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五○卷:厕

厕一

  • 《释名》曰:「厕,言人杂厕其上,非一也。或曰溷浊也,或曰至秽之处,宜常修治使清洁也。」 
  • 《说文》曰:「厕,清也。」 又曰:「溷厕也,又圊也。」 
  • 《广雅》曰:「清溷并厕。」 
  • 《史记》曰:「万石君长子建老白首,万石君尚无恙,建为郎中令,每五日洗沐。归谒亲入子舍,窃问侍者,取亲中裙,厕牏身,自洗涤,复与侍者,不敢令万石君知以为常。」 又曰:「大将军卫青侍中,上据厕而视之。」 
  • 《神仙传》曰:「淮南王安,谒仙伯坐起,不恭主者奏,安不敬,谪守厕三年。」 
  • 《纪闻》曰:「宣城太守刁缅,初为玉门军使,有厕神形,见状如大猪,遍体皆有眼,出入溷中,游行院内。缅时不在,官吏兵卒见者千馀人,如是数日。缅归祭以祈福,厕神乃灭。旬日迁伊州刺史,历官至翰林左将军。」 
  • 《语林》曰:『石崇厕常有十馀婢列,皆佳丽藻饰,置甲煎沈香,无不毕具。又与新衣,客多不能著,王敦为将军年少往,故衣著新衣,气色傲然,群婢谓曰:「此客必能作贼。」』 
  • 《世说》曰:「王大将军敦初尚主,如厕,见漆箱中盛乾枣,本以塞鼻,王谓厕上下果实,遂至尽。既还,婢擎金澡盘盛水,琉璃碗盛澡豆,敦自倒著水中而饮之,谓之乾饭,群婢掩口而笑之。」 
  • 《葆光录》曰:『台州有民姓王,常祭厕神,一日至其所见著黄女子,云:「某台州人也。」君闻蝼蚁言否,民曰:「不闻。」遂怀中取小合子,以指点少膏如口脂涂民右耳下,戒之曰:「或见蚁子,侧耳聆之,必有所得。」民明旦见柱础下群蚁纷纭,听之,果闻相语移穴去暖处,傍有问之何故。云:「其下有宝盛寒,住不安。」民伺蚁出,讫寻之获白金十锭。』

厕二

  • 【曳罗毂】【过香烟】石崇厕常令婢数十人曳罗毂,置之漆箱,中盛乾枣,奉以塞鼻。 
  • 《襄阳记》:『刘季和上厕,从香烟上过。』 
  • 【孔悝盟】【郭璞祭】《传:「蒯瞆迫于孔悝,于厕强盟之。」 郭璞在厕,桓彝掩之,见璞方被发衔刀设祭,曰:「常嘱卿莫来,今反如此,非但祸吾,卿亦不免。」 【陷晋侯】《左传》:「晋侯将食麦胀,如厕陷而卒。」 
  • 【抛范雎】范雎为魏齐所谮,王令人抛厕中,折其臂,后逃归秦,为张禄先生。 
  • 【笑食枣】【入君内】上讦厕刘寔谓石崇曰:「误入君内。」 
  • 【彘入厕】【鼠畏人】郅都侍上,贾姬如厕,有野彘入厕中,上目都击之,不往,上愈自往,都伏谏,太后闻之,赐都金焉。 李斯云厕中鼠,畏人食不洁。 
  • 【心动】【露头】赵襄子如厕,心动,见豫让。 金日磾如厕,心动,擒莽何罗。 〈杜兰香传〉:「兰香戒张硕,不宜露顶,入厕夜行必以烛。」 
  • 【陶侃见人】【庾翼击物】《晋书》:「陶侃尝如厕,见一人朱衣介帻歛履,以君长者,故来相报,君后当为公侯,侃至八州都督。」 庾翼镇荆州,如厕见一物,头如方相,两眼大有光,翼击之入地,因病而薨。 
  • 【隶人温厕】【穷子除粪】《礼仪》:「隶人温厕,温塞也,为人复往亵也。」 
  • 《法华经》云:「喻乐小法。」
  • 【鸿门如厕】【柏人如厕】高祖鸿门会,因如厕召樊哙四人,间道回军。 汉高祖柏人如厕心动。
  • 【偃溲】《庄子》曰:「观室者,周是寝庙,又适其偃焉。」注:「偃谓屏厕也,厕则以偃溲。」 
  • 【受粪】孟康曰:「厕行清踰行中受粪者也。」 
  • 【崔浩捐灰】【李赤作婿】后魏崔浩好非毁佛法,而妻郭氏敬好释典,时读诵。浩怒取而焚之,捐灰厕中,及浩得罪,被置栏内送城南,卫士溲其上,呼声敖敖,闻于行路。自宰司之被戮,未有如浩者,人以为报应。 
  • 《独异志》曰:『贞元中,吴都进士李赤与赵敏之同游闽,宿于衢之馆亭,宵分忽有一妇人入亭中,赤即起,下阶揖让。良久,上厅取纸笔作书与亲,云:「某为郭氏所选为婿,妇人拍其巾,缢之。」敏之出走大叫,妇人乃收巾而走,及视其书。赤如梦中所为明,又偕行白昼,又失赤,敏之疾索,于厕见赤僵仆于地,气绝死矣。』 
  • 【卤簿引入】【奴婢争先】本传曰:『宋庆之在文帝时,尝梦引卤簿入厕中。庆之甚恶,入厕之鄙,时有善占梦者为解之,曰:「君必大富贵,然未在旦夕,卤簿固是富贵容厕中,所谓后帝也。」庆之果以孝武出登三事。』 
  • 《幽明录》曰:「建德民虞敬上厕,辄有一人授手内草与之,不睹其形,如此非一。过复至厕,久无送者,但闻户外斗声,窥之,正见死奴与死婢争先进草,奴适在前,婢便因后,过由此辄两相击,有顷,敬欲出,奴婢阵势方未已,乃厉声叱之,奄如火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