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三○卷:博

博一

  • 《说文》:「博,局戏,六箸十二棋也,古者乌曹作博。」 
  • 《家语》:『哀公问孔子曰:「吾闻君子不博,有诸?」孔子曰:「有之,为其兼行恶道也。」』 
  • 《山海经》:「休与之山,其上有石焉,名曰帝台之棋,五色而文,状如鹑卵。」
  • 《战国策》:『蔡泽谓应侯曰:「君独不观博者乎!或欲大投,或欲分功,此皆君之所明知也。」』 
  • 《史记》:「博之所以贵,枭者便则食,不便则止,何用智之不如枭也。」 杨雄
  • 《方言》:「簙谓之蔽,或谓之箘,秦晋之间谓之簙。吴楚间或谓之蔽,或谓之箭里,或谓之簙毒,或谓之夗专,或谓之□璇,或谓之棋。所以投簙谓之枰,或谓之广平。所以行棋谓之局,或谓之曲道。」 杨子
  • 《法言》:『在问侍君子博乎?曰:「侍坐则听言,有酒则观礼焉,事博乎?」』
  • 《尹文子》:「博尽关塞之宜,得周通之路,而不能制齿之大小,在遇者也。」
  • 《遁甲经》:「天一游亭,六行亭。亭,天之一贵神也。战斗、博戏、渔猎,但可背不可向也。」 魏王粲序:「因行骋志,通权达礼,六博是也。」 
  • 《颜氏家训》:「古为大博则六箸,小博则二焭,今无晓者比,世所行一焭,十二棋,数术浅短,不足可玩。」 唐
  • 《国史补》:「今之博戏,长行最盛,其具有局有子,子黑黄各十五,掷采之。骰有二,其法生于握槊,变于双陆,后人新意长行出焉。彊名争胜,谓之撩零,假借分画谓之囊家。囊家什一而取,谓之乞头。」 薛孝通谱:「乌曹做博,其所由来尚矣。双箭以象日月之照临,十二棋以象十二辰之躔,次则天地之运动,法阴阳之消息,表人事之穷达,穷变化之机微。行其道则掎鹿有归,保其家乃瞻乌爰集,隐显藏用,莫不合道。龙潜雀起,率皆趣良。是以谐畅至娱,治协妙赏者也。陆游笔记市人有以博戏取人财者,每博必大胜,号松子量不之何物语也。」 鲍宏
  • 《博经》:「博局之戏,各投六箸,行六棋,故云六博。用十二棋,六棋白,六棋黑,所掷骰谓之琼。琼有五采,刻为一画者为之塞,刻为两画者谓之白,刻为三画者谓之黑,一边不刻在五塞之间谓之五塞。」 
  • 《记纂渊海》:「双陆出天竺,《涅盘经》名为波罗塞戏。」
  • 《潜确类书》:「博,局戏。以五木为子,有枭卢雉犊为胜负之采。」
  • 《山堂肆考》:『双陆,博局戏名,三佛齐国曰「阇婆」,占城曰「质梨」,真蜡曰「莎」。』

博二

  • 《穆天子传》:「天子与井公博三日而决。」 
  • 《说苑》:『晋灵公骄奢,造九层之台,谓左右敢谏者斩。孙息闻之,求见,公曰:「子何能?」孙息曰:「臣能累十二棋,家九鸡子于其上。」公曰:「吾少学,未尝见也,子为寡人作之。」孙息即正颜色,定志意,以棋子置下而加鸡子于其上,左右慑息,灵公俯伏,气息不续。公曰:「危哉!」孙息曰:「公为九层之台,三年不成,危甚于此。」』 
  • 《列子》:「虞氏者,梁之富人,置高楼大路,设酒击博楼上。」
  • 《史记》:『魏王与信陵君博北境举烽火,言赵寇入界。信陵君曰:「臣有客知赵王阴事,言赵王猎,非寇也。」』 又曰「荆轲与鲁勾践博争道,勾践怒而叱之,轲嘿而逃去。」 
  • 《神仙传》:『中山卫叔卿服云母得仙,汉武使其子度世往华山求之,度世望见父与数人博戏于石上,紫云郁郁于其上,白玉为床。度世曰:「向所与父并坐是谁也?」叔卿曰:「洪涯先生,许由、巢父也。」』 
  • 《后汉书》:「耿恭为戊巳校尉,移檄乌孙,示汉威德。皆遣史献名马及奉宣帝所赐公主博具。」 又曰:「梁冀能弹棋格五六,博蹴鞠之戏。」 又曰:「赵延上封事,曰河南尹。邓万有龙潜之旧,封为通侯。加礼引见与之对博,上下渫黩,有亏尊严。」 
  • 《魏略》:「孔桂性便,妍晓博弈,太祖爱之,每在左右。」 
  • 《记纂渊海》:「梁荆州掾属双陆赌金钱,尽以金钱花相足,鱼宏谓得花胜钱。」 
  • 《唐书‧陈子昂传》:「子昂十八,未知书,以富家子尚气决,弋博自如。」 
  • 《天中记》:『武后尝问狄仁杰云:「朕昨夜梦与人双陆,频不见胜,何也?」对曰:「双陆输者,盖为宫中无子,是上天之意。假此以示陛下,安可久虚储位哉?」』 
  • 《谭宾录》:「天宝中,岭南献白鹦鹉,甚聪彗,呼为雪衣女。上每与嫔御及诸王博戏,稍不胜,左右呼雪衣女,必飞局中鼓翼以乱之。」 
  • 《潘氏纪闻》:『明皇与贵妃采戏,将北唯重四,可转败为胜。上掷连叱呼之骰子,宛转而成重四。上大悦,命高力士赐四绯也。』 
  • 《唐书》:『李师道欲知吴元济虚实,使刘晏平间道走淮西,归云:「元济暴师数万,而晏然与妻妾戏博,必败之道也。」』 
  • 《五代史‧李守贞传》:『王景崇以凤翔反,汉遣郭威督师,攻之过冯道家问策,道曰:「君知博乎?博者,钱多则多胜,钱少则多败。今合诸将之兵,以攻一城,较其多少,胜败可知。」威意大悟。』 
  • 《南唐近事》:『刘信攻南康,久不下。义祖谴信使者而杖之,詈曰:「语刘信要背即背,何疑之甚也!」信大怖,并力急攻。次宿而下,师旋。义祖命诸元勋为六博之戏,信酒酣,掬六骰于手,曰:「信不负公,当一掷遍赤。」诚如前,旨则众彩而已,投之于盆,六子皆赤,义祖赏其精诚焉。』 
  • 《宋史》:『郭崇在真定监军,陈思诲奏言:「崇有异心,太祖遣人觇之。崇方对宾属坐池潭小亭饮博,城中晏然。」』 又曰:「郭进,深州博野人。少贫贱,为钜鹿富家佣保,倜傥任气,结豪侠,嗜酒蒱博。」 又曰:『王昭远形质魁伟,一日众祀里神,昭远适至,有以博骰授之。谓曰:「汝他日倘有节钺,试掷以卜之。」昭远一掷,六齿皆赤,后拜保静军节度使。』 又曰:『王钦若深嫉寇准,因进言曰:「陛下闻博乎?博者,输钱欲尽,乃罄所有出之,谓之孤注。陛下,寇准之孤注也,私亦危矣。」』 又曰:「寇莱公再贬雷州司户,未几,丁谓亦南窜,道雷州,准闻家僮有谋欲报雠者,乃杜门使纵博,母得出伺,谓行远乃罢。」 又曰:「章得象与杨亿戏博李宗谔家,一夕负钱三十万,而酣寝自如,他日博胜得宗谔金一奁,数日博又负,即返奁与宗谔封识未尝发也。」 
  • 《东坡志林》:「绍圣中都,下有道人坐相国寺卖诸奇方,缄题其一,曰:卖赌钱不输方,少年有博者以千金得之。归发视之,曰:但止先头。道人亦鬻术矣,戏语得千金然,亦未尝欺少年也。」 
  • 《清波杂志》:『苏东坡云:「如人善博,日胜日负。」王荆公改作日胜日贫,吕正献尤不喜人博,有胜则伤人,败则伤俭之语。』 
  • 《辽史》:『耶律义先侍宴,上令与同知枢密事萧革巡掷,义先酒酣曰:「臣备位大臣,不能进忠去佞,安能与贼博乎?」』 
  • 《金史》:『卢玑预天寿节,上命与大臣握槊戏,玑获胜焉,从上秋山赐名马,上曰:「酬卿博直。」』 
  • 《元史》:「哈玛尔有口才,为帝所亵幸,屡迁殿中御史,帝每即内殿与哈玛尔以双陆为戏。」 
  • 《列朝诗集•本传》:「福清何士壁,魁岸类河朔壮士,跅放迹使酒纵博。」 又曰:「长洲皇甫冲博综群籍,通挟丸击毬,音乐博奕之戏,吴中轻侠、少年咸推服之。」 又曰:「万历间韩上桂为诗赋,多倚待急就,方与人纵谈,大噱呼号饮,博探题立就,斐然可观。」 又曰:「长洲祝允明,生右手枝指,自号枝指生。好酒色六博,善度新声。」

博三

  • 【六博】【五白】《楚辞》:「箘蔽象棋有六博,分曹并进遒相迫。」注云:「篦□,博箸也。以象饰棋,投六箸,行六棋,故曰六博。曹,偶也,遒亦迫也。」 又云:「成枭而牟呼五白,晋制犀比费白日。」注云:「枭,胜也。倍胜为牟五白,博,齿也。晋制犀比,谓晋工作博箸,比集犀角为雕饰也。费白日,言博者,耗费光阴也。」 
  • 【欲牟】【贵枭】《淮南子》:「善博者,不欲牟,不恐不胜,平心定意,投得其行由其理。虽不必胜,得筹必多。」 
  • 《韩子》:『齐宣王问庄贾曰:「儒者博乎?」对曰:「博也者贵枭,胜者,必杀枭,是杀其所贵也。儒者以为害,义故不博。」』 
  • 【亡羊】【投马】《庄子》:「谷博塞以游而亡羊。」详塞。 袁耽投马大叫,详后。 
  • 【与金】【赌郡】《韩子》:「薛公之相魏昭侯也,有杨胡番者,于王甚重,而不为薛公。薛公患之,乃与之博,与之百金,另与兄弟博戏,俄又益之二百金。」 下详羊元保围棋二。 
  • 【博经】【博徒】《西京杂记》:「许博昌安陵人,作《六博经》一篇。」 汉剧孟,博徒。
  • 【三齿】【两行】《博塞经》:「无齿为绳,三齿为杂绳。」 元虞裕《谈撰》:『双陆之戏最盛于唐,尝考其技,凡白黑各用六子,乃今人所为六甲是也。昔人有对云:「三个半升升半酒,两行双陆陆双棋。」即是可知矣。』 
  • 【千场】【一判】高适〈少年行〉:「千场纵博家仍富,几处报雠身不死。」 
  • 《山堂肆考》:「一判,言双陆一帖也。」 
  • 【操橩】【揽箸】繁钦《威仪箴》:『偃息閒居,操橩弄棋注,云:「橩瞿营,反博子也。」』 曹子建诗:「仙人揽六箸,对博泰山隅。」 
  • 【击盆】【碎局】《孔帖》:『五代粱广王全昱,太祖宴居,居宫中与诸王饮博。全昱酒酣,取骰子击盆而迸之,呼太祖曰:「朱三尔砀山,一百姓天子于汝何负?而灭唐三百年社稷,吾将见汝亦族矣。何以博为!」』 唐张读《宣室志》:「贞元中有异僧,客广陵孝感寺,自号大师。尝与一少年对博,大师怒以手击,博局尽碎。少年素以力闻,因起斗击,卒不能胜。比归入室独坐,寺僧从门隙见眉端发奇光,忽亡去。广陵人因称为大师佛云。」 
  • 【恶业】【雅戏】《史记》:「博戏,恶业也。而柏发用之富。」 洪遵《续双陆》云:「博戏打马,拽子视明琼为标的,号为雅戏。」
  • 【殒吴嗣】【偿太守】《汉书》:「景帝为太子,与吴太子博而争道,以局掷杀吴太子。」 
  • 《文选》曰:「殒吴嗣于局下,盖发怒于一博。」 又曰:『宣帝微时与陈遵祖父遂有故相,随博弈数负进,及宣帝即位用,遂至太原太守,赐玺书曰:「官尊禄厚可以偿博进矣。」妻君宁在旁,知状遂顿首辞谢曰:「事在元平元年,赦令前其,见厚如此。」』
  • 【赌香囊】【赌重射】谢元少好配紫罗香囊,叔父安患之,不欲伤其意。因赌,取焚之,遂止。 
  • 《史记》:『田忌与齐诸公子驰逐重射。孙膑谓田忌曰:「令君下驷,当彼上驷;以君子上驷,当彼中驷;以君子中驷,当彼下驷,一不胜而二胜也。」』
  • 【呼五白】【赌千金】
  • 【临正殿】【升高崖】《凉洲记》:「吕光太安二年,龟兹国使至,献宝货奇珍汗血马,光临正殿,设宴会,文武博戏。」 
  • 《抱朴子》:「南洋文氏求食入山,见高崖上有数人对博。」 
  • 【修青石】【安红豆】《述征记》:「极西南端门外有石色青,而细修之,作博綦,甚可珍玩。」 
  • 《说郛》:『宋程大昌云:「博骰本以木为质,唐世镂骨为窍,杂以朱墨,更有取相思红子纳寘窍中,使其色明,现而易见。故温飞卿艳词「玲珑骰子安红豆,入骨相思知也无。」」』
  • 【赌仙童】【遇美女】陈张正见诗:「已见玉女笑投壶,复赌仙童欣六博。」 
  • 《广记》:「薛昭遇三美女,请掷子遇采,彊者得荐枕席。张云容采胜。」 
  • 【登城谑】【绕床呼】《宋史》:「真宗幸澶州,留寇准居城上,徐使人视准何为,准方与杨亿饮博歌谑欢呼。帝喜曰:「准如此,吾复何爱?」 李白诗:「有时六博快壮心,绕床三匝呼一掷。」 
  • 【张四维】【背两目】
  • 【变服就局】【悴客观博】晋袁耽字彦道,善博。桓温少游博徒,资产俱尽,尚有负进求济于耽,耽在服,以诚告焉。耽略无难色,变服怀布帽随与债主戏,耽素有艺名,债者闻而不识,谓曰:「卿当不办,作袁彦道也。」遂就局,十万一赌,直上百万,耽投马叫绝,掷布帽于地曰:「竟识袁彦道否?」通晓如此也。 王戎详围綦。
  • 【好行小慧】【当惜分阴】【结党连群】【倾财破产】【将为智获】【岂在力求】【劳情损思】【废日妨功】
  • 【戏谷铭山】【歌筵酒席】戏谷铭山,见后陆瑜诗。 
  • 《列朝诗集‧本传》:「尹嘉宾既贵,落拓自如,山巅水曲,班荆藉草,歌筵酒席,呼卢纵博。」
  • 【青巾据地】【紫袍当局】宋张舜民《画墁录》:「太组微时,多游关中,长武城寺僧严者,阴异其骨气,使工人貌之,其绘事褐衫青巾,据地六博。」 
  • 《事文类聚》:『则天时南海贡集翠裘,后以赐张昌宗。狄仁杰奏事,命与昌宗双陆,则天曰:「赌何物?」梁公曰:「以臣紫絁袍对赌昌宗翠裘。」则天曰:「此裘价踰千金。」公曰:「臣袍乃大臣朝见之,衣翠裘乃嬖倖宠遇之服,对臣之袍臣犹怏怏。」昌宗神沮气索,累局连北。公对御褫裘而出。 
  • 【槃列六行】【琼施五采】洪遵序:「双陆,博局戏名。以异木为方槃,槃中彼此内外各有六梁,故名双陆。」 注见上鲍宏《博经》。 
  • 【制自魏王】【增由唐后】《声谱》:「博陆,采名也。魏陈思王置双陆,局置骰子二,至唐末有叶子之戏,未知谁制。遂加骰子至六,骰合作投,盖投掷之义也。」 
  • 《记纂渊海》「武后自置九胜局,形如双陆,其头加千万二彩,其子三十,令文武官分朋为此戏。」 
  • 【戏非有妨】【失又何损】《唐书》:『张贾出守衢州,文宗曰:「闻卿大善长行。」贾曰:「臣公事之馀,聊与广客为戏,非有所妨也。」』 
  • 《从信录》:『李伯升遣客说张士诚云:「公能幅巾待命,亦不失为万户侯。且公之地譬如博者,得人之物,而复失之何损。」』 
  • 【厥名簙毒】【亦号撩零】
  • 【存胜负之宜】【致成败之理】【始开亵黩之源】【终亏敬让之本】
  • 【非忘丧志之讥】【聊耽用智之巧】【掷千金于俄顷】【输百万于须臾】【坦怀者杜门纵雠】【溺志者覆舟抱局】【画水舆里湘女命俦】【白玉床头岳仙啸侣】
  • 【禹帝立言实有轻于尺璧陶公明戒自取责于寸阴】
  • 【分曹赌酒发逸兴于微吟】【倚局成文走灵思于妙腕】【反覆倏忽穷变化之精微】【疾迟乘除法阴阳之消息】

博四

  • 【澄神渫气】宋洪遵序:「大凡人之从事,百役劳惫,湫底不可以久,必务游息以澄神渫气,故取诸博。博之名号不同,其志于戏一也。」 
  • 【仙人共博】《风俗通》:「汉武帝与仙人共博,其投石中马蹄处,于今尚在。」 
  • 【倪宽争局】《春秋旧事》:「倪宽为汉司马,农卿与太子博,争局,犯罪而还。」 
  • 【争道大骂】《魏略》:『社畿与卫固少相狎侮,共争博道,畿曰:「我今作河东也。」固发衣骂之,及畿之官而固为功曹。』 
  • 【博徒隐语】宋陶谷《清异录》:「博徒隐语,以骰子为惺惺二十一。」 又曰:「象六,谓六只成副。」 
  • 【纪奎文阁】宋洪遵序:「双陆最近古号雅戏,以传记。考之获四名曰握槊,曰长行,曰波罗塞戏,曰双陆。始于西竺,流于曹魏,盛于梁陈魏齐隋唐之间,至我太宗,播之声诗,纪于奎文阁中。」 
  • 【保伍法】《宋史‧薛季宣传》:「时患盗,季宣行保伍法,禁蒱博杂戏,而许以武事角胜负。」 
  • 【湘女宝具】宋张邦几《侍儿小名录》:「刘商少游湘,中秋月方皎,忽见一画水舆中,有七八女子怀丽容止,若为呼卢戏,其具俱希世之宝。」 
  • 【雅善饮博】《宋史》:「刘审琼尝给事外,诸侯雅善,酒令博给。」 
  • 【师宪败面】《癸辛杂识》:『贾师宪丞相少荒于饮博,尝憩栖霞岭下,有布裘道者瞪视曰:「官人可自爱重,将来不在韩魏公下。」既而醉,博平康至于败面,他日复遇道者,惊叹曰:「可惜天堂已破,必不能令终矣。」其后悉验。』 
  • 【泛海不离】《记纂渊海》:「贝州潘彦好双陆,每有所诣,局不离身。曾泛海遇风船破,彦右手挟一板,左手抱双陆局,口含双陆骰子。经二日一夜,至岸,两手见骨,局终不舍,骰子亦在口。」 
  • 【与博徒游】《癸辛杂事》:「安南国王陈日照,本福建长乐人,少有大志,好与博徒豪侠游。亡命居邕宜间,与交趾邻近,有弃地数百里,每博戏则其国贵人皆出于市,国相乃王婿,其女亦从而来,见陈美少年,悦之,因纳为婿。其王无子,以国事授相,相又昏老,遂以属婿,以此得国焉。」 
  • 【狭斜饮博】《列朝诗集‧本传》:「程布衣可中遍游南北,名山水,遇贵人,多偃蹇,不为下。狭斜饮博,留连匝月,人不知其所之。」

博五

  • 陈陆瑜〈仙人览六箸篇〉曰:「九仙欢会赏,六箸且娱神,戏谷闻馀地,铭山忆旧秦。避敌情思切,论兵势重新,问取南皮夕,还笑拂棋人。」
  •  唐杜甫〈今夕行〉曰:「今夕何夕岁云徂,更长烛明不可孤,咸阳客舍一事无,相与博塞为欢娱。凭陵大叫呼五白,袒跣不肯成枭卢,英雄有时亦如此,邂逅岂即非良图。君莫笑,刘毅从来布衣愿,家无担石输百万。」
  •  宋朱子〈观双陆谱〉诗曰:「近来新谱识枭卢,拟唤安阳旧博徙,只恐分阴閒过了,更教人笑牧猪奴。」
  • 元宋无〈双陆〉诗曰:「金缕纹桑斲局坚,红云倒浸一池莲,星环紫极无多点,月印银潢有两弦。行彩砧声鸣素练,计筹花片落牙钱,个人惯受卑栖苦,长为归迟罚绮筵。」
  •  谢宗可〈双陆〉诗曰:「彩骰清响押盘飞,增记唐宫为赐绯,影入空粱残月在,声随征马落星稀。重门据险应输掷,数点争雄莫露机,惟恨怀英誇敌手,御前夺取翠裘归。」
  •  明郭登〈双陆〉诗曰:「一笑承恩便赐绯,论他当局却全非,平生学得檀公术,打马沿边走似飞。」
  • 唐邢劭宗〈握槊赋〉曰:「夫何一枰之内兮,而取之多端,六艺之外兮,其为巧乎实难,张四维则地理攸载,背两目则天文可观,不可饰于丹漆,宁假贵于琅玕。物以群分,故元黄而不杂,斗必遇敌,为蚌鹬其何欢。彼千变之奚准,任双头之所安,遂使象牙在手,骏骨登盘,为无窍之须凿,故非龟而见钻。且其广凡几分,数不过六,参差宛转,循环反覆,犄角相持,首尾俱蹙,形同楚汉,气陵贲育,收七纵之奇功,在一掷于馀掬。或抚肶而惊眄,或耸身而助速,似临敌之旗鼓,同在师之耳目。率成是而败非,类吉凶之倚伏。」
  •  明常伦〈博赋〉曰:「夫其制局方广,地维镇矣:诀其黑白,阴阳分矣;门粱以别,内外限矣。日月相直,星宿相当,天文绚矣。疾迟剩除,反复倏忽,人事奋矣。只则见持,耦则亡虞,存诗人棠棣之义,彰往察来明乎得失,得大易消长之槩,勿贪敌资,慎守我居,避实击虚,盖孙武战陈之奇颏,为内据门,为外枢梁,遏奔趋有,王公设险之威。撞门踰颏,明迟暗疾,田文之脱秦疆;彻底守死,时至溃敌,赵襄之保晋杨。彼骑被执,我家无隙,井陉之拔旂,食马馀奇,触险趑趄,垓下之溃围。风或不竞,外驰内救,较计索情,后举是求,汉高之迁,用智之柔也。气豪采应,凭陵大呼,心愉手敏,敌无所措,唐文之战,破竹是务也。内梁马逸刬,外以障之长围是也,因投纵系,单骑以调之老师,智也局耦势当,鸿沟乌江,胜负先后,则神閒者彊,单点孤立,减灶佯北,机括伭微,则食饵者兀,是故三才拟之形,诗书为之徵,蕴霸王之略,骋才智之雄,谈具崖略,古今可方矣。推其至也,则坐忘寝食,傍若无人,有遗世独立之趣。悬递待投,不怨胜已,有乐天知命之誉,因系之辞曰:嵁严阒寂白日延,游戏陆博娱我神,地平天,诚阴阳,判风雷,搏击几,后先感客,启予撰斯,文理如县,寓遗所欢。」
  • 唐刘禹锡〈观博〉文曰:『客有以博戏自任者,速余观焉。初主人执握槊之器,寘于庑下曰:「主进者,要者约之。」既揖让则次有博齿,齿异乎古之齿,其制用骨觚棱四均,镂以朱墨,耦而合数,取应期月,视其转止,依以争道。是日客抵骨于局,且祝之曰:「其来如趋,其去如脱。事先趑趄,命中无蹉跌,无从彼乎,无俾我怛,分曹遒迫。」自旦至于日中昃,而率与所祝异焉。客视骨如有情焉,或凭焉,悉詈之不泄,又从而龁齧蹂躏之,莫顾其十目之咍让也,乃曰:「非余术之不工,是朽骼者不余畀也。」』
  • 吴韦曜〈博弈论〉曰:『盖闻君子耻当年而功不立,疾没世而名不称,故曰:「学如不及,犹恐失之。」是以勉精厉操,晨兴夜寐,不遑宁处。若宁越之勤,董生之笃,渐渍德义之渊,栖迟道艺之域。且以西伯之圣,姬公之才,犹有日昃待但之劳,况在臣庶而可以已乎?历观古今,功名之士,皆有累积殊异之迹,劳神苦体,契阔勤思,平居不随其业,穷困不易其素。是以卜式立志于耕牧,而黄霸受道于囹圄,终有荣显之福,以成不朽之名。今世之人,不务经术,好玩博弈,废事弃业,忘寝与食,穷日尽明,继以脂烛。当其临局,交争雌雄,未决人事,旷而不修,宾旅阙而不接。虽有大牢之馔,韶夏之乐,不暇存也。然其所志,不出一枰之上,所务不过方罫之间,胜敌无封爵之赏,货地无兼土之实,技非六艺,用非经国,立身者不阶其术,徵选者不由其道。求之战阵,则非孙吴之伦;考之道艺,则非孔氏之门。以变诈为务,则非忠信之事:以劫杀为名,则非仁者之意。而空妨日废业,终无补益,何异设木而击之,置石而投之哉!且君子之居室也,勤身以致养,其在朝也,竭命以纳忠,故孝友之行,立贞纯之名,彰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