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官部·司徒
  • 尚书曰:百姓不亲。五品不逊。汝作司徒。敬敷五教。在宽。
  • 又曰:司徒掌邦教。敷五典。扰兆民。
  • 周官曰:大司徒。以土圭之法测土深。日至之景。尺有五寸。谓之地中。天地之所合。四时之所交也。风雨之所会。阴阳之所和也。然则百物阜安。乃建王国焉。
  • 礼记曰:司徒修六礼。以节民性。明七教。以兴民德。齐八政以防淫。一道德以同俗。养老以致孝。
  • 毛诗曰:缁衣。美武功(○诗郑风作公。)也。以明有国善善之功。管子曰:昔者黄帝得祝融。辨南方。故使为司徒。
  • 东观汉记曰:袁安为司徒。每朝会。忧念王室。未尝不流涕。
  • 又曰:郭丹为司徒。在朝名清廉公正。
  • 续汉书曰:司徒公一人。掌人民事。凡教民孝悌逊顺谨俭。养生送死。事则议其制。建其度。凡四方民事功课。岁尽。则奏其殿最而行赏罚。凡郊祀之事。尝省牲视濯。
  • 谢承后汉书曰:刘宠为司徒。卧粗布被。
  • 蔡邕钟鼎铭序曰:惟建宁四年三月。进公登于玉堂前庭。乃制诏曰:其以司空乔玄为司徒。公拜稽首。三让。然后受命。
  • 典略曰:契为司徒。百姓和亲。夔主宾客。远人毕至。
  • 九州春秋曰:灵帝卖官。崔烈入钱五百万。以买司徒。烈子均。亦有世名。烈问曰:吾作三公。天下论何如。均曰:大人少有高名。不谓不当为公。但海内嫌铜臭尔。
  • 吴录曰:丁固为司徒。初为尚书。梦松出其腹。谓人曰:松字十八公。后十八年。吾其公乎。遂如梦。
  • 王隐晋书曰:魏舒为司徒。年过致仕。有谦谦意。而无居宅。乃渐以俸秩馀为第一所。九年正月。朝会罢。送还家。奉送章绶。
  • 又曰:武帝以山涛为司徒。频让不许。涛出。径归家。左丞白褒。奏涛违诏。诏杖褒五十。
  • 又曰:王戎代王浑为司徒。高选长史西曹掾。委任责成。形状短陋。而目明澈。威仪不足。常乘马舆。无日不出。以象牙算昼夜算计家财。远及田牧。性又俭。不能善自奉养。饮食通财不外出。天下之人谓之膏肓之病。
  • 晋中兴书曰:刘隗从兄畴。字王乔。有重名。司空蔡谟每叹曰:若使刘王乔得南渡。司徒公之美选也。
  • 又曰:蔡谟让司徒。孝帝临轩。自平旦至日中。使者十馀反。而谟不至。孝帝时年八岁。甚怒之极。问左右曰:所召何以不至。今来临轩。何时当竟。皇太后诏曰:必不来者。宜罢朝。中军殷浩奏曰:免吏部尚书江彪官。于是公卿奏送谟廷尉。以正刑书。谟惧。率子弟。素服诣阙。到廷尉待罪。诏可依旧制。免为庶人。
  • 齐职仪曰:司徒。品秩冠服同丞相。郊庙服冕同太尉。汉哀帝从朱博议。始置三司。改丞相为大司徒。以孔光为之。魏以华歆为司徒。
  • 江氏家传曰:江统。字应元。时太傅从事中郎庾子嵩。以风韵见重。亦并雅敬君德。庾中郎每云。当今可以居司徒。充民望者。江生其人也。
  • 汉崔骃司徒箴曰:天监在下。仁德是哀。乃立司徒。乱兹蒸黎。茫茫庶域。率土祁祁。民具尔瞻。四方是维。乾乾夕惕。靡怠靡违。恪恭尔职。以勤王机。敬敷五教。九德咸事。啬民用章。黔萌是富。
  • 宋傅亮司徒刘穆之碑曰:公讳穆之。字道和。彭城人也。公膺陶钧之秀范。该生民之上操。三变肇于弱容。九德充于初迪。文明在中。柔顺畅于事业。敬以直内。义让洽于州党。时元凶窜遁。拥据荆沔。乘舆播幸。越蹈九江。公率先群后。电发川湄。奖怀本之众。励思奋之士。桓谦籍累叶之资。徐覆忸骤胜之锋。习乱之徒。若猬毛而起。内怀根本之虞。外通首尾之势。公灵武独运。奇谟内湛。鞠旅陈众。视险若夷。飞云西溯。则水截鲸鲵。乘辕东指。则陆殪长蛇。回累棋之危。成维山之固。丰功茂勋。大造于王室。淳风懿化。永结于荆南。铭曰:二仪发挥。川岳协灵。外恢温雅。内镜文明。怀仁履顺。蕴义居贞。煌煌衮衣。礼亦隆止。翼翼素心。亮终如始。夷情升降。一色愠喜。训俭于物。复礼于己。
  • 墓志 后魏温子升司徒元树墓志铭曰:昔枢电降祥。姬水成业。握八符以驭世。膺五命以会昌。钦明格于上下。光宅被于宇宙。卜年永久。历世遐长。有文王之孙子。启周公之苗裔。积善所及。踵武称贤。每以辛李为言。恒持韩白自许。殚百虑之一致。尽能事于生民。而苍苍在上。义归无厚。徒有东平避世之意。空怀北海自晦之情。疾非逢雾。终异启手。铭曰:明允笃诚。发于岐嶷。未镂已雕。不扶而直。脩礼以耕。强学为殖。孔既叹鲁。庄亦吟越。况以度思。有怀明发。翻然高举。归于魏阙。长路未穷。朝光已没。
  • 又司徒祖莹墓志曰:自天命生商。王居徙亳。源流毖远。枝叶繁华。祖德润于身。声高邦国。父行成于己。名重京师。公钟美多福。资神积善。器局闲灵。志识开悟。口含碧鸡之辩。手握雕龙之声。门有善业。家传庆灵。砺金成器。相遗满籯。琢玉为宝。待价联城。匪直也人。实惟有道。言折秋毫。辞连春藻。
  • 梁沈约为司徒谢朏墓志铭曰:岳神昔降。和气今钟。以彼天爵。郁为人龙。崇墓往峻。世德今重。汉车作传。灵位攸待。我君应符。非公莫宰。华衮既袭。轻萝自改。形虽庙堂。心犹江海。经邦已备。皇情回属。素騑辍柳。玄云罢曲。
  • 后汉张衡司徒吕公诔曰:昔吕皇祖。帝交之绪。伯夷秩唐。唐宗允叙。四岳在虞。傅土佐禹。克厌帝心。姓姜氏吕。登是南邦。以家以处。降及于周。穆侯作辅。寡于九族。九族用宁。登受八命。衮职靡倾。黄耳金铉。公餗以盈。绰兮其冤。皦兮其清。既明且哲。式保令名。斿旌从风。驷牡超骧。去此宁宇。归于幽堂。玄室冥冥。脩夜弥长。
  • 梁简文帝司徒始兴忠武王诔曰:皇源地阐。帝业天维。于穆忠武。光国之基。爰自弱龄。英明播越。玉润冰鲜。山静云发。帝曰尔谐。佥议彼属。推毂两江。建旗三蜀。将旋上国。恋结四民。三鳣表服。二鹿随轮。方变正衮。永范时规。天弗报善。哲人其萎。响哀挽于北邙。去承明而不入。望参差之旒影。听潺湲之雨泣。
  • 宋谢庄北中郎新安王拜司徒章曰:不惟震施罔匮。鸿庆方稠。燮调之重。遂臻非据。智小谋大。周家兴规。少阳微暄。有鉴前史。辨其动植。布其安扰。以倡九牧。阜成王教。岂臣眇末。所能克荷。
  • 又为北中郎将谢兼司徒章曰:臣闻燮理阴阳。寅亮天地。弗惟其官。无人则阙。司徒掌敷五典。职扰兆民。岂悟乾灵罔匮。光渥方阐。不次之任。殊绝藩岳。岂可权尸三事。假备六符。惭震周回。顾步交悸。
  • 吴筠杨州建安王让知司徒表曰:臣闻玄黄之马。事绝于衔镳。蟠朽之材。饰乖于丹漆。何则。千里之志已穷。万乘之器无取。远物遂身。于焉在譬。
  • 后魏温子升为司徒高敖曹谢表曰:委水横流。群龙交战。徒悲道丧。空怀主辱。虽复见义援戈。临危奋剑。顾惭后衄。终谢先鞭。事等泣河。无救三川之竭。有类忧天。岂支四极之坏。
  • 北齐邢子才为潘司徒乐让表曰:武皇帝运属继元。事深微禹。摧蚩尤之阵。破寻邑之师。义开金石。理勖庸骀。遂日奉羁勒。有事风尘。徒备鸟背之毛。曾无马箠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