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帛部·布
  • 礼记曰:仲夏月。毋暴布。(不以荫切干太阳事。)
  • 又曰:布帛精粗不中数。幅尺广狭不中量。不鬻于市。
  • 左传曰:诸侯攻偪阳。主人悬布。堇父登之。及堞而绝之。(偪阳人悬布以外。试勇者也。)坠则又悬之。苏而复上者三。主人辞焉。乃退。
  • 晏子曰:景公谓晏子曰:东海中有水而赤。有枣华而不实。何也。晏子曰:昔秦缪公乘龙理天下。以黄帝布裹蒸枣。至海而投其枣布。故水赤。蒸枣。故华而不实。公曰:吾佯问子。对曰:婴闻佯问者亦佯对之。(事具枣部。)
  • 吕氏春秋曰:戎人见暴布者。问曰:何以为此莽莽也。指麻而示之。怒曰:孰灌灌可为莽莽也。(莽莽。长貌。灌灌。丛貌。)
  • 韩子曰:卫人有夫妻祷而祝曰:使我无故得百束布。其夫曰:何必少也。妻曰:益则子将取妾矣。
  • 史记。张骞传曰:臣在大夏时。见邛竹杖蜀賨布。
  • 又曰:公仪休相鲁。见布好而疾。出家妇。燔其机。
  • 又曰:货殖传曰:通邑大都。布千钧。比千乘家。
  • 神异经曰:南方有火山。长四十里。生不烬之木。昼夜火然。得暴风不炽。猛雨不灭。火中有鼠。重百斤。毛长二尺馀。细如丝。恒在火中。不出外而色白。以水逐沃之。即死。取其毛。织以作布。用之若垢污。以火烧之。即清洁也。(事具火部。)
  • 列女传曰:楚江乙母者。楚大夫江乙之母也。当恭王之时。乙为郢大夫。(郢。楚都。今南郡江陵。)有入王宫盗者。令尹以罪乙。请于王而黜之。处家无几。其母亡布八寻。言令尹盗之。王方在小曲台。令尹侍焉。王谓母曰:令尹信盗也。寡人不为其富贵不行法焉。若不盗而诬之。楚国有常法。(常法。谓诬罪人。其罪罪之。)母曰:令尹非身盗之也。乃使人盗之。王曰:奈何。对曰:昔孙叔敖之为令尹也。道不拾遗。民不关闭。而盗贼自禁。今令尹之法治也。耳目不明。盗贼从横。是故盗妾之布。是与使之何异。王曰:令尹在上。寇盗在下。令尹不知。有何罪焉。母曰:昔日妾子为郢大夫。人盗王宫中之物。妾子坐而黜之。妾子亦岂知之乎。终然坐之。令尹独何以不坐。是为过也。王曰:善。非徒讥令尹。又讥寡人。令吏偿母之布。因赐金十镒。让金布曰:妾岂贪货而干王哉。王乃召江乙而用之。
  • 汉书曰:文帝徙淮南王长。道死。时民谣曰:一斗粟。尚可舂。一尺布。尚可缝。兄弟二人。不能相容。
  • 又曰:成帝许皇后上疏曰:妾誇布服粝食。
  • 又曰:太公以布为货。广二尺二寸为幅。长四丈为疋。
  • 华峤汉书曰:王允与吕布及士孙瑞谋诛董卓。有人书吕字于布上。负而于市歌曰:布乎布乎。有告。卓不悟。三年四月。帝疾愈。卓入市。布持矛刺卓。兵士趣斩之。
  • 吴越春秋曰:越王允常。使民男女入山采葛。作黄丝布。献之吴王。
  • 先贤行状曰:国中有盗牛者。牛主得盗者。曰:我邂逅迷惑。从今以后将改过。子既已宥。幸无使王烈闻之。人有以告烈者。烈以布一端遗之。曰:是知耻恶。知耻则善心将生。故与劝为善也。
  • 典略曰:苏秦如赵。逢其邻子于易水之上。从贷一疋布。约偿千金。邻子不与。
  • 广志曰:桐木。其华有白毳。取其毳淹织。缉以为布。
  • 圣證论曰:梁冀时。布有垢。则洗之于火。
  • 裴氏广州记曰:蛮夷不蚕。采木绵为絮。皮圆当竹。剥古绿藤。绩以为布。
  • 燕书曰:宋该。字宣弘。为右长史。太祖会群僚。以该性贪。故赐布百馀疋。令负而归。重不能胜。乃至僵顿。以愧辱之。
  • 俗说曰:桓豹奴善乘骑。亦有极快马。有一诸葛郎。自云能走。与马等。桓车骑以百疋布置埒。令豹奴乘马。诸葛竞走。先至者得布。便俱走。诸葛桓(○太平御览八百二十作恒。)与马齐。欲至埒头。去布三尺许。诸葛一透坐布上。遂得之。
  • 笑林曰:沈珩弟峻。字叔山。有名誉。而性俭愆。张温使蜀。峻入内良久。出语温曰:向择一端布。欲以送卿。而无粗者。温嘉其能显非。
  • 晋殷巨奇布赋曰:惟泰康二年。安南将军广州牧腾(○按当作滕。)侯。作镇南方。余时承乏。忝备下僚。俄而大秦国奉献琛。来经于州。众宝既丽。火布尤奇。乃作赋曰:伊荒服之外国。逮大秦以为名。仰皇风而悦化。超重译而来庭。贡方物之绮丽。亦受气于妙灵。美斯布之出类。禀太阳之纯精。越常品乎意外。独诡异而特生。森森丰林。在海之洲。煌煌烈火。禁焉靡休。天性固然。滋殖是由。牙萌炭中。类发烬隅。叶因焰洁。翘与炎敷。猋荣华宝。焚灼萼珠。丹辉电近。彤●星流。飞耀冲霄。光赫天区。惟造化之所陶。理万端而难察。燎无烁而不燋。在兹林而独昵。火焚木而弗枯。木吐火而无竭。同五行而并在。与大椿其相率。乃采乃㭊。是纺是绩。每以为布。不盈数尺。以为布帕。服之无斁。既垢既污。以焚为濯。投之朱炉。载燃载赫。停而泠之。皎洁凝白。
  • 梁刘孝绰谢越布启曰:比纳方绡。既轻且丽。珍迈龙水。妙越鸟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