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

沟水

  • 卓文君白头吟今日斗酒会明旦丨丨头躞蹀御沟上丨丨东西流 徐陵同江詹事登宫城南楼诗丨丨惭雄伯漳川仰大巫李杨炯送刘检书从军诗分离不可望丨丨自西东
  • 唐 李商隐 与同年李定言曲水闲话戏作 海燕参差沟水流,同君身世属离忧。
  • 唐 温庭筠 张静婉采莲歌 城边杨柳向娇晚,门前沟水波粼粼。
  • 粼粼扇
  • 唐 周贺 再过王辂原居纳凉 扇风调病叶,沟水隔残云。

沟湖

  • 宋史河渠志泛水出王仙山索水出嵩渚山合洛水积其广深得二千一百三十六尺视今汴流尚嬴九百七十四尺以河洛湍缓不同得其嬴馀可以相补犹虑不足则旁堤为塘渗取河水每百里置木闸一以限水势两旁丨丨陂泺皆可引以为助

沟河

  • 宋史河渠志内殿崇班閤门秖候张君平等言准敕按视开封府界至南京宿亳诸州丨丨形势疏决利害凡八事

沟浲

  • 张说同赵侍御乾湖诗处处丨丨清源竭年年旧苇白头新

沟渎

  • 易说卦坎为水为丨丨川礼记王制方百里者为田九十亿亩山陵林麓 泽丨丨城郭宫室涂巷三分去一其馀六十亿亩月又月令季春之月道达丨丨开通道路
  • 又季夏之 行秋令则丘隰水潦注九月宿直奎奎为丨丨与此月大雨并而高下皆水阱周礼雍氏掌丨丨浍池之禁凡害于国稼者春令为 擭丨丨之利于民者秋令塞阱杜擭知论语岂若匹夫匹妇之为谅也自经于丨丨而莫之 也 家语见沟洫下设齐民要术蚕农尚闲可利丨丨葺治墙屋修门户警 备以禦春饥草窃之寇 中说见江湖下 司马相如上林赋振溪通谷蹇产丨丨

沟溪

  • 宋 陆游 畏虎 彼谗实有心,平地生沟溪。

沟池

  • 礼记礼运大人世及以为礼城郭丨丨以为固郭周礼掌固掌修城郭丨丨树渠之固疏环城及皆有丨丨试史记礼书古者之兵戈矛弓矢而已然而敌国不待 而诎城郭不集丨丨不掘固塞不树机变不张然而国晏然不畏外而固者无他故焉明道而均分之时使而诚爱之则下应之如响 韩诗外传颜渊曰愿得明王圣主为之相使城郭不治丨丨不凿阴阳和调家给人足铸库兵以为农器孔子曰大士哉 仲长统乐志论丨丨环匝竹木周布为杨时延平府资圣院记崇山峻岭为郭郛惊湍激流 丨丨 雍陶河阴新城诗见山色下

沟渠

  • 礼记曲礼车驱而驺至于大门君抚仆之手而顾命车右就车门闾丨丨必步疏丨广深四尺者丨亦沟也秩汉书诸葛丰传陛下不量臣能否拜为司隶校尉复 臣为光禄大夫官尊责重非臣所当处也又迫年岁衰暮常恐卒填丨丨厚德无以报使论议士讥臣无补长获素餐之名 后汉书和帝纪永元十年春三月壬戍诏曰堤防丨丨所以顺助地理通利壅塞今废慢懈弛不以为负刺史二千石其随宜疏导勿因缘妄发以为烦扰将显行其罚皆又任延传河西旧少雨泽乃为置水官吏修理丨丨 蒙其利
  • 又孟尝传廊庙之宝弃于丨丨隰晋书赵至传或乃回风狂厉白日寝光徙倚交错陵 相望徘徊九皋之内慷慨重阜之颠进无所由退无所据涉泽求蹊披榛觅路啸咏丨丨良不可度斯亦行路之艰难然非吾心之所惧也 魏书韩显宗传端广衢路通利丨丨使寺署有别四民异居永垂百世不刋之范 宋史河渠志汴都地广平赖丨丨以行水潦不大戴礼凡出入门及大丨丨祝下摈 说苑九卿者 失四时通于丨丨修堤防树五榖通于地理者也怪又齐有飞鸟一足来下止于殿前舒翅而跳齐侯大 之使聘问孔子孔子曰此名商羊急告民趋治丨丨天将大雨于是如之天果大雨诸国皆水齐独以安 星经见水泉下 水经注漳水之别自城西南与邯山之水会今城旁犹有丨丨存焉上洛阳记洛阳城周公所制东西十里南北十三里城 百步有一楼橹外有丨丨凌释常谈丨丨谓之水窦左传曰荜门圭窦之人而皆 其上又曰礼义者人情之窦大可通流也西赵充国屯田奏冰解漕下缮乡亭浚丨丨治湟陕以 道桥七十所令可至鲜水左右田事 扬雄解嘲当涂者入青云失路者委丨丨市庾信终南山义谷铭序青绮春门丨丨交映绿槐秋 舟楫相通
  • 唐 皮日休 杂体诗 奉詶鲁望夏日四声四首 平上声 沟渠通疏荷,浦屿隐浅筱。
  • 宋 苏辙 舜泉复发 复理沟渠通屈曲,重开池沼放澄清。

沟涧

  • 后汉书王景传夏发卒数十万遣景与王吴修渠筑堤自荥阳东至千乘海口千馀里景乃商度地势凿山阜破砥绩直𢧵丨丨防遏冲要疏决壅积十里立一水门令更相洄注无复溃漏之患 晋书孙惠传尸元曳于粪壤形骸捐于丨丨园庆州志原阜列峙丨丨辐辏
  • 宋 陆游 两獐 饥食园中草,渴饮沟涧滨。

沟浍

  • 孟子七八月之间雨集丨丨皆盈政唐书于頔传改苏州罢淫祠浚丨丨端路衢为 有绩 宋史河渠志秦淮水三源一自华山由句容一自庐山由溧水一自溧水由赤山湖至府城东南合而为一萦回绵亘三百馀里溪港丨丨之水尽归焉丨管子睹丙子火行御天子出令命行人内御令掘丨 津旧涂 大戴礼昔者伯夷叔齐死于丨丨之间其仁成名于天下之稽康答释难宅无吉凶摄生论吾见丨丨不疑江海大睹丘陵则知有泰山之高也田张衡南都赋丨丨脉连堤塍相輑
  • 唐 戴叔伦 喜雨 田家共欢笑,沟浍亦已深。

沟洫

  • 周礼考工记为丨丨耜广五寸二耜为耦一耦以伐广尺深尺谓之𤰝田首倍之广二尺深二尺谓之遂九夫为井井间广四尺深四尺谓之丨方十里为成成间广八尺深八尺谓之丨方百里为同同间广二寻深二仞谓之浍物左传士弥牟营成周计丈数揣高卑度厚薄仞丨丨 土方议远迩量事期计徒庸虑财用书糇粮以令役于诸侯属役赋丈书以授帅而效诸刘子韩简子临之以为成命 论语卑宫室而尽力乎丨丨烦家语子路为蒲宰为水备与其民修沟渎以民之劳 苦也人与之一箪食一壶浆孔子闻之使子贡止之子路忿不悦往见孔子曰由也以暴雨将至恐有水灾故与民修丨丨而民多匮饿者是以箪食壶浆而与之夫子使赐止之是夫子止由之行仁也夫子以仁教而禁其行由不受也孔子曰汝以民为饿也何不白于君发仓廪以赈之而私以尔食馈之是汝明君之无惠而见已之德美矣汝速已则可不则汝之见罪必矣广宋书律志序班氏因之靡违前式网罗一代条流遂 律历礼乐其名不变以天官为天文改封禅为郊祀易货殖平准之称革河渠丨丨之名丨张衡天象赋天田临于九坎罗堰逼于天桴是司丨 是制田畴 何晏景福殿赋虬龙灌注丨丨交流陆设殿馆水方轻舟
  • 唐 储光羲 同王十三维偶然作十首 其九 浮云蔽川原,新流集沟洫。
  • 唐 杜甫 与任城许主簿游南池 秋水通沟洫,城隅进小船。
  • 又作淢史记夏本纪薄衣食致孝于鬼神卑宫室致费于丨丨包氏曰方里为井井间有丨沟广深四尺十里为成成间有丨淢广深八尺

沟壑

  • 左传王闻群公子之死也自投于车下曰人之爱子也亦如余乎侍者曰甚焉小人老而无子知挤于丨丨矣息孟子志士不忘在丨丨窃战国策左师公曰老臣贱 舒祺最少不肖而臣衰 爱怜之愿令补黑衣之数以卫王宫没死以闻太后曰敬诺年几何矣对曰十五岁矣虽少愿及未填丨丨而托之 史记范睢传使臣卒然填丨丨是事之不可知者三也位汉书赵充国传臣得蒙天子厚恩父子俱为显列臣 至上卿爵为列侯犬马之齿七十六为明诏填丨丨死骨不朽亡所顾念 淮南子大蔡神龟出于丨丨
  • 又今夫盲者行于道人谓之左则左谓之右则右遇君子则易道遇小人则陷丨丨何则目无以接物也 盐铁论昔李斯与包丘子俱事荀卿既而李斯入秦遂取三公据万乘以制海内功侔伊望名巨泰山而包丘子不免瓮牗蒿芦如潦岁之蛙口非不众也然卒死于丨丨而已 说苑子思居于卫缊袍无表二旬而九食田子方闻之使人遗狐白之裘恐其不受因谓之曰吾假人遂忘之吾与人也如弃之子思辞而不受子方曰我有子无何故不受子思曰伋闻之妄与不如遗弃物于丨丨伋虽贫也不忍以身为丨丨是以不敢当也 新论尧汤之时有十年之蓄及遭九年洪水七载大旱不闻饥馑相望捐弃丨丨者蓄积多故也
  • 魏晋 张协 杂诗十首 其十 虽荣田方赠,惭为沟壑名。
  • 唐 杜甫 醉时歌 但觉高歌有鬼神,焉知饿死填沟壑。
  • 唐 杜甫 狂夫 欲填沟壑唯疏放,自笑狂夫老更狂。

沟港

  • 宋史河渠志见泾浜下
  • 又见水围下

沟崦

  • 元 王恽 过鹿台山 山田苦无多,沟崦耕已遍。

沟阜

  • 陆机辨亡论城池无藩篱之固山川无丨丨之势

沟桥

  • 齐书魏虏传宏引军向城南寺前顿止从东南角丨丨上过伯玉先遣勇士数人著斑衣虎头帽从伏窦下忽出宏人马惊退杀数人

沟垒

  • 战国策今得强赵之兵以杜燕将旷日持久数岁令士大夫馀子之力尽于丨丨车甲羽毛裂敝府库仓廪虚两国交以习之乃引其兵而归夫尽两国之兵无明此者矣 盐铁论见山陵下

沟郭

沟防

  • 考工记匠人凡丨丨必一日深之以为式注丨丨为丨为丨也 淮南子古者丨丨不修水为民害禹凿龙门辟伊阙平治水土使民得陆处

沟堑

  • 诗思乐泮水传泮水泮宫之水也笺泮之言半也盖东西门以南通水北无也疏北无水者下天子耳亦当为其限禁故云东西门以南通水明门北亦有丨丨但水不通耳 礼记月令疏见沟树下 元史顺帝纪山东河东河南关东等处蝗飞蔽天人马不能行所落丨丨尽平民大饥

沟岸

  • 刘得仁昊天观新栽竹诗恨别古丨丨影生秋观苔
  • 元 吴师道 合欢木 淮土产特多,葱茏荫沟岸。

沟畎

  • 宋书龚颖等传论若夫孝立闺庭忠被史策多发丨丨之中非出衣簪之下以此而言声教不亦卿大夫之耻乎曲子华子耒耜从其宜丨丨以其便野杨侃皇畿赋屈 丨丨高低稻畦
  • 宋 汪藻 避地函亭野步 沟畎戏凫鹜,新蒲映浮沈。
  • 明 杨基 春风行 极目郊原草树空,那得锄犁到沟畎。
  • 作圳子华子虽复野死以寘丨丨其敢忘主君之赐

沟壤

  • 王僧孺谢除吏部郎启一遇休明多逢渥泽出斯丨丨置之霄汉

沟塍

  • 柳宗元晋问猗氏之盐晋宝之大也人之赖之与榖同化若神造非人力之功也但至其所则见丨丨畦畹之交错轮囷若稼若圃敞兮匀匀涣兮鳞鳞逦瀰纷属不知其垠 班固西都赋原隰绮错丨丨相连应李华含元殿赋弦直闾闬井画丨丨绮宋之问龙门 制诗东城宫阙拟昭回南陌丨丨如 错
  • 唐 苏味道 始背洛城秋郊瞩目奉怀台中诸侍御 场圃通圭甸,沟塍碍石林。
  • 唐 王湾 秋夜寓直即事怀赠萧令公裴侍郎兼通简南省诸友人 还家新长幼,巡垄旧沟塍。
  • 唐 戴叔伦 女耕田行 疏通畦陇防乱苗,整顿沟塍待时雨。

沟宫

  • 左传梁亡不书其主自取之也初梁伯好土功亟城而弗处民罢而弗堪则曰某寇将至丨公丨曰秦将袭我民惧而溃秦遂取梁

沟道

  • 蒋氏日录北碑刻深谓之丨丨

沟路

  • 宋史食货志若瘠卤不毛及众所食利山林陂塘丨丨坟墓皆不立税

沟脉

沟木

  • 秦观代谢中书舍人启曾非踊跃冶金偶就于莫邪惟是青黄丨丨遂成于牺象

沟树

  • 礼记月令孟冬之月固封疆注固封疆谓使有司循其丨丨及其众庶之守法也疏丨丨谓掘沟堑而种树也竟周礼掌固若造都邑则治其固与其守法凡国都之 有丨丨之固郊亦如之民皆有职焉
  • 又遂人掌邦之野以土地之图经田野造县鄙形体之法五家为邻五邻为里四里为酂五酂为鄙五鄙为县五县为遂皆有地域丨丨之疏云皆有地域丨丨之者从五家以下据地境界四边营域为沟沟上而树之也

沟植

  • 淮南子夫井植生梓而不容瓮丨丨生条而不容舟不过三月必死所以然者何也皆狂生而无其本者也

沟丛

  • 唐 韦应物 荅重阳 城郭连榛岭,鸟雀噪沟丛。

沟上

  • 周礼遂人十夫有沟丨丨有畛原宋书郭世道传宅上种少竹春月有盗其笋者 平偶起见之盗者奔走坠沟原平自以不能广施至使此人颠沛乃于所植竹处丨丨立小桥令足通行又采笋置篱外邻曲惭愧无复取者丨王维宝圣寺送甘二诗不觉御 丨衔悲执杯酒

沟中

  • 孟子匹夫匹妇有不被尧舜之泽者若已推而内之丨丨 后汉书虞延传从女弟年在孩乳其母不能活之弃之丨丨延闻其号声哀而收之养至成人 唐书李光颜传见沟下下 庄子百年之木破为牺樽青黄而文之其断在丨丨比牺樽于丨丨之断则美恶有间矣其于失性一也 说苑召忽者人臣之材也不死则三军之虏也死之则名闻天下夫何为不死哉管子者天子之佐诸侯之相也死之则不免为丨丨之瘠不死则功复用于天下夫何为死之哉王柳宗元段太尉逸事状太尉始为泾州刺史时汾阳 以副元帅居蒲王子晞为尚书领行营节度使寓军邠州纵士卒无赖邠宁节度使白孝德以王故戚不敢言太尉自州以状白府愿计事至则曰某为泾州甚适少事今不忍人无寇暴死以乱天子边事公诚以都虞候命某者能为公已乱使公之人不得害孝德曰幸甚如太尉请既署一月晞军士十七人入市取酒又以刃刺酒翁坏酿器酒流丨丨太尉列卒取十七人皆断头注槊上植市门外

沟下

  • 唐书李光颜传裴度筑赫连城于池口率轻骑观之贼以奇兵自五沟至大呼薄战城为震坏度危甚光颜力战却之先是光颜策贼必至密遣田布伏精骑丨丨扼其归贼败弃骑去颠死沟中者千馀由是贼悉锐士当光颜而李愬得乘虚入蔡矣

沟间

  • 齐书丘巨源传宜其馀赐存在少沾饮龁遂乃弃之丨丨如蜉如蚁掷之言外如土如灰 江淹被黜为吴兴令辞建平王笺淹本迁徙之徒非有儒墨之能亦以转命丨丨待殡岩下误得步修榥循高轩伏层槛坐曲池承翠河之润䧏璇日之光载笔奉后盛饰立朝于山东百姓亦已殊甚

沟纵

  • 考工记匠人为沟洫疏井田之法畎纵遂横丨丨洫横浍纵自然川横其夫间纵者分夫间之界耳无遂其遂注沟沟注入洫洫注入浍浍自然入川此图略举一成于一角以三隅反之一同可见矣

沟浊

沟曲

  • 戴叔伦泊雁诗壑危通细路丨丨绕平田

沟并

  • 谢灵运山居赋导渠引流脉散丨丨

沟犹

  • 荀子按往旧造说案饰其辞而祇敬之曰此真先君子之言也子思唱之孟轲和之世俗之丨丨瞀儒嚾嚾然不知其所非也注丨渎为拘愚也丨犹豫不定之意

沟瞀

  • 荀子志不免于曲私而冀人之以已为公也行不免于污漫而冀人之以已为修也其愚陋丨丨而冀人之以已为知也是众人也注丨丨无知也

沟绝

  • 左传季孙将沟焉注欲丨丨其兆域不使与先君同 汉书王莽传文母皇太后葬渭陵与元帝合而丨丨之注如淳曰葬于司马门内作丨丨之

沟量

  • 淮南子秦之时高为台榭大为苑囿远为驰道铸金人发适戍入蜀槁头会箕赋输于少府丁壮丈夫西至临洮狄道东至会稽浮石南至豫章桂林北至飞狐阳原道路死人以丨丨

沟封

  • 周礼大司徒以天下土地之图周知九州之地域辨其山林川泽丘陵坟衍原隰之名物而辨其邦国都鄙之数制其畿疆而丨丨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