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八六卷:樯

筏一

  • 《说文》曰:「桴(桴柎同),编木以渡也。」 
  • 《方言》曰:「桴谓之□,□谓之筏。」 
  • 《尔雅》注曰:「木曰□,竹曰筏,小筏曰桴。」
  • 《淮南子》曰:「方车月蹠越,乘桴入潮,欲无穷而不可得也。」

筏二

  • 《东观汉记》曰:「任尚编草为船,置于□上,以渡河掩击羌胡。」
  • 《晋书》曰:「吴人以铁锁横江,又暗置铁椎于江中,以逆距船。王浚作大筏,缚草为人,被甲持仗,令善水者以筏先行,铁椎著筏而去,遇锁燃大炬烧之,须臾断绝。」 
  • 《五代史》曰:「周世宗攻寿州,围之重束,巨竹数十万竿,上施版屋,号为竹龙。载甲士以攻之。」 
  • 《宋史》曰:『韩综通判邓州天雄军,会河溢民,依丘冢数百家,综令曰:「能济一人予市钱,民争操舟筏以救,已而丘冢多溃。」』 
  • 《元史》曰:「张子良金末兵起,所在募兵自保,子良率千馀人入燕蓟,耕稼已绝,因聚州人,阻水治筏,取蒲鱼自给,从之者众。」

筏三

  • 【沿江】《东观汉记》曰:「吴汉平成都,乃乘桴沿江下巴郡,杨伟、徐容等惶恐解散。」 
  • 【浮海】《论语》。 
  • 【斩竹】《东观汉记》曰:『张堪为蜀郡太守,公孙述遣击之,堪有同心之士三千人,相谓曰:「张君养我曹,为今日也。」选习水军三百人,斩竹为箱,渡水遂免难。』 
  • 【柏桴】《越绝书》云:「木客大冢者,句践父允常冢也,初徙琅邪,使楼船卒两千八百人,伐松柏以为桴,故曰木客。」
  • 【竹□】《英雄记》云:「曹操进军至江上,欲从赤壁渡江无船,坐竹□使部曲乘之,从汉水下来,未即渡,周瑜又夜密使轻船走舸百艘烧□,操乃夜走。」 
  • 【刈苇】《宋史》云:「杨澈年十六,署诏庆令,时河决,邻郡府督役甚急,澈部徒数千径大泽,中多芦苇,令采刈为筏,顺流而下。既至,执事者讶以后期,俄而苇筏继至,骇而问之,澈以状对,乃更嗟赏。」 
  • 【伐竹】雷次宗《豫章记》云:「望蔡县有一石室,入室千馀里得水,广数十步,清深不测,边有筏竹,游者伐竹为筏过水,莫能就其源。」 
  • 【乘筏】《地理志》云:「高要县郡下人避瘴气乘筏来停此,六月来,十月去,岁岁如此。」 
  • 【浮槎】《博物志》云:『旧说天河与海通,近世有人居海渚者,年年八月有浮槎去来,不失期。此人有奇志,乃立飞阁于槎上,多赍粮,乘槎而去。芒芒忽忽,不觉昼夜,去十馀日,至一处有城郭屋舍,遥望空中多织妇,见一丈夫牵牛渚次饮之,牵牛人乃惊言曰:「何由至此。」此人具说来意,拜问:「此是何处?」荅曰:「君还至蜀郡访严君平,则知之。」竟不及登岸,因还至蜀问君平曰:「某年月日有客星犯牵牛宿,记其年月,正此人到天河时也。」汉张骞事同。』 
  • 【开花】《地理志》云:「梅湖者,昔有梅筏沉于此湖,有时浮出,至春则开花流满湖矣。」 
  • 【变龙】《异苑》云:「赵牙行舟于阖庐,见水际有大槎,人牵不动,牙往举,得以之著船。船破变为龙,浮水而逝。」 
  • 【贯月】王子年《拾遗记》云:「尧时有巨槎浮于西海,查上有光若星月,查浮四海,十二年周天,名贯月。查又名挂星,查羽仙栖息其上。」 
  • 【桂星】见上。

筏四

  • 唐皇甫冉〈在杨氏林亭探得古槎〉诗曰:「千年古貌多,八月秋涛晚,偶被主人留,那知来近远。」
  •  骆宾王〈浮查诗序〉曰:『游目川上,观一浮槎,泛泛然若木偶之乘流,迷不知其何所适也。观其根柢,盘屈枝干,扶疏大则有栋梁舟楫之材,小则有轮辕榱桷之用,非夫禀乾坤之秀气,含宇宙之淳精,孰能负凌云翳日之姿,抱积雪封霜之骨。向使怀材幽薮,藏颖重岩,绝望于廊庙之荣,遗形于斤斧之患,固可垂阴万亩,悬映九霄,与建木较其短长,将大桩齐其年寿者,而委根险岸,托质畏途。上为疾风冲飙所摧残,下为奔浪迅波所激射,基由壤括,势以地危,岂盛衰之理系乎,时封植之道存乎!我一堕泉谷,万里飘沦,与波浮沉,随时逝止,殷仲文叹生意已尽,孔宣父知朽质难彫。然而遇良工,逢仙客,牛矶可托,玉璜之路非遥;匠石先谈,万乘之器何远。故材用与不用,时也。悲夫!然则万物之相应感者,亦奚必同声同气而已哉!感而赋诗,贻诸同志云尔,其诗曰:「昔负千寻质,高临九仞峰,真心凌晚桂,劲节掩寒松。忽值风飙折,坐为波浪冲,摧残空有恨,臃肿遂无庸。渤海三千里,泥沙几万重,似舟飘不定,如梗泛何从。仙客终难托,良工岂易逢,徒怀万乘器,谁为一先容。」』
  • 武三思〈凝碧池侍宴应制赋得出水槎〉诗曰:「彼木生何代,为槎复几年,欲乘云汉曲,先泛玉池边。拥溜根横岸,沉波影倒悬,无劳问蜀客,此处即高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