬何以书卒以鲁主之故齐赴之因比内女为之
 服也主其婚又主其卒如父仇何
冬十有二月夫人姜氏会齐侯于禚
 夫人孙矣书会复归也前此夫人孙齐鲁即主王姬
卷三 第 4b 页
 以归于齐夫人无所忌而复归归不书至不敢告庙
 也夫人巳孙齐矣而容其蒙垢以归是再死父也既
 归矣又任其纵淫以出是重辱国也敝笱之诗所为
 作耳
乙酉宋公冯卒
三年
春王正月溺会齐师伐卫
 齐谋纳朔也朔负恶奔齐齐不执之以归于京师已
卷三 第 5a 页
 为罪矣况兴师以纳之乎且卫有君矣黔牟之立正
 也鲁从仇党恶犯正以伐同姓何哉溺不氏未赐族
 也不言帅师师少也
夏四月葬宋庄公
五月葬桓王
 以桓十五年崩至是七年乃葬慢之甚也庄王不子
 矣王官不臣矣然以天下而慢葬一人诸侯之不臣
 亦著矣会葬不书其人以微者往也重责鲁也葬鲁
卷三 第 5b 页
 君据鲁言我内辞也葬邻君别以某国外辞也王者
 天下之共主不敢以内辞系之不敢以外辞别之直
 曰葬某王盖为天下书也
秋纪季以酅入于齐
 纪季以行次书纪侯将去而命使承国也酅纪邑也
 以酅入齐请为附庸以后五庙也使无纪侯之命当
 书奔叛而斥其名矣书入难之也齐必欲尽得纪地
 季虽请为附庸而齐犹难之也然则贤之欤曰非也
卷三 第 6a 页
 王政不行小弱无庇以先王之建国而听命于强暴
 盖亦不得已焉耳闵之也未见有可贤之实也
冬公次于滑
 纪将亡矣告急于鲁庄不得已而以谋于郑为辞郑
 辞以难而庄巳若无事矣虽出次于滑然坐视纪季
 之入何益哉故书其次以深讥之
四年
春王二月夫人姜氏享齐侯于祝丘
卷三 第 6b 页
 前会于禚齐地此享于祝丘鲁地会与享皆非夫人
 之礼享则礼愈厚祝丘则地愈近而廉耻荡然矣会
 而又享假诸侯之礼为鸟兽之行故不得不详其事
 以罪之也
三月纪伯姬卒
 内女书卒为之服也礼诸侯绝期内女适诸侯则尊
 同为之服大功
夏齐侯陈侯郑伯遇于垂
卷三 第 7a 页
 谋灭纪也齐僖之志齐襄成之孝子成父之善不成
 父之恶济恶而以为继志误矣春秋诸侯每托于遇
 而私约今三国相会亦托于遇其为简慢诡谲益可
 见矣
纪侯大去其国
 前以酅入齐左氏云纪于是始判盖披纪之半矣今
 大去其国左氏云纪侯不能下齐以与纪季盖全以
 纪与之也夫纪之图存虽不无失计然其心亦尽矣
卷三 第 7b 页
 奈鲁不能援王不能庇至使其弟为附庸而齐犹未
 厌也于是尽委所有以避齐难圣人以其迫于强暴
 不忍残民故不使与失地之君同科而特书大去闵
 纪而恶齐也
六月乙丑齐侯葬纪伯姬
 内女书葬者三皆特笔也此则国亡而葬于仇人志
 变以闵之也夺人之国而葬其妻欲盖灭国之罪而
 弥彰矣
卷三 第 8a 页
秋七月
冬公及齐人狩于禚
 非礼也蒐狩有地不越境也况齐乎况及齐侯乎夫
 齐仇无时可通然主王姬犹天子命之也会于禚享
 于祝邱则夫人为之今则公与齐侯狩矣与仇通莫
 重乎与齐狩也故齐侯称人而公书及以著其罪
五年
春王正月
卷三 第 8b 页
夏夫人姜氏如齐师
 如齐师者往其军中就齐侯耳夫曰会曰享犹假非
 礼之礼以为名也至于师则妇人之往何为者哉
秋郳黎来来朝
 郳附庸微国也其上世出于邾黎来其君之名也
冬公会齐人宋人陈人蔡人伐卫
 复纳朔也朔有罪王命立黔牟焉五国会伐是无王
 也故诸国称人齐为首主兵也庄从仇以抗王无君
卷三 第 9a 页
 无父罪兼之矣
六年
春王正月王人子突救卫
 王人下士子突字也五国党朔以伐卫王不能令乃
 使子突救卫下士例不书字特称字而系以王人以
 明正也不言师师少也将微而师少以当五国之众
 庸有济乎圣人褒其救而惜其不善救盖虽望其勇
 于为义而又欲其慎于成谋也自救卫无功而王命
卷三 第 9b 页
 益不行于天下
夏六月卫侯朔入于卫
 诸侯出奔而归书复归者与其复也朔直曰入逆辞
 也以王命绝之也朔谋杀二兄其恶甚矣本不当立
 而先君欲立之纵国人安之王亦可以治其旧恶而
 废之况国人怨之而不与乎王因而立黔牟是固义
 之正也乃五国伐卫王人救卫卫朔入卫比事而观
 而朔与五国之罪不容于诛矣五国不言纳朔何也
卷三 第 10a 页
 言纳则罪归纳者而入者幸矣言入则罪在入者而
 纳者亦不免也朔不言自齐何也齐虽罪首而五国
 党之故均其罪于诸侯周有明王皆所当诛也
秋公至自伐卫
 师出经年朔入告至非所至而至也

冬齐人来归卫宝
 朔之赂也朔之奔齐侯容之今连诸侯以纳之故以
卷三 第 10b 页
 宝赂齐齐以分于四国四国皆有罪矣而齐其首也
 平宋乱立华氏鼎故也拒王命纳卫朔宝故也有欲
 货之心而后动于恶以此结正诸侯之罪垂戒远矣
七年
春夫人姜氏会齐侯于防
 防鲁邑齐侯来也冬归卫宝春即来会齐侯之无忌
 惮亦甚矣卫宝之归左氏云文姜请之故齐侯来会
 而以夫人姜氏主之
卷三 第 11a 页
夏四月辛卯夜恒星不见夜中星陨如雨
 恒星谓有名之经星星谓众星不见者精衰黯而无
 光也经星不见众星可知矣如雨者多也气消散而
 不摄也此天地之大变也人与天地为一气政治有
 失则象变于天故谨而书之
秋大水无麦苗
 周之秋夏之夏也麦熟而五稼方苗皆为水所没故
 无也书大水畏天灾也书无麦苗重民命也畏天灾
卷三 第 11b 页
 重民命圣人之心也弭天灾救民命帝王之政也
冬夫人姜氏会齐侯于榖
 榖齐邑夫人往也盖一岁而再会矣夫人于齐侯八
 年而五相求于禚于祝丘犹书月自如齐师至此皆
 书时甚之也文姜淫而弑弑而又纵淫焉哀姜效尤
 子般闵公之祸鲁之不绝如线矣详书之教人以守
 礼闲家远辱止乱也
八年
卷三 第 12a 页
春王正月师次于郎以俟陈人蔡人
 俟者相须同行之辞杜预曰期共伐郕陈蔡不至故
 次以俟之也陈蔡尝从伐卫矣伐郕何以不至盖伐
 卫主谋在齐陈蔡之从畏其𫝑也庄不量己力而欲
 效齐襄之所为陈蔡肯以从齐者从鲁乎老师匮财
 以俟之不智哉秋大水无麦苗又兴无名之师以病
 民也不仁哉
甲午治兵
卷三 第 12b 页
 此治兵于郎也俟而不至往则无之止则无事归则
 无因溃道也河上逍遥林下丧马此师有焉故治之
 周礼狝而治兵盖习军政于閒暇之时也今轻次于
 外与国不应众心解离不得巳而治兵黩武甚矣桓
 畏敌而大阅庄惧溃而治兵皆书以重讥之
夏师及齐师围郕郕降于齐师
 此次郎之师也及围犹及战鲁为首焉耳鲁与郕皆
 文王之昭兄弟之国也庄公忘亲而志于取郕始约
卷三 第 13a 页
 远而易制之陈蔡而陈蔡不至不得已要齐以围之
 郕怨鲁而畏强齐故宁降齐而不降鲁不曰齐师降
 郕而曰郕降于齐师见郕之自择所降而不服鲁也
 鲁尝与纪会于郕今纪灭矣又围郕而驱之降齐残
 同姓以厚仇雠不义而又失利也
秋师还
 春秋用师多矣未有详书如此者出既无名俟而不
 至久且失据改而从仇以戕同姓畏不敢校三时而
卷三 第 13b 页
 还其妄兴大众宿兵黩武甚矣故备书之据左氏庆
 父请伐齐而公不可则此役公自将也乃其次其及
 其还不称公而称师重众也以著不义毒民之罪也
冬十有一月癸未齐无知弑其君诸儿
 无知者年之子也年有宠故无知敢于作乱襄公之
 死淫而荒也无知之乱骄而怨也其原皆始于无礼
 审乎致弑之原而戒之则乱息矣谋发于连称管至
 父而因无知以为乱弑成而无知受国焉不特与闻
卷三 第 14a 页
 乎故而已首恶之名乌得而辞诸徒人费死于门中
 石之纷如死于阶下孟阳死于床不书及其大夫者
 非卿也或曰近昵嬖幸之臣从君于昏而任其祸未
 可以死节许之也
九年
春齐人杀无知
 讨贼也按左氏无知虐雍廪雍廪杀无知非如石碏
 之以义讨也然能声其罪而以贼讨之即以讨与之
卷三 第 14b 页
 所以尊君父广忠孝而绝恶逆也
公及齐大夫盟于蔇
 谋纳纠也齐大夫纠之党也二公子各有党盟者党
 纠不来者党小白也书公及病公也忘仇而纳其子
 降尊而盟其臣悖义且失礼也大夫不名义系于齐
 不在其名也
夏公伐齐纳纠齐小白入于齐
 公伐齐齐背蔇之盟也纠不系齐程子曰不当有齐
卷三 第 15a 页
 也小白系齐当有齐也纠弟而小白兄也不书公子
 争国也公之伐齐似矣惜乎其以纳纠则非义也曰
 纳曰入皆以兵而入者鲁方纳纠而小白已先入矣
 以序当立故莒师不强于鲁而得入也
秋七月丁酉葬齐襄公
 鲁会葬也终于事仇天理灭矣
八月庚申及齐师战于乾时我师败绩
 忘亲仇党不克纳而逞忿以至于争故书及战以责
卷三 第 15b 页
 之大奔曰败绩内败不书非义之甚而丧师故独书
 败绩
九月齐人取子纠杀之
 纳不书子争国也杀则书子明其为齐公子也悯之
 也鲁伐齐纳纠矣虽不克纳齐人乌得取而杀之曰
 取者易辞也其言曰请君讨之则生杀固在鲁矣乃
 从齐令而杀之故曰取目齐人所以深病鲁也杀纠
 者非小白欤其称人而系于国盖鲍叔之流必杀之
卷三 第 16a 页
 以绝后患故不目齐侯而称人其臣与有责焉耳
冬浚洙
 洙在鲁北齐伐鲁所必经也鲁虽杀子纠犹畏齐怨
 故浚而深之以备齐夫立国在德不在险忘本事末
 兴役毒民古人未雨绸缪之意不如是之陋且悖也
十年
春王正月公败齐师于长勺
 凡鲁胜则曰败某师盖平辞也而为之说者曰病公
卷三 第 16b 页
 谓纳纠以来齐师己实有咎又愤而与之战意责己
 也夫长勺鲁地齐师加己而应之何己之责或又谓
 鲁以曹刿之语权谋取胜非三代用师比此宋襄不
 鼓不成列之谓圣人因时以制义未可以迂儒眇见
 窥之也或又谓观长勺之败鲁不出齐下乃不移此
 于齐襄未死之前复仇自立犹有责焉则圣人之责
 宗邦终无已焉矣治经者易失之凿其以是夫
二月公侵宋
卷三 第 17a 页
 声罪致讨曰伐潜师掠地曰侵庄公既倖胜于齐遂
 举师以侵宋无名生衅所以致郎之师也
三月宋人迁宿
 宿微国介于宋鲁宋鲁尝盟于宿宋怒鲁乃迁怒于
 宿徙其国都驱以为己附庸非灭也故不书灭然自
 是宿不复见则遂灭矣先王建国而已迁之则非义
 使民流离失所则不仁书之罪宋也
夏六月齐师宋师次于郎
卷三 第 17b 页
 败齐侵宋故也伐而书次以次为善齐桓方挟宋以
 图霸二国连师𫝑足胜鲁而犹次于郎盖以威鲁也
 鲁服斯不战矣然皆以复怨兴师去无名不义者无
 大相远虽左次无善焉尔
公败宋师于乘丘
 敌次而已败之无礼也同次而独败之用诈也偷一
 时之胜而重四邻之怨恶佳兵也春秋贵义不贵诈
 好礼不好兵
卷三 第 18a 页
秋九月荆败蔡师于莘以蔡侯献舞归
 荆即楚也周封熊绎于楚其爵子熊通始大僭称王
 以楚旧有荆名称荆以自大僖元年伐郑书楚仍用
 周封之名告诸侯矣彼以荆来书荆以楚来书楚纪
 实也周有楚子而无荆王故荆君书荆荆大夫书人
 外之也楚君则书子楚大夫则书名正之也本王制
 以削其僭也民无二王凡僭号者皆削之使天下定
 于一也荆败蔡则北门启将争衡于上国书之忧之
卷三 第 18b 页
 也以归耻之也同姓之侯而见执于蛮夷天子不敢
 问方伯不能讨非独蔡之耻也蔡侯名失国也胡安
 国曰诸侯不生名失地则名比于贱者欲使有国之
 君战战兢兢知自守也
冬十月齐师灭谭谭子奔莒
 灭者亡国之善辞上下之同力也而灭之者之罪大
 矣齐方图伯而首灭天子之建国使亡国之祸接迹
 于天下五伯三王之罪人齐桓其罪之魁乎国灭何
卷三 第 19a 页
 以书爵无取灭之道屈于强暴焉耳不名史失之书
 奔责不能死位也不言出国亡无自出也
十有一年
春王正月
夏五月戊寅公败宋师于鄑
 鄑鲁邑与齐取纪之鄑为二地盖鲁在宋齐之中宋
 侵鲁无越鲁至齐之理也次郎而败之在鄑而又败
 之不亦甚乎庄公忘父仇为诸侯所不齿又结怨四
卷三 第 19b 页
 邻君子为之惧矣
秋宋大水
 宋告而鲁吊之也师旅虽兴不废告恤礼也因鲁之
 吊志宋之灾盖以明同患之义圣人之仁而大也天
 无私覆地无私载圣无私心王无私政
冬王姬归于齐
 鲁为宗国主王姬则常事不书而两书于庄公何哉
 前归齐襄志其忘亲媚仇明父子之道也今则仇巳
卷三 第 20a 页
 死矣王命不可逆也齐桓非所仇也故止以王姬之
 归为义明夫妇之礼也其礼既明其后斯可以为常
 事而不书也
十有二年
春王三月纪叔姬归于酅
 纪亡矣曷为谓之纪叔姬存纪也亦全叔姬之志也
 纪侯大去叔姬从焉至是纪侯卒不书失国也纪之
 宗庙在酅故叔姬奉其丧于酅妇人虽有大归宗国
卷三 第 20b 页
 之义不归鲁而归酅者终妇道也嘉叔姬之节且明
 纪季之义也前以酅入齐非利之也欲存国耳今叔
 姬得所归则其效也
夏四月
秋八月甲午宋万弑其君捷及其大夫仇牧
 宋万鲁囚也宋公请而复之用为大夫昵而与之博
 乃以一朝之忿而行大逆仇牧不能豫正其君比匪
 之失然临难致命志闲其君圣人犹有取焉故书及
卷三 第 21a 页
 以著其节督亦与难且位崇于牧而削之者负未讨
 之罪而为盗所殒此乱臣迄天诛耳何死节之有削
 之不得与仇牧比圣人之特笔也
冬十月宋万出奔陈
 万书出奔不容于宋也书奔陈罪陈容贼也按左传
 万据国立君帅师围亳萧叔以公族及曹师伐之仅
 而能胜则万奔陈非宋纵贼也赂陈得万而醢之陈
 有罪耳然不书宋人杀万者以赂得贼虽诛之未明
卷三 第 21b 页
 正其讨也是岁庄王崩不书不赴也
十有三年
春齐侯宋人陈人蔡人邾人会于北杏
 齐创伯也诸侯而主天下之会盟自北杏始宋有弑
 君之难齐桓欲修伯业故会北杏以平之齐书爵而
 列于首四国称人而序于下盖众望在齐也桓非受
 命之伯众以私尊之假仁义以窃大权使天下知有
 伯而不知有王罪大矣九合诸侯一匡天下功亦著
卷三 第 22a 页
 焉明其罪以立大义之防录其功以著小补之效春
 秋固功罪之权衡也
夏六月齐人灭遂
 北杏之会遂人不至故灭遂以示威三年之间两灭
 无罪之小国不仁甚矣是知救邢封卫之皆假也遂
 君不见者殉于其位也
秋七月
冬公会齐侯盟于柯
卷三 第 22b 页
 始平于齐也鲁积与齐隙今齐𫝑盛矣灭谭灭遂鲁
 人惧焉故为柯之盟黄仲炎曰北杏之会鲁遂皆不
 至鲁又有纳纠之憾败师之怨乃桓会鲁而灭遂者
 遂小国也利其易虐则借以立威鲁望国也知其难
 图则结以为助恩威异用皆视其力放于利而巳故
 曰五伯者三王之罪人也
十有四年
春齐人陈人曹人伐宋
卷三 第 23a 页
 宋背北杏之会也齐自夷吾得政侵伐皆书人盖有
 天子之二守高国在夷吾陪臣也故名不登于简册
 乎不书师不用众也内政作而军令成赋于民者寡
 取于邻者约矣节制定也
夏单伯会伐宋
 践柯之盟也伐宋之役齐令不及鲁鲁闻而遣命大
 夫自往会之耳
秋七月荆入蔡
卷三 第 23b 页
 蔡侯在荆而蔡人会齐侯于北杏荆所以入蔡也败
 其师执其君又入其国荆强甚矣齐不能救则是以
 蔡予荆也荆𫝑陵蔡遂渐及于郑而猾夏之祸成矣
 是时齐甫修伯业又得鲁失宋力难兼顾故迟之既
 久然后伐之耳
冬单伯会齐侯宋公卫侯郑伯于鄄
 宋郑卫服也北杏之会郑卫不至宋背之会于鄄皆
 服也曹邾不与巳服也侵伐不用大众会盟不徵巳
卷三 第 24a 页
 服犹有恤诸侯之心焉鲁使单伯犹疑之也
十有五年
春齐侯宋公陈侯卫侯郑伯会于鄄
 前会鄄陈不至今来故再会陈以国小盟会皆在卫
 下齐桓以陈介齐楚而为三恪故进之而先卫焉三
 会而不盟诸侯犹未固也信不固不轻盟犹近古焉
 鲁不至终疑之也既盟于柯而又贰乎
夏夫人姜氏如齐
卷三 第 24b 页
 文姜不如齐八年矣鄄之会鲁庄不与故复如齐以
 通二国之好桓欲求鲁好以定伯业故不之拒也姜
 之行秽矣桓当远嫌以示仪于诸侯乃借以结鲁其
 为累大矣妇人预政虽功亦罪盖不可以一时之利
 而决万世之防
秋宋人齐人邾人伐郳
 为宋讨也郳为宋附庸宋属也六年郳黎来来朝则
 新从鲁矣鄄之会宋服而鲁不至故为宋讨郳所以
卷三 第 25a 页
 固宋且惧鲁也宋先齐主兵也
郑人侵宋
 间宋之伐郳而侵宋也郑突赂宋求立立而遂背之
 赂宋求入入而又背之无信哉且两鄄同会岂惟背
 宋亦背齐矣齐新伯诸侯方睦不从齐以禦楚而首
 叛齐以伐宋是自求祸也逾年而齐伐之荆又伐之
 郑之不亡幸耳不守信义而尚诈力乌有不困哉
冬十月
卷三 第 25b 页
十有六年
春王正月
夏宋人齐人卫人伐郑
 讨其侵宋也诸侯宋为大既为之伐郳又为之伐郑
 宋亲而诸侯以定其谋得矣宋背盟则伐宋郑侵宋
 则伐郑以伐止伐伯权立而诸侯不敢反覆民得免
 于兵其事善矣但桓非受命之伯以王道正之犹有
 罪也且郑突篡立不讨其旧罪则亦巳矣乃因其从
卷三 第 26a 页
 已列奸于会因其叛已假宋致讨师虽有名实济其
 私视私相侵伐者何远哉宋先齐主兵也
秋荆伐郑
 荆患自蔡及郑也郑天下之枢也密迩周畿齐方图
 伯荆亦浸强北侵不已陈蔡许适当其冲而郑尤其
 要害齐楚所必争也自郑受幽盟荆不敢窥郑者十
 馀年伯功之系于天下重矣哉
冬十有二月会齐侯宋公陈侯卫侯郑伯许男滑伯滕
卷三 第 26b 页
子同盟于幽(公羊作公会/)
 齐伯成也书会公来会也当从公羊为是若云因叛
 盟讳公不讳于叛而豫讳于此失其义矣荆与齐争
 郑郑伯在会从齐也郑陈许来近楚者皆至宋卫既
 固曹邾先服滑滕新盟近齐者皆从安内攘外不以
 干戈而以玉帛彬彬乎讲信修睦矣盟书同同欲也
 荆入蔡伐郑中国诸侯咸倚桓为重故两幽皆书同
 同盟犹未纯乎主盟也若葵邱践土则桓文之盛也
卷三 第 27a 页
 而主盟矣桓首率诸侯使同盟于己则无王矣先陈
 于卫跻许男于滑伯执进退诸侯之权亦僭矣功首
 罪魁不诬也
邾子克卒
 此邾仪父也其谓邾子克何盖附齐而尊周故王命
 进其爵乎不日史夫之不葬鲁不会也
卷三 第 28a 页
钦定四库全书
御纂春秋直解卷三下
十有七年
春齐人执郑詹
 郑方同盟而旋执其臣意以郑惧楚而怀贰乎贰固
 为罪亦非得已摄乎大国两属求免耳桓能伐楚郑
 将焉往不修德而虐执其臣故称人以执且不归于
 京师非义也
卷三 第 28b 页
夏齐人歼于遂
 齐人众辞也歼尽杀之也齐灭遂而戍之遂之五族
 饮戍者酒而尽杀之此遂人歼齐人也书曰齐人歼
 于遂不罪遂人也杀人之君私其土而劫其众强不
 义之至也遂之馀民忿而歼敌理所得为变文书之
 所以伸遂人复仇之志而著齐桓不义以至自歼其
 众也胡安国曰亡国馀民能歼强齐之戍则申胥一
 身可以存楚楚虽三户可以亡秦足为强而不义之
卷三 第 29a 页
 戒而弱者亦可省身而自立矣
秋郑詹自齐逃来
 书逃罪詹也不守死以纾国患而窜身苟免辱命矣
 书自齐讥齐也执人不服久而自逸无政矣书来责
 鲁也同幽之盟守信不笃为逋逃主非义矣逃来与
 来奔皆罪辞而义不同奔以适此为志故曰来奔逃
 以去彼为志故曰逃来
冬多麋
卷三 第 29b 页
 麋鲁所有也多则为异陆佃曰阴盛所感恶气之应
 是也是年僖王崩不书不讣也
十有八年
春王三月日有食之
 不书日与朔阙文也
夏公追戎于济西
 戎不书侵伐不觉其来去而追之也书追无备也书
 公追轻也济西曹地书于济西远也戎来不能禦去
卷三 第 30a 页
 乃追之轻身而事远略失本计矣
秋有𧌒
 𧌒鲁所无也有则为异且害人也麋𧌒皆阴物麋迷
 也𧌒惑也皆恶气之应也麋𧌒必志者谨其所由致
 也人与天同体气和则育气乖则疾天与人同心世
 治则喜世乱则怒灾者天之怒也异者气之疾也审
 其致异之由而戒焉则政修而民乐故春秋不徒志
 异也
卷三 第 30b 页
冬十月
十有九年
春王正月
夏四月
秋公子结媵陈人之妇于鄄遂及齐侯宋公盟
 陈人之妇盖陈侯为其世子娶妇也鄄卫地程子曰
 鄄之巨室嫁女于陈公子结以其庶女媵之是也媵
 小事结私行不宜书以遂事书也遂有二诸侯之遂
卷三 第 31a 页
 继事之辞大夫之遂生事之辞诸侯之初事继事一
 也以是非为功罪也大夫则初事出于君命其功罪
 不系于巳至于遂则生事邀功虽功亦罪矣结媵于
 鄄齐侯宋公在焉不遣使归报矫命而与盟虽意在
 安国然非礼矣以卿而媵微者之女以臣而抗大国
 之君以欺而启疆场之祸故深罪之
夫人姜氏如莒
 如齐犹曰父母之国也如莒何为哉前此姜氏久不
卷三 第 31b 页
 出惧齐桓也如齐归而遂肆然罔忌游荡及莒意窥
 桓内治有缺乎齐鲁所以同归于乱欤
冬齐人宋人陈人伐我西鄙
 鲁之事齐后于诸侯又受郑詹未讨结矫命盟之齐
 犹屈己以受迨知其矫命也遂重其怒故连三国来
 伐也鲁之被兵远言鄙近言邑至城下言我以三国
 之力而伐鄙不深入也鲁服即止矣据左传是时王
 室乱卫侯朔叛王与燕纳子颓桓不能勤王而汲汲
卷三 第 32a 页
 服鲁夫非王室之罪人欤
二十年
春王二月夫人姜氏如莒
 又如莒也如齐且不可况莒乎一之为甚况再乎
夏齐大灾
 人火曰火天火曰灾大者甚也宗庙库厩皆尽矣齐
 来告鲁往吊故书凡吊者哀其祸而救其乏
秋七月
卷三 第 32b 页
冬齐人伐戎
 戎徐戎也近鲁与曹而为患齐伯六年诸侯略定于
 是始伐戎
二十有一年
春王正月
夏五月辛酉郑伯突卒
 鲁与郑伯突为党故突之始终鲁史详焉周有子颓
 之乱惠王居栎诸侯勤王者郑与虢耳突虽有篡国
卷三 第 33a 页
 之罪实有勤王之功功罪不相掩也
秋七月戊戌夫人姜氏薨
 以夫人之礼丧之也春秋有隐痛焉
冬十有二月葬郑厉公
 郑伯有纳王之功勋在王室然不免谥为厉者郑人
 不能没其篡立之实公议尚在也八月而葬缓也
二十有二年
春王正月肆大眚
卷三 第 33b 页
 肆犹赦也眚过也肆大眚不几有似于宥过无大乎
 非也张洽曰取大罪极恶而例之于眚灾以赦之盖
 用虞书眚灾肆赦之名而不察其实也是也大眚皆
 肆则废天讨亏国典恶人得志而善人冤矣孔子语
 仲弓曰赦小过尚宽政也作春秋曰肆大眚讥失刑
 也宽严无常视其大小轻重以为衡期于得中而已
 书曰咸中有庆
癸丑葬我小君文姜
卷三 第 34a 页
 以小君之礼葬之也合而与桓同穴也祔而配桓享
 祀也春秋有隐痛焉又妇人生从夫爵死从夫谥礼
 也既以徼倖逭天讨又以非礼冒美名亦不得不志
 也
陈人杀其公子御寇
 杀有举公子者以亲书也举大夫者以贵书也兼举
 大夫公子者贵且亲也其上杀之则称国恶其不请
 于王而专杀也专杀有罪且不可况无罪乎其下杀
卷三 第 34b 页
 之则称人人众辞也国乱无政众擅杀之又不在专
 杀之条矣以人而杀公子以公子而为人所杀以国
 君而至使人杀其公子皆罪也据左氏御寇为陈世
 子张洽曰不称世子未誓于王也未誓则称公子重
 王命也
夏五月
 五月非夏之首月何以配时盖五月之下有脱事耳
 不然则是误以四月为五月也
卷三 第 35a 页
秋七月丙申及齐高傒盟于防
 敦及之公也公忘父仇复请婚齐齐欲藉以怀鲁遂
 使高傒要公以盟非礼矣没公不书为公讳也防鲁
 地凡诸侯之盟各去其国都而必以地两相下之义
 也就而与盟尊高傒也文二年及晋处父盟公在晋
 也则晋为政故处父去族责晋慢公也此及齐高傒
 盟公在鲁也则鲁为政故傒不去族恶鲁媚齐也
冬公如齐纳币
卷三 第 35b 页
 婚礼六而纳徵亲迎为重纳徵为契之成亲迎则事
 之终也纳币即纳徵也逆女即亲迎也盖图婚仇女
 于是成矣深著庄之不孝也纳币大夫之事而庄亲
 之非礼也春秋以训万世因不孝以教孝因非礼以
 明礼也且庄与孟任割臂为盟许为夫人生子般焉
 虽始合不正而夫人世子皆具矣复求婚新间旧也
 是以有子般之祸
二十有三年
卷三 第 36a 页
春公至自齐
 如齐纳币而告庙桓公不愀然乎庄有人心当于斯
 焉变矣故书以重讥之
祭叔来聘
 祭本畿内采地有称伯者其爵也有称公者则以伯
 而为王三公也祭叔盖其族也而书字则大夫也不
 书使非王命也假聘私行而缔外交失礼违义甚矣
夏公如齐观社
卷三 第 36b 页
 诸侯各有社以祀地齐社非公所及也况齐弃太公
 之法而习为美观非礼矣庄专为社而观之耶是为
 纵抑别有所为而藉端耶是为淫纳币未几复出观
 社比事直书其恶著矣
公至自齐
 弃民与政而淫于观其何辞以告庙
荆人来聘
 荆入蔡伐郑浸为中国患矣今而聘鲁鲁岂有德以
卷三 第 37a 页
 怀之且自荆至鲁几二千里而假聘以交宗国意盖
 有在矣春秋书此以谨其始通继书楚子则著其渐
 盛其谓书聘以进之者末矣
公及齐侯遇于榖
 榖齐地如齐巳亟矣徇欲弃礼托而为遇责鲁也亦
 病齐也
萧叔朝公
 萧附庸国叔者其君之字也叔本朝公因公在榖遂
卷三 第 37b 页
 就朝焉非其地矣
秋丹桓宫楹
 楹柱也礼天子诸侯皆黝垩丹则盛色而踰制矣
冬十有一月曹伯射姑卒
十有二月甲寅公会齐侯盟于扈
 庄与齐桓盟柯以来屡会不至与高傒盟防以后非
 事数出是志在得妻不在从伯也故桓既为榖之会
 复为扈之盟所以固鲁也庄之婚齐也不以礼桓之
卷三 第 38a 页
 结鲁也不以义盖交罪之
二十有四年
春王三月刻桓宫桷
 礼天子诸侯之桷斲之砻之天子加密石焉不闻刻
 之也刻则增华而踰制矣为将逆女踰制夸示崇饰
 祢宫故书以著其失
葬曹庄公
夏公如齐逆女
卷三 第 38b 页
 逆女常事何以书娶仇女也
秋公至自齐
 公亲迎矣先至何也夫人不从也妇人从夫者也公
 至不从不正其始矣
八月丁丑夫人姜氏入
 书八月则公至盖七月也与公有约故迟之既久也
 入者逆辞也榖梁曰宗庙弗受也娶仇人子以荐舍
 于前其义不可受是也故削其告至变文书入且公
卷三 第 39a 页
 先至则不夫夫人后入则不妇深著其悖也始之不
 正终必致乱兆于此矣
戊寅大夫宗妇觌用币
 礼夫人至大夫郊迎明日大夫见于庙宗妇见于内
 不同地也卿大夫羔雁女则榛栗枣脩不同贽也庄
 以奢悦夫人使大夫宗妇同觌而同用币越礼且无
 别矣公之婚齐也求之甚急而齐人弥缓其于夫人
 也媚之备至而夫人愈伉不顾父仇委曲以徇其欲
卷三 第 39b 页
 酿异日淫纵弑逆之祸其所由来者渐矣
大水
 阴慝也夫人入而大水天人感应之际可畏哉
冬戎侵曹曹羁出奔陈赤归于曹
 羁曹世子而嗣位者也赤则庶子也戎侵曹纳赤也
 贾逵曰赤戎外孙也理或然也宋执仲而突归忽出
 权在仲也戎侵曹而羁出赤归制在戎也忽未逾年
 不称子羁巳逾年不称爵不能君也突赤不书公子
卷三 第 40a 页
 恶争国也忽羁系国国固其国也突赤不系国不宜
 有国也突归忽出郑有君而突逐之也羁出赤归曹
 巳无君而赤窃之也比事以观而曲直分轻重著矣
郭公
 杜预曰经阙误也胡安国曰先儒或以为郭亡于传
 有之齐桓公之郭问父老曰郭何以亡曰以其善善
 而恶恶也公曰若子之言乃贤君也何至于亡父老
 曰郭公善善不能用恶恶不能去所以亡也然则非
卷三 第 40b 页
 有亡郭者郭自亡耳
二十有五年
春陈侯使女叔来聘
 平伐我之怨也
夏五月癸丑卫侯朔卒
 朔拒王命而卒于位君子为周道伤之
六月辛未朔日有食之鼓用牲于社
 礼天子日食不举伐鼓于社诸侯用币于社伐鼓于
卷三 第 41a 页
 朝祈用币享用牲鼓不于朝而于社僭也不用币而
 用牲舛也应天以实无实而文得礼犹具文耳况失
 礼乎
伯姬归于杞
 伯姬不书子公妹也桓公之薨二十有五年矣而始
 归志失时也
秋大水鼓用牲于社于门
 比年大水也凡天灾有币无牲非日月之眚不鼓鼓
卷三 第 41b 页
 用牲非礼也于社于门非地也灾沴之至其上修德
 其次修政其次修救其下修禳禳而非礼则又下矣
冬公子友如陈
 鲁往他国曰如如而系以事讥在事也止书如公则
 朝也内大夫聘也然不直言朝聘者或结援或媚大
 非邦交之定制也友如陈报女叔之聘也又以见大
 夫交政中国之渐且志三桓之始也
二十有六年
卷三 第 42a 页
春公伐戎
 前书齐伐戎矣公今伐戎虽报济西之怨亦承齐志
 也然内政不治而事外不知务矣隐桓之会戎盟戎
 不足结之徒自贬也庄之追戎伐戎不足威之徒黩
 武也
夏公至自伐戎
 劳师逾时危之也驭戎之道不弛备以启侮亦不生
 事以邀功庄则戎巳去而追之戎不来而伐之以是
卷三 第 42b 页
 策勋焉抑末矣
曹杀其大夫
 称国以杀者君与用事大夫同谋以杀之也其大夫
 不名史失之也诸侯与其大夫虽有君臣之分皆王
 臣也故爵出王朝不得专命也罪归司寇不得专杀
 也定天下于一也曹以小国而专杀盖羁赤出入之
 际赤除羁党而杀之其无王而不义亦甚矣胡安国
 曰诸侯之大夫会盟征伐虽齐晋上卿止录名氏至
卷三 第 43a 页
 其见杀虽曹莒小国亦书其官或抑或扬或予或夺
 圣人之用也明此然后可以司赏罚之权矣
秋公会宋人齐人伐徐
 陈郑许已服齐矣伐徐所以通江黄之路开取舒之
 门成伐楚之谋也宋序齐上盖此时徐必犯宋之牧
 圉故以宋主兵也宋齐皆人而公与焉者勤齐也不
 书战徐服也诸侯不疲民力不匮师出而有成功管
 仲之谋也
卷三 第 43b 页
冬十有二月癸亥朔日有食之
二十有七年
春公会杞伯姬于洮
 夫人会诸侯自文姜始伯姬踵而行之行不同而迹
 同也冬又来而杞伯来朝僖公五年来而朝其子盖
 为夫若子谋也妇人预政而专行非正也杞伯不闲
 有家伯姬不守妇道庄公不循典礼参讥之
夏六月公会齐侯宋公陈侯郑伯同盟于幽
卷三 第 44a 页
 齐桓创伯自北杏以来宋鲁之疑信未定郑之叛服
 不常前虽同盟于幽犹未固也今皆服矣故寻盟以
 申伯令也仗义尊周安内攘外诸侯同欲而从之视
 他盟为愈矣故复书同盟以许之
秋公子友如陈葬原仲
 左氏云原仲友之旧也书如者有君命盖请于君而
 会其葬也虽有君命而越国缔私故书以示讥
冬杞伯姬来
卷三 第 44b 页
 女归宁曰来出曰归姊妹称字父母在则称子内女
 归宁见于经者此之伯姬与宣五年子叔姬而巳伯
 姬非子义不得归宁不宜来者也子叔姬礼当归宁
 第与齐高固偕来来而失宜者也礼得则常事不书
 矣
莒庆来逆叔姬
 庆莒大夫也大夫为其君逆称女女者本其父言之
 两国之尊同也自逆止称所逆者之字就女之行次
卷三 第 45a 页
 言之不敢上及其父尊卑之别也公自主之故以明
 其失礼
杞伯来朝
 杞伯不朝王而朝鲁伯姬先来而已亦踵至是不闲
 有家而复身徇之失礼之中又失礼矣
公会齐侯于城濮
 城濮卫地将讨卫而与鲁会岂谋卫乎夫伐卫不应
 谋于卫地况明春伐卫鲁师不出非与鲁谋审矣盖
卷三 第 45b 页
 幽之再盟卫侯不至其时卫丧未终也今已终矣卫
 果不背前盟必将因会求好固可不战而服之耳乃
 卫竟若罔闻也是以有明春之伐
二十有八年
春王三月甲寅齐人伐卫卫人及齐人战卫人败绩
 按左氏卫尝伐周立子颓至是王使召伯廖赐齐侯
 命且请伐卫则是奉命伐卫也乃书齐人伐卫者桓
 以卫不与幽盟假名致讨受赂而还是不能以王命
卷三 第 46a 页
 讨卫也故系伐于齐罪齐也据左氏伐卫者齐侯人
 之者贬之也甲寅者伐卫之日也齐以是日至卫即
 以是日战逆王命而抗方伯以志乎此战也故书卫
 及罪卫也不地略之也以伐日战方至其境耳故志
 日而不志地也
夏四月丁未邾子琐卒
秋荆伐郑公会齐人宋人救郑
 荆至是又伐郑陷其外郭及于逵市其𫝑盖岌岌矣
卷三 第 46b 页
 郑近王畿荆师及郑则祸延王室齐桓应机救之荆
 师夜遁岂惟得恤邻之义哉崇奖王室赖此举也故
 书以美之春秋书救二十三而齐桓居五五伯桓公
 为盛有以哉程子曰齐伯主鲁望国宋王者之后同
 救郑以攘荆天下之大势可观矣
冬筑郿
 郿邑也邑何以不言城创作邑也邑必有官府民居
 市廛焉城与室皆可言筑言城则不足以概室也筑
卷三 第 47a 页
 郿于大无麦禾之时是轻用民力于其所不必为所
 谓时绌而举赢也
大无麦禾
 麦在夏禾在秋书于冬总计之也大无无之甚也新
 无所入旧无所馀仓廪俱竭也所以著费出之无经
 储蓄之不讲救荒之不预国计耗而乞籴邻封抑末
 矣榖梁曰无三年之畜国非其国况虚乏至此乎
臧孙辰告籴于齐
卷三 第 47b 页
 告者求辞卑之也内臣以事出使先言如而后举事
 此直举告籴而不言如著其急也公羊以不称使同
 于私行非也春秋于内臣概不书使也辰请籴犹有
 恤民之心乎然非本计矣赋役繁兴而不能諌也奢
 侈日盛而不能止也公私交病急而求人备位请行
 为名而已君子之于国也恃巳而不恃人务实而不
 务名
二十有九年
卷三 第 48a 页
春新延厩
 脩旧曰新马政有国者所必讲也然去冬大无麦禾
 则忧民之不暇安问马劝耕之不暇安事厩冬筑郿
 春复新延厩厉民甚矣后世有寓赈于工者如之何
 曰聚失业之人而佣之使无转徙可也此则力役征
 于民乌乎同
夏郑人侵许
 许郑邻也诸侯救郑而许不至故侵之然许自盟幽
卷三 第 48b 页
 之后不与齐桓之会郑盖从齐令欤自是许从中国
 侵独令郑者因其有怨且近也
秋有蜚
 纪异也刘向曰蜚非中国所有南越淫风所生为虫
 臭恶公娶齐淫女故蜚至
冬十有二月纪叔姬卒
 纪亡矣犹系纪从其志也妾媵不卒特卒叔姬崇奖
 节义为后世劝也恶虽贵而必惩善无隐而不录王
卷三 第 49a 页
 道也
城诸及防
 书及者依先后而次之也周十有二月城时也何以
 书大饥之馀民因未苏而亟兴土工也
三十年
春王正月
夏师次于成
 榖梁曰欲救鄣而不能非也赵匡曰鲁盖会齐围鄣
卷三 第 49b 页
 至成待命闻鄣巳降故不行也是也饥馑之馀轻用
 其众师出无名非守国之道重讥之
秋七月齐人降鄣
 鄣小国微乎微者也降者使为巳有也齐鲁围郕郕
 降于齐师郕自降也降于力既屈之后此无围伐之
 文而直曰降鄣胁使降也降于兵未加之前盖鄣之
 弱而不能自存尤甚矣虽微必录其扶弱抑强之义
 欤
卷三 第 50a 页
八月癸亥葬纪叔姬
 纪亡矣而叔姬之卒葬也皆系之纪见叔姬之全乎
 为纪妇也纪季以酅入齐矣曰葬纪叔姬见纪季之
 不失为纪臣也表苦节之贞妇悯亡国之孤臣春秋
 之劝善周矣鲁之会葬虽变而得礼也
九月庚午朔日有食之豉用牲于社
冬公及齐侯遇于鲁济
 济水历齐鲁界在齐为齐济在鲁为鲁济左氏傅曰
卷三 第 50b 页
 谋伐山戎也亦以下齐伐山戎比事而知之也鲁师
 不会而齐人独出则谋之未协也后献戎捷盖以威
 鲁欤
齐人伐山戎
 山戎在北故杜预曰北戎山戎也伐之以其病燕也
 然不书救则其为燕与否未可知也上书遇鲁济下
 书献戎捷志在伐戎而不在救患劳师勤远其诸以
 病桓乎
卷三 第 51a 页
三十有一年
春筑台于郎
 志劳民也春非时也台非事也郎非地也天灾时变
 无若庄之多国匮民贫无若庄之甚乃纵情任巳崇
 饰游观一岁而三筑台君志荒矣国政废矣民力竭
 矣鲁之不亡幸尔
夏四月薛伯卒
 薛侯也称伯时王黜之也不名史失之
卷三 第 51b 页
筑台于薛
 薛鲁地
六月齐侯来献戎捷
 捷胜也战胜而有获即以所获名捷也下奉上曰献
 凡诸侯有四夷之功则献于王诸侯不相遗俘齐侯
 自矜其功以威鲁且躬以戎获来遗而其辞曰献鲁
 受之均罪也
秋筑台于秦
卷三 第 52a 页
 秦亦鲁地与二国同名耳
冬不雨
 灾也冬不雨何为灾周之冬夏之秋也阴阳合而后
 雨不雨则气不和而物生不遂志之谨天戒也
三十有二年
春城小榖
 冬不雨矣又城小榖民者君之命君不恤民弃其命
 矣其能久乎
卷三 第 52b 页
夏宋公齐侯遇于梁丘
 按左氏齐侯为楚伐郑请会于诸侯宋公请先见夏
 遇于梁丘梁丘去齐八百里而于宋为近齐桓以宋
 之请不惮远而就之以爵序而先宋焉其定伯宜矣
秋七月癸巳公子牙卒
 季友以君命酖牙也则其卒之何隐其罪不以为国
 狱也公有世子般牙党庆父以胁公俄而弑械成友
 察其奸先几而酖之当其罪矣诛恶于未行灭亲以
卷三 第 53a 页
 申义刘敞曰圣人原情议狱以季子为忠于国而适
 于权故平其文使若自死然
八月癸亥公薨于路寝
 路寝正寝也公薨必地详凶变且以别正不正也薨
 于路寝正也公享国三十馀年事事越礼幸其薨也
 不绝于妇人之手以居正而保令终然后知礼之用
 大也
冬十月己未子般卒
卷三 第 53b 页
 子君之子也君存称世子明当继立而成世也君终
 称子某定位于初丧而继父也未葬犹称名葬则不
 名然未逾年犹称子一年不二君也逾年矣改元即
 位始称君焉缘子之心不忍遽以成君自居必即位
 而始正为君之名在臣子之分子继君即君也于定
 位而即当尽事君之道矣文十四年齐侯潘卒子舍
 立未逾年而商人杀之经书弑其君盖恐人疑其未
 成君而末减故特笔以正其名子般未成君降于公
卷三 第 54a 页
 而书卒内辞也般者孟任之子也庆父使圉人荦贼
 般于党氏故卒而不地盖公薨必地不地变也子卒
 不地以示变则亦从君之例也子般卒庆父如齐比
 事属辞正庆父之弑以明其罪在必讨岂以未成君
 而末减乎
公子庆父如齐
 庆父如齐告立君也弑般而托以国事行因媚齐以
 自托焉专国日久莫敢谁何故得出入自如桓为盟
卷三 第 54b 页
 主于鲁为邻容其来而不之讨书如齐鲁与齐均有
 失尔公子友奔陈不书削之也以别于庆父也
狄伐邢
 志狄祸也春秋之世戎先见荆次之狄又次之戎乱
 曹鲁荆病蔡郑狄祸邢卫微齐桓孰能匡之夫子仁
 管仲有以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