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

油膏

  • 荆楚岁时记见酒脯下

油晕

  • 云仙杂记墨纹如履皮磨之有丨丨者一两可染三万笔

油烟

  • 窗间纪闻熙丰间张遇供御墨用丨丨入脑麝金箔谓之龙香剂

油花

  • 妆楼记池阳上巳日妇女以荠花点油祝而洒之水中若成龙凤花卉之状则吉谓之丨丨卜

油灰

  • 宋史李全傅全造舟益急至发冢取煔板鍊铁钱为钉鞠熬人脂捣丨丨列炬继晷招沿海亡命为水手

油綵

  • 唐书杜亚传见篙人下

油画

  • 晋书礼志皇后著十二笄步摇衣青衣乘丨丨云母安车驾六騩马 宋史舆服志玉辂自唐显庆中传之至宋曰显庆辂其制箱上置平盘黄屋四柱皆丨丨刻镂左青龙右白虎龟文金凤翅杂花龙凤金涂银装间以玉饰

油香

油山

  • 明一统志丨丨在南雄府城东一百二十里高数千仞其势突兀傍有一小穴出油人多取以为利

油州

  • 周书武帝纪天和二年夏四月乙巳省东南诸州以颍州归州涢州均州入唐州丨丨入纯州鸿州入淮州洞州入湖州睢州入襄州宪州入昌州

油江

  • 蜀志先主传注江表传曰周瑜为南郡太守分南岸地以给备备别立营于丨丨口改名为公安

油水

  • 水经丨丨出武陵孱陵县西界东过其县北注县有白石山丨丨所出东径其县西与洈水合
  • 又江水又径南平郡孱陵县之乐乡城北又东南丨丨从西南来注之又东右合油口 本草石脑油集解正德末年嘉州开盐井偶得丨丨可以照夜其光加倍沃之以水则焰弥甚扑之以灰则灭作雄硫气

油口

  • 水经见上

油坊

  • 元史奸臣传罢白酵课立野面木植磁器桑枣煤炭匹段青果丨丨请牙行调出县官钞八十六万馀定

油库

  • 宋史兵志御厨翰林司牛羊司法酒库内酒坊外物料库醋库丨丨隶光禄寺

油户

  • 元史百官志兴中州等处丨丨提领所秩从九品提领一员大使一员副使一员岁办油十万觔以供内庖至元二十九年始置

油漆

  • 宋史职官志作坊物料库掌收铁锡羽箭丨丨之属 元史百官志丨丨局提领五员同提领副提领各一员掌两都宫殿髹溱之工中统元年置

油麻

  • 洞冥记大初二年东方朔从西那汗国归得声风木十枝献帝长九尺大如指此木临因桓之水则禹贡所谓因桓是也其源出甜波树上有紫燕黄鹄集其间实如丨丨风吹枝如玉声因以为名

油盐

  • 元史兵志世祖中统四年三月中书省定议乘坐驿马长行马使臣从人及下文字曳刺解子人等分例乘驿使臣换马处正使臣支粥食解渴酒从人支粥宿顿处正使臣白米一升面一斤酒一升丨丨杂支钞一十文

油醋

  • 宋史职官志见盐胾下

油炭

  • 宋史食货志建中靖国七年以岁歉之后用物少而民艰食在京及畿内丨丨面布絮税并力胜钱并权免

油素

  • 杨雄答刘歆书天下上计孝廉及内郡卫卒会者雄常把三寸弱翰赍丨丨四尺以问其异语归即以铅摘次之于椠二十七年于今矣家任昉为范始兴求为太宰立碑表人蓄丨丨 怀铅笔

油纸

  • 宋史食货志物产之品六一曰六畜二曰齿革翎毛三曰茶盐四曰竹木麻草刍菜五曰果药丨丨薪炭漆蜡六曰杂物

油笺

  • 嫏嬛记族雪道君有显色天膏封以软玉丨丨命玉童寄侍琴仙女于绣云山中

油绢

  • 宋史职官志殿前班都虞侯已下至军士岁给春冬服三十匹丨丨六匹而加绵布钱有差
  • 又张洞传民输丨丨不中度者旧责以满匹洞命计尺寸输钱民便之 元史兵志凡有递转文字到铺司随即分明附籍速令当该铺兵偎以软绢包袱更用丨丨捲缚夹版束系赍小回历一本作急走递到下铺交割

油囊

  • 唐书车服志大将出赐旌以颛赏节以颛杀旌以绛帛五丈粉画虎有铜龙一首缠绯幡紫缣为袋丨丨为表节悬画木盘三相去数寸隅垂赤麻馀与旌同
  • 又颖王璬传璬之出遽不及受节司马史贲请建大槊蒙丨丨先驱以威道路璬笑曰既为真王矣安用假节为 神仙传王远遣左右以千钱与馀杭姥乞酤酒顷信还得一丨丨酒五斗许使传馀杭姥答言恐地上酒不中尊饮耳 云仙杂记白氏履道里宅有池水可泛舟乐天每命宾客绕船以百十丨丨悬酒炙沉水中随船而行一物尽则左右又进之藏盘筵于水厎也天
  • 唐 张说 杂曲歌辞 其三 苏摩遮 油囊取得天河水,将添上寿万年杯。

油衣

  • 唐书谷那律传迁谏议大夫兼弘文馆学士从太宗出猎遇两沾渍因问曰丨丨若为而无漏耶那律曰以瓦为之当不漏帝悦其直赐帛二百段者宋史仪卫志见席褥下 玉照新志绍圣中有王毅 文贞之孙以滑稽得名除知泽州不称其意往别时宰章子厚曰泽州丨丨甚佳良久又曰出饧极妙毅曰启相公待到后当终日坐地披著丨丨食饧也

油帽

  • 宋史高昌国传俗好骑射妇人戴丨丨谓之苏幕遮

油手

  • 物类相感志丨丨以盐洗之可代肥皂一云将顺手洗自落

油额

  • 温庭筠感旧陈情诗见香尘下

油灯

油幄

  • 云仙杂记饶子卿隐庐山康王谷无瓦屋代以茅茨或时雨湿致漏则以丨丨承梁坐于其下

油幌

油帟

  • 桯史隆兴初孝宗锐志复古射御鞍马以习劳事时召诸将击鞠殿中虽风雨亦张丨丨布沙除地

油箔

  • 宋史王安礼传后宫造丨丨约三年损者反其价才一年有损者中官持诣府请如约词气甚厉安礼曰庸讵非置之不得其地为风雨燥湿所坏邪苟如是民将无复得直约不可用也卒不追

油帕

  • 宋史礼志行宫除前后殿外并张幕为屋覆之以丨丨

油幕

  • 开元天宝遗事长安贵家子弟每至春时游宴供帐于圜圃中随行载以丨丨或遇阴雨以幕覆之尽欢而归丨刘禹锡常州杨给事制新楼诗文昌星象尽东来丨 朱门次第开
  • 又送赵中丞参山南令狐仆射幕府诗相府开丨丨门生逐绛纱甘又詶窦员外郡斋宴客诗渚宫丨丨方高步澧浦 棠有几丛

油旌

  • 唐 元稹 赠李十一 淮水连年起战尘,油旌三换一何频。

油幢

  • 柳宗元谢襄阳李夷简尚书抚问启伏惟尚书鹗立朝端风行天下入统邦宪出分主忧控此上游式是南服凡海内奔走之士思欲修容于辕门之外蹑履于丨丨之前譬之涉蓬瀛登昆阆不可得而进也

油盖

  • 宋书礼志蚕将生择吉日皇后著十二笄衣青衣乘丨丨云母安车驾六马女尚书著貂蝉佩玺陪乘载筐钩家
  • 宋 陈师道 马上口占呈立之 转就邻家借油盖,始知公是最闲人。

油络

  • 齐书豫章王嶷传寻给丨丨侠望车定南史乐蔼传见车府下 隋书炀帝纪二年制 舆服五品以上给犊车通幰三公亲王加以丨丨

油伞

  • 宋史仪卫志金节隋制也黑漆竿上施圆盘周缀红丝拂八层黄绣龙袋笼之王公以下皆有节制同金节韬以碧丨丨古张帛避雨之制

油戟

  • 唐书仪卫志第一戟赤氅六人第二弓箭六人第三仪鋋毦六人第四刀楯六人第五仪锽五色幡六人第六丨丨六人

油壁

  • 齐书鄱阳王锵传制局监谢粲说锵及随王子隆曰殿下但乘丨丨车入宫出天子置朝堂二王夹辅号令粲等闭城门上仗谁敢不同东城人政共缚送萧今耳 古乐府妾乘丨丨车郎乘青骢马 李贺诗丨丨车久相待鸡
  • 唐 温庭筠 春晓曲 油壁车轻金犊肥,流苏帐晓春鸡早。
  • 报 刘筠诗丨丨春车隔渭桥

油船

  • 魏志夏侯尚传黄初三年车驾幸宛使尚率诸军与曹真共围江陵权将诸葛瑾与尚真对江瑾渡入江中渚而分水军于江中尚夜多持丨丨将步骑万馀人于下流潜渡攻瑾诸军夹江烧其舟船水陆并攻破之向吴志朱桓传黄武元年魏使大司马曹仁步骑数万 濡须仁遣其子泰攻濡须城分遣将军常雕督诸葛虔王双等乘丨丨别袭中洲中洲者部曲妻子所在也仁自将万人留橐皋复为泰等后拒桓部兵将攻取丨丨或别击雕等桓等身自拒泰烧营而退遂枭雕生虏双送武昌

油盎

  • 入蜀记入瞿塘峡两壁对耸上入霄汉其平如削仰视天如匹练然已落峡中平如丨丨

油盆

  • 元稹送王十一郎游剡中诗百里丨丨镜湖水千重钿朵会稽山

油缸

  • 传载略武肃王创业艰难恒以圆木为枕而寝甫睡浓枕偏则寤尝时诣诸院孙敏利者老姥监直听更一宵有大蜥蜴沿丨丨而吸视之将竭倏然不见明日王曰昨夜梦麻膏充肠而饱是何祥也

油鸭

  • 本草鸊鹧释名须蠃水□䴇顶刀鸭丨丨

油果

  • 调谑编东坡在黄州时尝赴何秀才会食丨丨甚酥因问主人此名为何主人对以无名东坡又问为甚酥坐客皆曰是可以为名矣又潘长官以东坡不能饮每为设醴坡笑曰此必错煮水也他日忽思丨丨作小诗求之云野饮花前百事无腰间惟系一葫芦已倾潘子错煮水更觅君家为甚酥李端叔尝为予言东坡云街谈市语皆可入诗但要人镕化耳

油饵

  • 李华东都圣善寺无畏三藏碑钵中非国食示一禅僧华人也见丨丨尚温粟饭馀煖

油饼

  • 枫窗小牍旧京宫役固多奇妙即烹煮槃案亦复擅名如王楼梅花包子曹婆婆肉饼薛家羊饭梅家鹅鸭曹家从食徐家瓠羹郑家丨丨王家乳酪段家熝物石逄巴子南食之类皆声称于时

油蒸

  • 酉阳杂俎后梁韦林京兆人天保中为舍人尝为䱉表以讥刺时人其词曰臣䱉言伏见除书以臣为糁熬将军丨丨校尉𦞦州刺史脯腊如故

油覆

  • 南方草木状吴孙亮使黄门以银碗并盖就中藏吏取交州所献甘蔗饧黄门先恨藏吏以鼠屎投饧中启言吏不谨亮呼吏持饧器入门曰此器既盖之且有丨丨无缘有此黄门将有恨汝吏叩头曰尝从臣求莞席臣以席有数不敢与亮曰必是此问之具服

油点

油筑

  • 陆游诗丨丨毬场飞騕袅

油涸

  • 宋 陆游 冬夜读书 挑灯夜读书,油涸意未已。

油染

  • 元史百官志祇应司秩从五品掌妆銮丨丨表褙之事

油裔

  • 杨乂云赋东西络绎南北丨丨

油云

  • 江淹齐太祖诔复林丨丨重山减日之沈约拜尚书令到都谢表丨丨湛露徒降旻昊 德弱缟轻蝉不载丘岳之重年
  • 唐 包佶 郊庙歌辞 祀雨师乐章 送神 跪拜临坛结空想,年年应节候油云。

油霈

  • 刘筠愆亢致祷诗从此四五日丨丨洽封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