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卷:池

池一

  • 孔安国曰:「渟水曰池,圆曰池,方曰沼。」
  • 《毛诗》曰:「东门之池,可以沤麻。」 又曰:「王在灵沼,于牣鱼跃。」
  • 《庄子》曰:「南溟者,天池也。」 
  • 《淮南子》曰:「日出于旸谷,入于咸池。」 又曰:「阴气极则下至黄泉,故不可凿池穿井。」
  • 《顾子》曰:『与子华游东池,子华曰:「水有四德,池为一焉。沐浴群生,泽流万世,仁也。扬清澈浊,涤荡尘秽,义也。弱而能胜,勇也。导江疏河,变盈流谦,智也。」顾子曰:「我得汝于池上矣。」』 
  • 《逸士传》曰:「尧让天子于许由,许由逃,巢父闻之洗耳于池。」 
  • 《六韬》曰:「殷君喜为酒池回船糟丘。」
  • 《吕氏春秋》曰::『卫灵公天寒凿池,宛春谏曰:「天寒。」公曰:「天寒乎?」宛春曰:「公衣狐裘,坐熊席,陬隅有灶,是以不寒。」』 
  • 《左传》曰:『晋人谋去故绛,诸大夫皆曰:「必居□瑕氏之地,沃饶而近盐。」』注:「盐产盐池也。」 又:「昭公十九年,郑大水龙斗,国人请荣焉。子产曰:「我斗龙,不我觌也。龙斗我,独何觌焉?」固不许,后人呼其处为蛟龙池。」 
  • 《春秋》曰:「哀公十三年,公会晋侯吴子于黄池。」
  • 《汉书》曰:『贾山奏事,吴王曰:「吴有诸侯之位,而实富于天子。游曲台,临上路,不如朝夕之池。」』
  • 又曰:『宣帝昭曰:「池籞未御幸者,假与贫民。」』 又曰:「宣帝神爵元年,金芝生于涵德殿铜池中。」 
  • 《后汉书》云:『冯异上光武书曰:「始虽垂翅回溪,终能奋翼渑池。」』 
  • 《晋书》曰:『荀勖久在中书,专管机事,失之甚怏怏。或有贺之者,勖曰:「夺我凤凰池,诸君何贺也。」』 又晋王羲之书曰:「张芝临池学书,池水尽黑。使人耽之若是,未必后之也。」 
  • 《唐书》曰:『杜亚拜淮南节度使,使泛九曲池,曳绣为帆。诧曰:「要当称是林沼。」李衡曰:「未有锦缆云。」何亚大惭。』 
  • 《酉阳杂俎》曰:「蜀将军皇甫直,别音律,好弹琵琶。元和中尝造一调,乘凉临水池弹之。本黄钟而声,入蕤宾,因更弦再三奏之,声犹蕤宾也。隔日又奏于池上,声如故。试弹于他处,则黄钟也。直因调蕤宾,夜复鸣弹于池上,觉近岸波动,有物激水如鱼跃。直遂集客,车水竭池索之,泥下丈馀,得铁一片,乃方响甤宾铁也。」
  • 总载池名。 纣有酒池。 穆天子西征有元池、瑶池、乐池,与西王母宴所。 齐景公有昭华池。 秦有兰池、镐池。 汉有建章宫太液池中筑方丈、瀛洲,象海中神山,春二月黄鹄下池中。 未央宫有沧池,中筑渐台,王莽死其上。 汉上林有池十五所,承露池、昆灵池,池中有倒披莲、连钱荇、浮浪根菱。天泉池上有连楼阁道,中有紫宫、戟子池、龙池、鱼池、牟首池、蒯池、兰鹤池、西陂池、当路池、东陂池、太乙池、牛首池、积草池,池中有珊瑚,高丈二尺,一本三柯,四百六十条,尉佗所献,号曰烽火树。糜池、含利池、百子池,七月七日临百子池作于阗乐,乐毕以五色缕相羁,谓为相连爱。 东汉有九龙池、御龙池、灵芝池、白石池、濯龙池、天泉池。 魏在邺有渌水池、琼华池、疏圃池、元武池、灵芝池,在洛有天渊池,池中筑九华台,流杯池、幽泉池、阴流池、鸣鹤池。 吴有太子池,孙权子和筑,至晋明帝呼为太子池。 西晋有含利池、都亭池、灵芝池、濛汜池,张载作赋者潜灵池、渌池。 东晋有清游池、流杯池。 宋有天渊池、华林池,池有双莲同斡,芙蓉异花并蒂。 后梁有灵泉池。 后魏有鸿雁池、流化池。 后燕有清净池。 前梁有闲豫池,池有龙影五彩,遂铸铜龙于其上。 南燕有申池。 赫连勃勃有渌连池。 大梁有蓬池。 襄阳有习池,山蕳所游者。 荆州有蔡子池。 临沅县有明月池。 益州有万岁池、天井池、千秋池、双龙池、邛池。 洺州有干将池、华曲池。 于潜有蛟龙池。

池二

  • 《史记‧封禅书》曰:「丰镐有天子辟池。」索隐曰:「即周天子辟雍之地。」
  • 《穆天子传》曰:「天子西征至于元池,天子三日休于元池之上,乃奏广乐,而归是曰乐池。」又曰:「天子觞西王母于瑶池之上,西王母为天子歌白云之谣。」
  • 《史记》曰:『秦始皇三十六年,有人持璧遮使者,曰:「为我遗镐池君。」』 又曰:「秦始皇微行夜出,逢盗兰池。」 
  • 《三秦记》曰:「秦始皇作长池引渭水,东西二百里,南北二十里,筑土为蓬莱山,刻石为鲸鱼,长二百丈。」 
  • 《汉书》曰「昆明有滇池,方三百里。汉将伐昆明以通身毒,使谪卒伐棘上林,象滇作昆明池,以习水战。昆明池中有二石人,如牵牛织女,有戈船楼船各数百艘。」 又:『汉武帝凿昆明池极深,悉是灰墨,无复土。问东方朔,答曰:「可问西域胡人。」后有西域来者,问之曰:「天地大劫将尽则劫烧,此劫烧之馀灰也。」』 
  • 《拾遗记》曰:「汉武引太液之水,更穿淋池。时命水嬉,制汎洪波、折芰荷曲使宫人歌之。」 
  • 《太平寰宇记》曰:「武帝作酒池以誇羌胡,饮以铁杯,重不能举,皆抵牛饮。」 
  • 《西京杂记》曰:「梁孝王作兔园,园有雁池,池中有鹤洲凫渚,奇果异树,瑰禽怪兽毕备。王日与宫人及宾客弋钓其中。」 
  • 《琅嬛杂记》曰:『仓公梦游蓬莱山,见宫室崔嵬,金碧璀璨。忽一童子以杯水进,仓公饮毕,五内寒彻,仰首见殿榜曰「上池仙馆」,始知饮乃上池水也,由是神于胗脉。』 
  • 《寰宇记》曰:「渥洼池在黎州蛮部内,池产龙马。」 又曰:「弹子池在南阳,相传光武弹蛙于此池,至今不鸣。」 
  • 《水经》注云:「蔡州西蔡伦故宅傍有蔡子池。伦,汉黄门郎,顺帝之世始捣故鱼网为纸,用代简素。」 
  • 《益州记》曰:「三雅池在阆中,昔有人于此得三铜器,状如杯盏,上各有篆字,一曰伯雅,二曰仲雅,三曰季雅。」魏文
  • 《典论》曰:「灵帝末,斗酒直万钱,刘表一子好饮,乃制三爵,大曰伯雅注一斗,次曰仲雅注七升,小曰季雅注五升。今池所得,乃刘氏酒器也。」
  • 魏氏曰:『黄初三年,穿灵芝池。四年有鹈鹕集池上,诏曰:「诗人所谓污泽也。曹诗刺共公远君子而近小人,岂有贤智之士处于下位乎?否则斯鸟何为而至。」』
  • 《文选》曰:「魏文帝夜游西园,于芙蓉池作诗。」 
  • 《郡国志》曰:「浣笔池在沂州,旧传王羲之浣笔处。」 
  • 《纲目集览》云:「望江县王祥池,虽极冻,其中有人形。」
  • 《襄阳记》曰:『汉侍中习郁于岘山南大鱼池,依范蠡鱼法种揪梧、芙蓉、菱芡。山季伦每临此池,辄大醉而归,桓曰:「此我高阳池也。」城中小儿歌之曰:「山公何所往,来至高阳池,日夕倒载归,酩酊无所知。」』
  • 《列仙传》云:『葛洪经赣州兴国县境,见山灵水秀,遂结庐筑坛,凿池洗药。(至今兹池名洗药)留诗曰:「阴洞泠泠,风佩清清,仙居永劫,花木长荣。」』 
  • 《统志》云:「贵池在池州,梁昭明太子以其鱼芙封为贵池。」 
  • 《世说》云:『辽州沤麻池,石勒尝与李阳争此地,及勒为王,引阳语云:「孤往日厌卿老拳,卿亦饱孤毒手。」』 
  • 《益州记》曰:『摩诃池在成都,隋蜀王秀取土筑广子城,因为池。有胡僧见之曰:「摩诃宫毗卢。」盖梵语呼摩诃为大宫,毗卢为龙,谓此池广大有龙耳。』 
  • 《魏徵本传》曰:『太宗宴群臣积翠池,酣乐赋诗,魏徵赋西汉,其卒章曰:「终藉叔孙礼,方知皇帝尊。」帝曰:「徵言未尝不约我以礼。」』 
  • 《剧谈录》曰:「曲江池本秦隑洲,开元中疏凿,烟水明媚。中和上已之节,綵幄翠帱,匝于堤岸。京兆府大陈筵席,长安、万年两县以雄盛相较,百辟会于山亭,恩赐太常及教坊声乐池中,备綵舟数只。唯宰相与翰林学士登焉,每岁倾动皇州,以为盛观。」 
  • 《明皇杂录》曰:『禄山犯阙,王维等为贼所执,一日逆党大会于凝碧池奏乐,王维闻之,赋诗曰:「万户伤心生野烟,百官何日更朝天,秋槐叶落空宫里,凝碧池头奏管弦。」贼平,维以此诗得免。』 
  • 《德宗实录》曰:「贞元十三年浚鱼藻池,深五尺。」 李石
  • 《开成录》曰:『文宗论德宗奢靡,云:「闻得禁中老宫人,每引泉先于池底铺锦。」王建宫词曰:「鱼藻宫中锁翠娥,先皇行处不曾过,只今池底休铺锦,菱角鸡头积渐多。」是也。』 
  • 《李绛传》曰:『宪宗尝畋菀中,至蓬莱池,谓左右曰:「绛今尝以谏我,今可返也。」其见礼惮如此。李德裕诗注:「学士初赐食,皆蓬莱池鱼鲙。」』 
  • 《唐书》曰:『蒋镇为谏议大夫,时户部侍郎判度支韩滉上言,「河中盐池生瑞盐,实土德之瑞。上以秋霖为患,不宜生瑞。」』 
  • 《寰宇记》曰:「悬瓠池在汝阳县,唐李愬攻吴元济,雪夜击鹅鸭以乱军声,即此俗呼为鹅鸭池。」 
  • 《湘潭记》曰:「洗笔池在湘乡,唐褚遂良贬潭州都督,时洗笔于此。宋咸淳间邑宰赵必槐于池中得断碑,上刻褚公湘潭偶题诗。」 
  • 《吴录》云:「相国池,唐大历中李晤官乌程,其子绅方一岁,坠此池。若有物扶之出,绅后为相,故名。」 柳子厚〈愚溪记〉曰:「池曰愚池。」 
  • 《统志》云:「墨池在庐州府无为州治内,米芾为守时所凿,池中蛙声聒人,芾取瓦片书押字投之,遂不鸣,上有芾书墨池二字。」 
  • 《苏东坡集》云:『王仲至谓赵德麟曰:「余尝奉使过仇池,有九十九泉,万山环之,可以避世如桃源。」』
  • 《华阳国志》曰:「滇池县有泽水,周回二百馀里,所出深广,下流浅狭如倒流,故曰滇。长老相传池有神马,与家马交则生骏驹,称之滇驹。日行五百里。」 
  • 《续述征记》曰:「大梁西南七十里尉氏县有蓬池。」 
  • 《梁州记》曰:「明月池南二里有七女池。」
  • 《郡国志》曰:「合浦海曲出珠,号曰珠池。」 
  • 《拾遗记》曰:「员峤山西有星池,周千里,水色随四时变化,有神龟出烂石之上。此石常浮水际,方数百里,其色多红质,虚似肺,烧有烟,香闻数百里,烟气升天则成香云,遍润则成香雨。」

池三

  • 【瑞星】【皓月】瑞星池在雷州府南,即冠莱公旧居也。宋天圣间有星陨于池,翌日求之得一石。 确山县西北乐山顶有池名皓月,中有四季莲花,可供游赏。 
  • 【承露】【浣云】《三秦记》:「汉上林苑有承露池。」 杭州旧报恩寺中有舞凤轩、浣云池,今万松书院其故址也。 
  • 【金斗】【玉壶】金斗池在庐州,按合肥县入斗度独多,故号金斗城,池名金斗,亦取此义。 元元统间,丞相莫华舍地与僧法藏建普光庵,中有玉壶池。 
  • 【圣水】【仙源】杭州慈圣院有吕公池,宋乾道间高僧能取池水咒之以施病者,辄愈,号圣水池。 仙源池在南溪县北,刘景鹤尝用此水以炼丹。 
  • 【太子】【相国】吴有太子池。 相国池在乌程县,详见前。 
  • 【圣母】【仙女】黟县山圣母祠前有池曰圣母,讼者各执褚钱祷之,实则沉,虚则浮。 柳州府象州东雷山之巅有仙女池,深丈馀。 
  • 【百子】【七女】汉宫中有百子池,洋县有七女池。 
  • 【影娥】【洛妃】汉武帝登俯月台,月影入池中如仙人乘舟,笑弄月影,因名影娥池。 杨贵妃生于蜀,尝误落池中,后人呼为落妃池。 
  • 【饮军】【浴仙】宜山县城南有饮军池,宋景德四年军校陈进判围县城,时池水久涸,偶尔涌出。阁门使曹利平贼饮军于此池,故名。 南昌府子城东有浴仙池,相传有少年见美女五人脱五彩衣于岸侧,浴池中,少年戏,藏其一。诸女浴竟,著衣化白鹤去,独失衣女不能去,随至少年家为夫妇,约以三年,还其衣,亦飞去。 
  • 【饮马】【跃龙】含山县有饮马池,在关东之巅。相传关羽饮马于池 。成都府东南有跃龙池,相传隋开皇中伐陈,凿大池以习水战。 
  • 【留犊】【静蛙】寿州西南有留犊池,魏时苗为寿春令,始之官□牛生一犊及去留之,故名。 安吉县常乐寺有静蛙池,昔肇法师厌蛙声聒耳,驱而去之,至今池中不生科斗。又善化县岳麓书院前有池,夏无蛙声。相传宋张栻读书于此,厌蛙声,禁之乃息,亦名。 
  • 【玩鹅】【鸣鹤】宜兴县南有玩鹅池,相传王羲之玩鹅处。 
  • 《三秦记》:「魏在洛有鸣鹤池。」 
  • 【灵芝】【嘉莲】《宫阙记》:「有灵芝池。」 嘉莲池在无为州城北,池中多植嘉莲。 
  • 【洗参】【沤麻】林县西有洗参池,相传为王母洗药之所,故名。 沤麻池在开封府,详见前。 
  • 【采珠】【淬铁】廉州府城东南有珠母海,海中有平江、悬梅、青婴三池,池中有珠。每月明之夜,其光烛天,即古合浦珠也,人采珠者以长绳系腰,携竹篮入水拾蚌,置篮内,则振绳令舟人汲取之。不幸遇恶鱼,一线血浮水面,则知人已葬鱼腹矣。 永州郡后有池淬铁为戌器,名铁作池。 
  • 【覆杯】【洗钵】覆杯池在金陵古台城太初宫中,昔晋元帝颇以酒废政,王导谏之,帝因覆杯池中以为戒。 地记紫金山有洗钵池、应潮井、道光泉。
  • 【升采鳞】【浮文鹢】班固《典引》曰:「扰缁文皓质于郊,升黄辉采鳞于沼。」 司马相如〈子虚赋〉曰:「怠而后游于清池,浮文鹢扬旌旂。」 
  • 【承河汉】【象扶桑】张载〈濛汜赋〉曰:「仰承河汉。」张衡〈西京赋〉曰:「象扶桑与濛汜。」详昆明池。 
  • 【肄舟师】【奏广乐】《魏志》曰:「太祖还邺作元武池,以肄舟师。」 下详见池二。
  • 【积翠诗赋】【凝碧管弦】并见前池二。 
  • 【芙蓉夜游】【蓬莱尝畋】并见前池二。 
  • 【押书蛙部】【涤墨鹅群】上详米芾禁蛙事。 王羲之爱鹅于蕺山鹅池内涤墨。 
  • 【山骑酩酊】【旭草淋漓】上见习家池。 下见张旭临池,池水尽黑。

池四

  • 【监于商卒】〈西征赋〉:「酒池监于商辛。」 
  • 【行船】《西京记》:「秦始皇造酒池,汉武行船其中。」
  • 【织女机丝石鲸鳞甲】俱汉武昆明池中所制。 
  • 【大官供膳资天泉】晋孝武太元间大旱,井渎皆竭,大官供膳资天泉池。 
  • 【山水忘情】梁昭明太子于台城东凿池,名善泉。汎舟池中,尝曰:「何必丝与竹,山水可忘情。」 
  • 【唱回波谏失礼】唐中宗游与庆池,侍宴者迭唱回波词,喧杂失礼,次谏议大夫李景伯亦起歌曰:「回波尔持酒卮,微臣职在箴规,侍宴既过三爵,喧哗窃恐非宜。」于是罢坐。 
  • 【放生碑铭】唐肃宗诏天下近城郭处置放生池,始于洋州与道迄于升州、江宁凡八十所,颜真卿为碑铭。 
  • 【流杯】唐长宁公主有流杯池,上官昭容游汎赋诗。 
  • 【楼台气色凫雁光辉】见沈佺期〈奉和圣制龙池篇〉中句。 
  • 【恩鱼瑞鹤】苏颋〈龙池应制〉:「施恩鱼不入昆明钓,瑞鹤长随太液仙。」 
  • 【淬剑诗】宋欧阳程为永州郡吏,淬剑铁作池,有「寒影倒吞凌汉树,冷光高浴半天星」之句,太守惊异,使归学成进士。 
  • 【送鲤文】宋天圣中醴泉县人,有捕得角鲤者,放之复活,卢载作〈送角鲤文〉。 
  • 【醒酒】宋洛阳董氏有大池,中为堂榜曰:「含碧水,四面喷泻,醉者辄醒」,故名醒酒。 
  • 【手谭】日本国有手谭池,池上玉棋子,不由制度,黑白分明。

池五

  • 魏文帝〈芙蓉池〉诗曰:「乘辇夜行遨,逍遥步西园,双渠相灌溉,嘉木绕通川。卑枝拂羽盖,修条摩苍天,丹霞夹明月,华星出云间。遨游快心意,保已终百年。」
  •  陈王曹植诗曰:「逍遥芙蓉池,翩翩戏轻舟,南杨栖双鹄,北柳有鸣鸠。」
  •  宋谢瞻〈游西池〉诗曰:「逍遥越郊肆,愿言屡经过,回阡被陵阙,高台眺飞霞。惠风荡繁囿,白云屯曾阿,褰裳顺兰沚,徙倚引芳柯。美人愆岁月,迟暮独如何。」
  •  梁武帝〈首夏汎天池〉诗曰:「薄游朱明节,汎漾天渊池,舟橶互容与,藻蘋相椎移。碧沚红菡萏,白沙青涟漪,新枝拂旧石,残花落故池。叶软风易出,草密路难披。」
  •  简文帝〈山池〉诗曰:「日暮芙蓉水,聊登鸣鹤舟,飞舻饰羽□,长幔覆缇□。停舆依柳息,住盖影空留,古树横临沼,新藤上挂楼。鱼游向闇集,戏鸟逗楂流。」
  •  庾肩吾〈山池应令〉诗曰:「阆苑秋光暮,金塘收潦清,荷低芝盖出,浪涌燕舟轻。逆湍留棹唱,带谷聚笳声,野竹交临浦,山桐□出城。水逐云峰闇,寒随殿影生。」
  •  王台卿〈山池〉诗曰:「历览周仁智,登临欢豫多,穿渠引金谷,辟道出铜驰。长桥时跨水,曲阁乍临波,岩风生竹树,池香出芰荷。石幽衔细草,林末度横柯。」
  •  鲍至〈山池〉诗曰:「望园光景暮,林观歇氛埃,荷疏不碍楫,石浅好萦苔。风光逐榜转,山霭向桥开,树交楼影没,岸暗水光来。」
  •  后魏温子升〈春日临池〉诗曰:「光风动春树,丹霞起暮阴,嵯峨映连壁,飘飖下散金。徒自临濠渚,空复抚鸣琴,莫知流水曲,谁辨游鱼心。」
  •  周庾信〈奉和山池〉诗曰:「乐宫多暇豫,望苑暂回舆,鸣笳陵绝浪,飞盖历通渠。桂亭花未落,桐门叶半疏,荷风惊浴鸟,桥影聚行鱼。日落含山气,云归带雨馀。」
  •  又〈奉和初浚池成清晨临汎〉诗曰:「千金高堰合,百顷浚源开,翻逢积草浪,更识昆明灰。虎啸风还急,鸡鸣潮即来,时看青雀舫,遥逐桂舟回。」
  •  王褒〈元圃浚池〉诗曰:「长洲春水满,临汎广川中,石壁如明镜,飞桥类饮虹。垂杨夹浦绿,新桃绿径红,对楼还泊岸,迎波暂守风。渔舟钓欲满,莲房采半空,于兹临北阙,非复坐墙东。」
  •  又〈山池落照〉诗曰:「竹馆掩荆扉,池光晦晚晖,孤舟隐荷出,轻棹染苔归。浴禽时侣窜,惊羽忽单飞。」
  •  徐陵〈山池应令〉诗曰:「画舸图仙兽,飞艎挂采斿,榜人事金桨,钓女饰银钩,细萍时带楫,低荷乍入舟,猿啼知谷晚,蝉咽觉山秋。」
  •  又〈奉和山池〉诗曰:「罗浮无定所,郁岛屡迁移,不觉因风雨,何时入后池。楼台非一势,临玩自多奇,云生对户石,猿挂入櫩枝。」
  •  陈阴铿〈经丰城剑池〉诗曰:「清池自湛淡,神剑久迁移,无复连星气,空馀似月池。夹筱澄深渌,含风结细漪,唯有莲花萼,还想匣中雌。」
  • 唐陈子昂〈于长史山池三日曲水〉诗曰:「摘兰籍芳日,被宴坐回汀,汎滟清流满,葳蕤白芷生。金弦挥赵瑟,玉柱弄秦筝,岩榭风光媚,郊园春树平。烟花飞御道,罗绮照昆明,日落红尘合,车马乱从横。」
  •  白居易〈官舍内凿小池〉诗曰:「帘下开小池,盈盈水方积,中底铺白沙,四隅甃青石。勿言不深广,但足幽人适,泛滟微雨朝,泓澄明月夕。岂无大江外,波浪连天白,未如床席间,一片秋天月。」
  •  唐杜审言〈游义阳公主山池〉诗曰;「径转危峰逼,桥斜缺岸方,玉泉移酒味,石髓换粳香。绾雾青条弱,牵风紫蔓长,犹言宴乐少,别向后池塘。」
  •  上官昭容〈游长宁公主流杯池〉诗曰:「暂尔游山第,淹留惜未归,水窗明月满,涧户白云飞。书引藤为架,人将薜作衣,此真攀玩所,临睨赏光煇。」
  •  崔湜〈唐都尉山池〉诗曰:「曲渚飏轻舟,前溪钓晚流,雁翻蒲叶起,鱼拨荇花游。金子悬湘柚,珠房拆海榴,幽探惜未已,清月半西楼。」
  •  王维〈和伊谏议史馆山池作〉诗曰:「云馆接天居,霓裳侍玉除,春池百子外,芳树万年馀。洞有仙人箓,山藏太史书,君恩深汉帝,且莫上空虚。」
  •  李白〈游昌禅师山池〉诗曰:「客来花雨际,秋水落金池,片石寒青锦,疏杨挂绿丝。高僧拂玉柄,童子献霜梨,惜去爱佳景,烟萝欲暝时。」
  •  杜甫〈与任城许主簿游南池〉诗曰:「秋水通沟洫,城隅进小船,晚凉看洗马,森木乱鸣蝉。菱熟经时雨,蒲荒八月天,晨朝降白露,遥忆旧青毡。」
  •  白居易〈题东林寺双池〉诗曰:「向晚双池好,初晴百物新,袅枝翻翠羽,溅水跃红鳞。萍汎同游子,莲开当丽人,临流一惆怅,还忆曲江春。」
  •  温庭筠〈卢氏池上遇雨赠同游〉诗曰:「簟翻凉气集,溪上润残棋,萍皱风来后,荷喧雨到时。寂寥閒望久,飘洒独归迟,无限松江恨,劳君解钓丝。」
  •  沈佺期〈兴庆池侍宴应制〉诗曰:「碧水澄坛映远空,紫云驾御微风,汉家城阙疑天上,秦池山川似镜中。向浦回舟萍已缘,分林蔽殿槿初红,古来徒羡横汾曲,今日宸游圣藻雄。」
  •  韦元旦诗曰:「沧池漭沆帝城边,殊胜昆明凿汉年,夹岸旌旂疏辇道,中流箫鼓振楼船。云峰四起迎宸幄,水树千重入御筵,宴乐已深鱼藻咏,承恩更欲奏甘泉。」
  •  沈佺期〈奉和圣制龙池篇〉曰:「龙池跃龙龙已飞,龙德先天天不违,池开天汉分黄道,龙向天门入紫微。邸第楼台多气色,君王凫雁有光辉,为报寰中百川水,来朝此地莫东归。」
  •  苏颋诗曰:「西京凤邸跃龙泉,佳气休光镇在天,轩后雾图今已得,秦王水剑昔尝传。恩鱼不入昆明钓,瑞鹤长随太液仙,愿侍巡游同旧里,更闻箫鼓济楼船。」
  •  方干〈于秀才小池〉诗曰:「一泓潋滟复澄明,半日功夫斸小庭,占地无过四五尺,浸天应入两三星。鹢舟草际浮霜叶,鱼火沙边驻水萤,才见规模识方寸,知君立意象沧溟。」
  •  杜甫〈天池〉诗曰:「天池马不到,岚壁鸟才通,百顷青云杪,层波白石中。郁纡腾秀气,萧瑟浸寒空,直对巫山出,兼疑夏禹功。鱼龙开辟有,菱芡古今同,闻道奔雷黑,初看浴日红。飘零神女雨,断续楚王风,欲问支机石,如临献宝宫。九秋惊雁序,万里狎渔翁,更是无人处,诛茅任薄躬。」
  •  明黎民表〈西山玉泉池〉诗曰:「圆渟知异脉,方折纪灵踪,濯月金规满,含风石镜融。平湖隐作浪,曲涧泻为淙,一入昆明去,千秋照绮栊。」
  • 晋张载〈濛汜池赋〉曰:「丽华池之湛淡,开重壤以停源,激通渠于千金,承瀍洛之长川。挹洪流之汪濊,包素濑之寒泉,既乃北通醴泉,东入紫宫,左面九市,右带阆风。周墉建乎其表,洋波洄乎其中。幽渎傍集,潜流独注,仰承河汉,吐纳云雾,缘已綵石,殖以嘉树,水禽育而万品,珍鱼产而无数。苍苔汎滥,修条垂干,绿叶覆水,元荫轸岸,红莲炜而秀出,繁葩赩以焕烂。游龙跃翼而上征,翔凤因仪而下观,想白日之纳光,睹洪晖之皓旱。于是天子乘玉辇,时遨游,排金门,出千秋,造绿池,镜清流,翳华盖以消遥,揽鱼钓之所收。纤绪挂而□鲔来,芳饵沈而鰋鲤浮,丰夥踰于巨壑,信可乐以忘忧。」
  •  郭璞〈盐池赋〉曰:「水润下以作咸,莫斯盐之最灵,傍峻岳以发源,池茫尔而海渟,嗟元液之潜洞,羌莫知其所生,状委□其若汉。流漫漫以漭漭,吁凿凿以粲粲,色皎然而雪朗,扬赤波之焕烂,光旰旰以晃晃,隆阳映而不焦,洪涔沃而不长,磊崔□确,锷剡棋方,玉润膏津,雪白凌冈,粲如散玺,焕若布璋,烂然汉明,晃尔霞赤,望之绛承,即之雪积。翠涂内映,赪液外幂,动而愈生,损而滋益。若乃煎海铄泉,或冻或漉,所赡不过一乡,所营不过钟斛,饴戎见珍于西邻,火井擅奇乎巴濮。岂若玆池之所产,带神邑之名岳,吸灵润于河汾,总膏液乎浍凁。」
  •  宋谢庄〈悦曲池赋〉曰:「北山兮黛柏,南溪兮赪石,赪岸兮若虹,黛树兮如画,暮云兮十里,朝霞兮千尺,步东池兮夜未久,卧西窗兮月向山。引一息于魂内,扰百绪于眼前。」
  • 唐太宗〈小池赋〉曰:「若夫素秋开律,碧沼凝光,引径渭之馀润,萦咫尺之方塘。竹分丛而合响,草异色而同芳,徘徊踯躅,淹留自足,叠风纹兮连复连,折回流兮曲复曲。映垂兰而转翠,翻轻苔而动绿,牵狭镜兮数寻,泛芥舟而已沉,涌菱花于岸腹,劈莲影于波心。减微涓而顿浅,足一滴而还深,于时景落池滨,雾黯疏筠,卷舒澄霞,彩高低,碎月轮,露宿鸟之全翮,隐游鱼之半鳞。岸随年而或故,流与日而终新,虽有惭于凕渤,亦足莹乎心神。」
  •  许敬宗〈小池赋〉曰:「尔其潺湲绕砌,潋滟萦除,拟高阳而不足,比蹄涔而有馀。游莹剑之微鸟,濯露顶之纤鱼,乃若绮井傍通,桃溪俯映,仰天津兮共澹,洁秋景兮俱净,倒列宿以凝珠,含望舒而似镜。睹江使之潜处,玩波臣之沉泳。于是翻光瓮牖,漾影蓬门,溜激石兮长啸,凫鼓浪兮相喧,竹凝露而全弱,荷因风而半翻。足以澡莹心神,澄清耳目,对昆明而取况,喻春兰与秋菊。不羡宝于河宗,岂希大于旸谷。」
  •  王起〈墨池赋〉曰:「伊昔伯英,务兹小学,栖迟每亲乎上善,勤苦方资乎先觉。俾夜作画,日居月诸,挹彼一水,精其六书,或流离于崩云之际,乍滴沥于垂露之馀。由是变黛色,涵碧虚,浴玉羽之翩翩,忽殊白鸟,濯锦鳞之潎潎,稍见元鱼,则知自强不息,允臻其极,何健笔之成文,变方塘而设色。映扬□之鲤。自谓夺朱;沾曳尾之龟,还同食墨。沮洳斯久,杳冥不测,受涅者必染其缁,知白者咸守其黑。蘋风已歇,桂月初临,恢弘学海,辉映儒林,将援毫而阅目,岂泛舟而赏心。」
  •  浩虚舟〈盆池赋〉曰:「达士无羁,居閒刱奇,□彼陶器,疏为曲池。原夫深浅随心,方圆任器,分玉甃之馀润,写莲塘之远思。空庭欲曙,通宵之瑞露盈盘;幽径无风,一片之春冰在地。想乎泥滓无染,泉源本清,盛之而细流不泄,鼓之而圆折长生。蛀穿则别派潜通,想漏扈之难满;雨落则古痕全没,知小器之易盈。及夫岸滟滟以初平,水汪汪而罢涨,韬云分白璧之色,映竹写圆荷之状,光翻晓日,谁谓覆而不临;底露青天,孰假戴之而望。至若烟霭沉沉,莓苔四侵,方行潦而不浊,比坳塘而则深。遂使好勇之徒,暗起凭河之想;无厌之士,潜怀测海之心。故得汲引无劳,泓澄斯积,环纤草以弥澈,泛流萍而更碧,悠哉!智者之为心,聊睹之而自适。」
  • 陈江总〈芳林园天渊池铭〉曰:「岁次执徐,月维大吕,爰命梓匠,广修畚锸。摽置旧址,开浚昔基,东西弥望,云雾之所澄荡;南北纡萦,虹霓之所引曜。晓川漾壁,似日御之在河宿;夜浪浮金,疑月轮之驰水府。前瞰万雉,列榭参差,却拒三袭,危峦耸峭,瑰鸟异禽,自学歌舞,神木灵卉,不知摇落。但叔皮览海,序螭蛟之汎滥,吉甫临舟,美柽松之蓊茸,尚复著在吟咏,缄彼缇缃,况我君门,盛事未纪,谬颁待诏,谨制铭云:石沟溜密,兰渚潮平,九华阁道,百丈层盈,液摇殿色,殿写波明。」
  • 晋江□〈谏凿北池表〉曰:「伏承当凿北池及立阁道,虽湫阨陋小,用功甚微,又役不扰民,赋不及外,至简至约,诚不可加。然于愚怀,实有眷眷。」
  • 唐张九龄〈龙池圣德颂〉曰:『洪惟龙池,盖天之所以祚圣,即今上卜居之旧里,京师爽垲之地,傍无窦泽,中忽槛泉,非常而灵液涓流,无机而神浸亲广。荣光休气所未尝有。臣不敏,敢献颂曰:「体侔天地,阜育群化,茫茫元昊,载凝载薄。在帝庖牺,继天而作,浩浩洪水,包山襄陵。舜亦命禹,夏氏以兴,龙图龟书,二王是膺。汤武以下,夫何足徵!(右元命)于铄巨唐,乘运而起,缵禹之统,系尧之纪,五圣在天,丕命曾孙。高视河洛,同符混元,亦有黄龙,出于灵沼,明明穆穆,天子之表。(右圣德)倬彼东井,昭彰于天,沉精降液,下为灵泉,灵泉有泚。其深无底,泌之洋洋,其甘如醴,清德之鉴,柔道之体,洪源浚规,实天所启。(右灵泉)濯濯灵泉,冥冥皇祇,滋液流衍,化为神池。曰止曰行,惟圣之作,匪□匪鲔,惟龙之跃。植物斯生,动物斯乐,天根有见,曾是不涸。(右神池)灵有休气,纷纷郁郁,如山之苞,如云之族,潜龙在下,瞻乌在屋。兆云其吉,周爰咨询,既契我龟,又叶我人。镐虽旧京,其命维新,(右休气)蜿蜿黄龙,神池自出,灵化惚恍,喷云沃日。告帝之符,其仪孔佶,或潜于泉,或见在田,与时顺动,亦应于天。克配我皇,无得称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