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秋正义-唐-孔颖达卷十九

卷十九 第 1a 页
春秋正义卷第十九 成公
  国子祭酒上护军曲阜县开国子臣孔 颖达 等奉
  敕撰
十一年注正月至见止 正义曰襄二十九年正月公在楚传曰
释不朝正于庙也彼以踰年故书正月公楚此亦踰年不书正在
凡公在晋者为讳见止故正月不以告庙案春秋上下公之在晋
讳与不讳悉皆不书此言讳见止者以此兼有讳义故详之也宣
五年传公如齐高固使齐侯止公请叔姬焉夏公至自齐书过也
注云公既见止连昏于邻国之臣厌尊毁列累其先君而于庙行
饮至之礼故书以示过宣七年公会晋侯云于黑壤传称晋侯以
公不朝又不聘止公于会不与公盟八年公至自晋注云义与五
年书过同此亦见止还而告至杜不言义与书过同者公实不贰
于楚晋以无罪止公非所当讳故依法告至然则正月讳不告者
正月公犹被执守臣若其告庙当云公被晋执故讳而不告公还
不以为耻故告至耳 注郤犨至兄弟 正义曰案世本郤豹
卷十九 第 1b 页
生冀芮芮生缺缺生克也乂云豹生义生步剔扬生州州即犨
也如彼文则犨与克俱是豹之曾孙当为从祖昆弟服虔以为从
祖昆弟杜云从父昆弟或父当为祖字误耳 传注昆弟之妻相
谓为姒 正义曰世人多疑娣姒之名皆以为兄妻呼弟妻为娣
弟妻呼兄妻为姒因即惑于传文不知何以为说今谓母妇之号
随夫尊卑娣姒之名从身长幼以其俱耒夫族其夫班秩既同尊
卑无以相加遂从身之少长丧服小功章曰娣姒妇报传曰娣姒
妇者弟长也以弟长解娣姒言娣是弟姒是长也公羊传亦云娣
者何弟也是其以弟解娣自然以长解姒长谓身之年长非夫之
年长也释亲云长妇谓稚妇为娣妇娣妇谓长妇为姒妇止言妇
之长稚不言夫之大小今穆姜谓声伯之母为姒昭二十八年传
叔向之嫂谓叔向之妻为姒二者皆呼夫弟之妻为姒岂计夫之
长幼乎释亲又云女子同出谓先生为姒后生为娣孙炎云同出
谓俱嫁事一夫也事一夫者以已生先后为娣姒则知娣姒以巳
之年非夫之年也故贾逵郑玄及此注皆云兄弟之妻相谓为姒
卷十九 第 2a 页
言两人相谓谓长者为姒知娣姒之名不计夫之长幼也 注俪
耦也 正义曰礼谓两皮为俪皮俪两也故为耦 注伉敌也
正义曰伉者相当之言故为敌也伉俪者言是相敌之匹耦 注
郤犨至略轻 正义曰晋臣来盟于鲁鲁臣往盟于晋俱是相要
其意一也意既同矣可书一以包二宜举重而略轻遣使为轻君
亲为重故郤犨书聘叉书盟文子直书如晋略言其聘而已卫冀
隆难以为他乡来敌鲁君春秋所讳鲁卿出敌他国显书名氏则
应郤犨来盟为轻行父盟晋为重今书郤犨之盟则是举轻略重
何得云举重略轻苏氏释云所言轻重者自谓鲁之君臣臣盟为
䡖君盟为重二国各禀君命奉使而行非閞敌公之义其意不同
不淂相难 注言温郤氏旧邑 正义曰鄇是温之别邑本从温
内分出温属晋鄇属周温是郤氏旧邑郤氏既已淂温则谓从温
而分出者亦宜从温而属郤氏故郤至争之其刘子单子之言襄
王劳文公而赐之温于时鄇已分矣赐晋以温不赐以鄇也狐氏
阳氏先处温邑于时亦不淂鄇鄇本未尝属晋故为王官之邑
卷十九 第 2b 页
注苏忿至公也 正义曰尚书立政云周公若曰大史司寇苏公
此传与彼俱言苏公为司寇明是一人此言克啇即为司寇是为
武王司寇 十二年传注天子至非之 正义曰凡言出者谓出
其封内天子以天下为家本无出封之理以无外之故虽有出奔
之人史策皆不言出昭二十六年君氏召伯毛伯以王子朝奔楚
实出而不言出是其事也襄王蔽于匹夫之孝不顾天下之重故
书云出居于郑此周公王既复之而又自出故书云出奔是不应
言出而言出皆所以罪责之也郑玄荅孙皓曰凡自周无出者周
无放臣之法罪大者刑之小则宥之以为实无出法案书流宥五
刑则宥者流之非不出也舜放四罪投之四裔安淂不出畿乎若
如周礼无流放之文即云周无放臣之法礼三諌不从待放于郊
然则周臣三諌不从终是不蒙王放欲令諌者何所措身左传发
凡自是书策之例因即以为周制谓其实无出者执文害意为蔽
何甚注贽币也 正义曰传言交贽往来谓聘使来去也聘礼
宾执圭以通命执币以致享故知贽是币谓聘享之币也 注击
卷十九 第 3a 页
钟而奏乐 正义曰作乐谓之奏奏乐先击钟故周礼大司乐乐
师每事皆云令奏钟鼓以钟先击故先言钟也钟以金为之谓之
金奏故钟师掌金奏郑玄云金奏击金以为奏乐之节金谓钟及
镈也郑玄燕礼注云以钟镈播之鼓磬应之所谓金奏也是金为
奏节之初故传言金奏作于下作乐先击钟故注云击钟而奏乐
也礼记仲尼燕居云两君相见入门而县兴升堂而乐阕郊特牲
曰宾入大门而奏肆夏示易以敬也郑玄云宾朝聘者朝聘连言
之则燕享朝宾聘客皆入门即奏乐矣其实朝宾入门而奏乐聘
客则至庭乃奏乐此郤至将登堂始奏乐者县当在庭而楚之为
地室而县待客将登乃奏皆所以见异故欲以惊宾矣燕享聘客
皆当入门奏肆夏若燕己之群臣则有王事之劳者乃淂以乐纳
宾其常燕唯有升歌间合而已无纳宾之乐也故燕礼记云若以
乐纳宾则宾及庭奏肆夏郑玄云卿大夫有王事之劳者则奏此
乐焉是燕已之臣无王事之劳者不以乐纳宾也 惊而至备乐
正义曰卒闻地下钟声出其不意故惊而走出其出实为惊怖因
卷十九 第 3b 页
即饰辞辞乐言巳不敢当大礼匿其惊走之意 注言此至之礼
正义曰仲尼燕居云两君相见入门而县兴是宾入门作乐为两
君相见之礼也而燕礼虽兼聘问之宾以燕巳臣为主而云若以
乐纳宾燕巳之臣尚有以乐纳宾之法则燕享聘客必以乐纳宾
矣故郑玄郊特牲注云宾朝聘者朝聘并言则君臣同乐郤至不
敢同君故以之为辞耳非谓礼不淂也 注言两至此乐 正义
曰子反意晋楚并是大国不肯相朝唯战乃相见其相见之时言
唯当用是一矢以相加陵相遣与耳无为用此乐也 注传诸至
明之 正义曰知传诸交让淂宾主辞多曰宾主者此传每称郤
至为宾文十二年传称两乞术为宾并称主人曰之类是也 注
享有至共俭 正义曰享有体荐宣十六年传文也设几而不倚
爵盈而不饮昭五年传文也礼聘义记曰聘之礼至大礼也酒清
人渴而不敢饮也肉乾人饥而不敢食也彼言聘礼即是享聘宾
之礼此事皆所以教训共俭也 注宴则至共食 正义曰宣十
六年传云宴有折俎宴则节折其肉升之于俎相与共啖食之所
卷十九 第 4a 页
以表示慈惠也 朝而不夕 正义曰且见君谓之朝莫见君谓
之夕哀十四年传称子我夕晋语称叔向夕皆谓夕见君也人息
事少故百官承奉职事皆朝朝而莫不夕不夕言无事也 注捍
蔽至其民 正义曰捍者捍禦寇难故为蔽也言燕享结好与邻
国通和甲兵不兴人淂安息所以蔽捍其民若如城然故云所以
捍城其民也 注诗周至而已 正义曰诗周南免置之篇言免
置之人亦是䝨者其人乃是赳赳然雄武之夫与公侯共捍城其
民也引诗之意言世治无事公侯之与武夫设共俭慈惠之礼与
人捍难而已不侵伐他国也干捍释言文 注八尺至攻伐 正
义曰周礼考工记云人长八尺殳长寻有四尺崇于人四尺车戟
常崇于殳四尺是八尺曰寻倍寻曰常喻其少故言争尺丈之地
以相攻伐尽杀其民孟子曰争城以战杀人盈城争地以战杀人
盈野是谓尽杀其民也 注略取至无巳 正义曰武夫有武能
为人之捍蔽世治则公侯同于武夫同其腹心相与捍己民而已
不侵犯他人也世乱则使武夫同于公侯其公侯𣣔淂拓竟宽土
卷十九 第 4b 页
则制禦武夫以从己志使武夫为己腹心股肱爪牙令之侵害邻
国搏击也噬齧也犬能搏噬譬之于犬为搏噬之用无己时也
注举诗至腹心 正义曰此亦免置之篇美䝨人之事而引之以
證世乱故解之此举诗之正以駮世乱之义诗言治世则武夫能
合德公侯外则捍城其民内则制其腹心也以其人心则本贫纵
之则害物矣美公侯能以武夫制巳腹心自守捍难而已不害人
也 天下至反之 正义曰天下有道之时则公侯能为民捍城
禦难而使武夫制其己之腹心不侵犯他国也乱则反之不复捍
蔽己民乃以武夫从己腹心将武夫为股肱爪牙以侵害他国是
反治世也晋楚世为仇敌常有相害之心子反言一矢相加仍怀
战斗之意故郤至言世治则自守世乱则相侵害荅上一矢之言
冀淂父为和好故说此也 无礼至矣夫 正义曰以一矢为辞
是无礼也食言是其将背盟也背盟必相伐故为死亡无日矣
十三年注将伐至谦辞正义曰晋虽是侯伯恐鲁不与若言召
兵或容辞说言乞则不淂不与释例曰乞师者深求过理之辞执
卷十九 第 5a 页
谦以逼成其计是解乞为谦意 注伐秦至朝王 正义曰公本
为伐秦道过京师因往朝王不称朝而言公如京师者以明公朝
于王所王不在京师故指言王所㩀王言之不淂不称朝此则王
在京师京师是国之揔号不斥王身不可称朝故依寻常朝聘邻
国之文称如而已刘炫云鲁朝聘皆言如不果彼国必成其礼或
在道而还如者书其始发言往而已言公朝王所者发国不为朝
王至彼过王朝之朝讫乃书故称朝也此过京师亦宜称朝言如
者发虽主为伐秦即有朝王之意书其初发故言如也 注五同
盟 正义曰卢以宣十五年即位十七年盟于断道成二年于袁
娄又于五年于虫牢七年于马陵九年于蒲凡六同盟不数宣
公断道为五 传礼身至无基 正义曰干以树木为喻基以墙
屋为喻树木以本根为干有干故枝叶茂焉墙屋以下土为基有
基乃墙屋成焉人身以礼敬为本必有礼敬身乃淂存郤子元基
则亦无干但言有所局不复淂言干耳宣伯至贿之 正义曰
周语云简王八年鲁成公来朝使叔孙侨如先聘且告见王孙说
卷十九 第 5b 页
与之语说言于王曰鲁叔孙之来有异焉其币薄而言谄殆请之
也若请之必𣣔赐也且其状方上而锐下宜触冒人王其勿赐若
贪陵之人来而盈愿是不赏善也且财不给王使私问诸鲁鲁人
云请之也王遂不赐礼如行人孔晁云行人使人也以使人之礼
礼之不从聘者之赐礼也又曰鲁侯至仲孙蔑为介王孙说与之
语说让说以语王王厚贿之 注脤宜至之名 正义曰宜者祭
社之名脤是盛肉之器受脤于社受祭社之胙肉也周礼掌蜃祭
祀共蜃器之蜃郑玄云饰祭器之属也春秋定十四年秋天王使
石尚来皈蜃蜃之器以蜃饰因名焉郑众云脤可以白器令色白
是盛以脤器故曰脤也既言宜社又自解宜名释天云起大事动
大众必先有事乎社而后出谓之宜孙炎曰有事祭也宜求见祐
也是宜者出兵祭社之名 民受至皮乎 正义曰天地之中谓
中和之气也民者人也言人受此天地中和之气以淂生育所谓
命也命者教命之意若有所禀受之辞故孝经说云命者人之所
禀受度是也命虽受之天地短长有本顺理则寿考逆理则夭折
卷十九 第 6a 页
是以有动作礼义威仪之法则以定此命言有法则命之长短淂
定无法则夭折无恒也故人有能者养其威仪礼法以往适于福
或本分之外更淂延长也不能者败其威仪礼法而身自取祸或
本分之内仍有减割也为其求福畏祸之故君子勤礼以临下小
人尽力以事上勤礼莫如临事致敬尽力莫如用心敦笃敬之所
施在于养神朝廷百官事神必敬笃在守业草野四民勿使失业
也国之大事在祀与戎宗庙之祀则有执膰兵戎之祭则有受脤
此是交神之大节也今成子受脤而惰是自弃其命矣死必在近
此行其不淂反乎尔之往也养之以福谓将身向福也败以取祸
谓祸及身也福则人之所𣣔作往就之辞也祸则人之所恶作自
耒之语也敬则所施有处故言致敬也厚则唯在已身无所可致
故重言敦笃也执膰受脤俱是于祭未受而执之互相见也刘炫
云命者冥也言其生育之性淂之于冥兆也 注膰祭由 正义
曰诗咏祭祀之礼云为俎孔硕或燔或炙又曰旨酒欣欣燔炙芬
芬毛传云傅大曰燔祭肉有燔而荐者因谓祭肉为膰也 勠力
卷十九 第 6b 页
同心 正义曰孔安国以勠力为陈力以论语有陈力就列故也
勠力犹言勉力努力耳又不至之师 正义曰言秦既纳惠公
又不能遂成大功而复伐晋为此韩之师也下云亦悔于厥心谓
秦悔伐晋也 注致死至此意 正义曰刘炫以为诬秦今知不
然者凡诬秦者谓加之罪传辞少略者可淂称诬今传云诸侯疾
之将致命于秦文公恐惧绥静诸侯又云我有大造于西传文既
详明诸侯实有此意若无诸侯何淂称为大造且秦师袭郑郑亦
疾秦此则诸侯之义也刘以为实无诸侯而规杜过非也 注不
见吊伤 正义曰曲礼云知生者吊知死者伤知生而不知死吊
而不伤知死而不知生伤而不吊郑玄云人恩各施于所知吊伤
皆谓致命辞也杂记诸侯使人吊辞曰寡君闻君之丧寡君使某
如何不淑此施于生者伤辞未闻也说者有衍吊辞云皇天降灾
子遭罹之如何不淑此施于死者盖伤辞毕退皆哭是吊伤之事
蔑死至襄公 正义曰轻蔑文公以为死无知矣谓襄公寡弱而
陵忽之 奸绝我好 正义曰奸乱断绝不复与我和好也 注
卷十九 第 7a 页
伐保至氏县 正义曰伐我涑川俘我王官传皆无文独谓此为
诬者于时䡖行袭郑不得在道用兵故知此伐保城是诬之也春
秋之时更无费国秦唯灭滑不灭费知费即滑也国都于费国邑
并举以圆文耳 注秦使至成王 正义曰文十四年传云初斗
克囚于秦秦有殽之败使皈求成僖三十三年秦败于殽文元年
楚弑成王故谋不成也 阙剪我公室 正义曰阙为缺损剪谓
灭削言𣣔损害晋之公室 注蝥贼至虫名 正义曰释虫云食
根蟊食节贼是食禾稼之虫也纳雍害晋若虫食禾然彼晋自召
雍非秦罪也 注虔刘皆杀也 正义曰刘杀释诂文方言云虔
杀也重言杀者亦圆文耳 注聚众也 正义曰谓聚众以拒秦
也以上有殽之师令狐之役河曲之战不用重文故变文言聚事
为文亦有辟耳注令狐至误也 正义曰刘炫以为臣之出使
自称己君皆曰寡君今吕相虽奉君命兼有己语称寡君正是其
理杜何知宜为寡人称君为误今删定知刘说非者以吕相奉励
公之命而往绝秦则皆是厉公之言不淂兼有巳语案隐十一年
卷十九 第 7b 页
郑伯告许大夫云假手于我寡人今吕相称厉公之命还与自称
无异亦当云我寡人故知称君为误刘以称寡君为是以规杜过
非也 白狄及君同州正义曰周礼职方氏正西曰雍州其川
泾汭其浸渭洛皆秦地也正北曰并州其泽薮曰昭馀祁其川虖
池呕夷皆晋地也是秦属雍而晋属并白狄盖狄之西偏属雍州
也 注季隗至文公 正义曰三年晋卫伐廧咎如传曰讨赤
狄之馀焉知咎如是赤狄也文公所奔之狄不言赤白以其伐赤
不应赤自相伐知白狄伐之也其女虽是赤狄之种而由白狄以
纳文公淂以白狄为昏姻也且此辞多诬欲亲狄以曲秦故引狄
为昏姻耳晋人自数伐狄宁复顾昏姻也杜以传有季隗之事引
之以證昏姻未必晋于白狄处无昏姻 昭告昊天上帝正义
曰礼诸佞不淂祭天其盟不王天神郑玄觐礼注云王巡守之盟
其神主曰诸侯之盟其神主山川襄十一年亳城北之盟其载书
云司慎司盟名山名川注云二司天神唯告天之别神不告昊天
上帝此秦楚为盟告天帝者春秋之时不能如礼且此辞多诬未
卷十九 第 8a 页
必是实晋与诸国结盟皆不告昊天上帝何由秦楚独敢告之盖
𣣔示楚人恨秦之深言其所告处重耳以惩不壹正义曰楚
道秦人用心不壹其盟不足与固宣示诸侯以惩创不壹之人
寡人不佞 正义曰服虔云佞才也不才者自谦之辞也论语云
焉用佞禦人以口给屡憎于人则佞非善事而以不佞为谦者佞
是口才捷利之名本非善恶之称但为佞有善有恶耳为善敏捷
是善佞为恶敏捷是恶佞但君子𣣔讷于言而敏于行言之虽多
情或不信故云焉用佞耳 注不更至独存 正义曰秦之官爵
有此不更之名知女父是人之名字不更是官爵之号汉书称商
君为法于秦战斩一首者赐爵一级其爵名一为公士二上造三
簪袅四不更五大夫六公大夫七官大夫八公乘九五大夫十左
庶长十一右庶长十二左更十三中更十四右更十五少上造十
六大上造十七驷车庶长十八大车庶长十九关内侯二十彻侯
商君者商鞅也秦孝公之相封于商号为商君案传此有不更女
父襄十一年有庶长鲍庶长武春秋之世已有此名盖后世以渐
卷十九 第 8b 页
增之商君定为二十非是商君尽新作也其名之义难淂而知耳
传言战败而经不书杜以意测之不知其故𣣔以为秦曲晋直不
以曲者敌直故不书战则僖十五年韩之战秦直晋曲书战于韩
也𣣔以为不告故不书当时公亲在师复不须告也𣣔以为无功
讳负则克获有功亦无所讳也再三揆度不识所以故云盖经文
阙漏传文独存也经文依史官策书策书所无故经文遂阙也传
文采于简牍简牍先有故传文独存也 注泾水至渭也 正义
曰释例曰泾水出安定朝邪县西东南经新平扶风至京兆高陆
县入渭 注迓迎至秦地 正义曰经书公会晋侯齐侯宋公卫
侯郑伯曹伯邾人滕人伐秦是伐时诸侯亲行也传云晋师以诸
侯之师及秦师战则知诸侯不亲行也盖皆别次以待之新楚当
是晋侯次之处也以传不言其次晋侯或闻战胜而移处故云止
新楚也 注子如至駹子 正义曰子如即是子班据传可知以
外无文见其同时被杀必是近亲相传为此说耳 十四年注成
公至绝也 正义曰释例曰成公逆女及夫人至最为淂礼故详
卷十九 第 9a 页
其文丘明谓之微而显婉而成章也然则杜以传文详知其最淂
礼也释例又云成公娶夫人而不纳币此经文阙也贵聘而贱逆
失礼之微者传犹详之言其不终若实不纳币非所略也是言阙
之意也阙绝者阙而文断绝盖疑仲尼脩定后其文始阙若脩时
已阙传应言其故也 注五同盟 正义曰臧父逆以二年八月
卒而臧代立其年十一月卫大夫与公盟于三年孙良夫来盟
五年于虫牢七年于焉陵九年于蒲皆鲁卫俱在是五同盟也
传注同姓之卿 正义曰世本孙氏出于卫武公至林父八世是
同姓也 诗曰至来求 正义曰兕觥罚酒之爵言古之王者与
群臣燕饮无失礼者用兕觥之爵其觓然空陈设之无所可罚在
席饮美酒者皆能思柔顺中和故不用也彼饮燕君子与人交接
非有傲慢之心故万种福禄求来皈之 注诗小至之㒵 云义
曰诗小雅桑扈之章言设爵不用之意君子好礼与于燕者皆思
柔顺之德无过可罚故虽设觥爵不用之也兕是兽名觥是爵称
知兕觥以兕角为觥也周礼小胥职云觥其不敬者是所以罚不
卷十九 第 9b 页
敬也异义韩诗说觥五升所以罚不敬也觥廓也著明之㒵君子
有过廓然明著诗毛传说觥大七升许慎云觥罚有过一饮七升
为过多当谓五升是也诗良耜云有觓其角则觓是角㒵此诗之
意指其角㒵言陈设不用故云陈设之㒵 称族尊君命正义
曰宣元年已发尊君命尊夫人之例今复发者彼以丧娶嫌非正
礼且公子非族故重明之何休膏肓难左氏叔孙侨如舍族为尊
夫人案襄二十七年豹及诸侯之大夫盟复何所尊而亦舍族春
秋之例一事再见者亦以省文耳左氏为短郑箴云左氏以豹违
命故贬之而去族今侨如无罪而亦去族故以为尊夫人也春秋
有事异文同则此类也 十五年注襄仲至仲氏 正义曰公羊
谷梁皆以婴齐为仲遂之子皈父之弟也以为皈父之弟则同其
言称仲之意则异公羊以为弟无后兄之义仲婴齐为皈父之子
则为仲遂之孙故以王父字为氏谷梁以为宣八年仲遂卒者为
杀子赤疏之不使称公子父既见疏不淂称公子故其子由父亦
疏之不淂称公孙故别言仲氏杜之此注其言不明当以为襄仲
卷十九 第 10a 页
皈父本以东门为氏及命婴齐绍皈父之后改之曰仲氏也刘炫
云仲遂受赐为仲氏故其子孙称仲氏耳注不称至礼也 正
义曰诸传于其事之下发凡例者杜皆于经之下引传而言传例
曰今传因曹伯发凡杜不引传例者传据称人以执为例却云不
然则否曹伯称侯以执从不然之例故杜不淂引之也不称人以
执者曹伯罪不及民其称人之例于义为然也诸侯不淂相治故
皈之京师使天子治之是礼也释例曰执诸侯当皈于京师而或
以皈或皈于诸侯皆失其所从实而显之义可知也 注四同盟
正义曰固父鲍以二年八月卒而固代立其年十一月宋大夫与
公盟于五年于虫牢七年于马陵九年于蒲皆鲁宋俱在是四
同盟 注华元至纳告 正义曰案传花元奔晋鱼石即议止之
鱼石自止华元于河上元如至河本未至晋既书奔晋又书自晋
皈者花元既出宋即来告华元既皈宋复来告十八年传例曰凡
去其国国逆而立之曰入复其位曰复皈诸侯纳之曰皈此是鱼
石止之宜从国逆之例而为诸侯纳之文书曰自晋皈者花元与
卷十九 第 10b 页
栾书相善怖惧桓族𣣔挟晋以自重以晋纳告于诸侯春秋从而
书之以示元之本情故也 传凡君至则否 正义曰春秋执诸
侯多矣或名或否此例不言之者释例曰诸侯见执者已在罪贱
之地书名与否非例所加故但书执某侯也天生民而树之君使
司牧之勿使失性名乃肆于民上人怀怨雠诸侯致讨则称某人
执某侯众讨之文也诸侯虽身犯不义而恶不及民则不称人以
执之晋侯执曹伯是也诸无加民之恶而称人以执皆时之赴告
𣣔重其罪以加民为辞国史承以书策而简牍之记具存夫子因
示虚实传随而著其本状以明淂失也 圣达至守乎 正义曰
节犹分也人生天地之间性命各有其分圣人达于天命识己知
分若以历数在己则当奉承灵命不复拘君臣之交上下之礼舜
禹受终汤武革命是言达节者也若自知己分不合高位淂而不
取与而不受子藏季札卫公子郢楚公子闾如此之类皆守节者
也下愚之人不识已分侜张妄作取非其理于纪乱常如此之辈
古今多矣州吁无知之等皆失节者也子臧自以身是庶子不合
卷十九 第 11a 页
有国故言为君非吾节也虽不能为圣敢失其守节者乎注荡
泽云云 正义曰世本云公孙寿生大司马虺虺生司马泽也花
喜督之玄孙者又云督生世子家家生秀老老生司徒郑郑生司
徒喜也公孙师庄公之孙者又云庄公生右师戊戊生司城师也
鳞朱鳞矔孙者又云桓公生公子鳞鳞生东乡矔矔生司徒文文
生大司寇子奏奏生小司寇朱也向戌桓公曾孙者又云桓公生
向父盻盻生司城訾守守生小司寇鳣及合左师左师即向戌也
注四大至石告 正义曰襄元年传谓此五人为五大夫故除去
鱼石谓之四大夫也彼四大夫所以不书者宋人独以鱼石告不
以四人告也服虔云鱼石卿故书以为四人非卿故不书杜不然
者案文七年传云宋成公卒于是公子成为石师公孙友为左师
乐豫为司马鳞矔为司徒公子荡为司城华御事为司寇六卿和
公室哀二十六年传宋景公无子于是皇缓为右师皇非我为大
司马皇怀为司徒灵不缓为左师乐茂为司城乐朱钽为大司寇
六卿三族降听政据彼二文则向为人为大司寇亦是卿也若五
卷十九 第 11b 页
人皆告为卿则书向为人亦当书之何以独书鱼石杜言独以鱼
石告正为向为人不书故也或少司寇二宰等六卿之外亦是卿
官合书名氏犹如鲁之三卿外别有公孙婴齐臧孙许但非如六
卿等世掌国政也 十六年正月雨木冰 正义曰正月今之仲
冬时犹有雨未是盛寒雨下即著树为冰讴寒甚之过其节度公
羊榖梁皆云雨而木冰是冰封著树也今世时有之皆寒甚所致
也 注黡栾书子 正义曰十八年悼公之入黡尚为公族大夫
此时栾书尚在黡未为卿而淂名见经者襄二十九年郑公孙段
未为卿而见经杜云盖以摄卿行然则此亦当以摄卿故书 注
楚师至败绩正义曰此战楚师未至于败而楚子身伤故书楚
子败绩也泓之战宋公伤股师亦败绩故书师败而不书宋公败
也君将不言帅师以君重于师也战陈以师相敌死亡既多举师
为重故师败君伤君唯书师败而已不复书君身败也刘炫又云
若君将被杀获者复以杀获者为重既书师败又书杀获即韩之
战获晋侯大棘之战获华元鸡父之战获胡沈之君是也 注不
卷十九 第 12a 页
及至执止 正义曰诸公被执者皆讳不书执此会晋侯不肯见
公不讳之者公为国内有故不及战期虽不见公非公之罪是为
耻轻于执止故直书之以示諌公之意异公改过无后犯及皈书
公至自会以无罪不讳故依法告庙也 注曹丘至使人 正义
曰昭十三年晋人执季孙意如以皈此言舍之苕丘明其不以皈
也大夫因使被执无罪者则书行人以见无罪于时行父从公伐
郑在军见执虽则无罪不称行人以其非使人故也季孙意如淂
释而皈书意如至自晋此行父淂释不书至者释例曰贾氏以为
书执行父舍于苕丘言失其所不书至者刺晋听谗执之示已无
罪也案传囚之苕丘以别晋都无义例也公待于郓与行父俱皈
厌于公尊故不书行父至耳若𣣔示无罪则宜于执见义今既直
书其执处绝不书至乃所以示终于见执非示无罪也谷梁以行
父至不致者为公在故与杜义合也 传注乐惧至氏族 正义
曰乐惧是戴公六世孙世本有文也将锄为乐氏之族不知所出
杜谱于乐氏之下乐锄将锄为一人传无乐锄之文不知其故何
卷十九 第 12b 页
也 栾书至燮佐之 正义曰晋语云鄢陵之役晋伐郑荆救之
栾武子将上军范文子将下军与此异者彼孔晁注云上下中军
之上下也传曰栾书将中军士夑佐之又曰栾范以其族夹公行
引此为正是彼谓分中军为二将将上而佐将下 注荀罃至罢
矣 正义曰十三年传云韩厥将下军荀罃佐之又此年末传云
知武子佐下军郤犨将新军是其文也三年行六军其新三军将
佐六人皆赏鞍之功死亡不复补至此唯有韩厥在耳郤至佐新
军不言中下是新军唯一知新上下军于是罢矣对曰至子矣
正义曰叔时此对首尾相成先举六名云战之器也言有此六事
乃可以战若器用然也自德以施惠至信以寄物辨六事施用之
处也自民生厚至所由克言能用六事淂战胜之意也自今楚内
弃其民至疲民以逞言楚不行六事也民不知信以下言楚必败
之意也德者淂也自淂于心美行之大名有大德者以德抚人是
德用之以施恩惠也有奸邪者断以刑罚是刑用之以正邪辟也
详则祥也古字同耳释诂云祥善也李巡曰祥福之善也事神淂
卷十九 第 13a 页
福乃名为祥是祥用之以事神也义者宜也物皆淂宜利乃生焉
故义所以生立利益也礼者履也其所践履当适时要故礼所以
顺时事也言而无信物将散矣故信所以守群物也人君用此道
以抚下民民之生计礼厚财用足则民之德皆正矣德谓人之性
行论语云民德皈厚矣即是正也此一句覆上德以施惠由上施
恩惠故民生计礼厚也财用有利益而每事淂节饥则有食寒则
有衣其事皆淂节矣此一句覆上义以建利也政不扰民时节皆
顺春种夏耨而物淂成矣此一句覆上礼以顺时也自上及下和
睦而相亲周旋运转不有违逆上之所求下无不具下民自知其
中无复二心故诗美先王成立我之众民无不于女先王淂其中
正言先王善养下民使淂中也自上下和睦以下至莫匪尔极总
论在上德义礼三事以教于下则在下之人皆无邪恶以信自守
即包上刑以正邪信以守物二句也圣王先成于民而后致力于
神民既如此是以明神下之福祐时无水旱灾害此覆上详以事
神也故下民生计皆礼厚而多大人皆和同其心以听进止无不
卷十九 第 13b 页
尽己之力以从上命战陈之上有被杀伤者皆致其死命以补其
空阙之处此战之所由淂而胜也今楚内弃其国内之民不行施
惠是无德也外绝其邻国之好不淂其利是无义也与晋结盟而
复背之贯渎齐同之盟是无详也与人要言今背其语食消善言
是无信也夏之二月农事正烦奸犯时节而动兵伐人是无礼也
晋人无罪苟𣣔伐之疲劳下民以快已𣣔是无刑也六事皆无是
无器也无器而战其可胜乎上若有信民知所适上既无信不知
所从从前言则违后令从后令则背前言人既不知在上之信其
进与退皆淂罪也人人忧其所至不知己之性命将至何处其谁
肯致死而战也子其勉力为之此行也必败吾不复淂见子矣知
其必死与之长诀也 注烝众至中正正义曰烝众释诂文极中
常训也诗颂思文之篇美后稷之德周语云昔我先王世后稷故
杜以先王言之言先王后稷立其众人无不淂其中正也当尧之
末洪水滔天人不粒食皆失其正性后稷教人耕稼以养之各复
本性故无不淂中正也 注敦厚庬大也 正义曰皆释诂文也
卷十九 第 14a 页
卷十九 第 15a 页
七月戊辰晦吴败楚师于鸡父吴犯兵忌而战胜者杜云违兵忌
晦战击楚所不意彼知楚有可败之机晦是兵家所忌原楚之情
必以吴为不动故以晦日掩之击楚不备故也 注巢车车上为
稆 正义曰说文云轈兵高车加巢以望敌也橹泽中守草楼也
是巢与橹俱是搂之别名 注左将帅右车右 正义曰兵车唯
元帅在中御者在左也其馀将帅皆御者在中将帅在左也左右
执兵而下唯御者持车不下耳注晋侯至意异 正义曰服虔
以此皆曰之文在州犁贲皇之下解云贲皇州犁皆言曰晋楚之
士皆在君侧且陈厚不可当以为州犁言晋彊贲皇言楚彊故云
皆曰也若如服言贲皇既言楚不可当何故复请分良以击其左
右故杜不用其说晋侯左右皆为此言以惮伯州犁耳 注震下
至无变 正义曰说卦震为雷坤为地复象曰雷在地中复服虔
云复反也阴盛于上阳动于卞以喻小人作乱于上圣人兴道于
下万物复萌制度复理故曰复也其筮六爻无变者故言其所遇
之卦而已 注此卜至厥目 正义曰此实筮也而言卜者卜筮
卷十九 第 15b 页
通言耳此既不用周易而别为之辞盖卜筮之书更有此类筮者
据而言耳服虔以为阳气触地射出为射之象杜以阳气激南为
飞矢之象二者无所依冯各以意说淂失终于无验是非无以可
明令以杜言离为诸侯者案礼器云大明生于东君西酌牺象郑
玄云象日出东方而西行也诗邶柏舟郑笺云日君象也说卦离
为日故为诸侯 注二族至左右 正义曰刘炫云族者属也属
谓中军以中军夹公耳非谓宗族之兵今知非者杜云二族者顺
传之文无明言宗族之事刘诬杜以为宗族妄规其过非也 国
有至专之 正义曰言国有无帅之大任何淂专意废之而为御
也 注在君至其父 正义曰曲礼曰父前子名君前臣名郑玄
云对至尊无大小皆相名以君至尊为在君前故子名其父注
掀举也正义曰说文云掀举出也公在于淖知掀当训为举也
潘尪之党 正义曰潘尪之子其名为党襄二十三年申鲜虞之
傅摰辞与此同古人为文略言耳 注问遗也 正义曰遗人以
物谓之为问问弦多以琴问子贡以弓论语云问人于他邦皆是
卷十九 第 16a 页
也 注韎赤至裤连 正义曰郑玄诗注云韎茅蒐染也韎声也
韦昭云茅蒐今绛草也急疾呼茅蒐成韎也茅蒐即今之茜也贾
逵云一染曰韎释器云一染谓之縓谓一入赤为浅赤色也跗注
兵戎之服自要以下而注于脚跗谓属裤于下与跗相连周礼司
服凡兵事韦弁服郑玄云韦弁以韎韦为弁又以为衣裳晋郤至
衣韎韦之跗注是也郑以跗当为幅谓裁韦若布帛之幅相缝属
郑言以为衣裳则衣裳不连聘礼君使卿韦弁皈饔饩郑玄云其
服盖韎布以为衣而素裳郑以彼非戎事当为素裳明衣裳不连
跗杜言连者谓要脚连耳若然在军之服其色皆同所谓均服振
振上下同色郤至与众同服所以独见识者礼法虽有此服军士
未必尽然郤至服必鲜华故楚王偏识之 注介者不拜 正义
曰曲礼云介者不拜为其拜而蓌拜郑玄云蓌则失客节蓌犹诈
也虑其笮甲折 注以君至自安 正义曰刘炫以为楚王云无
乃伤乎恐其伤也荅云敢告不宁告其身不伤耳魏犨云不有宁
也以伤为宁此与魏犨相似今知不然者案僖二十八年魏犨云
卷十九 第 16b 页
以君灵不有宁也谓不有被伤以自宁也知不与彼同者以彼
云不有宁谓不有损伤此直云不宁既无有字又先无被伤之状
与魏犨不同也案检杜注敢告不宁君命之辱宜连读之若敢告
不宁别自为句则君命之辱一句零行无所依附故知与彼不同
刘君不寻杜意以为与魏犨相似而规杜非也 注言君至今揖
正义曰周礼大祝辨九拜九曰肃拜郑司农云肃拜但俯下手今
时揖是也说文云揖举手下手也其㔟如今揖之小别晋宋仪注
贵人待贱人贱人拜贵人揖 注𣣔遣至执之 正义曰说文云
谍军中反间也兵书有反间之法谓诈为敌国之人入其军中伺
候间隙以反告已军今谓之细作人也此𣣔令谍迎郑伯则非一
人细作于时郑伯退走故杜以为轻兵单进绕郑伯之前逆距郑
伯使郑伯前视轻兵不复顾后淂自后登其车以执之也郑军乱
走轻兵独出其间亦谍之类故翰胡淂以谍言之 内旌于韬中
正义曰旌谓郑伯所建之旗韬是盛旌之囊也周礼全羽为旞析
羽为旌谓空建鸟羽者也但九旗竿首皆有析羽故旌为之揔名
卷十九 第 17a 页
故此传郑伯与子重所建皆以旌言之其郑伯所建当是交龙之
旂子重所建当是熊虎之旗周礼中秋教治兵辨旗物诸侯载旂
军吏载旗郑玄云军吏诸军帅也凡旌旗有军众者画异物无者
帛而已子重为将自然当建熊虎之旗 囚楚公子茷 正义曰
晋语谓之王子发钩盖一名一字也 注夷亦伤正义曰服虔
云金创为夷杜以战用五兵唯殳无刃所言伤者皆刃伤也何须
于此独辨金木故知夷亦伤也复言之耳 注榖阳子反内竖
正义曰郑玄云竖未冠者之名故杜以为内竖也案吕氏春秋云
荆共王与晋厉公战于鄢陵荆师败共王伤临战司马子反渴而
求饮竖阳榖操酒而进之子反曰却酒也竖阳谷曰非酒也子反
曰却酒也竖阳谷又曰非酒也子反受而饮之子反之为人也嗜
酒甘而不能绝于口醉战既罢共王𣣔复战而谋使召司马子反
子反辞以心疾共王驾往视之入幄中间酒臭而还曰今日之战
不谷亲伤所恃者司马也而司马又若此不榖无与复战矣于是
遂罢师去之斩司马子反以为戮与此不同者传依简牍本纪彼
卷十九 第 17b 页
采传闻异辞所说既殊其文亦异 注周书至是与 正义曰周
公称成王之命告康叔以此言也唯上天之命不常于一人也言
善则淂之恶则失之唯有德者于是与之 虽微至不义 正义
曰微无也纵使虽无先大夫有此旧事今大夫将义命已敢不以
为之义乎 卫侯至坏隤 正义曰出于卫者已出卫竟也公出
于坏隤始从坏隤而出犹未出鲁竟下云公待于坏隤设守而后
行是出国止于坏隤更从坏隤而出 注二子公庶弟正义曰
沈氏云以刺公子偃不云弟故也 注诸侯至无罪正义曰诸
侯废立当由天子但春秋之世王政不行若篡弑而立则侯伯既
列于会便是己成为君臣人不淂杀之邻国不淂复讨往年为戚
之会主为讨曹但晋侯既列于会盟毕乃始执之故曹人以为无
罪也宣元年会于平州以定公位齐非侯伯而淂公位定者纵非
侯伯乃是彊邻既淂与会即为党授晋若讨鲁齐必救之于是晋
国竟不伐鲁是由会齐而公位遂定也 注为曹至告传 正义
曰诸侯被执及皈或名或否虽从告辞传不为例但诸侯尊贵不
卷十九 第 18a 页
斥其名曲礼曰诸侯不生名诸侯失地名灭同姓名是诸侯称名
者是罪责之事彼告者亦量其事之善否恶之则以名告故释例
曰蔡侯般弑父自立楚子𣣔显行刑诛以章伯业诱而杀之蔡人
深怨故称名以告春秋从而书之是告者谓其有罪则称名以告
谓其无罪则告不以名此曹人诉君无罪晋侯从而释之言其无
罪而皈故晋人不以名告下云晋侯谓子臧反吾皈而君是晋人
告其皈也此传说曹伯无罪是为经不以名告之传也 注豹叔
至奔齐正义曰此时十月也至十月而侨如奔齐昭四年传称
穆子去叔孙氏及庚宗遇妇人使私为食而宿焉后生竖牛适齐
娶于国氏生孟丙仲壬乃云宣伯奔齐穆子馈之则似豹在齐多
年侨如始往故服虔以为叔孙豹先在齐矣此时从国佐在师声
伯令人就齐师使豹豹不忘宗国闻白国佐为鲁请逆杜不然者
若豹以前在齐则非复鲁臣声伯正可因之以请不淂云声伯使
豹色伯安淂专使背叛之臣也又声伯岂无鲁人可使而崎岖艰
险远使他国之人乎今传言声伯使豹明在鲁军淂为声伯使耳
卷十九 第 18b 页
下云声伯食使者而后食不言食豹而言食使者明豹因请逆遂
即不还还者豹之介耳于时鲁师在郑从郑向齐涂出于鲁豹必
过鲁乃去故淂宿于庚宗彼传因言宿于庚宗遂说娶于国氏生
二子耳二子之生必在侨如奔后豹之还鲁虽无皈年而襄二年
始见于经竖牛已能奉雉故杜以为此年去彼年皈故下注云传
因言其终 注将主至后也 正义曰服虔以失军为失其军粮
传称诸侯迁于颍上子罕宵军之则军诸侯之当不军其辎重安
淂为失军粮也故杜以为将主与军相失谓夜里迸散相失耳此
诸侯即伐郑之诸侯也经书公会尹子晋侯齐国佐邾人伐郑不
书宋卫传言宋卫皆失军则宋卫在矣在而不书后至故也 若
朝至夕亡 正义曰朝亡之谓朝失蔑与行父也鲁必夕亡谓亡
属他国也下云亡而为雠是𣣔弃晋而属齐楚 晋侯至其伐
正义曰周语称却至见召桓公与之语召桓公以告军襄公非郤
至自与襄公语也襄公论郤至将死荅召桓公语耳非语诸大夫
也其文与此小异其意与此大同周语详而此传略先䝨或以为
卷十九 第 19a 页
国语非丘明所作为其或有与传不同故也骤称其伐谓数数自
伐其功周语说郤至自伐之言多矣其辞不可具载 温季其亡
乎 正义曰周语单襄公荅召桓公云人有言曰兵在颈者其郤
至之谓乎即具论郤至之失乃曰以吾观之兵在其颈不可久也
位于七人之下 正义曰此时栾书将中军士燮佐之郤锜将公
军荀偃佐之韩厥将下军荀罃佐之郤犨将新军郤至佐之是位
在七人之下 注称已至上功 正义曰周语曰郤至自称己有
大功郤求晋国之政召桓公谓之曰吾子则䝨矣晋国之举不失
其次吾惧政之未及子也至谓召桓公曰何次之有先大夫荀伯
下军之佐以为政赵宣子未有军行而以为政今栾伯自下军往
是三子也吾又过之无不及也若佐新军而以之为政不亦可乎
将必求之是掩上功 夏书至可乎 正义曰夏书五子之歌第
一章也其为人所怨者岂必在明白之处乎其于人所不见当于
是图谋之此书之言将谓慎其细小之事者也今乃明言之道己
𣣔掩其上此事甚明其可乎言必不可也杜不见古文故云逸
卷十九 第 19b 页
书 十七年注九月至史文正义曰传例启蛰而郊今九月郊
祀是非礼明矣公羊传曰用者何用者不宜用也九月非所用郊也
榖梁传曰夏之始可以承春以秋之末承春之始盖不可矣九月
用郊用者不宜用也贾逵以二传为说诸书用者不宜用也释例
曰辛丑用郊文异而丘明不发传因时史之辞非圣䝨意也列贾
以为诸言用皆不宜用反于礼者也施之用郊似若有义至于用
币用鄫子诸若此比皆当须书用以别所用者也若不言用则事
叙不明所谓辞穷非圣人故造此用以示义也且诸过祀三望之
类奚独皆不书用邪案左氏传用币于社传曰淂礼冉有用矛于
齐师孔子以为义无宜用之例也丘明云我师岂欺我哉 注
十一至脤阙 正义曰杜长历推十一月丁亥朔六日壬辰十六
日壬寅二十六日壬子十日丙申二十二日戊申不知壬申二字
何者为误长历云公羊谷梁传及诸儒皆以为十月十五日也十
月庚午围郑十三日也推至壬申诚在十五日然据传曰十一月
诸侯还自郑壬申至于狸脤而卒此非十月分明误在日也又杜
卷十九 第 20a 页
于土地之篇凡有地名二十六所不知所在之国狸脤即是其一
不知是何国之地故直云阙也在又称旧说曰壬申十月十五日
狸脤鲁地也传曰十月庚午围郑则二日未淂及鲁竟也释例又
曰鲁大夫卒其竟内则不书地传称季平子行东野卒于房是也
以此益明狸脤非鲁地矣以下有十二月丁巳朔逆而推之故诸
旧说皆以壬申为十月十五日也公羊谷梁传以为待公至然后
卒大夫故十月之日书在十一月之下于左传则不通故杜以为
日误 注五同盟 正义曰貜且以文十四年即位宣十七年盟
于断道成二年于五年于虫牢七年于马陵九年于蒲十五年
于戚此年于柯陵凡七同盟而云五者沈以杜数同盟之例但有
君盟者不数大夫之盟此二年盟十七年盟柯陵皆邾之大夫
故不数之刘炫并数二盟而规其过非也 传注虚滑至属周
正义曰僖三十三年秦人灭滑经书入则是灭而不有不知灭后
属何国也此言侵晋知此时属晋耳襄十八年传楚公子格侵费
滑胥靡注云胥靡郑邑不言费滑杜意当以费滑为周邑也然
卷十九 第 20b 页
则若是周邑当言侵周以别之定六年传称郑伐周冯滑胥靡尔
时胥靡亦为周邑盖费滑胥靡周郑之间襄时属郑定时属周注
洧水 正义曰释例云洧水出荧阳密县西北阳城山东南至
颍川长平县入颍 注传言至自裁 正义曰刘炫以为士燮及
昭子之卒适与死会非自杀今知非者以传云使祝宗祈死又云
祝我使我速死无及于难是其𣣔死之意叔孙昭子心怀忧惧亦
与此同身皆并卒故知自裁若其二人之死适与死会春秋之内
唯有两人愿死何淂身死皆与相当故杜斟酌传文以为自杀刘
以为偶然而死以规杜失非也何休膏肓以为人生有三命有寿
命以保度有随命以督行有遭命以摘暴未闻死可祈也故杜以
为因祷自裁也传记此事者𣣔见厉公无道贤臣忧惧 于闳
正义曰释宫云宫中巷谓之壶巷门谓之闳孙炎曰巷舍闻道也
李巡曰闳巷头门也 汝上 正义曰释例云汝水出南阳鲁县
大盖山东北至河南梁县东南经襄城颍川汝南至汝阴褒信县
入淮 注琼玉至含象正义曰琼是玉之美者广雅云玫瑰珠
卷十九 第 21a 页
也吕靖韵集云玫瑰火齐珠也含者或用玉或用珠故梦食珠玉
为含象也诗毛传云琼瑰石而次玉礼纬天子含用珠诸侯用玉
大夫用碧此声伯淂有琼瑰者案周礼天子含用玉则礼纬之文
未可全依或可珠玉兼有故释例云珠玉曰含 今众至伤也
正义曰声伯之意以初淂此梦谓凶在已惧不敢占今众既繁多
而从余三年余之此梦凶灾散在众人不在己也故云无伤待
命于清正义曰𣣔遣国胜告难故令待进止之命在于清地非
是使还待命 注孙周至悼公 正义曰晋世家云悼公周者其
先祖父捷晋襄公少子也不淂立号为桓叔桓叔生惠伯谈谈生
悼公周是周为襄公曾孙也 注榭讲武堂 正义曰楚语云榭
不过讲军实焉是榭为讲武堂传言将谋于榭似仍未至榭犹在
涂也下云杀驹伯苦成叔于其位位所坐之处则已至榭矣三却
虑公杀已谋𣣔自安未及谋而已死故云将耳非谓未至榭也或
可将谋于榭是未至榭故杜云位所坐处也谓当时随便所坐之
处故长鱼矫淂伪讼而杀之若已至榭不应就榭伪讼 一朝
卷十九 第 21b 页
而尸三卿正义曰一朝谓一且也晋语说此事一旦而尸三卿
不可益也 注厉公至国戮 正义曰厉公以私𣣔杀三郤则三
郤无罪经应直云晋杀其大夫不应称名也又胥童为栾书中行
偃所杀乃直是两下相杀今经书二者并为国讨之文故传解之
言民不与却氏却氏有罪也胥童道君为乱胥童有罪也故皆
书曰晋杀其大夫以二者据其死状皆非国讨故传正其二者之
罪解其并为国讨之意刘炫云杜言三却不以无罪书正谓不书
盗书盗即无罪也胥童之死本非国家所杀故特言胥童受国讨
文其实传意并论郤氏受国讨故云皆书曰晋杀其大夫也杜又
云郤氏失民胥童道乱乃揔释传并言二者皆为国讨之意也
十八年传注言不至七乘 正义曰周礼大行人上公贰车九乘
侯伯七乘子男五乘谓生时副贰之车也其送葬亦当如之今唯
一乘是不以君礼葬也以晋是侯爵故指言侯礼七乘耳诸侯各
依命数不是皆七乘也襄二十五年传齐人葬在公下车七乘杜
以特言七乘明七非旧制故彼注云齐旧依上公礼九乘以齐尝
卷十九 第 22a 页
为侯伯因而用九九非侯之正法故此以正言之 辛巳朝于武
宫 正义曰服虔本作辛未晋语亦作辛巳孔晁云以辛未盟入
国辛巳朝祖庙取其新也案晋语称庚午大夫逆于清原传云庚
午盟而入逆日即盟非辛未也传与晋语皆云辛巳朝于武宫服
本自误耳孔晁强𣣔合之非也 注花免至人宫 正义曰杜世
族谱于齐国杂人之中有华免而无士字此注以华免为大夫则
士者为士官也士官掌刑故使杀国佐也于夫人之宫有朝群妾
之处故云内宫之朝盖齐侯(召)入与语而杀之 注朝庙至居丧
正义曰辛巳距乙酉五日先定所脩之政待朔旦而后施之故王
日也晋语云正月乙酉公即位孔晁云二月即位言正月者记者
误也厉公被杀而嗣绝故悼公自外而入即位之日即命百官施
布政教与居丧即位其礼不同释例曰厉公见杀悼公自外绍立
本非君臣无丧制也若然礼丧服小记云与诸侯为兄弟者服斩
郑玄云谓卿大夫以下也与尊者为亲不敢以轻服服之言诸侯
者明虽在异国犹来为三年也计厉是文公之曾孙悼是文公之
卷十九 第 22b 页
玄孙有总麻之亲法当服斩而云无丧制者悼之父祖去晋适周
与本亲隔纥无往来恩义厉既见杀悼即被迎迎之以为晋君即
与厉公体敌且葬厉公以车一乘国内尚不以为君不可责悼公
服斩也纵使当为之斩绝而别立亦非嗣矣注相魏至晋国
正义曰晋语云使吕宣子佐下军曰邲之役吕锜佐知庄子于下
军获楚公子榖臣与连尹襄老以免其子鄢陵之役亲射楚王而
败楚师以定晋国而无后其子不可不崇也使彘共子将新军曰
武子之季文子之母弟也武子宣法以定晋国文子勤身以定诸
侯二子之德其可忘乎故以彘季屏其宗使令狐文子佐之曰昔
克潞之役秦来图败晋功魏颗以其身退秦于辅氏亲止杜回其
勋铭于景钟至于今不忘其子不可不与也彼言吕宣子魏相也
彘共子士鲂也令狐文子魏颉也又曰吕宣子卒公以赵文子能
恤大事使佐下军赵武父祖功名显著故不复序之是四人父祖
皆有劳于晋国 荀家至孝弟正义曰晋语云栾伯请公族
大夫公曰荀家惇惠荀会文敏黡也果敢无忌慎靖膏粱之性
卷十九 第 23a 页
难正也故使惇惠者教之文敏者道之果敢者谂之慎靖者脩之
使兹四人者为公族大夫也公族大夫职掌教诲故使训卿之子
弟令之共俭孝悌也晋语云韩献子老使公族穆子受事于朝辞
曰厉公之乱无忌备公族弗能死孔晁云备公族大夫则韩无忌
先为公族大夫今言使为之者悼公始命百官更改新授之使
士渥至时使 正义曰晋语曰君知士贞子之帅志博闻而宣惠
于教也使为大傅知右行辛之能以数宣物定功也使为司空知
栾紏之能御以和于正也使为戎御知荀宾之有功力而不暴也
使为戎右是四人者皆公知其能而使之耳范武子为大傅孤也
士荐为司空卿也皆前世能者其法可遵故使二大夫居其官而
修其法也二人皆是大夫非孤卿也 注辛将至为氏 正义曰
僖二十八年晋作三行三十一年即罢之以为五军其置三行无
多年岁彼云屠击将右行未知此人即屠击之子孙也为是其祖
代屠击也正以荀林父将中行遂以中行为氏故谓此人之先将
右行因以为氏耳注弁纠至马官正义曰以晋语知是栾纠
卷十九 第 23b 页
也周礼大御御官之长别有戎仆掌御戎车春秋征代之世以御
戎为重此御戎当是御之尊者挍正当周礼校人校人掌王马之
政襄九年传曰命校正出马知是主马之官也周礼校人不属大
御此盖诸侯兼官或是悼公新法此传所言诸官皆不淂与周礼
同也 注戎士尚节义 正义曰此训诸御谓诸是御车之人
设令国有十乘乘有一御皆令此官教之戎士尚节义故训之使
知义如羊斟之徒是不知义也周礼校人主养马耳不知御事此
言校正属焉乃云训御盖令校正助御戎训御 注司士车右之
官正义曰周礼司士掌群臣之版以诏王治其职非车右之类
不淂属车右也周礼有司右上士也掌群右之政凡国之勇力之
士能用五兵者属焉其下更有戎右中大夫齐右下大夫道右
上士此三右或官尊于司右而司右掌其政令春秋之世车右为
尊此司士盖周礼司右之类故为车右属官服虔以为司士主
右之官谓司右也 注勇力至之使 正义曰所训勇力之士皆
谓为车右者也设令国有千乘乘有一右总使此官训之勇力之
卷十九 第 24a 页
士失于强暴如魏犨之徒不顺上命故训之使共时之使不犯法
也 卿无至摄之 正义曰卿谓军之诸将也若梁馀子餋御罕
夷解张御郤克之类往前恒有定员掌共卿御今始省其常员
唯立军尉之官临有军事使兼摄之令军尉兼卿御也 祁奚
至知礼 正义曰晋语云公知祁奚之果而不淫也使为元尉知
羊舌职之聪敏肃给也使佐之知魏绛之勇而不乱也使为元司
马知张老之知而不诈也使为元候知铎遏寇之共敬而信彊也
使为舆尉知籍偃之惇帅旧职而共俭也使为舆司马知程郑为
瑞而不淫且好諌而不隐也使为赞仆晋语皆称其才而用之善
公之知人也言元尉元司马元候者此皆中军之官元大也中军
尊故称大也舆尉司马者皆上军官也舆众也官与诸军同敌
称众也从车者为卒在车者为乘使此中军与上军军尉司马
各教其军之士卒使相亲以听在上之命 注程郑至知礼 正
义曰荀氏别族世本有文周礼齐仆下大夫掌驭金路以宾朝觐
宗遇飨食皆乘金路杜言乘马御乘车之仆则当彼齐仆也晋
卷十九 第 24b 页
语谓之赞仆当时之官名耳周礼掌马之官无名驺者襄二十二
年传称礼点为孟氏之御驺则驺亦御之类月令季秋天子乃教
田猎命仆夫七驺咸驾载旌旐则驺是主驾之官也郑玄云七驺
谓趣马主为诸官驾说者也周礼趣马下士掌驾说之颁是驺为
主驾之官驾车以共御者程郑为乘马御御之贵者故令掌贺之
官亦属之校人职云良马三乘为皂皂一趣马趣马下士三皂为
系系一驭夫驭夫中士六系为厩厩一仆夫仆夫上士天子十有
二闲邦国六闲郑玄云每厩为一闲闲有二百一十六匹如彼计
之每厩有趣马十八人六闲之驺有一百八人皆属程郑而使揔领
之也戎车贵彊力乘车尚礼容故训群驺使知礼令教马进退使
合礼法也校人乘马一师四圉三乘为皂皂一趣马三皂为系系
一驭夫六系为厩一仆夫六厩成校校有左右天子十二闲马六
种邦国六闲马四种家四闲马二种郑玄云每厩为一闲二百一
十六匹易乾为马此应乾之策也校有左右则天子良马五种各
有四百三十二匹合二千一百六十匹驽马三之四百三十二
卷十九 第 25a 页
匹则千二百九十六匹合三千四百五十六匹诗云騋牝三千举
大数也玉路驾种马戎路驾我马金路驾齐马象路驾道马田路
驾田马驽马给宫中之役邦国六闲四种去种戎其齐道田各用
一闲驽马三之则千二百九十六匹大夫四闲二种去齐道田马
一闲驽马三之则八百六十四匹四匹一师也十二匹一趣马也
三十六匹一驭夫也二百一十六匹一仆夫也 凡六至誉也正
义曰上已历言诸官特为公所知者更复揔言所任皆淂其人于
时晋立六卿卿下各有统领群官非一凡六官之在民上为长者
皆是有德有能之人是民所褒誉者也使魏相以下至种郑为乘
马御以上凡有八条之官魏相等为卿一也荀家等为公族大夫
二也士渥浊为大傅三也右行辛为司空四也弁纠为御戎五也
荀宾为右六也祁奚为中军尉至籍偃为司马七也程郑为乘马
御八也自公族大夫以下七条各云使为某事而卿下不云使者
以卿揔摄群职非偏主一事故也公族大傅司空不云某官
属焉者以其当官自主更无馀官来属其祁奚为中军尉及羊
卷十九 第 25b 页
舌职张老魏绛铎遏寇籍偃虽是数官揔为一条使训卒乘亲以
听命此唯有中军上军元下军之官者盖时下军无阙不别立其
官故也其卿无共御立军尉以摄之一句为下祁奚为中军尉胤
绪也大略所叙皆尊官在前卑官在后 注大国至其人 正义
曰大国三卿是正法当时晋置六卿为三军之将佐皆是帅也于
是晋又更置新军凡有四军八卿但新军或置或废故传不数之
耳六官之长非独卿身乃谓其下凡为人之长者皆有民之美誉
故揔举六官则知群官无非其人者也 举不至易方 正义曰
所举用者皆堪其官不有失职者也文任文官武任武官其用为
官各守其业不踰易其方也若文人为武武人为文则违方易务
不能守其业矣 注正军至陵偪 正义曰传言不陵不偪者皆
谓下不陵偪其上旅卑于师师卑于正知正是军将命卿也唯举
师旅不相陵偪言上下有礼皆不相陵偪也 所以复霸正义
曰霸者把也把持王政郑玄云天子衰诸侯㒷故曰霸夏有昆吾
商有豕韦大彭周有齐桓晋文此最彊者也故书传通谓彼五人
卷十九 第 26a 页
为五霸耳但霸是彊国为之天子既衰诸侯无主若有彊者即营
霸业其数无定限也而何体以霸不过五不许悼公为霸以乡曲
之学足以忿人传称文襄之霸襄承文后绍继其业以后渐弱至
悼乃彊故云复霸凡去至复入 正义曰释例曰凡去其国者
通谓君臣及公子母弟也国逆而立之本无位则称入本有位则
称复皈齐小白入于齐无位也卫侯郑复皈于卫复其位也诸侯
纳之有位无位皆曰皈卫孙林父蔡季是也身为戎首则曰复入
晋栾盈是也此所以明外内之援辨逆顺之辞故经正鱼石卫衎
以表旧制传称凡例揔而明之也卫人逆公子晋于邢宜称入善
其淂众公子友忠于社稷国人所思焉故闵公为落姑之盟以复
之夫卫公子晋绝位而在邢鲁之季子㔟弱而出奔咸得民望享
国有家是以圣人贵之殊其文也庄六年五国诸侯犯逆王命以
纳卫朔大其事故字王人谓之子突朔惧有违众之犯而以国逆
告华元实国迎𣣔挟晋以自助故以外纳赴春秋从而书之以示
二子之情也韩魏有耦国之彊陈蔡有复国之端故晋赵鞅楚公
卷十九 第 26b 页
子比皆称皈从诸侯纳之例言非晋楚之所能制也侯獳爱君以
请故曹伯有国逆之辞许始复国故许叔有国逆之文此皆时史
因周典以起时事之情也传例称诸侯纳之曰皈今捡经诸称纳
者皆有兴师见纳之事不须例而自明故伹言纳而不复言皈也
卫侯郑曹伯负刍皆见执在周晋鲁请而复之郑书皈于卫负刍
称皈自京师所发事同而文异者例意本在于皈不以他文为义
也贾氏又以为诸皈国称所自之国所自之国有力也案楚公子
此去晋而不送是无援于外而经书自晋陈侯吴蔡侯庐皆平王
所封可谓有力而不言自楚此既明證又春秋称入其例有二施
于师旅则曰不地在于皈复则曰国逆国逆又以立为例逆而不
立则皆非例所及郑之良霄以寇而入入即见杀而复例之例称
凡去其国明非天子之制也周敬王王子猛不书出而书入襄王
书出而不书入凡自周无出故非春秋旧例也诸在例外称入直
是自外入内记事者常辞义无所取而贾氏虽夫人姜氏之入皆
以为例如此甚多又依放谷梁云称纳者内难之辞因附会诸纳
卷十九 第 27a 页
为义至于纳北燕伯于阳传称因其众穷不能通乃云时阳守距
难故称纳此又无證经书楚人围陈纳顿子于顿则顿国之所𣣔
也北燕伯传有因众之文不可言内难也又书纳公孙宁仪行父
于陈陈县而见复上下交驩二人虽有淫纵之阙今道楚用陈贼
讨君葬威权方盛传称有礼理无有难此皆先说之不安也 沈
氏云国逆而立之曰入唯谓国君知不兼臣者以臣而无位本贱
不书故知臣无国逆之例也其复入唯谓臣知者以君虽不君臣
不可不臣君若入国臣无违拒之法且杜云身为戎首称兵入伐
是戎首指臣为文故知不淂兼君也杜所以云四条者通君臣取
国有家之大例即是事通君臣者此据大略而言不复曲细为别
也 不然至吾患 正义曰不然谓不与吾同恶也而收取吾之
所憎谓鱼石是也使佐其楚国之政以伺间吾之衅隙而侵伐我
如此则亦是吾之所患若晋用楚材皆为楚国之患焉是也
注夷庚至之道 正义曰夷平也诗序云曰庚万物淂由其道是
以庚为道也此云以塞夷庚下云而惧吴晋知谓塞吴晋往来之
卷十九 第 27b 页
要道也吴晋往来路由彭城楚取彭城以封鱼石𣣔以断绝吴晋
往来之道使其不淂往来故吴晋所以惧耳若其不然何以独云
惧吴晋也夷庚止谓吴晋往来之平道耳非山川险难之名故杜
土地名不淂指其所在 逞奸而携服 正义曰逞快也封鱼石
为快奸人也携离也诸侯见楚助贼服从者其心皆离是离其服
从者之心 骤朝于晋正义曰诗云载骤骎骎骤是疾行之名
从鲁即疾朝于晋也言道也 正义曰丧大记云君夫人卒于
路寝是在路寝淂君薨之道也 成霸安疆 正义曰谓文公成
霸安疆自宋为始言今宋有患不可不救也 书顺也 正义曰
自此以前庄宣薨于路寝桓庄僖文宣皆书葬矣今于此公薨之
下言道也于葬之下言书顺也独发传者隐桓闵皆为人所杀僖
公薨于小寝文公薨于台下皆其薨不淂道也庄宣虽薨于路
寝庄则子般见杀宣则皈父出奔家国不安非是得道顺礼淂道
顺礼唯成公耳故传于此发之释例曰鲁君薨葬多不顺制唯
成公薨于路寝五月而葬国家安静世适承嗣故传见庄之缓举
卷十九 第 28a 页
成书顺以包之是也
春秋正义卷第十九
卷十九 第 1a 页
春秋传卷第十九
    成公上
元年春王正月公即位二月辛酉葬我君宣公无冰
寒极而无冰者常燠也按洪范传曰豫常燠若此政事舒缓纪纲
纵㢮之象成公幼弱政在三家公室不张其象巳见故当固阴冱
寒而常燠应之古者日在北陆而藏冰献羔而启朝之禄位宾食
丧祭冰皆与焉此亦燮调愆伏之一事也今既寒而燠遂废凌人
之职然策书所载皆经邦大训人有微而不登其姓名事有小而
 不记其夲末雨雹冰雪何以悉书天人一理也万物一气也观于
阴阳寒暑之变以察其消息盈虚此制治于未乱慎于微之意也
每慎于微然后王事备矣
三月作丘甲
作丘甲益兵也古者九夫为井四井为邑四邑为丘四丘为甸甸
地方八里旁加一里为成所取于民者出长毂一乘此司马法一
卷十九 第 1b 页
成之赋也为齐难作丘甲益兵备敌重困农民非为国之道其曰
作者不宜作也唐太宗问李靖楚广与周制如何靖曰周制一乘
步卒七十二人甲士三人以二十五人为一甲凡三甲共七十五
人然则一丘所出十有八人积四丘而具一乘耳今作丘甲者即
丘出一甲是一甸之中共百人为兵矣则未知其所作者三甸而
增一乘乎每乘而增一甲乎鲁至昭公时尝蒐于红革车千乘则
计甸而增乘未可知也楚人二广之法一乘至用百有五十人则
鲁每乘而增一甲亦未可知也赋虽不同其实皆为益兵其数皆
增三之一耳先儒或言甲非人人之所能为又以为丘出甸赋加
 四倍者误矣
夏臧孙许及晋侯盟于赤棘
 初宣公谋以晋人去三桓归父为是见逐而奔齐矣今季孙当国
 恨齐人之立宣公纳归父又惧晋侯之或见讨也故往结此盟赤
棘晋地也其称及鲁所欲也盟非春秋所贵而恶屡盟者非惟长
卷十九 第 2a 页
乱亦国用民力所难给也成公即位之初方经大故未有施舍巳
责逮鳏寡救乏困之事也为齐难既作丘甲矣闻将出楚师又远
与晋寻盟岂固本保邦之道乎书及晋侯盟于赤棘非特备齐惧
晋盖三桓怀忿怼君父之心将有事于齐而汲汲欲之者罪可见

秋王师败绩于茅戎
 程氏曰王师于诸侯不言败诸侯不可敌王也于夷狄不言战夷
 狄不能抗王也不可敌不能抗者理也其敌其抗王道之失也桓
 王伐郑兵败身伤而经不书败存君臣之义立天下之防也刘康
 公邀戎伐之败绩于徐吴氏而经不书战辨华夷之分立中国之
 防也是皆圣人笔削非鲁史之旧文也然笔于经者虽以尊君父
 外戎狄为义而君父所以尊戎狄所以服则有道矣桓王不以讨
 贼兴师而急于伐郑康公不以惇信持国而轻于邀戎是失其所
 以君天下禦四夷之道也书败绩于茅戎者言自败也其自反亦
卷十九 第 2b 页
 至矣
冬十月
二年春齐侯伐我北鄙
 初鲁事齐谨甚虽易世而聘会不绝也及与晋侯盟于断道而后
 怨隙成再盟于赤棘而后伐吾北鄙齐侯之兴是役非义矣鲁人
 为鞍之战岂义乎同曰愤兵务相报复而彼此皆无善者则亦不
待贬而罪自见矣
夏四月丙戍卫孙良夫帅师及齐师战于新筑卫师败绩
 齐师侵虐而以卫主此战何也卫侯初与晋同盟于断道矣又使
 世子臧与晋同伐齐矣又使孙良夫石稷将侵齐矣及与齐师遇
 石稷欲还良夫不可曰以师伐人遇其师而还将谓君何若知不
 能则如无出今既遇矣不如战也遂战于新筑故齐师虽侵虐而
 此战以卫主之也春秋善解纷贵远怨而恶以兵刃相接故书法
 如此
卷十九 第 3a 页
六月癸酉季孙行父臧孙许叔孙侨如公孙婴齐帅师会晋郤克卫
孙良夫曹公子首及齐侯战于鞍齐师败绩
大国三军次国二军鲁虽大国而四卿并将是四军也当此时旧
制犹存尺地皆公室之土也一民皆公室之兵也上卿行父与侨
 如婴齐各帅一军会战而臧孙许如晋乞师又逆晋师为之道夲
 不将兵特往来晋鲁两军之间预谋议耳成公初立主幼国危为
 季孙一怒扫境内兴师而四卿并出肆其愤欲虽无人乎成公之
 侧有不恤也然后政自季氏出矣将称元帅略其副属词之体也
 而四卿皆书者岂特为详内录哉坚冰之戒亦明矣经之大例受
 伐者为主而此以四国及之者以一笑之微残民毒众几获其君
 而怒犹未怠焚雍门之茨侵专东至海故以四国主之为愤兵之
 大戒见诸行事深切著明矣
秋七月齐侯使国佐如师己酉及国佐盟于袁娄
 齐国佐如师与楚屈完来一也然陉之役则曰来盟于师盟于召
卷十九 第 3b 页
陵鞍之战则曰及国佐盟于袁娄何也荆楚暴横凭陵诸夏齐桓
公仗义声罪致讨威行江汉之上不待加兵而楚人帖服其书来
盟于师者楚人自服而求盟也盟于召陵者桓公退舍礼与之盟
也在春秋时斯为善矣若夫袁娄则异于是齐虽侵虐未若荆楚
之暴也诸国大夫含愤积怒欲雪一笑之耻至于杀人盈野非有一
击强扶弱之心国佐如师将以赂免非服之也晋大夫又不以德
命使齐人尽东其亩而以萧同叔子为质夫萧同叔子齐君之母
也则亦悖矣由是国子不可请合馀烬背城借一揖而去之郤克
使鲁卫之使以其词为之请逮乎袁娄而与之盟则汲汲欲盟者
晋也故反以晋人及之若此类见曲直之绳墨矣是故制敌莫如
仗义天下莫大于理而强有力不与焉亦可谓深切著明矣
八月壬午宋公鲍卒庚寅卫侯速卒取汶阳田
汶阳之田夲鲁田也取者得非其有之称不曰复而谓之取何也
恃大国兵力一战胜齐得其故壤而不请于天王以正疆理则取
卷十九 第 4a 页
之不以其道与得非其有奚异乎然则宜柰何考于建邦土地之
图若在封域之中则先王所锡先祖所受经界世守不可乱矣不
然侵小得之春狄固有兴灭国继绝世之义必有处也鲁在战国
时地方五百里而孟氏语慎子曰如有王者作在所损乎在所益
乎经于复其故田而书取所损益亦可知矣
冬楚师郑师侵卫十有一月公会楚公子婴齐于蜀
按左氏鲁卫受盟于晋从于伐齐故楚为阳桥之役令尹子重曰
 师众而后可于是王卒尽行二国称师著其众也侵卫则书侵我
 师于蜀致赂纳质没而不书非讳也书其重者则莫重乎其以中
 国诸侯降班失列下与夷狄之大夫会也季孙行父为国上卿当
 使其君尊荣其民免于侵陵之患而危辱至此特起于忿忮肆其
 褊心而不知制之以礼也书曰必有忍乃其有济惩忿窒欲德之
 修也不忮不求行之善也躬自厚而薄责于人远怨之方也季孙
 忿忮弗能惩也而辱逮君父不亦憯乎故春秋史外传心之要典
卷十九 第 4b 页
也考其行事深切著明于以反求诸己则亦知戒矣
丙申公及楚人秦人宋人陈人卫人郑人齐人曹人邾人薛人鄫人
盟于蜀
 盟而鲁与必先书公尊内也次书主盟者众所推也此书公及楚
 人则知主盟者楚也公子婴齐秦右说宋华元陈公孙宁卫孙良
夫郑去疾皆国卿也何以称人楚僭称王春秋黜之比诸夷狄晋
虽不竞犹主夏盟诸侯苟能任仁贤修政事保固疆圉要结邻好
 同心择义坚事晋室荆楚虽大何畏焉今乃西向服从而与之盟
 不亦耻乎古者用夏服夷未闻服于夷也乃是之从亦为不善择
矣经于鲁君盟会不信则讳公而不书不臣则讳公而不书弃中
 国从夷狄则讳公而不书蜀之盟弃晋从楚书公不讳何也事同
 而既贬则从同同正始之义也从荆楚而与盟既讳公于僖十九
年齐之盟矣是以于此不讳而人诸国之大夫以见意也
三年春王正月公会晋侯宋公卫侯曹伯伐郑
卷十九 第 5a 页
按左氏诸侯伐郑讨邲之役也遂东侵郑公子偃帅师禦之覆诸
鄤败诸丘舆夫讨邲之役则复怨剿民非观衅也遂东侵则潜师
掠境非以律也覆而败诸则专用诈谋非正胜也度彼参此皆无
善也虽而不纪胜负微也晋侯称爵而以伐书何也初为是役必
以郑之从楚也附蛮夷扰中国则盟主有词于伐耳宋卫未葬曷
为称爵背殡越境以吉礼从金革之事也
辛亥葬卫穆公二月公至自伐郑甲子新宫灾三日哭
庙灾而哭礼也得礼为常事则何以书缑氏刘绚曰新宫者宣宫
 也不曰宣宫者神主未迁也知然者丹楹刻桷皆称桓宫此不举
 谥故知其未迁也宫成而主未入遇灾而哭何礼哉宣公薨至是
 二十有八月缓于迁主可知矣言灾则不恭之致亦自见矣此说
 据经为合或曰礼称有焚其先人之室则三日哭新宫将以安神
 主也虽未迁而哭不亦可乎曰先人之室盖尝寝于斯食于斯会
族属于斯其居处笑语之所在皆可想也事死如事生故有焚其
卷十九 第 5b 页
室则哭之礼也神主未迁而哭于人情何居
乙亥葬宋文公
按左氏文公卒始厚葬益车马重器备君子谓华元乐举于是乎
 不臣考于经未有以验其厚也数其葬之月则信然矣天子七月
诸侯五月大夫三月士踰月以降杀迟速为礼之节不可乱也文
 公之卒国家安靖外无危难曷为越礼踰时逮乎七月而后克襄
事哉故知华元乐举之弃君于恶而益其侈无疑矣夫礼之厚薄
称人情而为之者也宋公在殡而离次出境从金革之事哀戚之
情忘矣顾欲厚葬其君亲此非有所不忍于死者特欲誇耀淫侈
无知之人耳世衰道微礼法既壤无以制其侈心至于秦汉之间
 穷竭民力以事丘陇其祸有不可胜言者春秋据事直书而其失
 自见此类是也岂不为永戒哉
夏公如晋郑公子去疾帅师伐许公至自晋
 宣公薨至是三年之丧毕矣宜入朝京师见天子受王命然后归
卷十九 第 6a 页
 而即政可也嗣守社稷之重而不朝于周以拜汶阳田之故而往
朝于晋其行事亦悖矣此春秋所为作也公行多不致其书公至
自晋何其至也必有以也
秋叔孙侨如帅师围棘
按左氏取汶阳之田棘不服故围之复故地而民不听至于命上
将用大师环其邑而攻之何也鲁于是时初税亩作丘甲税役日
益重矣棘虽复归故国所以不愿为之民也欤成公不知薄税敛
轻力役修德政以来之而肆其兵力虽得之亦必失之矣
大雩晋郤克卫孙良夫伐廧咎如
冬十有一月晋侯使荀庚来聘卫侯使孙良夫来聘丙午及荀庚盟
丁未及孙良夫盟
刘敞曰诸侯有聘无盟聘礼也盟非礼也庚与良夫不务引其君
当道而生事专命为非礼不信以干先王之典故不系于国以见
其遂事之辱非人臣之操此说然也其言及者公与之盟而不言
卷十九 第 6b 页
公见二卿之伉也盟者春秋所恶于恶之中又有恶焉者此类是

郑伐许
称国以伐狄之也晋楚争郑郑两事焉及邲之败于是乎专意事
楚不通中华晋虽加兵终莫之听也至此一岁而再伐许甚矣夫
利在中国则从中国利在夷狄则从夷狄而不择于义之可否以
为去就其所以异于夷者几希况又冯弱犯寡一岁之中而再动
 干戈于邻国不既甚乎春秋之法中国而夷狄行者则狄之所以
惩恶也以为告词略而从告乃实录耳一字为褒贬义安在也
四年春宋公使华元来聘三月壬申郑伯坚卒𣏌伯来朝夏四月甲
寅臧孙许卒公如晋葬郑襄公秋公至自晋冬城郓郑伯伐许
前此郑襄公伐许既狄之矣今悼公又伐许乃复称爵何也丧未
踰年以吉礼从金革之事则忘亲矣称爵非美词所以著其恶也
五年春王正月杞叔姬来归
卷十九 第 7a 页
前书𣏌伯来朝左氏以为归叔姬也此书𣏌叔姬来归则出也春
秋于内女其归其出录之详者男女居室人之大伦也男子生而
愿为之有室女子生而愿为之有家父母之心人皆有之而不能
为之择家与室则夫妇之道苦淫僻之罪多矣王法所重人伦之
本录之详也为世戒也
仲孙蔑如宋夏叔孙侨如会晋荀首于榖梁山崩
梁山韩国也诗曰弈弈梁山韩侯受命而谓之韩弈者言弈然高
大为韩国之镇也后为晋所灭而大夫韩氏以为邑焉书而不系
国者为天下记异是以不言晋也左氏载绛人之语于礼文备矣
 而未记其实也夫降服乘缦彻乐出次祝币史词六者礼之文也
古之遭变异而外为此文者必有恐惧修省之心主于内若成汤
 以六事捡身高宗克正厥事宣王侧身修行欲销去之是也徒举
其文而无实以先之何足以弭灾变乎夫国主山川至于崩竭当
时诸侯未闻有戒心而修德也故自是而后六十年间弑君十有
卷十九 第 7b 页
 四亡国三十二其应亦憯矣春秋不明著其事应而事应具存其
 可忽诸
秋大水冬十有一月己酉天王崩十有二月己丑公会晋侯齐侯宋
公卫侯郑伯曹伯邾子𣏌伯同盟于虫牢
按左氏许灵公愬郑伯于楚郑伯如楚讼不胜归而请成于晋盟
 于虫牢郑服也郑服则何以书同盟天王崩赴告巳及在诸侯之
策矣以所闻先后而奔丧礼也而九国诸侯会盟不废故特书同
盟以见其皆不臣春秋恶盟誓于恶之中文有恶焉者此类是也
六年春王正月公至自会二月辛巳立武宫
 武宫武公之宫立武宫非礼也丧事即远有进而无退宫庙即远
 有毁而无立故二昭二穆与太祖而五者诸侯之庙制也曰考庙
 曰王考庙曰皇考庙皆月祭焉曰显考庙曰祖考庙享尝乃止去
 祖为坛去坛为墠坛墠有祷则祭无祷乃止去墠为鬼诸侯之祭
 法也武公至是历世十一其毁巳久而辄立焉非即远有终之意
卷十九 第 8a 页
故特书曰立立者不宜立也
取鄟
鄟微国也书取者灭之也灭而书取为君隐也项亦国也其书灭
者以僖公在会季孙所为故直书其事而不隐此春秋尊君抑臣
以辨上下谨于微之意也人伦之际差之毫釐缪以千里故仲尼
特立此义以示后世臣子使以道事君而无朋附权臣之恶于传
有之犯上干主其罪可救乖忤贵臣祸在不测故臣子多不惮人
主而畏权臣如汉谷永之徒直攻成帝不以为嫌至于王氏则周
旋相比结为死党而人主不之觉此世世之公患也归父家遣缘
季氏也朝吴出奔因无极也王章杀身忤王凤也邺侯寄馆避元
载也惟杀生在下而人主失其柄也是以党与众多知有权臣而
不知有君父矣使春秋之义得行尊君抑臣以辨上下每谨于微
岂有此患乎
卫孙良夫帅师侵宋夏六月邾子来朝公孙婴齐如晋壬申郑伯费
卷十九 第 8b 页
卒秋仲孙蔑叔孙侨如帅师侵宋
鲁遣二卿为主将动大众焉有事于宋而以侵书者潜师侵掠无
名之意盖陋之也于卫孙良夫亦然上三年尝会宋卫同伐郑矣
次年宋使华元来聘通嗣君矣又次年鲁使仲孙蔑报华元矣是
年冬郑伯背楚求成于晋而鲁卫与宋又同盟于虫牢矣今而有
事于宋上卿授钺大众就行而师出无名可乎故特书侵以罪之
也左氏载此师晋命也后二年宋来纳币请伯姬焉则此师为晋
 而举非鲁志明矣兵戎有国之重事邦交人道之大伦听命于人
 不得巳焉将能立乎春秋所以罪之也
楚公子婴齐帅师伐郑冬季孙行父如晋晋栾书帅师救郑
 荆楚僭号称王圣人比诸夷狄而不赦者大一统以有周使民著
 于君臣之义也郑能背夷即华是改过迁善出幽谷而迁乔木也
 婴齐为是帅师又因其丧而伐之不义甚矣经所以深恶之也书
 卿帅师伐郑于文无贬词何以知其深恶楚也下书栾武子帅师
卷十九 第 9a 页
救郑则知之矣凡书救者未有不善之也而伐者之罪著矣按左
氏晋楚遇于桑隧军帅之欲战者八人武子遂还则无功也亦何
善之有曰此春秋之所以善栾书也两军相加兵刃既接折馘执
俘计功受赏此非仁人之心王者之事故舞干而苗格者舜也因
垒而崇降者文也次于陉而屈完服者齐桓也会于萧鱼而郑不
叛者晋悼也武子之能不迁戮而知还也亦庶几哉
七年春王正月鼷鼠食郊牛角改卜牛鼷鼠又食其角乃免牛
谷梁子曰郊牛日展斛角而知伤展道尽矣其所以备灾之道不
尽也改卜牛鼷鼠又食其角则亡乎人矣非人之所能也所以免
有司之过也有司免过即变异也其应云何许翰曰小害大下贼
上食而又食三桓子孙相继之象也宣公有虞三桓之志至成始
弗戒矣理或然也
吴伐郯
 称国以伐狄之也吴本太伯之后以族属言则周之伯父也何以
卷十九 第 9b 页
 狄之为其僭天子之大号也按国语云命圭有命固曰吴伯不曰
 吴王然则吴本伯爵也后虽益炽浸与中国会盟进而书爵不过
  曰子亦不以本爵与之故纪于礼书曰四夷虽大皆曰子此春秋
  之法仲尼之制也而以为不敢擅进退诸侯乱名实者误矣
 夏五月曹伯来朝不郊犹三望
 吴郡朱长文曰礼天子有四望诸侯则祭境内山川而巳鲁当祭
 太山太山鲁之境也礼所得祭故不书三望僭天子礼是以书之
 其说是矣楚子轸言三代命祀祭不越望而曰江汉沮漳楚之望
 非也楚始受封滨江之国汉水沮漳岂其境内哉此亦据后世并
 兼封略言之尔
 秋楚公子婴齐帅师伐郑公会晋侯齐侯宋公卫侯曹伯莒子邾子
 𣏌伯救郑八月戊辰同盟于马陵
 楚人军旅数起频年伐郑以其背巳而从诸夏也与庄之欲讨徵
  舒而入陈亦异矣书大夫之名氏书帅师书伐而无贬词者所谓
卷十九 第 10a 页
不待贬绝而罪自见者也晋合八国之君亲往救郑则攘夷狄安
中国之师也欲著其善故特书救郑以美之言救则楚罪益明而
郑能背夷即华善亦著矣前此晋遣上将诸国不与焉此则其君
自行而会合诸国则楚人暴横凭陵诸夏之势益张亦可见矣故
盟于马陵而书同盟者同病楚也
公至自会吴入州来冬大雩卫孙林父出奔晋
卷十九 第 10b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