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卷:守文

守文

  • 继禹之道 孟子  行汤之政 史记  继文之体 春秋  维清缉熙文王之典 仪式刑文王之典 诗  嗣守文武丕训 对扬文武光训 宣文武业 法文武远迹 帝王世纪  有声继伐 昭哉嗣服 下武继文 鸿𦙍奉统 东观 丕承基绪 右隆世业 汉书  以奉大业 东观  太平君子持盈守成 诗序  内修诸已思先王之道 顺天尊文 书  绳其祖武 诗  克终允德 书  世德作求 诗  其承厥志 书  永保宗庙总一海内 汉书  夏启以先 史记  复命武王 闵予小子遭家不造 维予小子未堪家多难 肆不殄厥愠亦不殒厥问 并毛诗  宣二祖之重光袭四宗之缉熙 班固  世有哲后 仁圣相袭 陈思王  周云成康汉言文景 详帝治  守文佳主 晋阳秋 
  • 取或可以力得而守不可以不慎 唐太宗与侍臣论周秦修短因曰周得天下增脩仁义秦得天下益尚诈力此修短所以殊盖取或可以力得而守不可以不慎也  创业之不易既往矣守文之难方与公等慎之 太宗尝问房玄龄创业守文孰难玄龄曰方时草昧群雄竞逐创业则难魏徵曰王者之兴必乘衰弱覆昏暴殆天授人与者既得天下则安于骄逸守文为难帝曰创业之不易既往矣守文之难方与公等慎之  偃武修文 魏徵欲上偃武修文每侍宴见七德舞辄俛首不视见九功舞则谛观之  偃革尚文 唐萧俛与段文昌当国谓四方无虞劝帝偃革尚文  帝厌武事 光武积苦兵间厌武事因休诸将于雒阳分军士于河内  帝且厌兵 唐蒋乂本名武见宪宗请曰陛下今日偃武修文群臣当顺承上意请改名乂帝悦时讨王承宗兵方罢乂恐天子锐于武亦因以讽他日帝见侍御史唐武曰命名既多何必曰武因改名庆群臣乃知帝且厌兵云  成宪具在 元富珠哩翀言世祖立国成宪具在慎守足矣  拱已以听 唐高宗永徽初帝宾礼老臣拱已以听纲纪设张  力不难而功已成 明皇开元时厉精求治元老魁辅动所尊惮姚崇宋璟言听计行力不难而功已成  继体守文则有馀 宋史高宗赞曰继体守文则有馀拨乱反正则非其材也  一时继体守文之政灿然可观 宋史宁宗赞  承天下混一之后垂拱而治 元更成宗赞  大臣多谓东宫守成令主 明仁宗  景德以前足为继世贤君 胡新安论宋真宗  太祖太宗艰难取天下之劳 真宗仁宗忧勤守太平之力 宋英宗时王畴上言  惧不能当天心绳祖武 元仁宗曰兢业守成恒惧不能当天心绳祖武  以勤脩道德为孝明信赏罚为治 金世宗诫皇太子  临御既久𣺌然思国家基绪之重万世无穷之托 世宗大定二十八年万春节宴于神龙殿诸王公主以次捧觞上寿上驩甚以本国音自度曲盖言临御既久𣺌然思国家基绪之重万世无穷之托以戒皇太孙当修身养德善于持守  中世继体之君皆生于世道丰亨之际宫闱逸乐之中 明孝宗时丘浚上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