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卷:冬至

冬至一

  • 《说文》曰:「冬至斗指子,夜半时加午者也。」
  • 《易》曰:「雷在地中,复先王以至日闭关,商旅不行,后不省方。」(注方事也。)又曰:「复其见天地之心,反复其道,七日来复天行也。」
  • 《易说》曰:「坎,北方也,主冬至。」 
  • 《易通卦验》曰:「冬至之日,见云送迎从下向来,岁大美,人民知不疾疫,无云送迎,德薄岁恶,故其云赤者,旱黑者,水白者为兵。黄者,有土功诸,从日气送迎其效也。」 又曰:「冬至之日,立八神树,八尺表,日中视其晷如度者,则岁美人和,晷进则水,晷退则旱。进一尺则日食,退一尺则月食。」(注曰:「进谓长于度也。」)又曰:「冬至初阳,云出箕如树木之状。」 又曰:「冬至广漠风至。」 又曰:「冬至之始,人主与群臣左右纵乐五日,天下之众,亦家家纵乐五日,为迎日至之礼。」
  • 《京房易占》曰:「冬至,坎王,广漠风用事,人君决大刑,断狱讼,缮宫殿,封仓库。」
  • 《尚书考灵曜》曰:「冬至日,五纬俱起,牵牛初,日月若悬壁,五星若编珠。」
  • 《诗》曰:「一之日于耜。」
  • 《礼记》曰:「仲冬之月,日短至,君子斋戒处必掩身,身欲宁,去声色,禁嗜欲,安形性,事欲静,以待阴阳之所定。」 又曰:「日短至,则伐木取竹箭。」 
  • 《周礼》曰:「祀昊天上帝于圜丘。」(注曰:「冬至日,祀五方帝及日月星辰于郊坛。」)又曰:「柞氏尝草木,冬至令剥阴木而水之。」 又曰:「薙氏掌杀草,冬日至而耜之,若欲其化也,则以水火变之。」(谓之火烧其所芟薙之草,已而水之,则其土亦和美,《月令》:「季夏乃烧薙行水,利以杀草,如以热汤,是其一时著之也。」)又曰:「孤竹之管,云和琴瑟,云门之舞,冬日至于上之圜丘奏之。」 又曰:「冬至日在牵牛,景长一丈三尺,夏至日在东井,长尺有五寸。」 
  • 《三礼义宗》曰:「冬至日,祭天于圜丘,玉用苍壁,牲用玉色,乐用夹钟为宫乐,作六变。」 
  • 《月令章句》曰:「冬至为极,昼露极短,去极极远,晷景极长。」 
  • 《春秋元命苞》曰:「冬至百八十日,春夏成道。」 
  • 《孝经说》曰:「斗指子为冬至,至有三义,一者阴极之至,二者阳气始生,三者日行南至,故谓之至。」 
  • 《五经通义》曰:「冬至阳气萌,阴阳交精,始成万物,微在下不可动泄。王者承天理政,率天下静而不扰也。」 
  • 《周书‧时训》曰:「冬至之日,蚯蚓不结,君政不行,麋角不解,兵甲不藏,水泉不动,阴不承阳。」 
  • 《史记》曰:「冬至,短极,悬土炭。」(孟康曰:「先冬至三日,悬土炭于衡两端,轻重适均。冬至日阳气至,则炭重,夏至日阴气至,则土重。」) 又曰:「凡候岁美恶,谨候岁始,或冬至日产气始萌。」 
  • 《汉书》曰:「冬至阳气(《汉杂事》做事字。)起,君道长,故贺。夏至阴气起,君道消,故不贺。」 
  • 《后汉‧礼仪志》曰:「冬至前后,听事之日,百官皆衣绛。」 又曰:「冬至钻燧改火,可去温病。」 又
  • 《律历志》曰:「日道发南,去极弥远,远长乃极冬,乃至焉。」 
  • 《晋书‧陈宠传》曰:「夫冬至之节阳,气始萌,故十一月有兰射干芸荔之应。」(注云:『《易通卦验》曰:「十一月,广漠风至,则兰射干生,即今之鸟扇也。」』) 
  • 《管子》曰:「以冬至之日始,数四十六日,冬尽春始,教民钻燧,谨澡泄,所以寿人。」 
  • 《淮南子》曰:「冬至之日,北宫御女黑色衣黑采,击磬石,其器铩,其畜彘。」 又曰:「冬至日,天子率三公九卿迎岁。」 又曰:「阳气为火,阴气为水,水胜故夏至湿,火胜故冬至燥。」(燥故炭轻,湿故炭重。) 又曰:「以冬至日,数至来岁正月朔日五十日者,民食足,不满五十日者,减一升有馀,则日日益一升。」
  • 《四时纂要》云:「此最有据也。」 又曰:「冬至广漠风至,则闭关梁,断刑狱。」(冬至闭藏,不通关梁,刑罚之疑者,于是顺时而决之。) 又曰:「冬至则斗北中绳,阴气极,阳气萌,故冬至为德。」 又曰:「冬至日在骏狼之山。」 又曰:「冬至日,则阳承阴,是以万物仰而生。」 
  • 《吕氏春秋》曰:「冬至日,行远道,周四极,命之曰元明天。」 
  • 《太元经》曰:「冬至及夜半以后者,近元之象也。进而未及,往而未至,虚而未满,故谓之近元也。」 又曰:「调律者,度竹为管,芦莩为灰,列之九闭之中,漠然无动,寂然无声,微风不起,纤尘不形,冬至夜半,黄钟以应。」
  • 《杨子》曰:「阳气潜萌于黄钟之宫。」
  • 《白虎通》曰:「冬至广漠风至,断其大辟,行刑狱。」 又曰:「冬至阳始起,反大寒何也?阴气推而上,故大寒。」
  • 蔡邕
  • 《律历纪候》曰:「钟律权土炭,冬至阳气应,黄钟通,土炭轻而衡仰,夏至阴气应,蕤宾通,土炭重而衡低,进退先后五日之中。」 
  • 《历义疏》曰:「日之行天至于巽,维东南角,极之于此,故曰冬至。」
  • 《乐协图徵》曰:「朔日冬至,圣主厚祚。」 又曰:「八能之士,以日冬至作阴乐,已成天文。」 
  • 《符瑞图》曰:「冬至至,东北方融风至。」 
  • 《风土记》曰:「天日正南,黄钟践长,粥饘追萌,微纳休昌。」 
  • 《神农书》曰:「冬至阴阳合精,天地交让,天为尸湿,地为不动,君为不朝,百官为不亲,事不可出,游必有忧悔」。 
  • 《四民月令》曰:「先后冬至各五日,买白犬养之,以供祖祢。」 
  • 《玉烛宝典》曰:「十一月建子周之正月,冬至日,南极景极长,阴阳日月万物之始,律当黄钟,其管最长,故有履长之贺。」
  • 《黄帝针炙经》曰:「冬至日,风从南来者,名为虚贼伤人也。」 
  • 《养生要集》曰:「冬至阳气归,内腹中热,物入胃易消化。」 
  • 《英华》曰:『令狐楚表云:「建子实三微之宗,黄钟为六律之本,冬气方至,壁星正中。」』 郭璞《客傲》曰:「骏狼之长晖,元陆之短景。」
  • 《风角书》曰:「候赦法,冬至后尽丁已之日,有风从巳上来,满三日以上,必有大赦。」

冬至二

  • 《史记》曰:『黄帝得宝鼎宛,朐问于鬼臾区,对曰:「帝得宝鼎神筴,是岁己酉朔旦,冬至得天之纪,终而复始,于是黄帝盈日贴筴,后率二十岁,复朔旦冬至。」』
  • 《春秋左传》曰:「僖公五年正月辛卯朔日南至,公既视朔,遂登观台以望而书礼也。」
  • 《史记‧孝武纪》曰:「十一月辛巳朔日,冬至昧爽,天子始郊,拜太乙,朝朝日,夕夕月。」
  • 《后汉书》曰:「傅贤字舒迁,廷尉每冬至,断狱迟,迥流涕。」
  • 《晋书》曰:『周嵩母李氏常冬至饮酒,举觞赐三子曰:「吾本渡江,托足无所,不谓尔等并贵,列吾目前,吾复何忧!」』 
  • 《岁时记》曰:「晋魏宫中以红线量日影,冬至后添长一线。」 沈约
  • 《宋书》曰:「冬至朝贺享祀皆如元日之仪,又进履袜,(崔骃〈袜铭〉:「有建子之月,助养元气之事。」后魏北凉司徒崔浩〈女仪〉曰:「近古妇常以冬至日进履袜于舅姑,皆其事也。」袜一作袜,并云伐反。)作赤豆粥。(《荆楚岁时记》曰:「共工氏不才子以冬至日死,为人厉,畏赤豆,故作赤豆粥以禳之。」)」
  • 又曰:「魏晋冬至日,受万国及百僚称贺,因小会,其仪亚于岁朝。」
  • 又曰:「十月庚寅,冬至亲祀圜丘于南郊。」 
  • 《梁书》曰:「席阐为东阳太守,冬至悉放狱囚,依朝而至。」 
  • 《南史》曰:『梁传岐为始新令,有囚当死,会冬至,岐乃放其还家,曰:「某若负信,县令当坐,竟如期而反。」』
  • 又曰:『王志字次道,僧虔子也,为东阳太守。郡狱有重囚十馀,冬至日悉遣还家过节,皆返,惟一人失期。志曰:「此自太守事主者,勿忧。明旦果至,以妇孕也,吏人益叹服之。」』 
  • 《北齐书》曰:『库狄伏连冬至之日亲表称贺,其妻为设豆饼,伏连问:「此豆何因而得?」妻曰:「于马豆中分减。」伏连大怒。』 
  • 《隋书》曰:「冬至始朝,皇帝出西房,即御座受贺举酒,上下舞蹈,三称万岁。」 
  • 《唐书‧明皇实录》曰:『上御含元殿受朝,太史奏云:「朔日冬至,历数之元,嘉辰之会。」按《乐叶徵图》云:「朔日冬至,圣主厚祚。」又按《春秋感精符云》:「冬至阴云祁寒,有云迎日者,来岁大美。此并圣德光被,上感天心,请付有司,以彰嘉瑞。」从之。』 
  • 《文昌杂录》云:「唐宫中以女功揆日之长短,冬至后,比常日增一线之功。」 
  • 《翰林志》曰:「唐学士重阳、冬至及其馀时各有赏赐。又时果新茗瓜历,是为经制,凡正冬不受朝,俱入进名,奉贺受赐。」 
  • 《春明退朝录》曰:『宋太祖建隆四年南郊改元乾德,是岁十一月二十九日冬至而郊礼,在十六日何也?乃检日历,其赦制云:「律且协于黄钟,日正临于甲子,乃避晦而用十六甲子郊也。」』 
  • 《说海》曰:「冬至日,契丹国人设白马、白羊、白雁各取生血和酒,国主北望拜奠黑山神。」
  • 《洽闻记》曰:「赤土国在崖州南渡经鸡笼岛,冬至之日影在北,夏至之日影在南,其窗户皆北。」 
  • 《西域志》曰:「天竺国以十一月十六日为冬至,则麦秀,十二月十六日为腊,则麦熟。」
  • 《梦华录》曰:「京师最重冬节,更新衣,享先祖,官放关扑,一如年节。」

冬至三

  • 【正昴】【升辰】上详冬至一。 
  • 《春秋考异邮》曰:「日冬至,辰星升。」 
  • 【如正】【亚岁】崔寔《四民月令》:「冬至之日荐黍糕,先荐元冥以及祖弥,其进酒殽,及谒贺君耆老如正日。」 
  • 《宋书》曰:「魏晋冬至日,称贺其仪,亚于岁朝。」详立冬二。 
  • 【阴化】【阳升】《礼记》曰:「仲冬之月,日短至,阴阳争,诸生荡。」郑元注云:「争者,阳欲舒,阴欲化,争成功也。」 下见崔骃〈冬至袜铭〉。 
  • 【阳归】【阴谢】南阳张平子云:「冬至阳气归。」内详冬至一。 下见王赞〈皇太子会〉诗。
  • 【珠星】【壁月】《汉书》曰:「宦者淳于陵渠覆太初历,晦朔望最密,五星如连珠。」应劭注云:「谓太初生元,甲子夜半朔朝,冬至时,七曜皆会牵牛。」 桓谭《新论》曰:「月从天元己来,讫十一月朔朝,冬至日月若连壁。」 
  • 【视朔】【推元】上详冬至二。 桓谭《新论》曰:「通历数家算法推考其纪,从上古天元以来,讫十一月甲子夜半朔冬至。」 
  • 【寝兵】【肄乐】《五经通义》曰:「冬至所以寝兵鼓,商旅不行,君不听政事。」 
  • 《易通卦验》:『郑元注曰:「冬至,君臣俱就大司乐之官,临其肄,祭天圜丘之乐,以为祭事,莫大于此。」』 
  • 【书物】【候风】《左传》云:「凡分至启闭,书云物为备,故也。」 下详冬至一《皇帝针炙经》云。 
  • 【晷长】【水盛】《易通卦验》曰:「冬至晷长一丈三尺,阴气去,阳气生。」 
  • 《淮南子》曰:「冬至井水圣,盆水溢。」 
  • 【谐律历】【度晷景】《易通卦验》曰:「冬至日,人主致八能之士,或调黄钟,或调六律,或调五行,或调律历,或调阴阳,或调正德。」 司马彪《续汉书》曰:「天子常以冬、夏至日,御前殿合八能之士,陈八音,听乐均,度晷景,候钟律,权土炭,效阴阳也。」 
  • 【成三光】【周四极】《易通卦验》曰:「冬至成天文。」郑元注云:「天文谓之三光运行照天下,冬至而数讫。于是时也,祭而成之,所以报也。」 下详冬至一《吕氏春秋》。 
  • 【日轨巽维】【风行广漠】上详冬至一。 
  • 《春秋考异邮》曰:「冬至风曰广漠风,广漠者,精大满地。」 
  • 【宵长昼短】【阴极阳生】冬至一阳生。 
  • 【候转泰正】【气迎鲁朔】【土炭在悬】【菁茅作贡】上详冬至一。 下见牛弘〈冬至乾元殿受贺〉诗。 
  • 【金翼南飞】【玉杓北指】金翼日也。 建子位。 
  • 【周嵩举酒】【崔浩定仪】周嵩,伯仁之弟,冬至举酒,母戒其兄曰:「志大才短,名重识暗。」 下详冬至二《宋书》注。
  • 【闭关】【添线】上详冬至一。 下详杜甫诗。 
  • 【书云】【迎日】上详书物注。下详冬至二。 
  • 【章月】【肥冬】《汉志》云:「至朔同日,是谓章月。」 
  • 《豹隐纪谈》云:『吴俗重冬至节,曰:「肥冬瘦年,互送节物。」』 
  • 【荐雁】【服貂】孙氏《荐飨仪范》云:『冬祭以长至日,《礼》曰:「冬荐稻以雁。」』 明朝制冬至节,赐百官始仪貂裘帽,万历初犹然。 
  • 【设豆饼】【荐黍糕】上详冬至二。 下详前如正注。 
  • 【避贼风】【放关扑】《巢氏病源论》云:「冬至日有疾风从南来,名曰虚风,能害人,故曰贼风。」 下详冬至二。 
  • 【五纹线】【一阳巾】上详前添线注。 
  • 《云仙散录》云:「洛阳人家每遇冬至,煎饧绿珠戴一阳巾。」 
  • 【贵妃玉箸】【宰相火城】《天宝遗事》云:『冬至日大雪,至午雪霁,因寒所结檐溜,皆为冰条。妃子使侍儿敲下二条看玩,帝自晚朝回,问:「所玩何物?」妃子笑答曰:「妾所玩者玉箸也。」帝谓左右曰:「妃子聪慧比象可爱也。」』 李肇《国史补》云:「每元日与冬至大朝,会百官已集,而宰相方至。珂伞列烛,多至五六百炬,谓之火城。宰相火城至,则众火皆扑灭以避之。」 东坡诗云:「万人争看火城还。」是也。 
  • 【五盖占年】【武林作节】《一统志》云:『梆州五盖山,岁冬至以雪占年云:「五盖雪普,米贱如土,雪若不均,米贵如银。」』 
  • 《武林旧事》云:「冬至,朝廷大会庆贺并元正仪,都人最重。一阳贺冬,九街车马,诣庙炷香,罢市三日,垂帘饮博,名曰做节。」

冬至四

  • 【履长】见曹植〈献袜表〉。 
  • 【禳厉】作赤豆粥以禳也,详冬至二。 
  • 【阳动】《孝经援神契》曰:「冬至,阳气动也。」 
  • 【鹊巢】《淮南子》曰:「冬至,鹊始巢。」 
  • 【阴之复】《易》注曰:「冬至阴之复也,夏至阳之复也。」 
  • 【阳上舒】《史记》曰:「冬至则一阴下藏,一阳上舒。」 
  • 【黄钟应】详冬至一。 
  • 【青阳萌】《易通卦验》曰:「太阴奋于上,青阳萌于下。」 
  • 【菖蒲生】《吕氏春秋》曰:「冬至后五旬十日,菖蒲生菖者,百卉之先生者也。」注曰:「菖蒲,水草也。」 
  • 【射干生】《易通卦验》曰:「冬至,射干生,糜角解。」 
  • 【节次周正】周以十一月为正月。 
  • 【律移舜琯】舜以玉琯,以定律吕。 
  • 【墐扉严景】北户墐扉。 
  • 【就乐良辰】详冬至三肄乐注。 
  • 【日在牵牛】《孝经纬》曰:「日在外衡,牵牛之初,冬至之日。」 
  • 【祭致神鬼】《周礼》曰:「以冬至日致天神人鬼。」注曰:「夫人阳气升,而祭鬼神以为顺人。」 
  • 【君子安身】【百官绝事】《续汉书》曰:「冬至前后,君子安身,静体百官,绝事不听政,择吉辰而后省事。」 
  • 【梁园飞六出】谢惠连〈雪赋〉:「梁王不悦,游于兔园。」 
  • 【汉殿奏八音】《初学记》。 
  • 【脩边境完要塞】《月令》曰:「冬至之日,命有司行积聚,坏城郭,戒门闾,修键闭,慎管钥,固封疆,备边境,完要塞。」
  • 【缮宫殿封仓库】《京房易占》。 
  • 【戴礼方遵于坎德】十一月盛德在水,坎。水也。 
  • 【羲文俄变于乾爻】伏羲断龟文以立八卦,冬至一阳生,即配乾之初九。 
  • 【汉乐曾陈于前殿】【鲁云爰纪于候台】占候之台。 
  • 【陈仪荐宗庙之羊】《月令》。 
  • 【表瑞集文昌之雀】魏文帝黄初元年冬至日,黄雀集于文昌殿前。 
  • 【盛吉整持于丹笔】后汉盛吉为廷尉,每冬至夜定罪决断,妻执烛,吉持丹笔,夫妻相向垂泣决事。 
  • 【王褒更审于黄钟】王褒〈律令表〉云:「师旷吹律知音,进楚襄王律数,始于黄钟,终于大吕,故曰审。」 
  • 【分至启闭当鲁书云端之辰】【丝竹陶瓠是汉贺日长之节】
  • 【火生】冬至水生,皆用水。 
  • 【小至】杜诗注:「冬至前一日。」 
  • 【冬除】《老学庵笔记》云:「唐人冬至前一日,乃谓之冬除,亦作除夜。」 
  • 【赐柰】曹植〈谢赐柰表〉云:「柰以夏熟,今则冬至。」 
  • 【迎福】〈冬至颂〉云:「迎福践长。」 
  • 【为德】《淮南子》云:「北中绳,阴气极,阳气萌,故曰冬至为德。」 
  • 【月养魄】《东方十洲记》曰:「冬至后,月养魄于广寒宫。」 
  • 【祭始祖】《家礼》云:「冬至祭始祖。」
  • 《通考》云:「此厥初生,民之祖也。冬至一阳之始,故象其类而祭之。」朱子曰:「始祖之祭似僭,今不敢祭。」 
  • 【乐六变】《周礼》曰:「以冬日至天神人鬼若乐六变,则天神皆降可得而体矣。」 
  • 【圜丘雷鼓】《周礼》云:「大司乐,凡乐雷鼓雷,孤竹之管,云和之琴瑟,云门之舞,冬至日于地上之圜丘奏之。」 
  • 【冬至乐舞】《乐律志》云:「冬至大宴赞圣喜队舞,百花圣朝队舞。」 
  • 【荔芸应节】见傅亮〈冬至〉诗。 
  • 【大祀圜丘】《明会典》云:「冬至祀天于圜丘,配以太祖从祀四坛。」
  • 【天竺冬至】详冬至二。 
  • 【赤土日影】详冬至二。 
  • 【神仙洗头】《焦氏类林》云:「冬至夜子时,梳头一千两百以赞阳气,终岁五藏流通,名为神仙洗头法。」 
  • 【日在骏狼】《淮南子》曰:「日冬至骏狼之山,夏至牛首之山。」注云:「骏狼,南极之山;牛首,北极之山。」

冬至五

  • 晋潘尼〈长至〉诗曰:「浑仪赋四气,玉衡运招摇,灵晷脩斯夕,日南始今朝。」
  •  晋陈新涂妻李氏〈冬至〉诗曰:「灵象寻数迥,四气平运散,阴律鼓微阳,大明启脩旦。感与时来兴,心随逝化叹,式宴集中堂,宾客盈朝馆。」
  •  宋傅亮〈冬至〉诗曰:「星昴殷仲冬,短晷穷南陆,柔荔迎时萋,芳芸应节馥。」
  • 晋王赞〈皇太子会〉诗曰:「元阴受谢,青阳启号,气以升新,光以永照。」
  •  宋袁淑〈冬至〉诗曰:「连星贯初历,令月临首岁,荐乐行殷政,登金(一伦歌)赞阳滞。收凉降天德,萌华宣地惠,司瑞纪夜晞,书云掌朝誓。」
  •  鲍照〈冬至〉诗曰:「舟迁庄甚笑,水流孔急叹,景移风度改,日至晷回换。眇眇负霜鹤,皎皎带雪雁,长河结瓓玕,层冰如玉岸。哀哀古老容,惨颜愁岁晏,催促时节过,逼迫聚离散。美人还未央,鸣筝谁与弹。」
  •  北齐萧悫〈冬至应教〉诗曰:「天宫初动磬,缇室已飞灰,暮风吹竹起,阳台覆石来。拆冰开荔色,除雪出兰栽,惭无宋玉辨,滥吹楚王台。」
  •  隋炀帝〈冬至乾阳殿受朝〉诗曰:「北陆元冬盈,南至晷漏长,端拱朝万国,守文继百王。圭景正八表,道路经四方,碧空霜华净,朱庭皎日光。缨佩既济济,钟鼓何煌煌,文戟翊高殿,采眊分脩廊。」
  •  隋牛弘志〈乾阳殿受朝应诏〉诗曰:「作贡菁茅集,来朝圭黻连,司仪三揖盛,掌礼九宾虔。」
  •  隋许善心〈冬至乾阳受朝应诏〉诗曰:「森森罗陛卫,哕哕锵璁珩,礼殚五端辑,乐阕九功成。」
  • 唐杜甫〈小至〉诗曰:「天时人事日相催,冬至阳生春又来,刺绣五纹添弱线,吹葭六琯动飞灰。岸容待腊将舒柳,山意冲寒欲放梅,云物不殊乡国异,教儿且覆掌中杯。」
  •  裴达〈南至日太史登台书云物〉诗曰:「圜丘才展礼,佳气近初分,太史方簪笔,高台纪彩云。天容和缥缈,晓色共氛氲,道泰资贤辅,年丰倚圣君。恭惟同国瑞,兼用察人文,应念怀铅客,终朝望碧雰。」
  •  于伊躬〈南至日太史登台书云物〉诗曰:「至日行时令,登台约礼文,官称伯赵氏,色辨五方云。昼漏听初发,阳光望渐分,司天为岁备,特简出人群。惠爱周微物,生灵荷圣君,长当有嘉瑞,郁郁复纷纷。」
  •  崔琮〈长日上公献寿〉诗曰:「应律三阳首,朝天万国同,斗边看子月,台上候样风。五夜镜初晓,千门日正融,玉阶文物盛,仙仗武貔雄。率舞皆群辟,称觞即上公,南山为圣寿,长对未央宫。」
  •  白居易〈冬至夜〉诗曰:「老去襟怀常濩落,病来鬓发转苍浪,心灰不及炉中火,鬓雪多于砌下霜。三峡南宾城最远,一年冬至夜偏长,今朝始觉房栊冷,坐索寒衣说孟光。」
  •  独孤铉〈日南至〉诗曰:「玉历班穷律,凝阴发一阳,轻晖犹惜短,圭影渐欣长。晷度经南斗,流晶尽北堂,乍疑周户耀,可爱逗林光。积雪消微照,初萌动渺茫,更升台上望,云物已昭彰。」
  •  宋杨万里〈冬至节后贺皇太子及平阳郡主〉诗曰:「长乐钟声绕梦惊,建章星影照人行,千官灯语听残点,一夜霜寒在五更。金钥玉□开北阙,银鞍丝控谒东明,青宫朱邸环天极,五色祥云覆帝城。」
  •  邵雍〈冬至〉诗曰:「冬至子之半,天心无改移,一阳初动处,万物未生时。元酒味方淡,大音声正希,此言如不信,更请问包羲。」
  •  元朱德润〈十一月二十七日冬至〉诗曰:「卷地颠风响怒雷,一宵天上报阳回,日光绣户初添线,雪意屏山欲放梅。双阙倚天瞻象魏,五云书彩望灵台,江南水暖不成冻,溪叟穿鱼换酒来。」
  •  陈高〈冬至〉诗曰:「今日冬至阳使迥,客中无赖废持杯,乾坤万里风尘满,南北何时道路开。白发频添随绣线,壮心都冷类葭灰,中兴早看云台筑,老去何妨卧草莱。」
  •  明樊鹏〈长至日〉诗曰:「大地初阳子夜回,洞房元籥散芦灰,金堤暗约催春柳,仙苑初传破野梅。寿祝南山同魏阙,云瞻北斗即蓬莱,忻随泽草知生意,为报和风圣域开。」
  •  尹耕〈至日〉诗曰:「天涯亦有穷愁日,病裹翻多故国思,臈冻岭梅难索笑,春迟宫柳未舒眉。浮灰不送囊中赋,弱线还添鬓上丝,强自登楼望云物,四方忧隐尚边陲。」
  • 崔骃〈冬至袜铭〉曰:「阳升于下,日永于天,长履景福,至千亿年。」
  • 魏曹植〈冬至献袜表〉曰:「伏见旧仪国家,冬至献履贡袜,所以迎福践长。先臣或为之颂,臣既玩其嘉藻,愿述朝庆,千载昌期,一阳佳节,四方交泰,万汇昭苏,亚岁迎祥,履长纳庆。不胜感节,情系帷幄,拜表奉贺,并献纹履七、緉袜若干副,茅茨之陋,不足以入金门、登玉台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