瓶第八

二字成对

  • 五位 清异录丨丨瓶自同光至开运盛行以银铜为之高三尺围八九寸上下直如筒㨾安嵌盖其口有微洼处可以倾酒春日郊行家家用之一瓶可饮数客
  • 一枝 瓶花谱瓷器以各式古壶胆瓶尊觚丨丨瓶为书室中妙品
  • 注月 李洞避地冬夜与二三禅侣吟集茅斋诗松挂敲冰杖炉温丨丨瓶
  • 吐霓 元氏掖庭记大内有五花殿殿东设丨丨瓶曰玉华西设七星云板曰金华南设火齐屏风曰珠华北设百蕊龙脉曰木华并中央木莲花紫香琪座千钧案九朵云盖为五华
  • 巧薄 
  • 清坚 吴莱大食瓶诗定州让巧薄邛邑斗丨丨
  • 翡翠 五代史吴世家显德三年世宗征淮南下诏抚安杨氏子孙而李景闻之遣人尽杀其族周先锋都部署刘重进得其玉砚马脑碗丨丨瓶以献杨氏遂绝
  • 琉璃 江淮异人录南唐保大中南海尝贡龙脑浆能补益元宗尝以浆调酒服之耿先生曰未为佳也乃以缣囊贮龙脑悬于丨丨瓶中食顷曰已浆矣明日发之半瓶香气馥烈
  • 盛酒 杜荀鹤登灵山水阁贻钓者诗瓦瓶丨丨瓷瓯酌荻浦芦湾是要津
  • 汲泉 贾岛处州李使君改任遂州因寄赠诗钥开原上高楼锁瓶丨池东古井丨

二字备用

  • 鹅颈 瓶史大抵斋瓶宜矮而小窑器如纸槌丨丨茄袋花尊花囊蓍草蒲槌皆须形制短小者方入清供
  • 茄袋 见上注
  • 蓍草 见上注
  • 玛瑙 唐书西域傅康者一曰萨末鞬一曰飒秣开元初贡锁子铠水精杯丨丨瓶驼鸟卵
  • 金镂 何延之兰亭记萧翼取得兰亭便驰驿而发至都奏御太宗大悦擢拜翼为员外郎阶入五品赐银瓶一丨丨瓶一玛瑙碗一并实以珠内厩良马两疋兼宝装鞍辔庄宅各一区
  • 长颈 急就篇甀缶盆盎瓮罃壶注罃丨丨瓶也
  • 军持 翻译名义梵云丨丨唐言净瓶也贾岛访鉴元师侄诗我有丨丨凭弟子岳阳溪里汲寒流
  • 玉瓶 杜甫醉歌行酒尽沙头双丨丨众宾皆醉我独醒
  • 山瓶 杜甫谢严中丞送青城山道士乳酒一瓶诗丨丨乳酒下青云气味浓香幸见分
  • 瓷罂 杜甫进艇诗茗饮蔗浆携所有丨丨无谢玉为缸
  • 竹瓶 释皎然送道契上人之越觐大夫叔诗外国传香氎何人施丨丨
  • 铜瓶 白居易新昌新居书事因寄元郎中张博士诗柏杵舂灵药丨丨漱暖泉
  • 金瓶 贡师泰明仁殿进讲诗殿前冠佩俨成行玉碗丨丨进早汤
  • 小罂 尔雅瓯瓿谓之瓵注瓿甊丨丨长沙谓之瓵
  • 银罂 杜甫腊日诗口脂面药随恩泽翠管丨丨下九霄
  • 磁瓶 瓶花谱古无丨丨皆以铜为之至唐始尚窑器厥后有柴汝官哥定龙泉均州章生乌泥宣成等窑而品类多矣杨万里谢寄黄雀诗丨丨浅染茱萸紫心知亲宾寄乡味
  • 麟瓶 绍兴古器评汉丨丨此古仆御供给之器也左提右挈奔走奉承无满溢之失古人制器良有旨哉麟之为物昔人取以为圣时之瑞以此饰器殆不徒设
  • 胆瓶 徐渭诗旧栽菱叶侵河路新折莲花插丨丨
  • 银瓶 杜甫少年行不通姓氏粗豪甚指点丨丨索酒尝
  • 蟠螭 博古图周丨丨瓶腹作丨丨首尾纠结形若麟瓶之状

三字成对

  • 宁瘦小 瓶花谱大都瓶丨丨毋过壮宁丨毋过大极高者不可过一尺得六七寸四五寸瓶插贮佳若太小则养花又不能久
  • 须精良 瓶史养花瓶亦丨丨丨譬如玉环飞燕不可置之茅茨又如嵇阮贺李不可请之酒食店中

三字备用

  • 光照客 李洞叙事寄荐福栖白诗净瓶丨丨丨拄杖朽生虫
  • 随茗碗 黄庭坚以椰子茶瓶寄德孺诗炎丘椰木实入用丨丨丨
  • 脱指滑 吴莱大食瓶诗丨丨丨欲堕凝瞳冷将穿
  • 担山泉 张建杂诗瓦瓶丨丨丨石鼎煮岩菊
  • 大食瓶 宋史占城国传建龙二年其王释利贡犀角象牙龙脑香药孔雀四丨丨丨二十
  • 腹甚便 皮日休以毛公泉一瓶献上谏议因寄诗素绠丝不短越罂丨丨丨
  • 内丘瓶 元稹饮致用神曲酒诗雕镌荆玉盏烘透丨丨丨
  • 涂黄金 元史舆服志水瓶制如汤瓶有盖有提有觜银为之丨以丨丨
  • 满芳枝 元好问赋瓶中杂花诗古铜瓶子丨丨丨裁剪春风入小诗
  • 贮御醪 元稹奉和浙西大夫李德裕述梦诗冰井分珍果金瓶丨丨丨
  • 贵磁铜 瓶花谱凡插贮花先须择瓶春冬用铜秋夏用磁因乎时也堂厦宜大书室宜小因乎地也丨丨丨贱金银尚清雅也忌有环忌成对像神祠也口欲小而足欲厚取其安稳而不泄气也
  • 忌有环 见上注

四字成对

  • 粟纹点缀 
  • 花穗蜿蜒 吴莱大食瓶诗粟纹起点缀丨丨蟠丨丨

四字备用

  • 花之金屋 瓶史尝见江南人家所藏旧觚青翠入骨砂斑垤起可谓丨丨丨丨其次官哥象定等窑细媚滋润皆花神之精舍也
  • 花神精舍 见上注
  • 色若秋水 白居易游悟真寺诗双瓶白琉璃丨丨丨丨寒
  • 金花狮子 酉阳杂俎安禄山恩宠莫比锡赉无数其所赐有丨丨丨丨瓶
  • 投钱随满 闻见后录主父齐贤者自言少羁贫客齐鲁村落中有牧儿入古墓中求羊得一黄磁小褊瓶㨾制甚朴时田中豆荚初熟儿欲用以贮之才投数荚随手辄盈满儿惊以告同队儿三四试之皆然道上行人见之丨数丨丨手亦盈丨遂夺以去儿啼号告其父父方筑田持锄追行人及之相争竞以锄击瓶破犹持碎片以示齐贤其中皆五色画人面相联贯色如新亦异矣齐贤为王性之云
  • 金碧相鲜 吴莱大食瓶诗素瓶一二尺丨丨灿丨丨晶荧龙宫献错落鬼斧镌
  • 鳞动先知 徐夤观琉璃瓶中游鱼诗宝器一泓银汉水锦丨才丨即丨丨
  • 大如合拳 太平广记乾元中监察御史康云僩为江淮度支率诸江淮商旅百姓五分之一以补时用洪州江淮之间一都会也云僩令录事参军李惟燕典其事有波斯胡人者率二万五千贯掖下小瓶丨丨丨丨问其所宝诡不实对请率百万惟燕以所纳绐众难违其言诈惊曰上人安得此物必货此当不违价僧试求五千而去胡人至扬州长史邓景山知其事以问胡胡云瓶中是紫靺鞨非明珠杂货宝所能及也
  • 表里烘明 河东记唐贞元中扬州坊市间忽有一伎术丏乞者不知所从来自称姓胡名媚儿一旦怀中出一琉璃瓶子可受半升丨丨丨丨如不隔物遂置于席上初谓观者曰有人施与满此瓶子则足矣瓶口刚如苇管大有人与之百钱投之琤然有声则见瓶间大如粟粒众皆异之复有人与之千钱投之如前又有与万钱者亦如之俄有好事者与之十万二十万皆如之或有以驴马入之瓶中见人马皆如蝇大动行如故须臾有度支两税纲自扬子院部轻货数十车至驻观之以其一时入或终不能致将他物往且谓官物不足疑者乃谓媚儿曰尔能令诸车皆入此中乎媚儿曰许之则可纲曰且试之媚儿乃微侧瓶口大喝诸车络络相继悉入瓶瓶中历历如行蚁然有顷渐不见媚儿即跳身入瓶中纲乃大惊遽取扑破求之一无所有从此失媚儿所在
  • 侧口入车 见上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