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业部·钱
  • 汉书曰:凡贽。(○太平御览八百三十五作货。)金钱布泉之用。夏殷以前。其详靡记。太公为周立九府圆法。(圆即钱也。)
  • 六韬曰:武王入殷。散鹿台之金钱。以与殷民。
  • 史记曰:初苏秦之燕。贷百钱为资。及贵。以百金偿之。遍报诸所尝见德者。其从者一人。独未得报。乃前自言。苏秦曰:我非忘子。子之与我至燕。再三欲去我易水之上。方是时我困。故望子深。是以后子。子今亦得矣。
  • 又曰:高祖以吏繇咸阳。吏皆送奉钱三。(或三百。或五百。)萧何独以五。侯(○太平御览八百三十五作后。)益封二千户。以独赢二钱。
  • 又曰:单父人吕公。善沛令。避仇从之客。因家焉。沛中豪杰吏。闻令有客。皆往贺。萧何为主吏。主进。令诸大夫曰:不满千钱。坐之堂下。高祖为亭长。素易诸吏。乃绐为谒者曰:贺钱万。实不持一钱。谒入。吕公大惊。起迎之门。吕公者。好相人。见高祖状貌。因重敬之。引入座。萧何曰:刘季故多大言者矣。
  • 又曰:上使善相者相邓通。曰:当贫饿死。文帝曰:能富通者在我。何谓贫。于是赐通蜀严道铜山。得自铸钱。号邓氏钱。布天下。(见宠幸篇。)
  • 又曰:汉兴七十馀年之间。国家无事。廪庾皆满。而库府馀货财。京师之钱。累百巨万。贯朽而不可校。
  • 又曰:安息国以银为钱。钱如王面。
  • 汉书曰:武帝时。公卿请令京师铸官钱。赤仄。(以赤铜为其郛。)一当五。官用非赤仄。不得行。(俗所谓紫绀钱。)
  • 又曰:东方朔云。侏儒长三尺馀。奉一囊粟。钱二百三十。臣朔长九尺馀。亦一囊粟。钱二百四十。
  • 又曰:张安世父子封侯。在位太盛。乃辞不受禄。诏都内别藏张氏无名钱。以百万数。(都安(太平御览八百三十五作内。)主藏官。)
  • 东观汉记曰:光禄勋杜林。与马援乡里亲厚。援南方还时。林马适死。援遣子持一匹马遗林。曰:朋友有车之馈。可以修(○太平御览八百三十五作备。)之。居数月。林遣子奉书曰:将军内施九族。外有宾客。望恩者多。林父子食禄。禄出常有盈。今奉钱五万。援受之。谓儿曰:当以此为法。林所以胜我者也。
  • 又曰:马援在陇西。上书曰:富民之本。在于食货。宜如旧铸五铢钱。天下赖其便。
  • 又曰:郑均兄为县游击。受礼遗。均数谏止。不听。即脱身出作。岁馀。得数万钱。归以与兄。曰:钱尽可复得。为吏坐赃。终身捐弃。兄感其语。遂有廉絜称。
  • 汝南先贤传曰:平舆阚敞。为郡五官掾。太守弟五常被徵。以奉钱百三十万寄敞。敞埋置堂上。后常举家患死。唯有孤孙九岁。临死语云。吾有钱三十万。寄掾阚敞。孙长大来求敞。敞见之悲喜。取钱尽还之。孙曰:祖唯言三十万尔。今乃百三十万。诚不敢当。敞曰:府君疾困。谬言尔。郎君无疑。
  • 郭子曰:王夷甫雅尚玄远。又疾其妇贪。口未尝言钱。妇欲试之。夜令婢以钱绕床。不得行。夷甫晨起。见钱阂之。命婢举阿堵物。
  • 世说曰:王武子移第近北芒。于时人多地贵。武子好马射。买地作埒。编钱布地竟埒。时号金沟。
  • 地镜图曰:钱铜之气。望之如青云。
  • 后汉刘騊駼上书谏铸钱事曰:夫食者乃有国之大宝。生民之至贵也。见比年以来。良苗尽于蝗螟之口。杼柚空于公私之求。野无青草。室如悬磬。所急朝夕之餐。所患靡盬之事。岂谓钱之锲薄。铢两轻重哉。就使当令土砾化为南金。瓦卤变为和玉。沙石悉成随珠。犬羊尽作狐白。绛绣盈堂。文绮缦野。使百姓渴无所饮。饥无所食。虽牺皇之纯德。大禹之勤劳。周文之不暇。犹不能以保萧墙之内。
  • 梁简文帝谢敕赐解讲钱启曰:无劳磁石之火。金货猥臻。非游玉垒之川。铜山可见。舒王济之埒。犹觉有馀。假刘寔之绳。穿而不尽。慧轮究竟。爰降曲私。福田成满。仰由慈被。荣光独照。自均若木。负恩知重。窃譬蓬莱。
  • 又谢赐钱启曰:殊泽隆厚。造次被蒙。重彼八铢。珍斯九法。赤仄成采。出自水衡之藏。绀文委贯。忽积铜扇之里。谨长充放生。用济含识。发弘誓愿。等供无边。效彼薄拘。均兹流水。方使怖鸽获安。穷鱼永乐。
  • 梁刘孝威婚谢晋安王赐钱启曰:孝威问吉已通。请期有日。而贤夫之誉。多愧张耳。非婿之才。偶同王粲。眷言前事。良以自羞。曲降隆慈。俯垂珍锡。便使禽贽获举。纁币有资。佩服宠灵。殒越非报。
  • 梁任孝恭谢赉钱治宅启曰:绳枢断续。薄雨已倾。席户穿阑。微风自卷。不悟恩隆问舍。降自天造。事深更宅。乃被庸微。跪条可授。毁垣再筑。遂得窗临上路。户望东家。人悦爽垲。里惊轮奂。门学于公。逆容驷马。巷均王浚。豫拟幡旗。
  • 晋鲁褒钱神论曰:有司空公子。富贵不齿。盛服而游京邑。驻驾乎市里。顾见綦毌先生。班白而徒行。公子曰:嘻。子年已长矣。徒行空手。将何之乎。先生曰:欲之贵人。公子曰:学诗乎。曰:学矣。学礼乎。曰:学矣。学易乎。曰:学矣。公子曰:诗不云乎。币帛筐篚。以将其厚意。然后忠臣嘉宾。得尽其心。礼不云乎。男贽玉帛禽鸟。女贽榛栗枣脩。易不云乎。随时之义大矣哉。吾视子所以。观子所由。岂随世哉。虽曰已学。吾必谓之未也。先生曰:吾将以清谈为筐篚。以机神为币帛。所谓礼云礼云。玉帛云乎哉者已。公子拊髀大笑曰:固哉子之云也。既不知古。又不知今。当今之急。何用清谈。时易世变。古今异俗。富者荣贵。贫者贱辱。而子尚质。而子守实。无异于遗剑刻船。胶柱调瑟。贫不离于身名。誉不出乎家室。固其宜也。昔神农氏没。黄帝尧舜。教民农桑。以币帛为本。上智先学变通之。乃掘铜山。俯视仰观。铸而为钱。故使内方象地。外员象天。钱之为体。有乾有坤。其积如山。其流如川。动静有时。行藏有节。市井便易。不患耗折。难朽象寿。不匮象道。故能长久。为世神宝。亲爱如兄。字曰孔方。失之则贫弱。得之则富强。无翼而飞。无足而走。解严毅之颜。开难发之口。钱多者处前。钱少者居后。诗云。哿矣富人。哀哉茕独。岂是之谓乎。钱之为言泉也。百姓日用。其源不匮。无远不往。无深不至。京邑衣冠。疲劳讲肆。厌闻清谈。对之睡寐。见我家兄。莫不惊视。钱之所祐。吉无不利。何必读书。然后富贵。由是论之。可谓神物。无位而尊。无势而热。排朱门。入紫闼。钱之所在。危可使安。死可使活。钱之所去。贵可使贱。生可使杀。是故忿诤辩讼。非钱不胜。孤弱幽滞。非钱不拔。怨仇嫌恨。非钱不解。令问笑谈。非钱不发。谚曰:钱无耳。可闇使。岂虚也哉。又曰:有钱可使鬼。而况于人乎。子夏云。死生有命。富贵在天。吾以死生无命。富贵在钱。何以明之。钱能转祸为福。因败为成。危者得安。死者得生。性命长短。相禄贵贱。皆在乎钱。天何与焉。天有所短。钱有所长。四时行焉。百物生焉。钱不如天。达穷开塞。振贫济乏。天不如钱。若臧武仲之智。卞庄子之勇。冉求之艺。文之以成人矣。今之成人者何必然。唯孔方而已。夫钱穷者使通达。富者能使温暖。贫者能使勇悍。故曰:君无财则士不来。君无赏则士不往。谚曰:官无中人。不如归田。虽有中人。而无家兄。何异无足而欲行。无翼而欲翔。使才如颜子。容如子张。空手掉臂。何所希望。不如早归。广修农商。舟车上下。役使孔方。凡百君子。同尘和光。上交下接。名誉益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