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饰部·枕
  • 毛诗曰:角枕粲兮。
  • 礼记曰:父母舅姑之枕几不传。
  • 又曰:凡内外。鸡初鸣。咸盥漱。敛枕簟。
  • 越绝书曰:越王问范子曰:寡人已闻阴阳之事。谷之贵贱。可得而闻乎。曰:阳者主贵。阴者主贱。故当寒而温者。谷为之暴贵。当温而寒者。谷为之暴贱。王曰:善。书之帛。置之枕中。以为国宝。
  • 史记曰:黥布反。上乃见薛公。薛公对曰:布不足怪也。使布出上计。山东非汉之有。出中计。未可知。出下计。陛下安枕而卧矣。
  • 神仙传曰:泰山父者。时汉武帝东巡。见父锄于道。头上白光高数尺。呼问之。对曰:有道士教臣作神枕。枕有三十二窍。二十四窍应二十四气。八窍应八风。臣行之转少。齿生。
  • 后汉张纮瑰材枕赋曰:有卓尔之殊瑰。超诡异之邈绝。且其材色也。如芸之黄。其为香也。如兰之芳。其文彩也。如霜地而金茎。紫叶而红荣。有若蒲陶之蔓延。或如兔丝之烦萦。有若嘉禾之垂颖。又似灵芝之吐英。其似木者。有类桂枝之阑干。或象灌木之丛生。其似鸟者。若惊鹤之径逝。或类鸿鶤之上征。有若孤雌之无咮。或效鸳鸯之交颈。纷云兴而气蒸。般星罗而流精。何众文之囧朗。灼倏爚而发明。曲有所方。事有所成。每则异姿。动各殊名。众夥(○此有脱文。)不可殚形。制为方枕。四角正端。会致密固。绝际无间。形妍体法。既丽且闲。高卑得适。辟坚每安。不屑珠碧之饰助。不烦锥锋之镌镂。无丹漆之彤朱。罔象之佐副。较程形而灵露真。(○句有衍文。)众妙该而悉备。圭璋特达。玙璠富也。美梓逡巡。不敢与并。相思庶几。晞风于末列。神龙之姿。众鳞相绝。昔诗人称角枕之粲。季世加以锦绣之饰。皆比集异物。费日劳力。伤财害民。有损于德。岂如兹瑰。既剖既斲。斯须速成。一材而已。莫与混并。纤微无加。而美晔春荣。
  • 蔡邕警枕铭曰:应龙蟠蛰。潜德保灵。制器象物。示有其形。哲人降鉴。居安闻倾。
  • 晋苏彦楠榴枕铭曰:珍木之奇。文树理鲜。●槾方正。密滑贞坚。朝景西翳。夕舒映天。书倦接引。酣乐流连。继以高咏。研精上玄。颐神靖魄。须以宁眠。寝贵无想。气和体平。禦心以道。闲邪以诚。色空无著。故能忘情。
  • 张纮瑰材枕箴曰:彧彧其文。馥馥其芬。出自幽阻。升于毡茵。允瑰允丽。惟淑惟珍。安安文枕。贰彼弁冠。冠御于昼。枕式于昏。代作充用。荣己宁身。兴寝有节。适性和神。
  • 梁元帝谢东宫赉宝枕启曰:泰山之药。既使延龄。长生之枕。能令益寿。黄金可化。岂直刘向之书。阳燧含火。方得葛洪之说。况复重安玳瑁。独胜瑰材。芳松非匹。楠榴未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