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卷:奢侈

奢侈

  • 【觞酌有采樽俎有饰】【食器雕琭茵饰雕文】《韩子》。 
  • 【宫室崇峻舆马奢侈】《帝王世纪》。 
  • 【披珍玉之衣】《傅子》。 
  • 【作丽华之室】《帝王世纪》。 
  • 【宫人不移乐不徙悬】《三辅故事》。 
  • 【庖厨不徙后宫不移】司马相如〈上林赋〉。 
  • 【糟丘酒池】《贾氏新书》。 
  • 【肉园酒池】《淮南子》。 
  • 【酒池肉林】《三辅故事》。 
  • 【车行酒】【骑行炙】《帝王世纪》曰:「纣宫有九市,车行酒,马行炙。」 
  • 【桀为玉床】《淮南子》。 
  • 【纣为象箸】《世纪》。 
  • 【甲乙之帐】《汉书》。 
  • 【珠玑为帘】《三秦记》。 
  • 【收美女以充明光宫】汉武。 
  • 【女乐三万人】《管子》云。 
  • 【美女两千人】《汉书》。 
  • 【峻宇雕墙】《书》。 
  • 【穷妙极丽】《汉书》。 
  • 【临云雨】《新序》。 
  • 【蔽天光】刘协〈皇德赋〉。 
  • 【饰以美玉】《世纪》。 
  • 【翠羽饰之】【木衣绮绣土被朱紫】《汉书》。 
  • 【殿居复道周阁相属】《史记》。 
  • 【大宫千里】《世纪》。 
  • 【鹿台大三里】《新序》。 
  • 【阿房坐万人】《史记》。 
  • 【瑶台玉铺】《管子》云。 
  • 【瑶台琼室】《贾氏新书》。 
  • 【辟台】《穆天子》。 
  • 【玉堂】《汉书》。 
  • 【璇室象廊】《淮南子》。 
  • 【千门万户以铜为瓦】《汉书》。 
  • 【铜金为柱】《淮南子》。 
  • 【石脂为泥】汉武。 
  • 【黄金涂阶】《汉书》。 
  • 【投珍物为沙邱苑】《世纪》。 
  • 【前庭植玉树】《汉书》
  • 【崇尚浮屠,穷奢极欲】晋简文。 
  • 【自谓功德盛五帝迈三王,穷侈极欲】隋炀帝。 
  • 【顷既奢靡思用人力】魏徵〈十渐〉。 
  • 【功用奢广】唐敬宗冲逸,好宫室畋腊,功用奢广。 
  • 【喜无籍玩物之言,恶致治经邦之论】【入则务饰姬姜,出则广增仆马】【服玩瑰丽近古未有】陈后主。 
  • 【视官爵财物如粪土】宋徽宗时,承平既久,帑于庾充溢。蔡京倡为丰亨豫大之说,视宫爵财物如财物,累朝所储扫地矣。 
  • 【雕琢害力农】【纂绣伤女工】唐太宗尝怪舜造漆器,禹雕其俎,谏者十于不止,「小物何必尔耶?」褚遂良曰:「雕琢害力农,纂绣伤女工,奢靡之始,危亡之渐也。故谏者救其源,不使得开。及夫横流,则无及矣。」第咨美之。 
  • 【土木被锦绣赏赐颁府藏】宋主邵奢欲无度,侍中袁观因盛称高祖俭素之德,宋王曰:「舍翁得此,已为过矣。」 
  • 【以麝涂壁】齐东昏。 
  • 【饰以金玉珠翠】陈后主起临春、结绮、望仙三阁,饰以金玉珠翠。 
  • 【以珠玳瑁饰官殿】孟昶在蜀,专务奢靡,所居宫殿,以珠玳瑁饰之。 
  • 【凿金为莲花贴地】齐东昏令潘妃行其上曰:「此步步生莲花也。」 
  • 【金屑飞空如落雪】金海陵宫殿之饰,遍傅黄金,而后间以五采金屑,飞空如花雪。 
  • 【离宫四十馀所】隋炀帝自长安至江都,离宫四十馀所。 
  • 【宫城左右离宫数十】孟昶。 
  • 【凿大伾三山创天成圣功二桥】蔡京再相,每为帝言,金泉币所积,赢五十万和,足以广乐富,足以备礼。于是大兴工役,两河之民,愁困不聊生。 
  • 【艮岳花石之扰】京又欲广宫室,求上宠媚,召童贯辈五人,风以禁中逼侧之状。贯俱听命,各视力所致,争以侈丽高广相誇尚,而延福宫、景龙江之役起,浸淫及于艮岳矣。 以朱勔领应奉局花石纲于苏州,帝颇垂意花石,京讽勔密取浙中珍异以进,后岁益加增,舳舻相衔于淮、汴。勔于是搜岩剔薮,凡士庶之家一石一木稍堪玩者,即领健卒直入其家,用黄帕覆封,指为御前物。及发行必撤屋抉墙以出。
  • 【苑囿出林之制】蔡攸言于帝,令苑囿中聚珍禽异兽数千万以实之。都下每秋风静夜,禽兽之声四彻,宛若山林陂泽之间。
  • 【运一木之费至二千万,牵一车之力至五百人】金海陵营南京宫殿。
  • 【壮九重于内所居不过容膝,彼昏不知瑶其台而琼其室,罗八珍于前所食不过适口,惟狂罔念邱其糟而池其酒】张蕴古大宝箴
  • 【珍玩技巧乃丧国之斧斤,珠玉锦绣实迷心之鸩毒】唐徐惠妃疏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