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秋正义-唐-孔颖达卷七

卷七 第 1a 页
春秋正义卷第七 桓公
 国子祭酒上护军曲阜县开国子臣孔 颖达等 奉
 敕撰
七年注焚火至故书 正义曰咸丘地名以火焚地明为田猎故
知焚是火田也不言蒐狩者以火田非蒐狩之法而直书其焚以
讥其人物也释例曰咸丘鲁地非蒐狩常处经不言蒐狩但称焚
咸丘言火田尽物非蒐狩之义是言火田非狩法故不书狩狩既非法
虽淂地亦讥不讥其失地地咸丘知地亦非也礼记王制云昆虫
未蛰不以火田则是巳蛰淂火田也又尔雅释天云火田为狩似
法得火田而讥其焚者说尔雅者李巡孙炎皆云放火烧草守其
下风周礼罗氏蜡则作罗𥜗郑云𥜗细密之罗此时蛰者毕矣
可以罗罔囲取禽也今俗放火张罗其遗教然则佊火田者直焚
其一丛一聚罗守下风非谓焚其一泽也礼天子不合囲诸侯不
掩群尚不尽取一群岂容并焚一泽知其讥尽物故书也沈氏以
周礼仲春火弊谓夏之仲春今周之二月乃夏之季冬故讥其尽
卷七 第 1b 页
物义亦通也 传注陋至书夏 正义曰传直云贱之不言贱
意以榖邓是南方诸侯近楚小国明以辟陋小国故贱之也贱之
者以其朝礼不足故书名也曲礼云诸侯不生名今生书其名欲
比之附庸但实非附庸故仍书其爵介葛卢言来不言朝全不能
行朝礼此则行朝礼但礼不足耳传在春经在夏经书实朝之日
故春来至夏乃书之世本邓为曼姓庄十六年楚文王灭之榖则
不知何姓是谁灭之服注云榖邓密迩于楚不亲仁善邻以自固
卒为楚所灭无同好之救桓又有弑䝨兄之恶故贱而名之卫冀
隆难杜云传曰要结外援好事邻国以卫社稷又云服于有礼社
稷之卫榖邓在南地属衡岳以越弃彊楚远朝恶人䘚至灭亡故
书名以贱之杜駮论先儒自谓一准丘明之传今辟陋之语传本
无文杜何所准冯知其辟陋传又称莒之辟陋而经无贬文榖邓
辟陋何以书名此杜义不通秦道静释云𣏌桓公来朝用夷礼故
曰子𣏌文公来盟传云贱之明贱其行夷礼也然则榖邓二君地
接荆蛮来朝书名明是贱其辟陋也此则传有理例故杜据而言
卷七 第 2a 页
之若必鲁桓恶人不合朝聘何以伯纠来聘讥其父在仍叔之子
讥其幼弱又鲁班齐馈春秋所善美鲁桓之有礼责三国之来伐而
言远朝恶人非其辞也注盟向至郑成正义曰此盟向之邑必
有主据之言求成于郑是主求成也隐十一年王以与郑传称王
不能有然则郑虽淂之亦不能有故今始求成既而背之是背郑归
王故王迁于郏若主不皈王则王无由得迁之也八年春正月己卯烝
正义曰卫氏难杜云上五年闭蛰而烝谓十月此正月烝则是过
时而烝春秋有一贬而起二事者若武氏子来求赙一责天王求赙二
责鲁之不共此正月烝一责过时二责见渎何为不可而云非为
过时者秦氏释云案周礼四时之祭皆用四仲之月此正月则夏
之仲冬何为不淂烝而云过时也又传无过时之文明知直为再
烝而渎也 注祭公至略䡖 正义曰隐元年云祭伯今而称公
知其为天子三公公羊亦云祭公者何天子之三公也从周向纪不由
鲁国纵令因使过鲁自当假道而去不须言来也凡言遂者因
上事生下事之辞既书其来又言遂逆是先来见鲁君然后向
卷七 第 2b 页
纪知王使鲁主昏故祭公来受鲁命而住迎也凡昏姻皆宾主
敌体相对行礼天子嫁女于诸侯使诸侯为主令与夫家为礼天
子聘后于诸侯亦使诸侯为主令与后家为礼嫁女则送女于鲁令
鲁嫁女与人迎后则令鲁为主使鲁遣使往逆故祭公受鲁命也
嫁王女者王姬至鲁而后至夫家其王后昏后不来至鲁者以王
姬至鲁待夫家之逆以为礼故须至鲁后则王命已成于鲁无
事故即归京师于逆称王后举其得王之命后礼巳成于归称季
姜申父母之尊言子尊不知于父母从父母之家而将归于王
据父母之家为文故于归申父母之尊也公不独行必有卿
从卿不书举重略䡖也知非卿不行者以传云礼也释例曰襄
十五年刘夏逆王后于齐传曰卿不行非礼也知祭公如纪时
亦有卿卿不书举重略䡖犹鞍邲之战唯书郤克林父此天子
使公卿之文是杜约彼文知公行必卿从也异义公羊说天子
至庶人皆亲迎左氏说王者至尊无敌体之义不亲迎郑玄駮
之曰文王亲迎于渭滨即天子亲迎也天子虽尊其于后则天
卷七 第 3a 页
妇也夫妇判合礼同一体所谓无敌岂施于此哉礼记哀公问曰
冕而亲迎不巳重乎孔子对曰合二姓之好以继先圣之后以为天
地宗庙社稷之主君何谓已重乎此言继先圣之后为天地之主
非天子则谁乎是郑以天子当亲迎也此注之意犹以为天子不
亲迎者以此时祭迎后传言礼也刘夏逆后讥卿不行皆不讥
王不亲行明是王不当亲也文王之迎大姒身为公子迎在殷世
未可据此以为天子礼也孔子之对哀公自论鲁国之法曾周公
之后淂郊祀上帝故以先圣天地为言耳其意非说天子礼也且
郑玄注礼自以先圣为周公及駮异义则以为天子二三其德自
无定矣 传汉淮之间 正义曰汉淮二水名汉淮之间汉北淮
南禹贡云嶓冢导漾东流为汉又东为沧浪之水过三澨至
于大别南入于江孔安国云泉始出山为漾水东南流为沔水
至汉中东行为汉水释例曰汉一名沔水出武都沮县东经汉中
魏兴至南阳东南经襄阳至江夏安陆县入江禹贡又云导淮自
桐柏东会于泗沂东入于海释例曰淮出义阳平氏县桐柏山东
卷七 第 3b 页
北经汝阴淮南谯国沛国下邳至广陵县入海也 九年注季姜
至之尊 正义曰时当桓王故云桓王后也公羊传曰其称纪季
姜何自我言纪父母之于子虽为天王后犹曰吾季姜是申父母之
尊也公羊又曰京师者何天子之居也京者何大也师者何众也
天子之居必以众大之辞言之注曹伯至来朝正义曰朝礼当
君自亲行不应使大子也当享而大子叹明年而曹伯卒知其有
疾故使大子来朝也大子不合称朝摄行父事故言朝也诸经称
世子及卫世叔申经作世字传皆为大然则古者世之与大字义
通也 传注韩服至州县 正义曰以巴所使故言巴行人行人
谓使人也地理志巴郡故巴国江州是其治下县也昭十三年楚共
王与巴姬埋璧则巴国姬姓也此年见传文十六年与秦楚灭庸
以后不见盖楚灭之 三逐巴师不克正义曰三逐巴师谓邓师
逐巴师也不克谓楚巴不能克邓故斗廉设权以诱之 注梁国
至国名 正义曰地理志云冯翊夏阳县故少梁也是梁在夏阳
也僖十七年传曰惠公之在梁也梁伯妻之梁嬴孕过期既以国
卷七 第 4a 页
配嬴则梁为嬴姓世本荀贾皆姬姓僖十九年秦人灭梁荀贾
不知谁灭之晋大夫有荀氏贾氏盖晋灭之以赐大夫 注诸侯
至上卿 正义曰继子男以上皆周礼典命职文也郑玄云誓犹
命也言誓者明天子既命以为之嗣树子不易也释例曰周礼诸侯
之适子誓于天子则下其君礼一等未誓则以皮帛继子男此谓
公侯伯子男之世子出会朝聘之仪也誓者告于天子正以为世子
受天子报命者也未誓谓在国正之而未告天子者也曹之世子
未誓而来故宾之以上卿谓比于诸侯之上卿继子男之末命数
相准故也是言曹大子由未誓之故宾之以上卿谓以宾客待之
同上卿之礼也卿礼飧饔积膳之数掌客聘礼略有其事传不
言未誓知曹大子必未誓者若誓则下其君一等而巳侯伯之子
当如子男不淂徒以上卿之礼待之也释例总论世子故言比于
诸侯之上卿此指说曹国故分明辨之云各如其国之上卿僖二
十九年传曰在礼卿不会公侯会伯子男可也昭二十三年传曰
列国之卿当小国之君固周制也然则小国之君乃当大国之卿
卷七 第 4b 页
小国之世子必不淂当大国之卿故知各如其国之上卿耳何休
膏盲以为左氏以人子安处父位尤非衰世救失之宜于义左氏
为短郑箴云必如所言父有老耄罢病孰当理其政预王事也苏
云誓于天子下君一等未誓继子男并是降下其君宁是安居父
位非叹所也正义曰服虔云古之为享食所以观威仪省福祸无
丧而戚忧必雠焉今大子临乐而叹是父将死而兆先见也 十
年注改侵至有辞 正义曰周礼大司马以九伐之法正邦国贼
䝨害民则伐之负固不服则侵之然则侵伐者师旅讨罪之名也
鲁以周礼为班则鲁有礼矣三国伐有礼是讨有辞矣春秋善鲁
之用周班不使三国得伐之故改侵伐而书来战言若三国自来
战而鲁人不与战也释例曰齐侯卫侯郑伯来战于郎夫子善鲁
人之秉周班恶三国之伐有礼故正王爵以表周制去侵伐以见
无罪此圣人之所以扶㢡王室敦崇大教故诡常例以特见之见其
义也 传注虢仲至大夫 正义曰周礼每卿之下皆有大夫传
言赞其大夫知是属已之大夫非虢大夫者若虢国大夫虢仲自得
卷七 第 5a 页
加罪无为谮之加王且其若是虢人不淂以王师伐虢故也
注虞国至阳县 正义曰谱云虞姬姓也周大夫王之子大伯之
弟仲雍是为虞仲嗣大伯之后武王克商封虞仲之庶孙以为虞
仲之后处中国为西吴后世谓之虞公僖五年晋灭之地理志
河东大阳县周武王封大伯后于此是为虞公志言大伯后
者以仲雍嗣大伯故也 注虞叔虞公之弟正义曰祭叔既
为祭公之弟知虞叔亦是虞公之弟匹夫无罪 正义曰士
大夫以上则有妾媵庶人唯夫妻相匹其名既定虽单亦通故
书传通谓之匹夫匹妇也 注郑主至周礼 正义曰传言
先书齐卫则齐卫不合先书当先书郑也春秋之例主兵
者先书此则郑人主兵郑宜在先而先序齐卫者王爵齐
卫为侯尊于郑伯故以王爵尊卑为序也不依主兵之例而以
王爵序者鲁班诸侯之戍以王爵为次郑忽负功怀怒致有此
师故特改常例还以王爵次之见鲁犹东周礼故也 十一
年注祭氏至详之 王义曰庄二十五年陈侯使女叔来聘传
卷七 第 5b 页
曰嘉之故不名是诸侯之卿嘉之乃不名则于法当书名祭仲
行无可嘉知仲非其字故云祭氏仲名也祭仲郑卿而至宋
见执必是行至宋也行使被执例称行人此当云执郑行人
而不称行人者听宋迫胁以逐出其君罪之故不称行人昭
八年楚人执陈行人于徵师杀之传曰罪不在行人也以
罪不在则称行人知祭仲罪在其身故去行人也释例曰祭仲
之如宋非会非聘与于见诱而以行人应命不能死节挟伪
以篡其君故经不称行人以罪之是说罪仲之意襄十一
年楚人执郑行人良霄传曰书曰行人言使人也是变例
也传称诱祭仲而执之则本非行人故经不言杜必知以行人
应命罪之故不称行人者祭仲若不至宋人何得执之既往至
宋即是因事而行亦既因事而行便为使人之例杜以传文称
诱故序其本意言非聘非会听宋迫胁故不称行人罪之经与
齐人执郑詹文亦何异刘君以祭仲是字郑人嘉之妾规杜氏
就如刘言既云罪其逐君何以嘉而称字杜以萧叔字故知祭仲
卷七 第 6a 页
是名仲既书名为罪则不称行人是其贬责刘云祭仲本非行人未
知有何所据 注突厉至言郑正义曰成十八年传例曰诸侯
纳之曰归知此为宋所纳故曰归也突实公子而不称公子传无褒
贬之例知从告者之辞告言不言公子故不称也十五年许叔入
于许十七年蔡季归于蔡皆以字系国突不系郑者以文连祭仲
祭仲之上巳有郑字蒙上郑文故下言郑也以宋人执仲纳突乃是
一事连书故突淂蒙上文其郑忽奔卫则郑人别告故不连上文
注忽昭至名赴 正义曰僖九年传曰宋桓公卒未葬而襄公会
诸侯故曰子里克杀奚齐于次书曰杀其君之子未葬也彼以未葬
故系父知既葬则成君此庄公既葬则忽成君矣宜书郑伯出
奔今书忽之名知郑人贱之以名赴也其贱之意说在忽之复
归注柔鲁至地阙 正义曰以柔不称族与无骇相类是无族
可称知其未赐族也亦以蔡叔无善可嘉知叔是名叔亦无族
盖亦未赐族也 传注宋不书经阙 正义曰丘明作传本以
解经经传不同皆传是其实今传有宋而经无宋知是经之阙
卷七 第 6b 页
文宋为大国传处郑下是史文旧阙传先举经之所有乃以阙者
实之故后言宋耳非谓盟之序列宋在下也服虔以为不书
宋宋后盟宋若后盟盟本无宋传不得言齐卫郑宋为此盟也
传之上下例不虚举经文举此盟者为经阙宋故也 注邑亦
国也 正义曰书云欲宅洛邑传每云敝邑是也 注君谓屈瑕
也 正义曰礼坊记云礼君不称天大夫不称君恐民之惑也然
则大夫不淂称君此谓屈瑕为君者楚僣王号县尹称公故呼卿
为君大夫正法当呼为王昭元年传医和谓赵文子曰主桐
晋国是其事也祁盈之臣谓祁盈为君伯有之臣谓伯有为公
是家臣称其主耳 郧有虞心正义曰郧人曰虞四邑之至
冀其与已合势有虞度外援之心而又自恃近城故无斗志
注啇纣至夷人 正义曰古文尚书泰誓曰受有亿兆夷人
离心离德子有乱臣十人同心同德昭二十四年传引之云亦
有离德巳与本小殊此注改予为武王又倒其先后者便文耳
虽言传曰非传本文刘炫云欲以證啇周之不敌故先少而后多
卷七 第 7a 页
卷七 第 8a 页
月起文传言再赴是赴以正月也彼以十二月之日为正月赴鲁
知赴者或有以前月之日从后月而赴故因此以示别意注重
书至以名 正义曰春秋之中唯此重书日其馀亦应有一日两
事各书日名但更无其日不可复知计赴告之体本应皆以日
告史官书策复应各书其日但他国之告或有详略鲁史记注
多违旧章致使日与不日无复定准及其仲尼书经不以日月褒
贬或略或详非此所急故日月详略皆依旧文此重书丙戌非
是义例以旧史所重故因史成文耳 注既书至为文 正义
曰春秋之例战不言伐以其伐可知故略其文也伐者讨有罪之
辞言战又言伐者皆是罪彼所伐之国此既书伐宋又重书战者以
见宋之无信言以钟鼓声其罪而伐之彼不服罪而反与我战所
以深责之也庄二十八年齐人伐卫卫人及齐人战此文亦当如
彼宜云及宋人战今直言战于宋者尤其无信故以独战为文皆
陈曰战战是敌辞不言及宋战不使宋淂敌也十年郎之战我有
礼彼无礼齐郑无辞以罪我不令我与彼敌彼自独战为文此战
卷七 第 8b 页
我有信而宋无信我有辞以责宋不使宋敢敌我自独战为文
郎战我有辞故言战不言伐此战宋无辞故言伐不言与宋战二者
虽文皆独战而义存彼此俱是善恶有殊不得相敌故也 传
注城下至深耻正义曰宣十五年楚囲宋传称华元谓子反曰
敝邑易子而食折骸以㸑虽然城下之盟有以国毙不能从也宁
以国毙不肯从城下之盟是其深耻也必为深耻者诸侯当好事
四邻以卫社稷相时而动量力而行今乃构怨彊敌兵临城下力
屈势沮求服受盟是其不知之甚将为邻国所笑故深耻之
注彭水至魏县 正义曰释例云彭水出新城昌魏县东北至
南乡筑阳县入汉 注罗熊至遍也 正义曰罗熊姓世本文
也说文云谍军中反间也谓诈为敌国之人入其军中伺候间隙
以反报其主故此训谍为伺而兵书谓之反间也巡遍也谓巡绕
遍行之十三年公会至败绩正义曰传称宋多责赂于郑故
以纪鲁及齐与宋卫燕战然则此战之兴本由宋郑相怨虽复各
连同好当以宋郑为主其序纪在郑上宋处齐下者若鲁人不
卷七 第 9a 页
与而邻国自行则以主兵为先若与鲁同行鲁史所记则当以
鲁为主不淂复先主兵亦既不先主兵即以大小为序故纪先郑也
宋使齐为主犹隐四年州吁伐郑使宋为主故齐先宋此以公
在会故不以主兵为先尊卑为序故纪在郑先若然庄二十六年
会宋人齐人伐徐杜云宋主兵故序齐上彼鲁亦在而先主兵者
彼是鲁之微人所会之国又少此则公自在会及所战之国历序
又多故不与佊同也战称将败称师是史策之常法也史所以然
者师是将之所帅战则举将为重败则群师尽崩固当举师言
败若其败还书将则是将身独败无以见师之大崩故战则称将
败则称师言其众师尽败非独将身败也此燕人谓将也楚子伤
目故称楚子败绩此若云燕人败绩则是燕将身伤以此不淂不
称师败唯庄二十八年卫人败绩违常文耳 注大崩至礼也
正义曰言史异辞者决庄二十八年卫人及齐人战卫人败绩也
此败称师而彼败称人是史异辞也史非一人立辞自异非褒贬之
例也此二者于理则师是而人非但不以为义故合各从其本耳杜
卷七 第 9b 页
以既葬为成君虽则踰年犹待葬讫故以惠公为非礼释例曰父
虽未葬丧服在身踰年则于其国内即位称君伐郑之役宋公卫
侯是也春秋书鲁事皆踰年即位称公不可旷年无君则知他国
亦同然据父未葬于其国内虽淂伸其尊若以接邻国则违礼失
制也是言先君未葬则不淂称爵成君以接邻国也杜言违礼失
制礼制亦无明文案文八年八月天王崩九年春毛伯来求金传
曰不书王命未葬也彼以踰年未葬不淂称王命使是其礼制未
可以此知接邻国则违礼制也 传大夫至行也 正义曰大夫
伯比言济众者其非益众之谓也其此伯比之意当谓君宜抚慰
小人士卒以言信也教训诸司长率以令德而威惧莫敖以刑罚
也莫敖狃于蒲骚之役狃贯也贯于蒲骚之得胜遂恃胜以为
常将自用其心不受规諌必䡖小罗国以为无能君若不以言辞
刑罚镇重抚慰之莫敖其将不设备乎夫谓伯比伯比之意固当
谓君教训众民而好以言辞镇抚之召军之诸司而劝勉之以善
德见莫敖而告之道上天之意不借贷慢易之人不使慢易之人
卷七 第 10a 页
得胜言其必须敬惧也其意当如此耳若其不然此伯比岂不知
楚师之尽行也而更请益师乎注狃𢗗也 正义曰说文云狃
狎也𢗗习也郭璞云贯忕也今俗语皆然则狃状皆贯习之义以
贯得胜则轻易前敌将自用其意不复持重 注鄢水至入汉正
义曰释例曰鄢水出新城沶乡县东南经襄阳至宜城县入汉
注公后至之地 正义曰两敌将战必豫期战地公未见纪郑纪
郑巳与齐宋先设战期公不及设期唯及其战故言战而不书所
战之地言此地非公所期故不书也释例曰桓十三年战不书所所
者期战所在之地也公会战而后其期犹及诸侯共其成败故备书
诸国而不书地成十六年传曰战之日齐国佐至于师此其类也
然则诸战书日者日即从月计此经当云二月巳己公会纪侯郑
伯今退已已于郑伯之下者春秋之例公之出会例多以月要
盟战败例多以日故巳已之文在公会纪侯郑伯之下十二年十
二月及郑师伐宋丁未战于宋亦其类也服虔云下日者公至而
后定战日地之与日当同时设期公既不及期地安得及期日也
卷七 第 10b 页
刘炫云公会纪郑告庙而行始行即书会也其战之日则战罢乃
告庙史官虽连并其文而存其本旨己巳是战日故下日以附战
十四年注御廪至六年正义曰传称御廪灾乙亥尝书不害
也明尝之所用是御廪之所藏也礼记祭义云天子为藉千亩诸
侯百亩躬东来以事天地山川社稷先古敬之至也榖梁传曰天
子亲耕以共粢盛王后亲蚕以共祭服国非无良农工女也以为
人之所尽事其祖祢不若以巳所自亲者也月令季秋乃命冢宰
藏帝藉之收于神仓郑玄云重粢盛之妄也帝藉所耕千亩也藏
祭祀之榖故为神仓以此诸文知御廪藏公所亲耕以奉粢盛之
仓也廪即仓之别名周礼廪人力仓人之长其职曰大祭祀则共
其接盛郑玄云接读为扱扱以授舂人大祭祀之榖藉田之收藏
于神仓者不以给小用是公所亲耕之粟拟共祭祀藏于仓廪故
谓之御廪灾其屋而不损其榖故曰书不害也 注先其至示法
正义曰八月建未未是始杀故云先其时亦过也周礼大宰祀五
帝前期十日帅执事而卜日遂戒享先王亦如之郑玄云十日者容
卷七 第 11a 页
散七日致齐三日壬申在乙亥之前三日是致齐之初日也既已戒
日致齐御廪虽灾苟其不害嘉榖有榖可以共祭祀则祭不应
废故书以示法也若害榖则当废不可苟用他榖故也先时亦过
过则当书但书过已有成例故传指言不害故沈氏云杜以先时
亦过过则当书传何以专言不害此丘明之意若非先时有灾
不害亦书若非御廪有灾先时亦书进退明例也服虔云鲁以
壬申被灾至乙亥而尝不以灾害为恐故卫难杜云若救之则息
不害嘉榖则传当有救火之文若如宋灾传举救火今直言不害
明知不以灾为害杜必为不害嘉榖者秦氏荅云传所以不载救
火者传以指释经文略举其要所以不载救火至于宋郑之灾彼由
简牍备载详略不等不可相难也 传注熟曰饔生曰饩正义
曰同礼外内饔皆掌割亨之事亨人给外内饔之㸑亨煮饔者
煮肉之名知熟曰饔哀二十四年传称晋人饩臧石牛以生牛赐
之知生曰饩又聘致饔饩五年饪一牢腥二牢饩二牢饪是熟
肉腥是生肉知饩是未杀郑玄以为生牲曰饩唯瓠叶笺云腥曰饩欲以
卷七 第 11b 页
牵为牵行故饩为巳杀非定解也定解犹以生为饩传诸言饩者
皆致生物于宾也 十年注突既至三年 正义曰凡诸侯出奔
皆被逐而出非自出也旧史书臣以逐君仲尼脩春秋责其不能
自固皆以自奔为文以故此注迹突之恶言其罪之之意释例曰诸
侯奔亡皆迫逐而苟免非自出也传称卫孙林父宁殖出其君名在
诸侯之策此以臣名赴告之文也仲尼之经更没逐者主名以自奔为
文责其不能自安自固所犯非徒所逐之臣也言其所犯处多非徒
逐者独恶君不能君故臣亦不臣臣之逐君其罪已著没其臣名独
见君罪言罪不纯在其臣故也卫献公出奔不名郑伯突及北燕
伯款蔡侯朱等皆书名者从彼告辞故释例曰卫赴不以名而燕赴
以名随赴而书之义在佊不在此也言责其不能自安自固自奔
即是身罪名与不名不复著义故从告也昭三年传曰书曰北燕伯
𣢾出奔齐罪之也是变例也 注忽实至八年 正义曰成八年
年传曰复其位曰复归忽本既居君位然后出奔故今还以复位
之例为文也经言复归明是复位之例注言此者以忽之出奔不
卷七 第 12a 页
称郑伯归言世子又非君号非君而称复归嫌其不是复位故明
之礼父在称世子忽父之丧于今五年世子非所当称故迹其称
之意邓曼所生立为世子是有母氏之宠也宗卿谓同姓之卿祭
仲之女曰雍姬则祭仲姬姓是同宗卿也救齐败戎是有功也而
守介节谓守琐琐狷介之节不娶齐女也经书郑忽出奔不称郑
伯是降名以赴也今称世子复归是逆以大子之礼也逆以大子之
礼者以突是庶子无道出奔更欲择君莫踰于忽以本是世子故
迎之使还为是世子所以淂归郑以世子名告不以尝为君告时史
因其告辞书曰世子实复本位书曰复归而忽之为君不能自固
始于见逐终于见杀三公子更立为君乱郑国者实忽之由释例
与此注尽同其末云故仲尼因以示义言因旧史之文即称世子
示郑人本有不以为君之义忽于隐公之世每称公子六年称大
子则救齐之时已立为大子故也 注许叔至逆例正义曰入者
自外之辞本其所自之处言其自许东偏而入于许国非从外
国入也郑庄公以十一年卒许叔今始入者盖郑突不使其复忽既
卷七 第 12b 页
得位亲仁善邻存许以德许人冀其为巳之援故此年始淂入也
小白阳生入皆称名此叔称字故云许人嘉之以字告也杜知是字
者以蔡季归于蔡季子来归亦以书字故知之也杜以传例云凡
去其国国逆而立之曰入嫌此亦为国逆之例释例曰诸在例外称
入直是自外入内记事常辞义无所取贾氏虽夫人姜氏之入
皆以为例由先儒以为国逆故言许叔本不去国非国逆之正例
国逆正例据去国而来许叔本非去国故云非国逆例其实许始
复国许叔淂还上下交欢同心迎逆指其实事有国逆之理故
于释例云许叔有国逆之文但非国逆正例耳刘君不达此旨妄
规杜失非也 注三人至东北 正义曰三国俱称人合行礼知其
尊卑同也以邾子未淂王命知牟葛之等是附庸郳犁来来朝
附庸书名此若君自亲来则亦应称名若遣臣来聘又不得称
朝曹伯使世子射姑来朝是世子有称朝之义知此三人皆附庸
世子摄行文事而来朝也诸侯之卿称名大夫降称人是人之于
名例差一等若附庸其君应称名故其子降称人释例曰王之世子
卷七 第 13a 页
不名诸侯世子则名会王世子于首止曹世子射姑来朝是也附
庸世子称人邾人牟人葛人来朝是也是言世子称谓之等级也
地理志泰山郡牟县故牟国也陈留郡宁陵县应劭曰故葛伯
国然则于晋属梁国也 注先行会礼 正义曰知非不与谋言
会者以言于袲故知此行会礼也若不言地直言会则是不与
谋例也召陵会杜注云于召陵先行会礼与此同也十六年春
既至 至 正义曰宣七年传例云与谋日及不与谋曰会此春
既谋之例当言及今书会者鲁讳与诸侯聚议纳不正之人故
从不与谋之文释例曰鲁既春会于曹以谋伐郑夏遂与师而
更从不与谋之文者厉公篡大子忽之位谋而纳之非正故讳之
从不与谋之例是其义也诸侯之序以大小为次班序谱称自隐
至庄十四年四十三岁征伐盟会者凡十六国时无霸主会同不并
无有成序其间蔡与卫凡七会六在卫上唯此处在陈下故以
为盖后至也 注传曰至月别正义曰杜以城向与下同月故
检叔弓如滕经传之异如滕与葬同月知此城向与出奔同月但本
卷七 第 13b 页
事既异各随本而书之下有月而此无月耳其实同是十一月也
但十一月水星昏犹未正故复推校历数此年月却节前水星可
在十一月而正又方者未至之辞故以定之方中为方欲向中而实
未正中十一月可以兴土功书时非传误也刘炫规过以为案周语
云辰角见而雨毕天根见而水涸驷见而陨霜火见而清风戒寒
故先王之教曰雨毕而除道水涸而成梁陨霜而冬裘具清风至
而脩城郭故夏令曰九月除道十月成梁营室之中土功其始先儒
以为建戌之中霜始降房星见霜降之后寒风至而心星见郑
玄云辰角见谓九月本天根见谓九月未天根谓氐星是也自然
火见是建亥之月又春秋城楚丘是正月而杜引诗云杜之方中
未正中也定星岂正月未正中乎据此诸文则火见土功必在建
亥之月则建戌之月必无土功之理而杜以为建戌之月得城向
者非也今以为周语之文单子见陈不除道故讥为此言故所举
时节并早月也月令孟冬天子始裘单子云陨霜而冬裘具九
月巳裘是其早也且周语之文据寻常节气九月而除道十月而
卷七 第 14a 页
兴土功杜以此年闰在六月则建戌之月二十一日巳得建亥节气
是十月节气在九月之中土功之事何为不可诸侯城楚丘自在
正月卫人初作宫室必在其前杜云定星方欲正中于理何失刘
君广引周语之文以规杜杜以月却节前何须致难 传注夷姜
至曰烝 正义曰晋献公烝于齐姜惠公烝于贾君皆是淫父
之妾知此亦父妾故云庶母也成二年传称楚庄五以夏姬予连
尹襄老襄老死其子黑要烝焉淫母而谓之烝知烝是上淫盖训
烝为进言自进与之淫也世家云初宣公爱夫人夷姜烝淫而谓
之夫人马迁谬耳 注左右至为号 正义曰公子法无左右明
其因母为号公羊称诸侯取一国则二国往媵之以有二媵故分
为左右说公羊者言右媵贵于左媵义或当然此左右公子盖宣
公之兄弟也 载其旌 正义曰代之而载其旌盖旌有志识故
也世家云与大子白旄而告盗曰见白旄者杀之或当以白旄为
族但马迁演此文而为之说其辞至鄙未必其言可信也 十
七年注称侯盖谬误 正义曰五等诸侯卒则各书其爵葬
卷七 第 14b 页
则举谥称公礼之常也此无贬责而独称侯故云盖谬误也释例
曰卒而外赴者皆王爵而称名慎死考终不敢违大典也书葬者
皆从主人私称客主之人敬各有本谦敬各得其所而后二国之礼
成也葬蔡桓侯独不称公刘贾许曰桓卒而季归无臣子之辞也
蔡侯无子以弟承位群臣无废主社稷不乏祀故传称蔡人嘉之
非贬所也𣏌伯称子传为三发蔡侯有贬传亦宜说史书谬误疑
在阙文是其疑之意也 传疆埸至不虞 正义曰疆场谓界
畔也至此易主故名曰埸典封疆者不淂巳往侵人无使人来侵
已谨慎守其一家之所有以备不意度之事 注曰官至历数
正义曰周礼大史掌正岁年以序事颁告朔于邦国然则天子掌
历者谓大史也大史下大夫非卿故不在六卿之数传言居卿则
是尊之若卿故知非卿而位从卿故言居卿也平历数者谓掌作
历数平其迟速而颁于邦国也晦朔弦望交会有期日月五星行道有
度历而数之故曰历数也 君子至恶矣 正义曰弑君者人臣
之极恶也昭公恶其人其人果行大恶是昭公知所恶矣言昭公恶之不
卷七 第 15a 页
妄也韩子以为君子言知所恶者非多其知之明而嫌其心不断也
曰知之若是其明也而不如早诛焉以及于死故言知所恶以见其
无权也昭公知其恶而不能行其诛致使渠弥含憎惧死以徼幸故
昭公不免于弑戒人君使彊于断也 注公子达鲁大夫 正义
曰知非郑人者若是郑人当在君子之前言之传先载君子之议
后陈子达之言是达闻其言而评之与臧文仲闻蓼六之灭其事
相类故知是鲁人也 十八年公与至如齐正义曰僖十一年公
及夫人会齐侯于阳榖彼言及此不言及者公羊传曰公何以不言及
夫人夫人外也言夫人淫于齐侯而疏外公故不言及也榖梁传曰
不言及夫人何也以夫人之伉不称数也言夫人骄伉不可及故舍
而不数也杜无明解传载申繻之言讥公男女相渎盖以相亵渎之
故果致大祸时史讥其男女无别故不书及也 注公本至曰遂
正义曰据传文知其向会之时即与夫人俱行至于泺水之上不
言及夫人会者夫人从公行耳其会之时夫人不与既会乃相随
向齐故如齐之上始书夫人公自因会而行故言遂耳传女有家
卷七 第 15b 页
男有室 正义曰沈氏云卿大夫称家家者内外之大名户内曰室
但男子一家之主职主内外故曰家妇人主闺内之事故为室也刘
炫云释宫云宫谓之室其内谓之家则家之与室义无以异欲见
男女之别故以室属之其实室家同也 注上车至杀之 正义
曰庄元年公羊传曰夫人赞公于齐侯齐侯怒与之饮酒于其出
焉使公子彭生送之于其乘焉搚干而杀之何休云搚折声也
齐世家云襄公使力士彭生抱上鲁君车因槢杀鲁桓公下车
则死矣搚摺拉音义同也 注车裂曰辕 正义曰襄二十二年
传称轘观起于四竟又曰观起车裂是其事也周礼涤狼氏誓
仆右曰杀誓驭曰车轘然则周法有此刑也
春秋正义卷第七
         计一万五百五十九字
卷七 第 16a 页
卷七 第 1a 页
春秋传卷第七
    庄公上
元年春王正月
不书即位内无所承上不请命也或曰庄公嫡长其为储副明矣
虽内无所承上不请命独不可以享国而书即位乎曰诸侯之嫡
子必誓于王庄虽嫡长而未誓安得为国储君副称世子也夫为
世子必誓于王为诸侯可以内无所承上不请命擅有其国即诸
侯之位耶春秋绌而不书父子君臣之大伦正矣
三月夫人孙于齐
夫人文姜也桓公之弑姜氏与焉为鲁臣子者义不共戴天矣嗣
 君夫人所出也恩如之何徇私情则害天下之大义举王法则伤
 母子之至恩此国论之难断者也经书夫人孙于齐而恩义之轻
重审矣梁人有继母杀其父者而其子杀之有司欲当以大逆孔
季彦曰文姜与弑鲁桓春秋去其姜氏传谓绝不为亲礼也夫绝
卷七 第 1b 页
不为亲即凡人耳方诸古义宜以非司寇而擅杀当之不得以逆
论也人以为允故通于春秋然后能权天下之事矣孙者顺让之
词使若不为人子所逐以全恩也哀姜去而弗返文姜即归于鲁
例以孙书何也与闻弑桓之罪巳极有如去而弗返深绝之也然
则恩轻而义重矣河广之诗其词何取而圣人录于国风者明宋
襄公之重本亦此义也其垂训远矣
夏单伯逆王姬
单伯者吾之命大夫也逆王姬使我为之主也其不言如者榖梁
 子以为义不可受于京师也躬君弑于齐使之主婚姻与齐为礼
其义固不可受也此明忘亲释怨则无以立人道矣
秋筑王姬之馆于外
鲁于王室为懿亲其主王姬亦旧矣馆于国中必有常处今特筑
 之于外者榖梁子以为仇雠之人非所以接婚姻也衰麻非所以
接弁冕也知其不可故特筑之于外也筑之于外得变之正乎曰
卷七 第 2a 页
不正有三年之丧天王于义不当使之主有不戴天之雠庄公于
义不可为之主筑之于外之为宜不若辞而弗主之为正也是以
君子贵端本焉或曰天王有命固不可辞使单伯逆于京师上得
尊周之义为之筑馆干外下未失居丧之礼奚为不可曰以常礼
言之可也今庄公有父之雠方居苫块此礼之大变也而为之主
婚是废人伦灭天理矣春秋于此事一书再书又再书者其义以
复雠为重示天下后世臣子不可忘君亲之意故虽筑馆于外不
 以为得礼而特书之也
冬十月乙亥陈侯林卒王使荣叔来锡桓公命
啖助曰不称天王宠篡弑以渎三纲也春秋书王必称天所履者
 天位也所行者天道也所赏者天命也所刑者天讨也今桓公弑
君篡国而王不能诛反追命之无天甚矣桓无王王无天其失非
 小恶也与葬成风引为夫人使妾并嫡无以异故其文一施之范
宁乃以出居于郑来聘求车三事为證而谓非义之所存误矣
卷七 第 2b 页
王姬归于齐
鲁主王姬之嫁旧矣在他公时常事不书此独书者以归于齐故
 也逆于京师筑馆于外而不书归于齐则无以见其罪之在也书
 归于齐而后忘亲释怨之罪著矣春秋复雠之义明矣
齐师迁纪郱鄑郚
 郱鄑郚者纪三邑也邑不言迁迁不言师其以师迁之者见纪民
 犹足与守而齐人强暴用大众以迫之为已属也凡书迁者自是
 而灭矣春秋兴灭国继绝世则迁国邑者不再贬而罪巳见矣
二年春王二月葬陈庄公夏公子庆父帅师伐于馀丘
 按二传于馀丘邾邑也国而曰伐此邑尔其曰伐何也志庆父之
 得兵权也庄公幼年即位首以庆父主兵卒致子般之祸于馀丘
 法不当书圣人特书以志乱之所由为后戒也鲁在春秋中见弑
 者三君其贼未有不得鲁国之兵权者公子翚再为主将专会诸
 侯不出隐公之命仲遂擅兵两世入𣏌伐邾会师救郑三军服其
卷七 第 3a 页
威令之日久矣故翚弑隐公而寪氏不能明其罪庆父弑子般而
成季不能遏其恶公子遂杀恶及视而叔仲惠伯不能免其死夫
岂一朝一夕之故哉春秋所书为戒远矣
秋七月齐王姬卒
内女嫁为诸侯妻则书卒王姬何以书比内女为之服也故檀弓
曰齐告王姬之丧鲁庄公为之大功或曰由鲁嫁故为之服姊妹
之服夫服称情而为之节者也庄公于齐王姬厚矣如不共戴天
 之念何此所谓不能三年之丧而缌小功之察也特卒王姬以著
其罪
冬十有二月夫人姜氏会齐侯于禚
妇人无外事送迎不出门见兄弟不踰阈在家从父既嫁从夫夫
死从子今会齐侯于禚是庄公不能防闲其母失子道也故赵匡
曰姜氏齐侯之恶著矣亦所以病公也曰子可以制母乎夫死从
子通乎其下况于国君君者人神之主风教之本也不能正家如
卷七 第 3b 页
 正国何若庄公者哀痛以思父诫敬以事母威刑以督下车马仆
 从莫不俟命夫人徒往乎夫人之往也则公威命之不行哀戚之
 不至尔
乙酉宋公冯卒
三年春王正月溺会齐师伐卫
榖梁子曰此公子溺也其不称公子何也恶其会仇雠伐同姓故
 贬而名之也有父之雠而释怨其罪大矣况与合党兴师伐人国

夏四月葬宋庄公五月葬桓王
左氏曰缓也天子七月而葬同轨毕至诸侯五月同盟至大夫三
月同位至士踰月外姻至王崩至是盖七年矣先儒或言天子不
志葬又以为不言葬者常也夫事孰有大于葬天子者而可以不
志乎死生终始之际人道之大变岂以是为常事而不书也
秋纪季以酅入于齐
卷七 第 4a 页
大夫不得用地公子不当去国盗地以下敌弃君以避患非人臣
也故春秋之义私逃者必书奔有罪者必加贬今季不书奔则非
窃地也不书名则非贬也诸侯兄弟贬则书名宋辰秦针之类是
也不贬则书字蔡季许叔之类是也纪季所以不书奔者有纪侯
之命矣所以不书名者天下无道强众相陵天子不能正方伯不
能伐屈已事齐请后五庙其亦不得巳而为之者非其罪也所以
无贬乎入云者难词也
冬公次于滑
榖梁子曰次止也有畏也欲救纪而不能也春秋纪兵伐而书次
以次为善救而书次以次为讥次于滑讥之也鲁纪有婚姻之好
当恤其患于齐有父之雠不共戴天苟能救纪抑齐一举而两善
并矣见义不为而有畏也春秋之所恶故书公次于滑以讥之也
或言夫子意在刺无王命若讥其怯懦则当褒其勇者春秋乃鼓
乱之书为此言者误矣易于谦之六五则曰利用侵伐师之六四
卷七 第 4b 页
则曰左次无咎进退勇怯顾义如何尔岂可专以勇为鼓乱而不
与乎
四年春王二月夫人姜氏享齐侯于祝丘
享者两君之礼所以训共俭也两君相见享于庙中礼也牺象不
出门嘉乐不野合非两君相见又去其国而享诸侯甚矣
三月纪伯姬卒夏齐侯陈侯郑伯遇于垂
苏辙曰郑伯子仪也桓十五年书突出奔蔡忽归于郑是年九月
 突入于栎十七年高渠弥弑忽立子亹十八年齐襄公杀子亹郑
 人立子仪庄十四年突使傅瑕弑子仪而入则遇于垂者子仪也
 然则郑有二君可乎春秋有一国而二君者郑突与仪卫衎与剽
是也突衎始终为君子仪君郑十有四年剽君卫十有一年皆能
 君者也故春秋因其实而君之然则孰与曰皆不与也突之入以
篡衎之出以恶仪剽虽国人所立而突衎在焉非所以为安也故
 四人者春秋莫适与也皆不没其实耳君子不幸而处于此如子
卷七 第 5a 页
臧季札可也不如是则乱不止为此说者善矣然而郑伯实厉公
也非子仪也
纪侯大去其国
凡大阅大雩大蒐而谓之大者讥其僭也大无者志仓廪之竭也
大去者土地人民仪章器物悉委置之而不顾也或曰以争国为
小而不为以去国为大而为之者也夫守天子之土疆承先祖之
祭祀义莫重焉委而去之无贬欤曰有国家者以义言之世守也
非身之所能为则当效死而勿去以道言之不以其所以养人者
害人亦可去而不守于斯二者顾所择如何尔然则拟诸大王去
 邠之事其可以无愧矣曰大王去邠从之者如归市纪侯去国日
以微灭则何大王之可拟哉故圣人与其不争而去而不与其去
 而不存与其不争而去是以异于失地之君而不名不与其去而
 不存是故书叔姬归酅而不录纪侯之卒明其为君之末矣
六月乙丑齐侯葬纪伯姬
卷七 第 5b 页
葬纪伯姬不称齐人而目其君者见齐襄迫逐纪侯使之去国虽
其夫人在殡而不及葬然后襄公之罪著矣或曰葬之礼也而以
为著其罪何也弑鲁君灭其婚姻之国而葬其女是犹加刃于人
以手抚之也而可以为礼乎斥言齐侯贱之也或曰恶其诈也如
纪似礼存季似义葬伯姬似仁恶似而非者恶莠恐其乱苗也
秋七月冬公及齐人狩于禚
榖梁子曰齐人者齐侯也其曰人何也卑公之敌所以卑公也何
为卑公不复雠而怨不释刺释怨也父母之雠不共戴天兄弟之
 雠不与同国九族之雠不同乡党朋友之雠不同市朝今庄公于
 齐侯不与共戴天则无时焉可通也而与之狩是忘亲释怨非人
 子矣夫狩者驰骋田猎其为乐不主乎已一为乾豆其事上主乎
 宗庙以为有人心者宜于此焉变矣故齐侯称人而鲁公书及以
著其罪
五年春王正月夏夫人姜氏如齐师
卷七 第 6a 页
师者众多之地按齐诗载驱刺襄公无礼义盛其车服疾驱于通
道大都与文姜淫之诗也其三章曰汶水汤汤行人彭彭鲁道有
荡齐子翱翔彭彭者多貌也其四章曰汶水滔滔行人儦儦鲁道
有荡齐子游敖儦儦者众貌也曰会曰享犹为之名也至是如齐
师羞恶之心忘矣夫人之行不可复制矣春秋书此以戒后世谨
礼于微虑患于早之意也
秋郳黎来来朝
 郳国也黎来名也国何以名夷狄之附庸也中国附庸例书字邾
仪父萧叔是也夷狄附庸例书名郳黎来介葛卢是也能修朝礼
故特书曰朝其后王命以为小邾子盖于此巳能自进于礼矣
冬公会齐人宋人陈人蔡人伐卫
榖梁子曰是齐侯宋公也其曰人何也人诸侯所以人公也其人
公何也逆王命也桓公十六年卫侯朔出奔齐经书其名者以王
命绝之也又党有罪以纳之故贬而称人
卷七 第 6b 页
六年春王正月王人子突救卫
王人微者子突其字也以下士之微超从大夫之例而书字者褒
救卫也朔陷其兄使至于死罪固大矣然其父所立诸侯莫得而
治也王治其旧恶而废之可也又藉诸侯之力抗王命以入国是
故四国之君贬而称人王人之微嘉而书字或曰子突王之子弟
也用兵大事而委诸子弟使无成功故书人以讥之必若此言是
春秋以成败论事而不计理也使诸侯苟顾顺逆之理子突虽微
自足以申王命矣彼既肆行莫之顾也虽天子亲临将有请从如
 祝聃者况其下乎子突不胜五国使之得入也其亦不幸焉尔矣
 幸不幸命也守义循理者法也君子行法以俟命故其褒贬如此
夏六月卫侯朔入于卫秋公至自伐卫
 入有二义一难词也一逆词也朔藉诸侯之力连五国之师距王
 官之微者以复归于卫其势宜无难矣而书入者逆王命也春秋
大义在于天下为公选贤与能而不拘大人世及之礼虽以正取
卷七 第 7a 页
 国未之贵也况杀其兄又逆王命乎故卫朔书名书入以著其恶
 王人书字书救以著其善外则诸侯书人内则庄公书至而春秋
 之情见矣
螟冬齐人来归卫俘
俘者二传以为宝按商书称遂伐三朡俘厥宝玉则俘者正文也
宝者释词也言齐归卫宝即知四国皆受朔之赂矣春秋特书此
事结正诸侯之罪也夫以弟弑兄臣弑君篡居其位上逆天王之
命人理所不容矣彼诸侯者岂其弗察而援之甚力则未有以验
其丧心失志迷惑之端也及书齐人归宝然后知其有欲货之心
 而后动于恶也世衰道微暴行交作徇于货宝贿赂公行使君臣
父子兄弟终去仁义怀利以相与不至于篡弑夺攘则不厌也春
 秋书此结正诸侯之罪垂戒明矣
七年春夫人姜氏会齐侯于防夏四月辛卯夜恒星不见夜中星陨
如雨
卷七 第 7b 页
恒星者列星也如雨者言众也人事感于下则天变动于上前此
者五国连衡旅拒王命后此者齐桓晋文更霸中国政归盟主而
 王室遂虚其为法度废绝威信陵迟之象著矣汉成帝永始中亦
有星陨之异而五侯擅权贼莽居摄汉法宗支扫荡几尽天之示
 人显矣春秋谨于天象至矣
秋大水无麦苗
书大水畏天灾也无麦苗重民命也畏天灾重民命见王者之心
矣忽天灾而不惧轻民命而不图国之亡无日矣春秋所以谨之

冬夫人姜氏会齐侯于榖
 防鲁地也榖齐地也初会于禚次享于祝丘又次如齐师又一岁
 而再会焉其为恶益远矣明年无知弑诸儿其祸淫之明验也
八年春王正月师次于郎以俟陈人蔡人
用大众曰师次止也伐而次者有整兵慎战之意其次善之也遂
卷七 第 8a 页
伐楚次于陉是也救而次者有缓师畏敌之意其次讥之也次于
匡于聂北于雍榆是也俟而次者有无名妄动之意次于郎以俟
陈人蔡人是也何俟乎陈蔡或曰陈蔡将过我俟而邀之也或曰
鲁将与陈蔡有事于邻国而陈蔡不至故次于郎以待之也若是
皆非义矣其曰次曰以俟者深贬之也
甲午治兵
此治兵于郎也俟而不至暴师露众役久不用则有失伍离次逃
亡溃散之虞故复申明军法以整齐之其志非善之也讥黩武也
夏师及齐师围郕郕降于齐师
书及齐师者亲仇雠也围郕者伐同姓也郕降于齐师者见伐国
无义而不能服也于是庄公之恶著矣
秋师还
书师还讥役久也按左氏仲庆父请伐齐师庄公不可是国君上
将亲与围郕之役也然其次其及其还皆不称公者重众也春秋
卷七 第 8b 页
正例君将不称帅师则以君为重今此不称公又以为重众何也
轻举大众妄动久役俟陈蔡而陈蔡不至围郕而郕不服历三时
而后还则无名黩武非义害人未有如此之甚也至是师为重矣
义系于师故不书公以著劳民毒众之罪为后戒也春秋于王道
轻重之权衡此类是矣
冬十有一月癸未齐无知
 无知曷为不称公孙而以国氏罪僖公也弑君者无知于僖公何
 罪乎不以公孙之道待无知使恃宠而当国也按无知者夷仲年
 之子年者僖公母弟也私其同母异于他弟施及其子衣服礼秩
如嫡此乱本也故于年之来聘特以弟书于无知之弑不称公孙
著其有宠而当国也垂戒之义明矣古者亲亲与尊贤并行而不
 相悖故尧亲九族必先明俊德而后九族睦周封同姓必庸康叔
蔡仲而后王室强徒知宠爱亲属而不急于尊贤使为仪表以明
 亲亲之道必有篡弑之祸矣
卷七 第 9a 页
弑其君诸儿
按左氏齐侯游于姑棼遂田于贝丘徒人费遇贼于门先入伏公
出而斗死石之纷如死于阶下是能死节者也春秋重死节之臣
 而法有特书其不见于经何也如费等所谓便嬖私昵之臣逢君
 之恶田猎毕弋而不修民事使百姓苦之者也与大臣孔父仇牧
义形于色不畏强禦以身死其职则异矣当是时管仲隰朋鲍叔
皆沉于下寮不见庸也而徒人费石之纷如乃得居左右襄公之
所疏远亲信者如此故以齐国之强大一也桓公用之则九合诸
 侯不以兵车由亲贤人远小人所以兴也襄公用之不能保其身
 死于户下由亲小人远贤人所以亡也此二人虽死于难与自经
 于沟渎而莫之知者犹不逮焉乃致乱之臣死不偿责又何取乎
卷七 第 9b 页
卷七 第 9b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