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五二卷:道路

道路一

  • 刘熙
  • 《释名》曰:
  • ……
  • 中路谓之唐。 
  • 《广雅》曰:「墿轨堩街径阛阓□□,道也。」又:「畛涂陈阡陌术,亦道路别名。」 
  • 《五经要义》曰:「将行者有祖道,一曰祀行。言祭祀道路之神,以祈也。」 
  • 《三辅故事》曰:「桂宫,周遭十里内有复道横北渡西至神明台。」 任豫
  • 《益州记》曰:「江曲由左担道,按图在阴平北,于成都为西,(其道至阴,自北来者担在左肩,不得度担也。)邓艾束马悬车之处。」 
  • 《风俗通》曰:「南北为阡,东西为陌。」
  • 《三辅决录》曰:「长安城面三门,四面十二门,皆通达九逵,以相经纬。衢路平正,可并列车轨。十二门三涂洞辟,隐以金椎,周以林木,左右出入,为往来之径,行者升降,有上下之别。」 
  • 《郡国志》曰:「壅州软到在道化门东北十里。」

道路二

  • 《淮南齐俗》曰:「帝颛顼之法,妇人不避男子于路者。拂之于四达之衢,今之国男女切肩摩于道,其于俗一也。」
  • 《博物志》曰:『文王以太公为灌坛令,期年风不鸣条,文王梦一妇人甚丽,当道而哭,问其故。曰:「我泰山之女,嫁为西海妇,欲灌坛令,当道有德,吾不敢以乘风雨过。」』
  • 《韩子》曰:『管仲从桓公伐孤竹,春往冬还,迷惑失道。管仲曰:「老马之智可用也。」乃放老马而随之,遂得道。』
  • 《吕氏春秋》曰:「子产相郑,桃李垂于术。」
  • 吕乐成曰:「孔子用鲁三月,男子行乎途右,女人行乎途左,财务之遗者,民莫之举。」 
  • 《列女传》曰:『楚野辩女者,昭氏妻也。郑简公使大夫聘于荆州,于狭路有一妇人来车,与大夫遇,击折车轴。大夫怒,将执而鞭之。女曰:「妾闻君子不迁怒,不贰过。令狭路之中,妾之避也极矣,而子大夫之仆不肯少伺,是以废大夫之车,而反执妾,岂非迁怒哉!不怒仆而怒妾,岂非贰过哉!」』 
  • 《水经》注曰:「漳水北径祭陌西,战国之世,徐巫为河伯娶妇,祭于此陌。西门豹投巫河中,洮祀虽断绝,地留祭陌之名。」 
  • 《史记》曰:「张良至褒中,因说汉王烧绝栈道,以备诸侯盗兵,亦示项王无东意。」
  • 《汉书》曰:『惠帝为东朝长乐宫做复道,方筑高帝庙南,叔孙通曰:「陛下筑复道高地寝,衣冠月出游高庙,子孙奈何宗庙道上行哉!」帝惧曰:「急坏之。」通曰:「人主无过举,令已作,百姓皆知矣,愿陛下益广宗庙,大孝本也。」帝从之。』 又曰:『文帝行至霸陵。是时慎夫人从上,示慎夫人新丰曰:「此走邯郸道也。」』
  • 《前汉书》曰:「鲍宣为司隶,丞相孔光四时行园陵官,官属以令行,驰到中宣没入其车马。」 又曰:「王霸为上谷太守,治飞狐道,堆石布土,自代至平城三百馀里。」
  • 《东观汉纪》曰:『逢萌被徵,上道迷,不知东西。曰:「朝廷所徵我者,为聪明睿智,有益于政,方向不知,安能济政。」即驾而归。』
  • 《后汉书》曰:「建初八年郑弘为大司农,旧交趾七郡贡献,转运皆从东治泛海而至。风波艰阻,沉溺相系。弘奏开零陵、桂阳峤道,至今为常路。」 
  • 《杂记》曰:「隋炀帝发江淮民十馀万开邗沟,自山阳至阳子入江,凿渠广四十步,傍皆筑御道,植以柳焉。」 
  • 《大唐新书》曰:『旧制京城内,金吾晓暝传呼,以戒行者马。周献封章始置街鼓,俗号鼕鼕,公私便焉。有道人斐修然,歌词曰:「遮莫鼕鼕鼓,须倾满满杯,金吾倘借问,报道玉山颓。」』 
  • 《通鉴》曰:『贞观二十一年,以铁勒回纥等十三部内附,诸酋长奏称:「臣等既为唐民,往来天至尊所,如诣父母,请于回纥以南,突厥以北,开一道谓之参天可汗道。置六十八驿,各有马及酒食,以供过使,岁供貂皮,克租税。」』 
  • 《地里志》曰:「洋州兴道,有骆谷路,南口曰傥谷,北口曰骆谷。真符本华阳,天宝八载开清水谷路,复置,因凿山得玉册,更名。」 又曰:「韶州始兴有大庾岭新路,开元十七年诏张九龄开。」 
  • 《唐书》曰:『帝幸汾阳官狄仁杰为知顿使,并州刺史冲元以道出妒女祠,俗言盛服过者,致风雷之变,更发卒数万改驰道。狄仁杰曰:「天子之行,风伯清尘,雨师洒道,何妒女之为耶?」止其役,帝壮之曰:「真丈夫哉!」』 
  • 《通鉴》曰:「陜州水陆运使李泌奏集津至三凿门开车道十八里,以避砥柱之险。」 
  • 《国史补》曰:『度支欲两京道中槐树为薪,更栽小树,先下符牒华阴。华阴尉张造判牒曰:「召伯所憩,尚不剪除,先皇旧游,岂宜斩伐。」乃止。』 
  • 《地里志》曰:「贞元七年,刺史李西华自蓝田至内乡开新道七百馀里,回山取途,人不病涉。」 
  • 《尚书故实》曰:『李白尝为蜀道难歌,曰:「蜀道难难于上青天。」以刺严武也,后陆畅复为蜀道易,易于屡平地,畅以佞韦皋也。』 
  • 《唐新语》曰:『陆象先为益州长史,奏嘉邛路远,请凿。岷之南以从捷近,发卒从役民,人不堪,多道亡病死。左拾遗张宣明监姚隽诸军事兼招慰使,乃亲验其路,审其难险,移牒益州曰:「此路高山临云深谷,无影至,有斗绝巨险,殆不通人迹,俓之者必搏璧傍崖胁息而度,虽竟日登顿,二十许里,木人犹堪下泪,铁马亦可蹄穿,象先览之竞惕,遽罢役。」仍旧路以闻,蜀人赖焉。』 
  • 《唐史》曰:「高骈镇安南使者,岁至乃凿道,五所置兵护送,其径有青石,或传马援所不能治,有雷碎其石,乃得通因名道,曰天威。」

道路三

  • 【剧骖】【方轨】上详前二。 左思〈蜀都赋〉:「辟二九之通门,画方轨之广涂。」 
  • 【龟背】【羊肠】 许慎《说文》曰:「馗,九达道也。似龟背,故谓之馗。」 魏武帝〈苦寒行〉曰:「羊肠坂诘屈,车轮为知摧。」 王智深《宋纪》曰:「氐人杨难当居在仇池,山高二十里,羊肠盘道三十六回。」 
  • 【八达】【九纬】上详前一。 
  • 《周礼》:「匠人营国中九经九纬,经涂九轨。」郑元注曰:「国中,城内也。经纬之涂,皆容九轨,轨谓辙广。」 
  • 【鹿蹊】【马迹】《周易》曰:「艮为径路。」郑元注曰:「田间之道曰径路,艮为之者,取山间鹿兔之蹊。」 郦道元注《水经》曰:「晋昌郡南及广武马蹄谷,盘石上有马迹,若践泥中自然之形,故其俗号曰天马径。」 
  • 【九陌】【四衢】《汉宫殿》疏曰:「长安中有九陌。」 何法盛《晋中兴书》:『穆帝升平二年诏曰:「佽飞督王饶忽上吾鸩鸟,以辟恶此凶物,岂宜妄进,于是鞭饶二百,使殿中孙云监临于四衢道焚之。」』 
  • 【迎钟】【徇铎】《吕氏春秋》曰:「中山之国,有风繇者,智伯欲攻之而无道。为铸大钟方车二轨以遗之,风繇之君斩岸堙溪以迎钟,随而攻之,而风繇遂亡。」 
  • 《尚书》曰:「每岁孟春,遒人以木铎徇于路。」 
  • 【交会】【多岐】《尔雅》曰:「五达之康。」孙炎注曰:「康,乐也。交会乐道也。」 
  • 《列子》曰:『杨子邻人亡羊,率其党请杨子竖追之,杨子曰:「亡一羊何能追?」众曰:「多岐路。」既返,问:「获羊乎?」曰:「亡岐路既多,之中又有岐焉。吾不知所之,故返。」杨子曰:「大道以多岐,亡羊人以多方丧生。」』 
  • 【隐金】【堆石】《汉书》贾山曰:「秦东穷燕,齐南极吴越,跸道广五十步,隐以金椎树,以青松为驰道之丽。至于此也。」注云:「隐,筑也。」 
  • 《东观汉记》曰:「王霸为上谷太守,修飞狐道至平城,堆石布土三百馀里。」 
  • 【三条】【九轨】班固〈西都赋〉曰:「披三条之广路,立十二之通门。」 下详前一。 
  • 【藩竹】【树槐】环济《吴纪》曰:「天纪二年,卫尉岑昏表修百府,自宫门至朱雀桥,夹路作府舍。又开大道,使男女异行,夹道皆筑高墙尾覆,或作竹藩崔鸿。」 
  • 《前秦录》曰:「苻坚灭燕赵之后,自长安至于诸州,皆夹路树槐柳,二十里一亭,四十里一旅,行者取给于涂,工商资贩于道」。 
  • 【立鄙】【列亭】《国语》曰:『周制有之曰:「列树以表道,立鄙舍以守道路,谓置侯人官也。」』 
  • 《东观汉记》曰:「卫飒为桂阳太守凿山通路,列亭置驿。 」
  • 【斩蛇】【焚鸠】《史记》:「汉高祖以亭长送徒于驿山,夜径泽中,有蛇当道。高祖拔轫斩蛇,蛇为两径开数里。」 下详四衢注。 
  • 【束马】【覆轮】上详前二。 潘尼〈恶道赋〉曰:「道深地狭,坂峭轨长,轮舆颠覆人马仆僵。」 
  • 【桂道兰术】【七陌九阡】刘义恭诗曰:「飞流界桂道,深林冒兰术。」 曹植诗曰:「东西经七陌,南北越九阡。」 
  • 【铜驼】【石牛】洛阳大道有铜驼,因名之。 秦惠王欲伐蜀,乃刻石牛,置黄金于后。曰此天牛能粪金,蜀王以为然,即遣五丁力士抳成道入蜀,使张仪随其道,以使伐蜀。 
  • 【如砥】【若水】《诗》:「周道如砥。」 
  • 《文选》诗:「九涂平若水。」 
  • 【有荡】【无壅】鲁道有荡。 传:「道路无壅。」 
  • 【开通】【平易】《月令》:「季春开通道路,无有障塞。」 传曰:「司空以时平易道路。」 
  • 【藩塞】【树阻】《周礼》:「国有故藩,塞阻路而止行者,谓闭要路以备奸冠。」 又曰:「设国之五途而树之林以为阻。」固注:「五途,道路也。」 
  • 【设祖】【烧栈】二疏告老,设祖道供帐。 汉王烧绝栈道。 
  • 【必循】【不径】焦先守孝然行不践斜径,必循阡陌。 
  • 《礼》:「道而不径,言孝子慎身。」 
  • 【除□】【掩骼】谓死人骨及禽兽骨□。 禁谓孟春掩骼埋胔肉之属。 
  • 【甚夷】【且长】《老子》:「大道甚夷,而民好径。」 
  • 《诗》:「道阻且长。」 
  • 【保路】【闭涂】安道路人,楚子西。 
  • 《左传》曰:「不通内外使。」 
  • 【掌修除】【达陷绝】《周礼》:「野庐氏掌达国道路,至于四畿时祭祀,则率其属修除。」  合方氏掌达天下之道路,不得津梁陷绝。 
  • 【禁驰骋】【禁歌哭】修闾氏禁以兵革趋行者,与驰骋于国中者。衔枚氏禁嚣呼叹鸣于国中者,行歌哭于国中者。 
  • 【司空视】【合方掌】途下详前。 
  • 【雨毕除】【十月塞】《国语》:「雨毕而除道。」 十月塞蹊径。 
  • 【可南北】【通子午】杨朱泣歧路,谓其可以南,可以北。 王莽通子午谷,后汉诏罢子午道,通斜谷。 
  • 【端径术】【列树表】《月令》:「孟春端径术。端,正也。径,步道也。术,车道也。」 下详《周礼》。 
  • 【死者埋】【行者让】蜡氏掌若有死于道路者,则令埋而至楬焉。书其日月焉,悬其衣服,任器于有地之官以待其人。注:「蜡,土预反。」 
  • 《家语》曰:「西伯化行而耕者让畔,行者让路。」 
  • 【穷车辙】【绝辎重】阮籍常率意独驾不由径,车辙所穷,辄动哭而返。 间道绝其辎重。  
  • 【通回中】【筑甬道】武帝通回中道。 汉王军荥阳筑为甬道属之河,取敖仓。 
  • 【当孔道】【遵微行】《西域传》:「不当孔道,遵彼微行。」注:「微行,墙下径行也。」 
  • 【金吾式】【青楼临】《汉百官志》曰:『式道掌徼巡军师,武帝更名执金吾。』 古诗:「青楼临大道。」 
  • 【假虞伐虢】【假陈骋宋】晋侯假道于虞以伐虢。 定王使单襄公聘宋,假道于陈,道茀不可行,谓草秽塞路。 
  • 【随山以刊】【知阻而达】马援拜伏波将军,缘海随山,刊道千里。 
  • 《周礼》:「司险,以周其山林。川泽之险则开凿之,川泽之阻则桥梁之,通道路也。」 
  • 【所过粪除】【不争险易】第五伦事详洒扫。 
  • 《礼》:「道途不争险易之利。」 
  • 【路不拾遗】【道无列树】子产相郑,路不拾遗。 
  • 【羊肠若砥】【马迹如流】【通衢】【坦途】【辇彀】【辙迹】
  • 【天衢】【霄涂】《易》曰:「何天之衢道大行也。」 
  • 《初学记》曰:「霄涂严远。」 
  • 【大路】【中逵】《诗》曰:「遵大路兮。」又「施于中逵。」 
  • 【迟迟】【踧踧】《诗》曰:「行道迟迟,中心有违。」 又:「踧踧周道,鞠为茂草。」 
  • 【皇衢】【古道】皇衢,天子之衢道也。动大路,遵皇衢。唐诗云:「苍黄迷古道。」 
  • 【驰道】【织路】 驰道,天子出行之道。 〈思玄赋〉:「康织路于四裔,斯与彼其何瘳。」 
  • 【津途】【水径】《初学记》曰:「津途去不迷。水径者,即水路。」 
  • 《艺文》曰:「后有水径,缭绕回圆。」 
  • 【马陵】【鸟道】马陵道在大名府城东南,即孙膑伏弩射庞涓处。 鸟道,蜀有鸟道,言径窄才可通鸟耳。 
  • 【陈仓】【方轨】陈仓道在汉中成都府沔县,蜀汉曹魏交战所。 〈蜀都赋〉:「画方轨之广途。」 
  • 【飞狐】【石牛】飞狐道在广昌县北入怀仁界,郦食其说高祖塞飞狐之口,即此。 
  • 《水经》注:「东南历水石穿山通道,云丈有馀,刻石言汉永平中司隶校尉杨厥所开,建和二年,王升琢石颂德,盖因石牛道而广之。」 
  • 【问途】【让道】《庄子》:「黄帝将见大隗于具茨之山,方明为御,至于襄城之野,七圣者皆迷,无所问途焉。」 虞芮之君相与争田,久而不平,乃相谓:「西伯,仁人也,害盍往质烟。」乃相与朝周,入其境,则耕者让畔,行者让道。 
  • 【回中】【阴平】回中道在陜西平凉府泾州上有王母宫,汉武求神仙于此。 阴平道在巩昌府文县,乃秦、蜀门户。钟会伐蜀,姜维请备阴平,后主不从,及于难。
  • 【康衢】【庄馗】《列子》:『尧微服游于康衢,闻儿童谣曰:「立我蒸民,莫非尔极,不识不知,顺帝之则。」』 
  • 《文选》:「士民满庄馗。」 
  • 【弃灰】【积盐】《韩非子》:『殷之法刑,弃灰于街者,子贡以为重,问之仲尼。仲尼曰:「知治之道也,夫弃灰于街,必掩人。掩人人必怒,怒则斗,斗则三族相残也,此残三族之道。虽刑之可也,且夫无重罪,人之所恶也,而无弃灰人之所易也,使人行其所易,而无罹所恶,此治之道也。」』 又曰:『殷法弃灰于公道者,断其手,子贡曰:「弃灰之罪轻,断手之罚重,古人何太毅也。」曰:「无弃灰所易也,断手所恶也。行所易,不关所恶,古人以为易,故行之。」』 第五伦客河东,变名姓称王伯齐,载盐往来太原上党道,所过辄为粪除陌上。 
  • 【灵山】【斜谷】《司马相如传》:「略定西南夷,通灵山道。」 
  • 《封敖传》:「历平卢兴元节度使初郑涯开新路,水坏其栈,敖更治斜谷道,行者告便。」 
  • 【立铜表】【植槐木】《魏志》曰:「文帝迎薛灵芸,大道傍一里置铜表五尺,以志里数。」 
  • 《北史》:『韦孝宽为雍州刺史,先是路侧一里置土堠,经与雨颓坏,每烦修之。自孝宽临州乃敕部内当堠处植槐木,既免修复,行旅又得庇荫。周文后见怪,问知之曰:「岂得一州独尔,当与天下同之。」于是分诸州道路,一里植一木,十里植二木,百里植五木焉。』 
  • 【龟背得路】【龙尾垂地】《韵府》:「黄赭入山迷路,忽见大龟,骑其背,路即在向从行十馀里,得蹊路而出。」 
  • 《贾氏谈录》:「含元殿侧龙尾道,自平阶凡屈曲七转,由丹凤门北望,宛如龙尾垂于地焉。两垠栏槛,悉以青石为之,至今石柱犹存焉。」 
  • 【迢递】【修回】迢递,长也。旷瞻迢递。 修回,长远也。路逶迤而修回。 
  • 【会达】【阻塞】四会五达,道路通于远近之谓。 路梗,谓道路阻塞也。 
  • 【逦倚】【危阻】逦倚,一高一下,一曲一直,长远也。道逦倚以正东。 又曰:「践蹊隧以危阻。」 
  • 【畏途】【迷路】畏途,险峻可畏之途也。畏途,才岩不可攀,仙途亦曰畏途。 丘希范曰:「迷路知返,牲哲是与。」 
  • 【迷途】【失路】陶潜〈归去来辞〉:「实迷路其未远,觉今是而昨非。」 杜诗:「失路武陵源。」 
  • 【连云】【侵星】连云栈在汉中府褒城县,旧有栈阁二千九百八十九间。 鲍照诗曰:「侵星赴早路。」 
  • 【桃李成】【桑麻映】谢玄晖诗:「桃李成蹊径,桑麻映道周。」 
  • 【望芝田】【俯青郊】 唐诗:「迢迢芊路望芝田。」 杜诗:「缘红路熟俯青郊。」
  • 【秦栈】【蒋径】秦栈,即栈道也。唐诗:「芳树连秦栈。」 杜诗:「卜筑应同蒋诩径。」 
  • 【古馗】【经途】古馗,古道路也。
  • 《文选》曰:「峥嵘古馗。」 经途,都邑中直道也。 
  • 【紫路】【雾术】 紫路,帝京也。
  • 《艺文》曰:「心驰紫路,雾术路也。跃灵轩于雾术。」 
  • 【复道】【夷涂】〈阿房宫赋〉:「复道行空,不霁何虹。」 夷涂,即平涂也。 
  • 【入山烟】【行木杪】 唐诗曰:「鸟路入山烟。」 杜诗:「路危行木杪。」

道路四

  • 宋谢灵运〈入东道路〉诗曰:「整驾辞金门,命旅惟诘朝,怀居顾归云,指涂溯行飙。属值清明节,荣华感和韶,陵隰繁绿杞,墟囿粲红桃。鷕鷕翚方雊,纤纤麦垂苗,隐轸邑里密,缅邈江海辽。满目皆古事,心赏贵所高,鲁连谢千金,延州权去朝。行路既经见,愿言寄吟谣。」
  •  鲍照〈还都道中〉诗曰:「昨夜宿南陵,今旦入芦洲,客行惜日月,崩波不可留。侵星赴早路,毕景逐前俦,登舻眺淮甸,掩泣望荆州,绝日尽平原,时见远烟浮。」
  •  又〈还都在路〉诗曰:「夕听江波,远极绝目,尽平原时,见远烟浮。」
  •  又〈还都在路〉诗曰:「夕听江上波,远极千里目,寒烟警穷溪,爽气起乔木。」
  •  齐谢朓〈休沐重还道中〉诗曰:「还邛歌似赋,休汝车骑非,霸池不可别,伊川难重违。汀葭稍靡靡,江叶复依依,田鹄远相叫,沙鸠忽争飞。云端楚山见,林表吴岫微,岁华春有酒,初服掩郊扉。」
  •  梁沈约〈循役朱方道路〉诗曰:「分繻出帝京,升装奉皇穆,洞野属沧溟,联郊溯河服。日映青丘岛,尘起邯郸陆,江移林岸微,岩深烟岫复。岁严摧磴草,午寒散乔木,萦蔚夕飙卷,蹉跎晚云伏。霞志非易从,旌躯信难牧,岂慕淄宫梧,方辞兔园竹。羁心亦何言,迷纵庶能复。」
  •  隋孙万寿〈东归在路〉诗曰:「学宦两无成,归心自不平,故乡尚千里,山林猿夜鸣。人愁惨云色,客意惯风声,羁恨虽多绪,俱是一伤情。」
  •  唐李百药〈途中述怀〉诗曰:「伯喈迁塞北,亭伯之辽东,伊余何为客,独守云台中。途遥已日暮,时泰道斯穷。拔心悲岸草,半死落岩桐,目送衡杨雁,情伤江上枫。福兮良所伏,今也信难逢,丈夫自有志,宁伤官不公。」
  • 元稹〈长安道〉诗曰:「汉家宫殿含云烟,两宫十里相连延,晨霞出没弄丹阙,春雨依微自甘泉。春雨依微春尚早,长安贵游爱芳草,宝马横来下建章,香车却转避驰道。贵游谁最贵,卫霍世难比,何能蒙主恩,幸遇边尘起。归来甲第拱皇居,朱门岁岁临九衢,中有流苏合欢之宝帐,一百二十凤凰罗列含明珠,下有锦绣翠被之灿烂,博山吐香五云散,丽人绮阁情飘飘。头上鸳钗双翠翘,低环曳袖回春雪,聚黛一声愁碧霄,山珍海错弃藩篱,烹犊炮羊如折葵。既请列侯封部曲,还将金印授卢儿,欢荣若此何所苦,但苦白日西南驰。」
  •  宋欧阳修〈奉使道中作〉诗曰:「执手意迟迟,出门还草草,无嫌去时速,但愿归时早。北风吹雪犯征裘,夹路花开回马头,若无一月还家乐,争奈千山远客愁。」
  •  又曰:「为客莫思家,客行方远道,还家自有时,空使朱颜老。禁城春色暖融怡,花倚春风待客归,劝君还家须饮酒,记取西归未得时。」
  •  元熊鉌〈越州道中〉诗曰:「野田秋溜正潺潺,新翠乔林绕舍环,淡日凝烟横别浦,斜风吹雨遇前山。柴扉初放牛羊出,渔艇方携蟹蛤还,自笑平生好游览,天教长在水云间。」
  •  元好问〈阳瞿道中〉诗曰:「长路伶骋里,羁怀苍莽中,千山分晚照,万籁入秋风。频见参旗缩,虚传朔漠空,故园归未得,细问北来鸿。」
  •  又〈药山道中〉诗曰:「西风砧杵日相催,著破征衣整未回,白雁已衔霜信过,青林间送雨声来。」
  •  又〈岳山道中〉诗曰:「野禾成穗石田黄,山木无风雨气凉,流水平冈尽堪画,数家村落更斜阳。」
  •  耶律楚材〈王屋道中〉诗曰:「胜克河中号令齐,神兵入自太行西,暋暋烟锁天坛暗,漠漠云埋王屋低。风软却教冰泛水,寒轻还使雪成泥,行吟相像覃怀景,多少梅花拆玉溪。」
  •  刘秉忠〈岭北道中〉诗曰:「雨霁轻烟锁翠岚,五更残月照征骖,王戈定指何方去,天意仍教我辈参。霸气堂堂在西北,长庚朗朗照东南,江山如旧年年换,谁把功名入笑谈。」
  •  郝经〈满城道中〉诗曰:「十二西郎缥缈中,颜行辟立插晴空,欲携天地诸山去,不逐秦鞭过海东。」
  •  赵孟頫〈清河道中〉诗曰:「扬舲清河流,开蓬素秋晓,斓斑被厓花,委蛇顺流藻。天清去雁高,野阔行人小,故园归有期,客愁净如埽。」
  •  张养浩〈中都道中〉诗曰:「细草和烟展翠茵,杂花匀簇道旁春,鸣禽旷野栖无树,破屋荒山住有人。露湿敝袍寒衬月,风餐行钵暗凝尘,去年闽海今沙漠,赢得霜华镜里新。」
  •  萨都拉〈安道中〉诗曰:「西风吹雁不成行,万里孤舟下夕阳,度峡冷风歆客帽,卷帘凉月落琴床。江湖水满鸥偏乐,花柳春深马正忙,又看青原山色好,故乡归计喜相将。」
  •  黄镇成〈东阳道中〉诗曰:「出谷苍烟薄,穿林白日斜,岸崩迂客路,木落见人家。野碓喧春水,山桥枕浅沙,前林乌□熟,疑是早梅花。」
  •  明汪广洋〈岭南道中〉诗曰:「过尽梅关路,滩行喜顺流,□江元到海,横石不容辀。岭树垂红果,丁沙聚白鸥,从来交广地,还是古扬州。」
  •  张羽〈金陵道中〉诗曰:「孤舟晓出古关西,江树萧疏绕坏堤,七国冈前寒雪霁,三茅峰顶暮云齐。酒家寂寞人稀醉,车马纵横客易迷,迢递渐看宫阙近,月明时听夜乌啼。」
  • 陈徐陵〈丹阳上庸路碑〉曰:「臣闻在天成象,咸池属于五潢;在地成形,沧海环于四渎。国险者固其金汤;储蓄者因于转漕。货财为礼,专俟会通,厥田为上,皆资渗漉。大矣哉!坎德之为用世,是以握图之主,财以利民,御斗之君,因之显教。上哉少昊,初命水官,逖矣高阳,爰重冥职,舜为太尉。于是九泽截疏,禹作司空,然后百川咸导,开华山于高掌,凿灵沼于周原。莫匪神功,皆由圣德,我大梁之受天明命,劳已济民,有道称皇,无为曰帝。若夫云雷草创,剪商黜夏之勋,铸宝鼎于昆吾,安能纪勒,陈鸣钟于丰岳;岂识揄扬,斯固名言之所绝也。及乎膺斯宝运,大拯横流,屈自道于汾阳,劳凝神于藐射。圣人作乐萧韶,备以九成,尽礼春官,总于三代。岂止金门桴竹,玉尺调钟,公带献明堂之图,匡衡建后土之议,若斯而已矣。天降丹鸟,既序孝经,河出应龙,乃弘周易。若夫固天将圣,垂意艺文,五色相宣,八音繁会,不移漏刻,才命口占,御纸风飞,天章海溢,皆紫庭黄竹之词,晨露卿云之藻,汉之两帝徒有咏歌,魏之三祖空云诗赋,以为彭老之教,终没爱河,儒墨之宗,方难火宅。岂如五时八会之殊文,天上人中之妙典。雪山罗汉,争造论门;鹫岭名僧,俱传经藏。香象之力,特所未胜;秋兔之毫,书而莫尽。忠信为宝,禳祈免于白驹;明德惟馨,山川舍于辛犊。至如月离金虎,泥染石牛,荟蔚朝兴,滂沲晚至,而清跸才动,织罗不摇,高开将临,油云自辟,阳乌驭日,宁惧武贲之功;飞雨蔽天,无待期门之盖。震维举德,非曰尚年,若发居酆,犹庄在汉,涛如白马,既凝广陵之江山,曰金牛用险,梅湖知路,专州典郡,青凫赤马之船;皇子天孙,鸣凤飞龙之乘。莫不欣斯利涉,玩此修渠,乍拥节而长歌,乃摐金而鸣籁。斯实旷世之奇功,无疆之鸿烈者也。铭曰:后王降德于众兆民,高文象纬,妙义几神,业冠迁夏,功踰入秦,时维大畜,象及同人慧雨,方雷禅枝独,春帝惟厚,皇恩甚深,观乎禹迹,见我尧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