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卷:迁都

迁都一

  • 帝王世纪曰帝颛顼始都穷桑后徙商丘 又曰武王代殷以木承水自酆徙都镐 史记曰成王少周公摄行政管叔蔡叔群弟疑周公与武庚作乱周公奉成王命诛武庚杀管叔放蔡叔以微子启代殷后国于宋周公行政七年成王长周公反政成王北面就群臣之位成王在丰使召公复营洛邑如武王之意卒营筑居九鼎焉曰此天下之中四方入贡道里均 吴志曰黄初二年孙权自公安郡都鄂改名武昌 又曰黄初元年四月祭南郊即皇帝位迁都建业 通鉴曰后魏主以平城地寒将迁都洛阳恐群臣不从乃大举伐齐行至洛阳戎服乘马而出谕群臣曰朕世居幽朔欲南迁中土茍不南伐当迁都于此旧人虽不欲内徙而惮于南伐遂定迁都之计 金史曰海陵贞祐二年诏迁都燕京有司图上燕城宫室制度营建阴阳五姓所宜海陵曰国家吉凶在德不在地使桀纣居之虽卜善地何益使尧舜居之何用卜为 又曰贞元元年以迁都诏中外改燕京为中都府曰大兴 又曰金宣宗决意南迁五月遂发中都七月车驾至南京高琪请脩南京里城 又曰左司谏仆散毅夫乞更开封府号赐美名以尉氏县为刺郡雎州为防禦使与郑延二州左右前后辅京师上曰山陵在中都朕岂乐久居此乎 元史曰世祖在潜邸尝从容语巴图鲁曰今天下稍定我欲劝主上驻跸回鹘以休兵息民何如对曰幽燕之地龙蟠虎踞形势雄伟南控江淮北连朔漠且天子必居中以受四方朝觐大王果欲经营天下驻跸之所非燕不可世祖怃然曰非卿言我几失之后世祖至开平即位遂定都于燕尝曰朕居此以临天下巴图鲁力也 又曰世祖初命刘秉忠相地于桓州东滦水北建城郭于龙冈三年而毕名曰开平继升为上都而以燕为中都四年又命秉忠筑中都城始建宗庙宫室八年建国号曰大元而以中都为大都 通纪曰永乐十四年将建北京宫殿命群臣会议于是文武群臣疏言北京为上龙兴之地北枕居庸西峙太行东连山南南俯中原沃野千里山川形胜宜兴工营建以为子孙万世帝王之业从之 明纪事本末曰永乐十八年九月北京宫殿垂成诏以明年正月朔御新殿乃命召太子太孙于京师

迁都二

  • 少昊徙曲阜 帝王世纪  盘庚迁于殷不常厥邑于今五邦古我先王将多前功 书  匪亟其欲遹追来孝 作邑于丰宅是镐京 并诗  召公相宅周公成周 维龟正之武王成之 卜云其吉终焉允臧 并诗  非敢违卜用宏兹贲 并书  度其夕阳 度其鲜原 乃陟南冈 乃觏于京 并毛诗  乃正厥位 奠厥攸居 建城市营宫室 太史抱法 周礼  永命新邑 安定厥邦 永建乃家 四方和会 并书  四方入贡 史记  民利用迁 书 
  • 周之失计未有如东迁之甚者 宋靖康金兵薄城下唐恪议留太子居守而西幸洛帝将从之何[桌-日+(ㄇ@(人人 )]言不可乃止) 永嘉不幸暂都江左 方当荡平区宇旋轸旧京 晋王述折桓温  宣宗南渡弃厥本根 宣宗南播疆宇日蹙 金史  欲据山河之胜而去冗兵循周汉故事以安天下 宋太祖如西京欲留都洛阳群臣与晋王光义切谏上曰吾将西迁者欲据山河之胜而去冗兵循周汉故事以安天下也晋王又曰在德不在险帝曰晋王之言固善不出百年天下民力殚矣遂还  与大臣密议数月而行 明永乐十九年迁都北京四月奉天谨身华盖三殿灾主事萧仪言迁都非便上震怒诛之既而科道上言朝廷不当轻去金陵建都于燕故有此变上曰方迁都时朕与大臣密议数月而行非轻举也言者因劾部院大臣上命言官与大臣午门对辨尚书夏原吉奏曰言官职当言路应诏陈言皆当臣等备员大臣不能协赞大议臣等合当有罪上乃两释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