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五八卷:守业

守业

  • 巧述 代守 上详百工一业下左代守其  不变 不贰 传工贾不变不敢贰事谓兼他业  笃守 相高 笃在守业 下以知  肯堂构 修族代 书厥考作室既底法厥子乃弗肯堂矧肯构 下详前 贾四  不可迁 不可杂 管子曰四人者国之石人也注士农工商各守其业不可迁也如今之柱下石也 四人各业不可杂处杂处则其事乱  相示以功 不见异物 管子曰圣人必就官府权节其用比其器相语以利相示以功相高以知注以能知器用事相高为又曰旦暮从事于此不见异物而迁焉故工之子恒 工  业惟善守 利不并行 茍能争利 安可恶嚣 传 业有四人 职无二事 抑其淫业 考以成功仕则不稼 田则不渔 礼  商农不移 工贾不变  传  功有务于化材 业无迁于异物 不劳而能申子弟之学 相语以利用高曾之规 注详百工四  得朝夕之求利宜相示 修族代之鬻业贵不迁 遵代守之文不失其业 及日省之际乃多其功
  • 学箕 为裘 礼记曰良冶之子必学为裘良弓之子必学为箕  署书济美 为医世守 唐张巡署书题阁判曰甲绝翰深规代济其美儒元虞集医说赠易晋曰有医师之良曰易小雅氏故 家仕族也小雅之子四人世守其业  世农识妙 时习不劳 宋苏轼曰平畴交远风良苖亦怀新非予之世农不识此语之妙详田农 明刘基曰艺能时习然后不为徒劳也  凿田不改 为盖无成 又刘基郁离子曰郑之鄙人学为盖三年艺成而大旱盖无所用乃弃而为桔槔又三年艺成而大雨桔槔无所用则又还为盖焉未几而盗起民尽改戎服鲜有用盖者欲学为兵则老矣郁离子见而嗟之曰是殆类汉之老即欤艺事由己之学虽失时在命而不可尽谓非己也故越有善农者凿田以种稻三年皆伤于涝人谓之宜泄水以树黍弗对而仍其旧其年乃大旱连三岁计其获则偿所歉而赢焉故曰旱斯具舟熟斯具裘天下之名言也  颠沛于是 克荷良存 谅无陨于前搆 偶垂裕于后昆 抚韦家之宿事徒想钦承 语王氏之门风深违祖述 并唐张巡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