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氏春秋集注-宋-高闶提要

提要 第 1a 页
钦定四库全书     经部五
 春秋集注       春秋类
  提要
    (臣/)等谨案春秋集注四十卷宋高闶撰闶字
    抑崇明州鄞县人绍兴元年以上舍选赐进
    士第历官礼部侍郎事迹具宋史儒林传是
    书以程子春秋传为本故其序直引伊川传
    序而无片语附益其于唐宋诸家之说亦多
提要 第 1b 页
    择善而从镕以已意不载各书之名体例略
    与胡安国春秋传相似史称秦桧疑闶荐张
    九成出知筠州不赴卒而楼钥序是书则云
    以直道忤时宰一斥不复家食累年略不以
    事物自撄日有定课风雨弗渝盖闶家居以
    后历久始卒晚年精力尽在是书故当时学
    者甚重之书中大旨虽宗程传而亦间有异
    同者如子纠齐桓长幼之次三传注疏并以
提要 第 2a 页
    纠为兄桓为弟与史记荀子所载同独程子
    见汉薄昭与淮南王书有齐桓杀弟之文遂
    谓纠为桓弟不知当薄昭时汉文于淮南为
    兄其避兄言弟特一时迁就之语未可据依
    闶则云子纠小白皆襄公弟纠于诸弟最长
    当立实足以正程传之失他如解卫人立晋
    解夫人氏之丧至自齐解取济西田诸条皆
    深得圣人微旨其解及向戍盟于刘云凡因
提要 第 2b 页
    来聘而盟者必在国内刘王畿采地岂有来
    聘鲁而远盟于刘者乎盖下文有刘夏传者
    以为春夏之夏与文四年夏逆妇姜于齐文
    同故误增于刘二字耳所见创辟而确凿尤
    为自来说春秋者所未及又如以子般卒为
    善终以州蒲为州满之讹考核精详亦非漫
    然立异者惟于地理少疏故如隐九年会防
    之防在琅邪华县东南隐十年取防之防在
提要 第 3a 页
    高平昌邑县西南文十二年城诸及郓之郓
    在城阳姑幕南成四年城郓之郓在东郡廪
    丘县东闶乃混为一地未免牵合然在宋代
    春秋诗家中正大简严实可与张洽相匹非
    孙复崔子方辈所可几及故
 钦定春秋传说汇纂采取最多特是有明以来其书
    久佚汇纂所录祗就元以后诸书引用闶说
    者随条摘入而海内究以未睹全书为憾今
提要 第 3b 页
    幸值
  圣代右文蒐罗秘籍是书之散见永乐大典内者
    复可荟萃成编谨按次排比是正讹舛其永
    乐大典原阙者则采各书所引闶说补之首
    尾完备复为全书考陈振孙书录解题马端
    临文献通考俱称是书十四卷今以卷帙繁
    重析为四十卷又宋史本传称闶有春秋集
    传而永乐大典实作集注与书录解题同当
提要 第 4a 页
    是宋本原题今并从之至所载经文多从左
    氏而亦有间从公谷者盖唐宋诸儒解经大
    都兼采三家固未可以汉世专门之学律之
    也乾隆四十九年十月恭校上
       总纂官(臣/)纪昀(臣/)陆锡熊(臣/)孙士毅
        总 校 官 (臣/) 陆 费 墀
提要 第 5a 页
原序
吾乡四明庆历皇祐间杜杨二王及我高祖正议号五
先生俱以文学行谊表率于乡杜先生又继之讲明经
术名公辈起儒风益振厥后伊洛二程先生之兴得其
传以归者惟故礼部侍郎高公公天资纯笃济以勤敏
师友渊源学问精诣入上庠登舍选己有盛名诸公贵
人争欲婿之拂衣而归建炎二年升补上舍绍兴改元
德音免殿试赐同进士出身十三年高宗初建太学遴
提要 第 5b 页
择名儒为四方所推服者为少司成公实应选士子云
集凡学之规则皆所裁定明年三月车驾幸学讲易泰
卦于上前擢贰卿将向用矣以直道忤时宰一斥不复
家食累年中寿而殁洎端明汪公登从班奏言公学行
出处之详始诏复次对官诸子而公之名愈显矣自顷
王荆公废春秋之学公独耽玩遗经专以程氏为本又
博采诸儒之说为之集注其说粹然一出于正然犹未
行于世也仲子得全知黄州始取道稿刻之而属钥以
提要 第 6a 页
序钥生长外家汪氏于公有连虽生晚不及承教然犹
记拜公床下窃闻之公既投閒杜门屏居略不以事物
自撄日有定课风雨弗渝此书之所以成也呜呼泰山
孙公明复著尊王发微深欲明夫子褒贬之旨伊川先
生则谓后世以史观春秋谓褒善贬恶而已至于经世
之大法则不知也自有春秋以来未有发此秘者公亦
曰仲尼惧先王经世之法坠地莫传欲立为中制俾万
世可以通行故假周以立王法而托始于隐公焉且以
提要 第 6b 页
文武之道期后王以周公之事业望鲁之子孙也以此
推之春秋固非一王之法乃万世通行之法也其推明
伊川之意类如此昔曾子每诵夫子之言则必曰吾闻
诸夫子子夏使西河之民疑女于夫子曾子罪之说者
曰言其不称师也观公之序直引伊川之序不更一辞
可谓称师而知所本矣伊川有序而传未成公之书成
而未有序此当属之深于春秋者钥何人而敢与此黄
州言之再四窃幸因得托名于不腐乃弗敢辞公讳闶
提要 第 7a 页
字抑崇子孙能守家法其兴盖未艾也嘉定四年季冬
己卯朔楼钥序
提要 第 8a 页
自序
昔伊川先生欲著春秋传而先为之序曰天之生民必
有出类之才起而君长之治之而争夺息导之而生养
遂教之而伦理明然后人道立天道成地道平二帝而
上圣贤世出随时有作顺乎风气之宜不先天以开人
各因时而立政暨乎三王迭兴三重既备子丑寅之建
正忠质文之更尚人道备矣天运周矣圣王既不复作
有天下者虽欲仿古之迹亦私意妄为而已事之谬秦
提要 第 8b 页
至以建亥为正道之悖汉专以智力持世岂复知先王
之道也夫子当周之末以圣人之不复作也顺天应时
之治不复有也于是作春秋为百王不易之大法所谓
考诸三王而不谬建诸天地而不悖质诸鬼神而无疑
百世以俟圣人而不惑者也先儒之论曰游夏不能赞
一辞辞不待赞也言不能与于斯耳斯道也惟颜子尝
闻之矣行夏之时乘殷之辂服周之冕乐则韶舞此其
准的也后世以史观春秋谓褒善贬恶而已至于经世
提要 第 9a 页
之大法则不知也春秋大义数十其义虽大炳如日星
乃易见也惟其微辞隐义时措从宜者为难知也或抑
或纵或与或夺或进或退或微或显而得乎义理之安
文质之中宽猛之宜是非之公乃制事之权衡揆道之
模范也夫观百物而后识化工之神聚众材而后知作
室之用于一事一义而欲窥圣人之用心非上智不能
也故学春秋者必优游涵泳默识心通然后能造其微
也后王知春秋之义则虽德非禹汤尚可以法三代之
提要 第 9b 页
治自秦而下其学不传予悼夫圣人之志不明于后世
也故作传以明之俾后之人通其文而求其义得其意
而法其用则三代亦可复也是传也虽未能极圣人之
蕴奥庶几学者得其门而入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