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四二卷:宫殿制造

宫殿制造

  • 层构 瑰材
  • 大修 大营 大治 大起 通鉴书法曰作宫必书重民力也是故魏书大营宋书大修齐书大治皆罪之也惟明帝大起北宫继书罢之为羙辞 
  • 崇制规 遵王度
  • 藻廉诉 由余笑 词林海错曰汉  武帝宴群臣於未央殿见梁上一老翁放杖稽首而不言东方朔曰此水木之精名曰藻廉夏巢幽林冬潜深河陛下日造宫室斩伐其居故来诉耳袭大唐新语曰张元素谏修洛阳宫疏曰役疮痍之人 亡隋之弊愿陛下思之无为由余所笑 
  • 昼参中景 夜考极星 万载不倾 一劳永逸 时维农隙 民自子来
  • 有司按图后宫付式 宋史曰建隆三年令有司绘洛阳宫殿按图修之命韩重赟董其役 辽史曰圣宗  仁德皇后萧氏尝以草莛为殿式密付有司令造清风天祥八方三殿既成益宠异  取材废第 市木蓝田 会要曰贞观二十一年公卿上言请修废太和宫厥地清凉可以清暑诏从之遣将  作大匠阎立德於坏顺阳王第取材瓦以建之包山为苑自栽木至设幄九日毕工因改为翠微宫 唐书曰太宗谓侍臣曰朕顷览刘聪传聪将为刘后起䳨仪殿廷尉陈光达諌聪大怒命斩之刘后手疏启请甚切聪怒解而甚愧之人之读书欲广闻见然非知之难也朕近於蓝田市木将别为一殿取制两仪仍搆重阁其木已具远想聪事斯作遂止  扼吭夺食 劳民费财 元史陈祖仁传曰帝欲修上都宫殿工役大兴祖仁上疏曰今四海未靖仓库告虚乃欲驱疲民以供大役废耕耨而荒田亩何异扼其吭而夺其食以速其毙乎作又列传曰会次三皇后殂命工部撤行殿车帐皆新 之员外郎策丹未即兴工省臣责问之策丹入对曰皇后行殿车帷尚新若改作之恐劳民费财必欲舍旧更新则大明殿乃自世祖所御列圣嗣位岂皆改作乎帝大悦 
  • 周室百堵并作 汉宫千门洞开 将侔大壮之象 必考定星之期 虽欲克壮宸居亦可式遵时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