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氏传说-宋-吕祖谦提要

提要 第 1a 页
钦定四库全书    经部五
 春秋左氏传说    春秋类
  提要
    (臣/)等谨按春秋左氏传说二十卷宋吕祖谦撰祖谦
    有古周易已著录其生平研究左传凡著三书一曰左
    传类篇二曰左传博议一节是编其类编取左氏
    之文分别为十九目久无传本惟散见永乐
    大典中颇无可采博义则随事立义以评其
提要 第 1b 页
    得失是编持论与博议略同而推阐更为详
    尽陈振孙书录解题称其于左氏一书多所
    𤼵明而不为文似一时讲说门人所抄录者
    其说良是朱子语录亦称其极为详博然遣
    词命意颇为伤巧考祖谦所作大事记朱子
    亦谓有纤巧处而称其于公孙宏张汤奸狡
    处皆说得羞愧杀人云云然则朱子所谓巧
    者乃指其笔锋颖利凡所指摘皆刻露不留
提要 第 2a 页
    馀地耳非谓巧于驰辨或至颠倒是非也书
    录解题载是书为三十卷此本仅二十卷考
    明张萱内阁书目所载传说四册外尚有续
    说四册知陈氏所谓三十卷者实兼续说十
    卷计之今续说别于永乐大典之中裒采成
    帙以其体例自为起讫仍分著于录云乾隆
    四十一年十月恭校上
       总纂官(臣/)纪昀(臣/)陆锡熊(臣/)孙士毅
提要 第 2b 页
        总 校 官 (臣/) 陆 费 墀
提要 第 3a 页
钦定四库全书    经部五
 左氏传说目录    春秋类
  卷首
   看左氏规模
  卷一
   隐公
   桓公
   庄公
提要 第 3b 页
  卷二
   庄公
   闵公
   僖公
  卷三
   僖公
  卷四
   僖公
提要 第 4a 页
   文公
  卷五
   文公
   宣公
  卷六
   宣公
   成公
  卷七
提要 第 4b 页
   成公
   襄公
  卷八
   襄公
  卷九
   襄公
   昭公
  卷十
提要 第 5a 页
   昭公
  卷十一
   昭公
  卷十二
   昭公
  卷十三
   昭公
  卷十四
提要 第 5b 页
   昭公
  卷十五
   昭公
  卷十六
   昭公
  卷十七
   昭公
   定公
提要 第 6a 页
  卷十八
   定公
  卷十九
   定公
  卷二十
   定公
   哀公
提要 第 7a 页
钦定四库全书
 左氏传说卷首
   看左氏规模
看左传须看一代之所以升降一国之所以盛衰一君
之所以治乱一人之所以变迁能如此看则所谓先立
乎其大者然后看一书之所以得失试以隐公六七年
间考之事事皆备所谓一代之所以升降者春秋之际
三代之衰也然去三代虽远先王之流风遗制典章文
提要 第 7b 页
物犹有存者礼乐征伐尚自天子出如郑武庄为平桓
卿士郑伯为左卿士则诸侯犹入为臣如伐曲沃立哀
侯则犹能立君至于宋公不王郑伯伐以王命曲沃叛
王王命虢公伐之则征伐之权尚在如戎朝发币犹不
废礼观郑庄封叔段京城过制而祭仲之谏张皇骇愕
翼以九宗五正逆晋侯于随此盖成王封唐叔之法则
先王制度尚存凡此皆三代之馀泽未泯使平王当此
之时能振作奋厉尚可有为则西周之美可寻文武之
提要 第 8a 页
迹不坠然所以不三代而春秋者盖由平王自为不振
如郑庄公为卿士当用则用当废则废何必以虚言欺
之此全失人君之体曲沃庄伯本出孽正当助翼伐曲
沃今乃助曲沃伐翼此附臣伐君全不是天讨君臣之
纲乱矣仲子惠公之嬖妾也今乃以天王之尊而下赗
诸侯之嬖妾则夫妇之纲乱矣以至祭伯非王命而私
交武氏子非王命而求赙及郑伯怨王夺政而有交质
之举若敌国然则王纲解纽委靡削弱因以不振皆是
提要 第 8b 页
平王自坏了所谓一国之所以盛衰者试以鲁卫郑宋
言之如臧僖伯谏观鱼考其言而及典章文物之盛孔
子所谓一变至道者于此可验而韩宣子亦谓周礼尽
在鲁至于其后而犹有存如郑庄公有权谋善用人当
时有祭仲子封原繁泄驾曼伯子元之徒皆为之用故
能以小而强而其后有子皮子产之徒出来如卫之乱
石碏以身徇国定乱讨贼维持社稷而其后有史鳅蘧
瑗之徒出来故季札有卫多君子之言发源盖始于此
提要 第 9a 页
至于宋之宣穆乱父子继立之义而贻殇公子冯之乱
其后随有六卿争政骨肉相残之祸举此数端虽数百
年之事皆可槩而见也所谓一君之所以治乱者且以
隐公言之惠公既没隐公居长本自当立徒以姑息惠
公之爱遂居摄而不能正君位至如费伯非公命而城
郎公子豫非公命而擅及邾郑盟公子翚非公命而帅
师皆隐公不能收君柄故末年所以有钟巫之变也所
谓一人之所以变迁者今且举两端而言之有自善而
提要 第 9b 页
入恶者有自恶而入善者如郑庄寘母姜氏于城颍天
理已绝古今大恶也及其终也一有悔心因颍考叔以
遗羹之意开导也天理油然而生遂为母子如初此自
恶入善者如郑请成陈侯不许五父有亲仁善邻之谏
见得历历分明其于谋国也如此岂不甚善不一二年
间如郑涖盟而歃如忘全不以盟誓为事到此昏然不
晓如丧心失志者与前面谏陈侯时和气无复存几乎
自是两个人此自善入恶者读左氏传能如此看则所
提要 第 10a 页
谓先立乎其大者矣然后看一书之所以得失所谓一
书之得失如序郑庄公之事极有笔力写其怨端之所
以萌良心之所以回皆可见始言亟请于武公亟之一
字母子之相仇疾病源在此后面言姜氏欲之焉辟害
此全无母子之心盖庄公材略尽高叔段也在他掌握
中故祭仲之徒愈急而庄公之心愈缓待段先发而后
应之前面命西鄙北鄙贰于已与收贰为己邑庄公都
不管且只是放他去到后来罪恶贯盈乃遽绝之略不
提要 第 10b 页
假借命子封帅师伐京段奔鄢公又亲帅师伐鄢于其
未发待之甚缓于其已发追之甚急公之于段始如处
女敌人开户后如脱兔敌不及拒者也然庄公此等计
术施于敌国则为巧施于骨肉则为忍大凡人于骨肉
兄弟分上最不可分彼曲我直才分一个彼曲我直便
失亲亲之意观庄公始者欲害段而有姜氏欲之焉辟
害之语则是欲曲在姜氏直在庄公及其欲伐段而待
其恶大亦欲曲在叔段直在庄公此所以伐之无辞庄
提要 第 11a 页
公之心只分曲直两字殊不知兄弟间岂较曲直才言
彼曲我直彼我对敌便有日相戕贼之害此左氏铺叙
好处以十分笔力写十分人情其后序周郑交质一事
则全不能分别君臣之大义如云周郑交质与结二国
之信此等言语似敌国一般盖周之衰习俗见得如此
左氏虽才高识远然不曾明理溺于习俗之中而不能
于习俗之外别着一只眼看此左氏纪述之失也若向
所说通鉴四条六七年间亦可见得军制如郑之败燕
提要 第 11b 页
以三军军其前潜军军其后若此之类人孰不知其为
兵制至于不说兵制因而见之者须当看也如诸侯败
郑徒兵此虽等闲句而三代兵制大沿革处可见于此
盖徒兵自此立而车战自此浸弛也财赋之显然者人
孰不知其为财赋至于不说财赋因而说之者须当看
也如臧僖伯之谏观鱼此固非论财赋然所谓鱼鳖鸟
兽之肉不登于俎皮革齿牙骨角毛羽不登于器之类
此亦见当时惟正之供其经常之大者虽归之公上而
提要 第 12a 页
其小者常在民间此所以取之无穷用之不竭也如武
氏子来求赙一事此可见天子之权不振不能使诸侯
自来贡而反求之盖周之盛时自有大丧记之类使其
制不废亦何缘至于求赙地位乎须当如此考如郑武
公庄公为王卿士则犹有官制之旧左氏一书接三代
之末流五经之馀𣲖学者苟尽心于此则有不尽之用
矣故今特言其大槩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