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八白易传-明-叶山提要

提要 第 1a 页
钦定四库全书     经部一
 叶八白易傅     易𩔖
  提要
    (臣/)等谨案叶八白易傅十六卷明叶山撰山
    字八白里贯未详朱彝尊经义考引张云章
    之言曰八白本末无所考见详其自序当是
    一老诸生是书屡易其稿自序凡四其略云
    予十岁读周易越十年能厌学究语又十四
提要 第 1b 页
    年为嘉靖丁卯又六年从鹿田精舍见杨诚
    斋易傅又九年为今壬子云云再序题癸丑
    六月三序题丁己三月四序题嘉靖三十九
    年七月考壬子为嘉靖三十一年由壬子逆
    数十六年当为丁酉嘉靖无丁卯序云丁卯
    者盖傅写误也书始于壬子迄于嘉靖三十
    九年为庚申凡九年而成以自序年月考之
    山当生于弘治十七年甲子至庚申书成时
提要 第 2a 页
    为五十七岁其书专释六十四卦爻词而于
    彖象文言十翼皆不之及大旨以诚斋易傅
    为主出入子史佐以博辨盖借易以言人事
    而不尽为经义之所有易道广大无所不包
    即其所言固往往可以昭法戒也乾隆四十
    二年十月恭校上
       总纂官(臣/)纪昀(臣/)陆锡熊(臣/)孙士毅
        总 校 官 (臣/) 陆 费 墀
提要 第 3a 页
叶八白易傅自序
盖予十岁读周易云而盲聋未之觉也越十年能厌学
究语顾其所自为说累七八十万而终之流弊于科举
三五读之自省其不可以知新也又十四年为嘉靖丁
卯下第将北出关故人王君留之清话踰月其子廷卿
门人也间问易猛然欲援笔焉未几而方外之士翩然
至谈元解妙令人飘飘忽忽羽化在掌回瞻六籍我将
曷之籍焉又六年从鹿田精舍见杨诚斋易傅乍顷欣
提要 第 3b 页
喜戚戚北关之念适以科举废又九年为今壬子复适
科举期而春二月早为校文先生之所摈不知此果予
厌学究科举之为累乎抑于圣人之旨犹未精也夏四
月门人陈言忠偶遗诚斋易傅得厌观焉悦之而未尽
是因著八白易傅一十六卷云五越月得脱稿为之陈
序其所以夫说天之撰未辨而感心之故良勤积日之
思屡损而象罔之得一旦虽雍门之琴以末而微飙之
俟维深呜呼悲夫古今有旃毛锥不横野草天怜汁尽
提要 第 4a 页
金壶横目眯眇茧章畏垒陈列俎豆追诵罪我之言以
蕲笔削之再九月五日叶山书
重改易傅序
八白易傅成十越月又易稿初说几略尽焉夫圣人之
画确定不易而天地之变化无穷圣人之言自古以宣
而吾心之应感万起温由故用则知以时新心同化感
故神随精入庄生之言曰其应于化而解于物也其理
不竭其来不蜕芒乎昧乎未之尽者岂不信哉追感韦
提要 第 4b 页
编之绝以为叹息癸丑六月二十六日又书
重改易傅序
予小子不颛世业妄意衿𢃄遂逃牧田子乃自家塾迤
逦乡之校私窃经史百家与诸子二三十年之间遂无
一间日子焉昨年入兖州拜吾夫子南还出彭城考霸
业之灰废伤重瞳子秋复往返三吴施从于戈中观夷
夏之战斗又尔参错孙武子吴子尉缭子磨墨盾上为
人草劄子冬乃逃遁走赵如内黄乞买山钱于慕泉子
提要 第 5a 页
呜呼突斯不得黔于墨子矣无乃非得已而崇伯子已
乎坐越月荒怖略定柴骨且复胔而关门面壁摩衲穿
榻若禅子却耳目之闻见若聋瞽子不出阈若女子入
春半来未有一草一木之色以牵动其悲怀愁思若痴
绝子而时闻绦鹰羁马凄然出其鸣飙嘶冽之声则泣
下沾襟若孟尝之遇雍门子便欲骚赋积满掷地作声
以震四壁邻人之子则恐奏韶充耳无所用之其愚若
宋人适越觅章甫之子亦欲荒湛一醉眯乱其天地古
提要 第 5b 页
今上下四方而忘彼小人君子则纵心败矩不可以其
身为乾坤不肖之子将养木鸡之斗于纪渻子而鲁鸡
自谓能伏鹄子将运斤以刋垩鼻子观濠梁之游鱼以
偕五六七子而质亡久矣徒哭惠子棼纷外务不得其
情均之为风波之民若击鼓而求亡子呜呼树功扬名
进之乏其公侯伯子而耕田凿井退之离其庶民小子
官斋坐食吾其益愆集亢以自堕于陈人废子乎孟子
曰乃所愿则学孔子而孔子之言曰加我数年五十以
提要 第 6a 页
学易则可以无大过矣易道微矣不惟九师子后有作
者负荷未堪多尾雅之子吾惧于数十百子焉乃取旧
著易傅刋削详定以究大始于希夷子凡四十日断不
敢傲羲皇而效文学子亦曰说圣人之言𤼵圣人之蕴
庶几颜氏之子则已矣呜呼日居月诸闵予小子则吾
岂诞曰翻七十二经以说老子乎始以为温故知新庶
可以告夫二三子而亦使夫二三子自今无曰不言如
子则何述小子已矣丁己三月晦日书于内黄官舍之
提要 第 6b 页
后东小厅
改录易傅序
夫机衡立极而雨风露雷之变现时出鳌极不动而走
飞草木之呈吐刻殊何则敦化攸厚而川流四奔浑尔
者融而缤纷杂起其理然也故曰藏诸用显诸仁又曰
富有之业大无外日新之德久无穷岂不信哉巳未之
秋予游金陵客久稍暇则取易傅改修之未几而东返
易春再至而再业则踰月而复归虽间毕业于家塾而
提要 第 7a 页
亦略略矣六月七日再既至越八日乃行行改削而手
誊之积四十日而止束之锦囊藏之石匮云夫薰椒木
兰蔽乘之照文姝雅女贱公之女经生之通患乃自古
而记之矣吾我之间乌获其免然而敝帚之享靳靳千
金百朋之丐啬启十袭岂固周公之骄吝哉亦端木之
所不得而闻者矣蜉□之撼夫何尤焉傅曰苟不固聪
明圣知达天德者其孰能知之则夫启天夺秘之奥非
仲尼人皆大笑之而韦编不绝则羲皇文旦之诰亦鬼
提要 第 7b 页
语童谚而已矣故曰百世以俟圣人而不惑太史公曰
伯夷得孔子而名益彰吾于羲皇文旦亦云嘉靖三十
九年七月二十五日书于都城西北偏之民舍
 
 
 
 
 叶八白易傅原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