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节钺

  • 魏志袁绍传袁尚奔中山太祖尽收其辎重得尚印绶丨丨 晋书贾充传伐吴之役诏充为使持丨假黄丨大都督总统六师充虑大功不捷表陈西有昆夷之患北有幽并之戍天下劳扰年谷不登兴罪致讨惧非其时又臣老迈非所克堪诏曰君不行吾便自出充不得已乃受丨丨将中军为诸军节度 唐书百官志卫尉寺卿掌器械文物总武器守宫三署兵器入者皆籍其名数祭祀朝会则供羽仪丨丨金鼓帷帟茵席向孔丛子天子当阶南面授之丨丨大将受天子乃东 西面而揖之示弗御也 玉堂杂记中兴后凡除拜丨丨以上皆由中书进熟状院吏云锁中左者文臣也右选者武臣也逐房临时呼院吏取索是以知之挚虞新礼议新礼遣将御临轩尚书授丨丨古兵书跪而推毂之义也 杜甫送郭中丞充陇右节度使诗几时回丨丨戮力扫欃枪诗张祐诗鼓角雄都分丨丨蛟龙旧国罢楼船
  • 元 郝经 仪真馆中暑一百韵 肌膏坐销铄,节钺漫荧煌。

节斧

  • 韩愈平淮西碑曰度汝其往衣服饮食予士无寒无饥以既厥事遂生蔡人赐汝丨丨通天御带卫卒三百凡兹廷臣汝择自从惟其贤能无惮大吏

节旗

  • 史记秦始皇纪见旄旌下

节旄

  • 汉书袁盎传初盎为吴相时从史盗私盎侍儿盎知之弗泄遇之如故人有告从史君知女与侍者通乃亡去盎驱自追之遂㠯侍者赐之复为从史及盎使吴见守从史退在守盎校为司马乃悉㠯其装赍买二石醇醪会天寒士卒饥渴饮醉西南陬卒卒皆卧司马夜引盎起曰君可㠯去矣吴王期旦日斩君盎弗信曰何为者司马曰臣故为君从史盗侍儿者也盎乃惊谢曰公幸有亲吾不足累公司马曰君苐去吾亦且亡辟吾亲君何患乃㠯刀决帐道从醉卒直出司马与分背盎解丨丨怀之屐步行七十里明见梁骑驰去遂归报食又苏武传武既至海上廪食不至掘野鼠去草实而 之杖汉节牧羊卧起操持丨丨尽落 唐书田布传穆宗遽召布解缞拜检校工部尚书魏博节度使乘传以行布号泣固辞不听乃出伎乐与妻子宾客决曰吾不还矣未至魏三十里跣行被发号哭而入居堙室屏丨丨凡将士老者兄事之禄奉月百万一不入私门

节麾

  • 卓异记西平王李晟有子四人愿宪愬听按晟收城之功皎如白日其后四子皆秉丨丨大忠所庇斯圣神之报应也

节印

  • 汉书傅介子传诏曰楼兰王安归尝为匈奴閒候遮汉使者发兵杀略卫司马安乐光禄大夫忠期门郎遂成等三辈及安息大宛使盗取丨丨献物甚逆天理平乐监傅介子持节使诛斩楼兰王安归首县之北阙㠯直报怨不烦师众其封介子为义阳侯食邑七百户

节楼

  • 鼠璞见旌节下

节堂

  • 鼠璞节度使本朝有六纛旌节门旗二受赐藏之公宇私室号丨丨朔望次日祭之号衙日盖有旌节则有神祀今节镇重此祠丨丨衙礼废矣

节制

  • 唐书鲁炅传陇右节度使哥舒翰引为别奏颜真卿尝使陇右谓翰曰君兴郎将总丨丨亦尝得人乎炅时立阶下翰指曰是当为节度使丨杜甫敝庐遣兴奉寄严公诗迹忝朝廷旧情依 丨尊

节度

  • 旧唐书地理志开元中于边郡置丨丨经略使凡丨丨使九安西北庭河西河东朔方范阳平卢陇右剑南至德之后要冲大郡皆有丨丨者唐书职官志凡天下丨丨使有八若诸州在丨丨内 皆受丨丨焉凡亲王总戎则曰元帅文武官总统者则曰总管以奉使言之则曰丨丨使有大使副使判官
  • 又于頔传頔为山南东道丨丨使初襄有髹器天下以为法至頔骄蹇故方帅不法者号襄样丨丨
  • 又李邰传令狐楚牛僧孺丨丨山南东西道皆表蕡幕府授秘书郎以师礼礼之 五代史赵犨传犨幼与群儿戏道中部分行伍指顾如将帅虽诸大儿亦听其丨丨其父叔文见之惊曰大吾门者此儿也 宋史选举志凡选人阶官为七等其一曰三京判官留守判官丨丨观察判官其二曰丨丨掌书记观察支使防禦团练判官其三曰军事判官京府留守丨丨观察推官而谈圃燕达为儿时买鸭卵严法华取其卵悉啖之既 抚其背曰惜取身他日一个丨丨使成
  • 唐 杜甫 冬狩行 君不见东川节度兵马雄,校猎亦似观成功。
  • 宋 谢翱 宋骑吹曲 谕归朝曲第五 真人御极四海归,偃蹇不朝称节度。

节镇

  • 宋史王彦超传彦超自丨丨来朝侍曲宴太祖从容谓曰卿等国家旧臣久临剧镇王事鞅掌非朕所以优贤之意彦超知旨即乞归丘园付郑雪岩贺郑太傅再入相启起司马公于独乐之内 谢太傅总诸丨丨之权

节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