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秋正义-唐-孔颖达卷十

卷十 第 1a 页
春秋正义卷第十 闵公
  国子祭酒上护军曲阜县开国子臣孔颖达 等奉
  敕撰
正义曰鲁世家闵公名开庄公之子惠王十六年即位社世族谱
云名 方汉景帝讳启开因是而乱杜谱云启方从世本文谥法
在国逢难曰闵是岁岁在大梁 无年注季子至曰归
正义曰季是友之字也子者男子之美称国人䝨而思之得其还
鲁喜而呼曰季子来皈史因其言而书之传称请复季友齐侯许
之是得齐之力齐侯许纳故曰皈也 注仲孙至之志
正义曰传称仲孙湫则名湫而字仲孙也杜言以事出疆或使向
他国因来省鲁难非齐侯命之使来来而不称君命故不言齐侯
使也诸侯之卿例当书名此人还国使齐侯务宁鲁难明年即
有高子来盟是齐侯用其言鲁人知其事不书其名嘉而字之杜
云称字嘉之则仲孙是字犹楚之孙伯或亦以孙为字也来者身
来至鲁是事实也省难心自省之是其志也虽志在省难不告鲁
卷十 第 1b 页
人云巳省其难故经据实事但书仲孙之来传寻仲孙之志言其
来省难也 传戎狄至简书 正义曰戎狄之心若豺狼之兽
不可厌足也言其当伐戎狄也诸夏之国皆亲近之人不可遗弃
也言其当救邢也宴安自逸若酖毒之药不可怀恋也言其当自
劳也诗小雅出车之篇美文王劳来诸侯令䝨臣出使此臣在外
思皈而以王事自勉言我岂不思皈乎诚思归也但畏此简书来
告急耳诸侯有事则书之于简遣使执简以告命告则须救故畏
而不归也此简书者同有所恶则相忧之谓也请救邢以从简书
传称勤则不匮安则败名齐侯纵心宴安不𣣔征伐安则自损其
身故言酖毒以劝之释兽云豺狗足郭璞云脚似狗说文云豺狼
属狗声释兽又云狼牡獾牝狼舍人曰牡名獾牝名狼陆机毛诗
义疏云狼鸣能小能大善为小儿啼声以诱人去数十步其猛健
者虽善用兵者不能免也二者皆贪残之兽故北戎狄也
注敬仲管夷吾 正义曰敬谥谥法夙夜勤事曰敬仲字管氏
夷吾名也 注诸夏至近也 正义曰此言诸夏襄四年传魏
卷十 第 2a 页
绛云诸华必叛华夏皆谓中国也中国而谓之华夏者夏大也言
有礼仪之大有文章之华也昵近释诂文舍人曰昵戚之近也言
中国诸侯情亲而路近 注能重至成之 正义曰服虔云重不
可动因其不可动而坚固之杜以此传四句相类间携贰携贰皆
间之覆昏乱昏乱皆败之知此重固皆因云则非因重而固之
注为公至祖父 正义曰史记赵世家夙生共孟孟生赵衰晋语
云赵衰先君之戎御赵夙之弟也杜以夙为衰兄从晋语也魏世
家毕万生武子世本毕万生芒季季生武仲州州即犨也杜以万
为犨之祖父依世本也 注大伯至适吴 正义曰史记吴世家
云吴大伯弟仲雍皆周大王之子而王季历之兄也季历䝨而有
圣子昌大王𣣔立季历以及昌于是大伯仲雍二人乃奔荆蛮以
辟季历季历果立是为王季是大伯让位适吴之事 犹有至
及也 正义曰言逃虽失国犹有善名与其留而及祸也何者为
胜劝之使逃 万盈至名也 正义曰以算法从一至万每十则
改名至万以后称一万十万百万千万万万始名亿从是以往皆
卷十 第 2b 页
以万为极是至万则数满也论语云巍巍乎其有成功是魏为高
大之名 遇屯之北 正义曰震下坎上为屯说卦云震动也坎
彖云坎险也动而遇险有屯难之象坤下坎上为比说卦坎为水
坤为地水润下而地爱之相亲比之象也 注辛廖晋大夫
正义曰杜云辛廖晋大夫则以毕万筮仕在晋国而筮刘炫云若
在晋国而筮何得云筮仕于晋又辛甲辛有并是周人何故辛廖
独为晋大夫今知不然者传以毕万是毕国子孙今乃筮仕于晋
言于晋以对毕耳非谓筮时在他国也案昭十五年传云及辛有
之二子董之晋于是乎有董史注云辛有周人二子适晋为大史
则辛氏虽出于周枝流于晋刘炫用服氏之说以为毕万在周筮
仕于晋又以晋国不得有姓辛而规杜过其义非也注震为车
坤为马 正义曰晋语云司空季子占公子重耳之筮云震车
也坤彖云利牝马之贞是坤为马也下注震为足震为长男坤
为母坤为众皆说卦文也 注比合至之卦 正义曰震之为杀
传无明文晋语云震车也车有威武昭二十五年传云为刑罚威
卷十 第 3a 页
狱以类其震曜杀戮是震为威武杀戮之意故震为杀也
必复其始 正义曰万是毕公之后公侯之子孙必当复其初始
言此人子孙又将为公侯也及春秋之后三家分晋而魏为诸侯
是其筮之验也 二年注阳国至从之 正义曰世本无有阳国
不知何姓杜世族谱土地名阙不知所在与宋人迁宿文同知阳
是国名盖齐人偪迁之 注三年至示说 正义曰僖三十三年
传曰凡君薨䘚哭而祔祔而作主特祀于主烝尝禘于庙禘祀为
吉祭说丧事而言 知禘是丧终而吉祭也襄十五年晋悼公卒
十六年传称晋人荅穆叔云以寡君之未禘祀知三年丧毕乃为
禘也丧毕而为禘祭知致新死之主于庙也新主入庙则远主当
迁知其迁入祧者祭法云天子七庙有二祧则祧是远祖庙也周
礼守祧掌守先王先公之庙祧其遗衣服截焉庙之远主其庙既
迁主无所处固当迁入祧也郑玄以二祧为文王武王之庙迁主
入庙当各从其班穆入文祧昭入武祧礼诸侯五庙更无别祧则
当谓大祖之庙为祧也远主初始入祧新死之主又当与先君相
卷十 第 3b 页
接故礼因是而为大祭以审序昭穆故谓之禘者谛也言使昭穆
之次审谛而不乱也庄公以其三十二年八月薨至此年五月
唯二十二月故丧制未阕也公羊传曰其言于庄公何未可以称
宫庙也曷为未可以称宫庙在三年之中矣三年之中未得以礼
迁庙而特云庄公知为庄公别立庙庙成而吉祭也僖八年禘于
大庙文二年大事于大庙宣八年有事于大庙彼言大事有事
亦禘祭也则禘礼必于大庙今未可以吉祭而为吉祭又不于大
庙故详书以示讥也既云吉禘又云于庄公是其详也 注哀姜
至姜氏正义曰此决庄元年夫人孙于齐不称姜氏也贾服之
说皆以为文姜杀夫罪重故去姜氏哀姜杀子罪轻故不去姜氏
故杜为此言以异之言外淫者谓与外姓为淫 注盖高至美称
正义曰庄二十二年及齐高傒盟于防自尔以来不见经传故云
盖高傒也往年仲孙湫劝齐侯使宁鲁难今而高子适鲁知剂
侯使来平鲁乱也当齐侯初命高子之时庆父未出僖公未立及
其至鲁值僖公新立因遂与鲁结盟而立之不云齐侯使者盟非
卷十 第 4a 页
齐侯之命故不称使也齐侯不使之盟而高子辄为盟者齐侯使
之乘平鲁乱新君既立遂盟而安之亦足称齐侯之意其盟非专
檀也鲁人不能自安高子盟以安之鲁人贵之故不书其名子者
男子之美称故呼之曰高子榖梁传曰其曰来喜之也其曰高子
贵之也盟立僖公也然则盟立僖公必僖公共盟不言公及齐高
子盟者桓十四年郑伯使其弟语来盟文十五年宋华孙来盟皆
不言公及则不书公者春秋之常也晋荀庚卫孙良夫并为来聘
既行聘礼更与公盟非是直为盟来故聘后别言及耳注高克
至鲁也 正义曰此事诗序具焉大夫出奔多是本国来告传称
晋侯使以杀大子申生之故来告又卫杀孔达告于诸侯是其本
国告也宣十年传例曰凡诸侯之大夫违告于诸侯曰某氏之守
臣某失守宗庙敢告是大夫私家之告辞昭二十六年王子朝奔
楚传称告于诸侯是奔者自告也此郑文公心恶高克而𣣔得远
之克既奔陈无罪可告故杜以为高克自状其事以告鲁鲁史以
为克若将师出奔是为弃师之道不书高克出奔而书郑弃其师
卷十 第 4b 页
者案诗序云公子素恶高克进之不以礼文公退之不以道名国
亡师之本是弃其师也榖梁传曰郑弃其师恶其长也兼不反其
众则是弃其师也传注犬戎至曰汭 正义曰西方曰戎知犬
戎是西戎别在中国者也释例曰渭水出陇西狄道县鸟鼠同穴
山东经南安天水洛阳扶风始平京兆至弘农花阴县入河释丘
云隩隈厓内为隩外为隈李巡曰厓内近水为隈孙炎云内隈曲
里也彼虽不言讷讷即隩也而讷字以内为声明是水之隈曲之内
也 注卜 至因之 正义曰庄公三十二年注云闵公于是年
八岁此云即位年八岁者闵公之年岁传文不明服虔于庄三十
二年注云闵公于是年九岁于此注云公即位时年九岁僖二年
注云闵公死时年九岁杜知其不可故于庄公之末注言年八岁
以异之嗣子位定于初丧言即位者亦谓初立之年也
注宫中小门谓之闱 正义曰释宫云宫中之门谓之闱其
小者谓之闺小闺谓之閤彼就小门之内更别以为二名大率
宫中之门皆小故云宫中小门也名之曰武则其义未闻
卷十 第 5a 页
注庆父至书䘚 正义曰叔牙云庆父材者始有党庆父之心本
其恶未显见故季子隐之而书其卒若自死然庆父弑二君其罪
已章著计当书其诛杀季子推亲亲之恩𣣔同之叔牙存孟氏之
族故略其罪不书杀也又不可全同权牙故又不书卒庆父子孙
终为孟氏是季子推亲亲之恩枉正法耳 注两社至所在
正义曰王者取五色之土封以为社若封诸侯随方割其土包之
以白茅赐之使立国社鲁是周之诸侯故国社谓之周社哀四年
亳社灾是鲁国有亳社榖梁传曰亳社者亳之社也亳亡国也亡
国之社以为庙屏戒也则亳社在宗庙之前也周礼小宗伯掌建
国之神位右社稷左宗庙则诸侯亦当然定二年雉门及两观灾
则两观在雉门外也礼运云昔者仲尼与于蜡宾事毕出游于观
之上蜡祭在庙故出庙而游于观也由此言之宗庙社稷在雉门
之外分左右厢也郑玄考校礼文以为鲁制三门库雉路天子诸
侯皆三朝图宗人之嘉事则有路寝庭朝日出视朝则在路门之
外其询国危询国迁询立君周礼朝士所掌外朝之位者乃在雉
卷十 第 5b 页
门之外耳雉门之外左有亳社右有周社间子两社是在两社
之间朝廷询谋大事则在此处是执政之所在也 季氏亡则鲁
不昌 正义曰服虔云谓季友出奔鲁弑二君案传子般既死乃
云成季奔陈闵公既死乃云成季适邾皆君死乃出奔非由出奔
乃致君死杜虽无注义必不然当谓季友子孙与鲁外降从此以
后季氏世为上卿终于春秋礼记称悼公之丧季昭子问为君何
食以后虽则无文当是与鲁俱灭也 注筮者至君同 正义曰
此虽六五爻变不取周易之文筮者推演卦意自为其辞也离是
乾子还变为乾故云同复于父言其尊与父同也国人敬之其敬
如君之处所言其贵与君同也说卦乾为君父言其身之尊则云
同复于父言其为人所敬则云敬如君所属意异故分为二也
卫懿公好 正义曰陆玩毛诗义疏云鹤形状大如鹅长脚青
翼高三尺馀赤目赤颊喙长四寸馀多纯白或有苍色苍色者今
人谓之赤颊常夜半鸣故淮南子曰鸡知将且鹤知夜半其鸣高
亮闻八九里雌者声差下今吴人圉囿中及士大夫家皆养之
卷十 第 6a 页
注轩大夫车正义曰定十三年传称齐侯饮诸大夫之轩故杜
云轩大夫车也服虔云车有藩曰轩 注此荧泽当在河北
正义曰禹贡豫州荥波既猪导沇水入于河溢为荧是荧在河南
此时卫都河北为狄所败乃东徒渡河故知此荧泽当在河北但
沇水入河乃泆被河南多故专得荧名其北虽少亦称荧也
注盖年十五六 正义曰卫宣公以隐四年立桓十二年卒终始
二十年耳即位之后乃纳急子之妻生寿及朔朔既有兄知其盖
年十五六耳 注庐舍至文公 正义曰周礼秋官野庐氏掌道
路宿息地官遗人云凡国野之道十里有庐庐有饮食是庐为含
也庐于曹者言随宜寄舍耳曹邑虽阙不知其处当在河东近楚
丘也戴公名申世本世家文经传皆云十二月狄八卫卫人东徙
渡河收集离散乃立戴公此年之末文公即位讨戴公为君不过
十数日耳言立一年卒者灭而复兴不是嗣位故成丧为谥文公
继世而立明年始为元年故戴公虽复日少亦称一年年表亦以
此年为戴公元年今定本云以其年卒 注归遗至门户
卷十 第 6b 页
正义曰归者不反之辞故为遗也周礼校人云乘马一师四圉圉
养一马故云四马曰乘以乘车并师五人必驾四马故也丧大记
曰𫀆必有表不禅衣必有裳谓之一称是衣禅复具曰称
注鱼轩至为饰 正义曰诗云象弭鱼服此云鱼轩则用鱼为饰
其皮可以节器物者唯鱼兽耳故云以鱼皮为饰陆玑毛诗义
疏云鱼兽似猪东海有之其皮背上有班文腹下有纯青今人以
为弓鞬步乂者也其皮虽乾燥为弓鞬矢服经年海水将潮及大
阴毛皆起水潮还及睹则毛复如故虽在数千里外可以知海水
之潮自相感也 注重锦至匹也 正义曰服虔云重牢也杜以
其遗夫人贵美不贵牢故以为锦之孰细者杂记曰纳币一束束
五两两五寻八尺曰寻则五寻四丈谓之两者分为两段故也谓
之匹者两两合卷若匹偶然也 注赤狄至氏族 正义曰狄有
赤狄白狄成十三年传晋侯使吕相绝秦云白狄及君曰州则白
狄与秦相近当在晋西此云东山当在晋车宣十五年晋师灭赤
狄潞氏潞则上党潞县在晋之东此云伐东山皋落氏知此亦在晋
卷十 第 7a 页
 东是赤狄别种也皋落其氏族也此族之人狄之渠帅也
 注膳厨膳 正义曰郑玄膳夫注云膳之言善也今时美物曰珍
 膳是膳者美食之名厨者造食之处故云膳厨膳也礼记云文王
 之为世子食上必在视寒煖之节食下问所膳命膳宰然后退是
 大子朝夕视君膳者也 对曰告之至废乎 正义曰克谓大
 子还曲沃告百姓以临示下民之事并教之军旅之法不共是二
 事为惧矣何故忧其废乎 注偏衣至公服 正义曰下云
 服其身则衣之纯言此偏衣不纯知其左右异色也又云衣身之
 偏言公以身衣之偏半衣犬子知其半似公服也 狐突至死之
 正义曰传之上下诸言某御戎某为右者谓国君自将此大子亦
 然者摄君之事故与君同文也传历言将帅御右者以下各有言
 故此举其目先友不知君有害大子之心故推此衣佩以为善事
 劝之狐突叹先友不知君意乃极言时衣佩三者反覆以荅之罕
 夷唯举服佩二事故云尨奇无常金玦不复也其梁馀子养先丹木
 唯言服举其重者故子养云不获而尨命可知也先木云是服也
卷十 第 7b 页
狂夫阻之是皆劝大子之行也狄突以众言同已故决意𣣔行
羊舌大夫乃以忠孝之事劝之使留各以意之所见故其言或深
或浅 注羊舌至军尉正义曰羊舌氏也爵为大夫号曰羊舌
大夫不知其名何也此人生羊舌职职生叔向故为叔向祖父谱
云羊舌氏晋之公族羊舌其所食邑也或曰羊舌氏姓李名果有
人盗羊而遗其头不敢不受受而埋之后盗羊事发辞连李氏李
氏掘羊头而示之以明已不食唯识其舌舌存得兔号曰羊舌氏
也或曰者不知谁为此言社所不从记异闻耳 服以至恃也
正义曰服以远之覆上衣之尨服也时以閟之覆上命以时卒也
上先时后服此先服后时者以下连尨凉冬杀之文又𣣔使冬杀
与金寒相近冬杀是时故退之在下言尨凉则申上衣之尨服也
冬杀则申上命以时卒也尨凉据服冬杀据时耳金寒玦离申上
佩以金玦也金是秋之寒气故言金寒也 注脤宜至脤器
正义曰释天云起大事动大众必先有事乎杜而后出谓之宜知
出兵必祭社祭社名为宜周礼大宗伯以脤膰之礼亲兄弟之国
卷十 第 8a 页
是十四年天王使石尚来归脤知脤是器物可执之以赐人也今
言受脤于社明是祭社之肉盛以脤器赐元帅也地官掌蜃祭祀
共蜃器之蜃郑玄云蜃大蛤蜃之器以蜃饰因名焉 注阻疑也
正义曰刘炫云阻疑以意训耳今言犹云阻疑是阻得为疑也言
虽狂夫犹知于此服有疑也服虔云阻止也方相之士蒙玄衣朱
裳主索室中疫号之为狂夫止此服言君与大子以狂夫所止
之服衣之晋语云且是之衣也狂夫阻之衣也韦昭云狂夫方相
氏之士也阻古诅字也将服是衣必先诅之是由无正训各以意
解刘以为方相氏狂夫所服玄衣朱裳左右同色不得为偏衣也
当服此衣非是意所止也诅乃服之文无出故杜别为此解
注曰公辞 正义曰言公辞者当以公赐之偏衣金玦推其义理
原公之意而为之作辞非公出言作此辞也 注骊姬至本成
正义曰辛伯之语先有成文其内宠之徒不为晋发故刘炫云二
五嬖贱不得为二政大子不以曲沃作乱不得为大都而杜云骊
姬为内宠二五为外宠奚齐为嬖子曲沃为大都者今删定以为
卷十 第 8b 页
辛伯之言虽不为晋要晋国之乱事理相当故杜以事托之二五
为耦垦伤晋室曲沃彊大子奔之又筑屈与蒲终为祸难但此
据大子故以曲沃为文刘君不达此旨而为规过违传意也孝
而至罪也 正义曰去则孝而安民留则危身召罪等与其危
身以召罪也岂若孝而安民乎劝使逃也 务材至任能正义
曰务材务在植材用也训农训民勤农业也通啇通商贩之路令
货利往来也惠工加恩惠于百工赏其利器用也敬教敬民五教
也劝学劝民学问也授方授民以事皆有方法也任能其所委任
信用能人也 僖公 正义曰鲁世家僖公名申庄公之子闵
公庶兄其母成风所生也惠王十八年即位谥法小心畏忌曰僖
是岁岁在鹑首 元年注齐师至邢地 正义曰公羊榖梁皆
以为齐师宋师曹师皆是侯伯之身公羊称不与诸侯专封故
变称师耳此时方始救邢邢本不灭何以言其封也左氏无此义
将卑师众称师此三国皆师多而大夫将故名氏不见并称师公
羊以为此言次于聂北救邢与襄二十三年叔孙豹救晋次于
卷十 第 9a 页
雍榆二事相反为之作说言此是君也进止自由彼是臣也先通
君命贾服取以为说杜以传无此事故不用其言释例曰所说或
次在事前次以成事也或次在事后事成而次也皆随事实无义
例也此时狄人尚彊未可即击案兵观衅以侍其事须可击乃
击之故次在事前 注邢迁至邢地 正义曰传称师逐狄人具
邢器用而迁之则是诸侯迁邢也而文作邢自迁者以邢迁如归
故以自迁为文公羊传曰迁者何其意也迁之者何非其意也言
邢迁于夷仪许迁于白羽者皆是其国之意自𣣔迁之宋人迁宿
齐人迁阳者他人强迁其国之意不𣣔迁也 注传例至师故
正义曰春秋之例先会而后盟者会则具序诸国盟则揔称诸侯
公羊谓之前目而后凡此上文巳列三国之师救邢救邢与城邢
犹是一事相连耳而再列三国之师不依前目后凡者于文不可
言诸侯师故也案此十五年历序诸侯盟于牡丘下书诸侯之大
夫救徐襄二十七年历序诸国大夫会于宋下云诸侯大夫盟于
宋此不言诸侯之师城邢者此与会盟小异十四年诸侯城缘陵
卷十 第 9b 页
为其事有阙故揔称诸侯此若云诸侯之师城邢似为其事有阙
揔书为贬故虽则烦文而再列三国 注传在至外薨 正义曰
传在闵二年者彼因孙于邾遂终言之实齐人杀之讳故不言杀
也夫人之薨例不书地书地者明其在外而薨若言夫人自行至
夷遇疾而薨齐人乃以其丧归耳注荆始改号曰楚 正义曰
此前常呼为荆此后遂称为楚据其见经为言故云荆始改号庄
二十八年仍书荆伐郑自尔至今不知何年改 注柽宋至盟告
正义曰经书会于柽传言盟于荦荦即柽也而经不书盟释例
曰盟于邓盟于荦盟于戚公既在会而不书其盟以理推之会在
盟前知非后盟也盖公还告会而不告盟也 注郦鲁至三年
正义曰传言莒子之弟而经不书弟者诸侯之臣为卿乃见经见
经则备书名氏若言莒子之弟挐则是为卿之备文此不书弟见
其非卿也传曰非卿也嘉获之也以非卿不应书经嘉季友之功
能获莒之大将故特书所获以美季子公羊亦云此何以书大季
子之获也释例曰莒释非卿非卿则不应书今嘉获故特书之特
卷十 第 10a 页
书犹不称弟明诸书弟者皆卿也 注僖公至阙文 正义曰齐人
治哀姜之罪取而杀之则位绝于鲁非复鲁之夫人其死不合书
之于策以僖公请而葬之外𣣔固齐以居厚内存母子不绝之义
故具书于经薨葬备礼讳之若言无罪而自死然既讳其杀不宜
有贬公羊传曰夫人何以不称姜氏贬曷为贬与弑公也榖梁传
曰其不言姜以其杀二子贬之也或曰为齐桓讳杀同姓也贾逵
云杀子轻故但贬姜然则姜氏者夫人之姓二字共为一义不得
去姜存氏去氏存姜若其必有所贬自可赞其尊号去一姜字复
何所明于薨于葬未尝有贬何故丧至独去一姜公羊传又曰曷
力不于弑焉贬贬必于其重者莫重乎其以丧至也案礼之成否
在于薨葬何以丧至独得为重丧至已加贬责于葬不应备文何
故葬我小君复得成礼正以薨葬备礼知其无所贬责故杜以经
无姜字直是阙文公羊榖梁见其文阙妄为之说耳传元年至
礼也 正义曰去年八月闵公死僖公出奔邾九月庆父出奔莒
公即归鲁言公出故者公出而复归即位之礼有阙为往年公出
卷十 第 10b 页
奔之故非言应即位之时公在外也齐小白阳生之徒皆出而复
入经书其入僖公类之亦应书入往年公出复入不书讳之国内
有乱致令公出不书公出复入讳国乱也国乱国之恶事讳国恶
是礼也时史讳而不书仲尼因而不改嫌讳非礼故以礼居之
注掩恶至可也 正义曰坊记曰善则称君过则称己则民作忠
善则称亲过则称己则民作孝是掩恶扬善之义义存君与亲也
君亲之恶务𣣔掩之是故圣䝨作法通有讳例讳虽有例而事无
定体或讳大不讳小或讳小不讳大皆当时臣子率己之意而为
之隐故无深浅常准隐十年公羊传曰于外大恶书小恶不书于
内大恶讳小恶书必如彼言是有常准历捡春秋都无定例纳鼎
恶于易田讳田而不讳鼎公入小于公出讳入而不讳孙是其无
常准也既无常准随讳深浅旧史有所辟讳圣䝨因而从之以通
人事之理故客有掩恶之法释例曰有时而听之则可也正以为
后法则不经故不夺其所讳亦不为之定制言若正为后法每事
皆讳则为恶者无复忌惮居上者不知所惩不可尽讳也人之
卷十 第 11a 页
所极唯君与亲才有小恶即发其短非复臣子之心全无爱敬之
义是故不抑不劝有时听之以为讳恶者礼也无隐者直也二者
俱通以为世教也 注实大至之辞 正义曰于例将卑师众称
师三国并称为师皆是大夫将也实大夫也而曰诸侯揔众国之
辞也桓五年蔡人卫人陈人从王伐郑传曰王以诸侯伐郑彼亦
大夫将揔众国而称诸侯也先儒以为此役诸侯身行故言此以
异之 注皆撰至私取 正义曰邢人溃而奔师弃其家之器物
师逐狄人为之㪘聚皆撰具以还邢人师人无所私取善齐桓委
任得人用兵严整也 注侯伯至榖帛 正义曰此因齐侯发例
齐侯之为侯伯当是王之二伯此言州长必是九州之长但州牧
于其竟内亦当救患讨罪以州牧亦掌此事故言州长以包之有
灾害者分之财物知分者分榖帛也 注虚丘至败之 正义曰
荦之盟也邾人在焉公既盟而败其师传不明言其故直云虚丘
之戍不知虚丘谁地何故戍之服虔云虚丘鲁邑鲁有乱邾使兵
戍虚丘鲁与邾无怨因兵将还要而败之所以恶僖公也邾之于
卷十 第 11b 页
鲁本无怨恶僖公奔邾则为之外主国乱则戍其内邑无故而败
其师亡信背义莫斯之甚非僖公作颂之主所当行也杜以为不
然故别为此说此说亦无所据要其理当然也案十二月夫人之
丧始至此九月败邾师而云以义求齐齐送姜氏之丧者夫人以
七月薨公即求齐齐既许之邾闻许而将归鲁得许而败邾师耳
注汶阳至入济正义曰水北曰阳故知汶水北地释例曰汶水出
泰山莱芜县西南经济北至东平须昌县入济二年注楚兵至
未迁 正义曰此决城邢也彼既迁讫乃为城之不言城夷仪而
言城邢邢已迁也此则先城楚丘将以封卫言城楚丘不言城卫
卫未迁也 江人黄人 正义曰公羊榖梁皆云江人黄人远国
之辞言其实是君也以其远国降而称人贾云江黄称人刺不度
德善邻恃齐背楚终为楚所灭其意虽异皆以江人黄人为国君
亲来杜以诸侯之贬不至称人则此称人者皆是其国之大夫耳
齐桓威德稍盛远国来服齐桓谦以接远故与宋公会之
传注君死至言封 正义曰封者聚土之名也天子之建诸侯必
卷十 第 12a 页
分之土地立其疆界聚土为封以记之故建国谓之封国卫是旧
国今云封者以其君死国灭更封建之故云封也 假道于虞
正义曰聘礼云若过他邦至于竟使次介假道束帛将命于朝下
大夫取以入告出许是礼过他国必假道也聘尚假道况乎伐国
故请以璧马假借也榖梁传曰借道乎虞 注前是至軨坂
正义曰服虔以为冀为不道伐鄍三门谓冀伐晋也冀之既病亦
唯君故谓虞助晋也将𣣔假道称前恩以诱之案传荀息以宝假
道公尚虑虞不许则晋之于虞旧非与国若其尝经助晋则是昔
来通好何忧乎不许而请进国之美宝尚畏宫之奇諌乎故杜以
为冀自伐虞虞自报冀以虞能报冀晋不能报虢言已弱以示其
耻言虞彊以说其心此虽无文理必然也 注逆旅至边邑
正义曰晋语云阳处父过宁舍于逆旅宁嬴氏知逆旅是客舍也
逆迎也旅客也迎止宾客之处也保者固守之语知其分依客舍
伺候抄晋边邑既又入而保之观其此语则虢晋接邻但向其都
邑须过虞竟当以从彼诣虢路遥山险易来难往故也 注晋犹
卷十 第 12b 页
至信虞正义曰如传之言直云会虞伐虢未知谁为兵至但下
云先书虞贿故也若虞为兵主自当在先不须云先书虞也明晋
实为主而仲尼先书虞故知晋犹主兵不信虞也注寺人至张
本 正义曰周礼内宰之属有为小臣奄上士四人寺人王之正
内五人内竖倍寺人之数寺人掌王之内人及女宫之戒令内竖
掌内外之通令皆掌妇人之事是自内小臣以下皆用奄人为官
也郑玄云竖未冠者之官名然则此人名貂幼童为内竖之官以
为齐侯所宠后虽年长遂呼为竖貂焉此时为寺人之官故称寺
人貂也言漏师者漏泄师之密谋也漏师已是大罪此云始者言
其终又甚焉故言始以为齐乱张本 三年注一时至为灾
正义曰一时不雨则书首月者解去冬今春也书首月者皆竟时
不雨次月不雨不复书也故夏四月不雨五月不雨不复书六月
淂雨乃书之此由不雨日久方始追书其事每时一书所以详其
文也不于去年冬十月及今年正月不雨注必于夏四月不雨注
者以下有六月雨既备书则五月不雨亦应备书今唯云夏四月
卷十 第 13a 页
不雨故杜云一时不雨则书首月以解五月不书不雨之意文二
年自十有二月不雨至于秋七月十三年自正月不雨至于秋七
月二者皆㧾书不雨又不书得雨之月与此年书不雨文异者榖
梁传曰一时言不雨者闵雨也闵雨者有志乎民者也六月雨雨
云者喜雨也喜雨者有志乎民者也文二年传曰历时而言不雨
文不忧雨也不忧雨者无志乎民也言僖有忧民之志故每时一
书文无忧民之志是以历时揔书贾逵取以为说杜既不注或亦
史异辞也 注徐国至三年 正义曰诸侯相灭亡者多是土壤
邻接思启封疆今检杜注在下邳舒在庐江相去甚遥而越竟
灭国无传无注不知所以襄十三年传例曰凡书取言易也用大
师焉曰灭然则灭之与取俱是绝其国家有其土地难则称灭易
则为取释例曰用大师起大众重力以陷敌因而有之故曰胜国
通以灭为文也取者乘其衰乱或受其溃叛或用小师而不烦兵
劳力则直言取如取如携言其易也是胜国而不用大师亦为取
也 注涖临也 正义曰公羊传曰涖盟者何往盟乎彼也来盟
卷十 第 13b 页
卷十 第 13b 页
言于师或不言于师亦是史有详略无义例也注称赴以名者公
虽在军死须相赴史得赴乃书耳 注屈完至县也 正义曰公
羊传曰屈完者何楚大夫也何以不称使尊屈完也曷为尊屈完
以当桓公也其意言屈完楚之贵者尊之以敌齐侯若屈完足以
自专无假君命不为楚子所使故作自来之文服虔取以为说案
孔子曰君使臣以礼臣事君以忠此垩人之明训也今乃尊人之
臣许其不为使轻人之主以为不合使臣是乃纵群下以觊觎教
疆臣以专恣约之以礼岂当然乎故杜别为此解楚子本使屈完
如师以观齐师之强弱强则𣣔服弱则𣣔拒屈完睹齐之盛因则
求盟盟非楚子之意故不称使以屈完自来盟为文榖梁传曰其
不言使权在屈完也是其权时之宜自求与齐盟也完之本意𣣔
即盟于军齐桓喜其来服退舍以礼楚言来盟于师书屈完之意
也盟于召陵书实盟之所也成二年齐侯使国佐如师不言来而
此言来者彼既云如师不须称来此不言如师故云来耳此既云
来盟不复须言及屈完盟彼无来盟之文故别言及国佐盟意异
卷十 第 14a 页
于此故文不同服虔云言来者外楚也嫌楚无罪言来以外之来
者自外之文非别罪之所在若以言来即为罪楚则仲孙高子之
来也复外齐而罪之乎且恶楚者当恶其辟在蛮夷负固不服不
服之日容可外之服而又外𣣔何为也 注受齐至七年
正义曰直言及江黄者将卑师少故不言主师言微者及之宣七
年传例曰凡师出与谋曰及不与谋曰会而春秋征伐受命于盟
主者实是与谋皆不言及释例曰盟主之令则上行乎下非匹敌
和成之类故虽或先谋皆从不与谋之例然则此伐陈者受齐之
命讨陈之罪亦是上行乎下而经书及者于时齐师不行使鲁为
主鲁与江黄谋之然后共伐故以与谋为文 传注楚界至取喻
正义曰襄十三年传称楚子囊述共王之德抚有蛮夷奄征南海
唯言征南海耳其竟未必至南海也因齐实处北海遂称所近言
其相去远也服虔云风放也牝牡相诱谓之风尚书称马牛其风
此言风马牛谓马牛风逸牝牡相诱盖是末界之微事言此事不
相及故以取喻不相干也 召康公 正义曰谥法安乐抚民曰
卷十 第 14b 页
康 注五等至夸楚 正义曰大公为王官之伯得以王命征讨
天下随罪所在各致其罚故五等诸侯九州之伯皆得征讨其罪
齐桓因大公有此王命言已上世先公得征讨有罪所以夸楚也
郑玄以为周之制每州以一侯为牧二伯佐之九州有九侯十八
伯大公为东西大伯中分天下者当各统四侯半一侯不可分故
言五侯其伯则各有九耳侯为牧伯佐之言是周制其事无所出
也且征者征其所统之国非征侯伯之身何当校计人数以充五
九之言即如其言使伯佐牧二伯共佐治而已非是分州之半复
安得征九伯也校数烦碎非复人情故先儒无同之者 东至于
海西至于河 正义曰释例曰海自辽西北平汉阳章武渤海乐
陵乐安北海东莱城阳东海广陵吴郡会稽十四郡之东界以东
河出西平西南二千里从西平东北经金城故北地朔方五原至
故云中南经平阳河东之西界东经河东河内之南界东北经汲
郡颍丘阳平平原乐陵之东南入海杜之此言据其当时之河耳
禹贡导河积石至于龙门南至于华阴东至于厎柱又东至于孟
卷十 第 15a 页
津东过洛汭至于大伾北过降水至于大陆又北播为九河同为
逆河入于海案验其地自大伾以上河道不改大伾以下即是汲
郡以东河水东流秦汉以来始然也古之河道自大伾而北过降
水故迹不可复知其大陆则赵地之广泽也大陆以北播为九河
九河故道河间成平以南平原鬲县以北其九河者徒骇一大史
二马颊三覆釜四胡苏五简大絜七钩盘八鬲津九徒骇最西以
次而东故郑注禹贡河间弓高县往往有其处中候云齐桓霸遏
入流以自广计桓公之时齐之西竟当在九河之最西徒骇盖是
齐之西界其东至于海当尽乐安北海之东界也 注包裹至未
审 正义曰禹贡荆州包匦菁茅孔安国云其所包裹而致者匦
匣也菁以为菹茅以缩酒郊特牲云缩酌用茅郑玄云泲之以茅
缩去滓也周礼甸师祭祀共萧茅郑兴云萧字或为莤莤读为缩
束茅立之祭前沃酒其上酒渗下去若神饮之故谓之缩缩渗也
故齐桓公责楚不贡包茅王祭不共无以缩酒杜用彼郑兴之说
也孔安国以菁与茅别杜云茅菁茅则以菁茅为一特令荆州贡
卷十 第 15b 页
茅必当异于馀处但更无传说故云茅之为异未审也沈氏云大
史公封禅书云江淮之间一茅三脊杜云未审者以三脊之茅比
目之鱼比翼之鸟皆是灵物不可常贡故杜云未审也 注昭王
至问之 正义曰昭王成王之孙周本纪文也吕氏春秋季夏纪
云周昭王亲将征荆蛮辛馀靡长且多力为王右还反涉汉梁败
王及祭公陨于汉中辛馀靡振王北济反振祭公高诱注引此传
云昭王之不复君其问诸水滨由此言之昭王为没于汉辛馀靡
焉得振王北济也振王为虚诚如高诱之注又称梁败复非船坏
旧说皆言汉滨之人以胶胶船故得水而坏昭王溺焉不知本出
何书 注昭王至受罪 正义曰楚世家成王封熊绎于楚以子
男之田国居丹阳宋仲子云丹阳南郡枝江县也枝江去汉其路
其遥昭王时汉非楚竟故不受罪也 注言诸至谦称 正义曰
诸侯之交必称先君以相接此时诸侯有鲁宋陈卫郑许曹桓公
以前皆尝与齐交接故齐侯称继先君之好谦以自广也老子曰
孤寡不榖王侯之谦称也曲礼云诸侯与民言自称寡人庶方小
卷十 第 16a 页
侯自称曰孤其在四夷虽大曰子于内自称不榖礼记虽为定例
事在临时所称此齐侯自称不榖襄王出奔亦称不榖皆出自当
时之意耳尔雅训榖为善榖是养人之物言我不似榖之养人是
谦也 资粮屝屦正义曰少仪云君将适他臣如致金玉货贝
于君则曰致马资于有司郑玄云资犹用也然则诸所费用之
物皆为资也粮谓米粟行道之食也屝屦俱是在足之物善恶异
名耳杨雄方言云屝粗也丝作之曰履麻作之曰屝不借粗者谓
之屦丧服传曰疏屦者荐蒯之菲也是屝用草为之也注云草
屦者履屦通言耳相形以晓人也定本为草屦诸侯薨至二等
正义曰沈氏云朝会亦王事而别言死王事者谓因王事或战陈
亦死故别其文也 卜之不吉筮之吉 正义曰曲礼云卜筮不
相袭郑玄云卜不吉则又筮筮不吉则又卜是渎龟筴也晋献公
卜娶骊姬不吉公曰筮之是也如彼记文卜之不吉不合更筮但献
公既受骊姬欲必尊其位故卜既不吉更令筮之冀乎筮而得吉所
以遂己心也诗云我龟既厌不我告犹郑玄云卜筮数而渎龟龟灵
卷十 第 16b 页
厌之不复告其所图之吉凶山是贯渎龟筮不复告之以实故终
实不吉而筮称其吉是筮非不知而不以实告也周礼筮人云凡
国之大事先筮而后卜郑玄云当用卜者先筮之即事渐也于筮
之凶则止不卜而传称桓公卜季友晋献公卜骊姬晋文公卜纳
王赵鞅卜救郑皆先卜而后筮者周礼言其正法耳春秋之世临
时请问者或卜或筮出自当时之心不必皆先筮后卜崔灵恩以
为国之大事先筮而复卜筮凶则止不卜者筮必以三代之法若
三法皆凶则止不卜若两法是凶一法为吉名为筮逆犹是疑限
故更卜以决之则洪范筮逆龟从是也故大卜掌三兆三易仪礼
特牲少牢筮皆旅占是筮有众占之法则灵恩之说义亦可通
注物生至数短正义曰筮数以上皆十五年传文象者物初生
之形数者物滋息之状凡物皆先有形象乃有滋息是数从象生
也龟以本象金木水火土之兆以示人故为长筮以末数七八九
六之策以示人故为短周礼占人掌占龟郑玄云占人亦占筮言
掌占龟者筮短龟长主于长者亦用此传为说案易系辞云蓍
卷十 第 17a 页
之德圆而神卦之德方以知神以知来知以藏往然则知来藏往
是为极妙虽龟之长无以加此圣人演筮以为易所知岂短于卜
卜人𣣔令公舍筮从卜故云筮短龟长非是龟能实长杜𣣔成筮
短龟长之意故引传文以證之若至理而言卜筮实无长短
专之至有臭 正义曰言公若专心爱之公心必将改变变乃除
公之美公先有美此人将除去之薰是香草莸是臭草一薰一莸
言分数正等使之相和虽积十年尚犹有臭气香气尽而臭气
存言善恶聚而多少敌善不能止恶而恶能消善 注繇卜至
之美 正义曰筮卦之辞亦名为繇但此是卜人之言知是卜兆
辞也卜人举此辞以止公则兆颂旧有此辞非卜人始为之也卜
人言其辞而不言其意不知得何兆此义何所出也渝变攘除皆
释言文也释畜云夏羊牡羭牝羖则羭是羊之名美善之字皆从
羊故羭为美也变乃除公之美言公心必变而除公美也注薰
香至难除正义曰此传之意言善恶相杂二字皆从草知是香
草臭草也月令五时各言其臭中央土云其臭香易系辞云其臭
卷十 第 17b 页
如兰传称在君之臭味则臭是气之揔名元非恶之称但既谓
善气为香故专以恶气为臭耳十是数之小成故举以为言焉十
年香气尽矣恶气尚存言善易消而恶难灭也杜知莸是臭者内
则云牛夜鸣则庮彼庮亦是臭义其字虽异其意亦同尚犹有臭
犹则尚之义重言之耳犹尚书云弗遑暇食遑则暇也 公田至
亦毙 正义曰晋语说此事云公田骊姬受胙乃寘酖于酒寘堇
于肉公至召申主献公祭地地坟申生恐而出骊姬与犬肉犬毙
饮小臣酒亦毙此传既略当如国语也贾逵云堇乌头也榖梁传
曰以酖为酒药脯以毒 注毒酒至之惑 正义曰毒酒经宿便
败而公不怪其六日仍得如故明公之惑于骊姬不以六日为怪
也 五年注称晋至从告 正义曰公羊传曰曷为直称晋侯以
杀杀世子母弟直称君者甚之也言父子相残恶之甚者是恶其
用谗杀大子故斥言晋侯以罪之罪晋侯则申生无罪也传称晋
侯使以杀大子申生之故来告实以去年死告称今年杀故以今
年书也释例曰晋鲁之不交使西告杀申生则所告不必尝有玉
卷十 第 18a 页
帛之使但欲广声其罪耳言广声其罪则晋侯谓谗言为实诬
加大子以罪时史知其实改告而书之此传不言书曰则是旧史
然也 注伯姬至其子 正义曰伯姬未必是成风所生但哀姜
既死成风得为夫人纵非其母亦得归宁也沈氏云伯姬以庄二十
五年六月皈于𣏌假令后年生子则其年十四矣杜云十岁左右
者以其从母言朝故云十岁右右也桓九年曹伯使世子射姑来
朝是诸侯之子得有摄君之礼行朝之义但此子幼弱而卒不成
朝故系于母而曰朝其子也若其能行朝礼则世子当如射姑伯
姬别言来耳注叔孙至为逆 正义曰牟是附庸之国唯桓十
五年邾人牟人葛人来朝自尔以来更不朝聘于鲁鲁不应使卿
聘此小国当是叔孙聘妻已定但卿非君命不得越竟故咨公请
使奉君命以聘因自为逆妇故传称娶焉明其因娶而聘 注间
无至世子 正义曰公羊传曰诸侯何以不序一事而再见者前
目而后凡也言此诸侯还是上会之诸侯故从省文不复序也昭
十三年秋公会刘子晋侯云云于平丘八月甲戌同盟于平丘不
卷十 第 18b 页
言诸侯者为间无异事故也九年夏公会宰周公齐侯云云于葵
丘九月诸侯盟于葵丘言诸侯者为其间有伯姬卒故也此会盟
之间无他异事复称诸侯者为王世子不盟故也榖梁传曰复举
诸侯何也尊王世子而不敢与盟也释例曰未有臣而盟君臣而
盟君是子可盟父故春秋王世子以下会诸侯者皆同会而不同
盟是解复言诸侯者见王世子不与盟也王世子者王之储副周
礼膳夫掌养王及后世子岁终则会唯王及后世子之膳不会是
其尊与王同也齐桓行霸翼戴天子尊崇王室故殊贵王之世子
于会则历序诸侯言会王世子则王世子不序诸侯之列也盟则
诸侯自盟世子不与是殊贵世子也 注逃其至三年正义曰
礼君行师从卿行旅从虽则会盟必有师旅郑伯弃其师众轻身
逃皈释例曰国君而逃师弃盟达其典仪弃其章服群臣不知其
谋社稷不保其安此与匹夫逃窜无异故例在上曰逃是言称逃
 之意也逃在盟前辟盟而逃故云逃皈不盟公还先告会盟故后
 书郑伯 注虞公至力讥 正义曰书晋人执虞公则从无道于
卷十 第 19a 页
民之例虞公于传未有不道之状但虞公贪璧马之宝拒绝忠谏
谏者所以安存社稷保祐下民志在贪宝无恤民之意即为不道
于民是故称人以执之也实是灭其国而言执其君者所以罪虞
公且言执之易释例曰虞公昧于货贿贪以自亡国非其国臣非
其臣晋人取之若执一夫故称人以执而不言灭罪虞且言易也
二十五年卫侯燬灭邢传曰同姓也故名虞亦晋之同姓不言晋
侯名者传称晋侯脩虞祀且皈其职贡于王以是之故不以灭同姓
为讥谓不书晋侯名也 传辛亥至备故也正义曰辛亥朔者月
一日也日南至者冬至日也天子班朔于诸侯诸侯受而藏之于
大祖庙每月之朔告庙受而行之诸侯有观台所以望气祥也公
既亲自行此视朔之礼遂以其日往登观台之上以瞻望云及物
之气色而书其所见之物是礼也凡春秋分冬夏至立春立夏为
启立秋立冬为闭用此八节之日必登观台书其所见云物气色
若有云物变异则是岁之妖祥既见其事后必有验书之者为豫
备故也视朔者月朔之礼也登台者至日之礼也公常以一日视朔
卷十 第 19b 页
至日登台但此朔即是至日故视朔而遂登台也 注周正至
南极 正义曰日之行天有南有北常立八尺之表以候景之短
长夏至之景尺有五寸日最长而景最短是谓日北至也自是以
后日稍近南冬至之景一丈三尺日最短而景最长是谓日南至
也冬至者十一月之中气中气者月半之气也月朔而已得中气
是必前月闰闰前之月则中气在晦闰后之月则中气在朔闰者
聚残馀分之月其月无中气半属前月半属后月是去年闰十二
月十六日已得此年正月朔大雪节故此正月朔得冬至也而杜
长历僖元年闰十一月此年闰十二月尺闰之相去历家大率三十
二月耳杜于此闰相去凡五十月不与历数同者杜推勘春秋日月
上下置闰或稀或概自准春秋时法故不与常历同 注视朔
至得礼 正义曰视朔者公既告庙受朔即听视此朔之政是其
亲告朔也礼天子曰灵台诸侯曰观台释宫云四方而高曰台台
上搆屋可以远观望故谓之观台也古之为历者皆举其大数周
年有三百六十五日四分日之一为为十二月则一月各有三
卷十 第 20a 页
十日十六分日之七是故从前月初至后月初节必三十日有
馀也其日月之行天也日行迟月行疾每二十九日过半而月及
月谓之一月故从朔至朔唯二十九日过半耳计一岁则有馀十
一日而不得周年故作闰月以补之计十九年而有七闰古历十
九年为一章以其闰馀尽故也步历之始以朔且冬至为首历之
上元其年是十一月朔且冬至至十九年闰馀尽复得十一月朔
且冬至故以十九年为一章积章成部积部成纪治历者以此章
部为法因此可以明其术数推之而知气朔也审别阴阳寒暑不
失其时也所以陈叙时事教训下民鲁君不能常脩此事故善公
之得礼也 注分春至其职 正义曰一年分为四时时皆九十
馀日春之半秋之半昼夜长短等昼夜中分百刻故春秋之半称
春秋分也冬之半夏之半昼夜长短极极训为至故冬夏之半称
冬夏至也四时之气寒暑不同春夏生物秋冬杀物生物则当启
杀物则当闭故立春立夏为启立秋立冬为闭言物谓气色者谓
非云而别有气色杜恐与云相乱故别云气色也周礼保章氏以
卷十 第 20b 页
五云之物辨吉凶水旱降礼荒之祲象郑玄云物色也视日旁云
气之色(降)下也知水旱所下之国郑众云以二至二分观云色青
为虫白为丧赤为兵荒黑为水黄为礼众之此言盖出占候之书
计云气之占不啻尽此而巳但世绝其学故莫能焉左传诸所发
凡皆是周之旧典既言礼也更复发凡是重申周典也直言必书
云物不更云公是日官掌其职非公所当亲也刘炫规云书云物
亦是公亲为之但上文有公既视朔故下文去公字耳今删定知
不然者上言公既视朔是传家之语下云必书云物是周公旧凡
旧凡之文包诸侯天子若诸侯称公书云物则天子当称王书云
物是知旧凡元无王公之文日官掌其事若以上文有公既视朔
故去公字然则周公旧凡岂豫知有公既视朔没去公字乎苟生
异见妄规杜氏非也 注不谨慎 正义曰不谨慎所为多寘薪
于中焉若今栫木 士蔿稽首 正义曰周礼大祝辨九拜一曰
稽首二曰顿首三曰空首郑玄云稽首拜头至地也顿首拜头叩
地也空首拜头至手所谓拜手也郑唯解此三者拜之形容所以
卷十 第 21a 页
为异也稽首头至地头下缓至地也顿首头不至地暂一叩之而
已尚书每称拜手稽首者初为拜头至手乃复申头以至地至手
是为拜手至地乃为稽首然则凡为稽首者皆先为拜手乃成稽
首故尚书拜手稽首连言之传虽不言拜手当亦先为拜手乃为
稽首稽首拜手共成一拜之礼此其为敬之极故臣于君乃然孔
安国以为尽礼致敬知此是礼之极尽也大祝九拜又云四曰振
动五曰吉拜六曰凶拜七曰奇拜八曰褒拜九曰肃拜郑玄云振
动战栗变动之拜吉拜拜而后稽颡谓齐衰不杖以下者凶拜稽
颡而后拜谓三年服者奇拜谓一拜荅臣下拜褒拜再拜神与尸
肃拜今时揖也介者不拜说者又以为稽首臣拜君也顿首谓敌
者相拜也空手谓君荅臣拜也 诗云至惟城 正义曰诗大雅
板之七章怀和也宁安也和其德以抚民则其国唯安矣伹能以
德安国则宗子之固若城 注袪袂也 正义曰礼深衣记云袂
之长短反诎之及时丧服云袂属幅袂尺二寸幅谓衣之身也
袂属于幅长于手反屈至肘则从幅尽于袖口㧾名为袂其袂近
卷十 第 21b 页
口又别名为祛此斩其祛斩其袖之末也诗唐风羔裘传云祛袂
末郑玄玉藻注云祛袂口也但袂是㧾名得以袂表袪故云祛袂
注惠王至其位 正义曰二十四年传曰不榖不德得罪于母氏
之宠子带书曰天王出居于郑辟母弟之难也如彼传文则襄王
与子带俱是惠后所生但其母钟爱其少子故欲废大子而立之
周本纪云襄王母早死后母曰惠后生叔带与传不同史记缪也
七年惠王崩襄王畏子带不敢发丧知此时有废大子之意故齐
桓帅诸侯会大子窆其位安王国也 注辅颊辅车牙车
正义曰易咸卦上九咸其辅颊舌三者并言则各为一物广雅云
辅颊也则辅颊为一释名曰颐或曰辅车其骨强可以辅持其口
或谓牙车牙所载也或谓颔车也卫风硕人云巧笑倩兮毛传云
好口辅也如此诸文牙车颔车牙下骨之名也颊之与辅口旁肌
之名也盖辅车一处分为二名耳辅为外表车是内骨故云相依
也 注王季至君字 正义曰大伯虞仲辟季历适荆蛮若有适
庶不须相辟知其皆同母也周本纪云古公有长子曰大伯次口
卷十 第 22a 页
虞仲大姜生季历如史记之文似王季与大伯别母马迁之言疏
缪耳此言虢仲虢叔王季之穆国语称文王敬友二虢故亦以为文
王母弟母弟之言事无所出仲叔皆文王之时虢君字也据传文
郑灭一虢晋灭一虢不知谁是仲后谁是叔后贾逵云虢仲封东
虢制是也虢叔封西虢虢公是也马融云虢叔同母弟虢仲异母
弟虢仲封下阳虢叔封上阳案传上阳下阳同是虢国之邑不得
分封二人也若二虢共处郑复安得虢国而灭之虽贾之言亦无
明證各以意断不可审知 注盟府司盟之官 正义曰周礼司
盟掌盟载之法会同则掌其盟约之载既盟则贰之郑玄云贰之
者写副当以授六官唯言会同之盟不掌勋功之事而得有二虢
之勋藏在盟府者凡诸侯初受封爵必有盟誓之言檀弓云卫大
史柳庄公与之邑裘氏与县潘氏书而纳诸棺曰世世万子孙母
变也其言即盟誓之辞也汉书功臣侯表记高祖即位八载天下
乃平始论功而定封侯者一百四十三人封爵之誓曰使黄河如
带泰山若砺国以永存爰及苗裔其誓即盟之类事必有因于古
卷十 第 22b 页
明知以勋受封必有盟要其辞当藏于司盟之府也 其爱之也
 正义曰爱之谓爱虞也虞岂能亲于桓庄乎其当爱此虞也
服虔其作甚注云爱之甚当谓爱桓庄之族甚也爱之若甚何
以诛之且文㔟不顺又改字失真缪之甚也 注柏叔至五年
正义曰庄伯之族从父昆弟也桓叔之族从祖昆弟也唯言从祖
昆弟举疏者而略言耳 周书至繄物 正义曰皇天无亲惟德
是辅蔡仲之命文也黍稷非馨明德惟馨君陈文也人不易物惟
德其物旅獒文也杜不见古文故以为逸书此传与书异者其作
繄师授不同字改易耳其意亦不异也民不易物者设有二人俱
以物祭其祭相似不改易此物唯有德者繄此乃是物无德而荐
神所不享则此物不是物也 以其族行 正义曰晋语云宫之
奇諌而不听出谓其子曰将亡矣吾不去惧及焉以其帑适西山
韦昭云西山国西界也 虞不腊矣 正义曰月令孟冬腊门闾
及先祖五祀腊之见于传记者唯月令与此二文而已秦本纪惠
王十二年初腊始皇三十一年更改腊日嘉平奈邕独断云腊者
卷十 第 23a 页
岁终大祭纵吏民宴饮非迎气故但送不迎应劭风俗通云案礼
传夏曰嘉平殷曰清祀周曰大蜡汉改曰腊腊者猎也田猎取兽
祭先祖也此言虞不腊矣明当时有腊祭周时腊与大蜡各为一
祭言汉改曰腊不蜡而为腊耳童谣至时也 正义曰释乐云
徒歌谓之谣言无乐而空歌其声逍遥然也于时有童稚之子为
此谣歌之辞故卜偃取以对公也夜之向明为晨日月聚会为辰
星宿不见为伏言乙日夜半之后丙日将且之时龙尾之星伏在
合辰之下当是之时军人上下均同其服振振然而盛旂者晋军
旂也而往取虢故云取虢之旂南方鹑鸟之星其体贲贲然见于
南方天策之星近日焞焞然无光耀甚微也鹑火之次正中于南
方尔时其当成军事也虢公其当奔走也既引童谣之言乃后指
其时日在夏之九月十月之交乎谓九月十月晦朔之交也十月
朔丙子之日平旦时日体在尾星月在天策星鹑火正中于南方
必是时克之 注龙尾至不见 正义曰东方七宿皆为苍龙之
宿其龙南首北尾角是龙角尾即龙尾故云龙尾尾星也日月之
卷十 第 23b 页
会为辰昭七年传文于时日体在尾尾星与日月处共日俱出入
故常伏不见也丙之晨者说文云晨早昧爽也谓衣将旦鸡鸣时
也 注戎事上下同服 正义曰周礼司服职云凡兵事韦弁服
郑玄云韦弁以韎韦为弁又以为衣裳今时伍伯缇衣古兵服之
遗色然则在兵之服皆韦弁均服者谓兵戎之事贵贱上下均同
此服也 注鹑鹑至世教 正义曰南方七宿皆为朱鸟之宿其
鸟西首东尾故未为鹑首午为鹑火巳为鹑尾鹑大星者谓柳星
张也天策傅说星史记天官书之文庄子云傅说得之以骑箕尾
傅说殷高宗之相死而托神于此星故名为傅说星也傅说之星
在尾之未合朔在尾故其星近日星微焞焞然无光耀也说文云
龀毁齿也男八月齿生八岁而龀女七月齿生七岁而龀童龀之
子未有念虑之感不解自为文辞而群聚集会成此嬉游遨戏之
言其言韵而有理似若有神冯之者其言或中或否不可常用博
览之士及能惧思之人兼而志之以为鉴戒以为将来之验有益
于世教故书传时有采用之者文三年传曰孟明之臣也其不解
卷十 第 24a 页
也能惧思也能惧思之人谓孟明之类也 注是夜至在策
正义曰以三统历推之此夜是月小馀尽夜半合朔在尾十四度
从乙夜半至平且日行四分度之一月行三度有馀故丙子旦日
在尾星月在天策鹑火之次正中也月令孟冬之月日在尾昏危
中且七星中七星则鹑火次之星也 注虞所命祀 正义曰
虞受王所命之祀谓天子命虞使祀其竟内山川之神也既灭其
国故代虞祭之
春秋正义卷弟十 计一万七千四百五字
卷十 第 1a 页
春秋传卷第十
    闵公
元年春王正月
 不书即位内无所承上不请命也庄公薨子般卒庆父夫人利闵
 公之幼而得立焉是内不承国于先君也按周制王哭诸侯则大
 宗伯为上相未有诸侯之薨而不告于王者也职丧掌诸侯之丧
 以国之丧礼涖其禁令序其事凡国有司以王命有事焉则诏赞
 主人未有诸侯之子主丧而王不遣使者也今鲁有大故不告于
 周闵既主丧而王不遣使是上不请命于天子也内无所承上不
 请命故不书即位正人道之大伦也
齐人救邢
 凡书救者未有不善之也救在京师则罪列国子突救卫是也救
 在夷狄则罪诸侯狄救齐吴救陈是也救在远国则罪四邻晋阳
 处父帅师伐楚以救江是也救而不速救者则书所次以罪其慢
卷十 第 1b 页
叔孙豹救晋次于雍榆是也救而不敢救者则书所至以罪其怯
齐侯伐我北鄙围成公救成至遇是也兵者春秋之所甚重卫灵
公问阵孔子对曰俎豆之事则尝闻之矣军旅之事未之学也独
至于救兵而书法若此圣人之情见矣其称人将卑师少也
夏六月辛酉葬我君庄公秋八月公及齐侯盟于落姑季子来归
按左氏盟于落姑请复季友也其曰季子贤之也其曰来归喜之
也自外至者为归是尝出奔矣何以不书庄公薨子般弑庆父主
兵势倾公室季子力不能支避难而出奔耻也鲁国方危内贼未
 讨国人思得季子以安社稷而公为落姑之盟以请于齐则是贤
也春秋欲没其耻故不书奔欲旌其贤故特称季子圣人之情见
 矣隐恶而扬善舜也乐道人之善恶称人之恶孔子也为尊者讳
 为亲者讳为贤者讳春秋也明此可以畜纳污之德乐与人为善
 矣其不称公子见季友自以贤德为国人所与不缘宗亲之故也
 尧敦九族而急亲贤退嚚讼周厚本枝而庸旦仲黜蔡鲜义皆在
卷十 第 2a 页
此而亲亲之杀尊贤之等著矣此义行则内无贵戚任事之私外
无弃亲用羁之失而国不治者未之有也此春秋待来世之意
冬齐仲孙来
仲孙齐大夫也其不称使而曰来者略其君臣之常词以见桓公
使臣不以礼仲孙事君不以忠也按左氏齐侯忧鲁使仲孙来省
难何以言使臣不以礼也邻有弑逆则当声罪戒严修方伯之职
以奉天讨而更使计谋之士窥觇虚实有乘乱取国之心则使臣
非以礼矣仲孙归曰不去庆父鲁难木巳君其务宁鲁难而亲之
何以言事君不以忠也田常弑简公孔子沐浴而朝告于哀公请
 讨焉岂曰齐人方强姑少待之也不劝其君急于讨贼而俟其自
毙则事君非以忠矣使庆父稔恶闵公再弑则桓公与仲孙始谋
 不臧之所致耳直书曰齐仲孙来交讥之也
二年春王正月齐人迁阳夏五月乙酉吉禘于庄公
 程氏曰天子曰禘诸侯曰祫其礼皆合祭也褅者禘其所自出之
卷十 第 2b 页
帝为东向之尊其馀皆合食于前此之谓禘诸侯无所出之帝则
止于太祖之庙合群庙之主以食此之谓祫天子褅诸侯祫大夫
享庶人荐上下之杀也鲁诸侯尔何以有禘成王追念周公有大
勋劳于天下赐鲁公以天子礼乐使用诸太庙以上祀周公鲁于
是乎有禘祭春秋之中所以言禘不言祫也然则可乎孔子曰鲁
 之郊禘非礼也周公其衰矣禘言吉者丧未三年行之太早也于
庄公者方祀于寝非宫庙也一举而三失礼焉春秋之所谨也四
时之祭有禘之名盖礼文交错之失
秋八月辛丑公薨
按左氏初公传夺卜齮田公不禁庆父使卜齮贼公于武闱鲁史
旧文必以实书其曰公薨不地者仲尼亲笔也观于删诗在诸国
则变风皆取在鲁则独编史克之颂或问吾党有直躬者其父攘
羊而子證之则曰吾党之直者异于是父为子隐子为父隐直在
其中矣后世缘此制为五服相容隐之条以缀骨肉之恩春秋有
卷十 第 3a 页
讳义盖如此礼记称鲁之君臣未尝相弑者盖习于经文而不知
圣人书薨不地之旨故云尔然则讳而不言弑也何以传信于将
来曰书薨以示臣子之情不地以存见弑之实何为无以传信也
凡君终必书其所独至于见弑则没而无所其情厚矣其事亦白
矣非圣人能修之乎后世记言之士欲讳国恶则必失其实直书
母隐又非臣子所当施之于君父也而春秋之法不传矣
九月夫人姜氏孙于邾
夫人称孙闻乎故也不去姓氏降文姜也庄公忘亲释怨无志于
复雠春秋深加贬绝一书再书又再书屡书而不讳者以谓三纲
人道所由立也忘父子之恩绝君臣之义国人习而不察将以是
为常事则亦不知有君之尊有父之亲矣庄公行之而不疑大臣
顺之而不谏百姓安之而无愤疾之心也则人欲必肆天理必灭
故叔牙之弑械成于前庆父之无君动于后圉人荦卜齮之刃交
发于党氏武闱之间哀姜以国君母与闻乎故而不忌也当是时
卷十 第 3b 页
 鲁君再弑几至亡国其应不亦憯乎春秋以复雠为重而书法如
 此所谓治之于未乱保之于未危不可不察也
 公子庆父出奔莒
 公子出奔讥失贼也闵公立而季子归何以见弑庆父主兵日久
 其权未可遽夺也季子执政日浅其谋未得尽行也设以圣人处
 之期月而已可矣季子贤人而当此能必克乎及闵公再弑庆父
 罪恶贯盈而疾之者愈众季子忠诚显著而附之者益多外固强
 齐之援内恊国人之情正邪消长之势判矣然后夫人不敢安其
 位庆父不得肆其奸此明为国者不知图难于其易为大于其细
 虽有智者亦不能善其后矣世儒或言用鲁之众因齐之力以戮
 庆父其势甚易而季子不能故书夫人孙邾庆父奔莒所以深恶
 其缓不讨贼则非也以绛侯勃之果陈平之无误将相交欢而内
 有朱虚外连齐楚以制诸吕庸人宜易于反手然太尉已入北军
 士皆左袒犹恐不胜未敢诵言诛之也况于庆父巨奸七百里之
卷十 第 4a 页
 侯国革车千乘而三十年执其兵柄其植根深矣其耳目广矣其
用物弘矣而以为戮之其势甚易此未察乎难易迟速之几者也
 经书庄公忘亲无复雠之志使百官则而象之亦不知有君父也
 而又使庆父主兵失驭臣之道是以至此极故书孙邾奔莒为后
世之永鉴也
冬齐高子来盟
 高子齐大夫也子者男子之美称其称子贤之也何贤乎高子庄
 公薨子殷卒闵公弑庆父夫人乱乎内鲁于是旷年无君齐桓公
使将南阳之甲至鲁而谋其国其命高子必曰鲁可取则兼其国
 以广地鲁可存则平其乱以善邻非有安危继绝一定不可易之
 计也高子至则平鲁难定僖公鲁人赖焉以为美谈至于久而不
 绝曰犹望高子也圣人美其明人臣之义得奉使之宜特称高子
 以著其善其不曰齐侯使之者权在高子也
十有二月狄入卫
卷十 第 4b 页
卫康叔之后盖北州大国狄何以能入乎臣昔尝谓河南刘弈曰
史氏记烦而志寡如班固书载诸王淫乱等事尽削之可也弈曰
必若此言仲尼删诗如墙有茨鹑之奔奔桑中诸篇何以录于国
风而不削乎臣不能荅后以问延平杨时时曰此载卫为戎狄所
灭之因也故在定之方中之前因以是说考于历代凡淫乱者未
有不至于杀身败家而亡其国者也然后知古诗垂戒之大而近
世有献议乞于经筵不以国风进读者殊失圣经之旨矣
郑弃其师
 按郑诗清人刺文公也高克好利而不顾其君文公恶之而不能
远使克将兵禦狄于境陈其师旅翱翔河上久而不召众散而归
 高克奔陈公子素恶高克进之不以礼文公退之不以道危国亡
师之本故作是诗观此则郑弃其师可知矣或曰高克进不以礼
曷不书其出奔以贬克为人臣之戒而独咎郑伯何也曰人君擅
 一国之名宠杀生予夺惟我所制尔使克不臣之罪巳著按而诛
卷十 第 5a 页
 之可也情状未明黜而远之可也爱惜其才以礼驭之可也乌有
 假以兵权委诸境上坐视其失伍离散而莫之恤乎然则弃师者
 郑伯乃以国称何也二三执政股肱心膂休戚之所同也不能进
 谋于君恊志同力黜逐小人而国事至此是谓危而不持颠而不
 扶则将焉用彼相矣晋出帝时景延广专权诸藩擅命及桑维翰
 为相出延广于外一制书所敕者十有五镇无敢不从者以五季
 之末维翰能之而郑国二三执政畏一高克不能退之以道何政
 之为书曰郑弃其师君臣同责也
卷十 第 5b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