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秋正义-唐-孔颖达卷九

卷九 第 1a 页
春秋正义卷第九 庄公
 国子祭酒上护军曲阜县开国子臣孔 颖达 等奉
 敕撰
十六年注宋主至效此 正义曰往年齐桓始霸未敢即尸其任
救患讨罪今为宋伐郑仍使宋自报怨故宋主兵序于齐上也诸
侯会许男在曹滑之上班序上下以国大小为次不以爵之尊卑
也隐五年邾人郑人伐宋附庸在伯爵之上是以主兵为先也历
捡上下皆然知是春秋常法礼记祭义云有虞氏贵德而尚齿夏
后氏贵爵而尚齿殷人贵富而尚齿周人贵亲而尚齿而春秋序
会不先同姓而大国在上者孔子修春秋有变周之文从殷之质
故也 注书会至宋地 正义曰公羊传曰同盟者何同欲也榖
梁传曰同者同尊周也杜云服异者亦是同其𣣔同尊周也书同
盟者当盟之时告神称同释例曰盟者假神明以要不信故载辞
或称同以服异为言也是言载辞称同也二十七年同盟于幽传
曰陈郑服也文十四年同盟于新城传曰从于楚者服且谋邾也
卷九 第 1b 页
成五年同盟于虫牢传曰郑服也七年同盟于马陵传曰寻虫牢
之盟且莒服故也襄三年同盟于鸡泽传曰晋为郑服故合诸侯
二十五年同盟于重丘传曰齐成故也昭十三年同盟于平丘传
曰齐服也如此之类皆是服异故称同也丧服继父不同居传曰
尝同居乃为异居未尝同居则不为异居春秋同盟亦犹是也尝
同盟而异乃称服异未尝同盟则不为服异故盟不称同也僖二
年齐侯宋公江人黄人盟于贯传曰服江黄也定四年陈许顿胡
楚之属国皆来会于召陵其下云公及诸侯盟于皋鼬二盟并不
称同皆为未尝同盟非服异故不称同也应同而不称同者僖五
年首止之盟郑伯逃归七年盟于宁母郑伯使文子华听命于
会而不称同者郑心未服故传称子华请去三族管仲曰君其勿
许郑必受盟是宁母之时郑未服也八年盟于洮郑伯乞盟传称
请服也而洮盟不称同者郑伯始请服耳未列于会故不称同也
文十五年夏晋郤缺帅师伐蔡戍申入蔡其冬诸侯盟于扈传称
晋侯宋公卫侯蔡侯陈侯郑伯许男曹伯盟于扈则是蔡新来服
卷九 第 2a 页
不称同者传称欲缺入蔡以城下之盟而还是则蔡巳先服故不
称同也宣十二年同盟于清丘传曰恤病讨贰十七年同盟于断
道传曰讨贰也成九年同盟于蒲传曰为归汶阳之田故诸侯贰
于晋晋人惧会于蒲以寻马陵之盟十五年同盟于戚传曰讨曹
成公也十七年同盟于柯陵传曰寻戚之盟也十八年同盟于虚
柯传曰谋救宋也此六盟皆非服异称同盟者清丘断道与蒲于
时诸侯巳有二心同心讨贰故称同盟戚与虚柯同心疾恶故称
同盟柯陵之盟郑人不服欲令诸侯同心伐郑故称同盟犹襄十
八年诸侯同心疾齐称同囲齐自此以前陈在卫下今在上知齐
桓始进之释例班序谱自隐至庄十四年四十三岁卫与陈凡四
会卫在陈上自庄十五年尽僖十七年三十五岁凡八会陈在卫
上故知是齐桓进之遂班在卫上终于春秋也 注克仪至同盟
正义曰北杏之会邾人在焉今而称子故云盖齐侯请王命以为
诸侯得为子爵见经也隐元年盟于蔑桓十七年盟于趡是再同
盟也 传注二子至曰刖 正义曰周礼司刑刖罪五百尚书吕
卷九 第 2b 页
刑荆罚之属五百孔安国云刖足曰剕释言云䠊刖也李巡曰断
足曰刖也说文云刖绝也则剕刖是断绝之名斩足之罪故云断
足曰刖 注数满于十 正义曰易系辞云天一地二天三地四
天五地六天七地八天九地十至十而止是数满于十也闵元年
传曰万盈数也数至十则小盈至万则大盈传具载定叔事者服
虔云定叔之祖共叔段有伐君之罪宜世不长而云不可使共叔
无后于郑言其刑之偏颇郑厉公以孽篡适同恶相恤故党于共
叔欲令其后不绝传所以恶厉公也 注曲沃至一军 正义曰
桓八年传称曲沃武公灭翼其年冬王命虢仲立晋哀侯之弟缗
于晋至是乃并之也晋世家云曲沃武公伐晋侯缗灭之尽以其
宝器赂献于周僖王僖王命曲沃武公为晋君列为诸侯于是尽
并晋地而有之曲沃武公巳即位三十七年矣自桓叔始封曲沃
以至武公灭晋凡六十七岁而卒伐晋为诸侯是传王命之事也
周礼小国一军晋土地虽大以初并晋国故以小国之礼命之
注鲁桓至之末 正义曰史记十二诸侯年表云庄王元年当鲁
卷九 第 3a 页
桓十六年即位十五年而崩僖王元年当鲁庄十三年即位五年
而崩惠王元年当鲁庄十八年即位在十八年而此年传说惠王
之立者杜云传因周公忌父之事而见惠王立在此年之末是杜以周
公忌父此年出奔至惠王立而得复与史记不违十七年注齐桓
至贱故正义曰僖七年传曰郑有叔詹堵叔师叔先言詹是詹最
贵也且传称郑不朝也以君不朝而詹被执明詹是执政大臣为
不道君使朝故执之也若詹不至齐则无由被执知是诸齐见执
盖聘齐也昭八年楚人执陈行人于徵师杀之传曰罪不在行人
也无罪乃称行人知不称行人罪之也襄十一年楚人执郑行人
良霄传曰书曰行人言使人也言便人者言非使人之罪也书曰
者是仲尼新意故指以为例也执诸侯有称人称侯之异执大夫
者悉皆称人以执之为大夫贱故也刘炫以此注云诣齐见执释
例曰詹本非出使谓二者自相矛楯今知非者齐以郑不朝而责
于郑郑令詹诣齐谢罪齐人执之故释例云元非出聘之使集解
云诣齐被执二文虽异事实同耳刘炫不寻此意乃为规过非也
卷九 第 3b 页
  注歼尽至为文 正义曰歼尽也释诂文舍人曰歼众之尽
也时史恶其䡖敌而以自尽为文罪齐戍也释例曰齐人歼于遂
郑弃其师亦时史即事以安文或从赴辞故传亦不显明义例也
注詹不至贱之 正义曰伏节守死以解国患当如昭元年叔孙
豹之居位待罪也逃若匹夫逃窜故云书逃以贱之郑詹自齐
逃来过鲁而后归郑故书之 注麋多至灾书正义曰麋是泽
兽鲁所常有是年暴多多则害五稼故言多以灾书也十八
年注不书日官失之正义曰经亦无朔字当云不书朔与曰注
不言朔脱也 注𧌒短至为灾 正义曰榖梁传曰𧌒射人者也
洪范五行传曰𧌒如鳖三足生于南越南越妇人多淫故其地多
𧌒淫女惑乱之气所生也陆玩毛诗义疏云𧌒短狐也一名射景
如鳖三足在江淮水中人在岸上景见水中投人景则杀之故曰
射景或谓含砂射人入皮肌其创如疥服虔云偏身濩濩或或故
为灾沈氏云此有𧌒传重发例者以螟螽与蜚同是害禾稼此𧌒
则害人故传特发之 传注王之至备设正义曰王飨醴命之
卷九 第 4a 页
宥者王为之设飨礼置醴酒命之以币物所以助欢也宥助释诂
文周礼掌客王待诸侯之礼上公三飨三食三燕侯伯三飨再食
再燕子男壹飨壹食壹燕三礼先言飨是王之觐群后始则行飨
礼也酒正辨五齐之名一曰泛齐二曰醴齐三日盎齐四曰缇齐
五曰沈齐郑注云泛者成而滓浮泛泛然醴犹体也成而汁滓相
将如今恬酒矣盎犹翁也成而翁翁然䓤白色缇者成而红赤沈
者成而滓沈如今造清矣自醴以上尤浊然则以其尤浊故先置
之示不忘古也知者礼运云燔黍捭豚下即云以燔以炙以为醴
酪是醴酒在先而有故曰先置醴酒示不忘古也诗序曰鹿鸣燕
群臣嘉宾也既饮之又实币帛筐篚以将其厚意聘礼云若不
亲食使大夫朝服致之以侑币致飨以酬币亦如之是飨礼有
酬币也礼主人酌酒于宾曰献宾荅主人曰酢主人又酌以酬宾
曰酬谓之酬币盖于酬酒之时赐之币也所赐之物即下玉马是
也传称飨醴命宥言其备设盛礼也此注命之宥者命在下以
币物宥助僖二十八年命晋侯宥注云命晋侯助以束帛以将
卷九 第 4b 页
厚意皆命不同者以彼有命晋侯之事故也 注双玉为榖
正义曰仓颉篇榖作与双玉为榖故字从两玉 注侯而至人礼
正义曰虢君不知何爵称公谓为三公也周礼王之三公八命侯
伯七命是其名位不同也其礼各以命数为节是礼亦异数也
今侯而与公同赐是借人礼也假借同义取者假为上声借为入
声与者假借皆为去声 注戎来至其来 正义曰传例有
钟鼓曰伐无曰侵戎之来也鲁人不知宜无钟鼓故以侵言之
释例曰戎之入鲁人不知去而远追又无其获边竟不备候不
在疆所以为讳讳此君之阙亦所以示戒将来之君也 斗缗尹
之 正义曰尹训正也楚官多以尹为名此灭权为邑使缗为长
故曰尹也 十九年注公子至来伐 正义曰公羊传曰媵者何
诸侯娶一国则二国往媵之媵不书此何以书为其有遂事书大
夫无遂事此其言遂何聘礼大夫受命不受辞出竟有可以安社
稷利国家者则专之可也榖梁文虽不明其意亦为鲁女左氏无
传取被为说故云公羊榖梁皆以为鲁女媵陈侯之妇榖梁传曰
卷九 第 5a 页
其曰陈人之妇略之也以未入国略而不言陈侯夫人成九年伯
姬归于宋晋卫齐三国来媵然则为人媵者皆送至嫁女之国使
之从适而行此鄄是卫之东地盖陈取卫女为妇鲁使公子结
送媵向卫至鄄闻齐宋为会将谋伐鲁故权事之宜去其本职
不复送女至卫遂与二君会盟故备书之也送女至鄄停女会盟
鄄是盟处故言于鄄非本期送女使至鄄也既盟之后遂不复送
女其盟本非公意又失媵陈之好故至冬而三国来伐结之此盟
于鲁无益故无嘉善之文文八年冬十月壬午公子遂会晋赵盾
盟于衡雍乙酉公子遂会雒戎盟于暴四日之间不容反报亦是
专命而盟患难俱解故再称名氏珍而贵之与此异也宣十二年
宋华椒承群伪之言以误其国宋人被伐而贬华椒今三国伐
鲁不贬公子结者结之为盟本𣣔安社稷利国家与华掓事异
故不败 注非父至书奸 正义曰此既无传不知何为如莒妇
不以礼出为奸故曰书奸 传注黄嬴姓 正义曰世本文
  注经皇至失职 正义曰鬻奉自杀以殉当是近墓之地宣
卷九 第 5b 页
十四年传称楚子闻宋杀申舟投袂而起屦及于窒皇剑及于寝
门之外则窒皇近于门外当是寝门关也知此经皇亦是家前阙
也且此人生为大𨵽职掌守门明此亦是守门示死不失职也馀
书无经皇之名盖唯楚有此号也 以为大𨵽谓之大伯 正义
曰周礼天官𨵽人掌守王宫之中门之禁郑玄云𨵽人司昏晨以
启闭者刑人墨者使守门秋官掌戮墨者使守门刖者使守囿则
𨵽不使刖而鬻拳得为𨵽者周礼地官之属有司门下大夫二
人掌授管键以启闭国门郑玄云若今城门校尉主王城十二门此
注亦云若今城门校尉官然则鬻拳本是大臣楚人以其䝨而
使典此职非为刑而役之其为大𨵽者当如地官之司门非天官
之𨵽人亦主晨昏开闭通以𨵽为名焉谓之大伯伯长也为门官
之长也 注言爱君明非臣法也 正义曰何休膏盲云人臣谏
君非有死亡之急而以兵临君开篡弑之路左氏以为爱君于义
左氏为短故注言此以释何休之难 注圃园也囿苑也
正义曰冢宰职云园圃毓草木郑玄云树果蓏曰圃园其樊也诗
卷九 第 6a 页
云折柳樊圃成十八年筑鹿囿然则圃以蕃为之所以树果蓏圃
则筑墙为之所以养禽兽二者相类故取圃为囿二十年注来
告至六年 正义曰襄九年三十年宋灾昭九年陈灾十八年
宋卫陈郑灾皆不言大知此来告以大故书大也 传注燕仲父
南燕伯 正义曰谱亦云南燕伯爵不知所出服虔亦云南燕
伯爵 注皆舞六代之乐 正义曰言乐及遍舞则乐之所有舞
悉周遍故知皆舞六代之乐也周礼大司乐以乐舞教国子舞
云乐大卷大咸大磬大夏大濩大武郑玄云此周所存六代之乐
也传记所说云门大卷黄帝也大咸尧也大韶舜也大夏禹也大
濩汤也大武周武王也是为六代奏黄钟歌大吕舞云门以祀天
神奏大簇歌应钟舞咸池以祭地示奏姑洗歌南吕舞大磬以祀
四望奏蕤宾歌林钟舞大夏以祭山川奏夷则歌中吕舞大濩以
享先妣奏无射歌夹钟舞大武以享先祖 注去盛馔 正义曰
周礼膳大职曰王日一举鼎十有二物皆有俎以乐侑食大丧则
不举大荒则不举大札则不举天地有灾则不举邦有大故则不
卷九 第 6b 页
举郑玄云杀牲盛馔曰举襄二十六年传曰古之治民者将刑为
之不举不举则彻乐是不举者贬膳食彻声乐也二十一年注
薨寝至书之 正义曰经无所阙礼具可知杜为此注者以先儒
之说使庄公绝母子之亲故于此明之知母子不绝下葬注亦然
传注阙象魏也 正义曰定二年雉门及两观灾注云两观阙也
礼运云昔者仲尼与于蜡宾事毕出游于观之上郑玄云观阙
也释宫云观谓之阙郭璞云宫门双阙周礼大宰正月之吉县
治象之法于象魏使万民观治象郑众云象魏阙也哀三年鲁
灾传称季桓子御公立于象魏之外命藏象魏曰旧章不可亡
也由此言之则观阙象魏其事一也刘熙释名云阙在门两旁
中央阙然为道也然则其上县法象其状巍巍然高大谓之象
魏使人观之谓之观也阙西辟者辟是旁侧之语也服虔云西辟
西偏也当谓两观之内道之西也 注略界至皋县 正义曰
孟子云仁政必自经界始昭七年传曰天子经略诸侯正封封
略之内何非君土孟子经界即传之经略且云封略之内封是竟
卷九 第 7a 页
则知略是界也武公车郑之始封君也言武公之略则是武公旧
竟若其由来不失不须今日复与故知后失其地惠王今复与之
隐十一年王取鄡刘蔿邘之田于郑盖桓王之世失之也注巡
守至巡守 正义曰孟子云诸侯适天子曰述职天子适诸侯曰
巡守守者守也言诸侯为天子守土天子时巡行之易称后不省
方故云天子省方谓之巡守 注后王遗服 正义曰鞶是带
也鉴是镜也此与定六年传皆鞶鉴双言则鞶鉴一物故知以
镜饰带举今羌胡之服以明之 虢公至于王 正义曰郑
伯谓厉公子文公也服虔云鞶鉴王后妇人之物非所以赐有功
爵饮酒器王爵也一升曰爵爵人之所贵者言郑伯以其父得
赐不如虢公为是始恶于王积而成怨僖二十四年遂执王使此
为彼张本 二十二年注赦有至故书 正义曰肆大眚者肆
缓也眚过也缓纵大过是赦有罪也大罪犹赦则小罪亦赦之犹
今教书大辟罪以下悉皆原免也易解卦象云雷雨作解君子以
赦过宥罪解卦坎下震上震为雷坎为雨雷动雨下而万物解散
卷九 第 7b 页
故君子以此卦象而放赦有过宽宥罪人也书称青灾肆赦
舜典文孔安国云眚过灾害肆缓也过而有害当缓赦之肆青
围郑襄九年传文也此诸言肆眚者皆是放赦罪人荡涤众故
除其瑕秽以新其心也必其国有大患非赦不解或上有嘉庆
须布大恩如是乃行此事故释例曰天有四时得以成岁雷霆
以振之霜雪以齐之春阳以煖之云雨以润之然后能相育也
天且弗违而况于人乎物不可终否故受之以同人同人者与人
同也解天下之至结成天下之亹亹肆大眚之谓也尧曰咨尔
舜有罪不敢赦所以须待革命有时而用之非制所常故书之
也杜唯言有时用之亦不知此时何以须赦榖梁传曰肆大眚为
嫌天子之葬也其意言文姜有罪不合以礼而葬若不赦不复书
葬嫌天子许之明须赦而后得葬故为赦也贾逵以文姜为有罪
故赦而后葬以说臣子也鲁大赦国中罪过欲令文姜之
过因是得除以葬文姜杜不明说要文姜出奔之日尚称夫
人夫人之名未尝有贬何须以赦除之此赦必不为文姜但夫
卷九 第 8a 页
人以去年七月薨十一月则当合葬乃至此年正月经七月始葬
如此迟缓必是国家有事须赦解之但不知其所由耳 注宣
公至子告 正义曰传言大子必是大子也僖五年晋侯杀其
世子申生称君称世子此不然者释例曰古者讨杀其大夫各以
罪状宣告诸侯所以惩不义重刑戮也晋侯使以杀大子申生之
故来告卫杀孔达传载其辞辞虽临时之状其告则常也然则
杀大夫公子当以罪状告人此传不说御寇之罪则陈人不以
罪告而经书公子是恶杀大子之名故不称君父以国讨公子告
夏五月 正义曰释例曰年之四时虽或无事必空书首月以纪
时变以明历数庄公独称夏五月及经四时有不具者丘明无文
皆阙缪也 注公不至明故 正义曰释例曰宋公使花元来聘
聘不应使卿故传但言聘共姬也使公孙寿来纳币纳币应使
卿故传明言其淂礼也是纳币当使卿公不使卿亲纳币非礼也
传注齐桓至公酒 正义曰春秋之世设享礼以召君者皆大臣
擅宠如卫公叔文子宋桓魋之徒始为之耳为之非礼法也敬仲
卷九 第 8b 页
羁旅之臣且知礼者也必不召公临巳知是桓公䝨之自就其家
会也据敬仲为主人之辞故言饮公酒耳 臣卜至不敢 正义
曰服虔云臣将享君必卜之示戒慎也此桓公自就其家非敬仲
发心请享不得言将享必卜也盖桓公告其往日乃卜之耳言未
卜其夜者诗云厌厌夜饮在宗载考郑玄云考成也夜饮之礼
在宗室同姓则成于庶姓让之则止引此敬仲之事云此之谓不
成是言敬仲非齐同姓故不敢也 注龟曰卜 正义曰曲礼文
也周礼大卜掌三兆之法一曰玉兆二曰瓦兆三曰原兆其经兆
之体皆百有二十其颂皆千有二百郑玄云兆者灼龟发于火其
形可占者其象似玉瓦原之舋罅是用名之焉原田也颂谓繇也
每体十繇然则卜人所占之语古人谓之为繇其辞视兆而作出
于临时之占或是旧辞或是新造犹如筮者引周易或别造辞卜
之繇辞未必皆在其颂千有二百之中也此传凤皇于飞下尽莫
之与京襄十年传称卫卜禦寇姜氏问繇曰兆如山陵有夫出征
而丧其雄哀九年传称晋赵鞅卜救郑遇水适火史龟曰是谓
卷九 第 9a 页
沈阳可以兴兵利以伐姜不利子啇三者皆是繇辞其辞并韵
则繇辞法当韵也郭璞撰自所卜事谓之辞林其辞皆韵习于古
也 注雄曰至声誉 正义曰释鸟云鶠凤其雌皇郭璞云瑞
应鸟说文云凤神鸟也天老曰凤之象也鸿前麟后蛇颈鱼尾
鹳颡鸳思龙文龟背燕颔鸡喙五色备举出于东方君子之国翱
翔四海之外过昆崙饮砥柱濯羽弱水莫宿丹穴见则天下大安
宁从鸟凡声凤飞则群鸟从之以万数故古文凤作朋字山海经
云丹穴之山有鸟焉其状而鹤五采而文名曰凤皇首文曰德翼
文曰顺背文曰义膺文曰仁腹文曰信是鸟也饮食则自歌自
舞是说凤皇之状也凤皇雄雌俱飞喻敬仲夫妻相随锵锵鸣之
声故以喻有声誉也五世至与京 正义曰五世其昌言其
始昌盛也并于正卿位与卿并淂为上大夫也莫之与京谓无与
之比大言其位最高也五世八世当是卜兆之间有其象传言其
占之辞不言其知之意固非后学所淂详之 注姊妹之子曰出
正义曰释亲云男子谓姊妹之子为出言姊妹出嫁而生子也
卷九 第 9b 页
注周大史也 正义曰直言周史知是大史者周礼大史掌书昭
二年传称韩宣子观书于大史氏此以周易见陈侯故知是大史
也以周易见者自以知周易见陈侯言巳明易能筮故陈侯使之
筮也 注蓍曰筮 正义曰曲礼文也其揲蓍求卦之法则易
系辞具焉遇观之否 正义曰此注坤下巽上观坤下乾上否
及六四爻变诸如此辈皆据周易之文知之刘炫规过云观之
否者为观卦之否爻屯之比者屯卦之比爻皆不取后卦之义今
删定以为不然何者以闵元年毕万筮仕遇屯之比云屯固比入
僖十五年晋献公筮嫁伯姬得归妹之睽云士卦羊亦无𥁃归妹
上六爻辞又云归妹睽孤寇张之弧睽之九爻辞又云归妹之
睽犹无相也昭五年明夷之谦云明夷于飞垂其翼又云谦不是
飞不翔此之等类皆取前后二卦以占吉凶今人之筮亦皆如此
故贾服及杜并皆同焉刘炫苟异前儒好为别见以规杜氏非也
沈云遇者不期而会之名筮者所得卦之吉凶非有宿契逢遇而
己故谓之遇刘炫云下体坤坤力地为众上体巽巽为风为木之
卷九 第 10a 页
体有艮艮为门阙地上有木而为门阙宫室之象宫室而可风化使
天下之众观焉故谓之观也下体坤坤为地上体乾乾为天天不
下降地不上腾天地不通其气上下否塞故谓之否也 是谓至
子孙 正义曰观国之光利用宾于王二句周易文也此先云不
在此其在异国后云非此其身在其子孙所以在下覆结先云其
在后乎后云在异国者其在异国之下更欲演说异国是大岳姜
姓其言稍多且须以结未故进其在后乎于上先解之也庭实旅
百以下方解利用宾于王则上句故曰观国之下未须宾王之句
而再言利用宾于王者盖以观国之光即是朝王之事直言观光
于文不足故连言宾王但未解宾王之义故于下更重解之传称
引诗断章则引易论事亦未必如本此言观国之光谓所为筮
者观他人有国之光荣也此有国之人利用为宾客于王朝也其
意言见其子孙有国作宾于王家耳非其身也伐陈有国言伐陈
正适子孙有其国家陈灭此兴是伐之也 注此周至论之
正义曰易之为书揲蓍求爻重爻为卦爻有七八九六其七八
卷九 第 10b 页
者六爻并皆不变卦下㧾为之辞名之曰彖彖者才也揔论一卦
之才德若乾元亨利贞之类皆是也其九六者当爻有变每爻
别为其辞名之曰象象者像也指言一爻所像若乾初九潜龙
勿用之类皆是也不变者聚而为彖其变者散而为象计每于
一卦当画雨体但以此爻阴阳既同唯变否有异且每爻异辞
不可爻作二画从上可知不画二也传之筮者指取易义不
为论卦丘明不画卦也诸为注者皆言上体下体若其画卦示
人则当不烦此注注亦不画卦也今书有画卦者当是后之学
者自恐不识私画以备忘遂传之耳每爻各有象辞是六爻皆
有变象二至四三至五两体交互各成一卦先儒谓之互体圣人
随其义而论之或取爻象或取互体言其取义无常也
光远至耀者也 正义曰易称观国之光故解其光义言光在
此处远照于他物从化物之上而有明耀者也谓光能远照于他
物有明故下云照之以天光是也 于土上山也 正义曰六四
之爻位在坤上坤为土地山是地之高者居于土上是为土上山
卷九 第 11a 页
卷九 第 12a 页
次享三牲鱼腊笾豆之实龟也金也丹漆丝纩竹箭也其馀无常
货此物非一国所能有唯国所有分为三享皆以璧帛致之礼器
云大飨其王事与三牲鱼腊四海九州之美味也笾豆之荐四时
之和气也内金示和也束帛加璧尊德也龟为前列先知也金
吹之见情也丹漆丝纩竹箭与众共财也其馀无常货各以其
国之所有则致远物也郊特牲曰旅币无方所以别土地之宜而
节远迩之期也龟为前列先知也以钟次之以和居参之也虎豹
之皮示服猛也束帛加璧往德也郑玄觐礼之注所言出于彼也
杜言贽币即郑所谓璧帛也此奉之以玉帛执以致庭实耳其玉
帛不入王也觐礼侯氏致享执玉致命王抚之而巳不受之也又
曰侯氏降授宰币是庭实之币皆庭受之唯马受之于门外耳
旅陈释诂文也百者言其物备也 注因观至子孙 正义曰
以卦名观故固观文以博古也观者视他之辞此宾王之事若所
为筮者身自当有则不应观他此卦犹有观焉观非在巳之言其
人观他有之故知在其子孙也 风行而著于上 正义曰服虔
卷九 第 12b 页
云巽在坤上故为著土也一日巽为风复为不风吹木实落去更
生他土而长育是为在异国 注姜姓至四岳 正义曰周语称
尧命禹治水共之从孙四岳佐之胙四岳国命为侯伯赐姓曰姜
氏曰有吕贾逵云共工也从孙同姓末嗣之孙四岳官名大岳
也主四岳之祭焉然则以其主岳之祀尊之故称大也 注变而
至必衰 正义曰六四爻变为九四与二共为艮象艮为山故知
兴于山岳之国姜姓大岳之后知其将育于姜地之高者莫过于
山诗云崧高维岳骏极于天言其大能至天故山岳则配天也旦
乾在上艮在下亦是山岳配天之象此人子孙养于大岳之后官
尊位贵淂大岳之权则其功德有配天之大然天子其功配天今
纵得大岳之权唯诸侯耳言配天者以其功大故甚言之物莫能
两大此有兴兆故知陈必衰也 注桓子至无字 正义曰史记
田完世家完卒谥为敬仲仲生释孟夷夷生湣孟庄庄生文子须
无文子生桓子无字是为敬仲五世孙也 注成子至效此
正义曰沈氏云世家桓子生武子启及僖子乞乞卒子常代之是
卷九 第 13a 页
为田成子是于敬仲为七世言八世者据其相代在位为八世也
成子弑简公专齐政是莫之与大也成子生襄子磐磐生庄子
白白生大公和和迁齐康公于海上和立为齐侯和孙威王称
王四世而秦灭之作传之时光之子孙巳盛故传备言其终始也
世家云敬仲之如齐以陈字为田氏左传终始称陈田必非敬仲
所改未知何时改耳左传之初至此始有卜筮故杜于此通说之
曲礼曰卜筮者先圣王之所以使民决嫌疑定犹与也是先王主
之本意也因而生义教谓教人以行义行善则德恊于卜行恶
则遇吉反凶必以行义乃可卜也洪范曰汝则有大疑谋及乃心
谋及卿士谋及庶人谋及卜筮谋及卿士而以卜筮同云是通龟
筮以同卿士之数也南蒯卜为乱不信则不可臧会卜为僭不
信乃遂吉二事相反故特引之言卜筮应人行也南蒯在昭十二
年臧会在昭二十五年南蒯筮而言卜者卜筮通言耳杜引洪范
者𣣔明龟筮未必神灵故云以同卿士之数言龟筮所见才与卿
士同耳又引南蒯者明吉凶由行不由卜筮欲使人脩德行不可
卷九 第 13b 页
纯信卜筮也又引臧会者吉凶亦由卜筮不可专在于行欲使人
敬卜筮也故丘明举县验于行事者以示来世脩德行敬龟筮
言验于行事者南蒯则行验而龟筮不验臧会则行不验而龟
筮验言君子志其善者远者善者谓劝人脩德行敬龟筮是也
远者谓举其大纲劝人为善长久远道非有临时应验此远者
即上善者指其事谓之善指其教谓之远刘炫云计春秋之时
卜筮多矣丘明所载唯二十许事举其县验于行事者其不验
者不载之君子之人当记其忠之善者知之远者他皆效此
二十三年注榖梁至使聘 正义曰诸言聘者皆言某侯使某
来聘此不言使左氏无传故取榖梁为说榖梁传云其不言使
何也天子之内臣也不正其外交故不与使也然则言内臣不
淂外交必是畿内之国畿内之国非唯祭耳传不言为祭公来
聘杜言为祭公来聘者但祭叔连祭为文必是祭人虞叔是虞
公之弟此祭叔或是祭公之弟故以为祭公来聘天子内臣不
淂外交诸侯故不言使不与其淂使聘也鲁受其聘行其礼故书
卷九 第 14a 页
卷九 第 15a 页
蒲邾子来会公比蒲鲁地故言来也榖梁传曰朝于庙正也于外
非正也是言在外行朝则礼不淂具定十年传称嘉乐不野合
知嘉礼亦不野合嘉礼谓善礼非五礼之嘉也朝于五礼属宾
传夫礼至不然 正义曰夫礼者所以整理天下之民民谓氓庶
贵贱者皆是也诸侯会聚所谋皆是尊王室脩臣礼故会以训上
下之则以诸侯事天子训在下事其君也于会必号令诸国出贡
赋多少即是制财用之节度也礼使小国朝大国是朝以正班爵
之等义也爵同则小国在下是帅长幼之次序也诸侯之序以爵
不以年此言长幼谓国大小也沈氏云爵同者据年之长幼故云
帅长幼之序不朝不会则征讨之故言征伐以讨其不然
二十四年注刻镂至盛饰 正义曰释器云金谓之镂木谓之
刻刻木镂金其事相类故以刻为镂也桷谓之榱榱即椽也榖梁
传曰刻桷非正也夫人所以崇宗庙也取非礼与非正而加之于
宗庙以饰夫人非正也刻桓宫桷丹桓宫楹斥言桓宫以恶庄也
是言丹楹刻桷皆为将逆夫人故为盛饰 注亲逆礼也
卷九 第 15b 页
正义曰公羊传曰何以书亲迎礼也亲逆是正礼有故淂使卿逆
亦无讥也 注哀姜至朝庙 正义曰公羊传曰其言入何难也
其难柰何夫人不可使入与公有所约然后入唯言有所要不知
要何事故云盖以孟任故也明日戊寅大夫宗妇觌用币夫人若
未朝庙不得受臣觌礼知明日乃朝庙既朝乃见大夫宗妇杜言
朝庙者为觌用币发也书入不书至者释例曰庄公顾割臂之盟
崇宠孟任故即位二十三年乃娶元妃虽丹楹刻桷身自纳币
而有孟任之嫌故与姜氏俱反而异入经所以不以至礼书也
注宗妇至俱见 正义曰襄二年葬齐姜传称齐侯使诸姜宗
妇来送葬诸姜是同姓之女知宗妇是同姓大夫之妇也礼小君
至大夫执贽以见明臣子之道礼亦无此文士相见礼称大夫始
见于君执贽夫人尊与君同臣始为臣有见君之礼明小君初至
亦当有礼以见也且传唯讥妇贽不宜用币不言觌之为非知其
礼当然也大夫当用羔雁用币亦为非礼也庄公𣣔奢夸夫人
故使男女同贽恶其男女无别且讥僭为失礼故书之 注羁盖
卷九 第 16a 页
至名赴 正义曰此事左氏榖梁并无传公羊以曹羁为曹大夫
三諌不从而出奔杜以此经书曹羁出奔陈赤归于曹与郑忽
出奔卫突归于郑其文相类故附彼为之说称盖为疑辞微弱不
能自定曹人以名赴亦如郑忽之出奔 注赤曹至曰归
正义曰史记曹世家与年表皆云僖公名夷三家经传有五而皆
言赤杜以郑突类之知赤是曹君故以赤为僖公书有舛误何必
史记是而杜说非也传例曰诸侯纳之曰归以戎侵曹而赤归故
云盖为戎所纳也贾逵以为羁是曹君赤是戎之外孙故戎侵曹
逐羁而立赤亦以意言之无所据也 注盖经至采用 正义曰
公羊榖梁并以赤归于曹郭公连文为句言郭公名赤失国而归
于曹是为说不了故不采用 传注并非丹楹故言皆 正义曰
榖梁传曰礼楹天子诸侯黝圣大夫仓士黈丹楹非礼也注云黝
圣黑色黈黄色又曰礼天子之桷斲之砻之加密石焉诸侯之桷
斲之砻之大夫斲之士斲本刻桷非正也加密石注云以细石磨
之晋语云天子之室斲其椽而砻之加密石焉诸侯砻之大夫斲
卷九 第 16b 页
之士首之言虽小异要知正礼楹不丹桷不刻故云皆非礼也
注传不至非常 正义曰士相见礼云下大夫相见以雁上大夫
相见以羔如士相见之礼始见于君执挚郑玄云士大夫一也如
彼礼文大夫始见于君用羔雁始见夫人亦当然然则大夫用币
亦非常而以大夫为常者礼孤执皮帛则诸侯之臣有执帛者矣
大夫执帛唯上僭耳其帛犹是男子所执妇人执币则全非常事
御孙唯谏妇人不宜执币丘明为谏发传故唯举非常也左传
诸为諌者或言谏曰或不言谏意在载辞不为例也 注公侯
至执帛 正义曰周礼大宗伯职云公执桓圭侯执信圭伯执躬
圭子执榖璧男执蒲璧是公侯伯子男皆执玉也典命职曰凡
诸侯之适子誓于天子摄其君则下其君之礼一等未誓则以
皮帛继子男公之孤四命以皮帛视小国之君是诸侯世子与孤
卿执帛也附庸虽则文而为一国之主来则谓之为朝未有爵
命不合执玉明与世子同执帛也且哀七年传称禹合诸侯于涂
山执玉帛者万国附庸是国明执帛者附庸也郑玄周礼注云皮帛
卷九 第 17a 页
者束帛而表以皮为之饰皮虎豹皮帛如今璧色缯也周礼以玉
作六瑞以禽作六挚则瑞贽有异而此传玉帛同言贽者郑玄曲
礼注云挚之言至也当谓执之见人以表至诚也典瑞注云瑞节
信也礼天子执冒以见诸侯诸侯执圭璧以朝天子天子以冒冒
之以为信故以瑞为名皮帛以下无此合信之事故以贽为名其
实皆以表至诚故传以贽言之凡贽皆以爵不以命数也
注卿执至执雉 正义曰周礼大宗伯职文也郑玄云羔取其群
而不失其类雁取其候时而行雉取其守介而死不失其节鹜
取其不飞迁鸡取其守时而动曲礼曰饰羔厂者以缋言天子之
臣饰羔厂以布又画之诸侯之臣饰以布不画之自雉以下无饰
注榛小至示敬 正义曰曲礼云妇人之挚椇榛脯脩枣栗郑
玄云妇人无外事见以羞物也椇榛木名椇枳也有实今邳郯之
东食之榛实似栗而小郑又注周礼腊人云薄析曰脯摇之而施
姜桂曰锻脩然则脩脯大同故以脩为脯也虔敬释诂文皆取其
名以示敬者先儒以为栗取其战栗也枣取其早起也脩取其自
卷九 第 17b 页
脩也唯榛无说盖以榛声近虔取其虔于事也 二十五年注鼓
伐至常也 正义曰尚书召诰云用牲于郊牛二如此之类言用
牲者皆用之以祭知此用牲以祭社也鼓之所用必是伐之伐理
可见故不言伐鼓牲不言用则牲无所施于文不足故言用牲传
称正月之朔慝未作日有食之于是乎用币于社伐鼓于朝正月
谓周六月也此经虽书六月杜以长历校之此是七月七月用鼓
非常月也鼓当于朝而此鼓于社非其处也社应用币而于社用
牲非所用也一举而有三失故讥之 注门国门也 正义曰祭
法云天子立七祀诸侯立五祀其门皆曰国门知此门亦国门国
门谓城门也传称天灾有币无牲非日月之眚不鼓则鼓与牲二
事皆失故讥之 注报女至七年 正义曰鲁出朝聘多有在道
复者假令淂到彼国尚不知受之以否故皆书如如者往也直言
往彼而已不果彼国必成其礼故不称朝聘为春秋之常也僖二
十八年公朝于王所朝讫乃书故即称为朝此公子友庄公之母
弟也于庄世称公子昭元年陈公子招陈哀公母弟也于哀世称
卷九 第 18a 页
公子故解之称公子者史策之通言也释例曰庶弟不淂称弟而
母弟淂称公子秦伯之弟针适晋女叔齐曰秦公子必归此公子
亦国之常言得两通之證也是言公子母弟淂通言之意也释例
又曰兄而害弟则称弟以章兄罪弟又害兄则去弟以罪弟身
统论其义兄弟二人交相杀害各有曲直存弟则示兄曲也是言
其相杀害则称弟以示义也释例又曰若夫朝聘盟会嘉好之事
此乃兄弟之笃睦非义例之所兴故仍旧史之策或称弟或称公
子践土之盟叔武不称弟此其义也案经桓三年齐侯使其弟来
聘十四年郑伯使其弟语来盟成十年卫侯之弟黑背帅师
侵郑佊皆称弟季友陈招并称公子俱无褒贬所称不同知是史
文之异不为义例仲尼无所见义故仍旧史耳 传注非常至
月错 正义曰此及文十五年昭十七年皆书六月朔日有食
之昭十七年传称祝史请所用币昭子许之平子禦之曰止也唯
正月朔慝未作日有食之于是乎有伐鼓用币礼也其馀则否大
史曰在此月也经书六月而史言在此月则知传言正月之朔慝
卷九 第 18b 页
未作者谓此周之六月夏之四月也文十五年传直说天子诸侯
鼓币异礼不言非常知佊言六月直六月也此亦六月而云非常
下句始言唯正月之朔有用币伐鼓之礼明此经虽书六月实非
六月故云非常鼓之月长历推此辛未为七月之朔由置闰失所
故致月错不应置闰而置闰误使七月为六月也释例曰庄二十
五年经书六月辛未朔日有食之实是七月朔非六月故传云非
常也唯正月之朔有用币伐鼓明此食非用币伐鼓常月因变而
起历误也文十五年经文皆同而更复发传曰非礼者明前传𣣔
以审正阳之月后传发例欲以明诸侯之礼此乃圣䝨之微旨而
先儒所未喻也刘炫云知非五月朔者昭二十四年五月日有食
之传云日过分而未至此若是五月亦应云过分而未至也今言
慝未作则是巳作之辞故知非五月案二十四年八月丁丑夫人
姜氏入从彼推之则六月辛未朔非有差错杜云置闰失所者以
二十四年八月以前误置一闰非是八月以来始错也 注正月
至阴气 正义曰昭十七年传大史论正月之事云当夏四月是
卷九 第 19a 页
谓孟夏知正月是夏之四月周之六月也诗云正月繁霜郑玄云
夏之四月建巳纯阳用事是谓正月为正阳之月慝恶也人情爱
阳而恶阴故谓阴为恶故云慝阴气也米作谓阴气未起也
注日食至大义正义曰古之历书亡矣汉㒷以来草创其术三
统以为五月二十三分月之二十而日月交会近世为历者皆以
为一百七十三日有馀而日一食是日食者历之常也古之圣王
因事设戒夫以昭大明照临下土忽尔歼亡俾昼作夜其为怪
异莫斯之甚故立求神请救之礼责躬罪巳之法正阳之月阳气
尤盛于此左盛之月而为弱阴所侵故尤忌之社是上公之神尊
于诸侯故用币于社请救于上公伐鼓于朝退而自攻责也日食
者月掩之也日者阳之精月者阴之精日君道也月臣道也以明
阴不宜侵阳臣不宜掩君以示大义也昭二十九年传曰故有五
行之官是谓五官实列受氏姓封为上公祀为贵神社稷五祀是
尊是事故杜以社为上公之神 注天灾至牲也正义曰传言亦
非常亦上日食也但日食之鼓非常月伐鼓于社非常礼入水用牲
卷九 第 19b 页
亦非常礼俱是非常故亦前也传既亦前即发凡例知天灾之言
兼日食大水也天之见异所以谴告人君𣣔令改过脩善非为求
人饮食既遇天灾随时即告唯当告请而巳是故有币无牲若乃
元旱历时霖雨不止然后祷祀群神求弭灾沴者设礼以祭祭
必有牲诗云汉之篇美宣王为旱祷请自郊徂宫无所不祭云靡
神不举靡爱斯牲是其为旱祷祭皆用牲也祭法曰埋少牢于
泰昭祭时也相近于坎坛祭寒暑也王宫祭日也夜明祭月也
幽禜祭星也雩禜祭水旱也郑玄云凡此以下皆祭用少牢
寒暑不时则或攘之或祈之是说祈祷之祭皆用牲注眚犹至
鼓之 正义曰易称是谓灾眚书称眚灾肆赦是眚灾相类故云
青犹灾也月侵日为眚阴犯阳为逆逆顺之事䝨圣所重故见其
逆事而特鼓之此据日食为讥耳传称日月之青日月并言则月
食亦有鼓周礼大仆职云凡军旅田役赞王鼓救日月亦如之是
日食月食皆有鼓也榖梁传曰天子救日置五麾陈五兵五鼓诸
侯置三麾陈三鼓三兵大夫击门士击柝左氏虽无传义或然也
卷九 第 20a 页
二十六年注不称至七年 正义曰文七年传称书曰宋人杀其
大夫不称名众也且言非其罪也是仲尼新意变例也 传注
大司空卿官 正义曰传于比年以来说士蔿为献公设计晋
国以安今又言大司空明任以卿位也直言司空者是大夫即司
空亚旅皆受一命之服是也晋自文公以后世为盟主征伐诸国
卿以军将为名司空非复卿官故文二年司空士榖非卿也虽则
非卿职掌不异成十八年传曰右行辛为司空使脩士蔿之法是
其典事同也 注为传至而已 正义曰此年传不解经经传各
自言事伐戎日食体例巳举或可经是直文不须传记曹杀大夫
宋齐伐徐或须说其所以此去丘明巳远或是简牍散落不复能
知故耳上二十年亦传不解经彼经皆是直文故就此一说言下
以明上 二十七年注伯姬庄公女 正义曰上二十五年始归
于杞庄公无母而此来宁知是庄公女也会女非常故于此言女
以辩之注原仲至知讥 正义曰玉藻记云士于君所言大夫
没矣则称谥若字桓二年榖梁传曰子既死父不忍称其名臣既
卷九 第 20b 页
死君不忍称其名是礼臣卒不名陈人不称其名故鲁史亦书其
字 注𣏌称至所黜 正义曰桓二年𣏌侯来朝十二年公会𣏌
侯莒子盟于曲池自尔以来不见经传从此称伯终于春秋故云
盖为时王所黜于时周王当桓庄僖惠不知何王黜之 传注二
十至服也 正义曰比年以来陈郑无不服之状此言其服故注
者原之二十一年郑厉公䘚二十五年是郑文公之四年也文十
七年传称郑子家与赵宣子书云文公四年二月壬戌为齐侵
蔡亦获成于楚是二十五年既与楚平故至此始服也 凡诸至
于某正义曰释例曰归宁者女子既嫁有时而归问父母之宁
否父母没则使卿归问兄弟也出者谓犯七出而见绝者归者
有所往之称来者有所反之言故嫁谓之归而宁谓之来见绝而
出则以来归为辞来而不反也如某者非终安之称归于其者亦
不反之辞是解其文异之意也此杞伯姬来宁也宣十六年郯伯
姬来归出也文九年夫人姜氏如齐归宁也鲁之夫人无被出
者文十八年夫人姜氏归于齐虽子死自去归而不反亦出之
卷九 第 21a 页
类故与出同文 夫礼至用也 正义曰礼乐慈爱谓国君教
民民间有此四者畜聚此事然后可与人战故云战所畜也士荐
既言其同更以其义覆之礼尚谦让让事谓礼也乐以和亲乐和
谓乐也慈谓爱之深也爱亲谓慈也爱极然后哀丧哀丧谓爱也
民间有此四事然后可用以战 注召伯至侯伯 正义曰召伯
称爵知是王之卿士召康公之封召也当在西都畿内释例曰扶
风雍县东南有召亭也春秋时召伯犹是召公之后西都既已
赐秦则东都别有君地不复知其所在僖二十八年传称王命尹
氏及王子虎策命晋侯为侯伯则知此赐齐侯命者亦赐命为侯
伯也彼注云周礼九命作伯则此亦九命之伯谓九州之长为二
伯也僖元年传曰凡侯伯救患分灾讨罪礼也注云侯伯州长也
彼主说齐桓之事亦谓九州之长非州牧也言州长者兼见州牧
之事耳二十八年注齐侯至失之 正义曰传称齐侯而经书
人知其讳取赂以贱者告也诗美僖公之伐淮夷淂其元龟象齿
大赂南金襄十一年传称晋侯伐郑受郑之赂告于诸侯皆不以
卷九 第 21b 页
为讳而此讳之者彼服罪致赂乃以得赂为荣此舍罪受赂故以
受之为耻会于稷舍宋督取郜鼎亦此之类也战皆书地此独不
地知是史失之也庄十年公羊传曰战不言伐囲不言战入不言
囲灭不言入书其重者左氏无此义而泓韩鞍邲令狐河曲鄢陵
城濮大棘彭衙长岸柏举之属皆书战不书伐此书伐又书战
襄十八年诸侯同囲齐言囲不言伐文十五年晋郤缺伐蔡戊申
入蔡书伐又书入丘明无文杜不为说皆是从告而书史有详略
无义例也此经既言齐人伐卫不言齐及卫战不合卫人及齐人
战者公羊以为伐人者为客被伐者为主以主及客故使卫人主
齐寻案经传令狐河曲大棘彭衙长岸泓韩之属皆以主及客也
乾时升陉及鞍皆鲁与人战以鲁为主城鄢陵与邲外楚而内
晋也柏举内蔡而外楚也被伐为主或如公羊之说 注郿鲁至
曰筑 正义曰国都为上邑为下故云鲁下邑成十八年筑鹿
囿传曰书不时也此传唯发城筑之例不言时与不时者春秋重
土功无备而兴作者传每事各言时与不时以别有所备禦如书
卷九 第 22a 页
旱雩之别过雩也其有所畏惧而㒷作者唯一发而巳襄十九年
城西郛传曰惧齐也是其事也此年大无麦禾时岁饥虚恐或
侵伐故筑之以备难从西郛之例故不发传也 注书于至书
也 正义曰麦孰于夏禾成在秋而书于冬者计食不足而后揔
书之此年不言水旱而得无麦禾者服虔曰阴阳不和土气不养
故禾麦不成也传言饥而经不书者得齐之籴救民之急不至于
饥也传言饥者指未籴之前说告籴之意故言饥也 臧孙
至于齐 正义曰何休云买榖曰籴告籴者将货财告齐以
买榖鲁语云文仲以鬯圭与玉磬如齐告籴曰不腆先君之敝器
敢告滞积以纾执事齐人归其王而与之籴公羊传曰何以不称
使以为臧孙辰之私行也君子之为国也必有三年之委一年不
孰告籴讥也榖梁亦然据经鲁臣出使例不言使何以当怪此也
传言告籴礼也必不得如二传之讥服虔云不言如重榖急辞以
其情急于籴故不言如齐告籴乞师则情缓于榖故云如楚乞师
注臧孙至文仲正义曰世本孝公生僖伯彄彄生哀伯达达生
卷九 第 22b 页
伯氏瓶瓶生文仲辰辰是臧僖伯曾孙传注大戎至狄者
正义曰晋语云狐氏出自唐叔狐伯行之子实生重耳又曰狐偃
其舅也 注小戎至女也 正义曰昭九年传称晋率阴戎伐颍
王使辞于晋曰先王居梼杌于四裔故允姓之奸居于瓜州知戎
为允姓也凡言子者通男女也知子谓女也二戎相对为大小也
蛊文夫人 正义曰昭元年传称周易女惑男谓之蛊知蛊谓惑
以淫事 注桔柣至门也 正义曰此已入一门矣又云入自纯
门又是入一门矣复言县门不发则更有一门矣不发是城门则
知纯门外郭门桔柣远郊门也尚书费誓序云东郊弗开是郊
有门也 注子元至曰旆正义曰军行之次旆最在先故宣十
二年传称令尹南辕反旆是旆居前而殿在后也释天云缁广充
幅长寻曰旐继旐曰旆郭璞云旐帛全幅长八尺旆帛续旐末为
燕尾者 注周礼至非例 正义曰周礼小司徒职云九夫为井
四井为邑四邑为丘四丘为甸四甸为县四县为都注引此者以
證都大邑小耳经传之言都邑者非是都则四县邑皆四井此传
卷九 第 23a 页
所发乃为小邑发例大者皆名都都则悉书曰城小邑有宗庙则
虽小曰都无乃为邑邑则曰筑都则曰城为尊宗庙故小邑与大
都同名释例曰若邑有先君宗庙虽小曰都尊其所居而大之也
然则都而无庙固宜称城城漆是也而颍氏唯系于有先君之庙
患漆本非鲁邑因讥曰漆有邾之旧庙是使鲁人尊邾之废庙与
先君同非经传意也又解传言凡邑则主为邑言则他筑非例也
若筑台筑囿筑王姬之馆则皆称为筑无大小之异二十九年
注传例至之辞正义曰马之所处谓之厩延是厩之名名之曰
延其义不可知也公羊传曰新延厩者何修旧也谓旧厩敝坏不
可因而补治故言新为更造之辞也传言新作延厩而经无作
字僖二十年新作南门定二年新作雉门及两观皆言新作而
此独无作是作传之后转写阙文也释例曰言新意所起言
作以㒷事通谓兴起功役之事㧾而言之不复分别固旧而与造
新也经书延厩称新而不言作传言新作延厩书不时也此称经
文而以不时为讥义不在作也然寻传足以知经阙作字也而刘
卷九 第 23b 页
贾云言新有故木言作有新木延厩不书作所用之木非公命也
凡诸兴造固当有新固当有因今为春秋微义直记别此门此观
有新木故木既巳鄙近且材木者立厩之具也公命立厩则众用
皆随之矣焉有所用之木非公命也此为匠人受命立厩而盗共
其用岂然乎哉城诸及防 正义曰此言城诸及防文十二年
城诸及郓定十四年城莒父及宵襄十年传晋师城梧及制同时
城二邑者皆言及榖梁传曰以大及小也何休云诸君邑防臣邑
言及别君臣之义贾逵云言及先后之辞杜不为注先后之辞是
也 传注日中至不时 正义曰中者谓日之长短与夜中分故
春秋二节谓之春分秋分也释例曰春秋分而昼夜等谓之日
中凡马春分百草始繁则牧于坰野秋分晨功始藏水寒草枯
则皆还厩此周典之制也今春而作厩已失民务又违马节故曰
书不时也 凡师至曰袭 正义曰释例曰侵伐袭者师旅讨
罪之名也鸣钟鼓以声其过曰伐寝钟鼓以入其竟曰侵掩其
不备曰袭此所以别兴师用兵之状也然则春秋之世兵加于人
卷九 第 24a 页
唯此三名击鼓斩木俱名为伐鸣钟鼓声其罪往讨伐之若击鼓
斩木然侵者加陵之意寝其钟鼓潜入其竟往侵陵之袭者重衣
之名倍道䡖行掩其不备忽然而至若披衣然立此三名制讨罪
之等级也周礼大司马掌九伐之法贼䝨害民则伐之负固不服
则侵之天子讨罪无掩袭之事唯侵伐二名名与礼合而礼更有
七名冯弱犯寡则眚之暴内陵外则坛之野荒民散则削之贼杀
其亲则正之放弑其君则残之犯令陵政则杜之内外乱鸟兽行
则灭之彼谓王者行兵此据当时实事时无其事则传不为例其
灭与入为例故不列于此 凡土至而毕 正义曰释例曰都邑
者人之聚也国家之藩卫百姓之保鄣不固则败不脩则坏故虽
不临寇必于农隙备其守禦无妨民务传曰龙见而毕务戒事
也谓夏之九月周之十一月龙星角元晨见东方于是纳其禾稼
三务始毕而戒民以土功事也火见而致用大火星次角无而晨
见于是致其用也水昏正而栽谓夏之十月定星昏而中于是树
板干而兴作焉日至而毕谓日既南至微阳始动故土功息传既
卷九 第 24b 页
显称凡例而书时书不时各重发者皆以别无备而兴作如书旱
雩之别过雩也若城西郛传特曰惧齐此其意也然则此发例者
止谓预脩备禦非有当时之急故择间月而为之若当时交急则
不拘此制毕者竟也毕务谓农务竟而民间也日至而毕谓土
功竟也冬至之后当更脩来年农事不淂复兴土功也 注谓
今至功事 正义曰今之九月则季秋也月令季秋之日月在房
汉书律历志论星之度数云角十二亢九氐十五自角之初至房
初三十六度晨谓夜之将旦于晨之时日体在房故角亢见在东
方也东方之宿尽为龙星角即苍龙角也故角亢专得龙名戒
谓令语之也春夏秋之时之务始毕民将间暇故预今语民将有
土功之事使自备也 注大火至之物 正义曰襄九年传曰心
为大火星度心五尾十八月令孟冬之月日在尾自心初至于尾
末二十三度十月之初心星次角元之后而晨见东方也致筑作
之物谓板干畚梮诸是城之所用皆致之于作所也 注谓今至
兴作 正义曰五行北方水故北方之宿为水星言水昏正者夜
卷九 第 25a 页
之初昏水星有正中者耳非北方七宿皆正中也诗云定之方中
作于楚宫释天云营室谓之定孙炎云定正也天下作宫室者皆
以营室为正周悟曰营室之中土功其始是定星昏而正为土功
之大候故知水昏正谓十月定星昏而正中时也郑玄诗笺云定
星昏中而正谓小雪时小雪十月之中气月令仲冬之月昏东壁
中室十六度日行一度是十月半而室中十一月初而壁中礼记
中庸云栽者培之栽者树立之语故知树板干而起首兴作也释
诂云桢翰干也舍人曰桢正也筑墙所立两木也翰所以当墙之
两边鄣土者也然则干在墙之两端当树立之即桢是也翰则在
两边鄣土即板是也板干既异而云树板干者因类连言耳
三十年注将早至设备 正义曰于例将师少称人人谓大夫
身也大夫卑名氏不见故称人他国可言某人鲁事不得自称鲁
人故鲁之大夫使出者皆言其所为之事而巳此大夫帅师而次
于成故直言次也榖梁传曰次止也有畏也𣣔救鄣而不能是为
降鄣故设备也 注鄣纪至降附正义曰公羊榖梁传并云鄣
卷九 第 25b 页
纪之遗邑也释例曰刘贾依二传以为郭纪之遗邑计纪侯去国
至此二十七年纪侯犹不堪齐而去则邑不淂独存此盖附庸小
国若邿鄟者也是言鄣为附庸之意不言鄣降于齐而云齐人降
鄣又不言侵伐故云盖以兵威胁使降附 注济水至鲁地
正义曰释例曰济水自泶阳卷县东经陈留至济阴北经高平东
平至济北东北经济南至乐安博昌县入海案高平东平鲁西界
也济南乐安齐竟内也指言鲁济故疑鲁地遇于鲁地济水之边
传注射师至曰梏 正义曰杜此注与谱并以射师与斗廉为一
人不知何据也服虔云射师若教子斗班也射师被梏不言舍之
何以得杀子元也知射师与班必非一人也杜谱以为斗射师若
敖子斗班若敖孙周礼掌囚上罪梏拲而桎中罪桎梏下罪梏梏
拲共文拲施于手知梏亦手也郑玄亦云在手曰梏在足曰桎是
先儒同此说也易大畜六四童牛之梏牛云梏者牛虽无手谓梏
前足也 三十一年注传例至示过 正义曰捷胜也战胜而有
获献其所获故以捷为获也释例曰归者遗也献者自下奉上之
卷九 第 26a 页
称遗者敌体相与之辞传曰诸侯不相遗传齐侯楚人失辞称献
失礼遗俘故因其来辞见自卑也以其大卑故书以示过此经言
献捷传言遗俘则是献捷献囚俘也襄八年邢丘之会传称郑伯
献捷于会又曰获司马燮献于邢丘是献俘谓之捷也襄二十五
年郑公孙舍之帅师入陈传称司空致地司徒致民是不以俘囚
归也亦云子产献捷于晋然则无囚而献其功空有器物亦称捷
也 三十二年注小榖至系国 正义曰传称为管仲知是齐邑
管仲所食采邑也吴灭州来晋灭下阳如此之类皆不系国知大
都以名通者则不系国也华事向宁入于宋南里以叛南里非大
都不得以名通故系云宋耳贾逵云不系齐者世其禄然则彼不
系者岂皆世其禄乎 注路寝至凶变 正义曰公羊传曰路
寝者何正寝也丧大记曰男子不死于妇人之手妇人不死于男
子之手君夫人卒于路寝郑玄云言死必于正处也是薨于路寝
得其正也言详凶变者释例云详内事谨凶变 注子般至讳之
也 正义曰传称公疾问后于叔牙若巳有大子则不应须问当
卷九 第 26b 页
问之时似未有大子也季友以死奉般酖杀叔牙盖于尔时始命
为大子公薨而般立知其为大子也子恶之死也直书子卒不书
名此子般及子野皆书名者释例曰公子恶鲁之正适嗣位免丧
则鲁君也襄仲倚齐而弑之国以为讳故不称君若言君之子也
及子般子野或见杀或不胜丧言罪则不足成贬为孝而灭性故
直略而书卒也又曰未成君而卒若君未葬则嗣子书名在丧之
礼也既葬则嗣君谅闇群臣复吉免丧则成君也文公既葬襄仲
杀恶及视书曰子卒与未成君同文所以为讳也如杜此言未葬
之前生则直称为子死则书曰子某卒犹外诸侯生称其爵死书
其名以为礼之常也既葬则嗣子成君以理而卒当称公薨全成
君也子恶父既葬鲁人讳其弑不淂称君其实巳葬不淂从子般
子野未葬之例故书子卒而不称名以示似未成君其实巳成为
君上不淂同闵公下不淂同般野故直书为子系之于父若言君
之子也公羊以为君存称世子君薨称子某既葬称子踰年称公
据子般子野卒似欲当然但左氏称宋桓公卒未葬而襄公会诸
卷九 第 27a 页
侯故曰子即发例曰凡在丧公侯曰子是未葬称子传之明文不
得如公羊说也 狄伐邢注无传 正义曰明年有传而言无者
明年自为管仲之言发端耳非讥此年伐邢之事故言无传
传注有神至虢地 正义曰易称神也者妙万物而为言者也虽
复鬼神之神亦无形象可见今言神降则人皆闻知故知有神谓
有神声以接人也吴孙权时有神自称王表言语与人无异而形
不可见今此神降于莘盖亦王表之类神者气也当在人上今下
接人故称降也国语说此事称内史过对王云昔昭王娶于房曰
房后实有爽德协于丹朱丹朱冯身以仪之生穆王焉若由是观
之其丹朱之神乎下说神居莘而虢公请土内史过往闻虢请命
知莘是虢地 虞夏啇周皆有之正义曰国语内史过曰夏之
㒷也祝融降于崇山其亡也回禄信于黔隧啇之㒷也祷杌次于
丕山其亡也夷羊在牧周之兴也鸑 鸣于岐山其衰也杜伯射
宣玉于镐是夏商周之所有也其虞则国语不言焉未知其所谓
也服虔云虞舜祖考来格凤皇来仪百兽率舞案虞书夔说舜
卷九 第 27b 页
乐所致非神降也必其傅会尚书以为得神以兴则虞舜得神以
亡者又安在也 注享祭至祭之 正义曰此降莘之神非祀典
所载神必须祭故内史过令以其物享之其物不知所谓更以至
日释之谓此神初降之日以其至日之物也月令春其曰甲乙夏
其日丙丁中央土其日戊巳秋其日庚辛冬其日壬癸所用之物月
令具有其文注引甲乙所用举一隅也丙丁日至祭用肺玉服皆赤
也戊已日至祭用心玉服皆黄也庚辛日至祭用肝玉服皆白也
壬癸日至祭用肾玉服皆玄也 神居莘六月正义曰国语称
惠王十五年神降于莘年表惠王元年是鲁庄公之十八年则此
年惠王十五年也上云七月神降则今年七月降也居莘六月
虢公使祝史享焉则今年十二月也内史过住巳闻虢请命则过
至虢亦十二月也传先说王事使了后论虢事以终内史之言故
文倒耳 神聪至能得正义曰国语曰耳目心之枢机也故必
听和而视正听和则聪视正则明然则所谓聪明者不听淫辞不
视邪人之谓也襄七年传曰正直为正曲为直言正者能自正直
卷九 第 28a 页
者能正人曲而壹者言其一心不二意也依人而行谓善则就之
恶则去之虢多薄德神所不依其何土之能得言赐之土田必虚
妄也若神所不依则不应赐土而言神赐之土田者神厌其人不
告以实犹晋献公筮以骊姬为夫人亦云吉耳 从之閟正义曰
服虔云从之言𣣔与通也 注雩祭至肆也 正义曰鲁以周公
之故得郊祀上天故雩亦祭天也文四年传曰臣以为肄业及之
也肄谓习业故讲为肆 注圉人掌养马者 正义曰周礼圉人
掌养马刍牧之事昭七年传曰马有圉牛有牧 注盖覆至门
上 正义曰稷门为鲁南城门盖时人犹以名之故知也投盖
者谓自投其身以盖物故以为走而自投反覆门上刘炫规过云
公言荦有力焉如杜此说劲捷耳非有力也当谓投车盖过于稷
门今知不然者周礼车盖以物帛为之轻而帆风非可投之物且
传直云投盖于稷门不云过稷门明知自投反覆稷门之上今时
犹然且游楚超乘而出女曰子南夫也则劲捷之人亦是勇力之
事刘君以劲捷非力而规杜氏非也 注酖鸟至则死 正义曰
卷九 第 28b 页
说文云鸩毒鸟也一名运日广雅云鸩鸟雄曰运日雌曰阴谐广
志曰鸩鸟形似鹰大如鹗毛黑喙长七八寸黄赤如金食蛇及橡
实常居高山巅晋语诸公赞云鸩鸟食蝮以羽翮栎酒水中饮之
则杀人旧制鸩不得渡江有重法石崇为南中郎淂鸩以与王恺
养之大如鹅喙长尺馀纯食蛇虺司隶传祗于恺家得此鸟奏
之宣示百官烧于都街是说鸩鸟之状也以其因酒毒人故字或
为酖 注闵公至八岁正义曰传称闵公哀姜之娣叔姜之
子哀姜以二十四年八月始入娣必与适俱行当以二十五年生
子故云八岁
春秋正义卷第九
         计一万九千六百二十七字
卷九 第 29a 页
卷九 第 1a 页
春秋传卷第九
   庄公下
二十年春王二月夫人姜氏如莒
十有五年夫人姜氏如齐至是再如莒而春秋书者礼义天下之
大防也其禁乱之所由生犹坊止水之所自来也卫女稼于诸侯
父母终思归宁而不得故泉水赋许穆夫人闵卫之亡思归唁其
兄而阻于义故载驰作圣人录于国风以训后世使知男女之别
自远于禽兽也今夫人如齐以宁其父母而父母巳终以宁其兄
弟又义不得宗国犹尔而况如莒乎妇人从人者也夫死从子而
庄公失子之道不能防闲其母禁乱之所由生故初会于禚次享
 于祝丘又次如齐师又次会于防于榖又次如齐又再如莒此以
旧坊为无所用而废之者也是以至此极观春秋所书之法则知
 防闲之道矣
夏齐大灾秋七月冬齐人伐戎
卷九 第 1b 页
二十有一年春王正月夏五月辛酉郑伯突卒
杜预称庄公四年郑伯遇于垂者乃子仪也而以为厉公者按春
 秋突归于郑之后其出奔蔡入于栎皆以名书犹系于爵虽篡而
实君虽君而实篡不没其实也忽虽世子其出奔犹不得称子其
 复归犹不得称伯以其实不能君也而况子仪虽乘间得立其为
 君微矣岂敢轻去国都与诸侯会于外乎故知遇于垂者乃厉公
 也其始终书爵不没其实也亦可以为居正而不能保者之戒矣
秋七月戊戌夫人姜氏薨冬十有二月葬郑厉公
二十有二年春王正月肆大眚
肆眚者荡涤瑕垢之称也舜典曰眚灾肆赦易于解卦曰君子以
 赦过宥罪吕刑曰五刑之疑有赦五罚之疑有赦周官司刺掌赦
 宥之法一宥曰不识再宥曰过失三宥曰遗忘一赦曰幼弱再赦
 曰老耄三赦曰憃愚未闻肆大眚也大眚皆肆则废天讨亏国典
 纵有罪虐无辜恶人幸以免矣后世有姑息为政数行恩宥惠奸
卷九 第 2a 页
轨贼良民而其弊益滋盖流于此故诸葛孔明曰治世以大德不
以小惠其为政于蜀军旅数兴而赦不妄下蜀人久而歌思犹周
人之思召公也斯得春秋之旨矣肆眚而曰大眚讥失刑也
癸丑葬我小君文姜
文姜之行甚矣而用小君之礼其无讥乎以书夫人孙于齐不称
姜氏及书哀姜薨于夷齐人以归考之则议小君典礼当谨之于
始而后可正也文姜巳归为国君母臣子致送终之礼虽欲贬之
不可得矣
陈人杀其公子禦寇
公子之重视大夫杀而或称君或称国或称人何也称君者独出
 于其君之意而大夫国人有不与焉如晋侯杀其世子申生之类
 是也称国者国君大夫与闻其事而不请于天子如郑杀其大夫
 申侯之类是也称人者有二义其一国乱无政众人擅杀而不出
 于其君则称人如陈人杀其公子禦寇之类是也其一弑君之贼
卷九 第 2b 页
人人所得讨背叛之臣国人之所同恶则称人如卫人杀州吁郑
人杀良霄之类是也考于传之所载以观经之所断则罪之轻重
 见矣
夏五月秋七月丙申及齐高傒盟于防冬公如齐纳币
微者名姓不登于史册高傒齐之贵大夫也曷为就吾之微者盟
盖公也其不言公讳与高傒盟也来议结昏娶仇人女大恶也娶
者其为吉下主乎巳上主乎宗庙以为有人之心者宜于此焉变
矣公亲如齐纳币则不待贬也
二十有三年春公至自齐祭叔来聘
榖梁子曰其不言使天子之内臣也不正其私交故不与使也祭
伯来朝而不言朝祭叔来聘而不言使尹氏王子虎刘卷来讣而
 不书其爵秩皆所以正人臣之义也人君而明此不容下比之臣
 人臣而明此不为交私之计党锢之祸息矣
夏公如齐观社
卷九 第 3a 页
庄公将如齐观社曹刿谏曰齐弃太公之法观民于社君为是举
而往观之非故业也天子祀上帝诸侯会之受命焉诸侯祀先公
卿大夫佐之受事焉不闻诸侯之相会祀也君举必书书而不法
后嗣何观
公至自齐荆人来聘
荆自庄公十年始见于经十四年入蔡十六年伐郑皆以州举者
恶其猾夏不恭故狄之也至是来聘遂称人者嘉其慕义自通故
进之也朝聘者中国诸侯之事虽蛮夷而能修中国诸侯之事则
 不念其猾夏不恭而遂进焉见圣人之心乐与人为善矣后世之
 君能以圣人之心为心则与天地相似凡变于夷者叛则惩其不
恪而威之以刑来则嘉其慕义而接之以礼迩人安远者服矣春
秋谨华夷之辨而荆吴徐越诸夏之变于夷者故书法如此
公及齐侯遇于榖萧叔朝公
 榖齐地萧叔附庸之君也为礼必当其物与其所而后可以言礼
卷九 第 3b 页
大夫宗妇觌而用币则非其物也萧叔朝公在齐之榖则非其所
也嘉礼不野合而朝公于外是委之于野矣故礼非其所君子有
不受必反之于正而后止此亦春秋拨乱之意也
秋丹桓宫楹冬十有一月曹伯射姑卒十有二月甲寅公会齐侯盟
于扈
程氏曰遇于榖盟于扈皆为要结姻好也传称男子二十而冠冠
 而列丈夫三十而不娶则非礼矣然天子诸侯十五而冠者以娶
必先冠而国不可久无储贰欲人君早有继体故因以为节也鳏
者老而无妻之称舜方三十未娶而师锡帝尧巳曰有鳏在下矣
妻帝之二女则不告于父母以为告则不得娶而废人之大伦尧
亦不告而妻焉其欲及时而无过如此也今庄公生于桓之六年
 至是三十有六载矣以世嫡之正诸侯之贵尚无内主同任社稷
 之事何也盖为文姜所制使必娶于母家而齐女待年未及故庄
 公越礼不顾如此其急齐人有疑如此其缓而遇于榖盟于扈要
卷九 第 4a 页
结之也娶夫人奉祭祀为宗庙之主而母言是听不以大义裁之
至于失时不孝甚矣春秋详书于策为后戒也
二十有四年春王三月刻桓宫桷
公将逆姜氏丹桓宫之楹刻其桷为盛饰以夸示之此非特有童
 心而巳御孙谏曰俭德之共也侈恶之大也先君有共德而君纳
诸大恶无乃不可乎自常情观之丹楹刻桷疑若小失而春秋详
书于策御孙以为大恶何也桓公见杀于齐则不能复而盛饰其
 宫夸示仇人之女乃有乱心废人伦悖天道而不知正者也御孙
 知为大恶而不敢尽言春秋谨礼于微正后世人主之心术者也
 故详书于策斥言桓宫以恶庄为后鉴也
葬曹庄公夏公如齐逆女秋公至自齐
 榖梁子曰亲迎常事也不志此其志何也不正其亲迎于齐也或
 曰常事不志岁事之常也亲迎可以常乎则其说误矣所谓常者
 其事非一有月事之常则视朔是也有时事之常则蒐狩是也有
卷九 第 4b 页
岁事之常则郊祀雩祭之类是也有合礼之常则婚姻纳币逆女
 至归之类是也凡此类合礼之常则不志矣其志则于礼不合将
以为戒者也若夫崩薨卒葬即位之类不以礼之合否而皆书此
 人道始终之大变也其于亲迎异矣
八月丁丑夫人姜氏入
何以不致不可见乎宗庙也姜氏齐襄公之女入者不顺之词以
宗庙为弗受也昏义以正始为先而公不与夫人皆至姜氏不从
公而入巳失夫妇之正弑闵孙邾之乱兆矣庄公不胜其母越礼
踰时俟仇人之女荐舍于宗庙以成好合卒使宗嗣不立弑逆相
仍几至亡国故春秋详书其事以著庄公不孝之罪为后戒也
戊寅大夫宗妇觌用币
礼夫人至大夫郊迎明日执贽以见宗妇大夫之妻也公事曰见
 私事曰觌见夫人礼也曷为以私言之夫人不可见乎宗庙则不
 可以临诸臣故以私言之也觌用币何以书男贽大者玉帛小者
卷九 第 5a 页
禽鸟以章物也女贽不过榛栗枣脩以告虔也今男女同贽是无
别也公子牙庆父之乱兆矣春秋详书正始之道也
大水冬戎侵曹曹羁出奔陈赤归于曹
 杜预谓羁盖曹世子也曹伯已葬犹不称爵者以微弱不能君故
 为戎所逐尔赤者曹之庶公子归易词也宋人执郑祭仲而忽出
 突归权在宋也戎侵曹而羁出赤归制在戎也使郑忽曹羁明而
能断虽有宋戎之众突赤之孽何缘而起以国储君副不能自定
其位于谁责而可故虽以国氏皆不书爵为居正者之戒
郭公
 此郭公也义不可晓而先儒或以为郭亡者于传有之齐桓公之
 郭问父老曰郭何故亡曰以其善善而恶恶也公曰若子之言乃
 贤君也何至于亡父老曰郭君善善不能用恶恶不能去所以亡
 也考其时与事谓之郭亡理或然也夫善善而不能用则无贵于
 知其善恶恶而不能去则无贵于知其恶未之或知者犹有所觊
卷九 第 5b 页
也夫既或知之矣不能行其所知君子所以高举远引小人所以
肆行而无忌惮也然则非有能亡郭者郭自亡尔
二十有五年春陈侯使女叔来聘夏五月癸丑卫侯朔卒六月辛未
朔日有食之鼓用牲于社
按礼诸侯旅见天子入门不得终礼者四而日食与焉古者固以
是为大变人君所当恐惧修省以荅天意而不敢忽也故夏书曰
乃季秋月朔辰弗集于房瞽奏鼓啬夫驰庶人走周官鼓人救日
月则诏王鼓太仆凡军旅田役赞王鼓救日月亦如之诸侯用币
 于社伐鼓于朝退而自责皆恐惧修省以荅天意而不敢忽也然
则鼓用牲于社何以书讥不鼓于朝而鼓于社又用牲则非礼矣
伯姬归于杞
其不言逆何也逆者非卿其名姓不登于史策则书归以志礼之
 失也大夫来逆名姓巳登于史策足以志其失矣犹书归者以别
 于大夫之自逆者也犹书归者纪伯姬是也自逆者莒庆齐高固
卷九 第 6a 页
是也
秋大水鼓用牲于社于门冬公子友如陈
二十有六年春公伐戎夏公至自伐戎曹杀其大夫
称国以杀者国君大夫与谋其事不请于天子而擅杀之也义系
于杀则止书其官曹杀其大夫宋人杀其大夫是也义系于人则
兼书其名氏楚杀其大夫得臣陈杀其大夫泄治之类是也然杀
大夫而曰大夫与谋其事何也与谋其事者用事之大夫也见杀
者不得于君之大夫也所谓义系于杀者罪在于专杀而见杀者
之是非有不足纪也故止书其官而不录其名氏也古者诸侯之
 卿大夫士命于天子而诸侯不敢专命也其有罪则请于天子而
诸侯不敢专杀也及春秋时国无小大卿大夫士皆专命之而不
以告于王朝有罪无罪皆专杀之而不以归于司寇无王甚矣五
霸三王之罪人而葵丘之会犹曰无专杀大夫故春秋明书于策
备天子之禁也凡诸侯之大夫方其交政中华会盟征伐虽齐晋
卷九 第 6b 页
上卿止录其名氏至于见杀虽曹莒小国亦书其官或抑或扬或
夺或与圣人之大用也明此然后可以司赏罚之权矣
秋公会宋人齐人伐徐
按书伯禽尝征徐戎则戎在徐州之域为鲁患旧矣是年春公伐
戎秋又伐徐者必戎与徐合兵表里为鲁国之患也故虽齐宋将
 卑师少而公独亲行其不致者役不淹时而齐人同会则无危殆
 之忧矣
冬十有二月癸亥朔日有食之
二十有七年春公会杞伯姬于洮
左氏曰会于洮非事也夫子非展义不巡守诸侯非民事不举卿
非君命不越境伯姬庄公之女非事而特会于洮爱其女之过而
 不能节之以礼此春秋之所禁也惟不节之以礼然后有使自择
 配如僖公之于季姬而典训亡矣
夏六月公会齐侯宋公陈侯郑伯同盟于幽
卷九 第 7a 页
同盟之例有恶其反覆而书同盟有诸侯同欲而书同盟此盟郑
伯之所欲而书同盟者也凡盟皆小国受命于大国不得巳而从
焉者也其有小国愿与之盟非出于勉强者则书同盟所以志同
欲也前此郑伯尝贰于齐矣至是齐桓强盛有伯中国攘夷狄之
势诸侯皆归之郑伯于是焉有畏服之心其得与于盟所欲也故
特书同榖梁子所谓于是而后授之诸侯是也其授之诸侯齐侯
得众也视他盟为愈矣
秋公子友如陈葬原仲
公子友如陈葬原仲私行也人臣之礼无私交大夫非君命不越
境何以通季子之私行而无贬乎曰春秋端本之书也京师诸夏
之表也祭伯以寰内诸侯而来朝祭叔以王朝大夫而来聘尹氏
以天子三公来告其丧诬上行私表不正矣是故季子违王制委
 国事越境而会葬齐高固莒庆以大夫即鲁而图婚其后陈庄子
 死赴丧于鲁鲁人欲勿哭缪公召县子而问焉曰古者大夫束修
卷九 第 7b 页
 之问不出境虽欲哭焉得而哭诸今之大夫交政于中国虽欲勿
哭焉得而勿哭末流可知矣春秋深贬王臣以明始乱备书诸国
大夫而无讥焉则以著其效也凡此皆正其本之意
冬杞伯姬来
 左氏曰归宁也礼父母在岁一归宁若归而合礼则常事不书其
 曰杞伯姬来者不当来也女子有行远父母兄弟春会于洮矣冬
 又归鲁故知其不当来也来而必书春秋于男女往来之际严矣
莒庆来逆叔姬
莒庆莒大夫也叔姬庄公女也何以称字大夫自逆则称字为其
 君逆则称女尊卑之别也何以书诸侯嫁女于大夫而公自主之
 非礼也
杞伯来朝公会齐侯于城濮
二十有八年春王三月甲寅齐人伐卫卫人及齐人战卫人败绩
春秋纪兵及者为主齐人举兵而伐卫卫人见伐而受兵则其以
卷九 第 8a 页
卫及之何也按左氏卫尝伐周立子颓至是王使召伯廖赐齐侯
命且请伐卫则齐人举兵乃奉王命声卫立子颓之罪以讨之也
为卫计者诚有是罪则当请归司寇服刑可也若惠邀康叔不泯
其社稷使得自新亦惟命则可以免矣今不徵词请罪而上逆王
命下拒方伯之师直与交战则是卫人为志乎此战故以卫主之
也战不言伐伐不言日而书日者战之日也见齐人奉词伐罪方
以是日至而卫人不请其故直以是日与之战所以深疾之也而
 圣人之情见矣齐称人将卑师少也
夏四月丁未邾子琐卒秋荆伐郑公会齐人宋人救郑
按左氏楚令尹子元无故以车六百乘伐郑入自纯门是陵弱暴
寡之师也故以州举狄之也郑人将奔桐丘诸侯救之楚师夜遁
是得救急恤邻之义也故书救郑善之也齐宋称人将卑师少桓
 公主兵攘夷狄安中国之事见矣
冬筑郿
卷九 第 8b 页
郿邑也凡用功大曰城小曰筑故馆则书筑台则书筑囿则书筑
郿邑而书筑者创作邑也其志不视岁之丰凶而轻用民力于其
所不必为也则非君人之心矣
大无麦禾
麦熟于夏禾成在秋而书于冬者庄公惟宫室台榭是崇是饰费
用浸广调度不充有司会计岁入之多寡虚实然后知仓廪之竭
也故于岁杪而书曰大无麦禾大无者仓廪皆竭之词也古者三
年耕馀一年之食九年耕馀三年之食今庄公享国二十八年当
有九年之积而虚竭如此所谓寄生之君也民事古人所急食者
养民之本不敦其本而肆侈心何以为国故下书臧孙告籴以病
 公而戒来世为国之不知务也
臧孙辰告籴于齐
 刘敞曰不言如齐告籴而曰告籴于齐者言如齐则其词缓告籴
 于齐则其情急所以讥大臣任国事治名而不治实之蔽也鲁人
卷九 第 9a 页
悦其名而以急病让夷为功君子责其实而以不能务农重榖节
用爱人为罪
二十有九年春新延厩
言新者有故也何以书昔韩昭侯作高门屈宜臼曰不时所谓时
者非时日也人固有利不利时前年秦拔宜阳今年旱君不以此
时恤民之急而顾益奢此所谓时诎举赢者也故榖梁子曰古之
君人者必时视民之所勤民勤于力则功筑罕民勤于财则贡赋
少民勤于食则百事废矣大无麦禾告籴于齐冬筑郿春新延厩
 以其用民力为巳悉矣
夏郑人侵许秋有蜚冬十有二月纪叔姬卒
纪已灭矣其卒之何见纪侯去国终不能自立异于古公亶父之
去故特书叔姬卒而不卒纪侯以明其不争而去则可能使其民
从而不释则微矣
城诸及防
卷九 第 9b 页
三十年春王正月夏师次于成秋七月齐人降鄣
降者胁服之词前书郕降于齐师意责鲁也此言齐人降鄣专罪
齐也鄣者纪之附庸微乎微者也齐人不道肆其强力胁使降附
不书鄣降而曰降鄣者以齐之强故罪之深以鄣之微故责之薄
春秋之法扶弱抑强明道义也霸者之政以强临弱急事功也故
曰五伯三王之罪人仲尼之徒无道桓文之事者
八月癸亥葬纪叔姬
灭国不葬此何以葬贤叔姬也纪侯既卒不归宗国而归于酅所
谓秉节守义不以亡故而睽妇道者也故系之于纪而录其卒葬
先儒谓贤而得书是也贤而得书所以为后世劝也
九月庚午朔日有食之鼓用牲于社冬公及齐侯遇于鲁济齐人伐
山戎
 齐人者齐侯也其称人讥伐戎也自管仲得政至是二十年未尝
命大夫为主将亦未尝兴大众出侵伐故鲁庄十一年而后凡用
卷九 第 10a 页
兵皆称人者以将卑师少尔今此安知其非将卑师少而独以为
齐侯何也以来献戎捷称齐侯则知之矣夫北戎病燕职贡不至
桓公内无因国外无从诸侯越千里之险为燕辟地可谓能修方
伯连帅之职何以讥之乎桓不务德勤兵远伐不正王法以讥其
罪则将开后世之君劳中国而事外夷舍近政而贵远略困吾民
之力争不毛之地其患有不胜言者故特贬而称人以为好武功
而不修文德者之戒也然则伐楚之役何以美之其谓退师召陵
责以大义不务交兵而强楚自服乎观此可以见圣人强本治内
柔服远人之意矣
三十有一年春筑台于郎
何以书厉民也天子有灵台以候天地诸侯有时台以候四时去
国筑台于远而不缘占候是为游观之所厉民以自乐也厉民自
乐而不与民同乐则民欲与之偕亡虽有台岂能独乐乎
夏四月薛伯卒筑台于薛六月齐侯来献戎捷
卷九 第 10b 页
军获曰捷凡诸侯有四夷之功则献于王王以警于夷中国则否
 诸侯不相遗俘献者下奉上之辞齐伐山戎以其所得躬来誇示
书来献者抑之也后世宰臣有不赏边功以沮外徼生事之人得
春秋抑戎捷之意
秋筑台于秦冬不雨
三十有二年春城小榖夏宋公齐侯遇于梁丘秋七月癸巳公子牙

 牙有今将之心而季子杀之其不言刺者公羊以为善之也季子
 杀母兄何善尔诛不得避兄君臣之义也曷为不直诛而酖之使
 托若以疾死然亲亲之道也陆淳曰季子恩义俱立变而得中夫
 子书其自卒以示无讥也得之矣
八月癸亥公薨于路寝
 赵匡曰君终必于正寝就公卿也大位奸之窥也危病邪之伺也
若蔽于隐是女子小人得行其志矣然则庄公以世适承国不为
卷九 第 11a 页
不贵周公之后奄有龟蒙不为不强即位三十有二年不为不久
薨于路寝不为不正而嗣子受祸几至亡国何也大伦不明而宗
嗣不定兵柄不分而主威不立得免其身幸矣
冬十月己未子般卒
 初公筑台临党氏见孟任生子般焉般尝鞭圉人荦公薨般即位
次于党氏庆父使荦贼般成季奔陈立闵公昔舜不告而娶恐废
人之大伦以怼父母君子以为犹告也庄公过时越礼谬于易基
乾坤诗始关雎大舜不告而娶之义甚矣而子般乃孟任之所出
也胡能有定乎虽享国日久获终路寝而嗣子见弑几至亡国有
国者可不以为戒哉
公子庆父如齐
 子殷之卒庆父弑也宜书出奔其曰如齐见庆父主兵自恣国人
 不能制也昔成王将终命大臣相康王方是时掌亲兵者太公望
 之子伋也宰臣召公奭命仲桓南宫毛取二干戈虎贲百人于伋
卷九 第 11b 页
以逆嗣子伋虽掌兵非有宰臣之命不敢发也召公虽制命非二
诸侯将命以往伋亦不承也兵权散主不偏属于一人可知矣今
庄公幼年即位专以兵权授之庆父岁月既久威行中外其流至
此故于馀丘法不当书而圣人特书庆父帅师以志得兵之始而
卒书公薨子般卒庆父如齐以见其出入自如无敢讨之者以示
后世其垂戒之义明且远矣
狄伐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