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八六卷:舟

舟一

  • 《释名》曰:「船,循也。循水而行也。」 又曰:「舟,言周流也。船上屋曰庐,象舍也。其上重室曰飞庐,在上故曰飞也。又在其上曰雀,(一作翟)室于中候,望若鸟雀之惊视也。」 又曰:「船三百斛曰刀,刀,貂也,短也。江南所为名,短而广,安不倾危也。两百斛已下曰艇,其形径挺,一人、二人所乘行也。」 又曰:「外狭而长曰艨冲,以冲突敌。」 又曰:「上下重版曰舰。」(四方施版以禦矢,其内如牢槛。) 
  • 《说文》曰:「舫,并船也。」 又曰:「艇,小舟也,形狭而长。」 又曰:「总名船曰艘。」 又曰:「江中舟曰□。」(音礼。)
  • 又曰:「航,方舟也。」
  • 《方言》曰:「舟自关而东谓之船,自关而西或谓之舟,方舟或谓之航,南楚江湘凡船大者谓之舸,小舸谓之艖。」
  • 又曰:「南楚船小而深,谓之□。」
  •  又曰:「南楚呼艓曰□。」
  • 《尔雅》曰:「舫,舟也」。天子造舟,诸侯维舟,大夫方舟,士特舟,庶人乘桴。(造周为桥也,维连四船也,方并两船也,特单船也,桴维木以为渡也。) 
  • 《广雅》曰:「舰,大船也,舫,艕船也。蒙冲艑□□舸舼艇艋舟也。」 又曰:「吴曰艑船也。」
  • 《通雅》曰:「□取其宽容平榻及艎属。」 又曰:「艑艖浅般也。」
  • 《埤苍》曰:「海中船曰艆□。」 
  • 《韵集》曰:「鹢首,天子船也。船,船也。艘,海大船也。」 李虔
  • 《通俗》曰:「晋曰舶。」
  • 《物原》曰:「燧人以匏济水,伏羲始乘桴,轩辕作舟,颛顼作篙桨,帝喾作柁橹,尧作维牵,夏禹作舵,加以□碇帆樯,伍员作楼船。」
  • 《世本》曰:「共□货狄作舟。」(共□、货狄,皇帝二臣。) 又曰:「古者观落叶,因以为舟。」 
  • 《墨子》曰:「弃作舟。」 束晢
  • 《发蒙记》曰:「伯益作舟。」
  • 《吕氏春秋》曰:「虞姁作舟。」 
  • 《物理论》曰:「化狐作舟。」 
  • 《山海经》曰:「番禺始为舟。」 又曰:「有大人之国坐而削舟」。 
  • 《周易》曰:「刳木为舟,剡木为楫,舟楫之利,以济不通,盖取诸涣。」
  • 《尚书》曰:「若济巨川,用汝作舟楫。」 
  • 《毛诗》曰:「汎彼柏舟,在彼中河。」
  • 又曰:「汎汎杨舟,载沉载浮。」
  • 又曰:「谁谓河广,曾不容刀。」
  •  又曰:「造舟为梁。」
  • 《周礼》曰:「作舟以行水。」 
  • 《礼记》曰:「季春之月,命舟牧覆舟,五覆五反,乃告舟□,天子始乘舟。」(注:「覆,反至者,慎之也。」)
  • 《家语》曰:「舟非水不行,水入舟则没。」
  • 《后汉书》曰:『皇甫规对策曰:「君者,舟也。民者,水也。群臣,乘舟者也,将军,兄弟操楫者也。」』 梁简文曰:「舟,神名冯耳。」 
  • 《五行书》曰:「下船,三呼其名,除百忌,又呼为孟公孟母。」
  • 《越绝书》曰:『「阖庐见子胥,敢问船军之备何如?」对曰:「船名大翼、小翼、突冒、楼船、桥船,今船军之教,比陵军之法,乃可用之。大翼者,当陵军之重车;小翼者,当陵军之轻车。突冒者,当冲车。楼船者,当行楼车。桥船者,当轻足骠骑。」』 又曰:「越人以舟为须虑。」 
  • 《临海记》曰:「」白鹄山有湖湖中有一石舴艋。 
  • 《庄子》曰:「藏舟于壑,藏山于泽,谓之固矣。然而夜半有力者负之而走,昧者不知也。」 又曰:「水之积也不厚,则其负大舟也无力,覆杯水于坳堂之上,则芥为之舟,置杯焉则胶,水浅而舟大也。」
  • 又曰:「巧者劳而智者忧,无能者无所求,饱食而遨游,泛然若不系之舟。」
  • 又曰:「方舟而济河,有虚舟来触,虽有褊心之人,终不怒也。有一人在其上,则恶声随之,向虚而今实也。」
  • 《文子》曰:「舟浮江海,不为莫乘而沈;君子行道,不为莫知而止。」 
  • 《邓析书》曰:「同舟涉海,中流遇风,救患若一,所忧同故也。」 
  • 《墨子》曰:「古之民,未知为舟车时,重任不移,远道不致,故圣王作为舟车,以便民事。其为舟车也,全固轻利,可以任重致远。其为用,则少而为利多,是以民乐而利之。」
  • 《慎子》曰:「行海者,坐而至越,有舟故也。」 
  • 《韩子》曰:「奔车之上无仲尼,覆舟之下无伯夷。」
  • 《孙卿子》曰:「君者,舟也。庶人者,水也。水则载舟,水则覆舟。」
  • 《吕氏春秋》曰:「管夷吾、百里奚霸王之船骥也,绝江者托于船,致远者托于骥。」
  • 《淮南子》曰:「越舲蜀艇,不能无水而浮。」 又曰:「汤武,圣王也,而不能与越人乘舲舟,而浮于江湖。」 又曰:「楚人有乘船而遇大风者,波至而恐,自投于水,非不贪生而畏死也,惑于死而反忘生也。」 又曰:「龙舟鹢首浮吹以虞,此游于水也。」(龙舟,大舟也,刻鹢,水鸟也,画其像者船首于舟中,为龙文以饰之,吹籁与竽以为乐,故曰:「浮吹以虞」)。又曰:「古人见窾木浮,而知为舟,以类取之也。」 扬子
  • 《法言》曰:「舍舟航而济乎,渎者末矣。舍五经而济乎,道者末矣。乘国者,其如乘航乎,航安则民斯安矣。」
  • 谯周
  • 《法训》曰:「以道为天下者,犹乘安舟而由广路,安舟难成,可久处也,广路难至,可常行也。」 又曰:「乘船由曲折不失其度,是善乘舟者。」
  • 《抱朴子》曰:「琼艘瑶楫,无涉川之用。」 又曰:「欲以弊药,必规升腾者,何异策蹇驴,而欲寻追风棹、蓝舟而欲济大川。」
  • 杜夷
  • 《幽求》曰:「轻舟可以救溺,濡幕可以济焚。」 王子年
  • 《拾遗记》曰:「轩皇变乘浮以造舟楫,水物为之翔涌,沧海为之恬波。」
  • 《物理论》曰:「夫工匠经涉河海为□□,以浮大川,皆成乎巧手,出乎圣意。」
  • 《楚辞》曰:「美要妙兮宜修,沛吾乘兮桂舟。」
  • 杜甫诗曰:「富豪有钱驾大舸,贫穷取给行艓予。」

舟二

  • 太公
  • 《六韬》曰:「殷君喜为酒池,回船牛饮者三千人。」 又曰:「武王伐殷,先出于河,吕尚为后,将以四十七艘船济于河。」 
  • 《周书》曰:「周成王时于越献舟。」 
  • 《左传》曰:「齐侯与蔡姬乘舟于囿荡公,公惧变色,禁之不可,公怒归之。」 又曰:「冬晋荐饥使乞籴于秦,秦输粟于晋,自雍及绛,相继命之曰汎舟之役。」 又曰:「秦伯伐晋,济河焚舟取王官,及郊晋人不出,遂自茅津济,封殽尸而还。」 又曰:「晋楚将战,赵婴齐使其徒先具舟于河,故败而先济。」 又曰:「吴伐楚战于长岸,子鱼先楚师,继之大败,吴获其乘舟馀皇」(杜预注曰:「馀,皇舟也。」)
  • 《说苑》曰:『晋平公使叔向聘吴,吴人饰舟以迎之,左右各五百人,有绣衣豹裘者,锦衣狐裘者,叔向归以告平公曰:「吴其亡乎!」』
  • 《吕氏春秋》曰:「荆有佽非者,得宝剑涉江至中流,有两蛟夹绕其船,佽非拔剑赴江刺蛟之,舟中之人皆活,荆王闻之,仕以执圭。」(一作佽非) 
  • 《吴越春秋》曰:「范蠡既灭吴,乃乘扁舟入五湖。」
  • 《广舆记》曰:『澹台灭明尝载文璧渡河,阳侯波起,两蛟夹舟,子羽曰:「吾可以义求,不可以威劫。」操剑斩蛟,投璧于河,示无吝意。』 
  • 《说苑》曰:『梁相死,惠子欲之梁,渡河而遽地水中,船人救之曰:「子欲何之而遽也?」曰:「梁无相,吾欲往相之。」船人曰:「子居船楫之间而溺,无我则死矣,子何能相梁乎?」惠子曰:「居艘楫之间则不如子,至于安国家社稷,子比我矇矇,如未见狗耳。」』 
  • 《史记》曰:『魏武侯曰:「美哉山河之固,魏国之宝也。」吴起对曰:「在德不在险,若君不修德,舟中之人皆敌国也。」』 
  • 《战国策》曰:『或谓公叔曰:「乘舟舟漏而不塞,则舟沉矣。塞漏舟而轻阳侯之波,则舟覆矣。今公自以辩于薛公而轻秦,是漏舟而轻阳侯之波也,愿公察之。」』
  • 《说苑》曰:『襄城君始封之日,衣翠衣、带玉剑履缟舄,立乎流水之上,大夫庄□过而说之,曰:「愿把君之手,襄城作色,不言庄□迁延。」称曰:「君独不闻,鄂君之遇,越人乎鄂君汛舟于新一作斯波之上,乘青翰之舟,张翠羽之盖,会鼓钟之音。」越人拥楫而歌曰:「今夕何夕兮,搴舟中流。今日何日兮,得与王子同舟。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于是鄂君揄袂而拥之,举绣被而覆之,襄城乃奉手进之。』 
  • 《淮南子》曰:『公孙龙在赵时,谓弟子曰:「人而无能者,龙弗能与游。」有客衣褐带索而见曰:「臣能呼航来。」公孙龙顾谓弟子曰:「门下故有能者。」对曰:「无。」公孙龙曰:「之弟子之籍。」后数日往说燕王于河上,而航在水北,使善呼者,一呼而航来。』 
  • 《汉书》曰:「邓通以棹船为黄头郎,文帝尝梦欲上天不能,有一黄头郎推上天,觉而之渐台,以梦中阴目求推者郎见邓通,梦中所见也,召问其名姓,邓犹登也。文帝甚悦,官至上大夫。」 又曰:「武帝自浔阳浮江而下,舳舻千里。」 又曰:『薛广德为御史大夫,秋上祭宗庙,出便门,欲御楼船。广德当乘舆车,免冠顿首曰:「宜从桥。」诏曰:「大夫冠。」广德曰:「陛下不听臣,臣自刎以血污车轮。」上不悦,先驱,光禄大夫张猛进曰:「臣闻主圣臣直乘船危,就桥安,圣王不乘危。御史大夫言可听。」上曰:「晓人不当如是耶?」乃从桥。』
  • 王子年
  • 《拾遗记》曰:「汉成帝尝与飞燕汎戏太液池,以沙棠为舟,贵不沉没也。以云母饰于鹢首,一名云母舟,又刻大桐木为虬龙,雕饰如真,象以夹云舟而行。」
  • 《东观汉记》曰:『第五伦为会稽守为事徵,百姓攀辕扣马呼曰:「舍我何之?」第五伦密委去,百姓之乘船追之,交错水中,其得民心如此。』 
  • 《郭林宗别传》曰:「林宗游洛阳,始见河南尹李赝,赝大奇之,遂相友善。于是名震京师,后归乡曲,衣冠诸儒送至河上,车数千两,林宗唯与李膺同舟而济,众宾望之,以为神仙焉。」 张璠
  • 《汉记》曰:『梁冀第池中船,无故自覆,问掾朱穆曰:「舟所以济渡,万物不施游戏也。而今覆者,天戒将军当济渡万民,不可常念乐游而已。」』 
  • 《江表传》曰:『刘备遣人慰劳周瑜,瑜曰:「有军任,不得委署,倘能屈威,副其所望。」备谓张飞、关羽曰:「彼欲致我,我今自托于东而不往,非同盟之意也。」乃乘单舸往见瑜。』 魏文帝〈浮淮赋序〉曰:「建安十四年,王师自谯东征,大兴水军,浮舟万艘。虽孝武盛唐之狩,舳舻千里,殆不过之。」吴志曰:「周瑜逆曹公于赤壁,部将黄盖取蒙冲、斗舰数十艘,实以薪草膏灌其中,裹以帷幕,上建牙旗,同时发火。时风猛盛,延烧岸上营,曹公军败退。」 又曰:「吕蒙袭关羽,至浔阳,尽伏精兵于□□中,使白衣摇橹作商贾人服,昼夜兼行,故羽不闻知,遂到南郡。」 又曰:「董袭讨黄祖,祖横两蒙冲,夹守沔口,以栟榈大绁系石为碇,上有千人以弩交射,军不得前。袭与凌统俱为前部,各将敢死百人,人被两铠,乘大舸,突入蒙冲里,袭身以刀断两绁,蒙冲乃横流,大兵遂进。」 又曰:「将军贺齐性奢,所乘船雕刻丹缕,青盖绛襜,蒙冲斗舰之属,望之若山。」 又曰:「甘宁厨下儿有遇走投吕蒙,蒙出还宁,宁许蒙不杀,还船缚置桑树,自射杀之。敕船人更增舸缆,解衣卧船中。蒙怒,欲攻宁,蒙母谏乃止。」
  • 又曰:『孙綝奉书景帝曰:「少帝于宫内作小船三百馀艘,成以金银,师工昼夜不息。」』
  • 《晋书》曰:『王浚为益州刺史,谋伐吴,造战舰大船连舫,方百二十步,受二千馀人,以木为城起楼橹,开四出门,其上驰马往来。又画鹢首怪兽于船首,以惧江神,舟棹之盛,自古未有。初晋将伐吴,有童谣曰:「阿童复阿童,衔刀浮渡江,不畏崖上虎,但畏水中龙。」既而王浚自益州造大船、连舫,顺流而下,遂建平吴之功,阿童,浚小字也。』 又曰:『夏统在船中曝药,会上已洛中诸贵人车乘如云,统不之顾,贾充怪而问之。徐荅曰:「会稽夏仲御也。」充又问卿:「居水滨颇能随水戏乎?」荅曰:「可。」乃操舵正橹,折旋中流,初作鲻鰞跃,后作鯆□,引飞鹢首,掇兽尾,奋长梢而船直逝者三焉。于是风波振骇云,雾杳冥,白鱼跳入船者八九,充心异之,就船与语。』 王隐
  • 《晋书》曰:「顾荣徵侍中见王路塞绝,便乘船而还,过下邳,遂解舫为单舸,一日一夜行五六百里,遂得免。」
  • 《晋书》曰:「陶侃尝造船,其竹头木屑,皆令举掌之人咸不解,所以及桓温伐蜀,以侃所贮竹头作丁装船。」
  • 又曰:『陶侃以运船为战舰,或言不可。侃曰:「用官物讨官贼。」』
  •  又曰:「朱伺被贼伤,退入船。初刘浚开诸船底,以木掩之,名为船械。伺既入船,贼举鋋上船屋,大呼贼帅在此,伺从船底沉行五十步,乃免。」
  •  又曰:『郭翻、舆翟汤俱为庾亮所荐,公车博士徵不就,咸康末乘小船暂归武昌省坟墓,安西将军庾翼以帝舅之重,躬往造翻。欲强起之,翻曰:「人性各有所短焉,可强逼翼。」又以其船小狭,欲引就大船,翻曰:「使君不以鄙贱,而辱临之,此固野人之舟也。」翼俯屈入其船中,终日而去。』
  • 又曰:「桓玄表请平姚,与又讽朝廷作诏,不许。初欲饰装,无他处分,先使作轻舸载服玩书画,众咸笑之。」
  • 又曰:「许询从会稽出都,船泊淮渚。刘真长为丹阳尹,数往船造之。」 晋
  • 《宫阁记》曰:「天泉池中有紫宫舟、升进舟、曜阳舟、飞龙舟、射猎舟,灵芝池有鸣鹤舟、指南舟,舍利池有云母舟、无极舟,都亭池有常安舟。」 宋元嘉
  • 《起居注》曰:『有司奏:「初扬州刺史王弘上、会稽从事韦诣解列先,风闻馀姚令何玢之造作平床一乘船,舴艋一艘,精丽过常,用功兼倍,请免玢令官诏。」可其奏。』 
  • 《宋书》曰:「桓护之随王玄谟攻滑台,护之百舸为前锋,进据石济,石济在滑台西南百二十里,元谟败退,不暇报护之,护之闻知,而虏悉已牵元谟水军大艚,连以铁锁三重,欲以绝护之。路护之中流而下,每至辄以长柯斧断之,虏不能禁,失唯一舸。」
  • 《齐书》曰:『张融字思光,弱冠知名,世祖问融住何处,对曰:「臣陆处无屋,舟居非水。」后日上以问融从兄绪,绪对曰:「融近东出未有居,止权牵小船于岸上住。」上大笑。』 
  • 《隋书》曰:『梁睿请伐陈,文帝诏曰:「陈国来朝,未尽藩节,若命水龙,终当相屈。」』(隋谓战舰为水龙。) 又曰:「大业元年八月,帝御龙舟幸江都,以左武卫大将军郭衍为前军,右武卫大将军李景为后军,文武官五品以上给楼船,九品以上给黄筏,舳舻相接,二百馀里。」 又曰:「炀帝遣王弘子士澄往江南采木,造龙舟凤艒(墨),浮景漾,彩朱鸟白虎玄武飞羽青凫楼船等数万艘。」 
  • 《杜阳编》曰:『隋处士元藏机大业间为海使,遇风飘至一洲,岛洲人曰:「此沧洲去中国数万里,藏机思归。洲人制凌风舸送之,激水如飞,旬之日间即抵东莱。」』 唐书曰:「韦坚为陕郡太守水陆运使,初浐水左有望春楼,坚于下凿潭以通漕,帝为升楼,诏群臣临观,坚豫取洛汴,宋山东小斛舟三百首,贮之潭,篙工柁师皆大笠,侈袖芒屦为吴楚服,每舟署某郡以所产暴陈其上,若广陵则锦铜器官端绫绣,会稽则罗吴□绛纱,南海玳瑁象齿珠琲沉香,豫章力士□饮器茗铛□,宣城空青石绿,始安蕉葛蚺胆翠羽,吴郡方文绫,船皆尾相衔进,数十里不绝,关中不识,连樯挟橹,观者骇异。」 又曰:『何易于为益昌令,县距州四十里,刺史崔朴尝乘春与宾属泛舟,出益昌旁,索民挽纤,易于以身引舟,朴惊问状。易于曰:「方春百姓耕且□,惟令无事,可任其劳。」朴愧与宾客疾驱去。』 又曰:『顺宗为太子时,侍宴鱼藻宫,张水嬉綵舰官人为棹歌,众乐间发,德宗欢甚,顾谓太子曰:「今日何如?」太子诵诗好乐无荒以对。』 又曰:「陆龟蒙远祖积,尝事吴为郁林太守,罢归无装,舟轻不可越海,取石为重,人称其廉,号郁林石。」 又曰:「陆龟蒙不喜与流俗交,虽造门不肯见,升舟设篷席,赍束书茶□笔□钓具往来,时谓江湖散人。」 
  • 《宋史》曰:『元丰元年始遣安寿左谏议大夫陈睦假起居舍人,往聘于高丽,造两舰于明州。一曰「凌虚安济致远」,次曰「灵飞顺济」,皆名为神舟,自定海绝洋而东,既至,国人欢呼出迎。』 又曰:「张□知处州,尝欲造大舟,幕僚不能计其直□,教以造一小舟,量其尺寸而十倍算之。」 又曰:『绍兴三十二年,金主亮至瓜州,虞允文临江按试命战士踏车船,中流上下,三周金山,回转如飞,敌持满以待,相顾骇愕,亮笑曰:「纸船耳。」』 
  • 《元史》曰:「至元中宋帅范文虎遣都统张顺、张贵驾轮船馈襄阳衣甲。」 又曰:「世祖至元十一年三月,命凤州经略使实都、高丽军民总管洪察球尔以千料舟巴图尔,轻疾舟汲水小舟各三百,共九百艘,载士卒一万五千,期以七月征日本。」 明
  • 《通纪》曰:『太祖与陈友谅战于鄱阳湖,刘基在御舟,忽跃起大呼,上亦惊起,回顾但见基双手挥云:「难星过,可更舟。」上悟如其言,更之旧舟,果为敌炮击碎。』 又曰:「太祖败陈友谅,兵于龙江获巨舰,名混江龙、塞断江、撞倒山、江海鳌。」 
  • 《正字通》曰:「明少保戚继光济水法,用生牛马皮,竹木缘之如箱形,火乾再用竿系助之,以浮水一皮船,可乘一人,两皮船合缝,可乘三人。」

舟三

  • 【梁丽】【吴□】《庄子》云:「梁丽可以冲城。」司马彪注云:「梁,彫丽小船也。」 张揖《埤苍》曰:「□,吴船也,音彫。」 
  • 【翔凤】【飞龙】陶季直《京邦记》云:『《西巡记》云:「宋孝武渡六合,龙舟翔凤以下三千四十五艘,舟航之盛,三代二京无比。」』 下见前。
  • 【鹢首】【鸭头】《方言》云:「船首或谓之閤闾,或又谓之艗□。」注:「令江东贵人船前作青雀,是其象也。」 
  • 《吴志》云:「太傅诸葛恪制为鸭头船。」
  • 【驰马】【逐龙】崔豹《古今注》云:「孙权名小船为驰马。」 
  • 《洞冥记》云:「露池西有灵池,方四百步,中有凌龙船。」 
  • 【苍隼】【青雀】《晋令》云:「水战有飞云船、苍隼船、先登船、飞鸟船。」 王隐《晋书》云:「陶侃击蜀贼王真,真以钩得上侃青雀舟,侃欲投水,都督王禳、苏品扶侃入小舟,得脱。」
  • 【五牙】
  • 【三翼】《隋书》云:『杨素进取陈之计,造大舰名曰五牙。上起楼五层,高百馀尺,左右前后置六拍竿,并高五十尺,容战士八百人。次曰黄龙,置六百人。』 
  • 《越绝书》云:「越为大翼、小翼、中翼为船军战。」 
  • 【五楼】【八槽】《吴志》云:「曹公出濡须,孙权使董袭督五楼船,住濡湏口。」 
  • 《义熙起居注》曰:「卢循新作八槽舰九枚,起四层,高十馀丈。」 
  • 【鹦鹉】【鸲鹆】《蜀王本记》云:「蜀王有鹦鹉舟。」 周迁《舆服杂事》云:「远国朝贡越海,则有大船,一名鸲鹆,合木为槽。」 
  • 【越舲】【蜀艇】应玚〈灵河赋〉云:「龙艘白鲤,越舲蜀艇,溯□蔽水,帆柁如林。」 
  • 【赤马】
  • 【黑龙】杜预表云:「长史刘绘修治洛阳以东运渠,通舟尝用赤马。」又庾阐〈扬都赋〉云:「盘蛟缠于赤马。」 
  • 《宋史》云:「李继勋从世宗南征,帅黑龙船三十艘于江口滩。」 
  • 【木龙】
  • 【水马】《唐书》云:『杨行密使聂彦章等率舟师伐马殷,攻岳州,彦章入荆江,将趣江陵。许德勋以梅花海鹘迅舸,进断木龙舟,蔽江,车弩乱发,执彦章,溺死万人。殷释彦章还,德勋谓曰:「为我谢吴王,仆等数人在湖湘,不可冀也。」』 
  • 《抱朴子》曰:「屈原投汨罗之日,人并命舟楫迎之,至今以为竞渡,或以水车,谓之飞凫。」亦曰:「水马一州,士庶悉临观之。」
  • 【华泉】【赤漆】《宫阁记》云:「都亭池,广八十步,内有华泉舟。」 
  • 《续述征记》云:「石壶台有败赤漆船,土民皆谓尧时物。」 
  • 【瓜皮】
  • 【竹叶】《王浚集》云:「瓜皮船本图以仓卒用之耳,宁可以深入敌境耶!」 
  • 《异间实录》云:『陈季卿家于江南,举进士不第,常访僧于清龙寺,遇僧他适。有终南山翁亦候僧,归东璧,有寰瀛图,季卿乃寻江南路,而长叹曰:「得自渭泛河达于家,亦不悔。」山翁笑曰:「此不难致,命僧童折阶前一竹叶作舟,置图上。」季卿熟视久之,稍觉渭水波浪,一叶渐巨,席帆既张,恍然若登舟。旬馀至家,一更复登舟泛江,遵旧途而去,复游青龙寺。见山翁尚拥褐而坐,季卿曰:「非梦乎!」山翁曰:「六十日,当自知尔。」后季卿妻子自江南奔来,谓季卿厌世,且曰:「某日夜归,题诗于西斋。」季卿始知非梦。』
  • 【文鹢】【翠虬】司马相如〈子虚赋〉云:「怠而后发游于清池,浮文鹢,扬旌枻,张翠帷,建羽盖。」 傅毅〈洛赋〉云:「停清沼以泛舟,浮翠虬与玄武。」
  • 【龙负】【鱼跃】《吕氏春秋》云:『禹南省方济于江黄龙负舟禹仰天叹曰:「吾受命于天,竭力以养人,生,性也。死,命也。奈何忧于龙焉,龙弭耳曳尾而逝。」』 
  • 《尚书图纬》曰:「太子发渡河,白鱼跃入王舟。」
  • 【撞雷】【挟电】《洞冥记》云:「昆灵池中有撞雷舸。」 
  • 《洞冥记》云:「昆灵池中有凌波舰、挟电舰。」
  • 【飞马】
  • 【翔螭】《江表传》云:「孙权名舸为马,言飞驰如马之走陆地也。」 
  • 《拾遗记》云:「汉武思李夫人不可得,始穿昆明池,汎翔螭舟,帝自为曲,使女伶歌之。时日已西倾,凉风激水,女伶歌声甚遒,自赋落叶哀蝉之曲。」 
  • 【压天】【触月】贾岛诗云:「棹翻波底月,船压水中天。」 
  • 《述异记》云:「影娥池有游云船、触月船、鸿毛船、远见船。」 
  • 【掇月】【凌风】《洞冥记》云:「虬泉池在五柞宫北,中有追云舟、起凤舟、待仙舟、含烟舟、掇月舟,或以沙棠为枻楫,或以木兰文柘为橹棹。」 下前见。 
  • 【戴月】【泛雪】古诗云:「满船空载月明归。」 
  • 《世说》云:「王子猷雪夜泛舟访戴安道。」
  • 【青龙】【绿鹢】《梁书》云:「湘州贼陆纳造青龙舰、白虎舰,衣以牛皮,高十五丈。」 刘桢〈鲁都赋〉云:「绿鹢葱鹙。」注:「皆船名,首画此二鸟形也。」
  • 【苍鹰】【赤雀】《白帖》云:「俱战舰名。」
  • 【灵鹢】【晨凫】《拾遗记》云:「成帝乘冲澜灵鹢之舟,以香金为钩,霜丝为纶,丹鲤为饵,钓于台下,得白蛟焉。」 王粲〈海赋〉云:「乘桂菌之舟,晨凫之舸。」 
  • 【飞虎】
  • 【鸣鹤】《中兴系年录》云:「宋绍兴二年,王彦恢制飞虎战舰,傍设四轮,每轮八楫,日行千里。」 
  • 《西京杂记》云:「太液池有鸣鹤舟、容与舟、清广舟、采菱舟、越女舟。」
  • 【蛇腾】【蜂集】王子年《拾遗记》云:『张丞之母孙氏怀丞之时,乘轻舫游于江浦之际,忽有白蛇三尺腾入舟中,祝曰:「若桢吉,勿毒噬我。」乃将还,置之房内,一宿视之,不复见蛇,嗟而惜之。』 又云:「周武王东伐纣,夜济河,月明如昼,有大蜂状如丹鸟,飞集王舟,因以象画幡旗,翼日而枭纣名,其船曰蜂舟。鲁哀公二年郑人击赵简子,得其蜂旗,则其遗类。」
  • 【银装】【金装】《宋史》云:「太祖开宝六年,吴越国进银装花舫,金香狮子。」 唐《南蛮传》云:「婆贿伽卢国有二池,以金为堤,舟楫皆饰金宝。」
  • 【载土】【抽竹】《吴书》云:「洪规罢郡会稽,归无资粮,又不欲令人知,乃载土而返。」又云:『褚珍字孔琏,罢乌伤令,单船而返,故人羊衡就乞土物,惟抽船下一竹赠之,曰:「东南之美,惟竹箭贞而节也。」』 
  • 【秤象】
  • 【出牛】《魏志》云:『邓哀王冲字仓舒,少聪察岐嶷,生五六岁,智意所及有若成人。孙权曾致巨象,太祖欲知其斤重,访之群下,咸莫能出其理,冲曰:「置象大船之上,而刻其水痕所至,称物以载之,则校可知矣。」太祖大悦,即施行。』 
  • 《宋史》云:「河中府浮梁用铁牛八维之,一牛且数万斤,后水暴涨绝梁,牵牛没于河,莫能出之者。僧怀丙以一大舟实土夹牛维之,用大木为权衡,状钩牛,徐去其土,舟浮牛出。」
  • 【自牵】【同济】《语林》云:『刘道真遭乱于河测,自牵船见一老妪采桑逆旅,刘调之曰:「女子何不调机刺杍而采桑。」逆旅女子荅曰:「丈夫何不跨马挥鞭而牵船乎!」』 下详《郭林宗别传》
  • 【蓄书画】【贶钱帛】《山堂肆考》云:『宋米芾喜蓄书画,尝发运江淮,揭牌行舸曰:「米家书画船。」』 
  • 《广舆记》云:『唐张建封字本立,邓州人。博辨能文章,慷慨尚气,以功名自许,裴尚书宽罢政,归途次,一人坐树下,衣履极敝,与之语,大奇之。曰:「以君才识,岂长贫贱者。」举船钱帛奴婢贶客,客受而登舟,即戒饬奴婢。裴公益奇之,既乃知建封也,官徐州节度使。』
  • 【文丹漆】【饰綵缯】骆统〈陈诸将舟船饰丽笺〉云:「诸将舟船,竞相奢丽,文以丹漆雕镂之功,好尚滋繁,计其费耗,所损不少。」 
  • 《吴书》云:「陆逊破曹休,当还西陵,公卿并会为逊祖道,上赐逊御船一舫,缯綵饰之。」 
  • 【若树叶】【如莲花】《湘洲记》云:「绕川行舟,遥望若一树叶。」 
  • 《风土记》云:「漂汎如散莲花。漂汎者,言船之在水,如莲花散落浮于川也。」 
  • 【两龙载】【一鲤跃】《幽明录》云:「吴猛还豫章,附载客,船一宿行千里,同行客视船下有两龙载之,船不著水。」 
  • 《搜神记》云:『宫亭湖石庙尝有估客下都,经其下,见二女子云:「可为买两量丝履,自当厚报。」估客至都,市履并市书刀,俱内箱中,既还。以箱及香置庙中而去,忘取刀,至湖内汛舟,忽有一鲤跃入舟内,破腹得书刀。』 
  • 【待项羽】【渡伍员】《汉书》云:『项羽至乌江,乌江亭长舣船待羽渡江,谓羽曰:「江东虽小,亦足王也,愿大王急渡。」』 
  • 《吕氏春秋》曰:「伍员如吴,过于荆,至江上欲涉,见一丈人刺小船,方将渔,从而请焉,丈人渡之。」 
  • 【沙棠舟】【芙蓉舰】《山海经》云:「昆崙有沙棠木,食其实不溺,为木不沉。」铭曰:「安得沙棠木,刻以为舟船。」萧方等《三十国春秋》曰:「卢循寇京邑,芙蓉舰千馀艘。」 
  • 【连舳接舻】【泛舼浮艕】左思〈吴都赋〉云:「弘舸连舳,巨舰接舻,飞云盖海,制非常模,叠华楼而岛峙,时彷佛于方壶,比鹢首之有裕,迈余皇于往初。」 傅玄〈正都赋〉云:「戒水军,遵川流,越舼泛,吴艕浮,歌玄云,咏石流。」
  • 【风骇云浮】【月移日转】夏侯弼〈吴都赋〉云:「岩岩船舻,汎汎杨舟,雍河杰跱,风骇云浮。」 杨修〈出征赋〉云:「汎顺风而回舻,徐日转而月移,旆已入乎河口,殿尚集于园池。」
  • 【回船受箭】【刻舟求剑】《魏略》云:「孙权乘大船来观军,公使弓弩乱发,箭著其船,船偏重将覆,因回船复以一面受箭,箭均船平乃还。」 
  • 《吕氏春秋》云:『楚人有涉江者,其剑自舟中坠于水,遽刻其舟,曰:「是吾剑所从坠也。」舟去,从所刻处入水求之,不亦惑乎!』
  • 【齐山绝海】【泛宅浮家】《摭言》云:「荆南成汭,造巨舰一艘,三年而成,号曰和州载,有齐山绝海之名。」 
  • 《唐书》云:『颜真卿为湖州刺史,隐士张志和来谒,真卿以其舟敝陋,请更之,志和曰:「愿为浮家泛宅,往来茗霅间。」』

舟四

  • 【馀皇】见前。 
  • 【太白】《蜀王本记》云:「秦为太白船万艘,欲以攻楚。」注曰:「太白,船名。」
  • 【木兰】任昉《述异记》云:「鲁班尝刻木兰为舟,诗家所云木兰舟出于此。」 
  • 【文桂】《拾遗记》云:「玉山傍有丹桂、紫桂、白桂,皆直上百寻,可为舟航,谓之文桂舟。」 
  • 【海鳅】《宋史》云:「虞允文屯兵京口,敌屯重兵滁河,造三牌储水,深数尺,塞瓜州口。时诸军皆聚京口,不下二十万,惟海鳅船不满百,戈船半之。允文谓遇风则使战船,无风则使战舰,数少恐不足用,遂聚材治铁改修马船为战舰,且借之平江,命张深守滁河口,扼大江之冲,以苗定驻下蜀为援。」 
  • 【水龙】见前。
  • 【鸿毛】《洞冥记》云:「影娥池中有鸿毛舟。」 
  • 【青翰】见前。 
  • 【海□】周迁《舆服杂事》云:「其人欲轻行,则乘海□合木船也。」
  • 【卢舟】《汇苑》云:「轻舟而进,曰卢舟。」
  • 【鸟舟】《穆天子传》云:「天子乘鸟舟、龙舟浮于大沼。」注:「舟以龙鸟为形,犹今吴之青雀舫。」 又〈七命〉曰:「乘鸟舟兮为水嬉。」 
  • 【龙舟】魏明帝诗云:「龙舟泛洪波,旌旗蔽白日。」 
  • 【松舟】《诗》云:「桧楫松舟苌。」传云:「桧楫,所以棹舟也。」 又《环氏吴纪》云:『孙皓问中书令张尚云:「《诗》云:「汎彼柏舟,唯柏中舟乎?」」尚对曰:「诗言桧楫松舟,则松亦中舟也。」』
  • 【桂舟】见前。
  • 【竹船】《山海经》云:「卫丘之田,有竹大可为船。」注云:「一节竹为之。」 
  • 【瓠船】《庄子》云:「五石大瓠为舟,浮于江湖。」 
  • 【□船】《东观汉记》云:「邓训为护羌校尉,乃发湟中六千人,令长史任尚将之,缝革为船置于□上以渡河,掩击迷唐卢落大豪,多所斩获。」
  • 【金船】《瑞应图》云:「王者德盛,则金人下乘金船,游王后池。」
  • 【铁船】《潜确类书》云:「沧洲有流汞渠,金石皆浮,洲人以瓦铁为船。」又《淮南子》:「铁可以为船。」
  • 【铜船】《交州记》云:「安定县有越王铜船,潮退则见,又阴雨日,百姓樵采见铜船出水上。」
  • 【胶船】《帝王世纪》云:「周昭王南征济于汉,汉江人恶之,以胶船进王,王御船至中流,胶液船解,王及祭公俱没于水中。」 
  • 【油船】《吴历》云:『曹公出濡湏,作船夜渡洲上,权自来,乘轻船从濡须口入,公军五六里回还,作鼓吹,公见舟船器杖军伍整肃,喂然叹曰:「生子当如孙仲谋,刘景升儿子若豚犬耳。」』 
  • 【贝船】曹植〈拟楚词〉曰:「溯流兮远迈,贝船兮荷盖。」 
  • 【土船】《世本》云:「昔武落钟山崩,有石穴二,其一赤如丹,其一黑如漆。有一人出赤穴者,名务相,姓巴氏,出黑穴者,樊氏、曋氏、柏氏、郑氏凡四姓。五姓争为神,以土为船,雕文画之,浮者以为廪君,务相船独浮,遂称廪君。」
  • 【韦船】《唐书》云:「嘉良夷有水广三十步,附国水广五十步,皆南流,以韦为船。」
  • 【皮船】《元史》云:「宪宗叙州守将横截江津,军不得渡,舒穆噜安札尔聚军中牛皮,作浑脱及皮船乘之,与战,破其军。」 
  • 【蛋船】《元史》云:「世祖中统三十年八月,平章博果密等奏,立湖广、安南行省,给二印,市蛋船百斛者千艘。」
  • 【蠡舟】《拾遗记》云:「秦始皇好神仙,有羽人乘蠡舟,浮黑水而至者,身长十丈,编毛为衣,两目如电,方耳出于项间,颜如童稚。」 
  • 【漆船】《三秦记》云:「太□山上有池,神人常乘漆船于其内,今有故漆船在焉。」
  • 【雕航】《汇苑》云:「携手上雕航画船也。」
  • 【大航】《异苑》云:「晋时钱塘淅江有樟林椼大航,每有乘者,辄漂荡摇扬,而不可禁。尝鸣鼓在钱塘江头,凌浪如故,唯航吏章粤能相制伏,及粤死,遂长废去。」 
  • 【单舸】《风土记》云:「船舸单乘载数百斛。」 
  • 【戈船】汉武作昆明池,以习水战,中有戈船、楼船、百船,上建楼橹戈矛,四角垂幡,髦旌葆麾盖。 
  • 【楼船】汉杨仆征南越为楼船将军。又武帝〈秋风辞〉云:「泛楼船兮济汾河,横中流兮扬素波。」 
  • 【败艑】《荆州土地记》云:「桓宣穆遣人寻庐山上有一湖,中有败艑。」 
  • 【破舟】《嵩山记》云:『东化五方山上有一池,池中有破舟,云:「禹所乘来者。」』
  • 【败舶】《武昌记》云:「樊口北有败舶湾,孙权常装一大船,容三千人,与群臣泛舶中流,值风起,至樊口十里馀,便败,因名其处为败舶湾。」
  • 【破船】《魏志》云:『母丘俭使王颀追句丽王宫,至海上云:「得一破船,有一人项中复有面,与语不晓,不食而死。」』
  • 【鸼□】《潜确类书》云:「侯景以鸼□千艘载战士。」注:「鸼□,小船名。」 
  • 【艆□】见前。 
  • 【游艇】《隋书》云:「南海有五六百家,居水亡命,号游艇,后王素平之。」
  • 【歌舫】欧阳修诗云:「明月临歌舫。」
  • 【浔阳□】王智深《宋记》云:「」司空刘彦范举兵时,逆于湓里,潜作舰艈,出浔阳,合于装理,数晨之间,舟木大备。 
  • 【博昌船】《汉书》云:「卜式愿与临淄习弩,博昌习船者死南越。」 
  • 【起宫室】《宫室疏》云:「武帝凿大池,匝四十里,名曰昆明,作豫章大船,可载万人,上起宫室。」 
  • 【加旗帜】《汉书》云:「武帝时,南越叛汉,欲用船载,乃大修昆明池,列馆环之,治楼船高十馀丈,加旗帜其上。」 
  • 【召孝廉】《晋书》云:「刘惔字真长,为丹阳尹。张凭字长宗,诣惔,惔留宿,明旦还船,须臾惔出,传教觅张孝廉船,召同载之。」
  • 【避将军】《吴志》云:『虞翻字仲翔,尝乘船行逢糜芳,芳船上人呼曰:「避将军船。」翻曰:「失忠与信,何以事君?倾人二城,而称将军可乎?」芳阖户不应。』
  • 【鬼头船】《元史》云:「爪哇谋臣希宁官沿河泊舟,观望成败,不降行省,于涧边设偃月营,留万户。王天祥守河津,王呼塔噶李忠等领水军,郑镇国省都镇抚伦信等领马步军,水陆并进,获其鬼头大船百馀艘。」
  • 【掘头船】《幽明录》云:「阳羡小吏吴龛乘掘头船过溪,获五色浮石,取之乃变为女,自称是河伯女。」又按《续搜神记》云:『临淮公荀序字休元,母华夫人怜爱过常,年十岁从南临归,经青草湖时,正帆风驶,序出落水,比得下帆,已行数十里,洪波淼漫。母抚膺远望,少顷见一掘头船,渔父以楫棹船如飞,载序还之云:「送府君还。」荀后位至常伯长沙相,故云府君也。』 
  • 【闻筝弦】《续搜神记》云:『合肥口有一大舶,云是曹公舶。船尝有渔人夜宿傍,以船系之,但闻筝弦之音,又声气非常,渔人又梦人驱遣去,云:「勿近公船。」此人惊觉,即移船去。相传曹公载数妓覆于此焉。』
  • 【得铁履】《郡国志》云:「越州百涂山有石船。大禹所乘来者。宋元嘉中,有人于船侧得铁履一量。」
  • 【积羽沉舟】《史记》云:「积羽沉舟,积轻折轴。」 
  • 【掷书置船】《神仙传》云:「有贾人从海还,过一神庙前,使主人簿送一函书,令为达葛仙公。因掷书置船头,书即著船,人挽不脱,还到报仙公,公自取方脱。」 
  • 【望之如阁】《南州异物志》云:「外域人名船曰□。大者长二十馀丈,高去水三四丈,望之如阁,载六七百人,物万斛。」 
  • 【操之若神】《庄子》云:『颜渊问仲尼云:「吾尝济乎觞深之渊,律人操舟若神,吾问焉,曰:「操舟可学耶?」曰:「可善游者,数能。若乃夫没人,则未尝见舟而操之也。」」仲尼曰:「善游者,数能忘水也,若乃夫没人之未尝见舟,而便操之也。彼视渊若陵,视舟之覆犹其车却也,覆却万方,陈乎前而不得入,其舍恶往而不睱。」』 
  • 【乘风驱电】《风土记》云:「若乃越腾百川,济江泛海,其舟则温庥、五会、东甄晨凫,青桐梧樟,航疾乘风,轻帆驱电,小曰舟,大曰船。温麻五会者,永宁县出豫章材,合五板以为大船,因以五会为名也。晨凫,即青桐大船,名诸葛恪所造鸭头船也。魏樟楠□诸木,皆以多曲理盘节为坚劲也。」 
  • 【凌波溯流】傅玄〈正都赋〉云:「凌波沂流,列星雁行。」 
  • 【陶河试船】《魏志》曰:「杜畿受诏作御楼船于陶河,试船遇风没,文帝为之流涕。」 
  • 【渤海习舟】王粲〈为荀彧与孙权檄〉云:「昨令将帅战士就渤海七八百里演习舟楫,四年之内无日休解,今已击棹若飞,回柁若环。」 
  • 【鲮鲤吞舟】《山海经》云:「鲮鲤能吞舟,腹背有刺如三角菱。」 
  • 【大鱼断船】《临海异物志》云:「海内有大鱼,长十馀丈,背负锯,船触之皆断。」 
  • 【扣舷易水】《会稽典录》云:『杨桥上谏曰:「臣闻之曾子扣舷易水,鱼闻入渊,鸟惊参天。」』 
  • 【汎舟西河】《晋书》云:「王羲之为会稽太守,泛舟西河,作兰亭宴集。」 
  • 【解衣刺船】《史记》云:「陈平自楚归汉,仗剑亡渡河,舟人见其美丈夫独行,疑其亡,将腰中当有宝器金玉,目之欲杀平。平心恐,乃解衣赢而佐刺船,舟人之其无有,乃止。」
  • 【著袍坐船】《唐书》云:「李白尝乘月,与崔宗之自采石至金陵,著官锦袍坐船中,旁若无人。」
  • 【倚舫长啸】《王廙别传》云:「廙尝旦发浔阳,暮至都。王导与庾亮游石头遇廙,至迅风扬帆,王廙倚舫长啸,神气甚逸。」 
  • 【在舫风咏】《晋书》云:『袁宏少孤贫,以运租自业。谢尚时镇牛渚,秋夜乘月,率尔与左右微服泛江,会宏在舫中讽咏,声既清会,辞又藻拔,遂驻听久之,遣问焉。荅云:「是袁临汝郎诵诗。」尚即迎升舟,与之谈论,申旦不寐,自此名誉日茂。』 
  • 【豫章□□】《白帖》云:「豫章□□洲在城之西南,去城百馀里,作□□大艑之处。」
  • 【湘洲大艑】《荆州记》云:「七郡大艑所出,皆受万斛。」 
  • 【张云帆施蜺帱】马融〈广成颂〉云:「方艅艎,连舼舟,张云帆,施蜺帱,靡飔风,凌迅流,发棹歌,纵水讴。」 
  • 【垂翠葆建羽旗】张衡〈西京赋〉云:「命舟牧为水嬉,浮鹢首,翳云芝,垂翠葆,建羽旗。齐枻女纵棹歌,发引和,校鸣葭,奏淮南,度阳阿,感河冯,怀湘娥,惊蝄蜽,惮蛟蛇。」 
  • 【冲奔湍以梼杌】袁宏〈东征赋〉云:「惊澜□嶙而岳转,颓波嵔藟□以岭没,咨余舟之小狭,冲奔湍以梼杌,棹弱楫之弗施,投洪流以藏骨。」 
  • 【翼惊风以长驱】王粲〈浮海赋〉云:「乘桂棹之安舟,浮大江而摇逝,翼惊风以长驱,集会稽而一憩。」

舟五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