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卷:泉

泉一

  • 《尔雅》曰:「泉,一见一否为瀸,滥泉正出。正出,涌出也。沃泉悬出,悬,下出也。氿泉仄出,仄出,旁出也。」 又曰:「水源曰泉,泉所出同,所归异曰肥,异出同流,曰瀵。」 
  • 《周易》曰:「山下出泉。」又曰「井冽寒泉。」
  • 《毛诗》曰:「有漼者泉。」
  • 又曰:「我思肥泉。」
  • 《礼记》曰:「天不爱其道,地不爱其宝,人不爱其情,是以地出醴泉。」
  • 《齐记》曰:『齐地泉中或出瓦,上有天齐字,晏子曰:「吾闻江深五里,海深十里,此泉乃与天齐也。」』 
  • 《汉书》云:「赤雁歌,象载瑜,白集西,食甘露,饮荣泉。」注:「荣泉,言泉有光华。」
  • 应劭
  • 《汉官仪》曰:「酒泉城下有金泉,泉味如酒,故曰酒泉。」
  • 《三辅旧事》曰:「昔有犊失母,哀鸣甚苦,地为发泉,因名鸣犊泉。今天旱,祭之降雨,在冯翊。」
  • 《白虎通》曰:「醴泉者,美泉也。状如醴酒,可以养老。」
  • 《十洲记》曰:「瀛洲有玉膏山,出泉如酒味,名为玉酒。」 
  • 《淮南子》曰:「昆崙四水者,帝之神泉,以和百药,以润万物。」
  • 《抱朴子》曰:「昆崙及蓬莱其上鸟兽饮玉泉,皆长生不死。」 
  • 《舆地记》云:「诸葛泉在鹤庆府南,武侯驻师之地,出泉均为二流,昔人有欲兼利之者,引而为一,至鸡鸣其水复分。」 
  • 《寰宇记》曰:「浔阳县落星山涧有五松桥,昔惠远法师与殷仲堪席间,谈易于此,而树下泉涌,号聪明泉。」 谢灵运〈山居赋〉曰:「飘丹砂于红泉。」又题华子冈:「铜陵映碧涧,石磴泻红泉。」 宋孝武〈赦诏〉曰:「思散太极之泉,以福无方之外。」
  • 《宣城记》曰:『临城县南四十里,有盖山,百许步有舒姑泉。昔有舒女与其父析薪于此泉,女因坐牵挽不动,乃还告家,比还。唯见清泉湛然,女母曰:「吾女好音乐。」乃作弦歌,泉涌洄流,有朱鲤一双,今人作乐嬉戏,泉故涌出。』
  • 《湘山野录》曰:「齐州城西有金线泉,池心南北有金线一道,微起水面,或以杖乱之,线辄不见,水止如故。」 
  • 《浔阳记》曰:「鸡笼山下,朝夕有泉溢出如潮水,时刻不差,号为潮泉。」
  • 盛弘之
  • 《荆州记》曰:『夷道县句将山下有三泉,传云本无此泉,居者苦远汲,人人多卖水与之。有一女子孤贫糮缕,无以贸易,有一乞人,衣貌丑,疮痍竟体,村人见之,无不秽恶。唯女子独加哀矜,割饭饴之。乞人食毕曰:「我感姬行善,欲思相报,为何所须?」女答曰:「何恩可报,且今所须之物,非君能得。」固问所须,女子曰:「正愿此山下有水可汲。」乞人乃取腰间书刀,刺山下三处,即飞泉涌出,因便辞去,忽然不见。』
  • 《西吴记》曰:「金沙泉在顾渚山,碧泉涌,沙粲如金星。唐学士毛文锡有记,唐贡泉用二银瓶。」 张君房〈脞说〉曰:「湖州长兴县啄木岭金沙泉,每岁造茶之所,居常无水。湖、常二郡守至境,具牲祭泉,其夕清溢,造御茶毕,其水即微减,太守造毕即涸。」 
  • 《桑乔山》疏云:「谷廉泉在康王谷中,王元之序云泉为石崖所束,班布如琼帘,悬注三百五十丈。」 唐陆羽:「品泉以庐山谷帘泉为第一,慧山泉居第二。」 
  • 《水记》云:「刘伯刍以扬子江水为第一,李秀卿以扬子江南零水为第七。」 又曰:「济南名泉七十二,以趵突为上(趵音豹)。」
  • 《广志》曰:「新城县有冷泉,泉冷如水,在湖县有盐泉,煮则为盐;有醴泉,用之愈疾。」
  • 《梦溪笔谈》曰:「信州铅山县有苦泉,流以为涧挹,其水熬之,则成胆矾。烹胆矾则成铜水,能为铜物之变化。」 
  • 《桂海虞衡志》云:「古□泉乃宾横间,民以墟中泉酿酒,既熟不煮,但埋土中,日足取出。色浅红,味甘而致远,暴日中而不坏。」 
  • 《酉阳杂俎》曰:「珠崖一州,其地无泉,民不作井,皆仰树汁为用。」 
  • 《地理志》曰:「西受降城北三百里有鸊鹈泉。」 又曰:「坊州中部,州郭无水,东北七里,有上善泉。」
  • 《括地图》曰:「负丘之山上有赤泉,饮之不老。神宫有英泉,饮之眠三百岁乃觉,不知死。」
  • 又曰:「凡天下之泉,三亿三万三千五百一十有九,其在遐荒绝域,殆不得而知。」

泉二

  • 《三辅旧事》曰:『姜泉在岐山县。郦道元注《水经》云:「炎帝长于姜水即此。」』 
  • 《遁甲开山图》荣氏解曰:「女狄暮没石纽山下,泉水中得月精如鸡子,爱而含之,不觉而吞,遂有娠。十四月生夏禹。」
  • 《吕氏春秋》曰:「太公钓于滋泉。」 
  • 《论语撰考谶》曰:「水名盗泉,仲尼不漱。」
  • 《荆州记》曰:「城东北三百步,有孔子泉。其水甘馨,虽帝浆无以过也。」
  • 《酉阳杂俎》曰:「华不注泉,齐顷公取水处,方圆百馀步。北齐时有人以绳千尺沈石,试之不穷。」 
  • 《春秋》:「定公元年,晋魏献子合诸侯之大夫于翟泉,将以城成周。」 
  • 《汉志》曰:「汉高帝入彭城,为楚所困。汉兵渴乏,帝以剑插地拔,即泉涌出,至今水不溢,旱不枯,土人呼为龙湫。」 金
  • 《周义记》曰:「韩信将下赵,闻陈馀不用李左车之计,引兵出井陉口,师患无井,筮之得知山下有泉,遣胡将索之。见二白鹿触地,有泉涌出,后人于泉左立胡王祠祀之。」
  • 《梁州异物志》云:「汉贰师将军李广利伐大宛还,士众渴乏,广乃引佩刀刺山,飞泉涌出,三军赖以获济。」
  • 《东观汉记》曰:『耿恭为校尉居疏勒,匈奴来攻,城中穿井十五丈无水,恭曰:「闻贰师军拔佩刀刔(一作刺)山而飞泉出,今汉德神灵,岂有穷乎!」乃正衣冠,向井拜,有顷井泉喷出。』 又曰:「光武中元元年,上幸长安祠长陵还洛阳宫。是时醴泉出于京师,郡国有醴泉者,痼疾皆愈,独眇蹇者不瘥。」
  • 《水经》注曰:「若耶溪东有寒溪,溪北有郑公泉,泉深数丈,冬温夏凉。汉太尉郑公弘宿居潭侧,因以名泉。」
  • 《晋安帝纪》曰:『吴隐之性廉,为广州刺史。界有一水,谓之贪泉,古老云:「饮此水者,廉士皆贪。」隐之始践境,先至水所酌而饮之,因赋诗以言志曰:「若使夷齐饮,终当不易心,清操逾厉。」』
  • 《宋书》曰:「王彭,盱眙人。少丧母,元嘉初父又亡,家贫力弱,营葬。乡人助作砖,砖须得水,天旱,穿井数十丈无水。一旦,砖灶前忽生泉,用之事毕复竭。助者嗟叹,元嘉中改其里为通灵里。」 
  • 《隋书》曰:「豆卢绩隋初拜渭州刺史,甚有惠政。鸟鼠山俗呼为高武陇,绝壁千寻,由来乏水,诸羌苦之。绩马足所践,忽飞泉涌出,百姓因号其泉曰玉浆。」 唐
  • 《孝友传》曰:「宋思礼萧县主簿,会大旱,井池涸,母羸疾非泉水不适口,思礼忧惧,具祷,忽有泉出诸庭,味甘寒,日不乏汲,县人异之。」 
  • 《玉海》曰:『雍熙二年五月癸酉,凤翊府言岐山县周公庙有泉忽涌出,耆旧相传,时平则流,世乱则竭。唐安史之乱竭,至大中年复流,号德润泉。自后又涸,今忽又涌,澄甘异常,因图之以进。晏殊为赞曰:「隐显以时,灵符孔彰。」』 
  • 《舆地记》曰:「范仲淹知青州,有惠政。溪侧忽涌醴泉,遂以范公名之,今医家汲此丸药,号青州白丸子。」 滁通判吕元中记曰:「欧阳公既得酿泉,一日会客,有以新茶献者,公敕汲泉瀹之汲者,道仆覆水,伪汲他泉代。公知其非酿泉,诘之,乃得一泉于幽谷山下,因名丰乐泉。」 
  • 《舆地记》曰:「惠通泉在琼州府城东三山庵之下,苏轼过此,品泉味类惠山,因名。」 又曰:「澹庵泉在临高县,宋胡澹庵谪崖时过此,遇旱觅得之,泉甘且冽。」 又曰:『宋元府间邹浩谪居平乐,所居岭下忽有泉涌出,因名感应。铭之曰:「有穹其山,有澄其渊,动惟厥时以出,斯泉沛然。莫遏其源,我感我应,其来自天。」及将北归,数日泉乃涸。』 
  • 《一统志》云:「度军泉在扬州府如皋治西,地名圣井栏。泉虽浅而不竭,击其栏则大溢出,昔岳飞经略通秦领兵过此,数千人饮之,泉亦如故,因名为度军井。元淮南王闻其异,取栏置庭中。」 明初金华宋濂〈叙钱塘虎跑泉〉云:『唐元和十四年性空大师栖禅其中,寻以无水,将他之。忽神人跪告云:「自师驻锡,我等徼惠,奈何弃去,南岳有童子泉,当遣二童移来。」翼日乃见二虎跑山,出泉甘冽胜常。师因留,乃建寺于此。客欲观泉者,僧为举梵呗,泉即感沸而出,若联珠然。』

泉三

  • 【莫浚】【载清】《诗》:「莫浚匪泉。」 又:「相彼泉水,载浊载清。」 
  • 【藏珠】【漱玉】藏珠于泉。 
  • 《文选》:「飞泉漱鸣玉。」 
  • 【穿石】【流淇】太山之溜穿石。 
  • 《诗》:「毖彼泉水,亦流于淇。」 
  • 【蜧跃】【马践】《文选》:「黑蜧跃重石。」 下见泉二。 
  • 【吐溜】【涌湍】《文选》:「泉涓涓而吐溜。」 又涌湍于石涧。
  • 【龙回】【凤跃】兰州龙泉,其文回作蛟龙状。 郿县凤泉,人取疗疾,泉跃时清则愈,浊无验。 
  • 【鹿触】【虎跑】并见泉二。 
  • 【霹雳】【参斗】大庾岭有霹雳泉,因祷致雷雨,泉涌于窦。 湖广均州有参斗泉,相传参、斗二星下临。 
  • 【明月】【白云】吴洞庭山嫖缈峰下有泉,唐天祐中刺史曹圭以明月名之。 白云泉在吴县天平山,白乐天题绝句。 
  • 【白道】【红泥】《水经》注:「长城白道岭,土穴出泉,即古诗饮马长城窟处。」 临洮府兰县有红泥泉,出皋兰山之下。 
  • 【谷帘】【石臼】谷帘泉在南康府,详见前。 
  • 《图经》:「施州石臼溪傍有泉,其源有七。」 
  • 【君子】【老翁】宋孟震亨为黄州通判,时称君子庭,有泉,东坡因名之。黄庭坚诗:「云梦泽边君子泉,水无名字托人贤。」 苏明允《嘉祐集》云:「月夜见一老翁偃息泉上,就之则隐入于泉,因甃石建亭,而为老翁泉铭。」 
  • 【一人】【七贤】金陵钟山有泉,仅容一杓,挹之不竭,王安石诗:「蹇潜一人泉。」 辉县山阳西社有七贤泉,指竹林七贤也。 
  • 【喜客】【惠民】渊州侧菱山有泉,客至抚掌泉即涌出,故名喜客。 漳州府城北门外有泉,名惠民。 
  • 【刺山】【拜井】并见泉二。 
  • 【隐剑】【搠枪】蜀五丁开山有剑隐在路旁,忽生一泉,遂名隐剑。 搠枪泉在澄城,光武北征时搠枪得泉于此。 
  • 【菩萨】【罗汉】东坡序:「寒溪西山寺有泉白而甘,号菩萨泉。」 瑞州五峰山上有罗汉像,横卧泉傍,故名。 
  • 【抚掌】【定心】抚掌见前喜客泉注。 定心泉在粤东,清远先是三藏法师以乏泉为虑,忽见老人指石曰:「但定其心,何虑抚泉,因凿石得水。」 
  • 【卓锡】【投金】唐僧卢能自黄梅县传衣钵往曹溪,五百僧追夺之。至大庾岭,渴甚,能以锡卓石,泉涌清甘,众骇而退,遂名卓锡泉。 沧州久视山下出澄绿泉,投之金石,终不沉没。 
  • 【跳五眼】【发百脉】《汉志》:「兰州五泉水在皋兰山下,泉有五眼跃涌。」 宋曾巩云:「历下诸泉,皆岱阴伏流所发,西则趵突为魁,东则百脉为魁。」 
  • 【判雌雄】【别男女】夔州多喜山有雌雄泉,春夏左盈又竭,秋冬左竭又盈。 梧州陆川县有泉二,左男泉右女泉。 
  • 【性温冷】【味甘酸】江乘县有泉,半冷半温。又彬州永兴县有圆泉,冷处极清,温处极浊。 雩都东紫阳观内一泉,间日甘酸,甘日汲以酿酒至美。 
  • 【杜康酿酒】【陆羽试茶】杜康泉在历城舜祠庑下,泉一升重二十三铢,相传杜康酿酒于此。 景陵县西北有文学泉,陆羽以北试茶。 
  • 【常怀十九】【近铭六一】泉在巩昌府成县,杜诗:「近接西南地,常怀十九泉。」 欧阳文忠自号六一居士,杭州诗僧惠勤受知于公,后公与僧俱逝,勤弟子画六一公像并勤像而祀之。有泉出讲堂下,东坡守杭,遂本勤意,名曰六一泉,因为之铭。 
  • 【穿凿越壑】【落石萦莎】诗史唐宣宗微时,以武宗忌,遁迹为僧,与黄檗禅师同观瀑布泉。师一联云:「穿岩越壑不辞劳,到底方知出处高。」宣宗续曰:「溪涧岂能留得住,终归大海作波涛。」 王介甫〈水帘泉〉诗:「淙淙万音落石岭。」 郑谷〈石门山泉〉诗:「一脉清泠何所之,萦莎漱藓入僧池。」

泉四

  • 【动】《礼》:「冬至后五日水泉动。」 
  • 【涌】王者德及地,则醴泉涌。 
  • 【觱沸】《诗》:「觱沸槛泉。」觱沸,泉出貌。 
  • 【浸穫薪】有冽汍泉,无浸穫薪。 
  • 【浸苞稂】冽彼下泉,浸彼苞稂。
  • 【涤源】《书》:「九川涤源。」 
  • 【氿滥】小泉也。
  • 【滥觞】《家语》:「江出岷山其源,可以滥觞。」 
  • 【饮】《楚辞》:「山中人兮芳杜若,饮石泉兮荫松柏。」 
  • 【玉酒】《十洲记》。 
  • 【挹】谢灵运诗:「跂石挹飞泉。」 
  • 【冽清】元泉冽清,《文选》。 
  • 【涌溜】石泉涌溜于阴渠,〈天台山赋〉。 
  • 【伤玉趾】寒泉伤玉趾。 
  • 【吸微液】吸飞泉之微液。
  • 【虞泉】日薄于虞泉,是谓黄昏。 
  • 【三泉】《汉书》:「始皇墓锢三泉,言其深也。」
  • 【醴泉】美泉也,水之精也。昆崙山有醴泉,华池君乘土而王,其政太平,则醴泉出涌。乘水而王,其政和平,则醴泉漉。神灵滋液,百珍宝用,则醴泉出。黄帝时以醴泉为浆,尧之世德茂清平,则醴泉出,夏后之时俊乂在官醴泉出,汉宣帝三年醴泉流滂,枯槁荣茂。
  • 【流宝碗】江州有宝碗泉。徐陵文:「泉流宝碗,遥忆湓城。」
  • 【玉浆】见前泉二。
  • 【开玉峡】劈开双玉峡,飞出白玉龙。 
  • 【池开半月泉】《西溪丛语》曰:『李仲〈题法华山天衣寺〉诗:「殿涌全身塔,池开半月泉,此泉隐于岩,下虽月圆池,上止见其半。」』 
  • 【太白浣笔】泉在济宁州东门外,旧传太白浣笔处。 
  • 【天泽】韩愈〈燕喜亭记〉:「泉之源曰天泽之泉,高而施下也。」
  • 【白泉】《瑞应图》曰:「泉色白,自出山泽,得礼制则泽谷之白泉出,饮之使人长寿。」
  • 【紫泉】紫泉溯珠液,唐诗。 
  • 【丹泉】馀杭大涤山有丹泉,其源自天柱而下,殷殷若雷声,至大涤洞西,乃出。有方池潴焉。天宇清明,则有赤光,四旁苔藓皆紫晕。 
  • 【碧泉】湘潭西南有碧泉。唐天宝中泉忽涌出,色如拖蓝,投物其色皆碧,宋胡安国建碧泉书院。 
  • 【黑泉】在湾甸禦彝州,水涨时飞鸟过辄地,以拭盘盂,人食立死。 
  • 【五色泉】江西新昌县净慧院有泉五色,取酌鲜莹。 
  • 【石泉槐火一时新】东坡记略:『仆在黄州梦与参寥子赋诗,有「寒食清明都过了,石泉槐火一时新。」之句,后七年守钱塘,而参寥子卜居智果院,有泉甘冷宜茶,寒食之明日,自孤山谒参寥汲泉钻火烹之,而所梦兆于七年之前,因名参寥泉。』 
  • 【虾蟆培坠笔】荆州松滋县南苦竹寺有竹泉,宋至和初有僧浚井得一笔,后黄庭坚谪黔过此,视笔曰:「此吾虾蟆培所坠也。」因知此泉与虾蟆培相通。 
  • 【题东西楹】衡州府北甘泉寺有莱公泉,当寇之南迁也,题于东楹曰:「平仲酌泉,经此回望北阙,黯然而去。」未几,丁谓过此,题于西楹曰:「谓至酌泉,礼佛而去。」 
  • 【知时盈涸】道州望仙门内有知时泉,夏至则盈,秋分则涸。宋绍兴间郡守辛公创亭。 
  • 【谁家女何处僧】《方舆胜览》:『昔有僧夜坐,忽一女子过之,僧叱之曰:「窗外谁家女?」此女即应曰:「堂中何处僧?」僧起逐之,女投入地,掘之得泉,因名幽澜泉。在浙西嘉善东景德寺。』 
  • 【芦花泉】在楚之咸宁白望山下,昔有白衣男子告邑人祷雨处,指芦花为识,即此。 
  • 【梅花泉】钱塘有泉涌地,作梅花瓣,若可掇拾云。 
  • 【咄泉】《寰宇记》:「安丰军咄泉在净戒寺北,人至泉旁,大呼则大涌,小呼则小涌。」
  • 【水本】【水源】

泉五

  • 唐刘长卿〈一公新泉〉诗曰:「东林一泉出,复与远公期,浅石春流处,空山暮落时。梦閒归细响,虑澹对清漪,动静皆无意,唯应到者知。」
  •  李端〈山下泉〉诗曰:「碧水映丹霞,溅溅露浅沙,暗通山下草,流出洞中花。素色和云落,寒声绕石斜,明朝更寻去,应到阮郎家。」
  •  姚合〈僧院引泉〉诗曰:「泉眼高千丈,山僧取得归,架空横竹引,凿石透渠飞。洗药溪流浊,浇花雨力微,朝昏长远看,护惜似传衣。」
  •  章孝标〈方山寺松下泉〉诗曰:「石脉绽寒光,松花喷晓霜,注瓶云母滑,漱齿茯苓香。野客偷煎茗,山僧惜净床,三禅不要问,孤月在中央。」
  •  曹松〈商山夜闻泉〉诗曰:「泻月声不断,坐来心益閒,无人知落处,万木冷空山。远忆云容外,幽疑石缝间,那辞通曙听,明日度蓝关。」
  •  郑谷〈石门山泉〉诗曰:「一脉清泠何所之,萦沙漱藓入僧池,云边野客穷来处,石上寒猿见落时。聚沫绕槎残雪在,迸流穿树坠花随,烟春雨晚閒吟去,不复远寻皇子陂。」
  •  皇甫曾〈山下泉〉诗曰:「漾漾带山光,澄澄倒林影,那知石上喧,却益山中静。」
  •  宋朱文公〈咏泉〉诗曰:「一水从中来,荡潏如九折,倏至走长蛇,捷来翻素雪。」
  •  曾巩〈金线泉〉诗曰:「玉甃常浮颢气鲜,金丝不定路南泉,无风到底尘埃尽,界破冰绡一片天。」
  •  明王弼〈游趵突泉〉诗曰:「济南历下多白泉,白沙几处涵风烟,郭西趵突更神异,平地一朵白玉莲。浪花滚起千层雪,此中疑是蛟龙穴,灵藏岁久变妖怪,精气上涌成涎沫。馀波散漫渊复渟,溪风冽山雨青,微霜初下雁秋浴,落月渐低猿夜听。穷源我欲溯川陆,旧志虚传自王屋,冥茫难测造化情,聊寄泉亭漱寒玉。」
  •  高启〈寒泉〉诗曰:「远络丛峰间,平流盘石上,月照欲成潭,风吹不生浪。声兼寒叶下,色映秋苔涨,野客照羸颜,曾来倚筇杖。」
  •  高柄〈山泉〉诗曰:「群嶂横秀气,飞流落云中,阴厓写古雪,月壑垂长虹。洄注石镜净,秋临遥天空,孤赏忆谢朓,青山度松风。」
  •  何景明〈玉泉〉诗曰:「行游金口寺,坐爱玉泉名,云去随龙女,风来动石鲸。入宫朝太液,穿苑象昆明,却望天河水,迢迢万古情。」
  •  邹缉〈玉泉垂虹〉诗曰:「碧嶂云岩喷玉泉,平流宁似瀑流悬,遥看素练明秋壑,却讶晴虹饮碧川。飞沫拂林空翠湿,跳波溅石碎珠圆,传闻绝顶芙蓉殿,犹记明昌避暑年。」
  •  王履〈镜泉〉诗曰:「微涟不动见容成,忘却蝉鸣与鸟鸣,忽有小风轻台过,暗移清影上岩屏。」
  • 晋傅咸〈神泉赋〉曰:「余所居庭,前有涌泉,在夏则冷,涉冬则温。温则水物冬生,冷则冰可以过。每夏游之,不知岁之有暑耳。惟兹神泉,厥理难原,在冬则温,既夏而寒。混混洋洋,载清载澜,遂乃坛以文石,树之柳杞,密叶云覆,重荫蔽沚,气泠泠以含凉,风肃肃而恒起。于时朱明纪运,旭日驰光,郁郁隆暑,赫赫太阳,盥玉体于素波,身凄焉而自清,不知天时之有暑。忽谓繁霜之陨庭,逮至旻秋既逝,司寒骋节,六合萧条,岩风凛冽,河洛辍流,太阴凝结。彼溰溰而含冻,此灼灼而含热,绿竹猗猗,荇藻青青,是托斯茂,是殖斯荣。」
  • 唐浩〈虚舟舒姑泉赋〉:「净色含虚,清辉皎如,烟凝泪以香起,苔斓斑而锦舒。浦水光摇,似动横波之末岸;莎风靡如,存鬓发之馀想。夫纨质已销,阴灵未谢,濯衣彩于花昼,洗镜光于月夜。泠泠不浊,殊画地而俄成;潏潏无穷,类拜井而潜化。」
  •  吴筠〈庐山云液泉赋〉曰:「坤元孕气,潜畅成泉,冠五行之首,为万物之先。爰有清泚,出此山侧,处蒙险以难知,犹井渫之不食。我搜灵泌,载披载登,见其地僻至洁,源深有恒。凝寒不为之损,暑雨不为之增,乃考室以饮,而乐在枕肱,甘侔元玉之膏,滴乃云华之液,疚可蠲,生可益,引充狎玩,惟意所适。悬之则素皎,壅之则澄碧,昼浮光以悠扬,夜含响以淅沥。」
  • 张说〈奏庆山醴泉表〉曰:『臣所部万年县令郑国忠,称县界六月十四日有庆山醴泉出其山,平地涌拔,周回数里,列置三峰,齐高百仞。山见之日,天青如云,异雷雨之迁徙,非堐岸之骞震。树木隆崇,巍然葱郁,阡陌如旧,草树不移,验益地之祥图,知太乙之灵化。山南又有醴泉三道,引注三池,分流接润,连山对浦,各深丈馀,广百步。味色甘洁,特异常泉,比仙浆于轩后,均愈疾于汉代。臣按孙氏
  • 《瑞应图》曰:「庆山者,德茂则生。」臣又按《白虎通》曰:「醴泉者,义泉也。可以养老,常出于京师。」《礼斗威仪》曰:「人君乘土而王,其政太平,则醴泉涌,潜潭巴曰,君臣和德,道度叶中,则醴泉出。」臣窃以山为镇国,水实利人,县有万年之名,三得山仙之类。此金□景福,宝祚昌图,邦固不移之基,君永无疆之寿。自永昌之后,迄于兹辰,地宝屡升,神山再耸,为若连岩结庆,并泌疏甘,群瑞同区,二美齐举,高视今古,曾无拟议。信可以纪元立号,荐庙登郊,彰贲亿龄,愉衍万宇。』
  • 唐魏徵〈九成宫醴泉铭〉曰:「上天之载,无臭无声,万类资始,品物流形,随感变质,应德效灵。介焉如响,赫赫明明,杂遝景福,葳蕤繁祉。云氏龙宫,龟图凤纪,日含五色,鸟成三趾。颂不辍工,笔无停史,上善降祥,上智斯悦,流谦润下,潺湲皎洁,蓱旨醴甘,冰宁镜澈。用之日新,挹之无竭,道随时泰,庆与泉流,我后夕惕,虽休弗休,居崇茅宇,乐不般游,黄屋非贵,天下为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