释教第一

二字成对

  • 五戒 晋书会稽王道子𫝊佛者清远元虚之神以丨丨为教毗尼藏经丨丨一不杀生二不偷盗三不邪淫四不妄语五不饮酒食肉沈约禅林寺尼净秀行状昔有外国普练道人出于京师往来梁舍便受丨丨勤翘奉持未尝违犯
  • 三归 魏书释老志其始修心则依佛法僧谓之丨丨若君子之三畏也又有五戒去杀盗淫妄言饮酒大意与仁义礼智信同名为异耳唐高宗谒慈恩寺题奘法师房诗萧然登十地自得会丨丨
  • 法性 北史杜弼传弼奉使诣阙魏帝见之九龙殿曰闻卿精学聊冇所问经中佛性丨丨为异弼曰正是一理又问曰说者妄皆言丨丨宽佛性陕如何弼曰在宽成宽在陕成陕若论性体非陕非宽张融答问颙书虚无丨丨其寂虽同住寂之方其旨则别梁简文帝马宝颂悯含识资惠命引苍生归丨丨
  • 禅心 李颀题璿公山池诗片石孤峰窥色相清池皓月照丨丨皓一作白刘长卿宿北山禅寺兰若诗密行传人少丨丨对虎闲
  • 二谛 梁昭明太子解丨丨义所言丨丨者一是真谛二名俗谛真谛亦名第一义谛俗谛亦名世谛真谛俗谛以定体立名第一义谛世谛以褒贬立目若以次第言说应云一真谛二俗谛一与二合数则为三非直数过于二亦名有前后于义非便真既不因俗而有俗亦不由真而生正可得言一真一俗
  • 三乘 法华经丨丨者一曰声闻乘二曰缘觉乘三曰菩萨乘声闻者悟四谛而得道也缘觉者悟因缘而得道也菩萨者行六度而得道也萧子良与南郡太守刘景蕤书敦悦九部研味丨丨徐陵孝义寺碑铭丨丨并策四梵为宾刘禹锡送宗密上人归南山草堂寺因谒河南尹白侍郎诗自从七祖传心印不要丨丨入便门
  • 佛日 北史李士谦传客问三教优劣士谦曰丨丨也道月也儒五星也江总建初寺琼法师碑铭丨丨初照慈云不偏王勃彭州九陇县龙怀寺碑知丨丨之恒明审王风之尚静
  • 法云 沈约谢齐竟陵王示华严璎珞启荫丨丨于六合扬慧日于九天庾信秦州天水郡麦积崖佛龛铭丨丨常住慧日无穷李峤洛州昭觉寺什迦牟尼佛金铜瑞像碑丨丨上际于兜率慧日傍临于震旦
  • 智水 王僧孺忏悔礼佛文永沐丨丨长照慧日
  • 福田 佛说丨丨经佛告天帝复有七法广施名曰丨丨行者得福即生梵天江总香赞还符戒品薰修丨丨王勃彭州九陇县龙怀寺碑由是巴方旧彦蜀城遗老仰慈门而知户牖升丨丨而喜耕凿
  • 净觉 魏书释老志浮屠正号曰佛陀佛陀与浮图声相近皆西方言其来转为二音华言译之则谓丨丨
  • 圆通 楞严经根选择丨丨入流成正觉
  • 胜果 王僧孺忏悔礼佛文藉妙因于永劫招丨丨于兹地
  • 良因 王融净行颂令名且云重岂若树丨丨
  • 六度 王屮头陀寺碑彼岸者引之于有则高谢四流推之于无则俯𢎞丨丨梁简文帝大法颂序出五阴之聚升丨丨之舟吕温南岳弥陀寺承远和尚碑从通相先师受声闻具戒三乘之经教四方之纪律八正之伦要丨丨之根源莫不更赞神机递归心术白居易三教论衡丨丨者六波罗蜜六波罗蜜者即檀波罗蜜尸波罗蜜孱题波罗蜜毗梨耶波罗蜜禅定波罗蜜般若波罗蜜以唐言译之即布施持戒忍辱精进禅定智慧是也
  • 八还 楞严经佛告阿难汝咸看此诸变化相吾今各还本所因处云何本因阿难此诸变化明还日轮何以故无日不明明因属日是故还日暗还黑月通还户牖壅还墙宇缘还分别顽虚还空郁𡋯还尘清明还霁则诸世间一切所冇不出斯类汝见丨种见精明性当欲谁丨苏轼次韵道潜留别诗异同更莫疑三语物我终当付丨丨
  • 大觉 楞严经空生丨丨中如海一沤发有漏微尘国皆依空所生
  • 小乘 传灯录悟我空偏真之理而修者是丨丨禅庾肩吾和太子重云殿受戒诗丨丨开治道大觉拯苍民白居易赠草堂宗密上人诗尽离文字非中道长住虚空是丨丨
  • 八解 维摩经丨丨之浴池定水湛然满沈约内典序驾四禅之渺渺泛丨丨之悠悠刘孝绰答云法师书复得俱听一音共闻丨丨
  • 三明 庾信陜州𢎞农郡五张寺经藏碑铭舍卫之国祇洹之园丨丨极地八会穷源王勃益州绵竹县武都山净惠寺碑振八解之遥源践丨丨之广路孟浩然来阇黎新亭作八解禅林秀丨丨给苑才
  • 入定 传灯录阿难告商那和修末田底迦尊者曰昔如来以大法眼付大迦叶迦叶丨丨而付于我方干题雪窦禅师壁诗猎者闻疏磬知师丨丨回
  • 安禅 江总明庆寺诗金河知證果石室乃丨丨王维投道一师兰若宿诗乌来还语法客去更丨丨
  • 舍筏 金刚经知我说法如筏喻者法尚应舍何况非法
  • 护珠 法华经精进持静戒犹如丨明丨
  • 实相 金刚经若复有人得闻是经信心清净即生丨丨当知是人成就第一希有功德
  • 真心 传灯录一切学道人随念流浪盖为不识丨丨真心者念生亦不顺生念灭亦不依寂不来不去不定不乱不取不舍不沉不浮无为无相活鱍鱍平常自在
  • 法海 梁简文帝庄严旻法师成实论义疏序慧门深邃入之者固希丨丨波澜泛之者未易梁元帝与刘智藏书高蹈真儒归宗丨丨
  • 禅衢 王融为竟陵王与隐士刘虬书高踰爱海比策丨丨又法乐辞丨丨开远驾爱海乱轻舟
  • 宝筏 
  • 金绳 李白春日归山寄孟浩然诗丨丨开觉路宝筏渡迷川

二字备用

  • 释化 梁昭明太子东齐听讲诗昔闻孔道贵今睹丨丨珍
  • 法宝 维摩经丨丨普照而雨甘露法苑珠林于诸宝中丨丨为上
  • 彼岸 北史张普惠传孝弟可以通神明德教可以光四海然后精进三宝信心如来道由化深故诸漏可尽法随礼积故丨丨可登无量寿经慧眼见真能登丨丨
  • 戒律 南史张孝秀传入匡山修行学道建安王召为别驾因去职归山居入于东林寺博涉群书专精释典僧有亏丨丨者集众佛前作羯磨而笞之多能改过
  • 解脱 楞严经我于彼前现独觉身而为说法令其丨丨白居易自觉诗我闻浮屠教中有丨丨门
  • 棒喝 五灯会元临济德山特地迷枉费精神施丨丨
  • 三昩 金刚经佛说我得无诤丨丨人中最为苐一
  • 方便 维摩经丨丨是菩萨净土梁武帝喻智藏敕丨丨利益随时用舍不宜䪺杜以隔碍心行菩萨道无有是处
  • 福报 龙树菩萨为禅陀迦王说法要偈若能在家孝父母此即名为胜福田现世流布大名称未来丨丨转无量
  • 修善 大阿罗汉难提蜜多罗所说法住记以丨丨故寿命长远
  • 四谛 洛阳伽蓝记孟仲晖武城人志性聪明学兼释氏丨丨之义穷其指归翻译名义集前二谛是世间之法令知苦以断集故先果而次因后二谛是出世间之法使为灭以修道亦先果而次因佛灭八百年如意论主王礼为师立先因后果义云集苦是有漏因果道灭是无漏因果外道破云汝师出世说苦集灭道何以弟子说集苦道灭有违师之过如意救曰佛在世日对不信因果人说先果后因我今顺因果说亦不相违
  • 三宝 维摩经绍隆丨丨注成佛则有法有法则有僧大萨遮尼乾子受记经赞叹丨丨福广利诸众生
  • 无相 大乘入楞迦经丨丨最胜处
  • 圆觉 梁元帝扬州梁安寺碑序栴檀散馥无复丨丨之风地涌神龛皆成多宝之塔丨丨经无上法王有大陀罗尼门名为丨丨流出一切清净真如菩提涅槃及波罗蜜教授菩萨一切如来本起因地皆依圆照清净觉相永断无明方成佛道
  • 妙法 维摩经二士共谈必说丨丨法华经佛告舍利佛如是丨丨诸佛如来时乃说之如优昙钵花时一现耳王僧辩忏悔礼佛文大乘奥藏丨丨深经
  • 真果 宋之问送沙门泓景道俊元奘还荆州应制诗何日纡丨丨还来入帝乡
  • 一乘 法华经如来但以丨佛丨故为众生说法无有馀乘王筠国师草堂寺智者约法师碑显證丨丨宣剔三慧
  • 安心 传灯录二祖谓达磨曰我心未宁请师丨丨达磨曰将心来与汝安二祖良久曰觅心了不可得达磨曰与汝丨丨竟
  • 坐禅 魏书释老志世祖初平赫连昌得沙门惠始姓张家本清河闻罗什出新经遂诣长安见之观习经典丨丨于白渠北昼则入城听讲夕则还处静坐三辅有识多宗之佛国记耆阇窟山有石窟南向佛本于此丨丨西北三十步复有一石窟阿难于此丨丨贾岛题童真上人诗誓从五十身披衲便向三千界丨丨
  • 善田 梁简文帝庄严旻法师成实论义疏序丨丨之苗不吐意华之彩讵发
  • 妙缘 梁简文帝菩提树颂序奇姿瑰质不可胜言此实生善之丨丨进行之深福李华润州鹤林寺故径山大师碑真乘丨丨灵祥嘉应
  • 澄圆 楞严经觉海性丨丨圆澄觉元妙
  • 真如 指月录若了空虚故是达丨丨理张乔雨中宿僧院诗不是丨丨理何门静此身
  • 四禅 楞严经有所得心功用纯熟名为丨丨王景奉和九月九日登慈恩寺浮图应制诗玉辇移中禁珠梯览丨丨王维游悟真寺诗猛虎同三径愁猿学丨丨
  • 真空 传灯录法融禅师者润州延陵人也姓韦氏年十九学通经史寻阅大部般若晓达丨丨
  • 正因 传灯录佛祖不立文字以心传心有僧辞上座云某甲亲附三年丨丨中也未尝闻一字曰若是丨丨一字也无
  • 法船 宋书天竺迦毗黎国传无上丨丨济诸沉溺华严经为四流漂泊者造大丨丨温子升大觉寺碑乘丨丨以径度驾天轮而高举李绅题法华寺诗住觉超真境依游渡丨丨
  • 净心 宋之问奉和幸三会寺应制诗丨丨遥證果睿想独超禅
  • 六根 楞严经一根既返源丨丨成解脱
  • 涂香 维摩经戒品为丨丨
  • 善华 大萨遮尼乾子受记经戒如清凉池能生诸丨丨
  • 传灯 武三思秋日于天中寺寻复礼上人诗喻筏知何极丨丨竟不穷刘禹锡送僧元皓东游诗丨丨已悟无为理濡露犹怀罔极情
  • 慈航 杜甫上兜率寺诗白牛车远近且欲上丨丨

三字成对

  • 戒定慧 楞严经佛告阿难汝常闻我毗奈耶中宣说修行三决定义所谓摄心为丨因戒生丨因定发丨是则名为三无漏学
  • 闻思修 楞严经尔时观世音菩萨即从座起顶礼佛足而白佛言世尊忆念我昔无数恒河沙劫于时有佛出现于世名观世音我于彼佛发菩提心彼佛教我从丨丨丨入三摩地
  • 修行路 楞严经世尊为后末法众生发菩提心开无上乘妙丨丨丨宣示阿难及诸大众应当先明发觉初心二决定义
  • 自在天 正法念经受世间戒信奉佛戒得生化乐天他化丨丨丨元稹悟禅诗自笑无名字因名丨丨丨
  • 经律论 李华东都圣禅寺无畏三藏碑三藏有六义内为戒定慧外为丨丨丨
  • 佛法僧 见三归注
  • 涅槃海 楞严经慈阴妙云覆丨丨丨名法云地
  • 般若船 法苑珠林苦海深何趣思登丨丨丨
  • 有为法 金刚经一切丨丨丨如梦幻泡影
  • 无碍心 梁武帝喻智藏敕犹劝法师行丨丨丨大悲为首
  • 法云地 见涅槃海注
  • 甘露门 传灯录惟愿和尚慈悲开丨丨丨广度群品
  • 不语戒 传灯录仁俭禅师唐天后诏入殿前仰视良久曰会么后曰不会师曰老僧持丨丨丨言讫而出
  • 无生禅 白居易游悟真寺诗云有过去师坐得丨丨丨
  • 欢喜地 华严经诸佛子菩萨住丨丨丨
  • 清凉池 见善华注
  • 维摩定 丁复赋蕙花次岳上人诗湘魂取恼丨丨丨起和离骚扫壁书
  • 弥勒禅 释惠洪读瑜迦论诗饱恭丨丨丨懒修精进定
  • 七华水 
  • 八德池 法苑珠林窃惟尼连河里非有垢而见除蓝毗园内实无尘而示荡故知洗沐是清升之本灌渗为澄洁之原可谓垂芳范于前修振芳猷于后业所以东国泛七华之水以濯一乘之宾西方莹丨丨之丨用涤九品之辈
  • 慈悲女 
  • 法喜妻 维摩经丨丨以为丨慈悲以为女
  • 因缘法 
  • 次第禅 王维过卢四员外宅看饭僧共题七韵诗身逐因缘法心过丨丨丨
  • 智慧剑 卢藏用衡岳十八高僧序仗丨丨丨破烦恼军
  • 吉祥瓶 法苑珠林苐四念戒者所谓戒者息诸恶故戒能成道令人欢喜戒璎珞身现众好故犹如丨丨丨所愿便尅除诸乱想自致涅槃不离戒念便获功德是名念戒
  • 真空义 戎昱送僧法和诗欲契丨丨丨先开智慧芽
  • 惺悟心 指月录圭峰禅师云作有义事是丨丨丨
  • 欺粟颗 
  • 隐针锋 李商隐题僧壁诗大去便应欺粟颗小来兼可丨丨丨
  • 祛爱马 
  • 静心猿 梁简文帝蒙预忏悔诗三修祛爱马六念丨丨丨

三字备用

  • 平等法 南史梁武帝纪大同二年春三月戊寅帝幸同泰寺设丨丨丨会金刚经是丨丨丨无有高下是名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 无多子 传灯录临济禅师曰元来黄檗佛法丨丨丨
  • 三摩地 见闻思修注
  • 十善道 魏书释老志诸服其道者在于防心摄身正口心去贪忿痴身除杀媱盗口断妄杂诸非正言总谓之丨丨丨能具此谓之三业清净
  • 西来意 传灯录水潦和尚初参马祖问曰如何是丨丨的的丨马祖曰礼拜著师才礼拜祖乃当胸蹋到师大悟曰百千三昩无量妙义祇向一毫头上识得根源去
  • 大法药 传灯录设丨丨丨直接上根
  • 诵苕帚 扪虱新语世尊在日有比丘钝根无多闻性佛令丨丨丨二字旦夕诵之言苕则已忘帚言帚则又忘苕每自尅责系念不休忽一日能言曰苕帚于此大悟得无碍下中
  • 菩提树 传灯录身似丨丨丨心如明镜台
  • 水火定 法苑珠林后梁南襄阳景空寺释法总南阳新野人卓然神正性洁如玉蔬藿是甘无求滋馔因至襄阳伞盖山白马泉筑室方丈以为栖心之宅入谷两所置兰若舍今巡山者尚识故基焉初梁晋安王承风来问将至禅室马骑相从无故却退王惭而返夜感恶梦后更再往马退如故王乃洁斋躬尽虔敬方得进见初至寺侧但睹一谷猛火洞然良久伫望忽变为水经停倾仰水灭堂现以事相询乃知尔时入丨丨丨也
  • 一宿觉 传灯录温州永嘉禅师初谒六祖问答相契便欲辞去祖留一宿谓之丨丨丨苏轼三朵花诗归来且看丨丨丨未暇远寻三朵花
  • 离文字 梁武帝为亮法师制涅槃经疏序非言无以寄言言即无言之累累言则可以息言言息则诸见竞起所以如来乘夲愿以托生现慈力以应化丨丨丨以设教忘心相以通道
  • 忘心相 见上注
  • 三昧定 范成大寄题西湖并送净慈显老诗老入蒲团丨丨丨坐看穿膝长芦芽
  • 禅悦味 梁简文帝六根忏文餐丨丨之六丨服法喜之三德
  • 因果法 读书隅见周孝王元年佛入涅槃是时已有丨丨丨
  • 般若慧 梁简文帝四月八日度人出家愿文愿一切六道四生常离爱欲海永拔无明根削遣闇惑心修习丨丨丨
  • 一指禅 传灯录俱胝和尚初住庵时天龙和尚到庵竖一指示之师当下大悟自此凡有学者参问唯举一指无别提唱师将顺世谓众曰吾得天龙丨丨头丨一生用不尽
  • 释尘笼 武三思秋日于天中寺寻复礼上人诗愿随方便力长冀丨丨丨
  • 衣带珠 楞严经譬如有人于自衣中系如意珠不自觉知穷露他方乞食驰走虽实贫穷珠不曾失忽有智者指示其珠所愿从心致大饶富方悟神珠非从外得岑参晚过盘石寺礼郑和尚诗顶上巢新鹊丨中丨旧丨鹊一作鹤带一作得
  • 清净心 金刚经应如是生丨丨丨不应住色生心不应住色声香味触法生心应无所住而生其心
  • 转法华 传灯录法达禅师念法华经及三千部六祖禅师谓之曰心迷法华转心悟丨丨丨
  • 升天梯 智度论实语第一戒实语丨丨丨
  • 最上乘 传灯录无住性好疏野多泊山间自贺兰五台周游胜境闻先师居贵封大慈寺说丨丨丨遂远来抠衣恭预函文
  • 巃嵷禅 梁简文帝大法颂序虽获丨丨之丨终堕长生之难
  • 种善根 金刚经有持戒修福者于此章句能生信心以此为实当知是人不于一佛二佛三四五佛而丨丨丨已于无量千万佛所丨诸丨丨
  • 伏心尘 梁昭明太子讲席将询诗因兹阐慧云欲使心尘伏
  • 离盖缠 维摩经悉已清净永丨丨丨梁武帝游钟山大爱敬寺诗曰予受尘縳未得丨丨丨
  • 学苦空 苏轼送参寥师诗上人丨丨丨百念已灰冷

四字成对

  • 助剔圣化 指月箓佛自有言不坏世间相而谈实相又云是法住法位世间相常住宝藏论云寂兮寥兮宽兮廓兮上则有君下则有臣父子亲其居尊卑异其位以是观之吾佛之教密密丨丨至尊丨丨者亦多矣又何尝只谈空寂而已
  • 修植善根 旧唐书高祖纪释迦阐教清净为先远离尘垢断除贪欲所以𢎞宣胜业丨丨丨丨开导愚迷津梁品庶
  • 昭蒙启惑 
  • 翼善开贤 王融净行颂丨丨丨丨敷教义昭蒙启惑涤烦忧
  • 定生胜业 
  • 静发慧根 法苑珠林夫神通胜业非定不生无漏慧根非静不发
  • 心灯夜炳 
  • 意蕊晨飞 梁简文帝与广信侯重述内典书微密秘藏于斯既隆庄严道场自兹弥阐岂止心灯夜炳亦乃丨丨丨丨
  • 长捐有结 
  • 永寘无生 王融净行颂啸傲焉虑脱落何营长捐有结丨丨丨丨
  • 青莲喻法 
  • 白月传心 綦母潜宿龙兴寺诗丨丨丨丨静青莲喻法微月一作日
  • 大悲广路 
  • 兼济方舟 沈约佛记序其元途幽远大则直至道场其徵證切近小则开劝晚学斯实丨丨之丨丨大悲之广路
  • 第一义谛 见二谛注又杜甫谒文公上方诗愿闻苐一义回向心地初
  • 不二法门 指月录维摩会上三十二菩萨各说丨丨丨丨文殊曰我于一切法无言无说无示无识离诸问答是谓菩萨入丨丨丨丨维摩默然文殊赞曰乃至无有语言文字是菩萨真入丨丨丨丨
  • 触言成累 
  • 系境非真 梁元帝内典碑铭集林序般若元渊真如妙密触言成累丨丨丨丨
  • 修行智慧 
  • 习学空无 梁武帝金刚般若忏文弟子丨丨丨丨修行智慧早穷尊道克己行法方欲以家刑国自近及远一念之善千里斯应一心之力万国皆欢恒沙众生皆为法侣微尘世界悉是道场
  • 智珠法炬 梁简文帝重请御讲启伏愿以平等慧行如来慈为度苍生降希有事使朝满一乘情皆十善丨丨丨丨人人并持四忍五明家家可望
  • 慧水慈波 沈约为齐竟陵王发讲疏大矣哉妙觉之为妙也无相非色空不可极而立言垂训以汲引为方慈波慧水虽可溉而莫知其源者也
  • 从缘悟达 指月录昔灵云和尚因见桃花忽然悟道有偈曰三十年来寻剑客几回落叶又抽枝自从一见桃花后直至如今更不疑沩山和尚诘其所悟与之印可曰丨丨丨丨永无退失
  • 累妙成空 沈约为齐竟陵王解讲疏夫凭形辉化必由委气之途因方导理必同肖天之质是以表灵邃瑞诞圣王宫驻彩辰纬停华日月故能积慈成圣丨丨丨丨坦照路于道场拔迷根于苦岸
  • 维舟法岸 
  • 方轨慧门 沈约为齐竟陵王解讲疏若非积毫成仞累爝为明无以丨丨丨丨维舟法岸
  • 云弥识种 
  • 雨遍身田 梁昭明太子谢敕赉制旨大涅槃经讲疏启臣㐲以六爻所明至邃穷于几象四书所总施命止于域中岂有牢笼因果辨斯宝城之教网罗真俗开兹月满之文方当道洽大千化均百亿云弥识种丨丨丨丨
  • 慈云吐泽 
  • 法雨垂凉 梁简文帝大法颂峨峨宝座郁郁名香法徒学侣尘沙堵墙慈云吐泽丨丨丨丨
  • 三千法界 
  • 十二因缘 王勃益州绵竹县武都山净惠寺碑三千法界由广位而出无明丨丨丨丨自普济而登彼岸

四字备用

  • 禅宗妙法 旧唐书僧神秀传昔后魏末有僧达摩者本天竺王子以护国出家入南海得丨丨丨丨云自释迦相传有衣钵为记世相付授
  • 三业清净 见十善道注
  • 南顿北渐 传灯录𢎞辨禅师曰禅宗本无南北如来以正法付迦叶传至达磨来此为初祖暨五祖二弟子慧能住岭南神秀在北得法虽一而开导发悟顿渐不同故曰丨丨丨丨
  • 应须慧业 南史谢灵运传孟顗事佛精恳而为灵运所轻尝谓顗曰得道丨丨丨丨丈人生天当在灵运前成佛必在灵运后
  • 證成妙果 沈约佛记序积明累照念念不休离此生灭丨丨丨丨
  • 全生为重 沈约究竟慈悲论释氏之教义本慈悲慈悲之要丨丨丨丨
  • 依空入慧 梁武帝喻智藏敕求空自閒丨丨丨丨高蹈养神赉是胜乐
  • 三无漏学 见戒定慧注
  • 澄心洗累 王融谢竟陵王示法制启至夫丨丨丨丨之规庄情束影之制解网出界之训灭惑净照之旨固以行首霜威字端风厉信可以糟滓五书糠氛百氏升罩聃周筲竿尼旦
  • 庄情束影 见上注
  • 禅界无欲 传灯录有法师问鹅湖欲界无禅禅居色界此上凭何而立师云法师只知欲界无禅不知丨丨丨丨
  • 信心为首 法苑珠林夫创入佛法要须丨丨丨丨譬如有人至于宝山若无信手空无所获
  • 万善开宗 江总摄山栖霞寺碑三清遗法未明五怖之灾丨丨丨丨遂变四禅之境
  • 精觉妙明 楞严经当知如是丨丨丨丨非因非缘亦非自然非不自然无非不非无是非是离一切相即一切法
  • 离垢法门 华严经丨丨丨丨无量海
  • 惟贵善心 杂宝藏经我佛法中丨丨丨丨不贵珍宝
  • 业始慈悲 老学庵茟记唐高祖实录武德二年正月甲子下诏曰释典微妙净丨丨于丨丨
  • 善谓清升 法苑珠林夫善恶相翻明暗相反罪福冥对皎若目前所以恶名俯坠丨丨丨丨福是富饶祸为摧折
  • 五蕴皆空 心经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丨丨丨丨
  • 佛法无私 辽史制心传或劝制心奉佛对曰吾不知丨丨惟心丨丨则近之矣
  • 不杀为因 梁武帝净业赋见净业之爱果以丨丨而丨丨离欲恶而自修故无障于精神
  • 四种律仪 楞严经阿难汝问摄心我今先说入三摩地修学妙门求菩萨道要先持此丨丨丨丨皎若冰霜自不能生一切枝叶心三口四生必无因
  • 色即是空 心经丨丨丨丨空即是色又苏轼吉祥寺僧求阁名诗上人宴坐观空阁观色观空色即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