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卷:帝德

帝德一

  • 易曰君子学以聚之问以辨之宽以居之仁以行之 又曰见龙在田利见大人君德也 又曰君子以多 识前言往行以畜其德 又曰君子以自昭明德 又曰刚健笃实辉光日新其德 书曰王懋昭大德建中于民以义制事以礼制心垂裕后昆 又曰德无常师主善为师善无常主协于克一 又曰非天私我有商惟天祐于一德非商求于下民惟民归于一德德惟一动罔不吉德二三动罔不凶 又曰六三德一曰正直二曰刚克三曰柔克平康正直彊弗友刚克燮友柔克沈潜刚克高明柔克 又曰不役耳目百度惟贞 又曰不刚不柔厥德允修 又曰皇天无亲惟德是辅诗曰颙颙卬卬如圭如璋令闻令望岂弟君子四方为纲 又曰追琢其章金玊其相 又曰如金如锡如圭如璧 又曰威仪抑抑德音秩秩无怨无恶率由群匹 礼记曰恭俭以求役仁信让以求役礼 左𫝊子产曰夫令名德之舆也德国家之基也有基无坏毋亦是务乎有德则乐乐则能久诗云乐只君子邦家之基有令德也夫上帝临女无贰尔心有令名也夫恕思以明德则令名载而行之是以远至迩安 左𫝊成鱄曰诗曰维此文王帝度其心莫其德音其德克明克明克𩔖克长克君王此大邦克顺克比比于文王其德靡悔既受帝祉施于孙子心能制义曰度德正应和曰莫照临四方曰明勤施无私曰类教诲不倦曰长赏庆刑威曰君慈和遍服曰顺择善而从之曰比经纬天地曰文九德不愆作事无悔故袭天禄子孙赖之
  • 淮南子曰体太乙者牢笼天地弹压山川含吐阴阳申泄四时纪纲八极经纬六合覆露照导普泛而无私翾飞蠕动莫不仰德而生
  • 鼌错𫝊曰五帝神圣其臣莫及故自亲事处于法宫之中明堂之上动静上配天下顺地中得人故众生之𩔖无不覆也根著之徒无不载也烛以光明无偏异也德上及飞鸟下至水虫草木诸产皆被其泽然后阴阳调四时节日月光风雨时膏露降五榖熟祅孽灭贼气息民不疾疫河出图洛出书神龙至凤鸟翔德泽满天下灵光施四海此谓配天地治国大体之功也
  • 白虎通曰王者承统理调和阴阳阴阳和万物序休气充塞故符瑞并臻皆应德而至德至天则斗极明日月光甘露降德至地则嘉禾生蓂荚起秬鬯出太平感德至文表则景星见五纬顺轨德至草木则朱草生木连理德至鸟兽则凤皇翔鸾鸟舞麒麟臻白虎到狐九尾白雉降白鹿见白乌下德至山陵则景云出芝实茂陵出异丹阜出萐莆山出器车泽出神鼎德至渊泉则黄龙见醴泉通河出龙图洛出龟书江出大贝海出明珠德至八方则祥风至
  • 匡衡曰治性之道必审已之所有馀而强其所不足盖聪明疏通者戒于太察寡闻少见者戒于壅蔽勇猛刚强者戒于太暴仁爱温良者戒于无断湛然安舒者戒于后时广心浩大者戒于遗忘必审己之所当戒而齐之以义圣德纯茂百姓畏爱上天歆享此永永不易之道也 宋司马光曰人君大德有三曰仁曰明曰武仁者非妪煦姑息之谓也兴教化修政治养百姓利万物此人君之仁也明者非烦苛伺察之谓也知道谊识安危别贤愚辨是非此人君之明也武者非强亢暴戾之谓也惟道所存断断不疑奸不能惑佞不能移此人君之武也故仁而不明犹有良田而不能耕也明而不武犹视苖之秽而不能耘也武而不仁犹知穫而不知种也

帝德二

  • 礼含文嘉曰伏羲德洽上下天应以鸟兽文章地应以龟书伏羲乃则象作易 帝王世纪曰神农氏有圣德始教天下种榖故号神农氏诸侯夙沙氏叛不用命箕文谏而杀之炎帝退而修德夙沙之民自攻其君而归炎帝
  • 史记曰颛顼静渊以有谋疏通而知事养财以任地载时以象天依鬼神以制义治气以教化洁诚以祭祀北至于幽陵南至于交趾西至于流沙东至于蟠木动静之物大小之神日月所照莫不砥属 又曰帝喾普施利物不于其身聪以知远明以察微顺天之义知民之急仁而威惠而信修身而天下服取地之财而节用之抚教万民而利诲之历日月而迎送之明鬼神而敬事之其色郁郁其德嶷嶷
  • 尚书尧典曰若稽古帝尧曰放勋钦明文思安安允恭克让光被四表格于上下克明俊德以亲九族九族既睦平章百姓百姓昭明协和万邦黎民于变时雍 大戴礼曰宰我曰请问帝尧孔子曰其仁如天其智如神就之如日望之如云富而不骄贵而不豫 论语曰大哉尧之为君也巍巍乎唯天为大唯尧则之荡荡乎民无能名焉巍巍乎其有成功也焕乎其有文章 符子曰尧曰余坐华殿之上森然而松生于栋余立棂扉之内霏然而云生于牖虽面双阙无异乎崔嵬之冠蓬莱虽背墉郭无异乎回峦之萦昆崙余安知其所以安荣
  • 舜典曰重华协于帝浚哲文明温恭允塞玄德升闻乃命以位
  • 礼记曰子曰舜其大智也与舜好问而好察迩言隐恶而扬善执其两端用其中于民其斯以为舜乎孟子曰舜闻一善言见一善行若决江河沛然莫之能禦也 大禹谟曰文命敷于四海祗承于帝 大戴礼曰昔者禹见耕者五耦而式过十室之邑则下为秉德之士存焉
  • 说苑曰禹出见罪人下车问而泣之曰尧舜之人皆以尧舜之心为心今寡人为君百姓各自以其心为心是以痛之也 商书仲虺之诰曰惟王不迩声色不殖货利德懋懋官功懋懋赏用人惟已改过不吝克宽克仁彰信兆民 又曰佑贤辅德显忠遂良 伊训曰惟我商王布昭圣武代虐以宽兆民允怀又曰先王肇修人纪从谏弗咈先民时若居上克明为下克忠与人不求备检身若不及
  • 帝王世纪曰汤出见罗者方祝曰从天下者从地出者四方来者皆入吾罗汤曰嘻尽之矣非桀其孰能为此哉乃命解其三面而置其一面更教之祝曰欲左者左欲右者右欲高者高欲下者下吾取其犯命者汉南诸侯闻之咸曰汤之德至矣泽及禽兽况于人乎一时归者三十六国周书曰文王在镐召太子发曰我身老矣吾语汝我所保与我所守𫝊之子孙吾厚德而广惠不为骄侈不为泰靡童牛不服童马不驰土不失其宜万物不失其性天下不失时以成万材万材已成牧以为人天下利之而勿德是谓大仁 韩子曰昔文王请入雒西地赤壤之国方千里以解炮烙之刑天下皆说仲尼曰大哉文王轻千乘之国而请解炮烙之刑 又曰文王伐崇至黄凤墟而袜系解乃自结之 论衡曰文王饮酒千钟孔子百觚言圣人能以德持酒也如一坐千钟百觚此酒徒非圣人也 吕氏春秋曰周文王使人相地得死人之骸吏以闻于文王文王曰更葬之吏曰此无主矣文王曰有天下者天下之主也有一国者一国之主也遂令吏以衣冠更葬之天下闻之曰文王贤矣泽及骴骨
  • 帝王世纪曰武王克商旌商容之闾释箕子之囚散鹿台之财发钜桥之粟
  • 又曰武王自孟津还及于周见暍人王自左拥而右扇之 史记曰孔子言必世而后仁善人为邦百年亦可以胜残去杀矣诚哉是言汉兴至孝文四十有馀载德至盛也
  • 又曰高祖宽仁爱人意豁如也有大度不事家人生产性明达好谋能听既即位自监门戍卒见之如旧 桓子新论曰太宗有仁智通明之德承汉初定躬俭省约以惠体百姓救赡困乏除肉刑减律法葬埋薄损舆服所谓达于飬生送终之实者也及始从代徵时谋议狐疑能从宋昌之策应声驰来即位而偃武修文施布大恩欲息兵革与丐奴和亲总撮纲纪故遂褒增隆为太宗也又曰武帝才质英妙有崇文广业之规故即位而开发大志考合古今获前圣代事迹改正朔制度招选俊杰奋扬威怒武艺四加所征者服兴起六艺广进儒术自开辟以来汉家最为盛图故显为世宗可谓卓尔绝世之主矣
  • 前汉张禹𫝊曰成帝敬厚禹禹每病辄以起居闻车驾自临问之上亲拜禹床下
  • 东观汉记曰光武时马援谓隗嚣曰到朝廷凡数十未尝有见明主如此也才能惊人其勇非人之敌开心见诚与人语好丑无所隐讳图讲天下事极尽下情兵事方略量敌较胜阔达多大节与高帝等经学博览政事文辨前世无比嚣曰如卿言胜高祖耶曰不如也高祖大度无可无不可今上好吏事动如节度不饮酒嚣曰如卿言反复胜也 袁山松后汉书曰前汉成哀以来天地纵横巨猾窃命世祖以眇眇之祚起白水之滨扇之以仁风驱之以大威霜雪被而丛棘枯纲维振而逆鳞埽群才毕奏人思与能数年之间廓清四海虽为中兴与夫开创者宁有异乎马生之言固以寥廓大度同符高祖又资太宗之仁兼孝宣之明故能享有神器据万物之上 后汉书曰明帝善刑理法令分明日晏坐朝幽枉必达内外无倖曲之私在上无矜大之色断狱得情号居前代十二 十断其二言刑少也 故后之言治者莫不先建武永平之政 又曰魏文称明帝察察章帝长者帝素知人厌明帝苛切事从宽厚除惨狱之科著胎养之令承奉明德太后尽心孝道割裂名都以崇建周亲平徭简赋而人赖其庆又体之以忠贞文之以礼乐藩辅克谐群后德让谓之长者不亦宜乎 晋书曰武帝宇量弘厚造次必于仁恕容纳谠正未尝失色于人明达善谋能断大事故得抚宁万国绥静四方
  • 续晋阳秋曰简文帝弱而慧异中宗深器焉及长美风姿好清言举心端详器服简素与刘惔王濛等为布衣之游
  • 册府元龟曰后魏道武帝幼邅艰难备尝险阻具知民之情伪及在位躬行仁厚协和民庶既定中原患前代刑网峻密乃约定科令大崇简易是时天下民久苦兵乱畏法乐安帝镇之以渊默罚必从轻兆庶欣戴焉 又曰魏孝文惇睦九族礼敬俱深虽于大臣持法不纵然性宽慈每垂矜舍听览政事莫不从善如流哀矜百姓尝思所以济益天地五郊宗庙二分之礼尝必躬亲不以寒暑为倦南北征巡有司奏请治道帝曰粗修桥梁通舆马便止不湏去草刬令平也凡所修造不得已而为之巡幸淮南如在内地军事湏伐民𣗳者必留绢以酬其直稻粱无所伤践帝爱奇好士情如饥渴待纳朝贤随才轻重尝寄以布素之意翛然远迈不以世务婴心又曰唐高祖倜傥不羁豁达大度至性刚直无所矫饰志略宏远宽仁容众凡所与游集无贵贱皆得其欢心及义兵起群盗大侠争来归附焉谒见必与同坐或延之卧内握手造膝恩如朋友赏赐金帛无所爱吝凡有委任推以赤心皆许便宜从事及即位见旧爱故人特执撝降有远至者皆为之加礼初军国多务奏请填委临朝处分剖如流每发其奸伏皆出人意表然唯举大纲不存苛细 通鉴曰唐太宗微时刘文静见而异之曰此非常人豁达𩔖汉高神武同魏祖年虽少命世才也 册府元龟曰唐太宗践阼之始布德寰中申威遐外旬月之间九区宁谧至于进贤任能厉精为政求士若不及从谏如转圜榜徵儒学兴复制度礼乐毕备风教兴行下无滞才上无秕政商旅野次无复盗贼外户不闭囹圄常空制御王妃公主之家及大姓豪猾之伍歛手屏迹无敢侵犯亦古昔未之有也 唐鉴曰太宗贞观二年畿内有蝗上入苑中掇数枚祝之曰民以榖为命而汝食之宁食吾之肺肠举手欲吞之左右谏曰恶物恐成疾上曰朕为民受灾何疾之避遂吞之是岁蝗不为灾 通鉴曰唐宣宗明察沉断用法无私从谏如流重惜官赏恭谨节俭惠爱民物故大中之政讫于唐末人思之谓之小太宗 册府元龟曰周世宗幼而英异以严重自处与宾客言必低声柔气商确古今及论攻战之事则纵辨高谈词理锋起即位后与侍臣论及赏罚之道帝曰但依王道行之朕固不因怒加罪因喜赏人也 司马光曰世宗以信令御群臣以正义责诸国王环以不降受赏刘仁赡以坚守蒙褒严续以尽忠获存蜀兵以反覆就诛冯道以失节被弃张美以私恩见疏江南未服则亲犯石矢期于必克及既服则爱之如子推诚尽言为之远虑书曰无偏无党王道荡荡又曰大邦畏其力小邦怀其德世宗近之矣 宋史臣曰太祖发号施令名藩大将俯首听命四方列国次第削平建隆以来释藩镇兵权绳赃吏重法以塞祸乱之源州郡司牧下至幕职躬自引对务农兴乐慎罚薄歛与民休息迄于丕平治定功成制礼作乐传之子孙世有典则遂使三代而降考论声名文物之治道德仁义之风无让于汉唐规模可谓远矣 经济𩔖编曰宋太宗沈谋英断俭勤自励悯农事考治功慎刑狱纳谏诤遇灾知惧有过知悔故能削平海内功业炳然 又曰宋仁宗恭俭仁恕敬天重民四十二年之间吏治若媮惰而任事蔑残刻之人刑法似纵弛而决狱多平允之士国未尝无嬖倖而不足以累治世之体朝未尝无小人而不足以胜善𩔖之气君臣上下恻怛之心忠厚之政所以培植国基者厚矣𫝊曰为人君止于仁帝无愧焉 辽史赞曰太宗甫定多方远近向化建国号备典章至于釐庶政阅名实录囚徒教耕织配鳏寡求直言之士得郎君哈斯即擢宣徽嘉唐张敬达忠于其君卒以礼葬辍游豫而纳三剋之请悯士卒而下休养之令亲征晋国重贵面缚斯可谓威德兼弘英略间见者矣入汴之后无几微之骄有三失之训𫝊称郑伯之善处胜书述秦誓之能悔过太宗兼有之其卓矣乎 金史赞曰太祖英谟睿略豁达大度知人善任人乐为用 经济𩔖编曰金世宗在诸帝中最为贤主雅尚俭素命宫中之饰勿用黄金尝谓近臣曰朕每当食时尝思贫民饥馁犹在已也谓宰相曰卿等在省未尝荐士止限资格安能得人又曰朕尝言某人可用然后从而用之卿等既无所言必待朕知而后进用将复有几又曰朕观唐史见太宗行事初甚厉精晚年与群臣议多饰词朕尝思始终如一今虽年高敬慎之心无时或怠即位五载南北讲和与民休息群臣职守上下相安家给人足仓廪有馀刑部断死罪岁或十七人国人号小尧舜 通鉴总论曰元太祖深沈大略用兵如神任都尔本库鲁克而出将入相得良佐用耶律楚材而文事武备有能臣长戟百万铁骑千群奋乌桓猋集之师骋劲弩良弓之势功德日盛诸部皆慕义来降赫赫炎炎已为天命人心所系属矣 通鉴总论赞元世祖曰天启真人时当熙运而先皇母弟太祖嫡孙为长为贤始顺舆情而登大宝天性仁孝明睿英武惠育苍黎知人善任安图为相巴延典兵许衡佐朝政秉忠为太保王磐窦默掌词垣弘范天泽掌枢密谟谋庙堂攻城略地恢弘治具载扩丕图屡𣗳鸿勋远夷悉服 经济𩔖编曰元仁宗天性恭俭通达儒术兼晓释典事太后终身不违颜色待宗戚勋旧始终以礼大臣亲老时加恩赉大官进膳必分赐贵近有司奏大辟每惨恻移时 明张时泰曰太祖崇信义于兵戈未戢之日讲礼乐于天下未一之秋仁以抚之义以绥之遣将而戒以勿杀攻城而戒以勿屠以天下之智为智以天下之力为力由是未至而民有后予之叹既至而民有相庆之欢所向无前以成破竹之势者惟德是与夫岂智与力哉 名山藏曰明高皇帝承元末弛纵之弊宏振威武以儆天下成祖以英达之资缵序大服海内竦然振厉者五十馀年昭皇帝至德深仁不久于位章帝继之乃涵濡以醇懿陶植以德义闻四方有水旱蝗虫之灾忧形于色遣人赈救如恐不及隆寒盛暑苏洗冤狱奏上刑名垂神省察并从轻典优礼老成勋旧具有终始寤寐思贤内自廷臣外及方岳郡守咨简详择不以轻畀褒奖循良使久于官是以在任之人奇材异能皆极一时之选至有文学胥史裒然擢拔致位名卿十年之内吏称民安比于文景下及民间木埴器用莫不精坚殊伦亦可以见一时无呰窳偷惰之风矣至于郊庙之礼必躬必亲奉事太后祗敬夙夜未尝一日去书下笔蜂涌皆𫝊修齐治平之道秋冬巡边阅武亲櫜鞬骑射威震殊俗休哉文武恭俭之主也 明孝宗曰吾不自治谁能治吾史臣曰上简言慎动悫诚充粹闇然而日章燕处必衣冠虽置笔砚有常处

帝德三

  • 孝理 化成 欣戴 悦随 圣人顺动而人悦随  乐推 悦服 垂拱 恭已 大同 富有 同和平也富有天下 膺命立德 立大中之德  帝道 王猷 法天地 作父母 盖如天 民犹体 盖之如天民犹支体  承天休 建皇极 四时成 万物睹 冠道德 履纯仁 通风雨 历日月 允文允武 克长克君 牢笼天地 弹压山川九功惟序 百度惟贞 俱书经水火金木土榖正德利用厚生谓之九功  式于九围 泽及四海 纳隍之虑 解网之仁 汤 配天地 明并日月 正位凝命 胜残去杀 表正万邦 守在四夷 天下有道守在四夷 天下为公 海外有截 万邦作孚 百姓为心 不严而理 无为而治创道德之囿 弘仁惠之虞 与日月齐光 若昼夜有恒 覆载所及致之于升平 照临所加纳之于仁寿
  • 耿光 大烈 书经曰以觐文王之耿光以扬武王之大烈 亶聪明锡勇智 书经曰亶聪明作元后 又曰天乃锡王勇智 不竞不絿 如圭如璧 俱诗经 昭景饮醴 烁电舒虹 上出江淹上建平王书注曰昭景星之明饮醴泉之味也如下出颜延年应诏诗言德化之美 虹蜺舒光 咳唾为恩 盼睐成饰 俱颜延年曲水诗序 昭天漏泉 繁枯润涸 汉书吾丘寿王曰德泽上昭天下漏泉枯吴均檄文曰皇恩所被繁 润涸 威武纷纭 湛恩汪濊 司马相如难蜀父老文 遗文反质 蹈德咏仁 上出陆机大将军燕会诗 下出东都赋 声与风翔 泽从云游 东京赋 陶化染学 富仁宠义 魏都赋 协风旁骇 天晷仰澄 陆机宴宣猷堂诗 茂德渊冲 天姿玊裕 陆机宴宣猷堂诗 陵风协纪 绝辉照渊 陆机大将军燕会诗 三台摛明 五岳增峻 文选卢子谅诗 丹冥投烽 青徼释警 张协七命  炎之如旦 威之如神 函之如海 飬之如春 班固答宾戏 斧藻至德 琢磨令范 王融曲水诗序 民望如草 我泽如春 曹植七命 三光宣精五行顺布 东都赋 施畅春风 泽如时雨 曹植责躬诗 仁风衍而外流 谊方激而遐骛 东京赋 目中夏而布德瞰四裔而抗棱 东都赋 案六经而校德 渺古昔而论功 东都赋 醇洪鬯之德 丰茂世之规 甘泉赋 仁声惠于北狄 武谊动于南邻 甘泉赋 解羲皇之绳 错陶唐之象 张协七命注曰象言象刑也 三灵辅德 百姓与能 唐太宗即位册文  静默沿道 和平返淳 智周翔泳 功济陶钧 唐睿宗哀册  春熙海涵 义鬯仁洽 翔舞太和涵濡茂泽 生繁华于枯荑 育丰肌于朽骨 文选劝进表 

帝德四

  • 德象天地 积善之厚 天子至贵与天地通气敷大德为天下 德侔往初 德通幽冥 道得众则得国 运天地 德继世 四王𣗳德 三王先德先道德 惟行道德 和顺道德 道德为师友 仁义以为明 备道全美 道德盈塞 至道以王 道犹衢樽 皇道焕炳 君积于道 布德和令 振民育德 黎民敏德 𣗳德务滋 明圣鉴德 用明显德 表功明德 咸有一德 恒以一德 惟天佑于一德 惟民归于一德 其德不回 履德之基 经德秉哲 以德为车 观武如德 苞元履德 位在德元 声德达远 貊其德音 其德克明 周世修德莫若太王 群黎百姓遍为尔德 日新之谓盛德 盛德光亨 盛德可咏 任德缓刑 明德慎罚矢其文德 文以应民 好文不武 通达文理 承天意 言天文 声重天地 经天纬地 与天转运 先天而顺 则天象地 天下同利 光宅天下承天纪民 天子经略 天然之姿 天地之姿 天子特生 行犹河海 材质高妙 飞英声 驰英声 令闻不已 绝世之主 亚圣之才 宠绥四方君子之光 敬之若神明 神明之主 聪明齐圣聪明睿智 穆穆在上 煌煌盛美 显显令德 定礼乐明旧章 左准绳右规矩 身为度声为律 四本咸具四海咸利 动静不失其时 继韶夏 崇号谥 五帝之隆 三代令王 得万国之心 光于四方 崇冠百代 尊贤容众 备物致用 一人元良 一哉王心 高朗令终 民乐其治 温慈惠和聪明仁勇 醇美皓然 优游博行 见善则迁 号令温雅 四三王而六五帝 顺天地之纪 尧文焕炳 最为高明 禹好善言恶旨酒 乃圣乃神乃文乃武 不刚不柔 如金如锡 如圭如璋 令闻令望 溥博如天渊泉如渊 覆物崇天载物弘地 象天统物象地载物 如天之无不帱也 如地之无不载也 履四时以象天 依鬼神以制义 含羲孕农 光轩熙尧 篚厥玄黄绍我周王 百辟卿士媚于天子 秩秩斯干 幽幽南山 赫赫厥声 濯濯厥灵 文王饮千钟永保鸿名 生荷其荣没垂其声垂德后裔 抱弓而号 削木为像 象符 朝其衣冠 有善让天 惟德动天声教无为 礼乐明备天下自正 天下和平 文治 文明 休明 聪明
  • 由庚 诗经篇名言万物得其道也 灵修 出文选注曰灵神也修长也言有神明久  长之德也 淳懿 文选乐府吴趋行文德熙淳懿 宅心醰粹 魏都赋注曰醰美也 天临海镜 颜延年诗言人君以明德照人如天镜之照海也 含淳咏德 四子讲德论曰含淳咏德之声盈耳 遵游自然 圣主得贤臣颂曰遵游自然之势恬淡无为之场 英声茂实 司马相如封禅文曰飞英声腾茂实 洪辉景炎 班固典引曰扬洪辉奋景炎 德洋恩溥 相如难蜀父老 钦明尚古 出班固典引注曰钦明之德庶几于古道也  体元立制 茂育群生 重熙累洽 鸿藻景铄 沐浴膏泽 以上俱东都赋 仁洽道丰 声教布濩 俱东京赋 藏用元默 菲言厚行 俱魏都赋 昭德塞远 左𫝊 洒沈澹灾 相如难蜀父老 圣风云靡 长杨赋 炳海表岱 颜延年郊祀歌 向风而听随流而化 上林赋 德耀寰表 长孙无忌河清表 道德为丽仁义为准 山堂肆考曰汉文帝道德为丽仁义为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