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文部·笔
  • 博物志曰:蒙恬造笔。
  • 释名曰:笔。述也。述事而书之也。
  • 韩诗外传曰:赵简子有臣曰周舍。立于门下。三日三夜。简子问其故。对曰:臣为君谔谔之臣。墨笔执牍。从君之后。伺君过而书之。
  • 列仙传曰:李仲甫。颍川人。汉桓帝时。卖笔辽东市上。一笔三钱。有钱亦与笔。无钱亦与笔。
  • 汉书曰:张安世持橐簪笔。(橐。挈橐也。近臣负橐笔。从备顾问。或有记。)事孝武帝数十年。见谓忠谨。
  • 华峤后汉书曰:班超投笔叹曰:大丈夫安能久事笔耕乎。(事具人部。)
  • 谢承后汉书曰:王充于宅内。门户垆柱。各置笔砚简牍。见事而作。著论衡八十五篇。
  • 汉官仪曰:尚书令仆丞郎。月给赤管大笔双。篆题曰:北工作楷。于头上。象牙寸半著笔下。
  • 广志曰:汉诸郡献兔毫。书鸿门题。唯赵国毫中用。
  • 典略曰:王粲才既高。辩论应机。钟繇王朗等。虽各为魏卿相。至于朝廷奏议。皆阁笔。不敢措手。
  • 魏略曰:王思为大司徒。性急。尝执笔作书。蝇集笔端。驱去复来。如是再三。思怒。自起逐蝇。不能去。(○去字原缺。据冯校本补。)还取笔掷地。蹋坏之。
  • 魏志曰:甄后九岁。喜书。用诸兄笔。或非之。后曰:古贤女皆览前世成败。不知书。何由见之。
  • 魏末传曰:夏侯太初见召。还洛阳。绝人道。不畜笔砚。
  • (○太平御览六百零五作傅。)子曰:汉末。一笔之押。雕以黄金。饰以和璧。缀以随珠。发以翡翠。此笔非文犀之植。必象齿之管。丰狐之柱。秋兔之翰。用之者必被朱绣之衣。践雕玉之履矣。
  • 东宫旧事曰:皇太子初拜。给漆笔四枝。铜博山笔床副。
  • 梁简文帝咏笔格诗曰:仰出写含花。横插学仙掌。行因提拾用。遂厕旋台赏。
  • 梁徐擒咏笔诗曰:纤端奉积润。弱质散芳烟。直写飞蓬牒。横承落绣篇。一逢提握重。宁忆仲升捐。
  • 后汉蔡邕笔赋曰:惟其翰之。所生。于季冬之狡兔。性精亟以摽悍。体遄近以骋步。削文竹以为管。加漆系之缠束。形调抟以直端。染玄墨以定色。书乾坤之阴阳。赞三皇之洪勋。叙五帝之休德。扬荡荡之典文。纪三王之功代兮。表八百之肆勤。传六经而辍百氏兮。建皇极而序彝伦。综人事于晻昧兮。赞幽冥于神明。象类多喻。靡施不协。上刚下柔。乾坤之位也。新故代谢。四时之次也。圆和正直。规矩之极也。玄首黄管。天地之色也。
  • 晋傅玄笔赋曰:简脩毫之奇兔。选珍皮之上翰。濯之以清水。芬之以幽兰。嘉竹翠色。彤管含丹。于是班匠竭巧。名工逞术。缠以素枲。纳以玄漆。染芳松之淳烟。写文象于纨素。动应手而从心。焕光流而星布。
  • 晋成公绥故笔赋曰:有仓颉之奇生。列四目而兼明。慕羲氏之画卦。载万物于五行。乃发虑于书契。采秋毫之类芒。加胶漆之绸缪。结三束而五重。建犀角之玄管。属象齿于纤锋。染青松之微烟。著不泯之永踪。则象神仙。人皇九头。式范群生。异体怪躯。注玉度于七经。训河洛之谶纬。书日月之所躔。别列宿之舍次。乃皆是笔之勋。人日用而不寤。(○自一零四七页三行第十字(将字)起。至此止。宋本缺。据明本补。)仡尽力于万机。卒见弃于行路。
  • 梁吴筠笔格赋曰:幽山之桂树。恒萦风而抱雾。叶委郁而陆离。根纵横而盘互。尔其负霜含液。枝翠心赤。剪其片条。为此笔格。趺则岩岩方爽。似华山之孤上。管则员员峻逸。若九疑之争出。长对坐而衔烟。永临窗而储笔。
  • 晋郭璞笔赞曰:上古结绳。易以书契。经纬天地。错综群艺。日用不知。功盖万世。
  • 后汉李尤笔铭曰:笔之强志。庶事分别。七术虽众。犹可解说。投足择言。驷不及舌。笔之过误。愆尤不灭。
  • 魏傅选笔铭曰:昔在上古。结绳而誓。降及后载。易以书契。书契之兴。兴自颉皇。肇建一体。浸遂繁昌。弥纶群事。通远达幽。垂训纪典。匪笔靡脩。寔为心尽。臧否斯由。厥美弘大。置类鲜畴。德兴之著。惟道是扬。苟逞其违。祸亦无方。
  • 晋王隐笔铭曰:岂作其笔。必兔之毫。调利难秃。亦有鹿毛。
  • 梁元帝谢宫(○全梁文十六宫上有东字。)赐白牙镂管笔启曰:春坊漆管。曲降深恩。北宫象牙。猥蒙沾逮。雕镌精巧。似辽东之仙物。图写奇丽。笑蜀郡之儒生。故知嵇赋非工。王铭未善。昔伯偕致赠。才属友人。葛龚所酬。止闻通识。岂若远降鸿慈。曲覃庸陋。方觉琉璃无谠。随珠过侈。但有羡卜商。无因则削。徒怀曹植。恒愿执鞭。
  • 梁庾肩吾谢赉铜砚笔格启曰:烟磨青石。已贱孔氏之坛。管抚铜龙。还笑王生之璧。西域胡人。卧织成之金簟。游仙童子。隐芙蓉之行鄣。莫不并出梁园。来颁狭室。