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八七卷:车

车一

  • 《释名》曰:「车,古者曰车声,如居言行,所以居人也。今曰车,车,舍也,行者所处若居舍也。」
  • 又曰:「黄帝造车,故号轩辕氏。」
  •  又曰:「墨车漆之,以正黑无饰,大夫所成也。」
  •  又曰:「容车,妇人所载小车也。其盖施帷,所以隐蔽其形容也。」
  •  又曰:「槛车上施栏槛,以格猛兽之车也。」
  • 谯周
  • 《古史考》曰:「黄帝作车,引重致远,少昊时略加牛,禹时奚仲加马。」
  • 《书》曰:「肇牵车牛,远服贾。」 
  • 《毛诗》曰:「惠而好我,携手同车。」
  • 又曰:「翘翘车乘,招我以弓。」 又曰:「其车既载,乃弃尔辅。」 又曰:「役车其休。」 又曰:「我送舅氏,曰至渭阳,何以赠之,路车乘黄。」 又曰:「公车千乘,朱英绿滕。」 
  • 《周礼》曰:「巾车掌公车之政令。」 又曰:「王后之五路,重翟锡面朱总,厌翟勒面缋总,安车雕面鹥总,皆有容盖;翟车贝面组总,有幄、辇车、组挽、有翣羽盖,服车五乘,孤乘夏篆,卿乘夏缦,大夫乘墨车,士乘栈车,庶人乘役车。」 又曰:「大司马中夏教茇舍,如振旅之陈群,吏撰车徒。」 又曰:「一器而工聚焉者,车为多。」 又曰:「凡察车之道,欲其朴属而微至,不朴属无以为完久也。不微至无以为戚速也。」
  • 又曰:「舆人为车轮,圆者中规,方者中矩,立者中县,衡者中水,直者如生焉,继者如附焉。」
  •  又曰「辀,轸之方也,以象地也,盖之圆也以象天也。轮辐三十,以象日月也。」
  • 《大戴礼》曰:「王升车则闻鸾和之声,是以非僻之心,无自入也。在衡为鸾,在轼为和,马行而鸾鸣,鸾鸣而和应,其声曰和,和则敬,此御之节也。」 又曰:「上车以和鸾为节,下车以佩玉为度。」 
  • 《礼记》曰:「献车马者执策绥。」 又曰:「兵车不式,武车绥旌,德车结旌。」 又曰:「国君不乘奇车。」(猎车,周谓之奇车。) 又曰:「大夫七十,适四方,乘安车。」 又曰:「父母在,馈献不及车马,示民不敢专也。」 又曰「夫为人子者,三赐不及车马。」 又曰:「山出器车,河出马图,先王能修礼以达义,体信以达顺,故此顺之实也。」 又曰:「君不与同姓同车,与异姓同车不同服。」 
  • 《论语》曰:「升车必正立执绥,车中不内顾,不疾言,不亲指。」 
  • 《焦赣易林‧贲之恒》曰:「舍车而徒,亡其驳牛,虽丧白头,酒以疗忧。」 〈暌之兑〉曰:「黄马绿车驾之大都,赞达才能使我无忧。」 
  • 《尚书大传》曰:「古之帝王者必有命民,民能敬长怜孤,取舍好让,举事力者,君命然后得乘,饰车骈,马文锦。未有命者不得衣,不乘车,车衣者有罚。」 
  • 《孝经援神契》曰:「德至山陵,山出根车。」(注:「根车,应载养万物也。」) 
  • 《左传》曰:「奚仲为夏车正。」 
  • 《白虎通》曰:「制车以步,故立乘。天子大路,乘诸侯路车,大夫轩车,士饰车。」
  • 《史记》曰:「尧富而不骄,贵而不舒,黄收纯衣彤,车乘白马。」
  • 又曰:「古者封禅为蒲车,恶伤土石草木。」
  • 又曰:『淳于髡语驺忌子曰:「大车不较,不能载其常任。」』 
  • 《后汉‧舆服志》曰:「后世圣人观于天,视斗周旋,魁方杓曲,以携龙角为帝车。于是乃曲其辀,乘牛驾马,登险赴难,周览八极,故易震乘乾,谓之大壮。言器莫能有上之者也。」 
  • 《蜀志》曰:『秦宓曰:「三皇乘祗车出谷口,今之斜谷是也。」』 
  • 《晋书‧舆服志》曰:「圣人见秋蓬孤转,杓觿旁建,乃作舆轮,而方图异则。」 
  • 《宋书‧符瑞志》曰:「金车王者至孝则出,象车山之精也。王者德泽流洽四境,则出根车者,德及山陵,则出山车者。山藏之精也,不藏金玉,山泽以时,通山海之饶以给天下,则山成其车。
  • 《山海经》曰:「番禺生奚,仲奚仲生吉光,是始以木为车。」
  • 《老子》曰:「三十辐共一毂,当其无,有车之用。」 
  • 《庄子》曰:「醉者之坠车不害者,其神全也。」
  • 《管子》曰:「奚仲之为车也,方圆曲直皆中规矩勾绳,故机捉相得,成器坚固,主犹奚仲也,言词动作皆中术数,故众理相当,上下相亲,巧者,奚仲之所以为器也。主之所以为治也。斲削者,斤刀也,故曰奚仲之巧,非斲削。」 
  • 《尸子》曰:「文轩六驶是无四寸之键则车不行,小亡则大者不成也。」 
  • 《慎子》曰:「行陆者立,而至秦有车也。」 
  • 《淮南子》曰:「圣人观飞蓬转而为车,以类取之也。」 
  • 《贾谊》曰:「古之为路舆也,盖圜以象天二十八橑,以象列星,轸方以象地,三十辐以象月,故仰则观天文,俯则察地理,前视则听鸾和之音,旁观则睹四时之运,等威既辨贵贱有序,此乃舆教之道也。」 蔡邕
  • 《独断》曰:「凡乘舆车者,皆羽盖金华,爪黄屋,左纛金鍐。黄屋者,盖以黄为里也。左纛者,以旄牛尾为之,大如斗,在左騑马头上金鍐者,马冠也。」 
  • 《礼斗威仪》曰:「山车垂句,山车者,自然之车也。句者,曲也。不揉治而自员曲,故言垂句。」 
  • 《风俗通》曰:「车一两,谓两两相与体也。原其所以言两者,箱装及轮两,两而耦,故称两尔。」
  • 唐柳宗元〈说车〉曰:『杨诲之将行,柳子起而送之,门有车过焉。指而告知曰:「若知是之所以任重而行于世乎,材良而器,攻圆其外而方其中也。材而不良,则速坏,工之为功也。不攻则速败,中不方,则不能以载,外不圆则窒拒而滞,方之所谓者箱也,圆之所谓者轮也。匪箱不居,匪伦不涂,吾子其务法焉者乎!」
  •  陈祥道曰:「古者服牛乘马,引重致远以利天下。则车之作尚矣!或曰黄帝作轩冕,不可考也。车之制,象天以为盖弓,象地以为舆,象斗以为杠毂,象二十八星以为盖弓。象日月以为轮辐,前轼而后户,前轨而后轸,旁輢而首以较,下轴而衔以轐,对人者谓之对车。如舟者谓之辀,揉而相迎者谓之牙。辀之曲中谓之前疾。轭之上平谓之衡,衡之材与舆之下木皆曰任,以其力任于此也。毂之端与輢之下木皆曰轵,以其旁止于此也。轸可以名舆,可以名车,达常可以名部轸,前横木可以名辂,此又因一材而通名也。其为车者有长毂,有短毂,有杼轮,有侔轮;有反揉,有仄揉,有两轮,有四轮;有辐,有无辐,有曲辕,有直辕。有一辕,有两辕,有直舆,有曲舆;有广箱,有方箱,有重较,有单较者。或驾马,或驾牛,或挽以人,或饰以物,或漆或素,间因宜为制。称事为文,然论其任重,则同称为车。论其等威,则礼有曲伸,名有抑扬也。」

车二

  • 《括地图》曰:「奇肱国能为飞车,从风远行。汤时西风久奇肱车至于豫州,汤破其车,不以示民。后十年,东风至,乃复作车,遣归其国。去玉门关四万里。」 
  • 《周书‧王会》曰:「成王时白州献比闾者,其叶若羽,伐其木以为车,终日行。」 
  • 《左传》曰:「齐郑盟于石门,寻卢之盟也。郑伯之车偾于济」。(注:「偾者,风飘入济水也。」) 又曰:「郑伯将伐许,授兵于大宫,公孙阏与颖考叔争车,颖考叔挟辀而走,子都拔棘已逐之。及大逵弗及。」 又曰:「桓公六年秋,大阅简车马也。」 又曰:「天王使家父来求车,非礼也。诸侯不贡车服,天子不私求财。」 又曰:「狄入卫,齐侯使公子无亏戍曹,归公乘马祭服五,称归夫人鱼轩。」 又曰:「潘党既逐魏锜,赵旃夜至楚军,息于军门之外,使其徒入之楚子为乘,广三千乘,分为左右。王乘左,广以逐赵旃,赵旃弃车而走林屈荡,搏之得其甲裳。」 
  • 《史记》曰:『楚俗好庳车,王以为不便马,欲下令使高之。孙叔敖曰:「令数下民,不知所从不可,王必欲高车,臣请教闾里使高其梱,乘车者皆君子,君子不能数下车。王许之,居半岁,民悉自高其车。」』 
  • 《左传》曰:『晋侯使张骼辅跞致楚师,求御于郑,郑人卜宛射犬,吉子太叔戒之曰:「大国之人,不可与也。」对曰:「无有众寡,其上一也。」太叔曰:「部娄无松柏,二子在幄坐,射犬于外,既食而后食之。」使御广车而行,已皆乘,乘车将及楚师,而后从之,乘皆踞转而鼓琴近,不告而驰之。』 又曰:『齐庆封来聘,其车美。叔孙曰:「服美不称,必以恶终,美车何为?」』 又曰:『庆封奔献车于季武子,美泽可以鉴展,庄叔见之曰:「车甚泽,人必瘁,宜其亡也。」』 
  • 《晏子》曰:「齐人好击毂相犯以为乐,禁之不止。晏子为新车良马与齐人相犯,曰:「击毂者不祥。」下车而去,然后国人不为。」 
  • 《家语》曰:『孔子曰:「自南宫敬叔之乘我车也,而道加行。」』 又曰:「孔子适卫,子矫仆灵公,与夫人南子同车,出令宦者雍渠骖乘,使孔子为次,车游过市,孔子耻之。 」 
  • 《孔丛子》曰:『孔子使宰予于楚,楚昭以安车象饰遗孔子,宰予曰:「夫子无以为也。」王曰:「何?」对曰:「臣自侍卫夫子以来,窃见其言不离道,动不遗仁,贵义尚德,清素好俭。妻不服丝,妾不衣帛,车器不雕,马不食粟。若夫观物之丽靡,窈妙之浮音,夫子过之弗听也。故臣知夫子之不用车也。」』 
  • 《史记‧信陵君传》:「魏有隐士曰侯赢,年七十,家贫为大梁夷门监者。公子闻之往请,于是乃置酒大会,宾客坐定,公子从车骑虚左自迎夷门,侯生摄敝衣冠直上,载公子上坐,不让,欲以观公子,公子执辔越恭。」 
  • 《战国策》曰:『冯驩客田文馆,弹铗歌曰:「长铗归来乎!出无车。」文乃与之车。』 
  • 《庄子》曰:「秦王有疾,召医破痈溃痤者,得车一乘;舐痔者,得车五乘,所治愈下,所得愈多。」 
  • 《汉书》曰:「陈平家乃负郭穷巷,以席为门,然门外多长者车辙。」 又曰:『于定国父于公,其闾门坏,父老方共治之。于公谓曰:「少高大门闾,令容驷马高盖车,我治狱多阴德,未尝有所冤,子孙必有兴者。」至定国为丞相,永为御史大夫,封侯传世。』 又曰:『景帝中六年五月诏曰:「吏者,民之师也。车服宜称,六百石以上皆长吏也,出入与民无异,二千石车朱两轓,千石至六百石朱左轓。」』 又曰:「孝景季年万石君石奋以上大夫禄归老于家,以岁时为朝臣,过宫门阙必下车,趋见路马必轼焉。子孙为小吏来归,必朝服而见之。」 又曰:『内史石庆醉归,入外门不下车,万石君闻之不食。庆恐,肉袒请罪,不许。举宗及兄建肉袒,万石君让曰:「内史贵人入闾里,里中长老皆走匿,而内史坐车中自如,固当乃谢。」罢庆,庆及诸子弟入里门趋至家。』 又曰:「霍光为奉常都尉光禄大夫,出则奉车,入侍左右。出入禁闼二十馀年,小心谨慎,未尝有过,甚见亲信。」 又曰:「田千秋为丞相,年老,上优之,朝见得乘小车入宫殿中,固因号曰车丞相。」 
  • 《汉书》曰:「武帝使使束帛加璧,安车以蒲裹轮,驾驷迎申公子弟二人乘轺传从至见帝,帝问治乱之事。」  又曰:「黄霸为扬州刺史,宣帝下诏赐车盖,特高一丈。别驾主簿车缇油屏泥于轼前,以彰有德。」 又曰:「薛广德为御史大夫,乞骸骨,赐安车驷马黄金六十斤。罢广德为御史大夫凡十月,免东归,沛太守迎之界上,以为荣,县其安车传子孙。」 
  • 《后汉书》曰:『桓荣为太子少傅赐以辎车乘马,荣大会诸生,陈其车马印绶曰:「今日所蒙,稽古之力也。可不勉哉!」』 又曰:『寇恂为颍川太守,杀执金吾贾复,部将复耻之,欲手剑击恂,恂遣谷崇以状闻。帝乃徵恂,恂至引见,时复先在坐,欲起相避。帝曰:「天下未定,两虎安得私斗,今日朕分之。」于是并坐极欢,遂共车同出,结友而去。』 又曰:「谢夷吾迁钜鹿太守,行春乘柴车从两吏,冀州刺史上其仪序失中,有损国典,左转下邳令。」 又曰:「袁忠为沛相,乘苇车到官,以清亮称。」 又曰:『韩康卖药长安市口,不二价。三十年馀年一女子买药,康守价不移,女子怒曰:「公是韩伯休耶?乃不二价乎!」遂遁入山中,桓帝以安车聘康,乃佯诺,自乘柴车先行。亭长以韩徵军过,方修道,及见康柴车辐巾,以为田叟也。夺其牛,顷之,知即徵军也,康因道逃遁。』 又曰:「汉刘翊字子相,张季礼远赴师丧,遇寒冰车毁,顿滞道路。翊即下车与之,不告姓氏,季礼以其为子相也,后故到颍阴,还所假乘,翊闭门,不与相见。」 谢承
  • 《后汉书》曰:『州别驾从事车前旧有屏星如刺史车,曲翳仪式,刺史欲去别驾车屏星,孔恂谏曰:「毁国旧仪,即投传去。」』 应劭
  • 《汉仪》曰:「天子法驾所乘曰金根车,驾六龙已御天下也。有五色安车,有五色立车各一,皆驾四马,是为五时副车。」 汉
  • 《杂事》曰:「古诸侯贰车九乘,秦灭九国,兼其服,故大驾属车八十一乘,尚书御史乘之,最后一车悬豹尾,以前皆似省中。」 
  • 《魏志》曰:「太祖军击破吕布,召夏侯惇与同车载,特见亲重。出入卧内,诸将无得比也。」 又曰:「钟繇迁太傅,有膝疾,拜起不便。时华歆亦以高年疾病,朝见皆使载舆车,虎贲舁上殿就坐,是后三公有疾,遂以为故事。」 宋凤
  • 《晋书》曰:「咸宁中,诏齐王攸之朝车设旗。」
  • 《晋书》曰:「车坐乘者谓之安车,倚乘者谓之立车,亦谓之高车。自汉以来制乘舆乃有之。」 又曰:『阮裕在剡,曾有好车,借无不给。有人葬母,意欲借而不敢言,裕闻之乃叹曰:「吾有车而使人不敢借,何以车为?」遂命焚之。』
  • 又曰:「郭翻少有志操,不交世事,唯以渔钓射猎为娱。以车猎去家百馀里,道中逢一病人,以车送之,徒步而归。」 
  • 《东宫旧事》曰:「太子纳妃四望车,羽葆鼓吹各一部。」 
  • 《宋书》曰:「汉制乘于金根车,轮皆朱斑重毂,两辖飞軨以金薄,缪龙为舆倚较。□文画轓,文虎伏轼,龙首衔轭,鸾雀立衡,□文画辕,翠羽盖,黄里,所谓黄屋也。金华施橑末建太常十二斿画,日月升龙驾六黑马,又加氂牛尾大如斗,置左騑马轭上,所谓左纛也。有五色安车,五色立车,建龙旂,施八鸾,馀如金根之制,犹周金路也。太皇太后皇后法驾乘重翟羽盖金根车,驾青交辂,青帷裳,□画辕,黄金涂五末。皇太子皇子皆安车,朱斑轮,倚虎较,伏鹿轼,旂九瑬,画降龙,皇孙乘绿车。」 
  • 《宋书》曰:『沈庆之每朝贺,常乘猪鼻无幰,左右从者不过三五人,骑马旅行园田,每农桑剧月,从行无人,遇之者不知三公也。及废帝赐三望车,谓人曰:「我每游履田园,有人时与马成三,无人则与马成二,今乘此车,安所用之乎?」』
  • 又曰:『颜延之尝乘赢牛笨车,逢其子竣,卤簿即屏往道侧,尝与竣曰:「吾平生不喜见要人,今不幸见汝。」』
  • 《后魏书》曰:『高道穆为御史中尉,庄宗姊寿阳公主行犯清路,执赤棒卒,呵不止道。穆令棒破其车,公主诉于帝,帝曰:「清直之人所行者公事,岂可思恨责之也。」』
  • 《唐书》:『高宗时太常缺黄钟,铸不能成,李嗣真居崇业里,疑土中有之,弗得,其所道上逢一车,有铎声甚厉。嗣真曰:「宫声也。」市以归振于空地,若有应者,掘之得钟,众乐遂和。』 又曰:『杨再思延载初居宰相,阿匼取容,无所荐达于时,水沴闭坊门以禳,再思入朝有车陷于泞,叱牛不前。恚曰:「痴宰相不能和阴阳,而闭坊门遣我艰于行。」再思遣吏谓曰:「汝牛自弱,不得独责宰相。」』 又曰:「哥舒翰与安禄山战,以毡蒙马车,画龙虎是金银爪目,将骇贼,掎戈矢逐北。贼负薪塞路,顺风火其车,熛焱炽突,腾烜如夜,士不复相辨,自相斗杀,尸血狼籍,久乃悟。」 又曰:「李光弼守河阳周摰攻北城,光弼方壁中潬,挚恃众直逼城,以车千乘载木鹅撞车,麾兵填堑,八道并进。」 又曰:「卢耽守成都,蛮以云梁鹅车四面攻,士叫□鹅车未至,陴者以巨索钩系,投膏炬,车焚箱间,蛮族尽死。」 
  • 《宋史》曰:『李崇矩开宝初从征太原,会班师,命崇矩为后殿,次常山被病。帝遣太医诊视,命乘凉车,还京师。崇矩叩头言:「凉车乃至尊所御,是速臣死尔。」故辞得免。』 又曰:「曹彬位兼将相,不以等威自异,遇士夫于途,必引车避之不名。」 
  • 《广舆记》曰:『宋邵雍春秋出游,乘小车,惟意所适。士大夫争相迎侯,童孺皆欢然,谓曰:「吴家先生至也。」』 司马温〈饭车说〉曰:『天雨迂夫出,见饭车息于高蹊者,指谓其徒曰:「是车也,将覆。」其徒谓曰:「子何用知之?」迂夫曰:「吾以人事知之,夫天雨道泞而蹊独不濡,又狭而高,是众人之所趣也。而车不量其力,固狭擅高,久留不去,以妨众人之欲进者,其能无覆乎?」祸有钜于此者,奚饭车之足云。』 
  • 《宋史》曰:『帝大籍民车,时沈括侍帝侧,帝顾曰:「卿知籍车乎?」曰:「知之。」帝曰:「何如?」对曰:「敢问欲何用?」帝曰:「北边以马取胜,非车不足以当之。」括曰:「车战之利,见于历世,然古所谓兵车者,轻车也。五御折旋,利于捷速,今民间辎车重大,日不能三十里,故世谓太平车。但可施于无事之日尔。」帝喜曰:「人言无及此者,朕当思之。」后事遂寝。』 又曰:「绍兴二年王彦恢制神武战车,下安四轮,略同飞虎,顶张布帷以避矢石,傍斜冲击,其用如神。又有拒马车,一人之力可以转用,比之蒙衡,偏厢鹿角,尤为至要。」 
  • 《元史》曰:「张本笃孝,事伯叔父皆甚谨。伯父长病,本昼夜不去侧,复载以巾车,步挽诣岱岳祷之。」 
  • 《明纪》曰:『景泰中,令廷臣议备边良策,兵部侍郎李贤言:「中国长策惟有所谓马车,若卫青之武刚车,可禦之。车制四围厢板,内藏其人,下留铳眼,上开小窗,窗长一丈五尺,高六尺五寸,前后左右,横排鎗头。每车前后佔地五步,若用车一千辆,一面二百五十辆,约长四里,谓之有脚之城。」』 又曰:「成化中,陈选既贵显,服先人旧衣带。客至瓦器蔬食,官广东布政使,行装萧然,惟车一辆而已。」

车三

  • 【游环】【副辖】《毛诗》云:「游环胁驱,阴靷沃续。」刘熙《释名》云:「游环在服马背上,参马之外辔贯之,游移前却无常处。」 蔡邕《独断》云:「乘舆之车皆副辖者,施辖于外乃后设辖者也。」 
  • 【周舆】【殷辂】上详舆。下详辂。 
  • 【朱兰】【紫盖】《续汉书‧舆服志》云:「小使车者,兰舆皆朱赤毂白盖赤帷,从驺骑四十人皆追捕,考案有所敕取者之所乘也。」 魏收《后魏书》云:「安车紫盖朱里舆,公侯同子男,皂盖青里。」
  • 【步舆】【卧辇】上详舆。 下详辇。 
  • 【青牛】【白鹿】《关令内传》云:『尹喜尝登楼四望,见东极有紫气西迈,喜曰:「应有圣人经过京邑,果见老君乘青牛来度。」』 葛洪《神仙传》云:「沈义学道于蜀中,与妻共载道,逢白鹿车一乘。」 
  • 【一器】【六材】上见前。 
  • 《续汉书‧舆服志》云:「奚仲为车正,具物以时,六材皆良。」 
  • 【珠轮】【铜较】华覈〈騧马赋〉云:「鞍罽缉裘,珠轮玉光。」 许慎《说文》云:「较,车骑上铜钩。」
  • 【皮轩】【革辂】《汉官解诂》云:「太仆厩府皮轩鸾旗。」胡广云:「马有厩车。有府皮轩。以虎皮为轩。」下详辂。 
  • 【雀集】【虹绕】《尚书‧中侯》云:「秦穆公出狩,天震大雷,有火为白雀,衔丹书集公车。」 
  • 《吴志》云:「诸葛恪将征淮南,自新城出。往东兴有白虹,见其船,还拜蒋陵。白虹复绕其车,遂为孙竣所害。」 
  • 【掷果】【投石】《语林》云:「潘安仁至美,每行,老妪以果掷之满车。」 又云:「张景阳至丑,每行,小儿以瓦石投之,亦满车鞍。」张景阳一作左太冲。 
  • 【折辕】【跛马】《后汉书》云:『光武尝召见诸郡计吏,问前后守令能否,蜀郡计掾樊显进曰:「渔阳太守张堪,昔在蜀,其仁以惠下,威能讨奸,去职之日,乘折辕车。」』 谢承《后汉书》云:「王阜幼好经学,年十一,辞父母欲出就学,父母以少不允。窃书负箧,乘跛马车从安定受韩诗。年十七,经业大就,声闻乡里。」 
  • 【记里】【识道】《白帖》云:「记里鼓车,东晋安帝制如指南车,驾驷车,有木人执槌向鼓,行一里则打一槌。」 又《舆服志》云:「司南记里,诸车过江,亡失制度。谢安率意造焉,及获京师旧辇,形制无差。」 崔豹《古今注》云:「大章车用以识道,起于西京,一曰司马车。」 
  • 【挽牛】【驾象】《白帖》云:「车辕之外,挽牛曰牵傍。」 又云:「晋武帝平吴,南越献驯象,诏做大车,驾之载鼓吹。」
  • 【豹尾】
  • 【鹿角】《古今注》云:「豹尾车,周制也。所以象君子,豹变又以尾者,言谦也。古者军正建之。」 
  • 《晋书》云:「马隆讨羌,依八阵图作偏厢车,地广为鹿角车,营路狭则为木屋,施于车上。且战且前,弓矢所及,应弦而倒。」
  • 【鹍翅】【鹤形】《白帖》云:「晋因金根车,更增其饰,加玳瑁为鹍翅,金银雕饰,时人谓为鹍车。」 又云:「梁制鼓吹车,上施层楼,四角金龙,衔流苏羽,葆凡鼓吹,陆则楼车,楼上有翔鸾栖鸟,或为鹤形。」 
  • 【三盖】【九游】《白帖》云:「汉制金根车有三盖,一曰芝车置□耒耜之箙,上亲耕所乘也。晋名三盖车。」 又云:「汉制九游,车九乘,大价为先乘。」
  • 【五色】【七香】应劭《汉官仪》云:「天子有五色车,皆驾四马。」 又沈约《宋书》云「立车五色,安车一如之,皆天子之车也。」 魏武帝〈与杨彪书〉云:『今赠足下画轮,四望通幰,七香车二乘,□牛二头。』 
  • 【同载】【专坐】《白帖》云:「文王得吕望为师,同载而归。」 又云:「晋和峤为中书令,荀勖勖为监旧监令,同车峤疾勖谄,乃先登专坐不容勖,勖自备车,自北始异车。」
  • 【引羊】【挽鹿】《晋书》云:「武帝掖并宠者,众莫知所适。乘羊车,恣其所之。宫人乃取竹叶插户,盐汁洒地以引帝车。」 
  • 《列女传》云:「鲍宣妻桓少君始归,嫁眦甚厚。宣不悦少君,乃悉归侍御服饰,更著短衣,与宣共挽鹿车归乡里,拜公姑毕。提瓮出汲,修行妇道。」 
  • 【靖室】【充庭】《山堂肆考》云:「汉朝舆驾祠甘泉汾,阴备千乘万骑,太仆执辔,大将军陪乘,名为大驾。有司马车驾四中道,辟恶车驾四中道,记道车驾四中道,靖室车驾四中道。」 
  • 《汉书》云:「永初四年正月元会撤乐不陈,充庭车。」注云:「每大朝会,必陈乘舆、法物、车辇于庭,故曰充庭车也。以年饥,故不乘。」 
  • 【毁堞】【缭营】《唐书》云:「侯君集讨高昌贼,婴城自守,遣谕之,不下。乃刊木塞堑,引撞车毁其堞,飞石如雨,所向无敢当者,因拔其城。」 又云:「房琯讨贼用春秋时战法,以车二千乘缭营,骑步夹之,遂战败。」 
  • 【过阙】【出关】《山堂肆考》云:『卫灵公尝与夫人南子夜坐,闻车声辚辚,至阙而止。过阙复有声,夫人曰:「此必蘧伯玉也」公曰:「何以知之?」夫人曰:「君子不为昭昭伸节,不为冥冥堕行。吾闻遽伯玉君子也,以是知之。」公使人侦之果然。』 
  • 《后汉书》云:『郭丹字少卿,邓人。七岁孤,事后母孝,母怜之,治笈从师长安买符,入函谷关,乃叹曰:「不乘使者车,终不出关。」更始二年拜谏议大夫,持节,果乘高车出关。』 
  • 【误中】【诈乘】《通鉴》云:「张良为韩报仇,使力士操铁椎,重百二十斤,狙击秦始皇,误中副车。」 又云:『项羽围汉王,荥阳将军纪信诈成王车,黄屋左纛曰:「食尽,汉王降楚。」』
  • 【法阴阳】【象日月】上见李尤〈小车铭〉。 下详辇。 
  • 【黄金车】【碧玉车】《吴志》云:『初平中童谣曰:「黄金车,斑兰耳,阖阊门,出天子。」』 下详辇。 
  • 【三寸辖】【四尺辀】《淮南子》云:「夫车之所以能转千里者,以其要在三寸辖。」 
  • 《周礼》云:「辀度,国马之辀,深四尺有七寸;田马之辀,深四尺。」 
  • 【轮重牙】【辕两尾】董巴《舆服志》云:「乘舆金根车五乘轮,皆朱重牙贰毂。」 张揖《埤苍》云:「轻车辕两尾。」 
  • 【玳瑁厢】【茱萸辋】周迁《舆服杂事》云:「五辂两厢之后,皆用玳瑁鹍翅。」注云:「鹍,大鸟名。其羽关纤利,故车箱象之。」 石崇〈奴券〉云:「作车当取大良、白槐之幅,茱萸之辋。」 
  • 【立四鸾】【驾一马】《白帖》云:「晋宗室齐漆画车衡,银花戴衡上,金涂柏山四鸾鸟,立花趺。」 又云:「晋制黄钺车驾一马,次黄盖后。」 
  • 【给追锋】【乘下泽】《白帖》云:「晋宗室义阳成王望时,高贵乡公好士,性急以望外官,特给追锋车虎贲五人,每有燕会奔驰而至。」 马援弟少游云:「乘下泽车,御款叚马。」 
  • 【御百两】【给一乘】《毛诗》云:「之子于归,百两御之。」 
  • 《白帖》云:「太康四年诏,依汉故事给九卿,朝车驾驷马及安车各一乘。诏诸尚书、军校加侍中、常侍者,皆给传车,给剑得入殿省,与侍臣相随。」
  • 【驾短辕】【乘薄笨】《晋书》云:『王导妻曹氏性妒,导惮之,乃密置众妾于别馆以处之。曹氏知之而将往,导恐被妻辱,遽命驾,犹恐迟,以所执麈尾柄驱牛而进,司徒蔡谟闻之,戏导曰:「朝廷欲加公九锡,导勿之觉,但谦退而已。」谟曰:「不闻馀物,唯有短辕犊车,长柄麈尾。」导大怒,谓人曰:「吾往与群贤共游洛中,何曾闻有蔡克儿也。」 
  • 《宋书》云:「刘凝之妻郭氏不慕荣华,夫妻共乘薄笨车出市贸易,为村里所诬。依年二输公调。」
  • 【常褰帷幔】【未均茵凭】《世说》云:『梁曹景宗为领军,性躁,出行常褰车帷幔,左右谏,景宗谓所亲曰:「吾昔在乡里,骑快马如飞,拓弓弩作礕礰声,箭如饿鸱叫于泽中,逐獐数射之。渴饮其血,饥食其味,甜如甘露浆,觉耳后生风,鼻头出火,使人忘死。今来扬州作贵人,路行开车幔,小人辄言不可,闭坐车中如三日新妇,于邑使人气尽。」』 又云:「汲黯与周阳由同列共车,未尝敢均茵凭。」

车四

  • 【遵途】合辙。 
  • 【同轨】车同轨。 
  • 【左虚】见前信陵君。 
  • 【前覆】
  • 《汉书》云:「前车覆,后车戒。」 
  • 【羊车】《白帖》云:「晋制羊车一名辇,上如轺,伏兔箱,漆画轮。」 又《舆服志》云:「护军羊琇辄乘羊车,司隶刘毅劾其罪。」 
  • 【牛车】《白帖》云:「汉初将相或乘牛车。」
  • 【鸠车】《博古图》云:「二器状鸣鸠形,置两轮间,轮行则鸠从之,前一器,汉物送也。后一器,六朝物也。」 又杜氏《幽求子》:「谓儿年五岁有鸠车之乐,七岁有竹马之欢。」 
  • 【鹅车】《唐书》云:「吐蕃围盐州,为飞梯鹅车攻城。」 
  • 【曲车】杜甫〈饮中八仙歌〉云:「道逢曲车口流涎。」
  • 【盐车】《战国策》云:『汗明见春申君曰:「骥之齿至矣。」服盐车上太行中阪,迁延负辕不能上,伯乐遭之,下车攀而哭之,解纻衣而幕之。于是俯而喷仰而鸣,声达于天,欣伯乐之知己也。』
  • 【巢车】《左传》云:「晋楚战于鄢陵,楚子登巢车以望晋军。」案巢车,车上为橹也。 
  • 【楼车】《左传》云:『楚庄王伐宋,宋人使乐婴齐告急于晋,晋侯欲救之。伯宗曰:「不可。」乃止。解扬如宋使无降楚,曰:「晋师悉起将至矣。」郑人囚而献楚,楚子厚赂之,使反其言不许,三而许之。登诸楼车,使乎宋人而告之,遂致其君命。』 
  • 【追锋车】《傅子》云:「追锋车施通幰遽则乘之。」 
  • 【武刚车】《汉书》云:「卫青见匈奴以武刚车自环为营。」 
  • 【白鸾车】《道经》云:「太真文人登白鸾之车。」 
  • 【白鹭车】〈卤簿令〉云:「记里、白鹭、鸾旗等车,并驾四马,辟恶车,太卜令一人在车,执弓箭。皮轩车,左右金吾队正一人在车执弓。」 
  • 【夫子车】《钟离意别传》云:『意为鲁相出钱付户曹孔欣修,夫子车身入庙,拭几席,剑履孔子教授堂下,床首有县瓮,发之中得素书。文曰:「后世修吾书,董仲舒护吾车,拭吾履,发吾笥,会稽钟离意。」 
  • 【天子车】汉献帝《起居注》云:『初天子车到宣平门,当渡桥。郭汜兵数百人遮桥,问:「是天子车耶?」车不得前,李傕兵数百人皆持大戟在乘舆车左右,侍中刘艾大呼云:「是天子车也。」』 
  • 【霹雳车】《魏志》云:「太祖还官渡,与袁绍合战,太祖军不利,复壁绍为高橹,起七山射营,中皆蒙楯。众大惧,太祖乃为发石车击绍,楼皆破,绍众号曰霹雳车。」 
  • 【竿摩车】《魏志》云:「董卓至西京为太师,号曰尚父。乘青盖金华车,爪画两幡,时人号之曰竿摩车。」 
  • 【车斑斑】《后汉书》云:『桓帝之初,京都童谣曰:「城上乌,尾毕逋,公为吏,子为徒。一徒死,百乘车,车斑斑,入河间,河间姹女工数钱,以钱为室,金为堂石,上慊慊,春黄粱,梁下有悬鼓,我欲击之丞相怒。」』 
  • 【车延延】《后汉书》云:『桓帝之末京都童谣曰:「白益小车何延延,河间来合谐,河间来合谐。」』 
  • 【引车避】《史记》云:『蔺相如拜为上卿,廉颇曰:「相如素贱人,吾羞不忍为之下。」宣言曰:「我见相如,必辱之。」相如闻不肯与会,已而相如出望见廉颇,相如引车避匿。』 
  • 【回车避】《韩诗外传》云:『齐庄公出猎,有螳螂举足,将搏其轮。问其御曰:「此何虫也。」御曰:「此是螳螂,其为虫知进而不知退,不量力而轻就敌。」庄公曰:「以为人必为天下勇士矣。」于是回车避之,而勇士归之。』 
  • 【请为椁】《论语》:「颜路请子之车以为之椁。」 
  • 【破为薪】《晋书》云:『荀勖当食曰:「此劳薪所爨。」问之,乃破车脚为柴。』 
  • 【驰逐车】《说苑》云:『晋平公为驰逐之车,挂之以犀,错之以羽,立于殿下,群臣得观焉。田荖三过而不观,平公大怒,荖曰:「桀以奢亡,纣以侈败,是以不敢观也。」平公曰:「善。」乃去车。』
  • 【步挽车】《北齐书》云:「后魏大臣老者多步挽车。」 
  • 【三轮车】《九国志》云:「林知元所居有茂林修竹,为山石之娱。尝驾三轮车,命僮牵之,随意所止玩赏。」 
  • 【九龙车】《宋史》云:「庆历五年,契丹遣使来献九龙车。」 
  • 【白驰车】《宋史》云:『卞元度迁礼部侍郎,使于辽。辽颇闻其名,卞适有寒疾,命载以白驰车,典客者曰:「此君所乘,盖异礼也。」』
  • 【明远车】《潜确类书》云:「明远车,古四望车,乃太子之车,亦曰皂轮车。」
  • 【辟恶车】《古今注》云:「辟恶车,秦制也。桃弓苇矢所以祓不祥,太卜令一人在车执弓箭。」
  • 【箱风车】汉西京卤薄有相风车。 崔豹《古今注》云:「伺风鸟,夏禹所作也。」 
  • 【薄板车】《韵府》云:「老子乘青牛薄板车度关。」 
  • 【广柳车】《季布传》云:「置广柳车中。」注云:「舆棺之车。」
  • 【雨随车】《白帖》云:「汉百里嵩为徐州刺史遭旱,行部雨辄随车。」
  • 【鹤乘轩】《左传》云:「卫懿公好鹤,鹤有乘轩者。」 
  • 【辎軿车】《五代史》云:「唐史圭为贝州刺史,罢归常山,闭门绝人事,出入闾里,成辎軿车。」 又《张敞传》云:「君母出门则乘辎軿车。」 
  • 【辒辌车】《潜确类书》云:「辒辌车,安车也。衣车有窗墉,闭之则温,开之则凉,故以名也。」
  • 【夏侯当车】《尚书‧洪范五行传》云:『昌邑王贺为帝,天阴七日,昼夜不见日月,贺欲出行,光禄大夫夏侯胜当车谏曰:「天久阴不雨,臣下有谋上者,陛下欲何之?」』 
  • 【袁盎伏车】《史记》云:『文帝出赵同骖乘,袁盎伏车前曰:「臣闻天子所与共六尺舆者,皆天下豪英。今汉虽乏人,独奈何与刀锯馀人载!」』 
  • 【敝车癯马】《说苑》云:「赵简子乘敝车癯马,衣羖羊裘。」 
  • 【敝车驽马】《说苑》云:『晏子朝来敝车驾驽马,景公遗之辂车乘马,三反不受。曰:「夫辂车乘马,君乘之上,臣亦乘之下,民之无义,侈其衣食而不顾其行。何以禁之?」卒不受。』 
  • 【排入车中】《晋书》云:『王徽之为桓冲参军,尝从冲行,值暴雨,徽之因下马排入车中。谓曰:「公岂独得擅一车。」』 
  • 【推堕车下】《汉书》云:「汉王东伐楚,羽闻之,自以精兵三万人大破汉军。汉王得以数十骑遁去,道逢孝惠鲁元载行,楚骑追汉王,汉王及推堕二子车下,滕公下收载,遂得脱。」 
  • 【公超驴车】《白帖》云:「张楷字公超,家贫无业,常乘驴车至市卖药,足给而还。」 
  • 【子训驴车】《白帖》云:「蓟子训常乘驴车。」 
  • 【方朔借车】《白帖》云:「东方朔为尚书郎,从公孙弘借车。」 
  • 【卫绾戏车】《卫绾传》云:「以戏车为郎。」师古注曰:「戏车,若今之弄车之技。」
  • 【云母饰车】《袁子正书》云:「以云母饰车,谓之云母车。臣下不得乘,时以赐王公。」 
  • 【镣金饰车】《唐书》云:「万寿公主车舆以镣金扣饰,帝命易以铜。」
  • 【载物】【服箱】【绀辕】【翠毂】【既劝登于马力】【亦退与于人谋】【辅车既不相依】【脱辐如何前进】【千里振策终不契需】【五驭和鸾罕能反覆】《白帖》

车五

  • 《古诗归》曰:『武王书车曰:「自致者急,载人者缓,取欲无度,自致而反。」』
  • 梁孝元帝〈车名〉诗曰:「长墟带江转,连甍映日分,佳人坐椒屋,接膝对兰薰。绕砌萦流水,边梁图画云,锦色悬殊众,衣香瑶出群。日暮轻帷下,黄金妾赠君。」
  •  戴皓〈车马〉诗曰:「巩洛风尘处,冠盖相嗔咽,多称魏其冷,竞随田鼢热。轮趋白虎第,珂聚黄金穴,献酒悉蒲萄,詶言尽飞铁。东都蛇巳铸,西山绶应结,朝集类蒸烟,晚至似吹雪。子云尔何事,门巷无车辙。」
  • 唐李峤〈咏车〉诗曰:「天子驭金根,满轮辟四门,五神趋云至,双毂似雷奔。丹凤栖金辖,非熊载宝轩,无阶忝虚左,珠乘奉王言。」
  •  孟郊〈车逍遥〉诗曰:「路喜到江尽,江上又通舟,舟车两无阻,何处不得游。丈夫四方志,女子安可留,郎自别日言,无令生远愁。旅雁忽叫月,断猿寒啼秋,此夕梦君梦,君在百城楼。寄泪无因波,寄恨无因辀,愿为驭者手,与郎回马头。」
  •  又〈借车〉诗曰:「借车载家具,家具少于车,借者莫弹指,贫穷何足嗟。百年徒较走,万事尽随花。」
  •  张籍〈车遥遥〉诗曰:「征人遥遥出古城,双轮齐动驷马鸣,山川无处不归路,念君尝作万里行。野田人稀秋草绿,日暮放马车中宿,惊麇游兔在我傍,独唱乡歌对僮仆。君家大宅凤车隅,年年道上随行车,愿为玉銮系华轼,终日有声在军侧。门前旧宅久已抛,无游复得君消息。」
  •  宋孔武仲〈车家行〉诗曰:「上坂车声迟,下坂车生快,迟如鬼语相喧啾,快如溪沙泻鸣濑。一车人十捧拥行,江南江北不计程,青天白日有时住,无人止得车轮声。晚来骤雨声濯濯,平晓郊原尽沟壑,方悟车家进退难,不如田家四时乐。」
  •  梅尧臣〈见水牛拽车〉诗曰:「只见吴牛事水田,只见黄犁负车轭,今牵大车同一群,又与骡驴走长陌。叩头阔步尘蒙蒙,不似绥耕泥泊泊,一一夜眠头向南,越鸟心肠谁辩白。」
  •  金刘迎〈车轣辘〉诗曰:「马虺隤,牛觳觫,山行萦纡轣辘路,旁指点是官人老矣,一翁双鬓秃,汝牛幸可耕,汝马幸可骑,有此可载琴书归,胡为奔走东西道,白发刁骚被人笑。」
  • 后梁甄元成〈车赋〉曰:「铸金磨玉之丽,凝土剡木之奇,体众术而特妙,未若座车而载驰。尔其车也,名称合于星辰,圆方象乎天地;夏言以庸之服,周曰聚焉之器,制度不以陋移,规矩不以饰异,古今贵其同轨,华夷获其兼利。尔其利也,天子以郊祀田伐,诸侯以朝聘会盟,庶人以商农工贾,夷狄以致蓄迁生。尔其作也,均轻重而攻材,正阴阳而斲木,既中正而合剖,亦面势而审曲。侯离娄之督绳,须公输而削墨,布骸服之有定,施爪牙之不忒,既涉用于牛马,亦受命于羊鹿。尔其容也,侔盖树之独立,似高云之出巘。独映水也,如舞鸾之对镜;众行陆也,若翔鸿之赴远。听长响之辚辚,望遥仪之婉婉,信有美兮宜比兴,徒欲貌兮不能辨。及其驾也,坚珊瑚之驻,引绝群之骏,既丝靷之萦头,亦铜钩而莹脚,始向轭而龙转,就入辕而兽跃。或□□而鸣鼻,或参差而动脚,咆哮歇转,郁快陨阁,见轮阴之翻乱,视带影之飞泊。及其乘也,或方夏虐暑,炎气歊烈,浮幰动以来风,轻纱飞而去热,纤埃著而即坠,烦气冲而受歇。或固阴冱寒,祁严凛厉,复帷下而前屏,重幨垂而后蔽,霜露侵而靡及,风飙激而不戾。或油云雨霈,中逵半恢,宏宇宙而雷奔,杼轴割而去衍被,洪流染而自落,散水湔而不沾云。」
  • 唐张彦振〈大章车赋〉曰:「舜为君兮禹为相,七政齐兮八风畅,备礼容兮和乐章,同车书兮一度量。龙楼恭巳,则无为以垂衣;鸾跸豫游,或有时而端望。伊大章之攸作,冠轮舆而为上,其始也,委材质于资斧,授规模于梓匠;其终也,援桴鼓于天街,动輗辄于霜仗,乃画界疏疆,正位辨方,侯之以节步,先之以启行。象雷而鸣,曾不闻其霆轰;如蓬之转,终不见其飘扬。遵彼坦途,违兹险阻,忽忘情而习静,殊不知其处所,类智者之行藏,同至人之默语。历代传宝,鼓车逾好,有异人谋,宛同灵造,行不由径,动能合道,向使贵贱混并,高卑不问。应无迷远之疾,讵有穷途之患,则是大章为器,国容之利,指方位于遥空,数田里于厚地,节六鼓以鼍骇,首五路而麟次。望尘不及,初非千里之遥,听响争先,终欣一日而至。夫然则可以式序秩宗,发挥乐府,扶持辇毂,隐翳干羽。以家形国,何一二之能谈;自迩陟遐,虽万亿而可数。墨客胡为,来攀桂枝,悬鼓待鸣,仰淳淳之风俗;剋车就驾,识穆穆之威仪。伊可大而可久,谅斯焉而取斯。」
  •  白行简〈车同轨赋〉曰:「倬彼皇道,大哉圣君,穷厚载于宇宙,俾咸价于海濆。故得遥遥之行,周八埏而靡间;彭彭之响,经万国而俱闻。所以义在知方,理资从式,见轸转而不阻,谅辐辏而有则。弘济之利,既均美于三无;顺动之端,方齐功于一德。是故达于疆场,践彼幽遐,表合纵而道广,知辙迹而路赊,亦由诫于险去其邪!推善御于有截,被至治于无哗。殊途同归,方见域中之大;引重致远,是睹天下为家。然则将利于时,必徵所措,既同辙而异履,爰发轫而循度,周流勿越,诚转蓬之足施;□轹非逾,将挂轊而可布。至若偈兮无外,隐尔如斯,念徵至而必继,嘉大同而在玆,固将混区宇,会华彝,始曳轮而宁亏远迩,终推毂而不失毫釐。观其政之大者,道亦斯假,苟凭轼而知风,矧系辕而合雅,愿践履之奚到,岂独不东;信应用之无疆,宁惟诸夏。原夫建皇极,开帝功,三才既美,九有攸同,可使循环如贯,运动不穷,四会五达之庄;悠然尽届,岛彝卉服之俗。逖矣皆通,尔乃庶政聿修,遐方可讨,俾守位者将顺其理,利转者必会其道,故车书而混同,诚鸿业之斯保。」
  •  宋宋庠〈德车结旌旗赋〉曰:「君有至德,时乘大车,当偃革以无外,乃结旌赋有初。奉驾陈仪,采物虽资于备设;鸣鸾示礼,旂旒匪俟于垂舒,顺考前经,铺闻往说,谓戎事以既息,贵君车之有结。雍容抚轼,盖藏饰以尚纯;肃穆展铃,讵垂□而就列。盖由抑乃盛,饰昭夫令名,虽冠品于舆服,蔑扬威于旆旌。肃轸无哗,方歛藏于斿厉;驰轮有度,靡赫奕于緌缨。且夫礼有质文,器随用舍,车号乎德,则崇化于邦本;旌结其表,则示人于天下。意自象见名,非人假君,轩弭节孰,讶乎卷而怀之;国乘制容,亦显乎素为贵者。是知车之用兮,充德以成;大旌之饰兮,辅威而成。孔昭既武,怒之不作,信军容而外销。组辔起行,陋邦旄之孑孑;错衡遵路,殊风旆之摇摇。若然则动有彝仪,文无异色,虽严驾以备物,终去华而表德,故使礼典攸重,民瞻不忒,皇皇整御,始中括于采章;轞轞肃容,岂外扬于藻饰。用能上载明德,旁昭缛仪,自驾言而戾止,殊辐裂以藏之。升降惟寅,仅比非心之屋;章明尽屏,宁同止猎之绥。大矣哉!邦礼是崇,帝仪资始,实务德以垂教,必收旌而昭理。宜乎!国容备而兵器销,率由玆而尽矣。」
  • 杨铁崖〈记里鼓车赋〉曰:「虚轮晕轸,横辕倚輗,平厢层构,低高间施,木镌象以正立,手潜奋以有携,列鼓镯于上下,各扣击以司时。」
  • 后汉冯衍〈车铭〉曰:「乘车必护轮,治国必爱民,车无轮安处,国无民谁与。」
  •  崔骃〈车左铭〉曰:「虞夏作车,取象机衡,君子建左,法天之阳,正位受绥。车不内顾,尘不出轨,鸾以节步,彼言不疾,彼指不躬,元览于道,永思厥中。」
  •  又〈车右铭〉曰:「择御卜右,采德用良,询纳耆老,于我是□。惟贤是师,惟道是式,箴阙旅贲,内顾自敕。匪望其度,匪愆其则,越戒敦俭,礼以华国。」
  •  又〈车后铭〉曰:「敬其在路,体貌思恭,望衡顾毂,允慎玆容。无或好佚,匪盘于游,顾省厥遗,虎尾斯求,昭德塞违,抑盈已无,虽有三晋,咸然若虚。」
  •  李尤〈小车铭〉曰:「员盖象天,方舆择地,轮法阴阳,动不相离,合之嗛嘘,疏达开通。两辎障邪,尊卑是从,輗辄之用,信义所同。」
  •  又〈天軿车铭〉曰:「奚氏本造,后裔饰雍,轮以代步,屏以蔽容。轮軿并合,出入周通,追仁赴义,惟礼是恭。」
  • 明方孝孺〈车铭〉曰:「以广载,以刚运,险则止,易则进,众材得职乃不偾。」
  •  又曰:「众器坚,车乃良,百战得贤成乃功。朽辕腐辐,乘者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